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6-28    作者:秦简

    在黑暗里,肖天烨很安静,却会突然咳嗽一声两声,让欧阳暖心里忍不住担心,他咳得有些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口感染的缘故。若是他一直这样下去,能支持多久呢?

    
欧阳暖墨玉般温润动人的眼睛微微的闪了闪,强作镇定的把目光慢慢的从他的左臂上移开,静了静才有些沙哑的轻声说:很痛吗?

    
肖天烨听到声音,微微一震,随后轻声道:不要紧,只是有点冷。

    
欧阳暖忽然微微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很高,在发烧。

    
亏得他还背了她这样久,欧阳暖的心有一瞬间地难受,而她没办法将这难受压下去,这感觉仿佛变成了一团火,让她整个人的心都在微微发烫。

    
这世上,还没有一个人这样对待过她,豁出性命来保护她。哪怕她是石头做的,也要动容了。欧阳暖看着他,说不出话来。若是彼此立场不是敌对的,若是他不用和亲这种逼迫的方式,他们两个人一辈子也不会有所交集。

    
一切,都仿佛上天在冥冥之中的安排。

    
肖天烨被欧阳暖的手一碰,几乎是反射性的抖了抖,低着的脸微微白了白,沉默了半晌才露出一个笑容轻声回答:暖儿,我很高兴。

    
欧阳暖听了他的话,想了想没说话,只把目光又移回他的脸上,望了望他干得有些发白的嘴唇,忽然问了一句:你傻了吗?

    “
暖儿。肖天烨听出欧阳暖话里的不悦,有些慌乱的低低叫了一声,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一阵紧跟着冲出口的咳嗽打断。

    “
不要急,欧阳暖不知为什么心里一顿,连忙拍着男人因为咳嗽而微微缩起来的背,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水囊递了过去,肖天烨原本微白的脸咳得涌上一层淡淡的血色,用湿漉漉的眼睛望了望欧阳暖,虽然知道她在这种光线下可能看不分明,却还是微皱着眉低声道:我感谢老天给我这样的机会,能和你这么靠在一起。

    “
看来你真是病了。欧阳暖有点生气,这种局面他还感谢老天,的确是病的不轻,她轻轻的哼了一声。

    
肖天烨的脸又白了白,安静了一下,低下头轻声说:真的不能高兴吗……”

    
欧阳暖望着他又低下去仿佛很委屈的脸,沉默了良久才有些没办法的喃喃般的小声念叨:算了,你有时候比孩子还要任性。

    
遇上他这种个性啊,她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肖天烨微微愣了愣,随即明白了欧阳暖说的是什么,微怔之间,一张原本苍白的脸一下涌上血色。他下意识地用脸颊在欧阳暖的膝盖上蹭了蹭,随即意识到自己这种举动过于轻薄,咬着牙从她身上离开,却感觉身子猛的一暖,下一秒已被揽进一个柔软的怀抱里。

    “
不是在发烧吗?不要乱动。欧阳暖抓住他,语气不善地说了一声,肖天烨的身子僵了僵,刚要开口说话,欧阳暖的声音已在头顶低低的响起:我不想死,所以——你也不要死。

    
肖天烨被她说得脸上一热,心里顿时觉得美滋滋的,仿佛欧阳暖说了什么情话一般开心。

    
欧阳暖心道自己的意思不过是如果他死了,自己一个人也没办法逃出生天,压根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却不知道他心里如何分析这话的意思了。

    
谁知接下来,肖天烨得寸进尺地伸出手臂,就势抓住欧阳暖。

    
这抱得也太紧了,欧阳暖眉头皱了皱,忍不住咬了咬嘴唇硬声说:松开。

    
明明是你先抱着我的,肖天烨想说这句话,随后想起欧阳暖毕竟出身名门,从小恪守着各种规矩长大的,虽然那些规矩在他的眼睛里都是狗屎,但她在乎,所以他也不能完全漠视,不过既然他要厚脸皮地赖上她,怎么能放过这种好机会呢?

