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被毒蛇世子盯上了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肖天烨冷笑:“你是什么意思?”

    欧阳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淡淡道:“意思就是.要请世子殿下送我们一程。”
    肖天烨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却猛地捂住胸口.额头上涌出大滴的汗珠,
厉声道:“不要妄想,你们走不出去的!”
    欧阳暖神色古怪地望着他.似是惋惜似是惘怅.低声道:“世子这样苦苦相逼.莫非还有别的原因?”
    肖天烨面色一变,眼神更加阴沉.却始终没有说话.欧阳暖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面露茫然之色的欧阳爵身上.心中的猜测慢慢成形。
    喧闹呼咤之声便在此时传来。
    肖天烨突然站了起来.他的角度已能够清楚地瞧见一道人影快速奔进.沿路试图阻拦的侍卫们被打得人仰马翻,根本减不缓他丝毫来势,竟被他直冲了起来!
    “卫峰.你放肆.我的屋子也是你能擅闯的?”肖天烨一眼认出此人乃是大公主手下一等侍卫首领,立即怒斥道”,你要干什么?”
    卫峰不言不语.视线一扫.看到欧阳暖姐弟站在一旁.立刻走上前去.沉声道:“欧阳小姐.大公主命属下前来迎接!”
    肖天烨惊怒交加,突然两根手指曲起在唇边呼哨数声.片刻之间殿内涌入无数侍卫.肖天烨冷声道:“抓住他们!”
    侍卫们将欧阳暖他们团团围了起来.内里的侍卫执着长剑,外围的侍卫则拉开了弓箭。
    “卫峰.你竟敢闯入这里.未免太过胆大妄为.立刻放下人.也许看在姑母情面上,我不会追究.....”,
    卫峰冷冷瞧了他一眼,还是理也不理,径自向前迈步,侍卫们也不由地跟着移动.寒光闪闪的长剑带着一种慑人的威势。
    到了这个地步.肖天烨还不肯放过自己姐弟,绝非只是一时兴起这种原因.只怕——爵儿看见或者听见了什么.或者是肖天烨以为爵儿在故意窃听......若果真如此,事情就麻烦了.欧阳暖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肖天烨下意识地以手抚住心口.他在犹豫.卫峰是大公主身边十分信赖绮重的侍卫首领.不但武艺高强.更只听大公主一人调遣.一般的场面根本镇不住他.若是真要乱箭齐发将他们一起射死在这里.大公主追究起来.父王那里的确很难交代。但若是不困住他,让他这样带着人冲了出去,事情一样会闹得不可开交。
眼神落在欧阳暖的身上,肖天桦的目光中划过一丝极端复杂的神色,似乎矛盾之极,最终他的薄唇轻轻抿了起来.从齿间迸出了两个字:“放箭!   
在肖天烨的眼中.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卫峰立即大声道:“我是大公主手下一等侍卫.谁敢随意射杀!”
    侍卫们本都已经蓄势待发,听见这一句却都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肖天烨。
    肖天烨立即向前赶了几步,高声道:“他要刺杀我,立予射杀!”
    侍卫们不再犹豫,当即搭箭入弓.一时箭矢如雨。欧阳暖眼明手快.早已拉着还在愣神的欧阳爵避到柱后。
    卫峰上前一步抽出长剑,飞足踹翻一个侍卫,一时剑光如雪,击落了第一波箭攻,乘着空隙.突然翻身跃起.在空中几个纵跃.左劈右砍,专朝侍卫密集之处落足.打乱了弓箭手的站位.大多数侍卫们又不是他的对手.一团混战中只见他的人影猛地冲天而起.一掠一冲!
    肖天烨原本还在观察.却突然觉得颈上一凉,一道冰凉的瓷片落在他喉咙。.寒气逼人。
    “都住手!”欧阳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都停住了手。
    肖天烨做梦也想不到这种变故.更想不到自己这样的男子竟然会被一个小姑娘劫持,不由气得全身颤抖,咬牙怒道:“欧阳暖,你竟敢 ..”,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欧阳暖淡淡一笑.笑容中透着一股冰冷的甜蜜.”谁让你都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呢?”
