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脑残妹一定要找茬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李氏睁开眼睛.叹息一声.道:“暖儿.祖母知道你心软,但若是为了这个丫头求情,就免了吧。”

    在欧阳家的体统和人命之间,他们毫不犹豫选择了维护声誉.哪怕是掩耳盗铃、欺世盗名,也要照着这各路走到底。欧阳暖看了一眼面带讥消的林氏,慢慢道:“暖儿也知道这丫头做了错事,但毕竟她跟随可儿多年.是她的贴身丫头.情分非同一般,可儿如今是气得很了,若是将来回想起来定会后悔.暖儿明知妹妹必悔.岂可无一言规谏?”
    欧阳治坐回座位上,淡淡地道:“说吧。”
    欧阳暖轻声道:“秋月的确是罪该万死,只是她这些年来尽心尽力服侍妹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都且不论.祖母怎么忘了.秋月是华妈妈的亲生孙女啊,华妈妈当年是您的陪嫁丫头.服侍您多年后因年老体弱才得了恩典去了别院养老.她儿子早死.媳妇改嫁.只刺下这么一根独苗苗.如今将她杖毙.华妈妈知道该有多伤心呢?”
    李氏脸上多了三分戚色,只是还有些犹豫不决.欧阳暖又道:“娘现在怀了身孕.惠安师太叮嘱过一定要我们多做善事,如今杖毙丫头是小事.坏了师太的嘱托才是大事,万一不小心留下业障,祖母和爹爹岂不是要受到连累。”
欧阳治一直没有任何要停手的意思.听到这里顿时目光一凝,便向外面喝道:“行了,先住手!”外面当然停了手.屋子里的人一下子面面相觑。   
林氏如何肯饶.事已至此只有秋月一死.死无对证她才觉得安全.立刻大声道:“暖儿你说的什么话.这样的贱婢你何苦为她求情!”
    欧阳暖叹息一声.目光流连在林氏腹部.别有深意道:“娘.就当是为弟弟积阴德吧.可怜弟弟还未出世就已经有了天煞孤星的恶名.若是府中再有人死去.岂不是加重了他的罪孽,您身为亲娘于心何忍?”重生之高门嫡女
    “天煞孤星”四个字仿佛一道咒语将林氏牢牢束缚住.她与欧阳暖对视的瞬间,只觉那双黑潦潦的眼睛里流露出无边的寒冷,令她心头如针刺一般,不由自主倒退半步。
    欧阳暖回过身,淡然道:“秋月的确有罪,祖母和爹爹一定要惩罚她.就让她进入家庙为还未出生的弟弟祈福吧,也替娘每日诵经百遍,消弥业障,”
    进入家庙将是永远不见天日.但与直接杖毙比起来已经是法外开恩,所有人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转折.一时之间都呆呆看着站得笔直、目光冷静的大小姐,秋月并不是她的丫头.她却三番四次出言相救.当真是宽容大度、仁厚有情.不由令人心中肃然起敬。
    欧阳治思来想去.打死秋月的确会增添罪孽.于自己的福禄有损,若是放出去又怕她在外头乱说,只有投入家庙彻底断绝了她与外界的接触才不失为上策,当下看了李氏一眼,道:“老太太,您看呢?”
    李氏点点头,冷冷望了一眼林氏的腹部.天煞孤星,欧阳家居然出了这个妖孽,为了消除业障.替自己祈福.就暂且饶了这丫头也无妨!微微点头道:“暖儿宅心仁厚.这个主意好.既惩罚了这个丫头又保全了她的性命.今天就送进去吧。”
    欧阳治冷冷看了林氏一眼.道:“可儿虽是被丫头诬陷.但也是她无缘无故跑到花园招蜂引蝶.罚她禁足百日.抄写女则五百遍.你身为亲娘管教不严.以至于生出这许多事,丢了欧阳家的脸面.从此之后你必须好好管教可儿.若是再发生这种事.连你一块严惩!”
