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6-28    作者:秦简

    欧阳暖毫不留情,推开了他,肖天烨仿佛无赖一般,就势倒了下来。

    欧阳暖呆滞了一下,刚要吩咐人将他抬出去,却发现他呼吸微窒,却是昏过去了,她吓了一跳,赶紧吩咐红玉叫大夫进来。

    大夫匆匆替他诊治了,连声道:“哎呀,怎么能就任由血这么流呢,哪怕是铁人也要失血过多了。”一边说一边偷偷用眼睛谴责欧阳暖。

    欧阳暖:“……”她怎么会知道这个人任性到非要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再包扎呢?这样任性妄为的人,她从未遇见过吧。

    肖天烨漂亮的睫毛覆盖下,一圈浓重的黑色阴影映在眼眶下。

    照顾她,很辛苦吧……她心中这样想到。

    为了等欧阳暖,他们在山上停留了足足十天。在此期间检查了前来送亲的人,一千人足足死了一半,剩下的人也都受了伤,这次山崩带来的结果非常可怕。

    肖天烨跑来跑去地忙碌,几乎像是个铁人一样,欧阳暖不由得好奇地问大夫:“他不是有心疾吗?这么操劳可以吗?”

    大夫摇头道:“世子从小是精心调养的,只要不动气不动怒不伤心时刻保持心情愉快,跟正常人没什么不同。”

    不动气不动怒不伤心时刻保持心情愉快,这要求本身就很高了吧。谁能一辈子不动气不动怒不伤心时刻保持心情愉快呢?除非是木头人。

    “暖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启程。”肖天烨突然掀开帘子进来。

    欧阳暖下意识接:“好……”

    “外面有伤员需要包扎,你怎么还在这里?”肖天烨对于任何靠近欧阳暖的人都不太友好。

    老大夫摸了摸胡子,笑嘻嘻地走了,半点也不被他的坏情绪影响。

    “受伤的人怎么办?”欧阳暖问道。

    肖天烨道:“你放心吧,轻伤的人和我们一起先下山,然后我会安排人手来接应现在无法动弹的重伤者。”

    “粮食什么的都还够吗?”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会安排好的。”肖天烨微笑道。

    欧阳暖点点头,道:“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此次的山崩不是意外,而是人为,有人囚禁了我,并且控制我的意识来杀你。这批人,显然是来自南诏——”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四周猛烈的震动了起来。

    肖天烨快步地走过来抱住欧阳暖,“快,躲到空旷的地方去!”

    欧阳暖来不及说话,随着他一起向帐外跑去,而周围的震动也越演越烈,地面猛然下陷,速度快到猝不及防,黑暗已经瞬间吞没了两人……

    不远的山头里一处隐秘的宅院。

    一名黑衣人跪在地上,恭敬道:“二皇子,他们俱已被活埋。”

    明若的视线从墙壁上的书画上抬起,轻道:“我知道了。”

    黑衣人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挂起一丝诡谲的微笑……

    欧阳暖被肖天烨抱着重重摔下,因为有他垫在底下,不算太疼,只是胸口闷痛了一下。

    等等,他垫在底下……

    欧阳暖的心漏跳一拍,手脚并用的爬起身。红玉和菖蒲在事发的时候都在外面照顾伤员,帐内只有她和肖天烨两个人,所以现在她没有可以求救的对象。

    肖天烨刚开始一动不动,眼睫颤了颤才倏忽眨开。

    欧阳暖目光复杂地看着他,血从他左臂的锦袍上浸染出,点点红斑,触目惊心,无端的惶恐从欧阳暖的心头蔓延而上,她话没来得及出口,便蓦然被他环住,贴近他的身体。

    他的声音有些虚弱,却很笃定:“暖儿,你没事就好。”

    轻微的声响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回荡,莫名的安心。

    看着这张脸,有着清俊眉眼、白皙肌肤、高挺鼻梁和微扬的唇瓣,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谁会冷酷无情地对待他呢?欧阳暖垂下睫,内心翻江倒海一样。

    说不触动是不可能的,可是触动中,却又清晰地明白彼此的差距。

    眨了眨眸,她正考虑要不要扶着他起来,一阵巨石摩擦的轰隆声响起,抬眸,他们的不远处正有一堵山石快速的降落了下来。下一秒却听到一声闷响突然从脚下传来,紧接着脚下的大地在一瞬间突然崩塌。

    一次接一次啊,这还有完没完了!明若这一回明显是想要他们的性命!欧阳暖下意识地护住了肖天烨,原本的一线光亮再次消失。

    欧阳暖醒过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却已经不再是黑暗漆黑的地底下,那个人——背着她,在雪地上。

