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7-11    作者:秦简

    欧阳暖轻轻移动步子,走进了牢房。外面的寒凉,里面的酷热.给她带来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受。

    肖天烨紧紧抓住欧阳暖的手,生怕她害怕。虽然他很清楚,欧阳暖并不像她外表看上去的那样柔弱。
    地牢里点燃着熊熊火把,照得亮如白昼.形状可怕的各种刑具摇在两侧,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肖天烨握紧了她的手:”你不该来的。”欧阳暖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这时候,被关押在左边牢房的春桃一看见肖天烨,立刻扑了上来:”王爷.王爷.奴婢是冤枉的,一切都是雨宁那个贱人冤枉我啊!求您放奴婢出去吧!王妃!王妃,奴婢可从未做过一件对不起您的事,您在王爷跟前为奴婢说说好话吧.奴婢再也受不了这个鬼地方了!”
    欧阳暖看了一眼春桃,她虽然衣衫破旧了一些,身上却没有大的损伤.可见只是关着她,居然也能叫的如此撕心裂肺。她摇了摇头.道:”你预备如何处置她?”
    “我一看到她就烦.先关几天,让她知道规矩.再打发人来送的远远的。”
    肖天烨知道春桃并未参与这件事.但也道她是个不安分的丫头,按照他以前的性格.直接杀了更容易.偏偏欧阳暖的个性是不喜欢滥杀无辜的.既然如此,打发了也好。
    说着,他不再搭理她,拉着欧阳暖继续往前走去。
    雨宁被人从牢房里提了出来,脚上的铁链撞击着发出金属的响声.从她的身上看来.比春桃要惨的多了.一身的血痕。看到肖天烨,她浑身筛糠一般发抖,随即一头栽倒在他脚下.哭叫道:”王爷慈悲,请您直接杀了奴婢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宁死也不肯供出幕后之人吗?”肖天烨好整以暇:”要知道.你这一日受的,不过是牢狱里最常用的刑罚.普通的开胃菜罢了。后面的花样用上.只怕你才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雨宁惨然一笑:”奴婢只求速见”
    肖天烨冷笑一声.邪气从他唇边逸出,危险的笑意叫人心里发寒。
    欧阳暖瞧着雨宁神色虽然哀痛,却是一哥下定了决心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叹息,地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到了这里,还能有活路吗?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却做了密探.这也罢了,若是为金为银.还不至于如此卖命,她却为了那人死扛着,若非是痴心一片,绝不至于到这个地步。想到这里.她看着雨宁的神情,止了肖天烨要让人将雨宁拖下去的举动,慢慢道:”那个人.是二皇子吗?”
    这话一说出来.雨宁吓了一跳,眉眼间在这一瞬间颤抖了一下。
    欧阳暖立刻肯定,此人定是尤正君无疑。想不到这个人那么阴险狡诈,居然还有女子为了他不顾一切。
    “他若是顾惜你的性命,对你有一丝真情,也不会让你做这种事情。为人奸细者,若被发现,便是真正的万死难逃,你可想过?”欧阳暖提醒她。雨宁拼命摇头:”不,不是!没有人指使奴婢,奴婢是自己来的!”肖天烨只是凝目望着雨宁,无声地冷笑了一句。欧阳暖叹了口气:”这世上痴情的姑娘,大多没有好结果。你可知道.二皇子两日前又收了一名美妾,日夜将其留在身边.此女名为如云,更兼色艺俱佳、才貌双全.所以他爱宠之极.此事早已闹的人尽皆知。雨宁,你也应该知道如云这个人的.是不是?可怜你时他忠心耿耿,宁受酷刑也不肯将他供出来.当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就在你受刑的刚才,他还带着爱妾去遛马饮宴,你可知道?”
