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倾国倾城美人皮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正厅宴席刚散.欧阳治就被林氏请到了福瑞院。
    他心里最近正烦着林氏,晚上也想去李姨娘那里.要不是王妈妈亲自来请说林氏有要紧话说,他还不会去。
“”....你说什么?”欧阳治疑惑道.“你想要苏夫人住到咱们府里来?   
林氏笑着道:“老爷是知道的,苏夫人和我向来很好,这次她在京都一时找不到地方落脚.我借她个院子暂住也不是什么难事呀.咱们家南边的那两进院子不是空着吗.借给她住一段时日,只要她找到宅子就会搬走了。“   
欧阳治倒不是很介意家里多一些人.只是奇怪道:“那苏家财力雄厚.下人一定不少.一起带进来两进院子怎么住得下?”
    “老爷说的哪里话.苏夫人也说过人多怕麻烦咱们才不肯住进来的话.其实没妨碍的,那些下人实在安排不下就放在京都郊外的别院农庄也没什么。
    “这个.…..你有没有问过老太太?”欧阳治神色之间流露出迟疑。
    “老太太那里我已经当面说过了.“林氏避重就轻地回答,却没有提李氏答应不答应,横竖只要欧阳治答应了,他才是一家之主.老太太也说不出什么来。
    “可是那苏公子生的这么好.咱们家又有两个女儿.是不是——”欧阳治依旧心存疑虑。
    林氏微微一笑:“我知道老爷是为着避嫌.可儿还小不妨事.倒是暖儿年纪也大了.实在不行以后尽量避免让他们见面就是了,这样也省的外人传出什么闲话来。”实际上,她巴不得传出闲话才好。
    欧阳治皱眉道:“暖儿吗.我倒是不担心.她性子沉稳大气.知书识礼,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反而是可儿年纪太小,心性不定.就怕她闯祸,你是她娘.该多管着她.不要成天疯疯癫癫的.以后在屋里学些女红才是正经!多学学她姐姐,又稳重又大方.做事妥帖懂事.听说今儿还给老太太送了百寿图.那字我也看过,的确是用足了心思.明天恐怕这京都就会传遍了,谁都会知道我家有个孝心难得、才华横溢的大小姐.我不求可儿也跟暖儿一样聪明.学学针线收收心也就罢了。”
    这叫什么话.林氏气的不行,自己费尽心思求来的玉佛没讨到一句好.反而被欧阳暖彻底抢走了风头不说,可儿还落了这么多不是!她直咬牙.强自忍住,款款走到欧阳治身边,替他轻轻捏着肩膀.松松筋骨.凑到他耳边吹气如兰,轻声道:“可儿年纪小,渐渐也就懂事了.倒是暖儿年纪也大了,今天我看那苏公子年纪轻轻、一表人才.”...“
    欧阳治猛然回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氏.刚有些燥热的脑子立刻冷了下去:“你说的什么话.暖儿和苏公子有什么关系?”
    林氏原本没打算现在就说,但是听了欧阳可的话,实在是摸不到底,防止中间再出什么变故,只好先出言试探一二.径直说下去:“我瞧着那苏公子真是一表人才.不知多少人看直了眼.再加上苏夫人看到暖儿又欢喜的跟什么似的.不如.....”
    欧阳治霍的站了起来,狠狠挥开了林氏的手,盯着她一言不发.林氏被他看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强笑道:“老爷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欧阳治冷笑一声,道.“我倒不知道,暖儿才多大,你就给她相好婆家了?这是什么道理.她的婚事我这个爹爹不知道,老太太这个祖母不知道.你倒自己定下了?”
