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7-11    作者:秦简

    我以为你走了。”肖天烨抱着欧阳暖,语气极软.薄薄的雾水在那一双春水般的双眸里浮上来了。

    欧阳暖听了,许久都不说话,半晌才眯起了眼睛,微微一哂,宛然笑容嫣嫣:“我当初嫁给你,就从未想过要反悔。”
    天气冷,室内炭火暖如春日,她的手指穿过了衣襟.覆在了他的心口上。手心极凉,碰触在他肌肤上,仿佛是块冰,他只觉一阵寒意彻骨,就不由一抖,颤着声音道:“手这么冰,冻病了怎么办?”
    欧阳暖并不答话,把脸绮在他胸前,柔软的发丝带了一阵阵的香气。
    她唇畔的笑容,带着说不清的意味,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任性的孩子,充满了爱怜。肖天烨心里却是一阵阵的发烫,说不清是快活还是难受,嘴骤然猛烈的压含上去毗 唇舌带着狂烈的执着的在她的。中寻求着甜蜜。外面的风不停的穿梭过屋顶的明瓦,清晰的声音仿佛就在咫尺。
    不知为何.她反倒是笑得更厉害。再一次,他埋首,执拗的吸吮着她所有的笑。
    “你是我的,你只是我的!”
    孩子似的,持地把一个“我”字咬得极重。
    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欧阳暖一愣,随即紧紧的,使足了全身的气力拥紧了他。既然已经许下诺言.便绝不能再反悔了。
    肖天烨.我是你的。欧阳暖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发.带着温柔入骨的安慰。
    屋子外面,茜蒲悄悄和红玉咬耳朵:“小姐被抓回来了。”红玉瞪了她一眼。
   菖蒲不死心.继续咬耳朵:“为什么王爷不生气?”
    红玉当然也想知道答案.不过小姐的心思.谁能猜到呢?原本以为肖天烨回来以后会大发雷霆的.可是如今屋子里静悄悄的,倒是让人摸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既然小姐没有吩咐,他们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吧。红玉觉得.欧阳暖的心里,隐隐是想要留下的。
    晚上,是夜宴。欧阳暖亲自为肖天烨穿上外袍.盘领、窄袖,缠枝宝相花纹样,白底上撤着金丝的织金锦长袍,越发显得俊俏翩然,旁人看了,绝对想不到他是个手握重兵的王爷,只会以为是谁家偷偷溜出来的玉面朱唇的小公子。
    欧阳暖唇角浮起一缕笑意,发髻上的水晶流苏,随着她的动作微晃,在鬓间摇摇曳曳沙沙作响:“看你得意的。”
    肖天烨一把搂住她的腰,更加得意地翘起嘴角:“当然得意,谁有我家娘子漂亮!”
    欧阳暖笑着摇摇头,戳了戳他的头:“高兴的太早了!别忘了.你昨天夜里破坏了尤正君的好事.他怎么会轻易放过你呢?”
    肖天烨皱起眉头:“他敢怎样?!”
    欧阳暖道:“今日你宴请了大皇子,我有话在先,二皇子今日也是必到的,你信不信?”
    肖天烨眯起眼睛.想到尤正君那张狡诈的脸孔.不由得添了三分厌烦:“他敢来,就一脚踢出去!”
    欧阳暖止住他的手:“你呀,就是脾气太坏!客人既然敢来.我们就敢招待!若是将他拒之门外,岂不是给了他。舌说你勾结大皇子意图不轨吗?肖天烨是极聪明的人,三言两语之间就明白其中厉害,他原本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不耐烦招待那种讨厌鬼,听了欧阳暖的话,他按捺下不满.抓住她的袖子:“好嘛,我不赶他出去就是,不过你一一”他附身,在她耳畔说了两句话,欧阳暖的脸一下子红了,狠狠踢了他的小腿一脚,“别得寸进尺!快点准备一下!”
