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对付刁蛮丫头的方法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1    作者:秦简

    欧阳暖笑道:“二舅母,老太君总是与我说.娘虽然不是她亲生女儿.却自小聪明伶俐、个性温柔,她看着心里实在欢喜.从小就是当亲生女儿养大的.嫡母的恩德可要远远超过生母呀,您刚才竟说娘幼年丧母,要是传到老太君耳中.她老人家还不定怎么伤心呢!”

    蒋氏脸上一红,自觉失言,豪门贵族之家从来都是只认嫡母不认生母的,今日自己这话实在是太失策了!
    李氏脸上冷冷的.说话也不那么客气,道:“婉如进门这么多年.只要她谨守本分.尚书夫人就不必担心她在府里过的不好。张妈妈.去告诉夫人她二嫂来了,想必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多谢老夫人。”蒋氏含笑,起身告辞。
    欧阳暖微微地笑:“二舅母不必如此多礼.祖母向来为人宽和,请您嘱咐娘好好养病,早日康复才是。”
蒋氏进了福瑞院,王妈妈早已在门。候着.一看到人赶紧迎上去。   
蒋氏先问王妈妈:“你家夫人可还好?”
    王妈妈脸上露出愁容.道:“您还是进去看看吧。”
    蒋氏皱了眉.和王妈妈进了屋。林氏早已坐在桌边等着.见到丫鬟掀开帘子.蒋氏走进来.忙起身将她迎到临窗的大炕上坐下.亲自给她捧了茶.“二嫂。”
    “你这么急着请我来.可有什么急事?”蒋氏问道。
    林氏眼因顿时红了,十足受了委屈的样子.道:“本来是件大喜事.可现在却成了祸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蒋氏皱起眉头.原先李氏见到自己不说十分亲热,却也是很客气的,今天来说了几句话却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她就起了疑心,来送信的人只说有急事要她亲自过来一趟.却无论如何都不肯说是什么事.现在看来.只怕这事情还真十分严重。
    “二夫人您是不知道,我们夫人怀了身孕.本是从天而降的大好事,可不知为何偏偏被那惠安师太将这孩子说成是天煞孤星,这一切定然是大小姐弄的鬼,只是老太太和老爷一时之间都恼了夫人.恐怕这孩子留不得啦,“王妈妈站在一旁垂泪道。
    蒋氏怔住:“天煞孤星?”心里却转的极快,那惠安师太在京都可是地位非同一般.欧阳暖不过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请得动?难道说一 这事情老太君也掺合在里面?她精明厉害,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其中关键。
    “二夫人,您看是不是可以想个法子除了天煞孤星的名头......”王妈妈继续问道。
    蒋氏听着叹气:“惠安师太地位非同凡响.便是太后对她都是青眼有加的,你若是想要椎翻她说的话,眼下是绝不可能的。”
    “难不成就任由他们除掉我腹中骨肉,二嫂.这是我唯一的指望,我盼了多少年才能盼来这个孩子.您是知道的,现在可一定要帮帮我啊!”林氏急切地道。
    蒋氏点点头.仔细思量了一会儿.有了主意:“这事情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好在你及时前来送信,有你兄长和我在,那老太太和你夫君纵然想要打这个孩子的主意也是不敢随便动作的。先保住了孩子.将来再想法子除掉这个天煞孤星的名头就是了.横竖他们心肠再狠.看见亲生孙子总是要心软的.只是你要当心了.这段日子纵然受气也要忍得.莫要因为一时之气而坏了大事。”
    这本也是林氏的意思,只是现在由蒋氏口中说出来.她只觉得多了一分保证,不由得笑容绽放:“还是二嫂考虑的周详。”
    蒋氏微笑起来.道:“你放心养着吧,将来这孩子出生,有个兵部尚书的舅舅,横竖吃不了亏去,况且你二哥将来还不止如此呢!”
