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秦王世子不好惹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暖一把抓住红玉的手,目露焦急:“怎么回事!”
    “大少爷.....大少爷的小厮刚才来报信.说大少爷无意之中闯进了猎场
,放跑了奏王世子的猎物,惹得世子爷大怒,当场就绑起来了!”
    欧阳暖神色为之一变,一旁的方嬷嬷听了.顿时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大小姐,这可怎么办呀!”
    欧阳暖的双拳死死攥在一起,大脑一刻不停地转动着.她沉声道:“红玉,你进去将此事禀报给祖母,就说我已经先行赶过去了,让她再想办法。    “大小姐,京中早有传言.泰王世子向来暴戾无情.您孤身一人可千万去不得.不如去求大公主!”红玉急切地道。
    欧阳暖望了一眼殿内.大公主正闭目听惠安师太讲经.倒是陶姑姑向这里看过来,欧阳暖目光一凝,迅速回过头,抓住方嬷嬷的手,低声道:“方嬷嬷,你去替我向大公主身边的陶姑姑告罪.就说家中有急事,我已先行返回!”
    不可以去求大公主!大公主与欧阳家不过萍水相逢.伸出援手的可能性不大.再者她行事强硬.与秦王一系向来不睦,若是让她为了自己的弟弟强出头.从此之后欧阳家就得与奏王结下仇怨了!最重要的是.现在爵儿的详细情形还不知道,若是贸然请大公主出手,万一彻底惹怒了泰王世子.爵儿的性命可就....而且此行危险.红玉和方瑭嫉都不可随行,只有自己亲自前往,欧阳暖不再想下去,飞快地向外走去。
    “快!去围场!”欧阳暖迅速上了马车.闺阁千金的仪态一丝不乱,心中的焦急却无法掩饰,让欧阳家的丰夫吓了一大跳.只是他从未见过大小姐如此疾言厉色的说话,下意识地猛地一抽鞭子,马车飞快向前跑去。重生之高门嫡女
    奏王世子射围的地方在宁国庵的西北方.面积非常辽阔,约摸有方圆一二十里.里面有一半是森林,林中的村木多半是很高大的乔木.村荫极其浓密.村林中有各色野兽.皇孙公子们厌倦了京都里的宴乐.便会到这里来散散心.这一点欧阳暖是知道的,然而今天却是明郡王出征的大日子,她以为所有的皇室子弟都该在朝,却没想到秦王世子竟挑在这样敏感的时机出京,    一路上马车跑得飞快.一直进入广大的射圃,拦查的兵士还没来得及询问.车夫便飞快地甩了一鞭子冲了过去.只余下察寥黄土飞扬。
    当泰王世子那张漂亮的彩涤铁胎宝弓指向欧阳爵的时候,突然有一辆马丰冲了进来,一个少女从马丰里跌跌撞撞地跳下来.在所有人眨眨眼的瞬间,少女已经挡在了欧阳爵的身前。
一旁的军士大声呵斥:“什么人!?”   
这喝声惊天动地.含着无边恼怒,
    欧阳暖抬起头.因为跑得太急.发髻不知何时摔断在地.她却丝毫顾及不到名门闺秀的仪态.任由狂风吹着她的青丝四散飘扬.拂着她的衣衫猎猎作响。隔着百步的距离.她的眼睛.水盈盈地对上了人群最显贵的位置——秦王世子肖天烨郁怒的双眸。
    四目相对!
    在这个时刻,欧阳暖知道自己不能露出丝毫的怯懦之态,她灿然一笑。这一笑.很美丽.然而这种美丽竟掩不住她湿润的双眼,掩不住从她眼中渐渐滚下的两行泪水。
    泪眼中,她隔着百步距离,当着几百人,一眨不眨地望着肖天烨。在泪水滚过唇角时.她再次冲着肖天烨灿然一笑。笑容还凝滞在脸上,她已开了。,大声道:“求世子饶恕舍弟!”