    肖天烨大声呼痛,随后借故倒在欧阳暖身上。 ”
    欧阳暖羞恼,一把雅开他,肖天烨眼睛珠子一转,装作收不住去势,耍赖一般踩掉了她脚上的丝鞋。“啊 …“欧阳暖轻呼一声。
    肖天烨得意洋洋,竟弯下身子,拾起她缀着珍殊的鞋,伸手便要来捧她的脚。
    “你,你做什么呀?!”虽说是亲密的夫妻,但如今见他如此,欧阳暖仍觉得十分窘迫,一时方寸大乱,本能地往回缩着脚。“我在将功补过.....”肖天烨笑嘻嘻的,一张俊秀的脸带了三分狡黠四分无赖,“暖儿的脚,比上等白玉雕成的还好看...”.”肖天烨故意用一双春水荡漾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欧阳暖面色一红.恼怒道:“还不快穿上!”肖天烨笑嘻嘻地在她脚上摸来摸去,十足做够了登徒子,直到欧阳暖用脚去踢他,他才收了笑容.正色道:“暖儿,你怎么这样不知羞呢,居然大白天的用玉足来勾引我!我不去饮宴了!我要一一”说着,他抬起身体,靠在欧阳暖耳边,吹了口气,十分的沙哑,自成一种魅惑。欧阳暖眉眼一挑,掩口轻笑,转身再不理会他.赤着脚就走。
    “鞋子要穿上,会着凉的!”肖天烨在后急叫,欧阳暖却置若罔闻.仍是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肖天烨急了,上前两步一把冲过来将她拦腰抱起:”我错了!再不敢轻薄你了!”
    欧阳暖只是笑,止不住的笑,笑得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肖天烨一愣,这才知道她是故意耍自己,顿时松了口气.也跟着笑起来红玉和菖蒲在外面听见了,越发觉得这对夫妻古怪.怎么好端端的这样笑.笑得这样诡异.却都不敢进去看。
    晚上.镇北王设宴款待大皇子尤正南。
    宴会之上砒筹交错、笑语盈盈,好一派宾主尽欢的气氛。肖天烨坐在正席之上.欧阳暖坐在他的侧手边.而一旁的大皇子尤正南和三皇子尤正诺坐在客位首席,肖凌风和沈梦青也陪坐着。尤正南望见欧阳暖,先是惊得半天合不拢嘴.而后却倏地感叹道:”没想到永安郡主生的如此清丽可人。”而三皇子尤正诺只轻瞥了她一眼.并未多瞧她一眼.就垂下了头,显然是有点心虚。
    尤正诺还跟在大皇子的身边.这究竟是他找到了解药呢?还是出自尤正君的授意。在欧阳暖走神的这点功夫.已经有美丽的歌女献上了舞蹈。就在这时.歌女之中出现了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虽蒙着面.看不见样貌.但那弱不胜衣的体态、那婉转玲珑的体态.欧阳暖只是轻轻瞥了一眼.便看出了她是谁。美人随着乐曲起舞.舞蹈纯如水,动作轻如莲.光影眩迷.灵光逼人.看起来美艳不可方物.舞出一腔柔肠。这样的舞蹈.在南诏或许是出众的,然而在自己面前,却连当年的蓉郡主一丝半点都比不上。
    欧阳暖转头,望着肖天烨笑,他却只是伸出咸猪手.悄悄捏了捏欧阳暖的手背.欧阳暖不由别过脸。
    本来想要打趣他的,结果反被他调戏了。
    舞毕.蒙面轻纱在纤纤玉指下摘落.女子面若桃花、唇似朱丹、眉如秋水,确是个美人,正是沈梦虹无疑。
    南诏贵族女子并不像大历那样拘束.当众表演也不会觉得别扭.所以沈梦虹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
    大皇子看着她若有所思.但瞬时便恢复了平和的神态:”免礼.赐坐。,,沈梦虹叩拜谢恩.而后便坐到了下席.只是一双美目滴溜溜地在肖天烨身上打转。正在这时候.满面春风的二皇子尤正君从外面走来:”抱歉抱歉!各位,我来晚了!”
