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7-7    作者:秦简

    欧阳暖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肖天烨清楚的从她眼睛里看见里面的慌乱、不甘、以及挣扎……同时,也带着不自知的诱惑,更叫他心动。

    “暖儿,这是南诏的佳酿,你尝尝看。”肖天烨走了开去,从一旁不知何时放在桌子上的托盘里端了酒杯起来,又走回到她的身旁。

    
欧阳暖抬眉看了他一眼,刚刚想要摇头拒绝。

    “是怕太凉吗?要不……
我喂你喝?肖天烨慢条斯理的笑着,仰头把酒一口倒进了嘴里,向着欧阳暖伸出手臂来,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就要吻下来。欧阳暖登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大惊,连忙闪避:我自己来。”抓过另一杯酒径直喝了下去。

    “咳咳——”喝了酒,她竟然出乎意料的咳嗽起来。

    肖天烨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语似怜惜似埋怨的说:“暖儿何必这般着急?良宵还长着……”

    听着就是不怀好意的,欧阳暖下意识地瞪了他一眼。


    “我可是守了不知道多久,才把暖儿你盼来我的怀里,怎么新婚之夜这样冷淡……”肖天烨轻声说道,似乎带着很大的委屈和无奈一般。

    
冷淡?她要是真的冷淡,早就一脚将他踹下去了。

    
肖天烨很是满意地看着欧阳暖的恼怒,眼睛更加闪亮,厚颜无耻地便把佳人搂进了怀里抱住不撒手,人好不容易变成他的了,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当他是傻瓜吗?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样无赖。”欧阳暖盯着他,在山上的时候明明还很守礼。

    肖天烨笑了,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笑道:“在山上没有三媒六证,你又守旧,若是把你惹恼了,只怕我就再也没有亲近佳人的机会,这不是亏大了吗?”

    你居然还懂得这个道理,欧阳暖在心里冷哼一声,他倒是了解她,若是在山洞之中敢有什么不轨行为,她绝不轻饶了他。


    
越想越觉得得意,肖天烨唇角扬起,扣住了怀中人的后脑,头一低吻住她的唇。很轻很轻,似羽毛落在水面一般,柔柔的,似有若无的,挑逗般的轻吻。

    
欧阳暖涨红了脸,还没等反应过来,肖天烨毫不迟疑地俯低身子朝她压过来,欧阳暖只觉眼前一黑。完全不同与刚才的轻柔温存,他在雷霆万钧的瞬间夺走了她的呼吸。

    
她被他吻的差点窒息,拼命想逃开,登徒子的手却按在她的后脑,逃无可逃,只能挣扎着被他霸道而粗鲁地攻城略地,吸吮着她的唇舌,欧阳暖颤抖着承受着,被吻得红唇微肿,脑中发晕。

    
就在完全懵了的时候,肖天烨突然住了手,近在咫尺的黑瞳盯着欧阳暖,她松了一口气,他却略微抬起身子,从一旁的枕下抽出什么,欧阳暖一怔,接着手中便被塞进来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然后是他带着暗哑的声音:“暖儿,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我。我也知道你看不得我使的卑劣手段!今晚,要么你杀了我,否则我就要洞房花烛!我要你心甘情愿,但只能选一样!”

    欧阳暖一愣,随后发现手中竟然是一把冰凉的匕首。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样无耻的,欧阳暖简直难以置信。

    手被他抓住,匕首锋利的刃正顶在他的胸口,他的薄唇向上挑起,手却在慢慢地施力,“
只要往前送进去,你就彻底摆脱我了,我已经安排了人,到时候会安全地送你们离开,而且也不会有人追究。杀了我。”欧阳暖心中一颤,一股压迫感隐隐从肖天烨的眼角眉梢传递过来。

    
他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威胁她,欧阳暖心中一跳,神经紧紧绷着,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念头,他这是疯了不成!

    肖天烨的薄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动不了手的话,你就真的要嫁给我了。不后悔?”