    这几个字,她是一字一字.缓慢地大声地说出来的。在最后一个字说完时.眼泪从她那睁得大大的眼中流出,顺着白玉般的面颊,莹润的下巴,缓缓渗入衣襟。有几滴.更是这么滚入飞扬的尘土间.转眼便不复见。
    这时的欧阳暖,是绝美的.她牢牢挡在欧阳爵身前,青丝飘散.被寒风吹起的衣襟鼓着风.呼呼飞扬,明明不断流出泪水,却强迫自己露出笑容.仿佛是凝聚了所有的美丽.在一瞬间开出的昙花般灿烂!
    只有这一个机会.欧阳暖告诉自己,一定要抓住,眼泪要流的柔弱,求饶的声音要婉转,脸上的微笑要打动人心!
    “姐姐!”欧阳爵的声音在颤抖.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鲁莽.竟然要自己的姐姐挡在他身前,替他挡住所有的伤害,他用力想要推开欧阳暖,”姐,这是我的事,你快走!”
    “住嘴!你要还认我是你姐姐,就不许再说一个字!”欧阳暖头也不回,刻意压低声音道.语气里却没有半分的惊慌失措,亦没有一点的柔弱之态.若是与她对峙的那几百士兵听见她此刻说话的语气,会觉得与面前这个柔弱的少女判若两人!
    “求世子饶恕舍弟!”欧阳暖又大声说了一遍。
    原本蓄势待发的军人们的手都顿住了,明明害怕的要命.明明都流下了眼泪.却还是死死将自己的弟弟护在身后,这样柔弱的美丽少女.这样惊心动魄的美丽,令这些最爱马上驰骋、原上射猎,喜欢听野兽中箭时的嘶叫,喜欢看血淋淋的杀生壮景的士兵们动容,他们不由自主地都望向面无表情的肖天烨,等待着他的决定。
    肖天桦年纪约莫十六七岁.面色稍显苍白,唇色也是极淡.眉宇间似蕴淡淡轻愁,双目中如有清浅水雾.而脸上神情.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当真是飘然出尘,清雅难言。欧阳暖一生之中,从未见过男子有这般的美貌.然而她知道,这个面容俊美的秦王世子有多么的冰冷无情.京都里到处流传着关于他生性暴虐、残害无辜的传说.但她不能不赌一把.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滞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肖天烨翕动了一下嘴角,好像在冷笑,他的眸子亮晶晶的渗着寒意,唇角微微上弯,鬓边的一偻发丝掠过清隽的眉眼.拂过颊边,带给人几分看似极多情实则却极无情的错觉,他扬声对身边的侍卫长玄景说:“又来了个狡猾的丫头!”
    他的眼睛里有孩童般清浅的水雾.美丽得可以溺下城池.然而说出的话却冰冷的没有一丝人的气息。欧阳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打动这个男人,但也无妨.至少赢得了一丝缓冲的时机.她直起脊背.大声道:“欧阳暖代镇国候府和欧阳侍郎向奏王世子问安!世子殿下.舍弟年幼无知.不知殿下在此狩猎,冲撞之处请您见谅!”
    玄景一愣,不由自主望向欧阳暖.看到她那双温柔、美丽的大眼睛,这位杀惯了人的侍卫长第一次觉得心里发软,眼里发热.他只能低声道:“世子,属下听说欧阳侍郎家有一位名动京都的千金欧阳暖,是镇国候府宁老太君的嫡外孙女.看来就是她了,您是不是    “高抬贵手四个字还没说出来.肖天烨淡淡望了他一眼.玄景不敢再说.低下了头。
    “掌嘴!”
    玄景脑门嗡得一下.心里有说不出的慌乱.他跪倒在地.自己从很小就陪伴在世子身边,他虽然冷酷无情,暴虐到了极点.然而对自己当众处罚,这还是第一次!
    “怎么?还让我自个儿动手吗?”肖天烨冷淡的语气中透着威严。
    玄景自己挥起胳膊,巴掌接二连三地落在他脸颊上,动作越打越重.越打越狠,很快嘴角就见了血丝,脸上青了一大片。
    “你服不服?”肖天烨冷声道。
    “属下罪该万死.服.服!”玄景一直打一直打.打得整张脸都皮开肉绽.肖天桦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动容.冷冷道:“滚下去。”
    玄景退了下去,别人都不明白他为什么挨打,不免都面面相觑.唯有百步之外的欧阳暖看得分明.她突然明白过来.这位秦王世子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他不能容许任何人多言,哪怕是自己亲近的属下,
    肖天烨冷冷望着欧阳暖,并不因为她美丽的容色而有丝毫的动容,声音如同在冰窟里:“你的宝贝弟弟放跑了我的野鹿.还说我暴虐无德,你说我该不该杀他!”