    林氏揪紧自己的袖子.颤声道:“旁人家哪个不是夫人先相看女婿的.我又不是非要将暖儿嫁过去.只是看着苏公子实在惹人喜欢才这么说,老爷说这话,岂不是要怪我多事?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欧阳治脸色十分难看,冷冷道:“你还觉得自己有理吗?暖儿的外祖父和亲舅舅都是镇国侯.你可知道镇国侯的封号是怎么来的吗?那是当年老侯爷不惜性命,护驾有功,先帝赐下来的!宁老太君虽然是一介女流之辈.却是堂堂正正的一品夫人,个性刚强、正直不阿.极为受人敬重,哪怕是长公主都要给她几分颜面!要不是当年婉清执意要嫁给我,你以为他家会看得上我吗?如今你看着我那大舅兄身体不好.可圣上却十分厚待.逢年过节都有重赐,这是什么.这是圣上在向天下人表态,还有暖儿的表姐林元馨,我今天听尚书大人的意思.太子殿下有意为皇长孙聘下她.姑且不管是传言还是真的,那都是我们惹不起的人物!你以为你一个继母.就能像是旁人家一般随便许女儿,暖儿是你许得了的吗?婉清去的早,在老太君眼睛里暖儿就是她的眼珠子.谁敢随随便便动老太君的眼珠子?!告诉你,不要说是你.就算是老太太.也要掂量着想一想够不够格!”
    林氏气的眼睛通红,一口气上不来恨不得晕死过去.她颤声道:“老爷,你到底在想什么,她再宝贝也还是你的女儿,镇国侯府再厉害也是外人.他们还能一心一意阻我们嫁女儿吗?”
    “糊涂!”欧阳治劈头盖脸骂道,“就算不说侯府.暖儿这样的才貌,将来要嫁的还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显贵.我怎么能将她许给一个商户这么愚蠢,暴殄天物暴玲天物!”他一连说了两遍,心中不解气.却还是不敢将明郡王曾经派遣使者来送过东西的事情说出来,暖儿若是将来能攀附上燕王府,他欧阳治也跟着飞黄腾达,苏家算个屁!
    欧阳治满头满脑都是奇货可居的心思,尤其是今天看了那幅百寿图,竟觉得满京都的千金都比不上自己的长女,他想到这里,一时自信心极度膨胀,不由自主道:“哼.若不是我家门第不够,暖儿便是嫁给皇长孙做正妃也配得起!”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
林氏不敢置信地看着自信心极度膨胀的欧阳治,道:“老爷.你疯了。   
欧阳治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自家的门第其实不算低,只是攀附皇家么...…镇国侯府的嫡女嫁过去说不准就是个侧妃,欧阳家不过是个吏部侍郎.只怕别人还瞧不上。真说起来,皇长别地位太高.明郡王更是光芒万丈.这两位欧阳治只是做做梦而已,不过那又怎样,皇子皇孙多得是,只要能嫁个皇孙贵戚.将来自己也跟着水涨船高。然而欧阳治转念一想.又觉得如今圣上心意不明,将来大位会落到谁头上还说不定,暖儿就一个人,总不能分开几个嫁,自己一定要看准了.押对宝才是!欧阳治越想越觉得自己很聪明,几乎将林氏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一边想.一边道:“你看着吧.暖儿这样的才貌.哪家豪门权贵聘不得.再等上两年我家说亲的一定会踏破门槛.还轮得到你瞎操心!”
    林氏顿时一盆冰水浇了下来.心头冷了不少.犹自不死心道:“京城豪门权贵虽多,可那些贵族公子未必如苏公子这样出色啊!“
    欧阳治冷笑道:“妇人见识,简直不知所谓!你说话也先要想想,说出去莫要笑坏了人家肚皮!人家堂堂王室公侯之家的公子.什么时候会轻易在外头显摆的?不说太子府.就说如今圣上十分绮重的秦王、晋王、燕王、周王四位王爷家中都尚有世子和郡王没有骋正妃.便是这几位太高贵我家攀不上,还有楚王、齐王、鲁王、蜀王、湘王、代王、肃王这些.我就不信凭着暖儿的才貌.连一个皇孙也攀不上!”