    他一脸笑容.半点也不像是阴谋受挫的样子.大皇子一看到他.目中便射出无限冷意。经过昨夜的追杀.他可是恨透了这个二弟!
    欧阳暖和肖天烨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笑意。欧阳暖心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这个尤正君,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居然现在还敢跑来这里!
    话是这么说,肖凌风还是满面笑容地上前拍了拍二皇子的肩膀:”正在等你入席呢!”
    尤正君的目光在欧阳暖的脸上若有若无地扫过.变成一道冷厉的视线。”为二皇子斟酒。”肖天烨的声音若湖风拂面.却轻寒如霜。”是。”丫头领命捧了酒盅上前.为尤正君斟上一杯美酒。肖天烨神色淡然.看不请他眼眸中潜藏的隐约冷笑。
    一席宴会,铣筹交错,大皇子尤为喜好美酒.喝到最后几乎分不请东南西北.肖天烨便命人将他送到客房暂且休息。
    三皇子便借。喝多了头晕,也要留下来。
    没等那边的尤正君说话,肖天烨已经道:”镇北王府狭小简陋.已经招待了两位皇子.只能委屈二皇子去驿馆了。”
    尤正君只是望着肖天烨.淡淡笑了,起身道:”如此,我便告辞了。”肖天烨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道:”好像还有一个人,二皇子忘了带走。”他说的人,自然是雨宁。原本这个丫头.他是要干刀万剐的。可欧阳暖却坚持,若是二皇子还肯接收她.便让她离去。
    尤正君头也不回.冷声道:”一个下贱的丫头.算不得什么.便送给王爷吧!”
    欧阳暖见他的脚步没有半点停顿.不由叹了一口气:”雨宁.你听见了吧。”
    一旁的帘子后面.走出一个脸上还带着一道伤口的丫头雨宁,她望着二皇子的背影.面上慢慢出现了一丝可怕的狰狞.随即她转过脸望向窗外,借以掩饰不断滚落的泪珠。
    尤正君将雨宁当做一个没有用的弃子,却太过低估的雨宁的聪明,过分自信的男人总喜欢笃信自己的强大,以为这个世界都是围绕着他转的,以为女人会一辈子愚蠢的被他蒙骗.却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只要足够伤心.会变得比男人要狠毒百倍干倍!雨宁的存在,欧阳暖相信,一定会很有用!看着雨宁的侧影.肖天烨不得不佩服欧阳暖.在对于人心的把握上,远比自己要厉害!
    欧阳暖将他手中的酒杯取下,微笑道:”喝酒伤身.不要再喝了,如今客人们都退场,我们也该回去歇息了。”
    肖天烨便笑着站起来.正要来拉欧阳暖的手.欧阳暖轻轻一挣,向一旁的肖凌风夫妻看了一眼,沈梦青这时候站起来.满面亲切的笑容:”弟妹.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找你。”
    肖天烨蹙眉,刚要拒绝,欧阳暖却注意到了沈梦青脸上那一丝不安的神情,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什么事情,会让南城王妃如此急切,唯恐她不答应似的。
    这时候,已经入夜,月色朦胧,凉意袭人,村影幽深。欧阳暖让人先送了略有酒醉的肖天烨回房间,自己留下来,陪着沈梦青说话,然而沈梦青没有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欧阳暖身旁只刺下了一个红玉。
    欧阳暖这个人,疑心非常重,在南诏,她除了肖天烨,任何人都不信任,南城王妃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她的怀疑,只是她也想要知道,这一回,这位王妃究竟想要搞什么名堂!
