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渣男又见渣男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丫鬟们端了净手的水给大家净了手.又轻手轻脚地上了汤羹。夫人们笑着谈天说地.小姐们则是由着身边的人服侍着吃饭.饭后.大家移到偏厅喝茶。

    喝完茶,众人坐到院子里早已搭好的暖棚里,里面早已摆开几张长榻.榻前几上摆放了各式果盘、点心.众人按照位置尊卑依次坐了,小姐们都团团围坐在夫人们身边。
    李氏将手中的戏帖子递给老太君.笑道 “我瞧着哪出戏都好.想请您帮着拿个主意呢?”
    宁老太君位份最尊,当下轻声椎辞几句,最终还是接了过来,略略翻了翻,却问一旁的沈氏道:“最近可有什么戏最好么?”
    沈氏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烫金戏帖子.笑道:“母亲,近日倒是有一出好戏叫赵氏传.只是今日大喜的日子,这出戏不免有几分悲色......”
    一旁恭敬跪地候着的戏院老板忙解释道:“夫人们放心.原这出戏是悲了些,后来传进宫去的时候太后看了说不好,亲自给改了.如今可是大团圆的收场!”
    “哦?太后也曾看过这出戏?那便演吧.不怕什么的。”李氏微笑着说道。
    欧阳暖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心中却再明白不过.祖母这个人最是好大喜功,原来她是很忌讳兆头不好的,一听说太后听过这戏立刻就要看.仿佛看了之后她的身价也提高了似的。
    只听锣鼓一声响,台上开场了,夫人小姐们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在台上。故事发生于前朝.讲述以战功起家的赵氏家族,因为声望过高.被将军屠案贾嫉恨.设计诬陷赵家通故卖国.并将赵氏一家三百。诛杀.只刺下赵家唯一的遗孤。第一场第二场大家都看得很入神.不由自主便被赵家的命运所吸引,到了第三场托孤戏.乳娘把孤儿托付给一位经常出入赵府的大夫程婴.正在乳娘唱道:“将赵氏孤儿抬举成人.与他父母报仇!”的时候.有丫鬈禀报道:“老太太.夫人来了。”
满座静了片刻,欧阳暖第一个站了起来.笑道:“祖母,我去迎迎娘。   
李氏脸上不冷不热,点了点头道:“你娘也是,既然身子不好.就该好好歇着.何必出来吹冷风呢!”
    欧阳暖微微一笑.就看见王妈妈x梨香等人伴着林氏走进来。众目睽睽之下,林氏的笑容十分的温和真诚。
    李氏一直坐着,等到她给自己行了礼,才慢慢道:“有什么事情让人来说一声就好,何必折腾.你怀着身孕.再折腾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好?”
    其他人还没说话,侯府二夫人蒋氏已经附和道:“是啊.婉如.瞧老夫人多疼爱你.她老人家说的对.你身子重.应当好好保重才是,”
    林氏微微行礼.露出一个笑容.”老太太大寿.各位夫人都来了.我怎么也得来请个安。”
    说完,她又走到老太君身边郑重地行礼,宁老太君淡淡一笑,眼中划过一丝锐芒,口中道”.都是自家人.这些虚礼就免了吧!”
    “是啊.娘,你只管静心养着,自己的身体要紧。”欧阳暖的笑容十分温柔.林氏也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十分亲热的模样.旁人见了只以为他们母女情深.根本想不到两人之间根本是水火不容!
    林氏坐下来.欧阳暖亲自给她斟茶.”娘.正唱到精彩处,您来得正好。
    台上高亢激扬.铿锵有力.突然锣鼓声杭杭戗戗猛地停住.就听到赵氏孤儿对着牌位恶狠狠地发誓道:“他把俺一姓戮,我也还他九族屠!”林氏听得心头猛地一跳.回神却看到欧阳暖微笑着望着自己.不由得头皮发麻.背后竟不知不觉出了冷汗。
    第三折唱完.李氏着人打赏。这时候,欧阳暖注意到林氏一直张望着门。的方向,眼神似乎有些焦虑。她暗自思村,林氏自从怀孕开始,一直憋着一口气想要生下个儿子来扬眉吐气,却不料被自己一力搅了.现在处境更是变得不上不下、不尴不尬,依照林氏的心性.自然是不会甘心的,只怕今天就要有所动作......只是,她又会做些什么呢?
