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7-3    作者:秦简

    欧阳暖主动俯下身子,细心地将所有的干粮袋子并起来。 尤正君盯着欧阳暖,见她微微发白的脸上那双原本黑玉一样的眼睛已经熬出了血丝,却还毫无怨言的去收拾东西,再低头,发现她明明腿上受了伤,却没有半点不耐烦地和肖天烨轻声说话,尤正君心里又涌上奇怪感觉的翻滚了一下,颇有些不是滋味的低下头,冷冷的哼了声——

    他不得不承认,若是换了自己的妹妹云罗公主,现在不是颐指气使地要别人干活,就是大吵大闹着要回去,这就是娇滴滴的公主贵女,她们总是觉得别人为她们奉献一切都是应该的,不会考虑到别人的难处和痛苦。尤正君平日里见到的女人全都是这样的,所以他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当然那种出身平民小户的,善于做粗活的女人,又太粗鄙了,他也看不起。可是眼前的欧阳暖,明明出身很好,面对这样的困境却没有过一句抱怨,甚至事事抢在肖天烨的前面去做,隐隐透出一种维护之意,脆弱的表面之下竟然是无比的坚韧,这让他难以想象。

    肖天烨又出去了一趟,将那些死人身上能够找到的弓箭、匕首、绳索和大刀全都一样一样的带了回来。随后他打量了一番尤正君,眼睛里面有一丝奇异的光彩,然后他低下头,靴子用绳子紧紧的绑了绑,又抽出长剑来比划了比划,然后停了停,在欧阳暖略带惊讶的注视下,微微一笑。

    “我们还需要一点上路的粮食。”

    “只要一会儿,就拜托你了。”肖天烨笑的越发良善,如果他手中的动作不是这样险恶的话,尤正君还会以为他是真的在拜托自己。

    肖天烨将尤正君拖出来,放到自己曾经观察过无数次的地方,指着那个坑转头对欧阳暖道:“暖儿,看到这个没有?”

    欧阳暖看了一眼这凹陷进去的坑,应该是在山崩的时候裂开的地缝,不由奇怪道:“你要做什么?”

    肖天烨笑的很善良:“暖儿你身体太虚,一直喝粥肯定不行,咱们还得在山谷里走几天,需要一些肉。这个坑是不是很像树林里的陷阱?只要能把动物引来,就算成了一半了。”

    换句话说,镇北王要吃肉,所以决定在临行前捕猎了。

    欧阳暖看了一眼那空荡荡的坑,问题在于,要怎么才能把动物引过来呢?这冰天雪地的……除非是——她的目光落在了尤正君的身上。

    尤正君被她的目光看得心里一跳:“你们要做什么?”

    肖天烨笑了笑,带着一点诱惑的语气:“二皇子,你想不想吃肉?”

    肉自然是想吃的,但你们的表情像是要把我杀了吃一样恐怖,尤正君望着他们,尽力平心静气道:“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

    肖天烨磨刀霍霍,一步步走过去,毫不留情地在尤正君的手臂上割了一刀,尤正君痛的几乎难以自持,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欧阳暖叹了一口气,道:“这点血不够吧。”

    肖天烨点点头,眼看着就要上去再补上一刀,尤正君连忙道:“够了够了!只要让它多流一会儿肯定够了!”

    看来他早知道他们两人的打算,却故意装糊涂,欧阳暖微微一笑,道:“那就请二皇子牺牲一下了。”

    尤正君动了动嘴唇,表情怪异的眨了眨眼,迟疑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般的幽幽叹了口气的低声说:“我总算是豁出性命帮你们的忙,记得分我一点肉吃……”

    这个要求不过分,欧阳暖微笑着点头,肖天烨看他一副死猪样,心里越发高兴,笑眯眯地把他拖到陷阱的左侧,然后用他流出来的血涂抹到陷阱的周围。

    “你只要一动不动躺的在那里,假装自己是个死人就可以了——”肖天烨这样说着,随后拉着欧阳暖躲到一边的山石后面去了。

    “这样是不是太——”欧阳暖看了面色青白的尤正君一眼,不是可怜,只是怕他流血过多死了。

    肖天烨正是舒心的时候:“不逼得他狗急跳墙,计划如何进行下去。”

    咳咳,其实肖天烨就是故意找机会恶整他而已,还是光明正大的恶整。

    尤正君早在看见那个坑的时候,就知道肖天烨拿他做诱饵,心中的愤怒渐渐全变成对他更深的怨恨。他一定要让他好看!等着瞧吧!