    林氏眼光一亮:“难不成大哥他 …”
    蒋氏冷笑:“撑不了多久了.侯府总有一天是我们的。倒是你.也要早点生下儿子才行.要不然.总归是虚的。”
    林氏点头称是.眼角眉梢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只要自己兄长继承了侯府爵位,自己就是堂堂侯爷的亲妹子.到时候自己的孩子一定会名正言顺继承这欧阳府!什么天煞孤星,都是满。胡言,
    蒋氏一走,林氏立刻换了衣裳,披了件大红遍地织金通袖衫.鹅黄荷叶边凤尾裙.戴了赤金衔红宝石凤钗,又配上大红猩猩宝石耳坠,揽镜一照觉得单薄.索性加了件玫瑰红灰鼠皮披风,一扫原先的怨气和苍白,倒显得喜气洋洋了起来。
    “夫人,……”王妈妈看着她.欲言又止。
    林氏冷冷一笑道:“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这院子里只有我才是当家主母。别以为仗着老太太撑腰,一个个就敢爬到我的头上来.等着看吧,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都料理了!“
    林氏一路带着笑容,仪态万方地走近寿安堂。丫鬈掀开帘子.她人还没进去,先听见李氏的笑声。
    屋子里,欧阳暖正不知道说了什么笑话,逗乐了李氏.李姨娘也在一旁陪笑容逗趣.一派其乐融融的场景。
    李姨娘梳了坠马髻,云鬓间带了两朵指甲盖大小的石榴花.穿了件湖绿色素面妆花谐子,妙目含烟,姿若弱柳,看来可怜可爱。林氏一看到她,心里就厌恶至极,脸上却还要摆出一哥十分喜悦的样子.道:“老太太。”她给李氏行礼.接着笑道,“不知什么事这么高兴?”
    原本的抑郁之气.随着蒋氏的到访一扫而空。
    李氏刚才还带着笑容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李姨娘也一改刚才的活泼,垂着眼睑看着自己的脚尖,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    欧阳暖笑了笑,道:“娘来了,快请坐吧。”
    “老太太不让我坐.我哪儿敢坐下呢!”林氏微笑着.似真还假地说道。
    “你倒真是客气。”李氏表情淡淡地啜了。茶,吩咐王妈妈看座”,你有了身子.坐下说话吧!”
    林氏道了谢.仪态万方地坐了下来。
    李氏问道:“吃了大夫的药.你身体可好些了?”
    林氏微笑着回答:“多谢娘惦记.儿媳如今好多了.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我觉得这孩子与我十分的有缘分。”
    李氏一听,不由冷冷看了她的腹部一眼,那目光带着说不出的阴冷,道:“看来这孩子你例是喜欢得紧。”
    林氏猛地朝她望过去,目光如炬:“老太太.....”眼角好像有水光闪烁。
    “不必紧张。”李氏淡淡道.”既然连尚书夫人都亲自来看望了,你也要快点把病养好.生个健康的孩子出来才是。”
    这句话一出口,林氐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看来老太太已经改变主意,同意留下这个孩子了,至于其中的缘由么,自然不是因为她突然想通了,而是蒋氏的到访让她意识到林氏的后台很强硬.不得不暂时妥协罢了。
    “是。”既然目的达到,林氏心情愉快地点头称是,眼角却打量着李姨娘和欧阳暖。
    李姨娘表情十分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无悲也无喜.可眼底深处却有一丝藏不住的嫉妒和怨愤.而欧阳暖笑眯眯地望着自己,好像林氏要生出一个儿子,她也觉得高兴似的。为什么她就不能像李姨娘似的.一眼就让人看出底细.....林氏暗中恼怒地想到。