    戏台上还在谢恩.有小丫鬈跑了进来,站在暖棚外面张望.却不敢进来,林氏身边的王妈妈看着,悄悄走了过去低声和那丫鬈说了几句.然后匆忙折回来在林氏耳边低语,林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林氏站起来.对着李氏高声道:“老太太.苏家夫人正巧上京,听说您办寿宴,也要来向您请安呢!”
    欧阳暖听到苏夫人三个字,脸上的笑容虽不曾半点改变,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江南苏家,经营中药、丝茶业务.操纵江淅商业.资产巨富.世人皆知,是有名的江南第一富贵之家,然而,没有人比欧阳暖更了解苏家了,因为前生,自己就是毁在他们手中!万万想不到,在李氏的寿宴上,本该远在江南的苏夫人竟然前来拜寿,难怪林氏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坐卧不安.原来是在等她!
苏夫人与林氏在出嫁前便是手帕交,关系一直很好,这一点李氏也是知道的,只是苏家一直在江南,怎么会突然跑到京都来了.她的心中有一丝疑惑.却不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微笑着道:“那就请苏夫人进来吧 “   
欧阳暖看着七八个丫鬟簇拥着殊光宝气.面容美丽的苏夫人走进来.脸上的笑容依旧是十分的温柔和气.叫人半点看不出火气,眼底深处却带着一种仿佛从地狱而来的阴冷.....来吧,该来的总是要来,这一切已比前世整整提早了两年.看来林氏是被自己逼到穷巷,再也等不及了!
    苏夫人一路走过大红锦毡,盈盈的向李氏行礼.她身边还立着一个红衣少女.再次看见这两张熟悉的脸.欧阳暖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
    苏夫人容貌出众.眼角生芒,一团光彩之中.带着一种丰神奕奕,她向众人——行过礼,坐到林氏身边.指着李氏身边的欧阳暖笑问道:“这位是谁?”林氏笑道:“她就是我再三跟你提起过的暖儿.我们府里的大小姐    苏夫人仔细看了一番,眼睛里竟闪过一丝惊艳之色,笑道:“竟是个这样出众的美人儿!我今天来的匆忙,也没有别的做见面礼.这个给了你罢。”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大红金绣线滚边荷包给了欧阳暖。
    欧阳可看见这里情形.不待林氏开口.立刻挪动脚步,老实恭敬站到跟前.乖巧拜下:“苏夫人安好。”苏夫人瞧了瞧她,脸上露出微笑.林氏脸上也露出笑容,道:“这是可儿。”苏夫人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只是从腕上除下两支镶嵌珍珠的金镯.替她轻轻套上,笑道:“好孩子.这个给你吧。”
    欧阳可垂下眼睛看了一眼金镯子,又看了看欧阳暖手中荷包,只觉得那荷包珠绣辉煌,镶珍订宝.极其华丽耀眼,不看里头东西.光是这荷包就价值不菲了.不由睁大了眼睛心中很是嫉妒。
    欧阳暖却没有半点动容,苏夫人打自己的主意,自然要送份厚礼,前世自己还愚蠢的以为对方心地仁厚.却没想过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她淡淡行了礼便要回到李氏身边,可是苏夫人却一直拉着她的手,细细摸了摸她的脸,目光中流露出赞色:“这孩子可生真好.规矩也好,可不像我那泼猴般的女儿,整天像似匹没笼头野马一样。”
    欧阳暖心中冷笑.脸上却十分温柔恭顺的模样,跟着苏夫人一同来的那个玉娃娃般精致漂亮女孩此刻眉弯眼笑道:“娘,你真偏心.人家什么时候顽皮了!没得叫暖姐姐笑话了!”
    欧阳暖当然认得这个女孩.她是苏夫人的小女儿、苏玉楼的妹妹苏芸娘,当年自己和苏玉楼的事.苏芸娘忙着牵线搭桥,还真是从中出了不少”力”!后来自己被沉江之时.这个面容看似天真的少女早已嫁人,却特意连夜从夫婿家赶回来看这一场戏,苏家之人.当真都是面善心狠的败类!欧阳暖不动声色,露出亲切的笑容道:“这位妹妹是?”