    大片大片的雪花随着冷冽的寒风扑到人脸上,打得人睁不开眼,欧阳暖怔了怔:“你——”

    山谷里的雪积得相当的厚,肖天烨每迈出一步,靴子都会深深的陷进松软的雪中,一行歪歪扭扭的脚印孤零零的印在白皑皑的雪地上。

    肖天烨下意识的托了托她的身体,欧阳暖脸一红,安静了片刻忽然很低的哑声道:

    “放我下来——”

    “我知道你这样不舒服,等我找到个安全的地方就把你放下来……”肖天烨低声道。

    他的左臂受了伤,没有办法再抱着欧阳暖,只能背着她。

    欧阳暖动了动,却觉得右腿一阵剧痛:“我的腿——”

    “应该是刚才被石块压住受伤了,不要紧的,等我们回去再找大夫医治。”

    “这是哪里?”欧阳暖四下看了看,似乎已经不是刚才他们所在的地方。

    “第一次石块压下来的时候,我们只是被压在帐篷下面,但是刚才又发生山崩,似乎整块山路都坍塌了。”肖天烨轻描淡写地说着,显然不想让欧阳暖过分担心。

    不知道红玉他们怎么样……欧阳暖蹙眉。

    “他们事发的时候在外面,情况应该会比我们好很多。只是这山崩是人为用炸药造成的,目的是想要我们的性命,所以还会不会再发生山崩——就很难说了。”他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似的。

    欧阳暖不说话了,她隐约觉得,明若可能没有心情来确认他们究竟活着还是死了——因为她走的时候,送了他一件小礼物。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戒指,她眨了眨眼睛,明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先向你收点利息而已。

    房间里,明若正在看墙壁上的诗画,刚才有一只信鸽飞来,他从看了那信鸽带来的密信后,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黑衣人谨慎地看着他,道:“二皇子,似乎是第一波的炸药引发了连串的山崩,现在已经很危险了,是不是全部撤出我们的人——”

    明若忽然回身,冷冷地看着他道:“谁让你自作主张?”

    黑衣人脸色一变,明若又厉声道:“这里还轮不到你做决定!”

    黑衣人不敢说话,垂下头来,明若又问:“你确定主帐被巨石压住了?”黑衣人支支吾吾地道:“这个,属下不敢说!”

    明若冷眼看了他一眼,刷地从墙上拔出宝剑,指着他,逼问道:“你一直在我身边,有十年了吧。”黑衣人忐忑地望着他,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明若冷笑一声,将剑贴近了他的鼻尖,道:“我大哥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将我地一举一动都汇报给他。你是欺我不会杀你?”

    黑衣人一惊了:“二皇子,属下不敢背叛你啊!”话还没有说完,明若已经狠狠一剑刺了出去,剑瞬间穿透黑衣人的胸膛,一股鲜血喷射出来,溅在明若的手上和脸上。黑衣人瞪大眼睛,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瞬间歪头倒下。

    一滴血从明若的小手指尖落下,滴在他的脚尖前,他冷冷地望着黑衣人的尸体。他刚刚得到消息,这个人跟了自己十年,可是如今却背叛了他,投靠了他的大哥!

    想来也是,肖天烨是五十万军队的统帅,军中多得是秦王旧部,跟随他的死忠派,他的死讯一传出去,肖凌风很有可能迫于压力必须追查到底,若是他到时候带着五十万军队调准枪头对付南诏,那么大皇子就会将自己作为凶手交出去以示安抚。大皇子真是一箭双雕啊,明若冷笑一声,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

    “下令封山,一定要找到肖天烨和欧阳暖——”话刚说了一半,明若突然觉得右手食指一阵剧痛,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食指都已经发黑了,而且这股黑气还在不断地向上蔓延,他惊骇莫名,旁边的其他随从立刻惊呼道:“二皇子!您怎么了!”

    明若毕竟是心狠手辣之徒,电光火石之间,他立刻做出了决定,刷的一下,剑光闪过,一根发黑的食指断在地上,血流满地!

    十指连心,他几乎痛死过去,脸上已经变的比纸还要白。

    随从立刻飞奔出去,取来药箱为他包扎上药。

    明若的气息微弱,然而他的目光却如剑雨一般射向墙壁上的书画,欧阳暖,竟然是你!我对你下药,你这么快就还给我了,还害的我断了一根手指!好,果然是个狠角色!