    这一番话说的又狠又急,如同一把钢刀把林氏身上的肉都给害了下来,她心中急得上火.若是让欧阳暖嫁给这些人家,那就是彻底飞上了枝头.到时候不要说自己.谁都压不住她!自己和可儿不就是死路一条!她不由泪眼盈盈道:“老爷和我说的这些.我妇道人家都是不请楚的.听你这样说.暖儿有更好的出路.我这个娘也为她高兴啊,老爷你也不必生气,有什么话都可以好好说,况且你这话我听着总是难受,难道你忘了咱们还有可儿吗?她将来也可以为老爷你铺路啊!”
    “她?”欧阳治嗤笑一声.“若是没张文定那件事.我还信她将来能给我争气,你看看她都做了些什么?要不是你拼命帮她压下来.只怕事情都传遍京都了吧.谁家会要这种媳妇?她这种没脑子不懂事的,就算进了这种门第,也活不过一年,我指望她?你别诚心害我!“
    林氏一听,眼睛一酸.不由得哭了起来:“老爷说便说了,何必开口闭。的伤人心?可儿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难道你不想为她谋个好前程吗?再说她生的也很好.比暖儿又差到哪里去?”
    “差哪里?差得远了!你眼高心更高.脑子不清醒胡思乱想.高攀也得有个度!你是什么出身.可儿是你生出来的.人家是何等门第,哪里会看得上她?你什么都不懂.尽在那里做白日梦.真是痴心妄想!”
    林氏一听,像是一把钢刀刺进心口.她最恨的就是旁人说自己是庶女,不由变了眼神道:“老爷这是说我这个娘耽误了可儿的终身?”
    欧阳治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自己都明白.还需要我多说吗?皇室最重嫡庶之别.你是个庶出的,你的女儿地位又能高到哪里去?别再胡思乱想了,”
    抹氏心里宛如被刀绞般恨,却因此脑子请楚了许多.她心中冷笑.你说的这么信誓旦旦.还不知你那个宝贝女儿和苏公子已经关到一起去了.晚了,一切都晚了.你攀龙附凤的计划全泡汤了,欧阳暖这个眼中钉很快就会连根拔起!想到这里,她软下语气.伏到欧阳治缆身边.媚眼如丝道:“治郎,瞧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只是与你说女儿罢了,怎么会说到我自己身上,我身份低你早已是知道的,怎么如今却嫌弃我了吗.如果这样,我还不如一死,了之。...”
    欧阳治见她语气放柔了,原本的怒气也稍微缓了缓.长叹口气.道:“你也不必如此,如今你怀了孕,还是多多保重身子吧,别尽想些有的没的,若是你真的喜欢那个苏公子,将来把可儿嫁给他就是了,只是暖儿你却是想都别想,”
    林氏见自己一贯的伎俩此刻失效,知道欧阳治如今已经被年轻美貌的李姨娘迷住了.对自己不怎么感兴趣.再加上因为怀孕的关系.自己身子发福,哪里还有当初的苗条美貌?尤其是听到欧阳治竟然说要将欧阳可嫁过去.不由气得咬牙,却不敢表露出来,只能继续道:“老爷.我原本看着苏公子是喜欢的.可听你这么说却也明白了.他到底是个商人之子.便是再出众也与我家不匹配.可儿虽不如暖儿,却也乖巧可爱.生的也很好.我好好教导,将来的亲事必不会差.老爷.她也是您的亲生女儿,您可不能不管她呀!    欧阳治听得有点心烦.胡乱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别再说这些,我还有事,今晚不歇在这儿了!”说完,他起身就毫不留恋地向外走去。
    林氏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冷笑.走吧走吧,很快你就会发现你引以为傲的女儿做出丢人显眼的事来了,到时候看你这个如意算盘还打不打得响;
    就在欧阳治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突然见到寿安堂的丫头匆匆来报信,说老太太吩咐老爷和夫人立刻去.欧阳治十分奇怪.林氏却笑盈盈地跟着走出来,她以为李氏已经发现欧阳暖和苏玉楼共处一室了.心中激动地不行.不由自主藏不住得意的神情。
    到了寿安堂,欧阳治当先进去,看到里面情形悚然变色,林氏跟着走进去.本以为会看到欧阳暖和苏玉楼被绑在堂下,却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哭的死,去活来的欧阳可。