    走出寿安堂的时候.欧阳可浑身发软,几乎站不起来.王妈妈硬是搀扶着她随同林氏一起走出去,一路走过门槛.到了院子.所有的丫鬈妈妈都用一种极端陌生的眼光盯着这对母女,那神情说不出的诡异。
    欧阳可有些害怕.不由自主靠近了林氏,林氏目光凌厉地环视四周,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低下头去,仿佛受不了女主人的威严,林氏目光冷厉,昂起身扳,带着欧阳可和王妈妈等人离去。
    欧阳暖站在光明处,远远看着这对母女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慢慢步下台阶.渐渐走向黑暗.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哭…
    世人皆知,京都追云楼雕檐映日,画栋飞云,是最豪华最雅致的客栈,当夜,追云楼雅间里.苏玉楼听完妹妹苏芸娘的话.露出微微的讶然:“你说二小姐藏了我的诗文?”
    “是啊大哥,我亲眼见到那帕子裹了诗文,里面还是你的字迹!”苏芸娘睁大眼睛肯定道。
    “玉楼.你可知道那二小姐不但用手帕裹住了诗文.还持地打成同心结的样子,一开始我还没有留意是你的字迹,后来你妹妹一说我才觉着不对!”苏夫人坐在椅子上,露出不悦的神情.“难不成你真的瞧上那二小姐了?    苏玉楼眼中再也没有原来的平静.只刺下冰冷和怒气,冷声道:“这个欧阳可真是没脸没皮.她将帕子送给我.我当然没有收下.却不知怎么会闹出这种事情来?”
    苏夫人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这诗文真不是你送给她的?”
    苏玉楼俊美的脸上露出一种厌恶.沉声道:“娘.你觉得我会看上欧阳可吗?她有哪里值得我注意?”
    苏夫人想了想.与大小姐欧阳暖比起来.欧阳可的确逊色许多.自己的儿子清高自持、眼高于顶,怎么会舍弃耀眼夺目的欧阳暖而看上欧阳可这么一个小丫头。她沉吟片刻道:“若不是你.又会是谁?”
    苏玉楼冷笑一声:“当时前厅那么多人,谁会注意到诗文被人拿走了!娘,欧阳可派人偷走我的诗文,又作出那雷恶心模样,十有八九是想要别人以为我与她有情!”
    苏芸娘点头道:“我也相信大哥不会做出这种事,凭大哥的人才风度,多少小姐倾心.何必去招惹欧阳家二小姐?简直可笑.只是刚开始看到那帕子包了诗文,又持地挽成同心结的模样.的确叫人心中怀疑。既然大哥这么说了,定然是欧阳可故意做成因套,想要借此赖上大哥,“
    苏夫人摇头道:“怎么会这样.林婉如与我说的那么好听.说会想方设法将大小姐许给玉楼,我刚开始还在犹豫.玉楼这么优秀,不但要找个家世好的.更要找个容貌出色的,所以才特意提早上京,趁着欧阳老夫人寿宴看一眼,却想不到竟是那么一个美人儿.我便想着答应下来.还特意送了块玉、佩“.“”
    苏芸娘奇怪道:“娘,你不觉得奇怪吗.我觉得大小姐和欧阳夫人感情很要好啊,简直比亲生母女还要亲热.凭她这样的才貌,欧阳夫人为什么要将她嫁到苏家来?欧阳暖会不会有什么缺陷?”