    “这是芸娘,你们两个也见一见吧!”苏夫人说道.于是苏芸娘也就笑吟吟的走过来,握着欧阳暖的手.低低说道:“暖姐姐.久仰得很.咱们以后可以常在一块儿玩了。”
    欧阳暖的手被她这一握,只觉得她身上馥郁的香气羹满衣袖.又见她身上珍宝灿烂、流光溢彩,不由心中冷笑。那边的镇国侯府中人到底有涵养.脸上并没露出什么,吏部尚书的夫人小姐们却已经面露嘲讽之色,苏家在江南或可以呼风唤雨.到了这富贵官宦人家聚集的京都,却难免被人看成暴发户.瞧不上的,偏偏苏芸娘还打扮的如此富贵.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行礼已毕,大家都挨次坐下。苏芸娘三番四次想要拉着欧阳暖一起坐.却被她婉转拒绝了,只和侯府千金们坐在一起.苏芸娘又想和其他官员家的小姐坐在一起,却被不着痕迹地驱逐了出来.她从未想到京都的贵女因子竟是这样难以打入.不由气的两眼发红.握紧了双拳,最后只能莫可奈何地站回到苏夫人身后去了。
    苏夫人已经看到了自己女儿红了的眼因,却只能视而不见,笑对着林氏说道:“我自出嫁后.已是多年不曾回到京都走动,江南虽好却终究不是我的故土,我啊是没有一个时候不魂儿梦里想着到京都走走。去年大伯劝我家老爷,咱们总算是一个富贵人家.只是这仕宦念头.倒也不可放弃了,于是这次便带着家小一起上京,预备让玉楼用心念书。”
    林氏笑道:“这话说的不错,早就该回来了。只是你们也不用客气,我叫他们将我们外面三间大花厅收拾出来,你们就住过来吧。我虽比不得你家富贵,这点东道也还承担得起。”
    欧阳暖一直认真观赏着台上的戏.却因为坐的不远.那两个人说的话不时传过来,她嘴角微微勾起,林氏这么说也太大胆了.欧阳家什么时候轮到她当家作主.竟然不跟李氏商量一下就说出这种话来.难不成以为祖母不存在?果然一侧目.就看见李氏面色沉沉,眼睛里隐约有一丝寒意。
    苏夫人笑道:“不是这样讲.咱们连丫头妈妈小厮,上上下下到有七八十人,不怕你着恼,普通屋子实在安插不下。倒是要请侍郎大人费心,替我们买一座宅子.房金不论多少.住在里面舒服就好.”说着又对李氏道:“老太太,您听我的话是不是呢?我们不是一时三刻便走,将来长久留下也未尝不可。”
    李氏脸上的笑容不冷不热.淡淡道:“苏夫人说的是.京都倒是个好地方,只怕你住下了就不想走呢。”
    宁老太君微笑了一下.对李氏道:“我看苏夫人就是打着这个主意.要在京都安家了呢!”其他夫人们掩嘴一笑.对视的瞬间都流露出嘲讽之意。    这京都土地寸土寸金,要想在这里购房买地并不是钱多就行的,你钱再多也要看你家有没有那么大的权势,有了权势也还要看祖上的根基.苏家这样的商户,想要在这里买院子,纯属是痴心妄想。
    苏夫人明知道对方在嘲笑自己,心中恼怒,脸上却半点愠怒也没有露出来.反而笑道:“您说的是,是我见识浅陋了.买院子的事情自然不急,先租下一座来应急就好。”说着,旁边的苏芸娘突然俯身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
    “玉楼要来请安?”苏夫人脸上故意露出惊讶的神情”,他不是在前厅么?”
这一次李氏寿宴,所有男客一律在前厅,就连镇国侯府的公子们也是如此.苏玉楼却要在这个时侯跑进来请安?可笑林氏他们的心思昭然若揭.欧阳暖不由得感叹前世自己怎么会那么轻易就上了当,白白给人家利用陷害!   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这恐怕不合礼数吧!这里多是内眷呢”,苏夫人故意露出为难的神色。
    “让他进来吧!这里也没有外人!”林氏笑道.对李氏道.”苏公子远
道而来,听说诸位都在这里.想进来问个安!”    欧阳暖目光流转.心中已经转过千百个念头。    李氏呵呵地笑.眼里有着浓重的不满,脸上却高兴地说:“叫这孩子进来吧。”
    其他的人也跟着笑起来,只有老太君.眼里闪过一丝凌厉。
    欧阳暖不由轻轻叹一口气.林氏所作所为.恐怕外祖母早就看在眼里了吧!她微微笑道:“祖母.这里本没有外人.便是见见也无妨的.只是侯府和廖家的姐姐们都大了.苏公子是外客,到底......”