    “欧阳暖,你敢怎样?”肖天烨冷声道。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
    “世子殿下,暖儿不过是求您放我们姐弟安全离开.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肖天烨目光寒冷如冰,哼了一声道:“如果我说不呢?难道你敢杀我不成?”
    “世子殿下想拿性命跟我赌么?”欧阳暖的声音依旧温柔,像是在说今天很晴朗适宜赏花一样.然而肖天烨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他面如寒霜.胸口不停地起伏着.显然是正在激烈思考。卫峰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娇滴滴的欧阳小姐,心道大公主莫不是说错了吧,这丫头还需要自己救吗?就在僵持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高亢急促的传报声:“大公主到一
    欧阳暖微微一笑,快速放开了肖天烨退到一边.手中的碎瓷片被不着痕迹地轻掷于地。
    太公主的身影出现在殿门口,而站在她身边的,除了行色匆匆的陶姑姑以外.还有一脸震惊的欧阳家老太太李氏。
    “这是怎么了?”大公主严厉的目光环视一圈.“天烨,你摆开这么大阵仗是在迎接我吗?”
    肖天烨挥了挥手.所有的侍卫们立刻如潮水般退开.他自己快步上前盈盈拜倒:“姑母,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他说话的时候,神情已经恢复平常,声音清亮,恭敬有礼.风度极好.俨然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原来的狠辣疯狂竟在此剂全数消失了。
    欧阳爵在旁边看的目瞪。呆.他实在不能理解.一个人怎么会变脸如此之快!
大公主冷冷问道:“欧阳家的少爷和小姐怎么了.为什么被你扣了?”   
欧阳暖脚步轻快.带着欧阳爵已走到大公主身边,肖天烨望了她一眼,沉声道:“欧阳少爷只是误闯入猎场,欧阳小姐来寻他.我便将他们二人带到此处稍事休息.正待去禀报姑母.您就寻来了。”
    误闯?这怎么可能?李氏的脸上露出十分震惊的神色.拉过欧阳爵上上下下查看一番,发现并没有损伤,这才放下了心。
    “那这满院的侍卫是来做什么的?暖儿,难道有人敢故意伤害你们不成?说出来.我替你作主。”大公主显然并不相信这套说辞。
    “哦.这侍卫么.”.””肖天烨抢先笑道,“是欧阳少爷说要观看侍卫们演练剑阵,我才命他们进来。”
    大公主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突然一声嗤笑:“天烨在跟我说笑话吗?你不将他们姐弟二人送回去.反而在这儿看什么演练......别说是你.就是你父王都不敢在我跟前耍嘴皮,你敢将这套说辞说给你父王听吗!”
    “如何回禀父王.是我自己的事.怎敢烦劳姑母为我操心口”肖天烨软软地顶了回去。
    “大公主.请您放心,”欧阳暖语调柔和.但话意似冰.“世子殿下只是太好客,他留着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那些侍卫们可能产生了误会,以为我们是刺客.....”
    肖天桦胸口一滞,咬牙忍着没有变色。
    大公主冷笑一声.道:“那些场面话就不必说了,全都跟我进来!”
    所有的侍卫们都留守在外,众人不得已跟着大公主进了内殿。大公主坐在椅子上.面如寒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欧阳暖挽裙下拜,仰着头道:“请公主殿下为我们姐弟作主。”自己不可以去求大公主.但大公主主动帮忙,便是另一种说法.再加上经过刚才一番变故.肖天烨都还不肯放弃杀爵儿.那就一定要依靠大公主的力量给他施加压力!