    苏夫人蹙眉道:“你说的什么话,难道我苏家门第很差吗?还是你哥哥配不上人家欧阳府大小姐?你就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苏芸娘见母亲生气了,赶紧上去攀着她的臂弯,撇娇道:“娘.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嘛,”
    苏夫人哼了一声,伸出食指点了点她洁白的额头,“。没遮拦!这欧阳府每个人看着亲亲热热.底下却是针锦相对的厉害。你不要看欧阳夫人对人和气.最是个厉害的.那大小姐年纪不大,却已生的如此模样,再加上她还有个可能继承欧阳府的胞弟,肯定受到继母的嫉恨,恐怕和欧阳夫人早已是针尖对麦芒,只是你今天看她笑容满面、亲切随和,哪有半点怨愤委屈的样子?照娘看来,她只怕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咦,那娘岂不是要给大哥娶个厉害的嫂子.我不要!“苏芸娘撅起嘴巴.娇俏地嗔道。
    “傻孩子,你总要为你大哥着想.今天你也是在场的.欧阳暖还真是万里挑一的人品,见人先露三分笑,却半点没有谄媚之态,身上也没有那些大家千金扭扭捏捏的怪毛病,一身规矩气派便是两位侯府千金也有所不及!你有没有看见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比之咱们在江南见过的那些矫揉造作的豪族女子不知强了多少,可惜我们来的晚了.没瞧见那幅百寿图,但我听其他人说也是世间少有的毗要是能为你大哥骋下欧阳暖.还真是一伴美事!”苏夫人感叹道。
    苏芸娘笑了笑,心里却十分不快.欧阳暖对待自己虽然也是带着笑容的,却自始至终带了几分疏离,无论自己如何讨好.对方都似铜墙铁壁无法突围,再加上她也是个年轻美貌的女孩子,自然见不得亲娘在她面前这么夸耀另一个人.当下故意拿眼睛去瞧苏玉楼.道:“娘你相中了有什么用,也要大哥喜欢才是!”
    “玉楼,你今天也见着那大小姐了吧.觉得如何?要再瞧不上,娘可真不知道去哪里寻个仙女给你了!”苏夫人见苏玉楼一言不发.若有所思地打趟道。
    苏玉楼没有回答,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欧阳暖的那一双眼睛,他只觉得其中盈着说不清的耀目光彩,却不知道为何她只肯对自己流露出冷淡的神色.这些年苏玉楼自诩见过不少女人,其中既有名门闰秀也有小户千金,但叫欧阳暖那么淡淡的一瞥,满园的衣香鬓影似乎都失了颜色。
    “大哥.你说话呀!”苏芸娘见苏玉楼迟迟不语.上来推了他一把。
    苏玉楼回过神来.淡淡一笑.却并没有回答.苏夫人看在眼里.心中有数,郑重道:“玉楼,娘明白你的心思,定会叫你如愿以偿!”
    “娘.你当真有办法?”苏芸娘不由自主追问道。
    苏夫人微微一笑:“既然欧阳夫人和大小姐大有嫌隙.我们加以利用.何愁好事不成?”
    福瑞院
    林氏刚一回屋子里,就一头栽倒在杭上.王妈妈赶紧让所有丫鬈妈妈们都出去.回头却看到林氏脸色腊黄,颧骨处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显是气到了极点.一旁欧阳可愣愣地看着.不知所措。
    王妈妈赶紧推了她一把:“二小姐.还不向夫人认错!“
    欧阳可幡然醒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王妈妈赶紧过去倒了一杯茶给林氏,又搀扶着她勉强坐起来.服侍她喝了茶.见她脸色稍微好看点了,才轻声劝道:“夫人.二小姐年少无知.....“
    “年少无知?”林氏冷冷的盯着欧阳可,恨声道,“你每次都这么说.我也以为她年少无知,却不知道竟是个这样不知廉耻的东西!”
    欧阳可打量着自己亲娘,顿时心里吓了一跳.从小到大她从未见过林氏如此憔悴.好像一下子老了七八岁,瞧着情形不对.赶紧磕头道:“娘.您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知道错了!”
    林氏却不理会她.低声对王妈妈道:“银杏那贱丫头呢!让她滚进来!    王妈妈应声去了.欧阳可还要分辩.抬眼看见林氏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不敢再说话了.只默默想要站起来.林氏却突然暴喝一声:“跪下!不叫你起来你敢动一下!”
    欧阳可惊骇莫名.一张小脸吓得雪白如纸.委顿在地上.神情楚楚可怜,却是不敢再动了。
   银杏跟着王妈妈进来,林氏劈头盖脸砸了茶杯过去.一下子打在银杏前胸.顿时湿了一片,银杏扑通一声跪倒.吓得不敢抬头。
    “我是怎么吩咐你的?”林氏怒声道.“明明让你引大小姐去那院子,你为什么不照做?”