    “死人都不会装,真是个蠢货。”肖天烨毫不留情地批判道。

    他的声音顺着风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回荡,欧阳暖笑了。她望望灰沉沉的天,纸片大小的雪花还在静静的从天上不停飘落下来,随后她又望了望那个被他们强迫的躺在地上装死尸的男子,叹了口气。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突然看到远方有一个黑点飞快的窜过来,欧阳暖一怔,随后眼睛里露出一丝喜悦。

    那是一只山猫,闻到血腥味的时候,它已经完全丧失了警惕性,美滋滋地直奔尤正君而去,一路顺着血迹,它嗅到了尤正君的味道,肖天烨的箭在它即将越过坑的前一刻破空而出,带着尖锐的声音‘蓬’的一声射穿了它的身子,只听到山猫嗷的一声尖叫就被肖天烨的箭射中了,它从被铺上一层披风、外表看起来和平地无疑的坑上掉了下去。

    肖天烨走上前,看到一只足有一米多长的山猫趴在坑里一动不动,喉咙上还有一支箭,热滚滚的血顺着贯穿身子的箭滴滴答答的落在雪地上,染出一片猩红颜色。

    他得意洋洋,忍不住大声笑道:“怎么样!这天寒地冻的地方,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鲜血吸引来这些动物。一会儿我把这东西开膛破肚,去爪拔毛,先放放血水,然后就放在火上烤一烤,一定很好吃——”

    尤正君坐起来,用阴冷的眼神盯着肖天烨,而肖天烨则表现出得意过头的模样,半点也没向他的方向看。

    肖天烨说这个法子能彻底激怒尤正君,欧阳暖微微地笑了——果真是个好办法啊。

    肖天烨将那只山猫拖回山洞,开膛破肚、去爪拔毛,然后又先放了放血,拿滚水滚了一遍,最后才用一根削尖了的柴禾穿着架在火上炭烧,不过他没有食言,果真丢给了尤正君一块肉,却是屁股上的肉,尤正君想到他将自己半吓半耍的折腾了半天,心里的火就烧得十分旺盛。

    肖天烨吃的很高兴,虽然这肉吃起来不但酸还略带些去不掉的腥臭气,但他却依然吃得有滋有味。他将山猫的肉递给欧阳暖,她却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饿,肖天烨便将剩下的肉烤干,全都用干粮袋装了起来,然后它们塞在腰间,锅子之类的也随身带着。他把还在燃烧的火堆灭了,又检查了一遍山洞还有什么东西落下的,这才解开尤正君脚下的布条,道:“可以走了。”

    尤正君还是被反绑着双手,脸上的肿倒是消了许多,看上去恢复了往日的英俊潇洒,只是姿势还是不太雅观,走一步都要摔一跤,他看了欧阳暖一眼道,“可否帮我把手上的布条解开?”

    欧阳暖还没说话,肖天烨看了他一眼,冷笑道:“若是你走不动,就拖着你走好了。”说着要来抓尤正君,对方立刻挺直了身子,道:“不必了。”

    天空的雪花只是稍停了片刻,很快又下大了,山谷里面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几乎不辨方向。

    肖天烨让尤正君在前面带路,自己和欧阳暖在后面慢慢地走,横竖还有根绳子拴在尤正君的手上,不怕他跑了,更何况——尤正君除了昨天夜里的半个饼子,什么都没吃,现在腿都发软,怎么能有力气逃跑呢?他又是个聪明人,知道若是现在逃跑肯定会被抓回来,所以一定会从别的地方想法子。

    欧阳暖的腿伤经过两天的休息,虽然好了很多,但毕竟伤势得不到好的药物治疗,之前在大历的时候身子也大亏,撑不了许多时候,和肖天烨在雪地上跌跌撞撞的走了会儿,头上便开始见虚汗,肖天烨瞧瞧,心疼,直接抱着走。走一段歇一段,欧阳暖才能勉强支撑下来。

    尤正君带着他们在山谷里面故意绕圈子一般,转了一整天也没转出去,中间欧阳暖饿了,就取了点东西吃,但她食量小,吃得少,每次自己若是要吃,必会拿些分给肖天烨,肖天烨喜滋滋地吃了一半又收起来,尤正君看着流口水,肖天烨也毫无反应,仿佛没瞧见似的,倒是欧阳暖眼睛里似乎流露出不忍之色。

    尤正君却没有看出来,这两个人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就是在等他上钩。

    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肖天烨大手一挥,不走了,随后将尤正君拉回来,重新绑起来。然后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寻了块石头,小心地烧了个火堆,把欧阳暖拖过来抱住,原本欧阳暖不肯和肖天烨靠的太近,后来觉得实在太冷了,不得已也就随他去了。

    就这样,三个人在漫天大雪里走了两天,直到第三天的时候,天虽还阴沉,可雪却下得小了许多,身边的山岩峭壁也渐多,肖天烨才发现前面的路被大石块堵死了,尤正君回头道:“就是这条路。”

    肖天烨上前查看了一下,这一处旁边是陡峭的山壁,唯一的出口确实是被山崩时落下的巨大石块堵住了,那石块足足有七八米高,根本没有可能推得动。肖天烨看了一眼尤正君,他只是苦笑:“你看,我说了山崩会把唯一的出口堵死,你还不信,现在亲眼瞧见了吧!”