欧阳小姐,起来.快起来.有事慢慢说...“”一旁的陶姑姑看着大公主的脸色.赶紧上前去搀扶,然而人却没搀扶起来,欧阳爵也跟着跪倒。   
欧阳暖跪着没动.直视着大公主的眼睛道:“秦王世子殿下以今日爵儿误闯猎场为名.要杀了他.我匆忙得到消息赶来,百般求情殿下都不肯改变主意。猎场本是皇家场地.却并不是禁地.爵儿纵然犯了错.却也还不到当场处决的地步,此事还想大公主明察.给爵儿一条生路。”
    她言辞简洁直白.并无一丝矫饰之言.反而听着字字惊心.李氏的脸色越发难看.简直都不敢去看大公主的脸。
    “为了这个就要杀人?”大公主更显惊讶.“我今日请你们留下陪伴.原本是一片好意.却不想闹出这种事情来!当真是胡闹!天烨,你仅仅为了欧阳爵误闯猎场就要当众杀他,可有此事?!”
    “姑母,欧阳公子的确误闯猎场,我也不过是与他开了个玩笑,欧阳小、姐突然来到,见到这场景难免产生误会,之后我只是让人护送他们来这里休息…莫非是因为招待不周.二位觉得受了怠慢?”
    大公主见他推的干净.不禁冷笑了几声,道:“卫峰,你怎么说?”
    卫峰诚实道:“属下赶到这里要带人走.世子爷命令侍卫们围攻,并下令放箭。”
    原本面色十分平静的欧阳暖心中却一顿.自己姐弟是苦主可以说话.然而卫峰却是大公主的人.一旦出来作证.大公主的立场就不再客观公正了。    “我派人前来.你竟然也敢刀剑相向?”大公主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美目现出无限的凌厉。
    “我请二位在这里稍事歇息.他闯进来二话不说就要带人离开.我自然是要命他们救人的。”
    欧阳暖悠悠叹了一口气,道:“公主,也许世子一时看错,没有认出这位是您身边的人也不一定!”
    “认不出来?欧阳小姐也太单纯了.卫峰跟着我十多年.京都有谁不认识他是长公主座下侍卫统领.天烨,你才多大年纪.就老眼昏花了吗?”大公主秀眉一挑,冷冷道。
    肖天烨不慌不忙地笑起来.道:“姑母要是不信.可以招那些侍卫进来问一问,看看卫统领有没有自报家门?”
大公主怒道:“这里上上下下都是你的人.你矢。否认.谁敢举发你?   
肖天桦脸上却一丝慌乱也没有,淡淡道:“这里的人虽然是跟着我来的,但连我都是您的晚辈,他们身份地位低微.长公主面前,谁敢欺瞒?”   
他利齿如刀.句句难驳.大公主早已按捺不住怒气.斥道:“你还真是狡言善瓣,敢做不敢当么?可惜你怎么抵赖也赖不过事实,难不成是别人无缘无故诬陷你?”
    欧阳暖看着肖天烨.越发佩服此人.若说心狠手辣脸皮厚,此人若认第二,只怕无人再敢认第一口林氏、欧阳可与他比起来,当真是小儿科.弟弟无缘无故招惹上这种人.实在是大大的不智。
    肖天烨神色淡然地道:“我也不明白欧阳小姐为何会无缘无故编出这个故事来,就如同我不明白皇姑母无凭无据的.为什么立即就相信了外人.而不肯相信我一样.难不成要姑母是因为父王的事情迁怒到我身上…川
    卫统领心头一沉.顿时明白自己做错了一件事。自己应该自始至终旁观,而不该插言作证的。本来是欧阳暖姐弟状告肖天烨,但自己一插手作证.似乎突然就变成了大公主也故意卷入这场纷争之中,这样一牵扯起来,搞不好就变成秦王与太子之争。
    肖天桦又徐徐道,“既然卫绕领要说话,不妨说个清清楚楚,你进来后可看见有人要杀害欧阳家姐弟吗?或者请大公主查问欧阳小姐,我可对她有半分无礼之举?”