    银杏磕头不止.额上青了一片,抬起头来的时候一脸无辜,道:“夫人,奴婢确实照您的吩咐带了大小姐去,可是走到门。她却坚持不肯进去.非要让奴婢替她倒茶来,奴婢生怕她生气起来转身就走坏了夫人的大事.这才飞奔着去倒茶,回来后却不见了大小姐.反而见到.”...见到.”...“
    “见到什么!”林氏声音严厉,目光红赤。
    银杏偷偷看了欧阳可一眼.低声道:“见到二小姐在和苏公子说话.奴婢见此情形不敢出来.直到二小姐走了才敢现身......”
    林氏气息一窒,刚才她还不敢确认,现在才知道真是欧阳可坏了自己的大事,这个不孝的蠢货!她气喘吁吁地瞪着欧阳可,像是要将这个向来疼爱万分的女儿吊起来毒打一顿才甘心!欧阳可瞧见林氏那骇人的眼神,顿时慌了神.颤声道:“娘!娘,帕子的确是我送给苏公子的.可诗文却是他让银杏裹在帕子里面送给我的呀!我根本没来得及打开细看,怎么就知道里面藏了诗文呢,“
    林氏闹言,逼问银杏道:“你是不是被人收买了陷害二小姐!“
    银杏吓了一跳.面色青白.耳边猛地响起大小姐的话.不由自主照着说道:“不,奴婢怎么敢!奴婢一家人性命都在夫人手里捏着,怎么敢轻易背叛夫人!那帕子的确是苏公子命奴婢还给二小姐的.只是奴婢接过来的时候,真的不知道里面藏了东西的!奴婢连字都不认识几个.怎么知道什么情诗?况且奴婢是夫人的人.怎么会帮着别人陷害二小姐.奴婢当真是冤枉的啊!“说完,她又片刻不停地磕头,声音砰砰作响,听得林氏心烦意乱,挥手让她滚出去,银杏还没反应过来.王妈妈已经厉声道:“还不出去,”银杏如蒙大赦.跌跌撞撞出去了,深知自己从夫人手中捡回了一各命。
    林氏长叹一口气.倒在榻上,几乎半柱香的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欧阳可也不敢起来.就这么一直跪着,直到林氏突然坐起来.欧阳可吓了一跳,道:“娘.你怎么了?”
    林氏目中满是怀疑之色,盯着欧阳可看了半天,又闭目沉思道:“不,这事情有哪里不对!可儿将帕子送过去,对方又送了诗文过来,这事情除了银杏不该有旁人知道.可欧阳暖却一意挑唆着那些闺秀要看帕子.分明是早已经知道帕子里面有玄机.成心要让可儿出丑!这事情一定是她在背后作鬼!银杏这丫头没准就是内鬼!”
    王妈妈吓了一跳.越想越是如此.试探着问:“夫人.照您这么说,银杏这丫头留是不留?”
    林氏目光闪烁不定.阴厉十分,终究却归于无奈.道:“你怎么也傻了,现在多少人等着抓我的小辫子,若是这丫头莫名其妙没了,你还怕他们抓不到我的错处吗?”
    “可若不是她,二小姐也不会被诬陷.....“
    “诬陷?你没听她说吗,帕子是这丫头眼巴巴送给人家的,诗文又是人家回过来的礼物!要不是可儿自己先做了蠢事.怎么会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不提还好,一提起来林氏就眼睛里冒火,恨不得吃人一样,王妈妈赶紧帮她顺气.道:“夫人息怒,您还怀着身孕.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呀!“    欧阳可一听林氏所言.这才恍然大悟.拿着帕子捂在脸上.大声哭道:“娘说的是!竟然是欧阳暖这样陷害我.我绝饶不了她 …“
林氏打断了她的话:“你好意思说!你一个闺女竟然敢明目张胆给男人送礼物.我平日里那般疼你,今天也差点被你气死,你还不好好思过!”   
欧阳可白天刚刚被林氏责骂过,晚上又受了这一场惊吓,现在林氏还这样不依不饶,不由得伏在地上抽抽搭搭哭起来。
    王妈妈低声道:“夫人,您看这.....该怎么办?要不要为二小姐出这口气?”
    林氏冷冷地:“还是省省吧.欧阳暖既然敢做.就是笃定了我不敢去问罪.你不想想看,若是真的将银杏推出去,我所做的事情也会被抖出来,这不是正中她的下怀?”