    欧阳暖是极懂得揣摩人心的,知道怎样对方心里才会最痛苦。所以她说出了这个由其他丫头闲聊时候透露的消息,对于雨宁这样性子坚韧的姑娘来说.心上人的背弃才是让她最不能忍受的,尤其是二皇子新收了美妾,这话传到雨宁耳朵里,只会变成彻骨的痛恨。
    果然,雨宁听了这话,神情慢慢地变了,变得煞白,足足有一刻的功夫,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欧阳暖慢慢道:”还不说实话吗?”
    雨宁最终扑倒在地上泣道:”是,二殿下是雨宁的恩人,雨宁十岁,家里在夜里失火.烧得片瓦不留.可怜我全家上下.都死了个干扒.”是二皇子收留了雨宁,并且开始培养我、塑造我。后来,更将我送进了镇北王府.寻找机会接近王爷。二殿下说.我虽然不及春桃美貌,可美貌愚蠢的春桃正可以衬托我的温柔和善解人意,他让我想方设法得到王爷的信任和宠爱,为他盗取情报。”
    欧阳暖淡淡一笑,的确,常人看来,春桃比雨宁漂亮得多,可是同样的,春桃没有脑子.但雨宁却大不一样.聪明、内敛、温柔.体贴.这样的丫头,容色不出众,却比那些漂亮的更具威胁,不知不觉的就一点点取代了旁人的位置。果然好算计啊!
    肖天烨早已猜到了背后的人.这时候也不过冷冷一挑眉。相比整日里像苍蝇一样围在自己身边的春桃.雨宁更温柔更聪明.自己在书房里的文件也大多数是她整理的。自己之前还摸过雨宁的底细,确保她没有问题才放在身边当丫头,谁知道对方才是真正的奸细。
    欧阳暖看着雨宁.不知为何目中涌现出一丝悲色:”傻孩子.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雨宁低下头,全身都痉享着,手指死死抠住地砖的缝隙,头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下.仿佛要晕厥过去。她抬起头.嘶哑着声音道:”既然二殿下不曾顾惜雨宁.雨宁也不会再为二殿下卖命.雨宁知道,今日夜里大殿下将会到达日耀城,二殿下将在半途派人击杀之,等大殿下一死,再将罪名栽到王爷身上,到时候二殿下会以清缴为名,讨伐王爷.....”
    她的额头一片血污,神色凄惶.肖天烨面色沉了下来:”这么重要的消息,你怎么会知道?”
    雨宁凄声道:”二殿下相信奴婢.是因为奴婢早已是他的人了.可以自由进出二皇子府,若非有一日偶然听闹.又亲眼见到他秘密调动军队.这等机密大事,他是不会叫奴婢知道的。如今王爷的五十万军队都在城外,到时候二皇子秘密进城,抢占时机控制了尚无防备的王爷,不怕那些人不肯就犯。”
    肖天烨的瞳孔瞬间收缩成一点.熠熠的光芒近乎妖异.只听雨宁战战兢兢道:”王爷若是不信.大可以去仔细调查.如今城中必有二皇子的人混进来”
    肖天烨听着这话.默然无语,心中却好似翻江倒海一般:该死的尤正君真是骄狂若此.敢在日耀城动手吗?随后,他又微不可察地皱起眉头    尤正君性子沉静内敛.若无十成把握,根本不会贸然行事......万事小心为上!他心念一转.断然甩袖.道:”好,我会亲自查验.若你的话有半句不实,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话音未断,身形已朝着殿外而去,欧阳暖连忙疾步上前:”王爷!”肖天烨猛地回神.回以温存一笑.拍了拍她的手.”我晚些时候就回来,不要乱走......”
    随即再不迟疑,大步而去。
    欧阳暖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由的绽出一道淡淡的微笑来。
    出了牢房.回到自己的屋子.红玉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低声在欧阳暖的耳中道:”明郡王的人已经到了日耀城。”
    欧阳暖点点头,她请肖重华派人来接应,赶来的的确很快。随后她道:”爵儿呢?他的位置确认了吗?”