    李氏点点头.道:“是该如此。”说完.对张妈妈道:“你领了小姐们到屏风后面坐着吧。
    林氏一听,眼里露出焦急的神色,苏夫人却突然拉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安抚一般。欧阳暖微微一笑,看来这苏夫人倒比继母林氏更沉得住气些。
    屏风后面是个宴息的地方.大家分头坐了.就听见外面小厮高声喊道:”苏家公子来了!”
    欧阳可正好坐在屏风边上,就凑在屏风的缝隙边朝外望。其他的小姐们都屏息静声坐着.只有欧阳暖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眼底却是说不出的冰寒。
    一个如沐春风的声音穿过屏风直叩人心:“见过各位长辈!”
    那个声音还是往昔一般柔和、儒雅.令人心动.欧阳暖心中忽然涌上怨愤,心底的那份锐痛.清晰而彻骨......
    但是,她没有哭.那些因为他而流淌过的眼泪,早已风干锈蚀!她——再也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了!过去的 就让它永远过去吧,那些她曾经深深眷恋过的幸福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那一切根本就是一场戏,一场令她迷醉沉沦、万劫不复的戏!他的温柔曾经令她沉溺的无法自拨.但也是这种温柔,最后变成了冰冷残酷的利刃.伤得她遍体鳞伤!曾经有多心动.死去的时候就有多怨恨,怨恨到恨不得毁天灭地!
    苏玉楼.苏玉楼..苏玉楼啊,你可知道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竟然还敢送上门来,好,好,好.....真是太好了!
    所有人都被外面那道柔和的嗓音吸引去了.谁也不曾注意到欧阳暖的眼中那种苦寒深潭般的寒、千年冰山般的冷!
    欧阳可很少见到外人,此刻就近盯着屏风上的缝隙向外看,只见到一个美少年款款走进来.他身着暗红流云蝙蝠暗纹袍.袍边嵌着暗金色锦绒滚边,外头罩着一件雪白狐皮披风,一双星眸令人沉醉,兼之眉目含情,唇若丹朱.姿态优雅.神采飞扬,真是说不出的风流倜傥,潇洒不羁。欧阳可一看到他那张俊美的脸.顿时都象被点了穴般僵止了所有的动作。
    “起来吧!”李氏的声音很是和气.”苏公子远道而来就是贵客.当在前厅多饮几杯。”
    苏玉楼的声音不紧不慢,给人一种从容不迫的笃定.”是,多谢老夫人美意.是玉楼听说众位夫人在这里,特来问个安!”
    苏玉楼的出现.在众位夫人面前引起了一阵骚动,谁都没想到苏家竟然有个如此风采的少年公子,欧阳暖缓缓垂下眼帘遮住眼里的冷意.苏玉楼的俊美容貌她记忆犹新.谁会想到他是剂意接近、狼子野心!
    外边正在寒暄,小姐们却坐不住了。
    长着一双明媚大眼.娇态可憨的廖小蛆首先按耐不住.问道:“可儿.苏公子长得什么样?”
    欧阳可还在愣愣向外望着.回不过神来.欧阳暖微笑着从红泥小炉上端下茶水,亲自给廖小姐倒了一杯,轻声道:“请喝茶 ...”廖小姐一下子醒悟过来,自己一个闺阁女子竟当着众人的面问了不该问的话.不由羞得脸通红。
身着六幅彩裙,艳光四射.出身吏部司务家的柯小姐娇声笑道:“这里都是自己人.也不必那么构束,我听说这位苏公子是享誉江南的美男子呢!   
是啊是啊 ...”莺莺燕燕一阵乱语。
    抱着小手炉的吏部郎中家史小姐抿嘴一笑:“美男子?这京都美男子可不少.最出名的便是那位明郡王了.可惜他甚少露面.否则还不倾倒了一城女子......”