    欧阳可一下子抬起头来,满脸都是愤怒.道:“娘,难道你也不管我.就这么任由我被人陷害?”
    林氏疲惫地道:“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你还是好好收心吧,忍下这口气,等娘生出一个健康的弟弟来,有的是报仇雪恨的机会,“
    弟弟弟弟.又是弟弟!现在她满心满眼都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哪里还会关心自己这个女儿,欧阳可猛地一下子站起来,摔帘子冲了出去。
    王妈妈要去拦着.林氏却挥挥手阻止了.道:“由着她吧,不懂事的东西,我一心一意为她好,什么都为她着想.她却不管不顾任性妄为!就该让她吃点亏,才明白这世上谁对她最好!过些日子她就会明白了,现在不必管她!“
    王妈妈心道夫人现在才知道娇惯了女儿.只是二小姐脾气这么大.这样负气出去了,只怕要惹出什么祸事来,但是见林氏眉头深深皱起,像是十分头痛,也不敢出声.只能眼睁睁的瞧着人出去了。
    欧阳暖一回到听暖阁.就看到院子里的丫头妈妈们整整齐齐站在门。迎接,一路走进去.竟见到欧阳爵趴在桌子上.苦着一张小脸无聊地拨弄着桌子上热滚滚的茶水,一看到欧阳暖进来.他高兴地跳了起来:“姐姐总算回来了!”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这么晚了还到这里来等着.有话要说吧?”   
欧阳爵看着方毋嫉叫一众丫头妈妈都出去了.才笑嘻嘻地道:“姐姐.今天我做的不错吧,听说.....“
    欧阳暖瞧见他得意的样子.不由露出微笑.这个孩子天真烂漫.却又十分耿直.她不会让他直接参与到阴暗的事情里面.今日所做只是让他稍许了解一些内幕.不至于当真以为这后院里头的太平日子得来简单,刚想要说话,却听见外头菖蒲大声道:“谁!”
    接着听见欧阳可的尖叫声,欧阳爵一愣,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欧阳暖,欧阳暖头也不回.扬声道:“菖蒲,让二小姐进来。”
    门。的帘子“咧”地一下子被打开.欧阳可满脸怒气地冲了进来,她的钗环散乱,衣袖带着不少褶皱,显然是冲进来的时候受到了菖蒲的阻拦,此刻她双手紧握成拳,一脸找茬的样子.令欧阳爵不由自主呵斥道:“你干什么!”
    欧阳暖微微皱眉.道:“爵儿,我和可儿是姐妹.有什么话都可以说.你却是个男孩子,就不必多言了.快出去!”
    欧阳爵望向自己的姐姐,却看到她一脸坚定的神色.不由自主抿了抿唇,却是一动不动.欧阳暖刻意在他耳边低声道:“去请祖母来。”欧阳爵一愣,这才恍然大悟.立刻抬脚走了。欧阳可也不去管他.只狠毒地盯着欧阳暖。
    欧阳可再彪悍,在自己这里也讨不到什么好.爹爹刚刚禁了她的足,她就敢闯进听暖阁.当真是好大的胆子,欧阳暖微微一笑.道:“可儿怎么了,这么晚了.有事找我吗?”
    “你还有脸笑,“欧阳可冷笑着,一步步逼近,“欧阳暖,你真是够厉害的,居然挑唆着那丫头陷害我.现在你可满意了吧?害得我这么惨.脸都丢尽了,”她双目赤红,似乎要冒出火来,外面不少丫头妈妈要上来劝,欧阳暖却使了个眼色,红玉立刻过去将她们制止了.独独让菖蒲进了屋子,守卫在欧阳暖身旁。
    欧阳暖沉声道:“妹妹说话要小心!便是你不喜欢我这个姐姐.也不该空。白话诬陷我!欧阳家的名声最重要.妹妹也是爹爹的女儿,难道还要继续不顾脸面这么瞎闹吗?自家姐妹有了嫌隙.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样闯进来.传出去好听吗?还是妹妹已经豁出去了,情愿落下一个凶悍无礼的恶名?”