    欧阳暖和李姨娘正陪在李氏身边,李姨娘掩不住幸灾乐祸.欧阳暖的脸上却露出同情不忍的神色,一看到欧阳治和林氏立刻迎上来.急切道:“爹娘总算来了.快劝劝祖母吧.她要打死可儿呢!“
    林氏一听.顿时脸色大变.惊疑不定地看着欧阳暖又看看跪倒在地上的欧阳可。
    烛光下,欧阳暖面容素净而清丽,整个人仿佛一朵出水的莲花,美丽不可方物,更加上面色急切.真诚不似作伪.仿佛十分心焦妹妹的性命.林氏却看得心中一抖,只觉得欧阳暖如同索命恶鬼一般可怖!她不说一句话.冲过去劈头问道:“老太太,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倒要问问你这个娘,你的女儿怎么回事!在我的寿宴上,当着那么多的夫人小姐.她闹得这是哪一出!”李氏阴阳怪气地道。
    林氏听了一愣.不由自主望向欧阳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计划明明是没有遗漏的,怎么今…欧阳暖怎么半点事也没有?反而是可儿跪在这里,好像犯了弥天大罪的样子!
    “可儿.到底怎么了!”欧阳治严厉地逼问。
    欧阳可哇的一声哭出来.叫她说什么.说自己把帕子送给了苏玉楼.然后苏玉楼写了诗文又将帕子连带诗文一起送给自己吗?这不是私相授受是什么?她怎么敢说出来!
    欧阳可并不知道,苏玉楼随手将帕子丢给了银杏,接着帕子落到了欧阳暖手中,她又让红玉去前厅请欧阳爵想方设法从苏玉楼身上找个贴身物件.欧阳爵顺水雅丹捡了那诗文送来,欧阳暖再将诗文与帕子一同交给银杏,逼她将帕子还给欧阳可!欧阳可拿到帕子.看到同心结就心跳不已.哪里注意得到帕子里面还夹了别的东西.再加上众目睽睽之下不好打开同心结细看.只能收起来。紧接着欧阳暖故意引得旁人要看帕子,欧阳可不知究竟便将帕子拿了出来.这才闯下了大祸”...
    这一层层环节下来.不过是雕虫小技,要怪就怪欧阳可运气太背,脑子太蠢,一个姑娘家竟然将帕子交给男人.苏玉楼只要有点脑子都不会收下,欧阳暖立于屋子里.面上带着同情之色.眼神却冷冷看着这一切。
    张妈妈解释道:“老爷,今日老太太寿宴.原本一切都好好的.谁知侯府小姐非要看二小姐的帕子,二小姐拿出来之后.不知怎的那帕子里面竟然藏了一张诗文.老太太一看就生了知川
    “什么诗文?拿来我看!”欧阳治皱眉.一旁的丫头将红漆盘递过去.欧阳治翻了翻上面的帕子,又拿起诗文细看,顿时勃然大怒,上去对着欧阳可就是恶狠狠地一脚.“不要脸的东西!”
    林氏立刻想要冲上去,准备护着欧阳可.欧阳暖却一把拉住她.情真意切地道:“娘,你还怀着弟弟,不要也受伤了,”她漆黑的眼睛里,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寒芒.竟仿佛带着滔天的恨意,然而说话的声音却温柔入骨.林氏被她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抖,不自觉咬住了嘴唇,欧阳暖淡淡一笑.将她还给一旁紧张地冲上来的王妈妈:“王妈妈,可要好好搀着娘.要是她哪里受伤了,你们也别活了。”
    王妈妈拼命搀着林氏,根本不敢和欧阳暖对视,她心里实在害怕这位大小姐.只觉得她根本像是恶鬼来向夫人索命的.却偏偏还披着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人皮.将所有人迷的神魂颠倒,着实叫人心惊胆战,
    林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声道:“老爷.这诗文怎么了,你说呀!可儿到底怎么了,”
    欧阳治一把将诗文掉在她脸上.林氏一看,却是“一村春风寄好晴,暗香淡去影聘婷。平生不喜凡桃李.看罢梅花睡过春”,看到上面不是欧阳可的字迹,她眼皮一跳.心头一惊.望向欧阳可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惊疑不定.这丫头,这丫头难道说.....