    “世子,舍弟不过十岁.经验尚浅,难免言行失据.至有轻率胡言.请世子宽恕!”
这是不装柔弱了?肖天烨的嘴角划过一丝兴味.淡淡道:“小小年纪就。出狂言.招人笑话,王侯面前.有损皇家威严,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杀?”   
意气之言,不可认真”;欧阳暖咬紧牙关.一丝不让。
    “言须三思.久有古训,!”肖天烨重新举起了弓箭.对准欧阳暖。
    “他是个人.人必有错!”欧阳暖与他目光直视.没有半分退却的意思。欧阳爵在身后要走出来.被欧阳暖一把拉在身后。
    “人错失财亡家.君错失江山而亡天下,他没有活下来的价值!”肖天烨拉开了弓弦.微微闭上一只眼。
    “不过是一时过失,世子就要诛杀朝廷命官独子,秦王殿下正是广招贤才之际,世子竟要与镇国候府为敌,与吏部侍郎结仇?”欧阳暖的眼神凌厉.语调耐人寻味。
    肖天烨的手指顿了顿,露出一个笑容.道:“谁说我杀的是欧阳侍郎家的儿女,我杀的不过是闯进猎场的贼人!”
    只要人一死,肖天烨大可以椎说是欧阳暖姐弟自己闯进了猎场.被兵士无意之中射杀,纵然真要结仇.他也毫不畏惧!
    “纵然舍弟千错万错,世子爷也不可以在今日杀他,”欧阳暖的声音清亮有力,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原本的柔弱一扫而空!她的身上根本就不存在柔弱这种东西.一切都只是用来蒙蔽对方的假象,既然柔弱没有用.她就换一种方式!
    “哦.有何不可?”肖天烨抬起眉毛,歪了歪头,神情比孩童还要天真.眼底的残酷却一表无疑。
    “今天是太祖孝贞显皇后的祭日.世子要在这样的日子狩猎也就算了.但你真的要杀人吗?”
肖天桦的眉头终于凝成了一个结.侧头问:“这丫头说谁?”一直静静观望这一幕的谋士何周策马上来.恭敬道:“世子,是太祖的孝贞显皇后。   
.肖天烨显得非常意外.因为这种对先人的祭祈非常繁杂,全都由宗人府属下的礼司通知有关部门。太祖的孝贞显皇后不过是他第一任皇后.还是死后追封的,她的祭日算不上什么大事,因此肖天烨对此不知道一点儿也不奇怪。
    “日子没错吧?”肖天烨心中不由一动。
    还不等何周回答.欧阳暖已经扬声道:“宁国庵的佛堂里供着大历皇室列祖列宗二十位皇后主子的神像,欧阳暖都记着日子呢.敢问世子殿下,要在这样的日子里杀人吗?您身份尊贵.什么时候想要处置我们姐弟.欧阳暖都悉听尊便,但若是将来有心人追究起来,问您是蔑视孝贞显皇后.还是蔑视太祖爷,您该如何回答!”
    何周是奏王身边的出色谋士.一直伴随世子身边.这时候他听了欧阳暖的话立刻皱起眉头.道:“世子.此二人不可杀。”
    “哦?”
    “世子.且不提太祖皇后祭日一事.她刚才提到了宁国庵,据属下所知.今日长公主殿下也驾临宁国庵,更有不少贵族女眷伴驾,这位欧阳小姐只怕是——”
    肖天烨脸上却露出一丝微笑.道:“与我何干?”