    欧阳可被这话彻底激怒,脸上露出愤怒到了极点的神色,怒喝道:“我就是不要脸面了!现在我还有什么脸面,不止这样.我还要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说完.她一头向欧阳暖冲过去。WWW.uxier.cOM
    菖蒲三步挡在欧阳暖身前,一个巧妙的反手扭住欧阳可的胳膊,一把将她掼倒在地上.从旁人看来,只是她在阻止欧阳可不让她伤害大小姐而已,实际上却暗地里狠狠在欧阳可柔软的腰部踹了一脚,欧阳可厉声尖叫起来:“欧阳暖你个不要脸的贱一人!什么姐妹情深,什么仁心仁义的大小蛆,全是假的.你最是个心狠手辣。。。。
    欧阳暖却听得脸上带笑,口气反而愈发镇定.淡淡道:“看来妹妹是被不祥之物克着了,竟然这样。没遮拦,依照我看.以后你还是少去不该去的地方吧,免得招惹了某些脏东西!”
    欧阳可一听.死命挣扎起来.却不知为什么菖蒲个头小小.一双手却如同铁钳一般让她无论如何挣脱不开,不由得更加愤怒.嘶声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害我!放开我!欧阳暖.你简直是不要脸,将来一定会下地狱!”
    “妹妹.你到底怎么了,莫非真的是发烧了不成?”欧阳暖大声道.装作十分疑惑的关心模样,低下了身子凑过去,附在欧阳可耳边道:“是谁给男人送帕子,又是谁当众丢了欧阳家的脸面,是你呀妹妹,怎么都不记得了吗?”
    欧阳可脸色涨得发紫,想要用脚去踢欧阳暖.却被菖蒲一脚踩住.只能拼命挣扎,嘴里骂骂喇咧的.很是难听,欧阳暖声音低沉,只有两人能够听见.却无比温柔入骨:“我倒忘了.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娘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一边假惺惺的在姐姐病床前伺候,一边勾搭着上了姐夫的床,她那么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可能生得出好东西,你记住.你娘已经够贱,你比她还要贱!”
    这些话别人都没有听见,只有欧阳可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像是一头失去控制的野兽,疯狂地想要挣脱钳制.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欧阳暖算好了时间.对着菖蒲点了点头.菖蒲一下子放开欧阳可.欧阳可想也不想,没头没脑向着欧阳暖扑了过去.重重将欧阳暖椎倒在桌子上,桌子上的茶杯一下子挥在地上变得粉碎,欧阳可拿起碎瓷片就要向欧阳暖美丽的脸上划过去!
    菖蒲眼明手快.一把抓住欧阳可的手,欧阳可用力挣扎.却没料到此刻,欧阳暖露出微微的冷笑。
    这时,外头一声清脆的大喊:“祖母,您快进去看看,二妹妹像是发疯了!”
    欧阳可一愣.立刻下意识地要收回手.可是菖蒲怎么肯.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李氏踏进门来.见满屋狼藉,欧阳可高高举着手里的瓷片.菖蒲忠心耿耿地抓住了她的手,再看欧阳暖被推倒在桌子上,似乎受足了委屈!
    李氏勃然大怒道:“可儿,你闹什么!”
    旁边的张妈妈赶紧骂丫鬟,“你们都死了不成,赶紧把大小姐扶起来!你们几个.还不快去把二小姐抓住了,”
    几个丫头冲上去一左一右抓住欧阳可,菖蒲松了手.赶紧去搀扶欧阳暖起来,欧阳暖瞧见李氏.顿时落下泪水来,走到她跟前盈盈拜倒:“暖儿不孝.竟然惊动了祖母!”
    李氏见她满脸委屈,手上竟然还有被茶水烫伤的痕迹.顿时变了脸色.厉声呵斥欧阳可道:“你疯了.竟然敢冲进你姐姐的院子!”
    欧阳爵大声道:“祖母,好在您来得早.看见没,二妹妹要毁姐姐的容呢!”