    “这是苏玉楼今天作的诗!”欧阳治的声音如同炸雷,让林氏一下子懵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林氏差点气晕过去.再看欧阳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立刻以为是她拿了苏玉楼的诗文.心中不由翻起滔天巨浪,这可怎么办!
    李姨娘在旁边带着笑容道:“老爷,二小姐年纪小.一时糊涂做出这种是,以后好好管教就是了.何必动手呢?”
    “哼,她自己都不要脸了.我还给她留脸干什么?一个姑娘家.居然敢藏着男人的诗文!“
    “老爷!“林氏警醒过来.大声打断道.“就算这诗文是苏玉楼的又怎么样.这不是什么情诗啊!怎么就见得可儿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平生不喜凡桃李.看罢梅花睡过春!你仔细念念,这诗句里面难道不是含着情愫!你不识字吗?”欧阳治越想越觉得苏玉楼这首诗不是单纯咏梅,倒像是真的意有所指,看罢梅花睡过春.这不就是说见过欧阳可以后别人都不入眼了吗?好一个孟浪公子.他倒是惬意!
    欧阳可哀哀痛哭.林氏猛地走上去拽住她的袖子,厉声道:“不许哭!”欧阳可一下子被林氏脸上可怖的神情惊骇住,一时之间忘了哭泣,林氏死死拉住她.满面厉色.不能承认.打死也不能承认!欧阳可终于明白过来.哭声道:“爹爹.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我没有做!我也不知道那诗文怎么会在帕子里面,”
    林氏回头毅然道:“老太太.老爷.可儿虽然年纪小.却不至于做出这种不懂规矩的事,那苏公子在外面写诗.她在内院看戏.诗文怎么会到她手里?保不齐是别人诚心陷害啊!“
    “陷害?”李氏冷笑一声.道,“可儿.我且问你.帕子可是你的?”    欧阳可脸上全都是泪水,满脸恐惧.惊惶不安.此刻见到祖母一脸冷漠,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帕子一直在你怀里,你倒是告诉我.谁能把手伸进你怀里陷害你?”
李氏声音冷漠至极。
欧阳可咬咬牙.道:“祖母,那帕子.“...那帕子......“   
林氏大声道:“帕子一定是丢过的.是不是可儿?”    欧阳可一听,立刻点头,连声道:“是的.是丢过的!”
    欧阳暖脸上露出笑容,道:“这就对了,一定是帕子被别人捡去了,只是可儿在哪里丢了帕子.又是怎么捡回来的呢?”
    欧阳可一愣.嘴唇哆嗦着不敢说话.这帕子分明是自己送出去的.难不成要说是苏玉楼送回来的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让人知道这帕子是苏玉楼送回来的,甚至不能让人知道是银杏给自己递了帕子,只要叫她来一问,她定然会说出是苏玉楼命人将帕子送来给自己的.到时候真是坐实了罪名.吃不了兜着走!她狠狠心.道:“如…是在花园里丢了呢…后来,后来我自己发现了去寻找.在花园里找到了.因为心急着回去.我直接拿了帕子就走,也没发现被人动了手脚啊!“
你这意思是说.别人捡了你的帕子.故意动了手脚.再放回原位等你去捡回来?你当别人都跟你一样是蠢货!”欧阳治气得不行.恶狠狠骂道。   
欧阳暖叹了口气,道:“爹爹不必生气.今天府里面人多,兴许真是谁恶作剧闹着玩呢?”