    欧阳暖的手有一丝的颤抖,他说得对,若是杀了他,她便能得到自由!可是
——可是在山洞中,若非是他,她绝活不到现在!不想嫁给他是真的,因为她讨厌被人逼迫的感觉,讨厌这种远离至亲、命运不能自主的感觉!可她从来也不曾想要他的性命!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她都不曾这样想过!

    匕首“
”地一声落在床下,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动静,肖天烨眸子一暗,慢慢变的闪亮,卑鄙吗?不,他太了解欧阳暖了,若非将她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她不肯直面她自己的心意。在山洞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她对他动了情,可是她不会承认的,哪怕是到了绝境,她也不会承认这一点!只有用这种法子,才能逼出她的真心!他既然要定了她,她这一生都是他的,由不得她!他不能再等了,与其一辈子得不到她的心,不如用自己的性命搏一搏!

    他的唇迅速地在她的脸颊、眉眼处留下一个个热吻,温柔缱绻,隐隐含情,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让欧阳暖差点窒息……那吻来得如此霸道和深入,让她心中的警铃砰然响起,但却无力挣脱,

    
欧阳暖细腻雪白的肌肤上一片晕红,玉染胭脂一般,晶莹剔透。一股淡淡的香,隐约的香,从她的呼吸间流泄而出,暖暖的,淡淡的,彷佛具有蛊惑人心的魔力,轻轻挑动着肖天烨隐藏在身体深处即将喷薄而出的欲望之弦。

    
她依然是倔强的,眼里隐隐有着恼怒,却也有一丝矛盾,矛盾地令肖天烨的心都有些颤抖。他轻轻低叹,终觉心下不忍,放开了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抚着她的唇瓣,动作是温柔怜惜的,欧阳暖觉得心中微微一颤。嘴巴又贴了上来,沿着她的额头、眉眼、脸颊轻柔地亲吻,手也慢慢滑上了腰肢,那种奇异而陌生的感觉,令欧阳暖惊得倒吸一口凉气,男人的喉咙深处传来一阵低笑……

    良久,肖天烨看着她羽睫下眼角的泪如同花瓣上晶莹的露珠,无声落下,知道她很痛,却还是强忍着不肯放松,肖天烨一阵阵的心悸,放开了扣住她腰肢的手,轻柔怜爱地拥住了温润如凝脂的身子,手指、舌尖着意温存,让她宣泄痛楚,等她慢慢适应和放松了,才开始放任自己的动作,逼迫她与自己一起沉沦
……

    红烛燃过了半夜,肖天烨才停下来,却一直在她的发上轻轻嗅着,他眷恋着那淡淡的暗香浮动,这样的人,日思夜想,终于在他怀中了。看着一脸倔强且迷惘的佳人,肖天烨扬唇轻笑,俯身在她的脸颊轻轻吻了一下,看着她微微颤动的羽睫,他扬起唇角,心里很是愉悦。想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才拥着怀中人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早,红玉很早便起身预备伺候欧阳暖,可是转念一想如今多了一位主子,未必还是按照往常那么早起,便小心地准备好了洗漱的东西候着。一直到中午,才听见里面叫起,红玉刚要把东西送进去,春桃从她手中抢走了水盆,笑道:“红玉姐姐远道而来,还是多休息休息才是。这种活儿我们做就好。”

    红玉和菖蒲对视了一眼,菖蒲立刻上去一把夺过来:
“我们小姐的喜好就我们俩最清楚,小姐可是公主义女,堂堂的金枝玉叶,你这样的人不配伺候!”

    其实欧阳暖性子虽然冷淡,但对人却很和善,并不难伺候,菖蒲就是看不得春桃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小姐给了她三分颜色就预备开染坊了,哪儿那么容易的事儿!