    不过半个时辰,菖蒲形色匆匆地走过来.面上隐约有怒容.她快步过来.在欧阳暖的耳边俯身说了两句!欧阳暖冷冷一笑,起身看了沈梦青一眼.转身就走。
    沈梦青一愣,刚要站起来,却被一直莫名其妙的肖凌风一把抓住:“你究竟答应了你妹妹什么!”
    沈梦青一愣,随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肖凌风看她这模样,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欧阳暖回到卧房.却见到整个院子里都是静情悄的.一个护卫都没有.
她冷笑一声:“弯蒲.上去把门踹开!“
    葛蒲应声,快步跑上去就是一脚,正好里面的人开门出来,这重重的一脚正好踢在那人小腹上,引来一声尖叫!
    那女子不顾疼痛,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转头看见欧阳暖.惊得面无人色,捂住脸跑了开去。她身上竟然只穿着一件绯红色的绣着并蒂莲的肚兜,下面穿着一条碧蓝长裙.虽捂着脸,还是被众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沈三小姐!“红玉惊呼出声。
    沈梦虹听了这话.一路没命地捂住脸,跑了出去!
    笃蒲瞪大了眼睛:“太不要脸了!居然敢登堂入室!”欧阳暖冷笑着望了她消失的方向一眼,快步进了屋子,肖天烨还躺在床上,衣衫却是十分整齐的,他一手捂着心。,紧紧皱着
眉头,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欧阳暖走进去,他都没有发觉。
    “怎么了?”欧阳暖快步走到床边。
    熟悉的香气近在咫尺,肖天烨敏感地意识到了欧阳暖在自己身旁,一把拉住她的手:“酒喝多了,心痛。”
    欧阳暖顾不上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将他抱在怀里.仔细帮他揉着心口,良久他才舒服了一点,松开了眉头。
    这才揉着眉心坐起来:“从前少有的.喝酒也会心疼。”
    欧阳暖心道你这个傻瓜,心情剧烈起伏后再突然喝了那么多酒,哪怕是完整无缺的人也受不了,更何况你有心疾呢。她冷冷道:“我还不想做寡妇.所以从今天开始,你禁酒。“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肖天烨听出了她的不高兴,酒一下子醒了,一双黑涤涤的眼睛莫名望着她,很委屈的样子,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爱妻不高兴。“刚才沈三小姐.没穿衣服就从你屋子里跑了出去.怎么说?”欧阳暖明知道什么也没发生,却还是满心不高兴,直接道。
    肖天烨完全懵了:“沈梦虹?她来过?”
    欧阳暖见他神情不似造假,不由有点疑惑:“刚才你以为是谁?”
    “是谁?”肖天烨仔细回想了一下,棒住脑袋摇了摇头.刚才他喝的有点不舒服.便躺在床上休息,谁知一个丫头跑过来又是喂水又是脱靴子,最后还有一具散发着热气的身体靠过来,他下意识地又以为是春桃那个不要脸的丫头,满心厌烦地踢了她一脚!后来好像那人跑了出去,不知怎的还发出了一声尖叫。现在想来,春桃还在地牢里.那这个人…
    他额头上出了一点冷汗,一把抓住欧阳暖的袖子:“我什么都没做过!你要是做了什么.我还给你探心。吗?不踹你一脚就对得起你了!欧阳暖失笑,摸了摸他的心。,给他顺顺气:“傻瓜,抓紧时间休息吧,只怕明天.上门找茬的就来了。”
    肖天烨冷哼一声,白暂的面孔上多了一层恼怒:“谁敢?!”
    欧阳暖笑着摇头:“我例是听说,南城王妃的父亲一向是大皇子的支持者.你说,究竟谁敢?”
