第五章节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6-25    作者:秦简

    被挟持回到原先所住的屋子,欧阳暖有一瞬间的沮丧,马上就要成功了,居然就这样功亏一篑。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果然是肖天烨看中的女人,不简单!”明若半点也不怜香惜玉,一把将她丢在地上。

    欧阳暖下意识抬头看着他。

    明若却在看她的瞬间,蓦然皱起了眉头:“居然这样狡猾,若不是我将南北两个方向找了一圈都没见到人才起了疑心,谁会想到你会从门口大大方方走出去!”

    额发被雪水打得湿透沾成一缕,欧阳暖的声音带着微微沙哑和不自觉的轻嘲:“不也一样没能逃出去吗?”

    明若暖回答的很快:“你——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

    似乎沉默了好一会,欧阳暖看了明若一眼,垂下眼眸:“你究竟想怎么样?”

    明若声音有一丝微寒:“你应该能猜出……我是南诏的人,肖天烨虽然投奔了南诏,可他身上毕竟留着大历皇族的血,我们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反咬一口,所以我不希望这次和亲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此人的目的是破坏和亲,和欧阳暖猜的**不离十。

    “那么你到底是谁?”

    欧阳暖轻声问,这段日子下来,明若对她一直温声细语,只要不涉及大事,他很能保持风度,这样的人,不会是一般的下层军官。

    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觉出欧阳暖对于自己本能的厌恶,明若笑了笑:“你很快会知道……”随后,他蹲下了身子,状若无意地拂过欧阳暖的面孔,指尖沾了一点晶莹的粉末。猝不及防,瞬间一种汹涌澎湃根本无法抵抗的困意弥漫上来,欧阳暖想要睁开眼睛,却仿佛受了无穷的阻碍,很累,累到完全不能动弹。

    明若的声音像是回响在很遥远的地方:“这是生长在南诏境内的悬河草,这种草药一般大夫会用来作麻醉,可若是大剂量的使用,会让人慢慢失去自控能力,你原先记住的一切都会慢慢不见了,是不是很有趣……肖天烨是个软硬不吃的人,既然如此,就让他看看他一直想要娶回来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恨他。好好睡吧,睡一觉醒来你便会忘记今天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暖睁开眼睛,窗外的阳光,带着些微的温度照进来,让她原本觉得乏力的身体更加不想动弹。

    明若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自从欧阳暖试图逃跑而且几乎成功后,每次那哑巴丫头来送饭,明若都会一起来,而且他逗留在房间里的时间明显变长了。

    欧阳暖醒来的时候,他正坐在窗前,窗户竟然是打开的,他静静地翻阅着一本书,动作优雅而且高贵。

    这个人的形容举止都说明他成长在一个养尊处优的环境,不,或许他的身份地位在南诏非常高,欧阳暖心中想到。

    见欧阳暖醒了,明若站起身,声音温和:“你在雪地里走了那么久,受了不少寒气,若非我及时发现你,你真的会就此醒不过来了。”

    如果你不发现我,现在我已经找到肖天烨了。欧阳暖心底冷笑,可是很快她一怔,她什么时候开始指望肖天烨来救她了呢?她一向都是自己解决问题的,当然,眼前这个问题很麻烦,而且这麻烦还是肖天烨带来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今天亲眼看见了他,这就说明,他得到消息并且带人来救她了。

    既然不能逃走,那就只能指望他了吧。

    欧阳暖在心中叹了口气,明若可不是后院里的那些只会耍心机的女人,他既然敢动用炸药伤害那么多人的性命,不达到目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么,他打算什么时候向自己动手呢?远远打量着他,欧阳暖的眸中闪过一丝的困惑,旋即清醒,语带无奈道:“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就这么关一辈子吗?”

    明若不答反问,微微一笑:“头还晕吗?今天我把你带回来的时候,看你好像都站不稳了。”

    欧阳暖轻轻蹙眉:“我没事。”

    她并没有否认“今天”这个用语,明若温柔道:“你到这里,一共有几天了?”