    春桃瞪大一双水杏眼,很不满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我不配伺候王妃?我可是一直伺候王爷的人,难不成你是想说王爷配不上王妃?!”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红玉冷冷一笑,道:
“不好意思了春桃,小姐和王爷还在里面等着人伺候,我们没空和你在这里闲磕牙,有什么事情,当面禀报了主子就是。”

    春桃一愣,随即有点讪讪的,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王爷那个性她可是领教过的,高兴的时候还和和气气的,不高兴的时候要多难伺候多难伺候,现在这时候,还是不要去碰逆鳞比较好。她退到一边,低下头笑道:
“是,姐姐教训的对。”wWw.uxieR.cOM

    红玉和菖蒲便先后进了屋子,欧阳暖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梳妆台前面,肖天烨不知趴在她肩膀上说着什么,欧阳暖越发恼怒的模样,狠狠地踩了他一脚,反倒惹得他一阵轻笑,又在她脸上偷了个吻。门一动,欧阳暖立刻看向门的方向,肖天烨知道她面皮薄,就笑嘻嘻地跑到一旁自己去穿衣服去了。


    红玉装作没有看见,偷偷看了一眼菖蒲,发现她正捂着嘴巴偷笑。便率先走过去,恭敬道:“小姐,奴婢帮您梳洗。”

    欧阳暖点点头,红玉便端着水盆,伺候她梳洗完毕,随后拿了梳子,细细给她挽好头发,看着洁白的后颈上那朵朵的红痕,心里暗暗轻叹。


    
这时候,菖蒲抬眼瞧了镜子里的欧阳暖,眉宇间反倒有着往日没有见过的一抹风情,不禁呆了一呆。

    
匆匆用了早膳,肖天烨还准备继续窝着陪爱妻磨蹭一会儿,没过半个时辰,就被肖凌风请走了,欧阳暖看他神色变幻,猜到想必和昨天花轿被劫的事情有关。肖天烨走了以后,欧阳暖原本预备再休息休息,谁知刚清静了一会儿,就有访客到了。

    欧阳暖正在喝茶,却见雨宁进来禀报:“王妃,南城王妃到了。”

    沈梦青?欧阳暖淡淡地抬起眸子,目光在雨宁的面上扫过,看的她低下头,才笑道:
“请她进来吧。”

    不一会儿,风姿绰约的南城王妃领着一个明眸皓齿、肤如凝脂的美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
弟妹,我来看你了,这是我妹妹梦虹,梦虹,还不见过镇北王妃。”

    “沈梦虹拜见王妃。
”站在沈梦青身后的美人盈盈拜倒,她的声音轻如晨风,又柔似流水,只是微吐了几个字,就已甘露般渗入每个人的心中,轻轻地萦绕,更便如一朵会唱歌的白色云朵,幻化出动人的曲音。

    
欧阳暖的目光落在沈梦虹的身上,只见到她一张娇美清秀的面容,那双瞳黑似星的双目中,仿佛有着说不尽的乍惧还羞、似喜又愁地话语,实在是楚楚动人之极的美人儿!

    
站在一旁的镇北王府的其他丫头们面上的神情都带了一丝奇异,此女她们都是认识的,正是南诏左丞相的小女儿沈梦虹。虽然皇帝戏言说过要让公主下嫁,但大家都很清楚,公主刁蛮任性,并非笼络肖天烨的最好人选,所以南诏各家豪门都还怀有很大的希望。尤其是左丞相,更是三番四次向肖天烨提起要将沈梦虹嫁给他,肖天烨虽然拒绝了,但大家都认为这不过是时间问题,如果不是欧阳暖横空出来,今日的镇北王妃十有八九就是沈梦虹。

    
沈梦虹自认虽然比不上南诏公主的美貌,却也是个人人竞相追逐的大美人,十三岁的时候她家的门槛就被求亲的人踏破了,本以为父亲提出将自己嫁给肖天烨,他一定会高高兴兴地答应,谁知道父亲却每每碰壁。原本她以为肖天烨没有见识过自己的美貌才会拒绝,可是借着姐姐的机会跑到镇北王府小住,肖天烨却从来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看。眼睛长到头顶的沈梦虹自然受不了这种刺激,昨日肖天烨成亲,她砸了屋子里的所有东西,打骂了好几个丫头,一直到沈梦青赶到才罢休。