    卫峰想不到这位世子爷如此嘴利.冲。便道:“那是因为我来的及时.你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肖天桦正在这里等着他呢.闻言冷冷一笑.安然道:“卫统领坚持认为我心怀不轨.我不愿争辩;姑母更亲近欧阳小姐和卫统领.而非我这个亲侄子,那是我们政见不同的缘故.我也不敢心存怨慰。但请问欧阳小姐,你。。声声我要杀害令弟.他身上可曾有伤?我若真是要杀了你们.怎么还能让你们好好站在此地向姑母告状?”
    大公主气得双手发凉,只怕战场上千万的敌兵,也比不上面前这位侄子的言谈令她心寒.正想怒骂回去的时候.欧阳暖不慌不忙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世子殿下.是非曲直其实并不难分瓣,只要将你的五百将士分开关押,分别派人审问,总有人会说实话的。”
    肖天桦全身一震.难以置信地转头瞪着欧阳暖。
    “卫统领见情况紧急,只得失礼,想要强行将我们带走。”欧阳暖理也不理他.仍是继续道,“世子为了阻拦我们,竟下令侍卫乱箭齐发.此事所有侍卫都已看见.只要现在公主殿下任意提取三人分开关押,让他们说出具体细节.若是真如世子所说只是留我姐弟做客,欧阳暖甘愿向世子磕头认错,”
    大家全都呆成一片.肖天烨更是没有料到欧阳暖竟有这种胆量.一时心乱如麻.面色如雪。
    “你还有什么话说!”大公主面沉似水.已是怒不可遏。
    肖天桦一咬牙,道:“既然欧阳小姐和卫绕领。。声声指责我有过错,我不敢再辩.也不敢要求什么证据。只求姑母圣断.若是您也认为我有过错.我自当认罚,绝不敢抱怨。”
    他这般以退为进.大公主倒有些迟疑,李氏忧心仲忡地望着面前的两位显贵.大公主素来行事强硬,秦王世子性格暴虐.这两人已经很麻烦了.背后的太子与泰王之争更是可怕,欧阳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吏部侍郎.卷入到这样的争斗中去,岂不是在烈火上煎烤……
    欧阳暖闻言,睁大一双清丽的眸子,看着大公主道:“公主,您与世子才是一家人,千万不要为了替我们主持公道伤了皇室和气。世子说的对,今天这件事不过误会一场.爵儿误闯猎场在先.世子一时恼怒才要动手,全是爵儿不对.世子没有错.请您别责怪他了。”
    “爵儿,你听见没有?”欧阳暖轻声道.“不过是误会一场,你与世子道个歉便是了。”
    欧阳爵看自己姐姐一双长长的睫毛冲自己眨了眨,立刻醒悟过来,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咬着嘴唇却不出声,濡湿着一对大大的眼睛,只哽咽道:“世子,都是我的错,您别和公主殿下争执了.她是你的姑母呢,这样不好。”
欧阳暖点点头.一脸欣慰的看着欧阳爵,道:“爵儿.早该如此,祖母也在呢,她是长辈.今天便是你没错也要认错的.不能让她为你担心呀。”   
这话说的软绵绵的.就像是在肖天桦的脸上抽了一巴掌!欧阳爵不过一个十岁的孩子.却知道敬重长辈.明明自己没有错也要认错.自己这么一个皇室公子.却对着姑母洋洋得意地争辩.更是半步不让.欧阳暖这么说.分明是——
李氏见欧阳爵哭的可怜.只当他是小孩子不懂事,还劝道:“傻孩子哭什么.只是无意闯进来罢了,便是错了.世子爷大仁大义也会见谅的…..”   
肖天烨一听,心头猛的一冷。
    欧阳暖满脸担心.忧心钟仲道:“世子,爵儿不过一个孩子.纵然真的做错了什么,他既然道歉了,就请您大人大量放过他吧!“
    肖天烨被欧阳暖盈盈的目光逼迫.便咬牙道:“他可不止误闯.还放跑了我要送给皇祖父的野鹿!”