    何周噎了一下,他素来知道这位世子爷闹起来不顾一切的坏脾气.赶紧劝道:“王爷正值用人之际,他们毕竟是吏部侍郎的家眷.又与镇国候府有瓜葛,若是因一时之气杀了人.被大公主抓住了把柄反倒不美.依属下看.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放了他们.回去也好和王爷交代。”
肖天桦脸上的笑容越发亲切.何周几乎以为自己劝说成功,却听到这位主子淡淡道:“这倒是提醒我了.好玩的法子多得是,也不只杀人这一种。   
何周心中暗暗叫苦,心道这位欧阳大小姐太聪明.反倒激起了世子爷的征服欲,这回真是闯了大祸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是周围除了寒风的声音外.这几百个士兵竟然无一声咳嗽,死一般的寂静,肖天烨的声音,听在欧阳暖耳里,却已宛如雷鸣。
    欧阳暖握紧了拳头.道:“世子想怎么样?”
    肖天烨叹了口气,道:“猜不出的......你们永远猜不出的。”这低沉而冷漠的语声中,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慑人之力。
    欧阳暖盯着他的眼睛.从前她听说过肖天桦暴虐无情的传言.但在她看来,传言只是传言,如今她却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因为此刻她只觉得那双动人的眼睛竟全不像是人类的眼睛,没有一丝正常人应有的感情。
    简直像是毒蛇、野兽与妖魔的混合。
    肖天桦笑道:“我一向喜欢聪明人,你很好.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件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欧阳暖冷冷道:“多谢世子夸奖。”
    肖天烨冷冷道:“只可惜你做出的事却都是傻事。”
    欧阳暖挑眉望向他,半点也没有惊慌的神色.甚至连心中涌现出的厌恶也都隐藏的很好,肖天烨扬声道:“任何要和我作对的人,不是疯子.就是白痴。因为我最讨厌自作聪明的人!”
    肖天桦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欧阳暖,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看着一个女人,不.她还不算是个女人呢,不过是个少女。
    欧阳暖的脸上却全无惧色,目中也全无恐惧.有的只是冷嘲与坚定。
    她大声道:“世子既然讨厌聪明人,就请对着我来.饶过舍弟!欧阳暖感激不尽!”
    肖天桦纵声大笑道:“真了不起,你为了你弟弟竟真的能不顾生死.后面那个小孩,你倒是个幸福的人。”
    欧阳爵攥紧了双拳.嘴唇都咬出了血丝.他这时候才明白.自己为姐姐招惹了一个怎样的大麻烦.这个肖天烨.分明是个疯子!竟然不顾厉害关系,一意孤行要杀了自己!他不由自主大声喊道:“肖天烨,你有本事杀了我,放过我姐姐!”
    肖天烨道:“晚了,是她自己送上门的。不过,杀人也是种游戏,我若是这样杀了你们.岂非就变得无趣之极。”
欧阳暖忽然一笑.道:“你当真的杀了我们,你一定会后悔的。”   
肖天烨道:“可惜我从不后悔。”
    欧阳暖冷笑了一声,对于正常人可以讲道理.可以说厉害,但是这个泰王世子分明是个疯子.他根本不顾什么利害关系.连朝廷命官的儿子都照杀不误.甚至连他父王的大业都不在乎!她没有什么再说的了!祖母自私,侯府四分五裂.京都遥不可及.半点也指望不上.现在只能拖延时间.但愿陶姑姑能明白自己所说那些话的意思!
    肖天烨悠悠道:“我想了想.其实欧阳小姐你说的也没错.在这种日子杀人的确不美.可要是这么放了你们.我晚上会难受的睡不着。”
    你睡得着还是睡不着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欧阳暖第一次觉得跟疯子对话是如此困难:“世子有什么条件?”
    “我给你们一个时辰,你尽可以在这个围场里到处跑.一个时辰后.我会带着人马去追你们,若是被我捉到,自然是乱箭射死,到时候我就说是你们误闯了猎场.射死也与人无尤。”
世子在与我们开玩笑?你带着上百人马,我们不过区区两人.除非定下时限.否则世子还是在此杀了我们比较快!”欧阳暖冷静地望向对方。   
肖天烨也看着她.目光中带了十足的兴趣.道:“就以一炷香时间为限,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我找不到你,就放了你,决不食言,如何?”
    欧阳暖沉声道:“但愿世子守信。”
何周却十分着急.这丫头知不知道天高地厚.世子带来的可是秦王府的精明强将.个个以一敌百.这猎场再大.这么多人马一柱香的时间也能翻出底朝天来了.更何况两个大活人怎么藏匿!这位欧阳小姐难道脑袋坏了。   
欧阳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她的目的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如果不答应,这个世子当场变脸杀人.只怕自己姐弟难逃一死!跟这样暴虐成性的人是没有丝毫道理可讲的!
