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6-30    作者:秦简

    欧阳暖轻轻的提起来粘着他伤口的湿衣服,一寸寸的把他们和血肉剥离,虽然动作已经十分的小心,她还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身躯陡然的绷紧。欧阳暖颤抖着将那条左袖缓缓的小心的提起,让开他那几乎已不成样子的左臂,心头有一阵刺痛。都伤成这样了,还跑去找什么草药!真的不要命了吗!她没有再吭一声,紧紧的咬着唇强迫自己冷静,冷静的用水再仔细的给他洗了一次,看到血肉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她心头一跳,这是——

    他显然是爬到高处去摘草药了,不然怎么会有碎石和沙砾!她的眼眶发热,却只能强行压下去,抽下发髻上的簪子,任长发披散着,全神贯注的小心的把血肉里的沙砾一一挑出来,水汽不止一次的迷蒙了她的眼睛,她使劲的眨着眼,一次又一次的把它们吞回肚子里,直到把他的伤口都处理干净,将捣碎的草药轻轻的敷在他的左臂,然后撕开自己的一片裙摆包了起来,小心的在没有伤口的侧面打了个结。

    直到都包好为止,整个过程中,她始终都没有再开一句口,也始终都低着头,生怕一抬头就会暴露出她的情绪。

    然而肖天烨却不肯放她逃避,竟然用他的手,轻柔而坚定的把她的脸捧了起来,又似自语又似叹息般的道,“我不疼,别担心。”

    视线仿佛被他的目光紧紧网住了一般,又像是天上的星星忽然坠入了安静的深海里,只剩一片幽幽蓝蓝的光,有些无措。不知为什么,泪水开始模糊欧阳暖的视线,却又似无法模糊他的眼神,透过水汽清晰的读出蕴含在他那清澈瞳孔里的眼神,那眼神像是最柔和的月光,洒满了怜惜,又似最平静的海水,一**的荡漾开来,带了令人心醉的温柔——欧阳暖一时忘记了从前有多么厌恶这个人,她只是怔住了,也震住了,忘了她应该转头,忘了她应该掩饰……

    就在这时候,却突然听见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肖天烨一震,随即将欧阳暖拉过,作了一个简单的手势。

    外面有人!

    外面的人距离山洞还有一段距离,肖天烨却已经感觉到了异动。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雪已经停了。

    肖天烨心内忧虑,却是惊涛骇浪中练久了的沉着气度,越是紧急越是镇定,微微含笑,“听声响,来的人不多,一百、两百……大概有三百多人。”

    三百多人?

    若是搜救,绝不需要这么多人,而且若是来救他们的,早已大声地喊了,何至于悄无声息。

    欧阳暖心中一沉,她倒不是为自已担忧,肖天烨手里握着五十万大军,如果他死了,得到最大好处的是谁呢?南诏表面上对他委以重任、蓄意笼络,可要是有名正言顺谋夺这五十万军队的机会,他们会放过吗?

    一夜近在咫尺的相处,平静中夹着温煦,他并未待她无礼,反而拼了命一样地救她……她突然对面前这多变莫测的男人生起了怜意,细想来,以他这般聪明才智,权势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行,偏偏为了她这样……

    明知他是叛逆,是反贼,是大历的仇人,最要紧的是逼迫她远离故土的人,可是想到他会横尸当场,欧阳暖竟有些不忍,心中一动,不该说的话已冲口而出:“你快点离开,不要管我,我不过是个女流之辈,他们杀了我也没有益处。”话才出口却又后悔,自己说这种话,他还能丢下她吗?

    正要补言纠正,肖天烨回过脸,眼睛亮闪闪黑如嗔玉,透出格外的喜悦:“暖儿不想看见我死,是么?”

    欧阳暖脸莫名地微微一热,随即镇定心神。山洞外的光彩照耀在她冠玉般光洁的面庞上,若有若无透出淡淡一抹红晕,温润秀美,眉目间却自有一股清冷之意,唇角微挑,似笑非笑,肖天烨几乎移不开眼睛,他原是随心所欲之人,当下便想紧紧搂住,就此亲近温存一番,不知为何却顾忌着伸不出手,私心里,隐隐地只是不愿见到她脸上出现对自已的鄙夷。

    胡思乱想着,回过神来时听见欧阳暖说道:“没错,我是不愿意看你死,你若死了,我这个和亲郡主岂不是白来一趟。”

    “别说了。”肖天烨伸手,轻柔地掩住她的嘴,“你肯为我担心,我很感激,别担心,我会有法子的。”

    草木悉索之声越来越近,两人心中同时感觉到,危险正在靠近……

    “二哥,你若是聪明,束手就擒吧,不要再做无谓挣扎。”

    一支支锋利闪着寒光的箭簇,搭在弦上,弓开如月,无声无息对准,距离山洞百米开外,赫然杀气纵横。

    肖天烨看了片刻,对欧阳暖轻轻摇了摇头,来人不是针对他们的。

    然而欧阳暖却愣住了,她隔着被遮掩住的洞口,俨然看到被围攻的人,正是她此刻最为痛恨的人,害的他们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

    “老三,大哥要我的命我倒是不奇怪,我死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值得你临阵背叛我?!”