    “
我有点冷。他慢悠悠的回了一句,欧阳暖觉得他紧贴着自己的身子慢慢有些热了起来,心头又羞又窘,咬牙用力一挣,却意外轻易的将他推到了一边。

    
肖天烨委屈地瞪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
暖儿,你真的不喜欢我靠近,我就离你远远地,我可以等,一直等到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为止。他看着她,压下委屈,眼睛亮闪闪地说着。

    
欧阳暖:“……”

    
刚开始她被他几句话说得心头暖了暖,心中刚才涌起的羞怒也渐渐平息了下去,谁知他接下去说的话明显越来越不像话了,什么叫可以等,等什么!她别过脸,面孔恢复了冷冰冰的神情,再也不理他了。

    
肖天烨闭了闭嘴,心里微微有点沮丧的叹了口气,若是欧阳暖严厉斥责他,他倒还有办法,但是人家这样一直不冷不热的晾着他却让他没了招数。

    “
不要转移话题,真的没事吗?欧阳暖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肖天烨的左臂,从始至终,他都小心翼翼地不肯让她看,这说明,他的伤很严重,否则依照他的性格,早就拿来作为装可怜的道具了。

    
肖天烨的性格,欧阳暖算是有一点的了解了。

    
山洞里静得吓人,只偶尔响起一两声木柴在火里爆裂的劈啪,欧阳暖盯着肖天烨,对方的声音却渐渐轻松起来:没事没事,只是一点小伤口。

    
欧阳暖的心在这一瞬间沉了下去:我要看看。

    
肖天烨不说话了,良久,他才慢慢地用右手掀开左边的衣袖。

    
欧阳暖看了一眼,不由得眼眶有一瞬间的发酸,那大片大片的血迹,几乎让她无法分辨他的伤口究竟如何了。她低声道:过来。

    
肖天烨乖乖地挪过来,欧阳暖替他撩开袖子,然后仔细查看了伤口,取过一旁的水囊,道:疼的话——”

    
肖天烨摇摇头:不要紧。

    
欧阳暖被他脸上灿烂的笑容闪了闪眼睛,不再开口了,她小心地从水囊里倒出一些水来帮他清洗了伤口,肖天烨只是皱起眉头,一声不吭。欧阳暖虽然不是大夫,但现在也没办法去讲究这个,她只能自己琢磨着帮他清洗伤口并且重新包扎。没有草药,这种包扎没有多少用处,她心里很清楚。

    
火堆越来越小,肖天烨眼看着身旁剩下的枯草和干枝已没有多少,侧着耳朵听了听山洞外面丝毫不见减弱的风声,毫不犹豫的站起了身。

    “
你还不能乱走……”wWw.uXier.cOm

    
人还在发烧,现在这时候怎么能离开,欧阳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要阻止他。

    
肖天烨的面孔莫名的红了红,随即微白的脸上飞快的闪现一片温柔。轻轻的在她身旁坐下,飞快眨了眨眼睛,慢慢道:我们不能就这样被困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很快会回来。

    
肖天烨看了一眼所剩不多的枯草和树枝,一点点全添到火堆里,原本已是半燃半熄的火堆渐渐又有旺盛之势,这里的火堆最少还能再燃烧半个时辰。

    
肖天烨对欧阳暖笑了一下,随即快步站起身走出了山洞。刚才他第一次离去找到一个水囊和一些干柴,他相信这一次一定能找到食物。

    
欧阳暖当然知道他是干什么去了,但是她非常担心。因为光是在这里听,就能发现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了,一声一声在她脆弱的神经上不断地摧枯拉朽一般地响着。对她来说,早已经死过一次,为自己和弟弟报了仇,也不算亏了,肖天烨呢?他手握重权,如今是南诏急欲拉拢的对象,他若是死在这里,才真叫亏大了。

    
等了很久很久,就在她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呼啸的狂风夹杂着雪片迅猛的从山洞外冲进来,欧阳暖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团黑影,那人像是被风卷进来的,欧阳暖一看,正是肖天烨,他白到没有半丝血色的嘴唇微微颤动了半天,却是如释重负地道:我回来了。

    
火堆已经变得很小,很小,随着他带进来的一阵冷风,几乎要彻底熄灭了。

    
肖天烨身上四处都是血迹,左臂破口处刚刚包扎好的纱布不知何时又裂开了,伤口赫然狰狞地裸露在外面,斑斑的红褐色血迹中,红红的皮肉都翻了出来,这些都还只是手臂上的,那还有其他没有看到的地方呢?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有这么多的伤口,流了这么多的血,她竟一直都没有发现!欧阳暖怔怔地望着他。

    
肖天烨却没注意到她震惊的目光,只是坐下来,献宝一样地把东西都拿给欧阳暖看,因为风雪下的太大,他只能顺着走过来的路依稀辨别方向过去,一个人一个人地搜查,看那些人身上是不是带着干粮和水囊或者是火折子。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东西,他不怕累地都给背了回来,如今算起来的话,很多的人身上都带着干粮口袋,节省着吃的话每袋大概可以吃两三天,这么多干粮口袋可以吃半个月……食物总算是暂时不用发愁了。