    “欧阳小姐.开始吧。”何周大声道。
    欧阳爵拉着欧阳暖,拼命地跑进了村林里。
    刚刚肖天烨的视线里消失,欧阳暖就大声道:“好了,不必跑了!”
    欧阳爵吓了一跳.失声道:“姐姐,我们只有一个时辰呀!如果一个时辰后他们开始追击怎么办?我们当然是跑得越远越好!”
    欧阳暖沉声道:“我和你体力不济.跑得越快.体力越是难支.若是快跑.无论如何也跑不远的.说不定立刻便要倒下.那反而中了对方的计策。
    欧阳爵几乎要急红了眼睛,深深悔恨自己不该一时鲁莽跑进这里来冲撞了泰王世子,他不由自主地道:“姐姐,都是我的错.....”姐姐高贵端庄,她只是深闺中的女子.竟然被自己连累的要与奏王世子对峙,更被逼的到处奔逃,根本不该是这样的!
    欧阳暖看了他一眼.道:“傻孩子,事到如今自责有何用,只要好生利用.一个时辰也不算短。”
    欧阳爵道:“那么.现在我们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欧阳暖听到欧阳爵肚子里咕嘟一声响.不免微笑道:“现在没有吃的,你只能忍耐,不过我们可以去寻找水源,多喝一点水,饥饿也比较容易忍耐了。”
    欧阳爵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时候还有闲工夫去找水吗?只是他早已习惯了服从欧阳暖的决定,当下点点头表示同意。
    肖天烨手里端着精美的酒杯.正在出神。
    一个士兵快步奔来,跪倒道:“启禀世子.属下已发现他们了。”
    何周一愣,望向肖天烨,对方却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道:“我可从来没说不派人监视他们。”
    何周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人家一个娇弱的高门千金,被自家世子逼得疲于奔命.传出去当真是天下奇闻,哪儿有这样的道理啊!就在这时,士兵道:“属下遵照世子的吩咐.早已埋伏好了.瞧见他们时.他们好像已经走了很远,但却好像还似精神饱满.一点也瞧不出什么异样。”
    肖天桦道:“他们难道没有惊慌奔跑?”
    士兵愣了一下道:“没有.倒是慢慢走的,像是游山玩水一样.一点也不着急。”
    肖天烨满脸不高兴.何周叹道:“想不到这位欧阳小姐女流之辈竟然还有这等见识,以他们此时的体力,若是全力狂奔,只怕用不着一个时辰.便要倒下去了。”
    肖天烨淡淡道:“你好像很欣赏她?”
    何周骇白了脸.垂首道:“属下不敢.....她就算厉害,又怎能比得上世子神机妙算。”
    肖天桦默然半晌,道:“现在她去了哪里?”他的话里,早已将欧阳爵忘得一干二净.唯独看得见欧阳暖。
士兵想了想,道“像是要去找水喝。”
    肖天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那就替我送她一份大礼。”
    士兵低下头去.何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世子聪明绝顶,平日里应当不会如此为难一个小丫头,只是今天却不同,正逢明郡王领兵出征.世子也许是心情不好.....唉......也怪这位欧阳家的大少爷.实在是太倒霎了......
    那一边.欧阳爵担心地问:“姐姐.万一他们就守在水边上等着瓮中捉鳖呢?”
    欧阳暖笑了.脸上十分平静,眸子闪闪动人.道:“他到底是奏王世子.总不会在众人面前出尔反尔.暗中派人盯着倒是有的。何况他正要借此显示他的手段,要叫我败得心服。服。”
    溪水旁静悄悄的.溪水缓缓流淌着.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果然没有丝毫的异状.欧阳爵高兴极了,扑倒在地捧起溪水就要喝。
    突然溪水上游有人咯咯笑道:“快点快点,世子等着咱们呢!”
    只见远处有几个年轻美貌的丫鬟.正拿着竹鞭子驱赶一群动物.猪、马、牛、羊成群结队地跑过来,在溪边饮水撒尿。
    欧阳爵大怒地跳了起来.手里棒着的水洒了一身.大骂道:“你们在干什么!这水是人要喝的!你们太过分了!”