    “史小姐见过明郡王么?”一位连欧阳暖都叫不出名字的年轻小姐问道。
    “那一年祭祀只远远见过一次,看不真切——”史小姐眼神里透出一种如梦似幻的神采,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颊绯红起来,接着不能自抑地叹了一口气。
    “唉.明郡王再好那也是要陛下赐婚的.寻常人家千金高攀不起.史小、姐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吧!”林元柔淡淡笑了一声,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嘲讽。
    “你乱说什么!”史小姐几乎跳起来.却被欧阳暖轻飘飘一句话阻止了:“诸位小姐,这道屏风可是很薄,若是叫外面听见了——”
    众人皆是一愣.俱都沉默下来。外面的苏玉楼不知何时已经退出去了.欧阳可坐回来.旁边的柯小姐没什么顾忌的直接问她道:“你见过这位苏公子了么?他品貌如何?”
    千金们都竖起了耳朵.欧阳可还有些魂不守舍的,想了一下,道:“极好。”
    “怎么个好法?”柯小姐追问道。欧阳可摇摇头.轻笑,道:“难描难画。”众女再纠缠,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说了。
    苏玉楼出去后.众位千金重新回到原先的位置上看戏,只是欧阳可却开始漫不经心起来,这时候林氏突然道:“我们这边听戏.也别构着孩子们,让她们去园子里走走吧。”
    没人搭腔,尤其欧阳暖优雅地坐在那里,微微地笑,并没有一丝一毫要离开的意思.林氏不由的着急.向欧阳可使了个眼色。
    欧阳可索性站了起来,笑着对李氏撒娇:“祖母,我不想听戏,我想去园子里玩。”
    李氏笑了笑,道:“去吧,别在这里陪我们坐着了,知道你们这群孩子年轻坐不住,听不得这依依呀呀的戏。”
    大家都笑起来,林元柔就笑着站了起来.高声道:”老太君.我也要去!”接着,大部分的小姐都陆续站了起来,表示要一起去。
宁老太君点点头.问一旁的欧阳暖道:“暖儿,你和她们一起去吗?”   
欧阳暖却笑道:“外祖母.我很想知道赵公子能不能手刃仇人呢!我留下来陪你们听戏吧。,.语气里一副很是向往的样子。
    林氏脸上微微变色,望着欧阳暖的目光很是阴晴不定。
    欧阳可嘴角一翘,上去挽了欧阳暖的胳膊,笑着问老太君:“老太君.姐姐这是舍不得您要陪着呢,她才不爱听这些戏.您发个恩典,让她和我们一起去玩把!”
    林元柔忙道:“是啊是啊.还是让暖儿妹妹和我们一起去吧,要不然.我们对这园子不熟悉.乱走就不好了!”
    “既然如此.暖儿你就陪着诸位小姐出去走一走吧,好好照应着。”李氏点点头,这么说道。
    欧阳暖似笑非笑地看着在众人面前装得十分活泼可爱的欧阳可.欧阳可被她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着.只觉得头皮发麻.刚离了夫人们的视线就不由自主松了手。
    到了园子里.欧阳可提议去凉亭里坐一坐.众位小姐客随主便,都跟着去了,只有林元馨拉住欧阳暖的袖子.道:“欧阳可很奇怪.你要留意她。”
    这一句提醒绝对是发自真心.欧阳暖看了一眼林元馨,脸上带了淡淡的笑容:“馨姐姐,你放心,我绝不会叫外祖母为我担心的。”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她都会叫他们鸡飞蛋打一场空!
    欧阳府的八角凉亭建在假山上,众位小姐拾阶而上,到了凉亭坐下,水果点心早已准备好了.举目远眺就能看清整个花园的美景.倒也有些趣味.正在这时.却听到不远处竟是热闹之极.喝彩和欢笑不断传来,史小姐突然惊呼道:“你们看!”