    时日如梭,欧阳府平静无恙,在李氏的直接示意下,李姨娘慢慢掌管了管家大权.她十分乖巧懂事,一应事物皆照个人等级行事.并不过分触及各人原先的利益,凡事如有不决便去请李氏定夺,一时之间倒也人人满意。欧阳治并不在乎谁来管家.既然府里面秩序井然.仆妇管事俱妥帖听话,也十分满意,唯独林氏恼怒万分.李氏借。她怀孕需要修养.将管事权力的录夺从半个月延长到了孩子出生之后.她哪里肯甘心.便对欧阳治使出种种手段,一忽儿生病,一忽儿晕倒,一忽儿呕吐,一忽儿哭诉.可欧阳治这回却铁了心一样.不管她怎么闹腾,就是不理睬.甚至连福瑞院都很少踏及,生怕被这未出世的孩子克着了.再者林氏怀孕后.再美丽的容貌也多少会受到影响.欧阳治当然愿意去年轻漂亮的李姨娘处寻找欢乐了。林氏一看局势不对,干脆静下心来一心一意养胎.憋着一口气要生出一个健康的儿子来给所有人看,心里打定主意要让这孩子继承欧阳家,彻底粉碎这个天煞孤星的名头,
    蒋氏在那之后又来了一次.却是送了个丫头娇杏过来.指明了是尚书夫人送给林氏的。李姨娘刚开始还不知道娇杏的厉害.去给林氏诸安.却被娇杏挡在门外,说林氏身体不适请姨娘稍候,李姨娘在寒风。一等就是一个时辰,林氏最后也没见她。李姨娘回去后当然大病一场.欧阳治怜香惜玉问起如何着了风寒,李姨娘虚弱不胜一言不发.身边丫鬟抱不平将一切变本加厉说了一通。欧阳治怒气冲冲上门去讨伐.林氏却红了眼因道:“老爷,我身休不适.实在不知此事,若李姨娘说的是我院子里任何一个丫头妈妈,我都会任她处置,但偏偏是娇杏.您是知道的,她是二嫂担心我孕期不适持意送来照料我的,如果惩罚她,岂不是当众给二嫂没脸?到时候二哥面上也不好过啊”,
    这话是挑明了的,娇杏是尚书夫人所赠.并不是你欧阳府里可以随便处置的下人.你打了她就是打了林文渊的面子.你不过是个吏部侍郎.人家却是兵部尚书.官大一级压死人.你敢打一下试试看?
    欧阳治的气焰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讪讪说了两句便退了出来,一来二去.李姨娘便看出娇杏的厉害了.从此都避着她走.娇杏看到连老爷最宠爱的姨娘都得夹起尾巴做人.不免将那泼辣劲儿更放出来两分.一时之间欧阳府上上下下谁都知道夫人身边有这么个厉害丫头了。
    欧阳暖回到听暖阁,如往常一样.院子里各人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看到大小姐过来纷纷停下行礼。
    然而到了廊下,却不见一个人守着,方嬷嬷很生气,刚要发作.欧阳暖却抬起手止了:“嬷嬷不必生气,先看看是怎么回事。”
    转过走廊.就看到三两个小丫头和两个妈妈正围着一个丫头说着什么.那丫头一个劲儿地抹眼泪,哭的鼻子都红了。
    看见欧阳暖来了.妈妈们都满脸是笑地站了起来,小丫头们则一脸局促不安的样子,再也不敢说话了。
    孙妈妈立刻过来.第一时间奉了一个手炉上来:“大小姐,一直帮您加炭.热呼着呢!”
    欧阳暖微微笑着接过来,方嬷嬷却冷了脸:“孙妈妈,这院子里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一个两个不做事都在这里闲聊?你是怎么管事的?”
方嬷嬷是欧阳暖最信任绮重的人,孙妈妈不敢托大,陪笑道:“方嬷嬷误会了.宝娟刚才出去不小心挥了一跤,正哭鼻子,惠玉她们在劝着呢!”   
“哦.挥了一跤?”欧阳暖看了一眼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宝娟.心道这一跤能把脸上甩出一道五指印来.倒还真是天下奇闻了。
    宝娟素来胆小不敢惹事,只管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惠玉却是个爽朗直言的,她指着宝娟脸上对欧阳暖道:“大小姐.宝娟可不是在哪里挥了一跤,她是被人打的!”