    欧阳暖轻轻点头,道:“那爵儿是不对.只是今日正逢太祖孝贞显皇后的祭日.实在不适宜狩猎.改天我会让爵儿亲自狩一头野鹿赔偿给世子。”    大公主一听.勃然大怒道:“太祖先皇后的祭日你也跑出来杀生,当真是疯了吗?别说今天没抓住.就算抓住了送到皇上跟前,岂不是当众告诉人家你在太祖先皇后的祭日里跑出来狩猎?”
    肖天桦心上一颤.迟疑道:“那......不光如此,欧阳爵还与我发生了一些。角,才激得我恼了…六
    欧阳暖闻言,委屈道:“爵儿.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有什么要紧的。角.非要和世子爷争辩?”她一脸难过的委屈,道:“姐姐平日里怎么教你的,不论世子再生气,你也要忍着.你总要想想,爹爹为官做人何等谨慎.咱们做儿女的不能为父亲分忧.难道还要给家里抹黑吗?,世子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
    欧阳暖说不下去了.声音哽咽难言,转头掩面似乎十分难受,大公主气极.一掌打翻了一个茶碗.粉碎的瓷片四溅在地上.她仿佛勃然大怒,脸色铁青.镇不住的手腕发抖.冲着肖天烨呵斥道:“你听见没.白长了这几岁,还不如个姑娘家懂事!欧阳公子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纵然说了什么得罪你的话.你也该看在吏部侍郎的面子上宽恕.可你呢,动不动刀刻相向.这哪里还有半点皇家风范!你是想要御史告到皇上那儿.参你个滥杀无辜的罪名吗?”
    肖天桦一愣.立刻意识到欧阳暖同样一招以退为进.表面在责备欧阳爵,实际上每一个字都直指自己仗着是皇族子弟欺负他人,她真是好玲珑的心思.须知陛下最痛恨的就是王子犯法.莫说是自己.去年代王去听戏,与平民发生。角,纵容侍卫打伤了人.御史一状告到圣上那里,代皇叔竟然被圣上剥夺了亲王爵位.要不是太后为他求情,只怕还要送到宗人府去问罪,他刚想要开口分辩——
    欧阳暖却比他动作更快.突然跪倒,正色道:“公主息怒,是暖儿不好,原本看到爵儿差点没命十分气愤才一时。出妄言.今天的事情不过误会一场.实在怪不得世子的,寻常人家发生。角,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但大公主是长辈,世子是晚辈,你们二位更出身皇室,今天的言谈争论若闹到陛下面前.被有心人加以利用挑拨.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请公主三思,”
肖天烨有些发愣.他向来能言善辩.这是连皇祖父都称赞过的,可是到了欧阳暖面前那些机心却仿佛毫无用武之地,原本他想要说大公主仗着是长辈帮着外人欺负自己这个晚辈,这样大公主为了避免矛盾恶化只能对此事放手.然而欧阳暖却趁机反将他一军.说他仗着是皇族子弟欺压官家幼童.不知不觉让欧阳爵这个闯祸的变成了苦主.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又说自己与大公主鹊蚌相争.小心让他人汪翁得利.这样一来,就算父王得知.也只会命令自己赔礼道歉....”这样的欧阳暖.令他忽然觉得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望着欧阳暖那挺拔的姿态.清丽的面庞.冷傲倔强的表情.和那双如同燃烧着火焰般的激烈的眼睛.肖天烨突然觉得神思一阵恍惚,胸口如同被什么碾轧了一下似的,疼痛莫名。他当机立断,露出十分愧疚的表情道:“欧阳大小姐当真是知书达理,深明大义.我自愧不如。今日之事的确是一场误会.是我太过偏执.现在我向欧阳家郑重道歉.不日还将送去礼物聊表心意,请姑母原谅我一时糊涂。”
    大公主早已经想到其中的利害关系.一方面事情闹大会加剧太子和秦王两派的矛盾.另一方面传出去只会对欧阳暖姐弟不利,只是肖天桦始终不依不饶令她十分恼怒.才会十分震怒.现在看到这种情景便缓了口气.点头道:“你知道错就好!”