    
沈梦青却不是个糊涂的人,她知道自己妹妹从小因为美貌被人奉承惯了,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该围着她转,这本来是这些美丽女子的通病,若是肖天烨将她捧着,她还未必会多喜欢他,正是因为得不到肖天烨的好脸色,她更加念念不忘。再加上肖天烨若是娶了南诏公主,沈梦虹心里可能还好过些,偏偏他竟然千里迢迢从大历娶了个女人,这对于沈梦虹这样的女子来说,等于是天大的打击。

    
沈梦青本以为肖天烨成了亲,妹妹就会死心,没曾想第二天一早沈梦虹就泪眼汪汪地来敲自己房门,非要亲眼看看这个欧阳暖到底是何方神圣,被她这么软磨硬泡,她也没了法子,想方设法求了肖凌风调开肖天烨,这才带着她来了。

    沈梦虹一边说话,目光一边在欧阳暖身上停顿了一下,微微笑道:“王妃昨日大喜,未能亲自来道喜,还请见谅!”

    她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敌意,欧阳暖扬起唇畔,绽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多谢!”

    两人开口,空气都有些凝固。


    “听闻王妃是从京都远道而来,离开故土和亲人,跑到这里来嫁给一个男人,还真是难得呢!”沈梦虹坐下不久,就耐不住性子地开口,语气里带着三分挑衅。

    
欧阳暖失笑,只是闲散的坐着,正红色的袖拢在黄梨扶手上,微微抬起下颚,从眯起的细密睫毛间看着对方。这种挑衅,她见得多了,段数太低,不值一提。

    沈梦虹不死心,又道:“王妃不喜欢说话吗,还是觉得与我话不投机?是嫌弃我身份太低,不配与你说话么?”

    果然是句句带刺,欧阳暖只是浅浅地笑着,如画的眉眼间风轻云淡,唇角轻勾,似柔情似无情:
沈小姐多虑了,只是我身体不适,不便久坐,沈小姐若是想要谈天说地,还是改天吧。”

    新婚第二天就跑到这里来挑衅新娘子,不是吃饱了撑的就是嫉妒的昏了头,她没兴趣和这种女人计较,当然,肖天烨要是没功夫处理这只母苍蝇,她倒也不介意用她来打发一下无聊的日子。


    欧阳暖说这几句话,绵软的很,可是听在沈梦虹的耳朵里,不便久坐?什么叫不便久坐?这分明是说她初承雨露,不堪久坐啊!沈梦虹简直气的要死,脸色一下子变得刷白,指着欧阳暖道:“
…………你……”

    她这里话说不出来,欧阳暖倒是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哪里不对劲了。


    沈梦虹猛地站起来,气哼哼地道:“
太不要脸了……太不要脸了!”说着一跺脚,头也不回就走了。

    欧阳暖望向沈梦青,沈梦青见自己妹妹被三言两语气的颜面大失,也觉得太丢人,赶紧赔笑道:“弟妹,她一个小孩子,不懂事,你别与她一般见识,待会儿一起用午膳吧。”

    看沈梦青的模样,也是十分诚恳,欧阳暖便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


    
午膳是在正厅用的,沈梦青身边的妈妈指挥着丫鬟们摆放碗筷,圆桌上只有欧阳暖、沈梦青,还有面色苍白的沈梦虹。

    沈梦青笑道:“弟妹,因为两位王爷都吃不惯南诏的食物,我便请了大历的厨子,专门做菜的,你今天尝尝看,看是不是正宗。”

    沈梦青言笑晏晏,很是和气可亲,欧阳暖向来是别人敬她一尺,她自然敬人一丈,当下也不扭捏,含笑道:
“你太费心了。”

    虽然沈梦虹的目光不时在欧阳暖的脸上打转,可有沈梦青一直在说南诏的名胜和风土人情,桌上的气氛倒也不算冷清。


    
正说笑着,肖天烨和肖凌风二人从大厅走过来。肖天烨带着淡淡的笑意,一瞬间已经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沈梦虹猛地抬起头来。看着肖天烨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哀怨。