    “谁没事开这种玩笑?倒不如说是她跟苏玉楼私相授受.不知廉耻,”欧阳治怒声道。
    李氏冷笑一声.道:“暖儿,你也太善良了些.怎么这种话都相信?今天在场的客人虽然多,可谁都与她无冤无仇.哪个会无缘无故陷害她?就算是陷害.难不成还真的将帕子弄成那样来诬陷她?她就是瞎子吗,不知道打开帕子仔细看一看就收起来?”
    不要说他们,就连林氏都觉得这谎言太拙劣.不由得一哥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狠狠瞪着欧阳可.欧阳可缩了缩脖子,一把扑倒在林氏跟前:“娘,你救救我,我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欧阳治恨声道:“听听,你还不知道反省!凡事反躬当自省.你却一心一意说别人害你,我倒不知道.你一个深闺里面的千金小姐,谁没事会来害你?他怎么不去害你姐姐?保不齐你比她优秀.还招人妒忌些吗?你是我的女儿.我一向护着你疼着你.跟寻常那些小姐比起来,你的日子不知道多好过!人说闺中女子要广读圣贤书万卷.才能做到知书达理通晓世情.我不求你像你姐姐一样聪明有礼,只要你老老实实在屋子里呆着就行了,你连这个都做不到!才多大点年纪.先是张文定.后是苏玉楼,难不成是个男人你都爱,还要脸不要?”
    这话说的十分严重,几乎是戳着脊梁骨在骂人,欧阳可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鼻涕眼泪全抹在林氏的裙摆上.林氏看着心疼的像是刀害一样,不得已颤声道:“老爷.可儿真是无辜的.也许是苏玉楼看中了可儿.想要攀附上老爷,借机算计她呢?”事到如今,她已经顾不得对付欧阳暖,保下欧阳可才是最重要的,
    “人家陷害她?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那苏玉楼好歹出身富贵之家,什么样的美人儿没见过,她才多大.又有几分姿色.人家看得上她吗?你以为你家女儿是天仙?哼!”欧阳治冷笑。
    “爹爹.”欧阳暖柔声劝说道,“不必说的这样严重.可儿活泼可爱,确实招人喜欢.只是我看着苏公子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他一个少年.身边又没有随身携带婢女.怎么会打那么精致的同心结,说不准是一场误会呢——    欧阳治看着懂事善良的大女儿,心里更加厌恶欧阳可.冷着脸不说话.心里却突然闪电般晃过一个念头,暖儿说得对,苏玉楼年少英俊、心机深沉,苏家野心勃勃、谋划不小,想要攀附上高门权贵也不难,怎么会一见面就出手算计欧阳可这样的小女孩,看中暖儿倒是有可能!再说苏玉楼这么一个少年郎,今天也没带婢女来.怎么可能想到打同心结!这样看来.极有可能不是什么私相投受.而是欧阳可一厢情愿,偷了人家的诗文.还悄悄打成同心结的样子.那就更加不知廉耻了!有辱门风,
    欧阳治盯着欧阳可,越看越恨不得一脚踹死她.眼神可怕到了极点.欧阳可吓得浑身发抖.一个劲儿往林氏身后躲,
林氏从未见过欧阳治一副要杀人的神情.心中也起了一丝恐惧.见情况不对立刻大声道:“老爷,花园里来来去去那么多人.谁能保证这帕子是干净的,可儿一定是受人诬陷,就算不是.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家的小姐故意拿了她的帕子去裹心上人的诗文.又太过惊慌怕被人发现才丢在花园里啊,”   
听听,林氏开始慌不择言了.欧阳暖冷笑,脸上却是一副惊奇的样子:“可是今日花园里都是各家的公子,小姐们都在凉亭里,谁也没敢靠近那里    李氏喝了一杯茶,冷冷道:“旁人都不敢去,就她敢去!明知道花园里有那么多年轻男人.居然还敢去.到底打得什么主意?!怪不得.我们这么多人在园子里看戏.本来好好的.她却闹着要去玩.原来是打的这种主意,   
欧阳可有苦说不出.去花园本来就是林氏为了给欧阳暖和苏玉楼制造见面的机会.谁知此刻却成了自己的把柄!她闹着去花园已经不对.又说在花园里丢了帕子.任何人听了都会以为是故意的!