    欧阳暖低下头,心道你说深明大义的时候要是不咬牙切齿,我就更高兴了。
    李氏一看事情有这样的转折,立刻放宽了心.在她看来能不得罪秦王世子.又能讨好大公主.这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奈何刚才肖天烨却咄咄逼人,非要将欧阳爵治罪不可.她实在是担心极了.却没想到暖儿能在三言两语之间就将事情周旋到这种地步,真是出乎她的预料之外.连声道:“多谢公主主持公道.多谢世子爷宽宏大量。暖儿爵儿.还不谢过二位,”
    欧阳暖和欧阳爵向大公主和肖天烨施礼.大公主微微点头,陶姑姑面露微笑.只有肖天烨似笑非笑,比哭还难看。
    事情告一段落,大公主和李氏先行上丰.欧阳暖和欧阳爵两人走在后面,就在她快要离开内殿的时候.肖天烨突然追出来.扬声道:“我送二位一程。”
    大公主仿佛没有注意.也没人回头。
你今天还真是出尽了风头。”肖天烨望着欧阳暖.冷冷说道。   
我已经放下了.世子还在念念不忘吗?”
    “从未有女子敢这样对我.你今天所作所为,我永生不忘。”
    “我只要晚来一步.爵儿就会死在你手上.到时就算我再勉力拼冲.只怕也救不出他,你可知道?”欧阳暖语声淡淡.却神色肃然.道,“若是你伤我弟弟一根汗毛.凭你是亲王世子还是天皇贵胄.哪怕穷尽一生之力.拼个鱼死网破.我也要活剐了你!”
    自她开口以来.肖天烨便察觉到她身上有股隐忍的怒气,原本以为她只是害怕自己穷追不舍.现在看这样子.竟是冲着自己要对欧阳爵下手来的。    “你敢对我说这种话?”肖天烨脸色突然微微转白。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便是我身为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却也有最珍爱的人.你若是一意孤行,非要置爵儿于死地,我也不会束手待毙!“欧阳暖冷笑一声,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旁人只看见他们在说话.却不知道他们二人说了什么.却都看到秦王世子一张漂亮的脸变了颜色。
    “不管世子要在猎场做什么.都与我们姐弟无关.但若是你非要为难我们.欧阳暖却也不是怕事之辈.从今往后,我要爵儿平平安安.一生无忧.哪怕我的弟弟少了一根毫毛,我都会记在你泰王府头上!”
    肖天桦有些怔忡,慢慢转动着眼珠.半晌方道:“你的意思是,哪怕是欧阳爵发生了意外,你也要记在我头上?”
    “难道不是吗?”欧阳暖紧紧地盯住他的眼睛,“我的爵儿乖巧听话,从不惹是生非.他得罪之人无非是泰王世子.真的受伤生病也一定是与你有关!若真有那一天,我便要找你一命偿一命.让秦王殿下也尝尝痛失爱子的滋味!”Www.uxier.cOm
    看着欧阳暖咄咄逼人的脸.肖天烨的神情变了。他实在是想都没有想到欧阳暖居然会这样爱护弟弟,简直是豁出性命在保护他,一个小小的官家少女.哪里来的这种气魄与胆量,竟然敢与自己这个世子叫板!在他的生命中,这是第一个敢戏耍他的女子.也是第一个敢当众挑战他权威却还能全身而退的女子!他相信.她所说的一切.都是郑重其事的.若是将来欧阳爵真的有所损伤.她会穷尽一生一力.不死不休找自己报仇雪恨。
    “你确信自己有这样的力量?”肖天烨冷冷望着她。
欧阳暖淡淡一笑.眉眼温柔,语气冷凝:“世子大可一试,”   
你敢威胁我?”