    红玉低头道:”是,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悄悄盯着南苑。昨日事情之后,王爷果然派人转移了大少爷的位置,如今安置在东苑的一间厢房内,只是大少爷似乎吃了什么东西,浑身无力,走路都要人搀着。”
    欧阳暖握紧了手.果然如此,昨日她把纸条给肖天烨看,表面的目的是为了让他处置奸细.更深层的目的是为了让他将人进行转移。他若是不动欧阳爵的位置,那南苑那么大的地方,欧阳暖未必能立刻找到.还容易打草惊蛇.可是如今他将爵儿转移到了东苑.又确定了在什么方向.这一切当然就容易得多了。
    “回来的路线,暗哨几个,看守几个.关。几个.都记在心上了吗?”欧阳暖问道。
    红玉点头.”小姐放心,奴婢这就画出来。”
    直到半夜,肖天烨都没有回来,就连西苑都是悄无声息,欧阳暖知道.肖天烨带着大部分的人去了城外.要抢在二皇子之前在南边拦住大皇子。天亮之前.他是绝回不来的。
    这是最好的时机。
    欧阳暖深吸口气.将被子掀了跳下床来。快速走到窗边,乌黑的眼睛警觉地从窗户缝隙里望出去,看了院子一眼。
    这一回.就连哥将孙景都被带走了。
    “他要知道了,说不定要怪我。”欧阳暖想着肖天烨的神情,心被扯了一下,暗中觉得微微的疼。然而担忧只是轻轻掠过,片刻之后又回复了平静:”无论如何,我不能再让爵儿留在这里。”
    红玉冀蒲早已换好了衣裳,欧阳暖也换了一身丫头的服饰,和红玉葛蒲一起往外走。被限制行动的,是欧阳暖,而不是她的丫头。平日里还有人监视.可今晚的事情非常重大,决不容许闪失,肖天烨在城中安排的人手有限,还要去通知军中,所以并未留下太多人在府里。多日的观察,要避开王府巡逻有序的侍卫并不难。偶尔碰上侍女仆役,一见是红玉的熟悉面孔,都笑着打个招呼便走开了。
    来到东苑厢房.侍卫果然三三两两倒在地上。欧阳暖面色一变.就看见一个人影闪出来,就地拜倒:”郡主殿下.属下是明郡王麾下金良,已经按照您的安排.将欧阳少将军背出来了。”他的身后.只跟着四个黑衣人,却很明显都是精明厉害的人。
    欧阳暖快步走过去,就看见欧阳爵虽然面色苍白地趴在那人的背上,还闭着眼睛,却是呼吸均匀,她心中一软,随后不由自主伸出手摸了摸弟弟的脸.金良急道:”郡主.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金良等五个人将刚才打昏的护卫身上的衣服扒下来,自己换上.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王府护卫一样,半点看不出端倪。
    “天色马上就要亮了。”欧阳暖抬头望天:”东苑小侧门可以出去,那里看守虽然严密,可是我手上有令牌.但是动作一定利落点。”令牌是肖天烨的.欧阳暖昨夜趁着他睡了.从他书房里取来。”小姐,你现在出府,我们两个人留下,王爷回来了还能拖延一阵。”
红玉道。
    另一边.菖蒲咬着手帕,眼光灼灼地盯着欧阳暖。
    欧阳暖看着这两个一路忠心耿耿的丫头,终究只是笑了笑,在红玉的心里.是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回来了吧,所以才这样泪光闪闪的.可是.....她想到时间紧迫,也不再解释什么,拍了拍她的手,快速回身向外走去。
    一行人无惊无险,出了镇北王府。
    有了肖天烨的令牌,敲开城门并不因难,一行人骑着快马,不一会出了城.再狂奔一气,转眼已经到了郊外.然而这时候.天空已经开始现出了鱼肚白。
    前方不远.却又有一队骑兵在守候.悄无声息.欧阳暖心中一惊。金良却已经露出喜色:”是明郡王!”说着,他快速策马赶上去!