    花园的西侧竟然摆放了一桌桌的酒席,年轻公子们各自随意地坐着.桌上酒香四溢.笑语不断.所有小姐见到这情景似乎都有些惊慌。欧阳暖淡淡看了一眼.微笑道:“史小姐不必惊讶,爹爹为了让客人尽兴,在花园里另外设了席位。我们在凉亭里,下边有丫鬈们守着.外客轻易是进不来的。”    众位小姐听她这么说.才稍微放下心来似的.纷纷向那边望去。只见距离席位百步处,单独树立了一只石头盾,盾牌两侧站了两个小厮伺候,而那些公子们身后也都笑吟吟地站着手捧弓箭的丫鬟。欧阳暖远远看到欧阳爵也在席上,不免微微笑了,豪门公子们聚在一起都喜欢举办小型的射箭比赛.爵儿还是个孩子,他拉得动弓箭吗?
    席上坐着的不仅是欧阳爵.还有镇国侯的嫡子林之染.兵部尚书的儿子林之郁,吏部尚书的儿子廖鹤丰等人.还有最后一位到的苏玉楼。
    苏玉楼不经意向凉亭上望了一眼.虽看不请亭中哪位小姐是欧阳暖.却知道她一定在这群女子之中,对于他而言,俘获一位少女的芳心是轻而易举之事,既然是娘千叮咛万嘱咐他要想方设法诱住这位欧阳府大小姐.他便放手施为就是!
    正在此时,廖鹤丰的弓箭射到了狮头上,众人纷纷鼓掌叫好.苏玉楼唇角带着笑容.慵懒地站起来,从身后丫鬟手中取过弓箭,拉开弓弦.稍稍试了试张力,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弓弦张满”;嗖”地一声,利箭直奔狮子盾牌而去.立刻传来利箭穿破木盾的声音.所有人目光望去.竟是正中狮鼻;
凉亭中的小姐们口中发出阵阵惊呼,谁都想不到苏府公子竟然还有这样高超的箭术!不由得都将目光凝在他身上.欧阳可尤其痴迷.原本林氏让她带欧阳暖来这里.是为了让欧阳暖亲眼目睹苏玉楼的风采.借机会给他们制造机会避追.可是欧阳可此刻却已经将林氏的嘱托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欧阳暖在一旁和林元馨轻声说话.并没有看苏玉楼一眼.正在这时候.林元柔插了一句话道:“暖儿妹妹,爵儿竟然也要上场呢!”
    欧阳暖一下子抬起头.向场中望去.果然见到欧阳爵也提着一只弓箭.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拉开弓弦,欧阳暖慢慢站起来.不由自主地走近.心道这弓箭对一个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勉强了”....爵儿真不该如此逞强...”.就在这时候,欧阳爵已经射出了一箭.守护盾牌的小厮一下子尖叫出声.飞一般地逃向旁边,这一箭果然没有射中箭靶,更不要说狮鼻了,如果不是小厮逃跑的及时,恐怕会被当场射伤!所有公子一阵哄堂大笑,肆无忌惮的笑声带着嘲讽.让欧阳爵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他不过十岁的年纪.从来没有碰过弓弦,这一次只是试一试.没想到却被他们如此嘲讽!
    “姐姐,没想到哥哥的弓箭这么差呢!”欧阳可掩着嘴巴笑起来。
    欧阳暖却不在意地一笑.道:“爵儿还是个孩子,力气有限.第一次就能拉开弓弦.我已经很惊讶了。”只希望他不要因此觉得自尊心受伤就好了.欧阳暖不自觉地这么想到。
    正在此时.一个年轻男子走过来.他接过欧阳爵手中的弓箭.微微一笑道:“表弟.让我来试一试吧。”
    “是我大哥!”林元馨眼睛很尖.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林之染?欧阳暖心中不免觉得惊奇.大舅舅的长子林之染向来心高气傲、与自己姐弟并不亲近,怎么会出面替爵儿解围。
苏玉楼走到他身边,淡淡笑道:“林公子,怎么你也对射箭感兴趣吗?   
林之染看着他笑了笑,缓缓道:,.略通一二罢了,但只要是我感兴趣的东西,就一定会赢。”
    苏玉楼脸上的笑容缓下来.”我也是一样.想赢的时候,就从未输过.林公子确定今天能够拔得头筹?”
    林之染淡淡笑道:“那就各凭本事了!”