    知道你还把我们领这里来!肖天烨冷眼望着他,正要发怒,欧阳暖抓住了他的手,反而柔声问尤正君:“你既然知道这条路,必定还有别的法子,对不对?”

    尤正君低下头,道:“我能有什么法子?”

    欧阳暖笑了,眨了眨眼睛,幽深的眸子划过一丝明媚的光彩,“你也不想死在这里的,是不是,二皇子?”

    尤正君猛地抬起头来,视线落在欧阳暖的身上,定定看了半天,才低声道:“有是有,不过很危险就是。唯一的法子就是——”他突然提起头看向山壁,“翻过这座山。”

    山上,仿佛隐约有可以爬上山的山路,但毕竟不比山下的路好走,实在是太危险了,不,简直是拿性命去搏。

    可是他们别无选择。

    肖天烨看了一眼欧阳暖,随后道:“你跟着我,别害怕。”

    尤正君望着他们二人,将手递过来:“该不会还想要这么绑着我吧,万一摔了一跤,我会滚下去的。”

    肖天烨明明看见他眼睛里的诡谲光彩,故意沉下脸,道:“解开的话,如果你跑了怎么办!休想!”

    尤正君苦笑,望着欧阳暖,似乎有点哀求的意思。

    欧阳暖忍住心头的冷笑,眨了眨眼睛,面上故意作出不忍之色,道:“算了吧,他也是要出去的,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尤正君连声道:“正是正是!我能跑到哪里去呢?横竖是要跟着你们一起出去吧!”

    肖天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俊美的脸上罩上了一层寒霜,最终心不甘情不愿地上去解开了尤正君手上的布条,尤正君故意垂下右手,仿佛废了的模样,然后晃动着左手,缓解麻痹感。

    这一下,欧阳暖更加确定此人的右手没有被废掉,虽然她的确是想要废掉他的右手,不过她是女子,就算用了全力,力气也很有限,而对方却是个身强力壮的练武之人,未必会因为她砸了那一下就彻底废了手,当然,那一下也不会轻就是了。

    他们三人果真开始向山壁上走,因为下面的山路崩塌了,上面的路也变得崎岖一点,布满了岩石、藤草,却是积雪甚少,甚至有的地方雪花被山岩挡住,地上根本就没有积雪。

    尤正君仿佛是因为身体冻僵了,走的很慢很慢,好几次故意落在后面,等肖天烨回头盯着他,他才跟上来。

    足足花了四个时辰,才走到相当于半山的位置,路却是越来越陡峭了。欧阳暖走在肖天烨的身侧,低声道:“他故意落后,是要耍花招了。”

    肖天烨微笑:“你放心吧。他既然要算计咱们,自然要装神弄鬼,故布疑阵,而我们——”

    欧阳暖笑道:“我们只要装作上当就是了。但是这样一来,你必须得吃点苦头了。”

    肖天烨沉吟半晌,道:“我明白。”

    话声未了,身后突有一阵惨呼之声传来。

    一个嘶哑的声音,颤声呼道:“救命呀……救命呀……”

    欧阳暖和肖天烨不由得同时吃了一惊,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回过头。

    这呼救之声,自然是从尤正君嘴巴里面喊出来的。

    不过片刻之间,呼声已更是微弱,尤正君似已声嘶力竭,只是继续着,呻吟似的一样呼道:“我滑了一跤,在山石下面,快来救救我!”

    欧阳暖和肖天烨随声望去,只见那边转角处一块向外凸起的山石边缘,果然有两只手紧紧攀在上面,指节都已经变成青色,显见已无力支持。看样子,像是从山路上滑了一跤之后无意中滚落到这里,差点掉下山去,勉强抓住一个石头才撑下来。

    肖天烨回头看了欧阳暖一眼,微微一笑,大声道:“暖儿,咱们别管他了,快走吧!”

    欧阳暖提高音量,仿佛很不忍心的样子:“这怎么可以!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啊!人命关天,救人如救火,还等什么?你快去把他拉上来!”