    孙妈妈暗暗叫苦.她劝了半天就是想要把事情压下去.现在惠玉却敢当面说出来,赶紧遮掩道:“大小姐别听这丫头胡说.是宝娟不小心摔了碗,奴婢一时恼怒打了她一巴掌.....”,
    惠玉还要说什么.被孙妈妈狠狠瞪了一眼.便愤愤然地鼓起嘴巴不说话了。
    “孙妈妈平日里最是和善.怎么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打人。”欧阳暖淡淡的说道”,红玉.去把事情问清楚了再来向我回禀。”
    “是.大小姐。
    孙妈妈脸一红,再也不敢开口了。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欧阳暖回到自己屋子.不过半柱香功夫.红玉便掀了帘子进来,“大小姐.事情是这样的.宝娟今儿去取大小姐用的早膳的时候.夫人房里的娇杏正好也去了,非说夫人今天胃。不好,想吃点别的,厨房管事说所有的早膳都是各房早先清点好的.要吃什么得提早订下,娇杏不依不饶,厨房管事就说替夫人现做要她稍候.这时候她看见宝娟拎着食盒要走.立刻抢上来掀了,硬生生夺了那碗枣熬梗米粥,还说夫人怀孕身子娇贵不能饿着,让大小姐等着吧,宝娟实在忍不过分辩两句,就挨了她一巴掌......”
    “哦——“欧阳暖听着,冷笑了一声,听起来不过是一碗粥的事情.实际上却是借故当众打了自己的丫头.娇杏倒真是够胆量.她背后那人也的确是煞费苦心....”表面上安心养胎.实际上还是在暗地里作鬼!很好.放着安稳日子不过非要上门来讨晦气,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红玉.我听说那娇杏生的倒是十分美貌.可是真的?”欧阳暖眉目间光华流转.说不出的清丽动人。
    “回大小姐的话.那丫头身段苗条.皮肤白哲,五官秀丽.倒是十分标致的。”红玉仔细回想了一下.认真回答道。
    生得美貌,性子泼辣,对林氏惟命是从,二舅母送这样的人来,只怕是打着让林氏替欧阳治将这个丫头收房.然后借机把欧阳治留在福瑞院的主意吧,这样也可以给那些不安分的姨娘一些警告,只可惜林氏为人十分善妒,根本不会容忍这样一个美貌的丫头得宠,这么一来.娇杏的作用可就大打折扣了。
    “红玉,一会儿你吩咐下去,准备一些精致的糕点,送去福瑞院。”欧阳暖慢慢说道,目光中似有一抹狡黠的亮光。
    “大小姐要送去给夫人?”红玉疑惑地问.以往都是大小姐亲自去送.怎么今天...”
    “不.送去给娇杏。”欧阳暖微微笑着.向她眨了眨眼睛。
    红玉到了福瑞院.娇杏果真站在门。.俏脸含霜道:“夫人身子不适正在歇息,大小姐若有吩咐,姑娘就请跟奴婢说吧,奴婢进去通禀——”
红玉笑的十分可人.看到王妈妈在那边廊下冷冷瞧着.便扬声道:“不是来找夫人的,早上为了一点小事,院子里的丫头得罪了娇杏姑娘,大小姐心里过意不去.让我持地给你送些点心来,权当是替那丫头说声不是。”   
说完.她将拎着的食盒打开来,揭开一层.里面装的是一小碟枣泥山药糕,一小碟菱粉糕,打开第二层,却是一碟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都还冒着热气.香气四溢。王妈妈一看.心道这大小姐惯常会收买人心.不过是一点、小事.居然还专门派了人来致歉,旁人不知道还以为她多良善,端看她怎么对付夫人.便知道她最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笑面虎.不由得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便是知道夫人恨透了大小姐.却也不好把笑吟吟的红玉给赶出去.娇杏原来还以为对方是来找回早上那一场.谁知人家是来赔礼道歉的,当即冷脸不好再端下去.讪讪地道:“姑娘客气了,请进来我屋子里坐坐吧。”