    欧阳暖的戒指是林元馨送来的,用于紧急的时刻,这戒指和一般的戒指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不同,机关在于戒指有两层,底层盛毒药,上层却是空的,中间有一小孔,平时隔断。只要一旋转戒指,中间小孔打开就可以流出毒药,这本是用于防身,可是欧阳暖却刻意在墙壁上抹了毒药。这毒药若是从咽喉入不过片刻就会丧命,若是接触到皮肤也会不断蔓延让人身体腐烂,欧阳暖算准了明若会好奇,也算准了他会用手去碰,当然更算准了明若会壮士断腕。

    其实也是明若幸运,若非他突然动怒杀人,毒性不会蔓延的这么快,只会在不知不觉中毁掉他半条手臂,而非只有一根手指这么简单了。

    旁边的随从们看的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一直被限制行动的永安郡主居然还有这样毒辣的手段在后面等着他们的主子——这才真是现世报啊。

    而这时候被他们诅咒的欧阳暖,也正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困境。因为他们发现,原先所在的山地整个都坍塌了,他们也坠入了不知身处何处的山崖下,一路上断断续续见到不少的人,却都已经没了气息。

    欧阳暖只是庆幸,她没有在这些人之中找到红玉和菖蒲,现在她只能希望,他们能撑一段时间。

    “你放下我吧,我自己能走。”欧阳暖察觉到,肖天烨的气力不继,脚步有些微的踉跄。

    他原本就不眠不休地寻找她,后来又被刺伤,根本没有好好休息,欧阳暖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内疚,可毕竟她的心肠也不是铁做的。

    “没关系。”肖天烨轻轻的笑了笑,随后有些吃痛的舔了舔已经被寒风吹得裂出了血口的嘴唇,却是很固执地不肯放下欧阳暖。

    欧阳暖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是他把自己逼到了这个惨兮兮的地步没有错,可如今,他却也一直守在她的身边。若是他现在这里丢下他,谁也不会说他什么的,毕竟只有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一路风雪里踉跄前行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渐渐走到山壁之下,肖天烨突然停住了脚步,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前面一个入口不大的山洞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们在那里休息一下吧。”肖天烨眼睛里有一丝光彩闪过。

    欧阳暖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两人都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说话了。

    山洞里面的温度比外面要高,一进去就感觉暖和了许多,欧阳暖闭了闭眼,随后才睁开,慢慢的,眼睛开始适应山洞里昏暗的光线,这个山洞入口虽小但里面却还算宽敞,足够容纳好几个人了。

    肖天烨轻轻将欧阳暖放在一块空地上,随后重重咳嗽了一声,这咳嗽声在寂静的空间里听起来特别清晰,将她吓了一跳,心莫名地抖了抖:“你——没事吗?”

    肖天烨只是微笑,一双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她:“暖儿,你是关心我吗?”

    欧阳暖说不出别的话,只是看着他。

    肖天烨眼睛里地光彩越来越盛,他像是平常一样笑了笑:“别担心,我出去找点东西,马上就回来。”

    说完,他检查了一遍这山洞里有没有蛇一类的东西,发现这里暂且是安全的之后,才快步向山洞外面走去。欧阳暖看到他细心的用雪和树枝掩盖了一半的洞口,随后才听见脚步声越走越远。

    因为唯一的光线没了,整个洞口陷入一片黑暗中。欧阳暖在这样的寂静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明明已经检查过,这山洞里并没有什么危险,可在这样的空间里,她却能听见墙壁上仿佛有细细簌簌的声音,下意识地猜到是某种爬虫,她不由自主地在地上抱成一团。

    在她没有走出欧阳府之前,她的生活里只有斗争,而她也以为,那种勾心斗角就已经是她生命的全部,可现在看来,世界很广阔,在大自然面前,人渺小的不堪一击。就算她再聪明,能够抵抗过山崩,能够熬过这严寒吗?

    不能——

    腿上的血还在不断地流着,刚才肖天烨已经帮她作了简单的包扎,可是她能感觉到,伤口还很疼,只是她不想让他更难受,也不想成为别人的累赘。

    等了不知多久,突然洞口一亮。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了。”肖天烨拍了拍身上已渐渐化成雪水渗进衣服的雪片,走了进来。

    “还有活着的人吗?”欧阳暖略有些紧张地盯着他。

    肖天烨沉默了片刻,俊秀微长的凤目中慢慢的露出一丝淡凉而微薄的笑:“没有了。”

    欧阳暖感到失望,这时候,肖天烨闻到山洞里弥漫的一种若有若无的淡淡血腥气。

    “你的伤口裂开了?”