    
欧阳暖看了一眼肖天烨脚底下的匕首,显然这也是从那些死人身上找出来的东西。

    “
这个人应该是烧饭的,你看——”肖天烨举着一口只剩下一半儿的小锅。

    
肖天烨重新点起了一个火堆,把那小锅小心翼翼的架在火上,又跑出去,从外面挖了雪进来,放在锅子里,把水煮沸。欧阳暖看着他明明烧的满脸通红却还忙来忙去,不由自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肖天烨看着她,欧阳暖道:休息一会儿吧。

    
肖天烨果然听话地坐在她旁边。

    “
……”

    
果然还是在咳嗽。

    
欧阳暖下意识的动了动嘴唇,目光闪了闪,终于还是挪过去,看着水烧开,随后慢慢变温,然后她小心地将那锅拿起来,一半儿倒在了水囊里。随后把手里的水囊递到了肖天烨面前,低低的说了一声:喝吧。

    
肖天烨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又将水囊还给她。

    “……
为什么点名要我来和亲?在这个时候,欧阳暖一直想要问的问题,终于问了出来。她很担心,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也许这个问题这辈子都没机会问了。

    
肖天烨只是默默的看着她,渐渐的眼里有了心疼,有了无奈,有了太多太多的情感,慢慢地,他低下头,从欧阳暖的角度只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在阴影里颤动:我不想委屈你……可是,现在唯一能将你留在我身边的,只有这个办法!原谅我自私……我知道你鄙视痛恨这种逼迫,但是……求你,只当我求你,留下来……”

    
她以为他喜怒无常、性情难以捉摸,从来没见他如此低声下气,委曲求全过。

    “
……”欧阳暖愣了半天,才无声的叹了口气。如今的她,真不知道该恨他好,还是气他好。说他无赖吧,他有时候又很会装可怜,说他装可怜,他的情真意切却又让她无法忽视。

    
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男人,一个心机深沉的阴谋家,也是一个天真执着的孩子。

    
倏地抬头,欧阳暖不冷不热的问他:你如何向其他人交代呢?和亲……呵,南诏会怎么看你呢?明明已经反叛出了大历,却又求娶长公主义女,这对于南诏来说,不啻于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
他们,我还不放在眼里……”肖天烨勾起嘴角,凝目看向她,我只要你点头,其他人我都不在乎。

    
欧阳暖看着他,再次无奈。若是她要求肖天烨在意别人的看法,恐怕很难吧。这人任性妄为惯了的,但也只有这种性格,才能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地活着。她不明白,他眸子里的深情源于何处,她——哪里值得!她茫然地,怔怔地,呆呆地,眼一眨也不眨看着近在咫尺的他。而眼前这个人,也这样一动不动的望着她,目光柔和的就像是天空最皎洁的明月,又像是明月下宁静的海阳,宽广深邃,仿佛可以包容下世间的一切。

    
不自觉地,欧阳暖低下了头,避开了他的眼睛。

    “
对了!肖天烨不知是要打断这尴尬的情景,还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到旁边去挑挑拣拣了半天,捞出半个破旧的袋子,上面还隐隐带着血渍,他也不怕脏,将那袋子里的东西全都倒进了锅里,赫然是小半袋的粗米。

    
看着那颜色很不好看的米粒在锅里翻滚,欧阳暖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还没有吃过这种米,但不知怎的,她心里却并不以为痛苦。反倒是他的感情,让她不知该如何处理。

    
不一会儿,锅里传来阵阵的米的香气,肖天烨迫不及待地捞起来,倒在只剩下半边的锅盖上,递给欧阳暖。

    
没有筷子和勺子,现在也顾不得这些,欧阳暖尝了一口,随即笑了,果然是半生的。肖天烨见她笑,有点懊恼地看了一眼那米粒,似乎有点想不通,索性丢了锅盖,跑去旁边找来了干粮袋子,取出一个干饼递给欧阳暖,欧阳暖接过,一句话也不说慢慢吃了几口。然而腿上的疼痛却越来越严重,她看了一眼肖天烨,并没有吭声,只是将饼子递给他,轻声道:你吃。

    
肖天烨摇了摇头,道:我不饿,只是有些累。

    
说着,他看向欧阳暖的膝盖。

    
欧阳暖:“……”终究没有多说什么,肖天烨喜滋滋地过来趴下,躺在她的膝盖上。

    
不知不觉,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欧阳暖却担心的无法入睡,肖天烨是有心疾的,现在却发了高烧,该怎么办呢?她轻轻地将布条浸了水,然后替他敷在额头上。

    
肖天烨的身体似乎在发烫,她轻轻抱住他,肖天烨在半昏迷的状态下,只觉得仿佛有温柔的哄劝声和落在他发上的抚摩,一直没有停歇过,就如同冬日的阳光照耀冰冷身躯般令人温暖,又似温泉涤荡着心灵般令人安心。时间仿佛悄悄地凝固了,万物都不复存在,只剩那一点的温暖。疲倦的睡意从他的双手和身体、以及那不停重复着的温柔的抚慰中,一点点地弥漫上来,最终悄悄地淹没了他,他终于在不觉中渐渐地松放松了,进入了深沉的梦乡之中。

    “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舒服的自然醒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呓语,然后才懒懒地睁开了眼睛,却冷不防地撞上一双关切的眼。

    “
你醒了?