    欧阳暖的脑中嗡嗡作响,她略略停顿了片刻,道:“或许是三天,不,四天。”

    她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五天了。虽然是被限制着行动,可是毕竟昼夜交替是能够通过光线辨别出来的,欧阳暖若是还和以前一样正常,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来,药效已经起作用了。

    想到这里,他微笑起来,转开了话题:“你逃跑的时候,不害怕吗?”

    欧阳暖隐约记得自己逃跑的时候,感觉到冷风像是魔鬼一般可怕,每一阵刮过去,全夹带着雪花飞舞,吹在身上,不但冷得让人牙关打颤,甚至连呼吸都觉得不顺畅。但是她却也注意到了那苍凉辽阔的雪景,皑皑的白色世界,经霜的枯树,灰霾的天空,和远方各种奇怪的石头,她笑了:“我以为大历的风景已然很是优美,却想不到南诏有这么壮丽的景致。”

    明若有点惊讶,他没想到欧阳暖这么一个柔弱的大历女子,能够感受到南诏特有的雪景那般豪迈洒脱的壮丽。他原本还以为她不能适应这里艰苦生活、苍凉景色,以为这种与大历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与环境会折损她娇弱的生命力,会磨灭她旺盛的斗志,但现在看来,倒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欧阳暖的身体虽然并不强壮,可是她的精神力和意志力却让他刮目相看。随后,他心中莫名开朗了许多,是啊,这是肖天烨看中的女人,自然不会只是个绣花枕头。

    欧阳暖过惯了大宅院里勾心斗角的生活,这点小风浪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明若不危及她的性命,不随随便便靠近她,其实这囚徒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

    当是换了一个生活环境好了,欧阳暖这么想着,自动自发躺下来,闭上眼睛。

    “你又困了吗?”明若低声道。

    欧阳暖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向明若,再看向窗外,狐疑:“对了,现在是白天啊,为什么我会这么困呢。”

    明若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也许是因为你太疲劳了。”

    再疲劳也不会连续睡了五个时辰还要继续睡,只是他没有把这句话告诉欧阳暖。

    “你说得对,不光是困,我还很疲劳。”欧阳暖的声音微微拖长,似乎是在思考,但下一刻眉头便已皱起,“这是怎么回事呢……”

    明若的眸中闪过一分冷意……

    “暖儿没有和你们在一起?”

    宋将军已经死去,暂代他职务的林副将被揪住衣领提起,面色慌张,声音惶恐:“这个,王爷……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肖天烨的手提高,身体里的暴虐因子几乎要冲破胸膛,他的表情瞬间显得极其狰狞,有片刻几乎有当场杀了这个家伙的冲动!明明是负责护卫的,竟然敢擅离职守!他难道不知道他的任务就是保卫和亲的永安郡主吗?遇到危险只知道自己逃跑,该死的!

    “王爷!”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从远处响起来。

    肖天烨一怔,随后抬起头,就看到菖蒲搀扶着红玉一步步向这里走过来,她们两个人满身的尘土,发丝散乱,脸上都是黑一块白一块的,红玉的一条腿还受了伤,膝盖的位置破了一个大洞,露出了皮肉,并且还汩汩往外渗血。

    “暖儿呢?”肖天烨的脸上露出惊喜,红玉和菖蒲向来是欧阳暖的贴身丫头,寸步不离的,她们在这里,那她一定也在附近了!

    红玉却看着肖天烨,眼睛里泪水不断地流下来:“王爷,救救我们小姐吧!求您救救她吧!”

    一旁的菖蒲,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肖天烨看到这一幕,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暖儿没和你们在一起?”