    进了屋,红玉把食盒取出来放在桌子上,又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红包递过去:“这是大小姐让我给你带来的.她说夫人怀了孕,王妈妈年纪又大了,娇杏姐姐如今是夫人身边最绮重的人.早上的事情不过是一场误会,还请你多担待着。”
    娇杏狐疑地接过来一看,却是装着两枚金戒指.一根镶了红宝石的管子,一朵南殊珠花.顿时脸上带了笑容道:“这怎么好意思”她心道难怪欧阳府上上下下都说大小姐宅心仁厚.明明是自己欺负了她的丫头,若是换了别人还不跳起来,她却反过来给自己赔不是,当真是稀奇。
    “大小姐最是心善不过的.既然给你了就断不会收回去.娇杏姐姐放心收着吧。”
    娇杏脸上的笑容不由自主变得更灿烂了.赶忙拿了凳子请红玉坐下,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不像一开始那么僵硬别扭。
    红玉打量了一眼这间虽然干净却显得十分狭小的屋子,道:“早就听说娇杏姐姐是个爽利的人.看这小隔间收拾得这么干净整齐.果真是心灵手巧、秀外慧中。”
   娇杏听她这么说.脸上还带着笑容.心里却有几分不乐意起来.自己来的最晚.得到的屋子也最差,还要与人同住,实在是与尚书夫人许给她的那些相差甚远.只是当着红玉的面.这些都不好露出来,只能讪笑道:“你真是拿我开心.不过是丫头,收拾屋子是份内的事情。”
    红玉却笑问:“只是姐姐是什么样的人才,这种屋子你也住不久的.何必费心去收拾呢?”
    娇杏一愣.眼神却有些闪烁起来.道:“我是个丫头.不住在这样的屋子还能怎样..”..”
    红玉微微一笑.道:“姐姐不要瞒着我了.府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她拖长了声音,“夫人怀了孕,侯府二夫人这时候送姐姐这样的美人儿来,还用多说吗?”然后笑着指了指东边林氏住的正屋。
    娇杏听了就勉强地笑了笑:“侯府二夫人是送我来伺候夫人的.并没有旁的.姐姐不要误会了!”
    “这是怎么说的?”红玉故意露出惊诧的表情道,“听说几天前府里苗管事替他儿子来向夫人提亲,说的就是姐姐你啊.苗管事的儿子是跟着老爷后头办差的,人长得好又有前程.府里不少丫头求还求不来的好亲事,夫人却坚持不肯,说姐姐你是尚书夫人送来的.她做不了主的。苗管事出来后就到处跟人说姐姐将来是要嫁给老爷做姨娘的......这事儿所有人都知道了啊!”然后奇怪地仿佛喃喃自语,“只是夫人为什么还不让老爷将你收房呢?”    娇杏万万想不到红玉竟然说出这些话来.当初尚书夫人确实暗示过让她到这里来要帮着夫人笼住老爷的心,所以她一直以为林氏会让欧阳治收了自己.可是等了足足两个月.林氏也没有任何动静.这不得不让她开始焦灼起来
    红玉,“哎呀”一声.一副自觉失言的样子:“我说这些做什么?这些事自有夫人做主.姐姐你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娇杏脸上的笑容越发勉强.又闲聊了两句,红玉站起来起身告辞,走到门边时,顿了顿.转身回头看了娇杏一眼,道:“姐姐.虽然咱们相识不久,倒是十分投缘的.不要怪我多嘴,你还是要多多为自己打算才是。”
    娇杏满脸复杂地望着她离去.只觉得心底涌上来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红玉一走.林氏立刻召娇杏去,盯着她问道:“红玉对你说了些什么?   