    “暖心....不,郡主殿下,”肖重华一身戎装.看起来俊美夺目.只是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他淡淡和金良点了点头,随后策马上来.向欧阳暖道.”终于见到你了。”
    不知为什么,欧阳暖只觉得这句话中,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让人无从琢磨。会吗?肖重华对她的感情并不一般?随后她淡淡一笑.一定是她多想了.肖重华这样的人,何至于此。但他身为一军统帅,居然冒险赶到这里来,实在令她感激。她原本.只是希望他借一些人手,能够将欧阳爵平安接回去,却不料他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肖重华深深望了她一眼,终究没有多说什么:”肖天烨丢了人.一定会派追兵。我们必须赶紧上路。”
    欧阳暖点点头,肖天烨现在恐怕阻止了尤正君,回府发现自己不见了.定是大发雷霆吧。
    清晨,太阳稍稍露脸就簌然躲进云层.不过一个时辰.暗沉的天色将天空完全笼罩起来。
    坐在马上.却感觉到大片大片的雪花飘下来。真正的冬天要来了,这里并不是山上,却也开始下雪,就像是欧阳暖的心情,总有点灰蒙蒙的。
    雪花中.为了节省时间,肖重华带着欧阳暖同一匹马,金良则带着昏迷的欧阳爵。
    欧阳暖看着头顶上肖重华的侧脸.忽然想起肖天烨,那知道被骗气恼的样子。
    那个像孩子一样的男人,此刻还不知会怎样暴怒,他又有心疾.平日里虽然无碍,却是受不了太大刺激的.尤其是来自于她的背叛。但无论如何.欧阳爵,不可以留在南诏,对于一个大历的少年将军来说.那样无疑是一条死路。
    欧阳暖幽幽叹气。wWw.uxiEr.cOm
    肖重华看在眼睛里.漆黑的瞳孔莫名染上了一丝阴霾。
    转眼已经到了中午.一行人快马加鞭,终于赶到了南诏边境。只要穿过前面的燕子崖,便是大历的界碑。
    自由仿佛近在眼前。
    风吹过来.刺骨的冷。欧阳暖莫名觉得心绪不宁起来。
    肖重华仿佛感受到危险似的,猛然抽鞭,重重打在马匹身上。”驾!”
    所有人的马似乎也闻到不安的气息.亢奋地高嘶起来.四蹄离地,呼呼生风地冲了过去。
    身后,轰鸣的马蹄声,蓦然冒起.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像要踏破这白茫茫大地的蹄声.回荡在身后。
    追兵已到!
    越来越近,几乎震耳欲聋。欧阳暖不难想象那身后的杀气冲天.因为从她的角度.都能看见锐利的兵刀闪着银光。
    “暖儿!”身后,遥远的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含着令人惊惧的怒气。欧阳暖浑身一震.这人的声音,她深深记得。
    他说过,世上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他,她不要再离开他!他说过.他要她一辈子都陪着他!
    然而此刻.此时,他为了她的背叛,怒火冲天,想要将一切都毁灭。这真是个傻瓜.欧阳暖叹了口气.突然大声道:”放我下来!”
    肖重华一愣,却快马加鞭.仿佛没听见她说的话。
    “放我下去!”欧阳暖用力地抓住他的马缰绳!提醒他!
    肖重华扯下她手中的缰绳.再一把狠狠地搂住她的腰.像要发泄所有怒气似的用上极大的劲道。
    睁开眼,看见头顶上蕴着危险的黑瞳。
    “你是大历的郡主,不该嫁给他!”肖重华出乎意料的说,难得的坚持。
    欧阳暖皱眉.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沉着,感情深深藏在眸子后面:”放我下来!否则你们走不了的!”