    尤正君依稀听见肖天烨冷笑了一声,仿佛很不乐意的模样,随后磨磨蹭蹭没有动静,他立刻又发出一声求救。

    欧阳暖道:“无论有些什么,总也得先将人救起来再说,再耽搁,等他掉下去怎么办!我们也还用得上他呢!”肖天烨似乎还要拒绝,但欧阳暖向他微微一笑,已经推了他上去。

    肖天烨只得颔首道:“好,我去救他,你在这里等着。”说着快步走过去,俯身捉住了尤正君那只无力的右手腕。

    “你不要乱动,我把你拉上来。”肖天烨这样说道,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原本只靠着左手硬撑着挂在石壁上的人,那只本该废弃的右手突然向上一翻,手上中指,反扣住肖天烨的手臂,随后袖子里似乎一条光影急窜而入,肖天烨仿佛是没有防备,但觉双臂一麻,浑身顿时没了气力。

    “怎么回事!”欧阳暖刚刚一句话还未说完,肖天烨已惊呼一声,一下子被抡了出去,整个人摔下了山壁!

    这变化委实太过突然。

    欧阳暖仿佛如遭雷轰电击,整个人都怔在当地。

    只听肖天烨惨叫之声,余音未了,原先凸起的山石下却已有狞笑之声发出,一条人影,随着笑声翻了上来。

    欧阳暖冷冷地望着那人,快步走了过去,直望着山下望去,却看到沉沉如暮,什么人影都没有,顿时心头一跳,怒色满面回头道:“尤正君,你做了什么!”

    尤正君笑了,随后抖了抖如今空荡荡的右手袖子,道:“原本我有一条袖中蛇,这条蛇是我喂养大的,一直藏在袖子里,被它咬一下足足有半个时辰都不能动弹,是不是很有趣?”

    欧阳暖震惊地望着他,过了片刻后猛地打了他一个耳光。

    尤正君却不避不闪,只是笑道:“郡主,我是为了你好,嫁给这么一个男人不觉得委屈吗,他若死了,你不就解脱了?”

    他的声音十分的柔和,隐约带了三分说不清的情谊,欧阳暖听在耳朵里却觉得异常恶心,不由得目光变得更冷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你恩将仇报,到底想要怎样!”

    尤正君笑道:“什么恩将仇报,肖天烨对我有什么恩德,这两天来我受了他不知道多少冤枉气,倒是你——”他盯着欧阳暖清丽的面容看了半天,越看越是喜爱,道,“倒是你,对我还说得上不错。”

    欧阳暖向后倒退了一步。

    尤正君柔声道:“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口中说话,脚下已一步步向欧阳暖走来。

    欧阳暖道:“离我远一点!”

    尤正君笑道:“我也是这两日才发现,你不光是一张脸长得好看,更加上心性坚强,我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女子,正适合做我的女人。”

    欧阳暖冷冷望着他,举手一掌,又要打他的脸一样。

    但她全身的气力,仿佛是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惊吓,已不知到哪里去了,这一掌虽然劈出,掌势却是软绵绵的,连只苍蝇都打不死。尤正君轻轻一抬手,就将她手掌抓住,口中笑道:“看你,都舍不得打我,可见还是对我有情的,是不是?肖天烨并非正统的南诏皇族,总有一天是要被收拾掉的,我却不同,你既然已经来了南诏,自然不能再回去,我可以向父皇请求,让你嫁给我做皇子妃,不是很好吗?”

    他的手落在她的手腕上,欧阳暖觉得好像是被一条冷冰,粘腻的毒蛇,缠住了她,不由狠狠皱眉,道:“放开我!”

    尤正君盯着欧阳暖,瞧见她面上神色不定,猜到她心中一定是极为恐惧,不由笑得更温柔,却是无论如何不肯松手。

    “你这样害我,还想要我做你的皇子妃,痴人说梦!”

    尤正君笑道:“若是换了旁人伤了我的手,我早就将她碎尸万段了,可你就不同了!我这样温柔地对待你,怎么能说是在害你,我若是真的要害你,早就把你和肖天烨一起送到地狱去了!”

    欧阳暖目光中闪过一丝冷芒,发白的嘴唇咬出了一丝血迹:“那你就杀了我吧。”

    尤正君大笑:“你这样的美人,又这么聪明,我怎么舍得杀你!”随后他看了一眼山下,冷笑道,“你别再指望他爬上来了!他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无疑!”

    欧阳暖心里一跳,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喃喃道:“他……他是为了救你,才掉下去的。”

    尤正君大笑道:“我一路想法子,直到这里,才想出这妙计,送他的终,你难道还以为我方才真是在求救么?”

    欧阳暖望着他,目光越来越冷:“你果真是心狠手辣,禽兽不如!”

    尤正君笑道:“不错,我是禽兽不如,但也是你们自作多情,我会需要他来救我吗?”

    欧阳暖越听越是厌恶到了十分,想要甩脱,然而他的一双手,却像是钢钳似的,抓着她,她哪里能挣得脱!

    ------题外话------

    肖天烨:大家觉得我去了哪里→_→请多多支持秦简,喜欢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的亲们,请收藏/方便您的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第十二章
下一章节:第十四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