    肖天烨看着欧阳暖.突然笑了:“原来暖儿这样狡猾,把南诏的上下人等摸的门儿清。”
    欧阳暖替他盖好了锦被,轻声道:“你真傻,不摸清这里的情况,我又怎么敢嫁过来。”这一点,要多谢那些留在南诏的细作.表姐在她来南诏之前.曾经给过她一份详细的名录,将南诏上下的关系介绍的很详尽。之前她没有心情看这些.现在却是用得上了。wWw.UXier.cOm
    欧阳暖预料的不错,第二天一早.南城王妃便带着人上门来了,这一回.的确是气势汹汹。
    欧阳暖看了肖天烨一眼,示意他先回避,还不到他出场的时候。今天这局,她要让所有人知道,胆敢凯觎她的男人,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的!她欧阳暖,可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女子!得罪过她的人.无一不是痛苦一生!
    红玉看着自家小姐,不知为什么有点汗毛倒竖的感觉,从前只有对付林氏的时候,小姐才会露出这样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容。
    沈梦青坐在花厅里.一看到欧阳暖来了,连忙站起来,满面怒容。一旁的沈梦虹则是满脸的泪水。
    欧阳暖见她如此.知道这是兴师问罪来了,淡淡一笑.径直坐下了。“弟妹,麻烦你请镇北王出来。“沈梦青一反常态,态度强硬地道。“他昨日喝多了酒.身体不适。“欧阳暖施施然喝了一口茶.答道。沈梦青冷笑两声,才又说道,“不是不舒服,而是心里有鬼,不敢出来见我们姐妹吧!”
    欧阳暖失笑,这真是做贼的喊捉贼,她抬起眸子,目光冷冷的:“南城王妃说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什么叫不敢见你们姐妹?难不成你们长出了三头六臂,还是变成老妖怪?!”
    沈梦青没有见过欧阳暖伶牙俐齿的模样,登时一愣:“弟妹这样说,那我就不必客气了,你看看我好端端的一个妹妹,现在被你们糟蹋成了这个样子!”
    说着,她把沈梦虹拉到欧阳暖跟前来.沈梦虹一个劲儿地向后退.脸上倒像是真的露出了三分畏惧。
    欧阳暖冷笑一声.道:“这是怎么了?头发也散了.嘴巴也破了,是挥跤了吗,还是遇到抢匪了?”
    沈梦青没见识过欧阳暖的刻薄.她只以为大历的女子软弱可欺,就像是当初自己整治了肖凌风的美妾一样很容易,却没想到对方丝毫不买账,她大声道:“是你们镇北王欺负了我妹妹!“
    这话一说出。,所有人都是一愣。
    欧阳暖微微一笑,上下打量了一番沈梦虹,打算将这个恶妇的角色扮演到底:“哦,不知道我夫君是在哪里欺负了三小姐.又是什么时候欺负的,怎么欺负的?”
    沈梦虹咬紧了嘴唇.“他H...昨天晚上,就在“....他欺负了我!”
    欧阳暖嗤笑一声:“说不出地点吗?还是你特地跑到我们院子里等着我夫君欺负你?”
    沈梦虹一愣.当然说不出自己是送上门的。
    沈梦青冷冷道:“弟妹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们沈家非要冤枉镇北王不成?我们不是那种龌龊的家庭.我家的小妹也是金枝玉叶.你竟然这样说话,“
    欧阳暖淡淡道:“人必自辱,而后人恒辱之.若是三小姐自爱.何至于到今天这地步来让我羞辱。”
    沈梦虹一愣,随即摇摇欲坠,一副要晕倒的样子,欧阳暖瞧着淡淡笑了:“除了三小姐的证词,若有证据请尽快拿出来,否则.就请回吧!等着想要嫁给我夫君的女人多了去了.三小姐还是不要来凑这个热闹的好!”
   沈梦虹的脸色羞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她一把拉住沈梦青的袖子.失声大哭。
    “欧阳暖,我们有证据!但愿你莫要反悔!“沈梦青冷笑一声。
欧阳暖挑起眉头.哦,证据酬她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证据!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情节都是一连串的,大家说要不管渣妹子直接称霸南诏,那不可以!
上一章节:第十九章
下一章节:第二十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