   “好.既然如此,你我二人比试一番。”苏玉楼慢慢地道,手臂向外一伸.身后人将弓递给他.他迅速上弦射出,箭刚离弓,又从身后取出一箭.上弦射出.整套动作快如闪电.干净利落,不费吹灰之力.仿佛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还未等大家反应过来.两只羽箭争分夺秒地向狮子盾牌射去,一左一右不过相距半分.同时命中狮鼻!
    公子们一愣.随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大历朝讲究文武兼修.兼容并蓄,所有的豪门权贵子弟不光是要修读诗书.更要练习骑射,苏玉楼生的如斯俊美,又出身商户,大家本都以为他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却没想到他竟有百步穿杨的箭术,当真已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这回.连凉亭里的小姐们都纷纷站了起来观战,脸上不由自主都露出倾慕的神色,一时间.全场的焦点都集中在苏玉楼的身上。
    只有欧阳暖已经重新坐回凉亭里.慢慢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欧阳爵射完箭,其他人她便已不放在心上。反倒是林元馨紧张地攥紧了手帕,欧阳暖看她一眼,微微笑道:“馨姐姐在担心?”
    担心!当然担心!苏玉楼再优秀,毕竟出身商户,大哥林之染却是侯府公子.身份高了不是一点半点,若是在众人面前输给苏玉楼,岂不是要成为整个京都的笑柄?
    “馨表姐无需紧张,染表哥的个性你比我还要请楚.他是不会打没把握的仗的。”欧阳暖微笑着宽慰对方,心中却也并不十分有把握,苏玉楼此人她是十分了解的,的确是文武全才.并非只有花架子而已.林之染么.她就真的太不了解了......
    欧阳爵走过去.仰面看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林之染.有些担心地道:“表哥.要不还是算了吧——”
    林之染淡淡一笑.一双凌厉的丹凤眼微微眯了眯.他接过弓箭.神情变得沉稳无比,嘴唇紧抿,全身的肌肉都硼紧,在这一刻.原本翩翩佳公子的气质一下子全变了.一种冷厉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众人只觉得连阳光的温度都冷了下和...
    凉亭上小姐们聚精会神地看着.场面渐渐安静下来,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之染的身上,他们的心中都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会是一场分外精彩的对决。
    忽然.箭头冷光一闪.”咻”的一声,箭飞速而出.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林之染又是一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紧随上一箭飞驰而去!小姐们不约而同地向前一步.有人几乎不顾形象地趴在栏杆上向下望去......
    “啪”地一声.苏玉楼的一只羽箭被林之染的羽箭从中射成两半掉落在地,另一只也”嗡”地一下因木盾强烈的震撼而猛地坠落.还没等众人发出惊呼声,林之染第二只羽箭如同电闪流星一般落下,刚好在苏玉楼所射出的箭坑上,正中狮鼻。
    这一幕已不是射术精妙可以形容!所有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苏玉楼的箭一只被劈成两半地掉落下地上,另一则因承受不了过猛烈的冲击力而坠落在地.生生将扎进木盾里的羽箭震落在地这需要多大的力道!林之染不光箭术出众.竟连臂力都非同凡响!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场中静得似乎连掉落一根针都听得见。接着.像是潮水突然涌过来,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比刚才兴奋百倍、热烈百倍!
    小姐们一时之间都跟着欢呼起来,林元馨一直是大家闺秀,娴静温柔.这时候却也激动的满脸通红,拉着欧阳暖走到凉亭边上,大声地喊道:“大哥你好厉害!好厉害!”
    这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姐们站在上面.早就有人注意到了,只不过装作不知而已,现在如此,顿时引得无数少年仰头望去。
    欧阳暖的眼光却不由自主地停留在那名身穿银白金丝滚边锦袍的男子身上.他年纪很轻,可却身形高大.仪表出众.在人群里显得格外扎眼.像是感觉到她的目光.那男子回过头来对上她的视线。他的面孔白暂如玉.黑色的瞳孔反射出淡淡的光泽,晶莹别透,宛若毫无瑕症的黑色宝石,容貌简直堪称完美.就像是精致的雕像,每一分每一毫都恰到好处,像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艺术品.让人在深深沉醉的同时.不由自主产生自惭形秽的念头。
    欧阳暖不躲不避,微微一笑,林之染也对她笑了笑,笑容在阳光下格外的耀眼。
 就在这时候.有个丫鬟回禀说是老爷请各位公子去前厅饮宴.下面的公子们便也转身离去.凉亭里的小姐们一看到这场面就知道他们是去前厅陪着大人们喝酒去了,眼看这场竞赛到此搁下,便也没了兴致.纷纷说要回去。   
欧阳暖却对着她们笑道:“可儿,既然大家都想回去.你就带着她们回去看戏吧。”
欧阳可面色古怪地盯着她.林元馨奇怪地道:“暖儿妹妹不走吗?”   