    这话你今天已经说过两次了,欧阳暖脸上的笑容更加谦卑,说出的话却半点也不含糊,道:“明郡王今日出京.大多皇孙公子都去送行.世子选在此刻出现在猎场.只怕是在等什么人吧。”
    肖天烨的眼睛寒光遍布.冷声道:“你竟然胡言乱语.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世子知道不知道并不重要.你说若是让人听说秦王世子在这里召见什么人.说什么不想让人知道的话.被欧阳侍郎家公子听见所以才急着杀人灭。这样的风声.”..”,
    “不过是流言蜚语.皇祖父不会相信的!”
    “自古以来人的心思啊.其实是最深不可测的,你永远都不能说.自己把握住了另一个人的想法,所以既使是曾经亲密无间的父子.也可能会被流言侵蚀。陛下虽然信任秦王殿下.可世子别忘了,太子才是陛下最信赖的人.到时候——”
    肖天烨的怒火因为欧阳暖冷淡的表情而燃烧得更旺.满腔怒意更是汹涌难捺,忍不住一把抓住了欧阳暖的手臂,将她猛地拉到自己面前,愤恨的吐息几乎要烫破对方那冰凉的皮肤。
    “你听着.欧阳暖!”肖天烨的声音仿佛是从紧咬的牙根中挤出来的一般,”你敢散播这些流言蜚语,我就能让你欧阳家顷刻覆灭!”
    欧阳暖冷冷望着他.道:“我知道你们这些皇孙贵胄.不惮于做最阴险最无耻的事情.我也知道你们这些人射出来的冷箭.连最强的人都不能抵御。但我还是要警告你.我绝不允许你把爵儿也当成棋子,随意摆弄随意牺牲!如果你敢动爵儿一下.我会叫你秦王府多年筹谋彻底结束.你听懂了吗?    肖天烨的心头涌起一股热潮,唇边也露出了一丝惨然的笑,父子亲情、兄弟之爱.这些东西皇家根本没有,他的心早就凉了,血也凉了,但欧阳暖对弟弟的爱护,却如同烙入骨髓里,令人难忘。
    在他颤抖的视线内,突然出现了欧阳爵愤怒的脸。少年充满杀机的一口扑上来.狠狠咬在肖天烨的手腕上!
    “住手!”肖天烨难忍剧痛.顿时松了手.欧阳暖沉下脸来.挡在肖天烨身前.厉声道:“爵儿.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全都忘了吗?什么时候能不再这样莽撞.你闯的祸还不够吗?”
    “可是他....”,欧阳爵虽然立刻椎开,可是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受伤。
    “爵儿!”欧阳暖斥道.”你要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快跟世子殿下道歉!”
欧阳爵身休微颤,紧紧地抿住了嘴,俊秀的脸珊着.倔强地扭向一边。   
肖天烨甩了甩手腕.皱着眉道:“算了。”
    “不行,”欧阳暖面沉似水”,他必须要记住这个。爵儿,你道不道歉?”
    欧阳爵没有想到姐姐竟然这样坚持,不由脸憋得通红,胸口一起一伏,牙咬得脸颊两边的肌肉都扯紧了.简直就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欧阳暖叹了一口气,心里又软了下去.缓缓迈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低声道:“听姐姐的话,向世子道歉....”,她可以得罪对方.不过是仗着自己是弱女子,肖天烨不能当面翻脸.然而爵儿却不同.将来还要在朝堂上立足.真的和肖天烨结下仇怨,实在没有好处。
    “快去跟世子殿下道歉。”
    欧阳爵垂着头想了半晌,突然抬起双眼,狠狠地瞪了肖天烨一眼,硬硬地道:“我不要!”
    他的表情十分认真.语调肃然道:“谁敢欺负姐姐.我就跟他拼命!所以.我不道歉。”
    欧阳暖看着他,凝神沉思了片刻,道:“你先去前面,姐姐还有话和世子说。”
    欧阳爵怔了怔.”万一他再欺负你.”
    “世子是什么人,怎么会欺负我这样一个小姑娘。”欧阳暖淡淡道.”
祖母今天已经受了很大惊吓.你还一定要让她更难受么?”