    站在明若对面不远处,是一个身穿青袍,足登乌皮履,腰间革带上左挂佩刀,右系碧玉,身形伟岸,面色微黄,凤眼蚕眉的男子。他年纪大约十**岁,看起来神彩飞扬,英气勃勃,只是他的面容落入肖天烨的眼中,他却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

    欧阳暖看到肖天烨此刻的神情,分明和眼前这两个人是认识的。

    肖天烨拉过欧阳暖的手,悄悄在她的手心里写下了两个名字,欧阳暖赫然吃惊地望着他。

    眼前这两个人,竟然是南诏的二皇子尤正君和三皇子尤正诺。听刚才明若叫另一个人老三,那么明若——自然是二皇子了。欧阳暖纵然早已猜到他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此人竟然是南诏出了名文武双全的二皇子尤正君。难怪这样不好对付——

    三皇子尤正诺只是微笑:“二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你该比我们更清楚,这些年你处处压大哥一头,是想要南诏的皇位吗?你莫要忘了,南诏的传统是嫡长子继承皇位,你排行第二,又是贤德妃所出,便是没有大哥,也轮不到你了。”

    明若,不,现在应该叫他尤正君,他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一点也没有受到对方影响一样,纵然他身边的所有暗卫都已经被临阵倒戈的尤正诺所杀。他早已料到身边有人背叛,却没想到背叛他的不只是他的属下,真正的叛徒是他一直视为左膀右臂的三皇子!果然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死不足惜!他的目光微冷,看着自己的弟弟,笑道:“老三,你若是想要我死,也该早点告诉我,我可连一副棺材都没有准备。”

    尤正诺笑道:“那也无妨,等你死了后,我就将你的尸身,送到镇北王的军中,那肖凌风,自然会为你准备棺材的。”

    他说得虽然平平淡淡,就好像这本是天经地义之事,但尤正君的面色却越发冰寒:“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皇子尤正诺冷笑道:“我这是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他一双本该青春焕发的眼睛里,此刻却散发着一股狼一般的光芒,便是欧阳暖看到那眼神,也绝不会相信这属于一个少年人。

    肖天烨却比欧阳暖更了解南诏的现状,大历的皇权争斗虽然激烈,在真正爆发之前却只是暗潮汹涌,然而南诏不同,他们的皇子斗争,无所不为无所不用,甚至这种争斗暗中受到南诏皇帝的默许,除了南诏的传统上嫡长子继位外,还有一点很特别,现任的南诏皇帝不是嫡长子,他是踏着父亲兄弟的鲜血上位的,所以他奉行皇位当是有能者居之。换句话说,若是哪位皇子逐一杀了其他兄弟,那么他最后就能名正言顺地继承皇位,这样一来,这种皇位之争就会变得十分惨烈了。

    尤正君道:“你真的要杀我?”

    尤正诺大笑道:“都到这个份上,你还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么!”

    尤正君冷冷道:“你的母妃可是我的亲姨娘,你更是从小在我母妃膝下与我一同长大的兄弟!”

    尤正诺重重在地上啐了一口,狞笑道:“兄弟值多少钱一斤?贤德妃养大我,也是为了让我做你的狗!”

    尤正君道:“但你昔日可是发过誓言的——”

    尤正诺冷笑道:“昔日我瞧你还有两下子,跟着你总有些好处,所以才跟着你,但你此刻却束手无策了,谁还会理你!我自然要另投大哥了!”

    尤正君道:“我的势力遍布南诏,朝中大臣支持我的有一半,手中兵权还有十万,只要你还愿意认我这个二哥,等我登上皇位,于你岂非大有帮助,你是个聪明人,难道连这点都想不透。”

    山洞中的欧阳暖,瞧见尤正君在这生死一线的关头中,居然仍然面不改色,侃侃而言,心里倒不觉有些佩服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若论枭雄,此人当真可算当世第一了!哪怕是肖衍,碰到这种情况也未必能毫不变色吧!