    
肖天烨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欧阳暖身旁,随后毫不犹豫地坐在她身旁。

    
沈梦虹正盯住两人看,肖凌风轻轻咳嗽了一声,沈梦青连忙拉了拉妹妹的袖子,莞然一笑遮掩过。

    
欧阳暖看着这一幕,只是觉得颇为有趣,淡淡扬起了笑容。这一笑,眼角眉便梢增添了少许明媚和风情,肖天烨眼中跃动起了一种莫名的火焰。

    沈梦青笑了笑,吩咐负责上菜的丫鬟:“
上菜吧”。

    听到她的吩咐,丫头立刻应了一声“
”,便传了小丫鬟们上菜。

    西湖醋鱼、美人肝、红白鸭丝、三鲜肥鸡、什锦汤包、燕窝粉条、鲜虾丸子、溜海参、鸡泥萝卜酱、肉丝炒翅子、百花酥等……都是熟悉的大历菜,摆了满满一桌子。

    就在大家以为菜已经上齐的时候,雨宁端了一碗樱桃肉放到了欧阳暖面前:“王妃,这是王爷吩咐给您做的。”

    欧阳暖微怔。


    “你还记得这道菜吗?”肖天烨看着她,面带笑容。

    欧阳暖当然记得,这是当年在船上的时候他特意吩咐做给她吃的,她低下头,“
”了一声,神色有些恍惚地拿起调羹尝了一口。

    肖天烨笑着问她:“怎样?还合口味吧!”

    欧阳暖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其他人见他们神情奇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越发觉得这对新婚夫妇十分神秘。

    饭桌上,大家都举止优雅,细嚼慢咽,桌上除了轻微的碰瓷声,再没有其他声音。然而看到他们夫妻的神情,沈梦虹的俏脸却是脸色一变,起身从丫环手中的托盘了拿了一把酒壶,来到肖天烨和欧阳暖面前,那莹白秀美的手往酒杯里斟满酒,含笑水汪汪望着肖天烨道:“二位昨日刚刚新婚,这是天大的喜事,我敬两位一杯。”

    肖天烨看了她一眼,脸上神色未变,淡淡扬唇:
谢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沈梦虹的笑容僵住了,她哪里看不出肖天烨是在敷衍她呢?随后还是不死心,又倒了酒送到欧阳暖面前。

    
欧阳暖低下头,认真地将樱桃肉放到嘴巴里,嗯,酸酸甜甜,火候正好。

    “王妃不给面子吗?”沈梦虹面上打着笑容,实际上却是一种挑衅的、敌意的笑。

    你哪位啊要给你面子!刚才若非看在肖凌风的面上,早把你丢出去了。肖天烨把脸一沉,看得肖凌风一下子警觉起来。他立刻咳嗽了一声,旁边的沈梦青脸色发紫,一把拖过沈梦虹:“闹什么!人家不肯喝酒,哪里有强逼的道理!”

    欧阳暖微微抬眉看了看僵持住的两人,脸上微微一笑,端起了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随即站起身道:
“我不胜酒力,先回房了,抱歉。”

    喝了一口就不胜酒力?这分明是
——沈梦虹还是要上去拦住,却被肖天烨冷冷地望了一眼,那眼神仿佛是从最寒冷的冬天而来,要将她的骨头都刮掉一层,她一怔,顿时缩了缩头,有些不敢造次了。

    “暖儿,等等我!”肖天烨回头盯了一眼肖凌风,暗含警告,管好你的小姨子,不然直接丢出去喂狗。随后他大踏步地追随着欧阳暖而去,再也不看愣在原地的沈梦虹一眼。

    沈梦虹手中的酒杯僵持了半天,最后被她姐姐拿下,耳边只听到肖凌风叹了一口气:“三小姐,你看清楚了吧,天烨他心里只有这个永安郡主,你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不,我不甘心!沈梦虹猛地摔碎了酒杯,捂着脸奔了出去。


    
------题外话------

    
明天有事出门,请假一天!

请多多支持秦简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喜欢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的亲们,请收藏/方便您的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第十六章
下一章节:第十八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