    欧阳暖说的没错,果然身后的追兵取出许多弓箭,阴森森的箭头全部朝着他们。
    若是乱箭齐发,多有本领的人也无法幸免。
    肖重华犀利的目光深深刺进她的肤发:”你从未想过要跟我们走!””对。”
    欧阳暖抿唇.低声道:”我是他的妻子.我答应过,永不离开他。”肖重华心痛。
    温香暖玉,可温柔后.藏的竟是难以形容的坚韧。他,晚了一步。
    就永远的晚了,永远。
    他痛心的拧紧浓眉,欧阳暖偏过脸,轻声催促:”放我下来吧。”肖重华从来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松手,送她下马。
    “告诉爵儿.不必再回来找我。我的义务和责任.已经完了。”弟弟不能再事事依靠着她.他应该有自己的人生.姐弟在一起.往往他为了顾及自己.而做他根本不愿意做的事情。她放手,让他自由.去寻找他的天空。亲自送他到边境.已经是最后能为他做的事。
    “保重。”肖重华忍住心头的隐隐痛意,潇洒地放手。欧阳暖滑下了马.落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一行人远去。而身后的那些追兵.早已全都停了马.浩浩荡荡地停在身后。欧阳暖遥遥望着那一人一骑冲出来,一把将她掳上了马,一下子撞进一双带有滔天怒火的黑瞳里:”你骗我!”
    欧阳暖淡淡笑了,却抬手勾住他的脖颈,肖天烨浑身一震,手臂却似乎有自己的意志,将她越因越紧。
    “你用爵儿骗我来.这一回我为了救他.也骗了你一回.咱们两清了。暖暖的身子,清丽的脸孔,冻出一点潮红。然而她此刻.却像是温顺的猫儿似的.缩在他的怀中。
    以为一切都竟在掌握.谁料顷刻天地变色.她竟然借尤正君的手骗了自己离开。
    以为牢牢把握在手的爱人.忽然展翅.要飞回大历。
    恨到极点,她是多么可恶.多么可恨.多么让人痛苦.然而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开口肖天烨微微闭起双目,不敢看她,百般滋味,绕上心头。”我若想走,绝不会留下我的两个丫头。”欧阳暖淡淡的声音传来。不过是不忿他将她千里迢迢骗来南诏,反将一军!他害的她深陷苦恼.她也不能让他好过。
    欧阳暖.从来都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女人,他敢要她的一辈子.就要有这个觉悟!
    肖天烨的心中猛的一动,睁开眼睛.她仍在那里,发亮的眼睛盯着自己”还是说.你不想再要我这个王妃了。”她低低地说。
    肖天烨深深凝视她.不语。
    欧阳暖微微一笑:”如此.那我便离开.王爷,就此别过。”话音刚顿.腰身一顿.已被他紧紧搂在怀里。
    “你真的为了我.舍了你弟弟。”肖天烨叹:”我没有这样的自信。”欧阳暖一愣。
    晶莹的双眸怔怔定在那张熟悉的俊脸上,成婚以来.他的一言一行,深深情意,重重叠叠.铺天盖地而来。
    “从今以后.你比任何人一一”欧阳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都要重要。”
    她终于说出了口,终于,他苦苦要求的东西变得唾手可得。肖天烨不知道.人生的大悲之后竟然是大喜,他紧紧抱住欧阳暖的身躯,几乎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
    “暖儿.这一回,你再不会走了吧。”肖天烨这样问。欧阳暖笑了:”会走.除非你跟我一起走。”
    不知何时,雪已经停了,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露出半边面孔。阳光之下.她的睫毛上闪现一层金色的光芒.然而就这样一句话.他却知道.她向他做出了保证。
    她是一个重诺的人,肖天烨的目光,慢慢释然,最后变成狂喜,失而复得.他最珍贵的宝物!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温情戏不适合我.我喜欢相爱想杀.可惜.连洞房花烛夜都审核不通过,删掉无数肉肉.我好桑心.所以改了戏路.我的相爱想杀、虐恋情深啊.咬手帕!

上一章节:第十八章
下一章节:第二十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