娇杏赔笑道:“夫人.大小姐让红玉过来向奴婢赔不是。”
    “没别的事?”林氏咄咄逼人地追问.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还问奴婢来府里是否习惯,对了.她送来一个食盒.装了不少点心.奴婢一点都没动过.夫人要不要尝一尝?”娇杏轻声问道。
    林氏冷冷道:“吃了她的东西只怕是要积食的.你自己留着吧。”
    娇杏看着那冷冷的目光,只觉得心里一跳,低下头道:“不知道夫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你出去吧.”林氏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
    娇杏行了礼后转身离开,林氏看着她的背影.脸色越发难看起来,问一旁的王妈妈:“你说欧阳暖是什么意思?”
“夫人.这位大小姐的心思.老奴实在是猜不到。”王妈妈摇摇头.道,“横竖现在夫人怀着孕,她再胆大妄为也不会在这时候对夫人您动手的。   
“哼.我的孩子都被她害的变成了天煞孤星.她还有什么不敢的?”林氏冷哼一声,眼神充满怨毒.
    王妈妈压低声音道:“夫人.大小姐的事情可以先放在一边.老奴会替您看着.想必她翻不出什么花样来.只是这个娇杏.不知您可有什么打算吗?”
    林氏眉头一皱.道:“二嫂的意思的确是想让我替老爷收房.借此将老爷笼在我房里.只是    ”她不愿意再给自己培养一个对手,万一二嫂另有心思.娇杏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周姨娘。想到这里,她的目光不由变得更冷,道:“二哥或许是一心为我着想,可二嫂到底与我隔了一层,她有什么心思还未可知.保险起见.我情愿从自己的丫头里选一个老实木讷好掌控的出来”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外面有妈妈唤了一声:“娇杏,你在这儿做什么?  
娇杏慌乱的声音传进来:“奴婢……怕夫人还有别的吩咐。”
    林氏面色一变,与王妈妈对视一眼.王妈妈飞快地跑到窗边,一下子掀开窗格.就看到娇杏慌慌忙忙离开的背影,王妈妈关好窗子,回到林氏身边,道:“夫人,刚才说的话 ”
    “听见也好.你去回了苗管事,就说他求的亲事我应了.只是娇杏嫁人之后还留在我院子里伺候.我还用得着她。”
    “夫人.尚书夫人那边是不是 ”
    “不必.回头我就说娇杏和那苗管事的儿子情投意合.自己来求我玉成的,她怪不到我身上。”林氏的声音越发冷淡,王妈妈知道她已经不想再说下去,心中不免叹息一声.不再劝说了。
    下午.欧阳暖来探望林氏.这一回娇杏却是避在屋中.半点也没有出来阻挠的意思,她一路畅通无阻进了院子。王妈妈得到消息,慌忙迎出来.看见她身穿蜜合色棉袄.浅银红的对襟长褂,素淡绫棉长裙.脸上未着半点脂粉却是说不出的清丽难言.既不失少女的青春气息,又兼有端庄之态,仿佛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心中不免又惊讶了一回。
    丫鬟为她掀开大红撤花软帘,欧阳暖微微一笑,走了进去,看到林氏坐在铺着大红闪缎坐褥的炕上,带着大红猩猩毡昭君套,穿着胭脂红点赤金线的缎子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长裙.耳朵上赤金镶翡翠水滴坠儿颤悠悠地晃在颊边,更映得她珠翠耀目.富贵无匹,只是因为怀孕兼之情绪不佳,再好的脂粉也遮不住脸上的斑点和憔悴。
    丫鬟梨香正站在炕沿边.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盘内一个小盖钟.林氏正要从她手中接过茶,看到欧阳暖来了,脸上早已换了盈盈笑意.道:“这大冷的天气.难为暖儿想着来,快上妩来坐着罢.”
欧阳暖微微一笑.走过去道:“娘身上可好些了?”   