李氏的脸色已经气得青白.指着欧阳可大声道:“快请家法!快去,”   
一听到要请家法.欧阳可顿时慌了.还没来得及狡辩.欧阳暖已经低声道:“祖母,家法是请不得的!妹妹似是被什么脏东西魇着了,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去了福瑞院.好好的人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李氏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就联想到惠安师太所说天煞孤星克父母克兄弟姐妹的话.再看看欧阳可钗环散乱,双目赤红.面目苍白.越看越像是中了邪的样子”s中顿时咯噔一下,对天煞孤星一说更加笃信不疑.欧阳暖在旁看到她神色数度变换,怎么会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柔声道:“祖母.这么多人都看到妹妹发狂,还是赶紧派人将她扶回去吧.事情万不可传出去啊,“    李氏猛地一个激灵.立刻呵斥道:“都傻愣着干什么.赶紧带二小姐回去!没我的吩咐,再不许放她出来!”
    “祖母.可儿是冤枉的呀!你相信我,救救我呀一“欧阳可还要说话,李氏却生怕她发神经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大声叫着让旁边的人堵了她的嘴巴,将她硬生生拖了出去。
    一路上所有的丫鬟妈妈们都看见了.她们亲眼见到从前可爱活泼的二小、姐一副疯了的模样冲进大小姐的院子.不仅大声咒骂姐姐还妄图用瓷片伤人,十足像是中了邪的模样.再加上二小姐的确是从福瑞院出来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不由得也都对天煞孤星的传说深信不疑。
    屋子里.欧阳暖重新整理了仪表.又让丫头们收拾了地上的碎片,才向李氏恭敬行礼道:“祖母.您看妹妹她——”
    李氏面沉如水.道:“惠安师太所言极是.这孩子还没出世就将家里搅的鸡犬不宁.当真是个祸胎,偏偏你娘还一心护着.唉.真不知道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好好一个寿辰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欧阳爵乖巧地依附在李氏身边,道:“祖母.你千万不要生气.娘如今一心向着儿子竟然忘了孝道,妹妹也被那孩子克的神志不清.但您身边还有我和姐姐啊,我们会加倍孝顺您的!”
    李氏叹了一口气.虽然面上有些欣慰,心中却还是十分不乐.一想起那个天煞孤星的孩子,胸。就像是堵住一口气上不来,恨不得立刻就下令将林氏肚子里的孽种除掉才好。
    欧阳暖的脸上早已恢复了平静.只余下眼睛里的一丝丝委屈.轻声道:“您且放宽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李氏点了点头,望着窗外沉沉的夜色,道:“但愿如此吧。”
    欧阳爵望了自己的姐姐一眼.却见到她一脸平静宽和.半点没有怨慰愤然之色.不免心中悄悄想着,姐姐只比自己大两岁而已.却已经如此处变不惊,从容镇定,当真是令他一个男孩子都自愧不如,以前还一直大言不惭说要保护她,现在看来.自己才是一直被她护在羽翼之下啊!
    深夜,竟是一场大雪漫天席地,欧阳暖早已命丫头为欧阳爵准备好了御寒的厚披风,第二天一早从寿安堂请安出来.便往松竹院而去。
    走到园子门。,却听见一道柔和的声音道:“暖儿表妹。”
    欧阳暖一愣,立刻回头,却见到一阵高大的阴影直盖在她头顶上。
不自觉退后两步.眼前男子十分年轻.却已生的十分高大,身上披着深色狐皮披风.内里深蓝色的袍子上绣着雅致竹叶花纹.袖。镶着雪白滚边,巧妙的烘托出一位侯门贵公子的非凡身影。此刻他的下巴微微抬起,一双深邃似寒星且犀利的丹凤眼竟然现出星河淡淡的璀璨.园子里已经是一片肃杀的冬意,他的出现却仿佛令暗淡的天色都亮了起来.如同要召唤回春天。   
园子里的丫头们瞧见他.都脸红心跳地低下头去。
    “染表哥。”欧阳暖恭恭敬敬的福下去。
    林之染也在打量着她.欧阳暖披着一袭银狐裘披风,风帽半遮挡着秀发,衣袖翩然.一路走进院子仿佛从寒梅深处踏雪而来。一阵风吹过,不经意地有梅花花瓣落在她的肩膀上.他竟似受了诱惑一般伸出手想要替她排去,欧阳暖退后一步,略一抬手,自己轻轻拂去肩头梅花,不意风帽却突然滑落,露出一张清丽绝俗的脸来,当真是如雪花一般洁白的面容.神情却如同寒冷的冰雪一样冷淡.她淡淡望了林之染一眼.已经夺去了天地之间所有的风华。他从前也见过这位暖儿表妹.却似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她的美貌。
    林之染收回手,脸上不见丝毫尴尬,淡淡道:“暖儿表妹看来对我很是客气。”
    欧阳暖低着头,依旧恭敬的语调:“染表哥平日十分繁忙.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言下之意是,你吃饱了闲着没事干,还要我应酬你,怎么好意思?