    欧阳爵不由地一呆,终究一步三回头地走开了。
    欧阳暖道:“世子爷.我相信秦王府有能力让欧阳家覆灭.可你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众。吗?秦王府是贵重的瓷器.欧阳家不过是无足轻重的瓦砾,猛地撞过来谁会破损?殿下正是关键的时候,名声非常重要.爵儿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就当今天我们从未来过猎场.你我从未相识,让所有的不愉快都过去.这样不好吗?”
    肖天烨眉头紧攒,却又深知她说的没错,只觉得很不舒服.难以描述那种厌恶的感觉。
    欧阳暖凝视着他每一丝的表情变化.语调依然冷淡:“今天为了脱险.我还挟持过您.世子心里不痛快.欧阳暖非常理解。我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所以不会触犯它,但我也有我的手段和行事方法.殿下恐怕也要慢慢适应一下。再者.不光是你讨厌我.我也很厌恶你.只是为了大业.世子牺牲一点个人的感受,忍下这口气,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该说的都被她说完了,肖天烨认真凝视着她.道:“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再向欧阳爵追究,但你若是下次敢故意装作不认识我,却也绝不可能!”   
欧阳暖一愣.抬眼却看见肖天烨眼中流光溢彩,似乎颇有深意.顿时心里一惊.低下头.道:“多谢世子宽宏大量.欧阳暖就此告辞。”
不客气。”肖天烨淡淡道”,你对欧阳爵,还是不要过于溺宠。他的性情这样耿直,并不适合官场.不如早些送入军中磨练,让他知道什么是男儿气概。否则像你这样.小小年纪却学的满腹机谋.未必是什么好事.....”,   
欧阳暖头也不回,快步走了出去。
    肖天烨的目光.从刚才起就一直像钉子一样扎在她的身上,等她的身影都消失了.还朝着那个方向不肯将视线收回。
    欧阳暖追上去.却只看见大公主站在原地等候,她心中一凛.慢慢走过去:“多谢大公主今日为我姐弟解围.欧阳暖终身不忘。”
    “刚才我在听惠安师太讲经,你是不是很想过来向我求救?”大公主淡淡地一笑.骄傲的眉眼有着一丝冷意.”为什么又忍着没说呢?”
    欧阳暖低了低头,默默无语。
    “其实你是算准了我会来救你的吧。”
    欧阳暖被她说中.却也并不吃惊,这样长期浸淫权术之中的人,想要在她面前装神弄鬼既没有必要又是白费力气.欧阳暖索性一口承认道:“是,“你好大的胆子!”大公主彻底冷了脸.满面寒霜地道。
    “因为我与公主萍水相逢.公主殿下没有义务为我救爵儿.我只能赌一赌,若是公主垂怜.我们姐弟自然没事.若是不然,便是我们的命!”欧阳暖慢慢说道。
    大公主心中因为这两句话.原本的怒气竟消失大半,只是转念一想.眉尖一动.心中突然疑云大起.徐徐问道:“欧阳爵到底做了什么.惹怒了天烨,他并不是个冲动的人,今天这样大张旗鼓.必定另有原因!”
    欧阳暖摇摇头道:“具体的原因暖儿的确不知道,况且此时既然已经过去.我们姐弟并不方便再牵扯其中.公主可以自去查一查。”
    大公主淡淡一笑.道:“我越是大张旗鼓地问罪.他就会把越多的恨意放在我的身上.自然暂时就没心思找你的麻烦了.这一点,你也早就算好了吧!”
    欧阳暖低头笑道:“公主殿下会担心秦王世子憎恨您吗?”
    大公主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他么,只是小辈,我倒还不放在眼里。只是欧阳暖.我必须提醒你.肖天烨年纪不大.却端是心机深沉、手段十分毒辣.事情绝非你想的这样简单,你今天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引人注目,只怕他彻底盯上你了......”
    ——————题外话——————
    毒蛇世子多可怕居然想把他配给女主.你们好坏
上一章节:057 秦王世子不好惹
下一章节:059 大小姐奇货可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