林氏道:“已经大好了,还要多谢你一心记牲着。”   
欧阳暖在炕沿上坐了.林氏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咳嗽了一声,欧阳暖忙
上前帮她顺气,又接了梨香递过来的茶,倒在茶盅盖子里尝了一小。,见温度适宜,才坐到炕上扶了林氏服侍她喝茶,她面容温柔、动作自然,倒叫梨香看得傻了,暗道大小姐这么体贴周到、孝顺有礼.任是谁看了,都会以为她是继夫人的亲生女儿。
    王妈妈看到,心中实在复杂难言.如今府中众人都说大小姐品格端方.行为豁达.性情恬静.容貌绝俗,二小姐欧阳可远所不及.只有夫人心里清楚.大小姐分明是个脸上笑嘻嘻心里却十分毒辣的厉害角色.可人前人后偏偏抓不住她一丝一毫的把柄,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当下笑道:“大小姐最是温柔体贴的.想是在老太太那儿做惯了的。”
    欧阳暖回头看了王妈妈一眼.点头道:“娘身子不好,又怀了弟弟.不能在祖母面前服侍.我作为女儿自然要去为她尽孝的.王妈妈,你说是不是?”
    王妈妈脸色一凛,看了面色沉沉的林氏一眼,低头笑道:“是.大小姐说的是。”本想要讽刺她两句,说她是老太太身边的哈巴狗,她却暗指夫人本该去老太太跟前立规矩,谁都知道夫人自怀孕开始已经很久不曾去老太太跟前服侍了毗 这个大小姐,是半点亏也不肯吃的。
    “对了.娘.我差点忘了正事,二月初五是祖母的生辰.我写了一幅寿字.预备到时候给祖母做寿礼.只不知道这幅字是否合她老人家的心意,要请娘帮我拿个主意才是。”欧阳暖带着笑容.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wWw.UxIer.com
    “这种事情还需问你父亲.我哪里懂得。”林氏笑着说道,心道不过一个寿字.怎么就当得什么寿礼了,心中实在是瞧不起的。
    “娘说的是.刚才女儿已经着人去请爹爹来此了.请他和娘一同帮我鉴定一番,就盼望着祖母能够喜欢。”欧阳暖说道。
    林氏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心里却实在奇怪.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请欧阳治和自己一起来鉴定,这其中难道别有所图?她仔细想了一回,自己一直闭门不出.实在没有什么把柄会被她握在手里.也就稍微放心了些。
    欧阳暖和林氏又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见帘子一撩.娇杏冲了进来
   “夫人!”她面孔苍白,眼睛却是亮的惊人.整张脸有一种豁出去的神情。跟在她身后进来的小丫鬟满头是汗.神色惶恐:“夫人.奴婢拦不住...   
“这像个什么样子!还不快拉出去!”刚派人告诉了娇杏夫人为她决定了亲事.她就冲进来,肯定没好事!王妈妈恼了.指挥着丫鬟婆子要把她拉出去。
    娇杏柳眉倒竖,杏目圆睁.道:“谁敢动我!”她以前是蒋氏身边的大丫头.十分得宠又泼辣厉害,到了这里又一直仗着是尚书夫人所赐,林氏对她多有依仗.福瑞院里谁不让她三分?这时候见她一副撒泼的样子,别人一时之间都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暖儿,娘有事处理,你先回去吧。”林氏看到欧阳暖站在一旁.不好直接发作,想要先打发她离去。
    “娘,这是怎么了?”欧阳暖露出奇怪的神情,眼中波光盈盈,倒像是有些委屈.”咱们母女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吗?”
    林氏放在裙边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指甲掐在肉里也不觉得痛,脸上却笑道:“暖儿说的哪里话.好像娘有什么事情要瞒着你似的.罢了.娇杏.你有话就说吧。”
“夫人!”娇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奴婢不愿意嫁给苗管事的儿子.  
话一出口,屋里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
    林氏的声音如同寒霜一般冰冷:“娇杏,今天我有事和大小姐商量,你有事情待会儿再说吧!”
“夫人!”娇杏猛地抬起头.”夫人.原来的主子送我来不是让我来给一个管事的儿子做媳妇的,她没跟您说吗?”她的下巴尖尖的,此刻高高扬起,眼睛里充满恼怒的情绪”她是让我来为夫人分担忧虑.伺候老爷的!   