    
肖天烨一愣,之前的记忆立刻清醒地浮上脑海,你一晚上都没睡?看着我?

    
欧阳暖笑了笑,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不烧了。

    
肖天烨注意到她略微僵直的膝盖,立刻站了起来,欧阳暖尽量地放松自己,缓过了肢体的那股酸痛劲,似乎想要挣扎着坐起来,这一动顿时似乎牵扯到腿上伤处,痛的她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

    
肖天烨仔细一看,她一身精致的罗裙几乎已破的不成样子,外裙内裙到处都是勾划出来的口子。泥尘中混着血迹,粘在腿上伤口处的布帛上。腿上虽然包扎了起来,但是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十分的狼狈。

    
他心里一痛,表情立刻变得僵硬起来。欧阳暖看了他一眼,心里一软,反而道:遇上山崩还活着已是万幸之极,总比外面那些人变成一堆血肉来得好多了吧!

    
欧阳暖不想他为自己担心,忍住疼坐直了身子,以微笑掩饰,随后递给肖天烨一个水杯。

    
肖天烨一愣,却见到那水杯是用树叶编成的,看起来很粗糙,装了水进去却半点都没有漏出来。

    
肖天烨接过小树叶杯,一边慢慢地喝完,一边有些好奇地研究着手中的杯子,找话题道,这杯子是怎么做的,竟然不漏水,好精巧啊!

    “
在路上的时候,路过一个村庄,看到小孩子们在编这个,菖蒲便学了来逗我开心。欧阳暖解释了一下。

    
肖天烨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目光都凝住了,欧阳暖一双原本如玉一般无暇的手指,此刻竟布满了数条细长的伤口。他笑容顿时凝固,一颗心仿佛被针陡然地猛扎了一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
让我看看!

    
欧阳暖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不要紧,只是一点点划伤。是我被养的太娇贵了,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肖天烨握住了她的手,眼睛里有明暗不定的光影:不,你做的很好。随后他快步站起来,我出去一会儿。

    
这是肖天烨第三次出去,可这一次他走的时间特别长,欧阳暖一直等到下午,他才急匆匆地回来,身上已经全都是雪,他手上抓了一把草药,递给欧阳暖:军中的士兵用这个来止血的,你看看好不好。

    
欧阳暖看看自己的手掌心,那道道的伤痕实在是很浅,根本没有血,他竟然还跑到外面去找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她的视线落在这把隐隐带着血渍的草药上,又看了一眼肖天烨,他一身的血水,正在拨动火堆,又加了几根树枝进去。

    
欧阳暖不自觉捏紧了手里的草药,道:你过来,我帮你看看左臂的伤口。

    
肖天烨微微一怔,随即微笑道: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这草药你留着用。

    “
什么叫我留着用!你若是死了我还能够一个人继续活下去吗?欧阳暖下意识地大声驳斥他,肖天烨的眼睛随着她这句话猛地亮起来了。

    
欧阳暖顿时察觉到自己这句话说的很有歧义。

    “
没事,我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这草药很难找,还是留下以备不时之需。肖天烨唇畔带笑,可是那微笑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仿佛总带着点什么让她不敢正视的成分似的。

    “
快点过来!欧阳暖不再言语,动作迅速的摘着草药的叶子,开始鼓捣着草药。

    
肖天烨迟迟没有动作,欧阳暖一抬头,却看到他那被燃起的火光照耀着的脸上,他的脸上好像就有着与平时的轻松和自在绝然不同的神情,他的眼中有惊喜、惶恐、激动——

    
因为他真切的察觉到了,来自她的关心。

    “
过来,别再耽搁了。欧阳暖听到有一个柔和的不能再柔和的声音,从她口中轻轻的吐了出来,然后看见肖天烨慢慢走过来。

    
------题外话------

    
今天是过渡章节,就酱紫==

    
话说你们究竟在期待山洞里发生神马

请多多支持秦简,喜欢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的亲们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请收藏/方便您的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第八章
下一章节:第十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