    其中一个圆脸的丫鬟哈哈笑起来,道:“我家世子吩咐,欧阳小姐若要喝水,就请喝这些畜生的尿水好啦!”
    欧阳爵恨得磨牙.跳脚道:“这么个大男人.欺负我们一个弱女子一个小孩子.太不要脸了!”
    奏王世子不但聪明.还很恶毒,这样的主意都想得出来.欧阳暖摇摇头,只是对于她来说.这种侮辱又算得上什么.他们一定不知道,当那些恶毒的言辞、无数的扫把砖块打在自己身上,当冰冷的江水淹没头顶.当一腔痴情被丑陋真相湮灭的那一刻.什么样的羞辱对于她而言都不过是小儿科。    欧阳暖轻轻伏下身子,动作优雅地棒起一掬溪水,喝了下去.而且还喝了很多。
    所有丫鬈都看的呆住了.其中领头那一个骇然道:“你......你敢喝这种水.这水里有尿你知不知道?”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这溪水一直通往山下的湖水,若说是尿水.你家世子爷也天天喝。”
    “你——你敢这样侮辱我们世子爷!”
    “没什么不敢的.请回去告诉你们世子.他的这份大恩,欧阳暖没齿难忘!来日必将厚报!”欧阳暖脸上笑的温柔甜蜜.神情郑重.那几个小丫鬟面面相觑了一阵子,拎起裙角飞快地跑了.连竹鞭子都丢在了地上。
    这种羞辱,换了世上任何一个闺阁女子.只怕都会立刻拿绳子吊死自己.纵然不觉得难堪.也绝对不会真的去喝!这世上竟然有欧阳暖这样的高门千金.这是她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姐姐.你怎么可以......”
    欧阳暖看着她们落荒而逃的背影.露出一丝冷笑.转身对着木呆呆的欧阳爵道:“爵儿.狠时能狠,忍时能忍.这种人才是真正厉害的角色,姐姐一向护着你爱着你.不让你受一点委屈.如今你却也该知道,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会捧着你的!你不是想要建功立业吗,这点委屈都忍受不了,以后就再也不要跟我提这四个字!”
    欧阳爵望着自己的姐姐.像是第一次认识了她,默然片刻后像是突然发了狠.蹲下了身子拼命喝水,一直喝到肚子鼓起来为止.才抹了一把嘴巴,抬起脸道.郑重道:“姐,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欧阳暖点点头,心里却不觉得有半分悲伤.反而充满了力量,肖天烨算
得了什么.不过一条疯狗.慢慢等着瞧吧!
    听了丫头们的回禀,何周着实吓了一跳.嗫嚅道:“天下间怎么有这样的女子?”
    肖天烨叹道:“欧阳暖能够名动京都.果然不是寻常女流之辈!何周.
若是换了你,能做到吗?”
    何周面红耳赤地摇摇头.道:“不能.属下情愿渴死。”
    肖天桦哈哈大笑道:“若换了我在那情况之下.也会喝的。”奏王世子着实是个难得的美男子,尤其是此刻他脸上露出笑容.更是神采飞扬,然而说到这里,他神情突然一肃.似是默然出了神。
    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了,负责监视的士兵很快过来说道:“世子.他们喝完水,又继续往前走了。”
    何周皱眉道:“时间已过去三分之一.他们居然还不着急逃命?”这位欧阳大小姐.年纪不大,却拥有常人难及的勇气与力量,此刻她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正在这时候.领头的士兵又接到信鸽.走过来的时候却面如土色,吞吞吐吐不敢说话.肖天烨皱眉问道:“到底怎么了?”
    “世子.他们不见了!”
    什么?肖天烨一跃而起,大怒道:“你们那么多人怎么看着的!一个个都是瞎子吗?”
    “属下有罪!”....是因为那小姐突然大声嘲笑世子您是无信之辈.说不追击居然还派人埋伏.她还嘲笑暗卫都是无能之辈,连两个弱小的人都不放心口属下 ...一时恼怒.想一个时辰后也定能追上他们,就私自撤了大多数盯梢.只留下一人远远看着.后和 ..再找人就不见了。”
    那士兵面无人色,连连磕头,纸条上写着人是凭空不见的,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垂下头去.再也不敢看泰王世子一眼。
    “拖下去!”肖天烨冷笑道.迅速有人将那士兵拖了下去.他又道:“好.很好!她纵然躲到地下去.我也要将她挖出来.她若能活到明天.我就跟她姓!来人!”