“你这丫头——”王妈妈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娇杏,”你.你疯了,竟敢在夫人面前说这种话!”
    欧阳暖面色平静地望着林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她转过头看着娇杏,慢慢道:“二舅母送你来,只不过是要好好服侍我娘罢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娇杏眼中含着说不出的坚定:“奴婢的确是被送来伺候夫人的.可奴婢的卖身契还在侯府,便是夫人要随便嫁了我.侯府二夫人知道了,她也是不依的!”
    “所以.你想要怎么样?”欧阳暖的声音一字一句.轻轻地回落在屋里,轻柔的如春风般拂面,却奇异地带着一种诱惑力。
    娇杏脸上的犹豫之色只是一闪而过.她来这个府里.是因为蒋氏许了她姨娘的份位.那可是半个主子!她不是来给一个小小的管家做儿媳妇的!想到红玉所说的的话.她越发坚定自己的心思.大声道:“奴婢求夫人给个恩典,若是夫人嫌弃奴婢.就让奴婢回侯府吧!”
    “大胆!”林氏被气得脸色都青了,王妈妈赶紧上去轻轻拍着她的胸。,道”,夫人还怀着身孕.千万保重身子.不要为了这个小浪蹄子坏了心情!”说完,她厉声对着娇杏道:“你到府里来以后夫人是怎么对待你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要不是夫人护着你.容得你在这府里猖狂吗?,现在翅膀长硬了.还敢跟夫人对着干了!”
    娇杏一愣,脸上闪过一丝害怕,欧阳暖叹息一声,道:“娇杏姑娘.看你说的哪里话?苗管事的儿子虽然是娶你做填房.可到底他是跟着爹爹后面的.你嫁给了他又怎么会错?我娘可是全心全意为你着想.你可得想明白了才是。”
    填房?娇杏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她这样的相貌.要在侯府里面不知道多少管事来求娶.何必持地跑到这里来做人家的填房?”奴婢不愿的事情.哪怕是夫人也强求不了!”
    梨香跟了林氏多年.知道她的性格.不忍心看到娇杏将来被处置了.赶紧上去拉住她,道:“娇杏姐姐,千万不要这样跟夫人说话    “
    娇杏想到自己偷听到,林氏说要在自己的丫头中找个老实可靠的这样的话.心中顿时恼火起来.一把掉开梨香的手.冷冷道:“别假惺惺的,当谁不知道呢,你这么小心翼翼畏畏缩缩的,还不是要让夫人以为你听话乖巧,将来攀上老爷做姨娘去?”
    梨香愕然,继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自己是好心好意去帮她.反而被她这样误会!当真是好人做不得了!她一抬眼却看到林氏宛如毒蛇一般阴冷的目光向自己射过来,赶紧跪下,卑微地伏在了地上.道:“夫人饶命,奴婢断不敢有这样的心思!”
    娇杏却不管不顾地道:”夫人,自侯府将奴婢送过来,奴婢一直尽心尽力服侍您.没日没夜陪在您身边.为您分忧解劳、苦心劳力,纵然没有功劳也是有两分情分在的,您怎么能将奴婢送给人家做填房.这是辜负了奴婢原来主子的心意啊.....”她掏出帕子开始哭泣.”夫人.奴婢也不是有意要违背您的意思,只是实在舍不得离开您身边,这院子里王妈妈年纪大了,其他丫头性子懦弱.便是将来夫人被人欺负了也没人替您说一句公道话啊!您就是看在奴婢为您分忧的份上,也请留下奴婢才是!”

    欧阳暖听到这里.叹了口气,道:“娘,我说句真心话,娇杏姑娘人品性子都是出挑的,嫁给那苗沐做填房实在可惜了。”她目光往娇杏身上一扫,道.”娘要真的将她嫁过去了.只怕二舅母那里多少也说不去吧,....”   

上一章节:045 后妈肚子里是天煞孤星
下一章节:047 祖母寿宴大展华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