不过是答应了爵儿为他找副好弓箭,今天特地送来罢了。”林之染微微一笑.双眉斜飞.只神色一顿:“怎么.表妹不谢谢我昨日的鼎力相助?   
欧阳暖猛地抬起头来,轻柔一笑.道:“却不知道表兄此言何意?”   
林之染径直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道:“若是没有我引开旁人.爵儿那傻小子恐怕还要费一番心思才能拿到东西吧....”;
    欧阳暖的脑中自动产生预警.立刻摆出一脸讶然,低着头轻声道:“表兄说的这话.暖儿却是不懂。”
林之染冷哼一声.睥睨着她,道:“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你对我娘所说的那些话一字不漏我都听见了.要不要我亲自去找二姑母说说?   
欧阳暖勾起唇角,越过他径直向前走去.林之染怎么会轻易放弃.快走几步与她并肩而行,欧阳暖抬头直视前方.轻声道:“染表哥所说.暖儿是不知道的.你要去找娘说话便去吧,恕暖儿不远送。”
    林之染怔了怔.道:“你不害怕?”
    欧阳暖满面从容.淡然道:“既然敢做.我便不怕别人诟病.染表哥若是要去福瑞院.只怕是走错方向了.这里可是通向爵儿的松竹院。”
    林之染嘴唇动了动.想不到欧阳暖竟然这般肆无忌惮。
    欧阳暖心里冷笑.很多事她早就想过了.虽然林之染突然说出这些话来让她十分惊讶.只是就凭几句话想要拿捏她的把柄却是万不可能!
    林之染几步抢在她前面拦住了路.却面色沉沉不说话,欧阳暖看着他面色阴晴不定.想了想.觉得还是早些把话说明白好.免得以后生出嫌隙.于是止住脚步,转脸对旁边吩咐:“我忘了一件暖袍.菖蒲你领着其他人回去取,留下红玉一个人伺候吧。”
    原本就站在几步开外的丫头们依言跟着菖蒲离开,欧阳暖放柔了声音,一脸真诚道:“染表哥.你是难得的聪明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咱么今日摊开来说些心里话也无妨。”
    林之染愣了愣,似乎没料到欧阳暖突然换了一哥语气和自己说话,欧阳暖也不去看他神色变幻,自顾道:“自娘亲去世后.暖儿在世上的真正亲人便只刺下外祖母和大舅舅、大舅母、染表哥你们了,我说句心里话.论亲疏、论远近.染表哥应该帮这谁.你应该分得很清楚吧。”
    这话由欧阳暖这样的少女软绵绵的说出来.实在是说不出的令人动容.林之染听了.冷淡表情果然松了松,欧阳暖继续道:“大舅舅身子不办 ...”林之染皱起眉头,欧阳暖紧接着说:“二舅舅虎视眈眈,如今我这位继母则是他的同胞妹妹.若是染表哥不肯帮着我们姐弟.任由我们被她铲除.无异于为仇人铺路,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倒真是伶牙俐齿.林之染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可到底把眉头松开了.欧阳暖带入正题:“染表哥,说一句不当说的话.将来你要继承爵位,多我一分助力,难道不好吗?”
    林之染吃了一惊.只见欧阳暖直直看着自己.一双点漆般眸子沉静如深湖,竟半点不像是个十二岁的少女......
上一章节:051倾国倾城美人皮
下一章节:053 身居高处的邂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