    何周看着肖天烨在片刻之间,已经将五百人的士兵队分成十队,分作十路拨查.围猎场中每分每寸的土地,都绝无遗漏之处。
    “世子,要不要留下一些人在这里!”何周不放心道。
    肖天烨冷脸道:“不必.你们全都去找.哪怕将这里翻个天来.也要把欧阳暖找出来,谁能找到赏金千两.找不到人头落地!”
    何周心上一抖,知道这个世子爷最是阴狠毒辣的.赶紧低头应声,飞快策马离去。随行的丫鬈也都跟着离去.生怕世子的雷霆震怒波及到自己。    一炷香时间过去.两柱香时间过去......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找不到人.始终找不到那两个人!肖天烨越想越不对劲.却觉得脑海之中有什么关键之处遗漏了......他一边想.一边信马随意地走.突然觉得一阵心慌气短,被迫走到平日里歇脚的宫殿才停下。
    这一座宫殿的面积比寻常的宫殿都小.只在狩猎的时候稍事休息.正殿只有三间屋子.建筑陈设也是非常的简单.他刚走进去.便听见一阵笑声.想到这里只留下了两名侍卫看守,顿时皱起了眉头。
其中一个侍卫笑道:“世子真是难得,竟然派姑娘你过来打扫屋子。”   
只听到另一个温柔的声音笑道:“是呀.世子说狩猎太累了.让奴婢过来先准备好一切呢!说起来世子箭术真是厉害,今天收获颇丰呢”;
    这声音.这声音分明是那个该死的......欧阳暖!但是这怎么可能.外面大批人马在疯狂的拨索,她却躲在这里?怎么可能!
    “姑娘你这么漂亮.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呀!”Www.uxier.cOm
    “奴婢进王府不久.还是第一次跟着世子爷来狩猎.两位当然不曾见过,两位跟着世子爷多久了呀?”那声音和气,温柔.慢条斯理,却听得肖天烨一股无边的怒气涌上来。
唉.这可有年头了,我也是看姑娘你年纪小不懂事才跟你说的,别看世子斯斯文文.秀里秀气的.他可是个厉害的人物,你要离他远一点才是,   
真的吗?奴婢瞧着世子很和气呢!”
    另一个侍卫叹道:“姑娘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会看人,世子杀人那才叫不眨眼呢!”
    少女咯咯笑道:“好可怕呀.两位大哥尽是吓唬奴婢!”
   听到这阵清亮的笑声,肖天烨再也忍受不了.迅速奔入内殿.大声道:“你竟然躲在这里”,
    两个侍卫一下子都惊呆了.不知道世子爷怎么会突然冲进来.肖天桦不想再看见这两个蠢货.大声呵斥道:“滚出去!”
    两人奇怪地对视了一眼,再不敢耽搁,跌跌爬爬地出去了。
    欧阳暖微笑着望向肖天烨.灿若朝阳的笑容让对方觉得无比刺眼,她却笑得越发灿烂:“世子,你来晚了,现在......时间早已过去了。”
    肖天桦定定地看着她.欧阳暖笑道:“世子再看.我的脸上也开不出一朵花来。”
    肖天烨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道:“你们怎么跑出来的?”
    欧阳暖拍了拍手掌,欧阳爵从后面窗户翻了进来,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道:“世子想知道.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姐姐激走了你的人.然后带着我一起跳进小溪。”
    肖天桦忍不住道:“好好的路不走.为什么要在水里跑。”
    欧阳暖笑笑,问道:“世子既然出来狩猎,想必带有猎犬吧?”