    然而尤正诺却道:“这虽然是个好主意,可是一来我已等不及了,二来,我此刻宰了你,好处更多。”

    尤正君冷眼望着他,仿佛等他说明白。

    尤正诺并不介意他二哥做个明白鬼,随后哈哈一笑,接道:“我只问哪件事好处多,就做哪件。只要有好处,叫我杀了谁都行!第一,我此刻杀了你,就可将你自大哥那里夺走的十万兵权,据为己有,那些朝中的墙头草,自然会倒戈来支持我。第二,你此刻已杀了镇北王,我杀了你,就可到肖凌风那里去领个大义灭亲的功劳,名利兼收,何乐不为……就算肖天烨还活着,他最恨的是你,而不是我,我若杀了你,他也会视我为友……你莫忘记,这山崩都是你一手造成的,那永安郡主也是你囚禁的!”

    尤正君微笑道:“好……好……好!姨母若是还活着,真该为你这样的儿子骄傲!”

    尤正诺大笑道:“哈哈,连你也佩服我了,是么?”

    尤正君道:“但你别忘了,我军中十万人可有不少是铁忠的人,还有我母妃和她背后的族人,你若杀了我,他们怎么会放过你?”

    尤正君道:“这可是荒郊野外,杀了你谁会知道!你的军中部属我也只会告诉他们,你是死于山崩,而大哥对于我这个有功之臣,自然会多方维护!至于肖凌风那里,自然也不会四处宣扬,以免因为你的死破坏了南诏和他们之间的平衡!”

    欧阳暖见过不少无耻的人,但眼前这对兄弟的无耻程度,还真是超乎她的想象了,尤正君固然可恶,可这个三皇子尤正诺,更加不是什么好东西,相比之下,大历的所谓内斗,还不算过分了。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皇位,这些人斗的跟乌眼鸡一样,该说他们可恨好呢还是可怜好呢!

    尤正诺狞笑一声,接道:“你此刻想必也后悔的很,后悔为何要如此信任我!”

    尤正君轻轻叹了口气,道:“这说明你这条狗做的不错,太不错了!只可惜你这样的人才,也活不长了。”

    尤正诺怔了一怔,大笑道:“莫非你糊涂了么?要死的是你,不是我。”

    尤正君微微一笑,道:“不错,我要死了,你也得陪我一齐死。”

    尤正诺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尤正君的神情看起来像是一个柔和的教书先生,十分的温文儒雅,道:“正诺,你的确是很卑鄙,无耻,险恶,狡猾,但你别忘了,你今天所会的一切,都是我教你的。”

    尤正诺此刻,脸上已经表现出些微的惊慌。

    尤正君道:“我相信你,是建立在你我兄弟多年的基础上,也是因为你时刻在我的控制中,我每年定期送给你的春风笑,可还好喝吗?”

    春风笑是南诏最极品的酒,皇室一年也不过得到十坛。肖天烨听到这里,微微一笑,原来尤正君也从来不曾相信过这个弟弟,所以在那美酒里面下了慢性毒药。

    尤正诺显然刚刚想到了这一点,身子一震,如被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呆了半晌,满头大汗,涔涔而落,颤声道:“你……你骗我……哈哈,你骗我的,酒中若真的有毒,我……我为何一直全无感觉?”

    他虽然在笑,可欧阳暖却分明看清了他的笑容中那一丝恐惧。

    尤正君的笑容很和煦:“自然是不会发作,只是每年三月必须饮下我送给你的春风笑而已。今年的已经给你了,明年呢?”

    尤正诺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大吼道:“你骗我……你休想骗得了我,我立刻就杀了你!”

    尤正君道:“哦,那就请便吧。”

    尤正诺身后严阵以待的士兵们面面相觑,可他们的统帅却迟迟没有下命令。

    尤正君微笑道:“怎么还不动手?”

    尤正诺突然眼睛一闪,猛地举起手一扬,但却是掴在他自己的脸上。他一连打了自己几个耳光,突的扑地跪下,颤声道:“二哥,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饶了我吧,我方才只是……只是闹着玩的,二哥,你想法子解了我的毒,我一辈子感激不尽!”

    欧阳暖看的完全愣住,这出戏可比什么都戏码都精彩,谁能想到会出现这样峰回路转的变化!

    尤正君笑道:“你要我救你,好,等我下山以后。”

    尤正诺嘶声道:“但山下全都是你的人马。”

    尤正君含笑道:“猜得不错。”

    尤正诺十分的迟疑,道:“你……你没事的话,怎会放过我。”

    尤正君目中闪过一丝冷芒,“看在你母妃的面子上,我不杀你。”

    尤正诺却显然不信,继续求道:“不行,你现在就给我解药!”

    尤正君大笑道:“现在给你解药,我可活不成了。”

    尤正诺勃然大怒,从地上跳起来:“我好言求你,是给你面子,你此刻已落在我手上,乖乖地解毒便算了,否则……”

    欧阳暖微微一笑,尤正君不给解药还有活命的希望,若给了解药,定然死路一条,谁会那么傻!