    红**上还受着伤,却不敢耽搁,快速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一遍。

    “明若?我派去的?”肖天烨的面色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他压根没有派去什么接亲的使者,他是自己亲自来迎接欧阳暖的,可惜明显被人捷足先登了!该死的!他骤然转身,身形电转般猛然挥拳,干脆利落的一拳打在马车上。

    马车的车辕猛地晃动了一下。

    肖天烨扬起拳头,又是一拳,直打得自己的手鲜血淋漓,他看了一眼受伤的伤口,只觉得心里的痛远胜过皮肉的痛,他回头,目光阴沉地盯着林副将:“若是暖儿有什么不妥,我要你用命来偿!”语至最后,声音像是从齿缝里厮磨出的。

    林副将的身子一个劲儿地发抖,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一天很快又过去了。

    房间里,欧阳暖从床上起身,穿起明若之前为她准备的冬衣,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她回来开始,这屋子里的窗户就被打开了,不过,窗户外面多了很多护卫就是。欧阳暖猜测,不光是窗外,这座院子都被人团团围住了。

    “醒了么?”温雅眉眼的男子突然在她身后说话。

    欧阳暖下意识退了一步,男子却笑着将一件白狐裘递过来:“山上天寒地冻的,穿上吧。”

    说着,他还很细心地递了一支腊梅过来,红色的花瓣,绿色的枝叶,淡淡的沁香扑鼻而来。

    欧阳暖垂头,看着花:“我……”

    明若笑道:“你喜欢梅花,这支梅花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高兴吗?”

    欧阳暖皱起眉头,自己和他说过喜欢梅花的事情吗?中途她似乎醒来过,可是那时候她和明若说了什么,她竟然都不记得了。怎么会——她的记忆什么时候会差到这个地步了?明明说过的话,竟然转眼就忘掉了。

    “今天我吩咐他们准备了玫瑰酥,不过南诏的厨子毕竟是仿照着你形容的做出来,还不知道味道会怎么样!我有点期待呢!”明若看她神情越来越困惑,脸上的笑容却变得深了。

    欧阳暖更加惊讶,自己竟然连喜好吃什么都说过吗?难道她的年纪已经到了随时会忘记说过的话的老年了吗?

    这——怎么可能!她虽然不说过目不忘,记忆力却是极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欧阳暖更加的困惑,她不仅开始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有时候突然看见明若,她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这一切都不对劲,很不对劲。欧阳暖怀疑自己每日的饮食有问题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可是用银针试过,却都试不出任何东西。不可能有银针试不出的毒药,除非这根本不是毒药。只要仔细想想就可以明白,明若绝对不会用慢性毒药这么笨,要杀她,一刀结果了也就是了!如果不是毒药的话,让她记忆力减退的东西,又有什么作用呢?

    欧阳暖怀疑,明若是想要让她变成一个受他控制的棋子,完完全全的捏在他的手心里的人。

    事实证明,这个猜测虽然不全中,却也实在不远了。

    她知道,若是让情况继续发展下去,自己真的会变成傻子的,这样不行!欧阳暖环视了一圈屋子的四周,没有纸笔,没办法了,她迅速拔下自己头上的簪子,悄悄在墙壁上试了试,随后便用力地写了起来。

    表面上看,欧阳暖的记忆力越来越差,可实际上,该记得的事情,她一直都记在墙壁的隐蔽处,也许是太相信那药物,明若对欧阳暖伪装出的表现一点也没有怀疑。

    但很快,那负责打扫房间的哑巴丫头就发现了这个秘密,随后告诉了明若,第二天,墙壁上的字就消失了,随后不管欧阳暖刻多少遍,那字都会不断地消失。她渐渐明白,这种挣扎在对方看来,无疑是徒劳而且可笑的。

    纵然可笑,欧阳暖也不想忘记自己是谁。

    这一点,很重要。

    “喝姜汤吧。”自从逃跑的事情发生后,每次喂姜汤的时候,明若都是亲自来的。

    欧阳暖隐约猜到,问题就出在暖身的姜汤里,可是她不得不喝。就算不喝姜汤,她也不能不喝水、不吃饭,总有能够下手的地方。所以她在察觉了这一点后,每次当着明若的面把姜汤乖乖喝下去,随后又想方设法吐出来。

    多少会有药被咽下去,所以欧阳暖的记忆力还是不断在恶化,不过,总归是比刚开始的速度要慢了许多。

    “肖天烨下令搜山了。”

    欧阳暖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眉,轻轻摇头:“肖天烨?为什么要搜山。”

    明若目光闪了闪,道:“你连肖天烨都不记得吗?”