    人走过的地方.都难免留下气息.这气味人虽闻不到.却难逃过久经记,练的狼狗鼻子.唯有在水中行走,才能逃过猎犬的追踪.人一入水,纵有气味.也被水流冲走了。
    肖天烨道 “当真什么事都被你想到了。”
欧阳暖谦虚道:“哪里,还要多亏世子送来了代步的工具,免于我们姐弟徒步辛苦,哦.对了,你家的侍卫也很懂礼.竟还帮我烤干了裙摆。”好在她穿着朴素,还特意摘下了那颗红宝石领扣,否则真的难以骗过别人。   
肖天烨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自己送去的牛马.只怕是成了他们的坐骑.猎犬到了溪畔.气味突然中断.士兵们自然会想到他们已跃入水中.自然要到对岸继续追踪.谁知他们却是骑着牛马躲进了自己休息的宫殿.但这样一来.他们便再也追不着了.他不由自主冷笑一声道:“你们后来躲到这里来.就不怕我回来发现你?”
    欧阳暖微微摇头道.”世子爷这么讨厌属下自作主张.自然更厌恨我们的突然失踪.不把人找到你是不会甘心回来休息的,世人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世子该不会连这句话都没听说过吧?”
    一言一语之中.她竟然已经摸透了肖天烨的性格。
    “世上没人敢耍弄我!”肖天烨突然上前一步,狠狠拢住了欧阳暖的手臂,双目赤红如血.”别摆出这副装模作样的表情.....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欧阳暖倒退一步,一旁的欧阳爵不想对方突然发狂.猛然跳起来撞向他胸口。
    一声低哼,钳制欧阳暖的力量陡然松开.欧阳暖抬眼却见肖天烨单手捂胸,露出无比痛苦的模样。他恨恨看欧阳暖.面孔惨白,陡然身子一颤,闷声呛咳.血沫溅出唇边.触目惊心。
    欧阳爵大惊失色.拉着欧阳暖就要往外跑.就快跑到门。的时候.两人忽听身后一声哀哀呻吟。
    欧阳暖下意识回头望去.只见肖天烨捂胸颤抖.仿佛忍受着极大痛楚.似乎用尽了力气才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却一时没抓住,瓷瓶咕噜噜滚出去好远。他目露绝望.身躯蜷缩如婴孩.喉中发出低哑呻吟,脸色惨白近乎透明,似乎下一刻就要断气。
    “姐姐.这种疯子.不必管他!”欧阳爵见欧阳暖突然顿住脚步.皱眉望着肖天桦,以为她在迟疑,赶紧说道。
    肖天桦绝望地看着这对姐弟.刚才他还胜券在握.将对方的性命牢牢握在手中.现在他却生死一线,原本任人宰害的羔羊已经彻底掌控了胜局,可恶!
    欧阳暖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事实上,除了对老太君和爵儿.她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有丝毫动容,她只是在权衡.要不要救这个人。
    如果他死在这里.自己姐弟能否脱得了干系?
   冤家宜解不宜结.尤其此人是权势滔天的秦王世子.的确,不能让他死,欧阳暖一横心.快步走过去将那瓷瓶捡起来。肖天烨已没有抬手的力气.欧阳暖猜到瓶中就是救命的药丸,只得将瓶。凑到他嘴边,将药灌进他口中   
姐.他怎么了?”
    “可能是心疾。”欧阳暖低声回答。
    肖天烨喘过一口气,依然面色惨白,整个人绮在她身上,蹙了眉.微微喘息.却只是定定望着她.眼神从未有过的奇怪。
    欧阳暖毫无畏惧地与他对视.肖天烨的嘴唇已经干裂.却自始至终不说话,欧阳暖叹了一口气,对欧阳爵道:“你去取一点水来。”
    欧阳爵站在原地不动弹.欧阳暖静静望着他,他皱眉道:“好啦好啦,我全听你的。”然后跑过去倒了一杯水。
    欧阳暖用帕子沾了水,轻轻润湿肖天烨的嘴唇,动作十分轻柔:“世子,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却苦苦相逼.如今我们救了你一次.也请你高抬贵手.饶过舍弟。”她又说了一次,眼神无比坚持。
    肖天桦的眼神却突然变得冷淡无比.冷声道:“马上滚。”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抱歉了世子,外面那么多人.我们很难出去,恐怕还要麻烦您与我们一起滚。”
——————题外话——————   
此章节斗美男,。(n一n)。哈哈
上一章节:056 有野心的大小姐
下一章节:058 被毒蛇世子盯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