    尤正君果然儒雅地笑道:“否则如何?杀了我吗?哈哈哈!”他朗声大笑,笑声带了三分得意四分狠毒。

    尤正诺愣在原地,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他既不敢此刻便杀他,也不敢等到他下山后。他虽然用尽各种方法,怎奈对方全不买帐。

    欧阳暖将这两兄弟的争斗和变脸全都看在眼睛里,既觉得惊奇可悲,又觉得他们恶心好笑。尤正诺心肠之毒,脸皮之厚,当是天下无双,他正在得意之时,居然还能跪得下来,而后又猛地变脸,而尤正君却明显技高一筹,堪称恶人中的魔王了。

    尤正诺怒意上来,大声道:“给我抓住他,要活的!我不信严刑拷问也拿不到解药!”

    “这个么……”尤正君沉吟,似在忖度,突然长笑一声,“不见得罢!”

    随后他的身影如惊鸿一现,瞬间掠过,众人尚未看得清楚,人影已起落四五下,纵跃间竟然向山洞的方向而来——

    “放箭!”

    迅雷不及掩耳之间,尤正诺的手势有力落下,第一排兵士手中箭蝗虫般直射而出,立即退下,第二排跨前,毫不迟疑再发……如此循环反复,一队上,另一队则退后装箭,配合娴熟毫无间隔,一时漫空箭如急雨,破空之声嗖嗖不绝,直逼尤正君的身影而去。

    尤正君不管不顾,径自向山洞方向而来。

    肖天烨已来不及细瞧欧阳暖脸色是否害怕,急促叮咛了句:“不要出来。”

    欧阳暖一震,近在咫尺之间,他的呼吸暖暖喷在肌肤上,好似要安抚她一般,说出口的却是诀别:“你……千万小心。若有不测,回大历去!”

    欧阳暖的目光看向他,双目相接,周遭的一切突然都象背景一样黯淡了下去,外面众人的喧哗嘈杂,飞速向山洞而来的箭矢……都不再觉得,唯有寒风呼呼过耳,和对方眼中的沉郁悲凉。这一瞬间,什么人情世故,心计手段,都远远地抛了开去,只剩下最直接的、深达心底的彼此……

    肖天烨看着欧阳暖,心中像是有许多话要说,又像是无从说起……忽然一张口,笑道:“还有,别恨我。”

    欧阳暖却突然抓住了他的袖子,只说了三个字。

    不许死。

    肖天烨一愣,随后再不敢耽搁,突然几步出了山洞,一手扑上去抓住正要跑进来的尤正君,另一手故意撤出尤正君身上的披风,手腕一抖,运劲带上,在空中划过长长一道斜弧,碰上的箭矢如遇屏障,纷纷坠落。原先那箭多数是冲着尤正君的手脚而去,刻意避开了他的要害,因为尤正诺的解药还在他手上,谁敢将箭指向他的要害?总在瞄准时情不自禁地避开,如此忌手碍脚,十成本领放不开五成,能射中那才叫奇事了。

    尤正君原本是看准了这个山洞,想要借机会避过这段箭雨,没想到山洞里面竟然还有别人,顿时一愣,随后却又被肖天烨当成箭靶子挡在前面,过于惊骇之下,头也不回,反手掷出一枚黑弹,撞到地面迅即散出大片白烟,烟雾中绝尘而去,冲上天际,瞬间失了踪影。

    尤正诺一愣,刚要下令立刻将他们两个人一起抓起来,谁知道刹那之间,山崩地裂,整个山谷都被轰隆隆的巨大响声包裹住了。

    士兵们大声的喊:“不好,这里要塌了!快跑!”

    尤正诺却还不死心:“先杀了他们!”副将一把抓住他,哭喊道:“三皇子,来不及了,好像是山崩又来了!”

    一片混乱中,却听到尤正君的冷笑:“不是山崩,这是炸药,不过是足足可以炸平整座山的炸药,尤正诺,咱们一起死吧!”

    原来刚才他竟然放出了信号!尤正诺再不敢耽搁,快步上了马,让所有人都一起撤退,在混乱中,很多人来不及上马,被流石砸中,顿时血流满面,哭喊尖叫声混乱成一片

    就在这片混乱之中,尤正诺没命地打马离去了!

    尤正君微微一笑,还没反应过来,后脑勺已经被肖天烨狠狠敲了一下,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肖天烨像是拖死狗一样,直接把他拖进了山洞,随后丢下他不管,反手拉住欧阳暖紧紧抱在怀里:“没事,不要怕!”

    外面的山崩,几乎要把整座山都夷为平地!

    ------题外话------

    两人独处啊,我森森的觉得,世界上只有我对世子最好了==请多多支持秦简,喜欢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的亲们,请收藏/方便您的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第九章
下一章节:第十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