    欧阳暖抬眸,眸中显得很迷惑:“我应该知道他是谁吗……”

    明若笑:“他逼着你背井离乡,离开父母亲人,还杀了你的弟弟,算是你的大仇人……”

    除了爵儿的事情外,虽然他说的话有一半是事实,但欧阳暖总觉得这话听起来似乎——

    她继续用困惑的目光看着明若。

    明若看着她,语气极之温柔,又隐约有几分叹息:“亏你还对他一片痴心,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他根本就是个恶鬼呢!你之前不是恨他恨得要死吗,怎么能这样轻易忘记呢?”

    欧阳暖的眼睛眨了眨,仿佛深受迷惑。

    明若的声音沉了下来,响在欧阳暖的耳边,带着蛊惑:“你想想看,若不是他,你何必受这么多苦,受这么多伤,还被关在这个地方,他才是你的仇人呢!”

    “……”将我关在这里的人,明明是你吧。欧阳暖在心里冷笑不已,面上却是十分信服的神色。她开始明白对方想要干什么了,消除她的记忆,不断灌输她对肖天烨的仇恨,然后,他必定会把她送去肖天烨的身边……

    不过,这是不是太冒险了一些,万一这药物失效呢?欧阳暖心中朦胧的想到。随后苦笑,她每天吐掉了大多数的药,却还是觉得记忆力在衰退。明若对这药物这样有自信,不是没有原因的。

    真的很可怕。

    欧阳暖从未有过内心恐惧的感觉,这一次,她是真的觉得,眼前这个笑得很温柔的男人,远比肖天烨要可怕得多。

    肖天烨虽然任性妄为,却不会真正伤害她,因为他对她有感情。可眼前这个人,表面上温柔如水,实际上对她却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说明,他根本都不是把她当成一个人来看待。

    接下来,不管对方说什么,欧阳暖都乖乖地说是,很柔顺的模样,其实在心底,却将眼前这个人狠狠骂了个彻底。她一向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只是眼前这个男人,心黑手狠的程度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不得不甘拜下风了!

    “不早了,你休息吧。”明若说完了想要说的话,转身便离去了。

    欧阳暖松了一口气,随后悄悄听了片刻,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已经走远了,这才用簪子伸进嘴巴里试图将喝下去的姜汤吐出来,就在这时候,门突然打开了!

    她惊讶地看着明若站在门口:“原来是这样!”他的声音微微喑哑:“为什么你这么不听话呢!”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欧阳暖,欧阳暖刚想说话,明若突然快步走上来,一把夺走了她的簪子。

    欧阳暖动手去抢:“给我。”

    明若高高举起手,将簪子丢出了窗外:“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不要耍花招……”

    欧阳暖冷冷望着他:“耍花招的人是你!你在我每天喝的姜汤里下药,还要我对你感恩戴德吗?”

    关于肖天烨,还有她的过去,她的确是越来越模糊,可是她一直在对自己说,不要忘记,不想忘记,哪怕是痛苦的回忆,哪怕是挣扎的过程,那是她的人生!

    明若皱起眉头,目光终于变得恶狠狠地,他明明已经向她灌输过无数次肖天烨伤害她的观念,这个女子被迫和亲,本来就该恨死肖天烨了吧,再加上不断的用药物让她意志模糊……可为什么她还要这么固执的坚持。

    摔了门出去,他冷声吩咐一旁的黑衣人:“加大用量!三天,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一定要在肖天烨找到我们之前,将她牢牢控制住!”

    他说完,回头看了一眼,握紧了拳头!肖天烨不好对付,更不能轻易近身,所以他才选择了欧阳暖下手,没想到她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可那又怎样,这种药常年被用于南诏的监狱,用来控制重犯的意志,让他们不知不觉就把一切都说出来!已经在无数人身上成功过,绝对不可能失败的!等着瞧吧欧阳暖,我一定会让你彻底臣服的!

    ------题外话------

    明天就会让暖儿回到肖天烨同学的怀抱了,我是要有多慈爱啊==请多多支持秦简,喜欢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的亲们,请收藏/方便您的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第四章
下一章节:第六章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