    欧阳暖不等林氏反应过来.先叹息了一声道:“爹爹.当时那么多人在场.若是让别人知道这是苏公子的笔迹.妹妹一生可就毁了!原本只是一张诗文还好,大不了说妹妹仰慕苏公子的才学才私藏了.了不起也就是名声受点损害,但偏偏是帕子包着诗文.还是同心结的模样,大家都瞧见了.纵然嘴上不说”s里也会有疑心的,万一变成话柄,妹妹芳名扫地不说,还要连累爹爹你落个教女不严的罪名.好在祖母英明,将诗文先藏了,旁人多半会以为是妹妹无聊时作诗取乐毗 ”
    “暖儿.你就不必为她掩饰了.你以为今天在场的夫人都是傻子吗?我怎么说他们就怎么相信?我告诉你,这些一个个都是人精.嘴上不说.心里明白着呢!这一回的寿宴简直是丢尽了脸面.还连累了你们姐弟.将来也要被人家说有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妹妹!”李氏叹息着.将茶杯重重磕在炕桌上。
    “祖母说的哪里话,都是自家姐妹.难不成我还担心妹妹连累我吗?纵然真是这样,可儿也永远是我的妹妹.我当然要护着她了。”欧阳暖微笑着说道,十足姐妹情深的模样.林氏恨的咬牙切齿.偏偏不能开口反驳。
    林氏手下狠狠掐了一把欧阳可.欧阳可一个激灵.顿时反应过来道:“爹爹,别的小姐是没有胆量靠近花园,可是丫鬟们有啊!是秋月!一定是秋月做的!除了她没有人能贴身靠近我身边,帕子肯定就是她偷走的!先是假借我的名义骗来的苏公子的诗文.生怕被我发现又悄悄将帕子还了回来,却夹杂了不干净的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爹爹.你相信我!”
    欧阳暖冷冷看着这一出闹剧.要说恬不知耻.这对母女认第二.无人再敢认第一,先是说丢失了帕子.再说苏玉楼仰慕欧阳可送来了诗文.欧阳治都不相信.她们就说成是其他小姐丢下的,这还不成.干脆冤枉在无辜的丫头身上!只是她们这个故事编的可不怎么样.祖母李氏十分精明,这种漏洞百出的借。谁会当真!
    林氏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怒声对已经目瞪。呆的欧阳可的贴身丫头秋月呵斥道:“胆大妄为的贱一人,你今日趁着机会到花园去勾引苏公子在前.捡了小姐的帕子.偷来苏公子的诗文,竟然还打成同心结,做成圈套陷害二小姐!你老老实实交代,我还会饶你个全尸!”
丫头秋月一听完全惊呆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她万万想不到.出了事情二小姐竟然全部栽赃在自己身上.当时明明亲眼看见二小姐送出帕子给苏玉楼,现在却变成了是自己偷走了帕子!老天.她一个丫鬈怎么敢做出这种事.吓得不停磕头道:“奴婢绝不敢,不敢啊!求老太太、老爷夫人明鉴!   
欧阳暖回到李氏身后.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WWW.uxier.cOm
    李氏的脸色很不好看,在她眼中如今这一切已经成了闹剧,林氏却犹自不知.呵斥道:“小贱一人,你还妄想椎的干干净净.二小姐多大点的姑娘,怎么会将帕子送给男人?倒是你,只有你能近身词候,偷了她的帕子是再容易不过.莫非你以为故意将这一切诬陷在二小姐身上,你就能够跟着陪嫁进苏府吗?”