欧阳暖微微摇头,众位小姐向下望去.看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刺下欧阳爵还在花园里.知道他们姐弟可能有话要说.便纷纷点头,跟着欧阳可离开了。
    欧阳可本还不想走,但林元馨为了给欧阳暖姐弟留下独处的时间,故意亲热地套着她的胳膊,拉着她一起离开。
    欧阳爵探身捧住弓,那弓对他的年纪来说是相当沉的,但他还是用左手拎住弓箭.右手用力拉了拉弓弦,深吸了几口气,用力将弓弦拉开,却好像力不从心。
    欧阳暖看见这个场面,心中不由自主为他担心。
    欧阳爵试了很多次,因为用力,右手手指整个都红肿起来。
    欧阳暖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看着,没有上前去阻止。欧阳爵头上全是汗珠,脸上却没有露出沮丧的神色.用力射出了一箭.却还没有碰到狮盾便落下了.他紧紧咬着嘴唇.弯下身体,似乎要把重心往下压,再度用力拉开弓。wWw.uxier.coM
    欧阳暖眼睛里写满了担心却一言不发,拉到一半,欧阳爵吃不住力,脚下一滑,弓弦嗖的一声弹回原地.欧阳爵愣愣看着.脸上有点苦恼.想着如何再试一次。
    欧阳暖终于忍不住了.她走上前一把将弓夺走。欧阳爵一愣.道:“姐.你怎么来了?”
    欧阳暖的心中有着动容,但她还是说:“爵儿,你不需要这样勉强自己。”她丢下弓.拉过他的手.欧阳爵的左右手因为用力过度都发紫了,手指缝在徊徊往外冒血。欧阳暖忍住眼泪.微笑着拍拍他的头”,傻孩子,疼吗?“
    乌黑的长睫毛掩映着欧阳爵的眼睛.他恳求道:“姐.让我再试试吧.我一定能比表哥拉的还要好。”
    “爵儿,姐姐说过了.不要太勉强自己.拉不好弓又有什么关系呢?”欧阳暖这么说道。
    欧阳爵却坚定地摇摇头.道:“姐,我一定能超过所有人,绝不会给你丢脸的,你信我。”
    欧阳暖看着他潦黑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决.张开嘴巴想说话,最终却闭上了,她一直觉得,爵儿只要成为一个上进有为的人就好.不需要事事做到第一做到最好.况且他今年不过十岁而已.只是个小孩子,不该过早的对他施加太大压力,然而她似乎忘了,这个孩子骨子里有一种执拗的骄傲,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一定很大.....是她忽略了。
    “爵儿.姐姐相信你。”欧阳暖这么说着,露出笑容。
    “恩!将来我要封侯拜相.让姐姐做一品夫人,叫那些小人再不敢嘲笑咱们,让你和娘都为我骄傲!姐姐,你看着.我一定能做到!”欧阳爵说着,重新又拉起了弓。
    欧阳暖站远了几步.默默看着欧阳爵一次又一次重新拉起弓.封侯拜相.一品夫人.爵儿,这是你的愿望吗?你可知道姐姐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你幸福,那些名利富贵又有什么要紧.如果你想要,姐姐拼了命也要为你争一争;
    “欧阳公子怎么还在练习?”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男子从旁边的花丛中走出来。
    俊美绝伦.....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苏玉楼再合适不过.加之他文武全才、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任何女子看到了都要心动不已,林氏为了让自己上钩,只怕还真是费了好大一番心思.欧阳暖心中冷笑。
    “这位是    “他目光落在欧阳暖身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眼里的神情让人微微迷醉。
    ——————题外话——————
    渣男啊.渣男出来啦,终于写到这里了,某秦激动地浑身抖.啦啦啦啦
上一章节:047 祖母寿宴大展华彩
下一章节:049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