    他快步走过来,要脱下欧阳暖的鞋子,她按住他的手,缓慢地摇了摇头:“没事的。”

    “嘘……”他轻轻摇了摇头,用低柔却也十分坚定的声音很轻的小声说,“让我看一看。”

    他褪下她的鞋子,却看到那道伤口从脚一直蔓延到小腿,很长很长的一道血口子,眼前顿时发红,他却露出看起来很轻松的微笑:“不要怕,没事的。”随后他快速撕开自己的衣袍,替她重新包扎。

    伤口很痛,没有药,只能先止血,肖天烨一边包扎,一边轻声道:“刚才一路走过来,我数过和我们一起掉下来的人,一共是四十五个,说明上面还有很多人活着,他们会来寻找我们的。”

    欧阳暖的目光在肖天烨那几乎被血模糊的看不出颜色的左臂上停了停,随即就很快的转过眼睛:“恩。”

    夹杂着雪片的寒风从洞口“呜呜”的灌进来,肖天烨瞥了一眼洞口,站起来走出去,将一大捧乱七八糟的枯枝衰草拖了回来。他把树枝和干草上的浮雪抖净,随后取出一只火折子,欧阳暖之前也见大历士兵摆弄过类似的东西,肖天烨行军打仗在外,当然也随身携带着。

    他坐下的位置,是正对着风口的,欧阳暖不会傻到他在为她挡风都不知道。

    枯枝上都是有雪珠子的,所以费了很久的时间,才终于把火生了起来,火堆虽然很小,但却也烧出了一股暖意,肖天烨从一旁找出一个行军的水囊,看着欧阳暖诧异的神情,他笑了笑:“刚才从人身上扒下来的。”

    “……”堂堂的亲王贵胄,欧阳暖不会忘记当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嚣张跋扈,和眼前这个看起来像是经历过风霜雨雪的男人,完全是两个样子。

    她紧闭的嘴微微抽动了一下,肖天烨把水囊凑到她嘴边轻声道:“我已经用雪水擦洗干净了。”

    欧阳暖并不渴,所以只是摇了摇头。肖天烨以为她还是嫌脏,刚张了张嘴,但刚一开口就被忍耐不住的低咳打断,欧阳暖的视线飞快的扫过他左臂上又绽裂开的狰狞伤口,眉目间的神情变得有些微的温柔——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咳……”

    低低的咳声一声一声回荡在微寒的山洞里,欧阳暖眉目间的冰冷在望向男人的那一瞬间已融化成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温柔。

    不管他是不是害她背井离乡,远离亲人的罪魁祸首,现在他救了她的命。

    一命换一命,欧阳暖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现在如果想要活下去,一定要互相扶持。

    噼啪作响的火堆轻轻的烧爆出一个小小的火花,肖天烨望着她,眉目之间慢慢流淌出一丝丝的惊讶。

    在他的印象中,欧阳暖从未如此温柔过。

    该怎么说呢,她虽然总是笑着的,却也是疏离的,仿佛冰冷的莲花,清丽无比,可是你要是敢去攀折,好点的结果是猴子捞月一场空,最差的……是坠入冰冷的湖水里。

    纵然如此,明明知道这株莲花不属于自己,却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去够了。

    “怎么了?”欧阳暖见他在发愣一般,不由得这样问道。

    肖天烨忽然清醒过来一般,露出一种有些慌乱的表情,欧阳暖漆黑的眼盯着他的脸,一瞬间有点惊讶,这——不会是脸红吧。

    脸红?这么厚脸皮简直跟无赖一样的肖天烨会脸红吗?

    因为没有人说话,山洞里一下变得沉默起来,欧阳暖安静了半晌,神色复杂的盯着男人看了好半天,才慢慢干哑着声音小声道:“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吧,趁着他们还没找来……”

    她说的他们,自然不会是救兵,肖天烨比欧阳暖更清醒地意识到他们身处的环境,所以他刚才出去并不仅仅是为了找柴火,更重要的是湮灭痕迹。救兵虽然会下来找他们,可敌人一样会,长期的军中生活让肖天烨养成了高度的警觉性,他在确定这场山崩是人为的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隐藏他们一路行来的痕迹。

    可他没想到,欧阳暖这样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也同样意识到了。果然是他选中的女人,肖天烨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欧阳暖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有点觉得这气氛太暧昧,不由动了动。

    手腕却被男人冰凉的手紧紧的一把抓住,欧阳暖有些发怔的望向他苍白颜色的脸,肖天烨失去血色的嘴唇紧紧的闭了闭,微微开启,低低的吐出一个有些黯哑的声音:“好……”

    山洞外寒风凛冽的呼啸着,欧阳暖时不时的望望因为雪的反光而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的洞外,目光转到昏昏沉沉的趴在她膝盖上的男人时,总会下意识的更紧的抿紧嘴唇。

    这个家伙,总不会是趁着虚弱故意占便宜吧……虽然是未婚夫妻,可毕竟还没有成亲,这样的动作不会太亲密了吗?

    ------题外话------

    肖天烨:嘿嘿,山洞啊O(∩_∩)O

    秦简:→_→请多多支持秦简,喜欢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的亲们,请收藏/方便您的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第七章节
下一章节:第九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