    满屋子的丫头妈妈们都满目同情之色.她们看着林氏母女将所有罪责怪在秋月一个卑微的丫头身上,而秋月浑身发抖、牙齿打颤.一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林氏平日里慈爱大度.一派主母风范.二小姐对秋月不说很好.却也是十分信任侍重.但到了关键时刻,这对母女却将一个可怜的丫头推出来作了替罪羊!这是何等可怕的主子!
    欧阳暖静静看着.将屋子里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收进了眼里.最后她的目光落在疾言厉色的林氏身上,微微冷笑,恐怕涵滔不绝的林氏还不知道,不知不觉之中,她已经失尽人心了吧!一个随时随地可以弃卒保车的夫人,一个出了事情自己无力承担就全部赖在下人头上的主子.谁还会全心全意忠心耿耿为她们卖命?可笑之至!
    欧阳暖叹息了一声.脸上却满是同情之色,道:“爹爹.算了吧.这件事情再查下去对妹妹闺誉有损.我料想秋月一个小小的婢女也不敢做出这种胆大妄为的事.我们就当是误会一场,揭过去便罢了。”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望向欧阳暖,却见她色如春花,满面慈悲,不由得大为感叹,秋月算是投错了主子.若换了慈悲善良的大小姐,定不会落到这等下场!欧阳暖与秋月无亲无故、更无主仆情分.竟然开口为秋月辩解,相形之下.一直咄咄逼人要将秋月推出来受死的林氏母女就太可怕了!
    欧阳治冷冷望着林氏母女.脸上全然都是不信,李氏已经低头喝茶,仿佛在看一场闹剧。
    事到如今,林氏已经别无退路,她走到秋月身旁蹲下去.用只有两人的声音轻声道:“用你一死.可换全家平安富贵。”
    秋月浑身一震.看着林氏眼睛里的冰寒之色.脸上终于露出绝望.如果她不为欧阳可认下这罪名,自己的家人也难逃一死.夫人.二小姐啊.你们好狠毒的心!她低下头去.再无一丝希望,凄凉道:“是.一切都是奴婢做的,奴婢......奴婢仰慕苏公子的才华,妄想诬陷二小姐.最后跟着二小姐嫁入苏和 ..”话未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林氏缓缓站起来.扬起下巴冷声道:“老太太,老爷,可儿再有疏忽,却也是欧阳家的女儿.你们要看她被别人诬陷.彻底名誉扫地吗?”
    她在赌,赌李氏和欧阳治为了保住欧阳可的名誉,认可这个错漏百出的谎言!
    欧阳治死死盯着林氏.目光之中全然都是隐忍的怒气,终究只是长叹一声,慢慢说道:夫人说得对,这丫头竟如此居心不良,如今既已实供.赐她全尸而死.来人.拖出去杖毙!”
    外面的妈妈们齐声应了.拖着秋月到中庭.用麻绳狠狠捆了.毫不留情地重重打下去!一时之间满屋子都听到秋月凄厉的惨叫.以及沉重的木板向人的身体重重击下的声音!屋子里,欧阳可面无表情,林氏冷淡听着,欧阳治满面冷色,就连老太太李氏都微微闭目,仿佛睡着了一般,所有的丫头妈妈们都露出不忍的神色。
    在体统面前,他们明知道罪魁祸首是欧阳可,却还是选择了牺牲一个无辜丫头的性命.欧阳暖的指甲不由自主陷入掌心.这些人就是她的亲人,多么冷血多么可怕,简直是一群披着人皮的豺狼!
    秋月这些年跟着欧阳可,纵然没有做大恶事.欺负人的交易也做了不少,欧阳暖自始至终沉默不语,直到外头打了三十个扳子.料想她已经受了教训后.才缓步上前道:“祖母.爹爹,可容暖儿一言?”
    ——————题外话——————
    ......其实吧.大家为欧阳可设想的结局某秦都是想过的,但是后来有了更变态的惨痛下场
    ——我果然好坏
上一章节:050 二小姐奏是不要脸
下一章节:052 脑残妹一定要找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