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大小姐奇货可居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大公主缓步上了轿子.欧阳暖目送她离去.便听到有人大叫“姐姐”.欧阳爵飞奔着冲了过来,一迭声地叫着:“姐姐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   

你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不稳重.什么大事情就吓死你了?天下比这个大的事情多的是,”欧阳暖嘴里斥责着.手上却爱怜地为弟弟理了理跑乱的发丝.“刚才姐姐说你.生气了吗?”
    “才没有呢,我怕姐姐吃亏嘛.”欧阳爵撒着娇道.“秦王世子不是好人.你以后少搭理他.咱们快回去吧。”
    欧阳暖笑着用手点点他:“遇到事情就知道惊慌.你也要想一想,若是没有大公主来,今天咱们该怎么办?”
    “你姐姐说得对,你也不小了,从今往后记得不许再惹是生非。”就在这时候,李氏走过来.姐弟两人赶紧向她行礼,李氏叹了口气,看着欧阳爵说道.“爵儿.秦王世子可不是好招惹的人.你怎么会得罪他了?”
    “祖母.今天我本来只想在田野之间转转.不知怎么却无意之中闯入了猎场....”
爵儿.当着祖母的面你也敢撒谎.猎场明明有侍卫看守.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进得去?”欧阳暖皱眉,刚刚大公主带着李氏一路进了猎场,怎么会看不到守卫站在门口,他说自己误闯,说出来岂不是让李氏心生怀疑吗?   
听见没?还不老实说,“李氏故意沉下脸道。
    欧阳爵脸一红.不好意思道:“其实我们是从后山进去的.因为我听说这里面有珍奇的野兽,一时好奇才偷偷溜进去.但是我先前并不知道秦王世子会在里面狩猎啊,”
    “嗯,以后还是尽量少和这些人打交道为好,”李氏听完了解释.长长松了一口气.道,“虽说大公主今天帮你们解了围,可她也是喜怒无常不好得罪的.今天可把我这个老骨头折腾惨了。好在刚才我和惠安师太说上话了,也算咱们没有白来宁国庵一趟.....”说到这里,她似乎突然意识到孙女别、子都在跟前,欲言又止地住了口。
    看到她的表情.欧阳暖就知道此事必然与林氏腹中的孩子有关系.她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不露声色地道:“祖母.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李氏一愣.这才觉得自己后背都被冷汗湿透了.四肢冰凉、浑身发冷.旁边的张妈妈赶紧过来搀扶她:“大小姐.老太太一听说大少爷被扣下了,真是心急如焚,急慌慌就赶过来了 ”
    欧阳暖点点头.看着李氏苍白的脸色关心地道:“祖母,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请大夫来瞧瞧。”
    李氏点点头.一行人上了马车.回到欧阳府。
    回去当夜.李氏就病了,病得很重,时不时的发低烧.烧的浑身滚烫.几乎昏死过去.大夫来瞧也说凶险的很,老人家最怕这种来势凶猛的寒症,一个弄不好怕是要过去.这下可把寿安堂所有人都吓坏了。
    欧阳暖日夜照看老太太.每一昏方子都要细细雅敲.每一碗药都要亲尝,本以为李氏很快会好转.没想到这一回她整整挣扎了三天三夜,仍然逃不出可怕的高热和半昏迷状态。
    李氏陷入昏迷,无数狰狞的鬼脸,总在她身边盘旋。她想大声喊叫,用双手椎开那死死缠绕着她的可怕梦魇。但实际上,她连手指都无力动一动,嘴唇翕动得几乎不能察觉.轻轻的气息吹出勉强可以听到的字:“不要 …啊.不要.走开,快走开忍过一阵剧烈的头痛,她的额头满是冷汗.跌入更深的昏迷...”
    在她的梦中,洪水咆哮着.不知从何处狂奔而来.势不可挡.冲垮了寿安堂.冲走了欧阳府的一切.李氏急切地叫着每一个人的名字,儿子.孙子.孙女......然而除了茫茫的一片洪水.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一个人影。    洪水终于漫上来.在她头顶轰响着,滚滚而过,她浑身发寒.大汗淋漓,一个冷战使她从昏迷中惊醒过来.竭力张开双目,只见屋子里灯火荧荧.十分昏暗,床边坐着一人.双手支着下烦.闭目养神。
    “和 她轻轻一呻吟,床前的人立刻惊觉.连忙出去取来一把热乎乎的紫砂壶.一手抱着李氏,一手小心地喂茶水。李氏从勉强睁开的眼缝里看了看.断断续续地说:“暖心 …你还在这里 ”欧阳暖连忙温柔地低声说:“祖母,您且放宽心,大夫都说您不要紧的,养养就好。”
    李氏费力地摇头:“不.我难受…我自己觉得都睁不开眼.怕是熬不住.””.”欧阳暖扑通一下跪在床前:“祖母.您千万别这么说!您怎么也不能走!暖儿情愿替您生病.爵儿不能没您在豆大的泪珠顺着欧阳暖的脸颊滚了下来.说不出的情真意切。重生之高门嫡女
    李氏勉强装出个笑脸:“傻话 “怎么就你一个,在这里?”
    欧阳暖说.“爹爹下午来看过您了,爵儿也一直守着您,刚被我劝走。张妈妈说是出去看看熬药的火候到了没有。”
    李氏点点头,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觉得欧阳暖的脸越来越模糊.直至又陷入黑甜的昏睡,她也没来得及表达内心的恐惧情绪。
    这一昏睡就又是一夜过去.早上的头一束阳光射进屋子.窗外清晰的鸟鸣声将李氏唤醒了。她觉得神志很清醒.身上也舒服多了.只是没一点力气.她喊了一声:“张妈妈!”
    声音虽轻.在一片寂静的屋子里却很震人,床前、矮凳上、门口、走廊顿时人影晃动.欢声笑语器器率卒地透过窗根:“老太太说话了,”“老大太醒啦,”.”…原本和衣躺在软榻上的欧阳暖猛地惊醒.上前去为李氐掀开了帐子,眼泪盈盈地笑着道:“祖母,您可算醒过来了… ”
    张妈妈也露出笑容,道:“老太太,大小姐在您床边上守了三天三夜了,“
    “我的好孩子, ”李氏忍不住喊了一声,欧阳暖俯下身子.李氏把她楼在怀里.两人一起落泪了。张妈妈一面擦泪,一面叫人去禀告老爷。    欧阳治闻讯奔来.正赶上祖孙俩亲热地谈着话。欧阳治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说:“老太太,您可把儿子吓坏了!您要是再不好,儿子可怎么办!”说心底话.欧阳治巴不得李氏活的越长越好.这一次她突如其来的病倒.大夫说老太太年纪大了.恐怕有性命之忧.将他确确实实吓了一大跳.生怕李氏突然死了自己要辞官回乡丁忧,这一去可就是三年.谁知道三年京都会发生什么变化.等他回来以后黄花菜都凉了!
    李氏笑道:“亏得有暖儿这么细心的照料!对了.怎么不见其他人?”
    欧阳暖微微笑着道:“李姨娘持地去庙里给祖母您祈福去了。”
    李氏点点头,脸上带了一丝笑容道:“也是她有孝心口”说完.她看着欧阳治道.“你媳妇呢?”
    欧阳治一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欧阳暖脸上恭顺如昔.轻声道:“这几日下了大雪.寿安堂忙成一团.没人去福瑞院报信,娘可能还不知道祖母您病了。”
    李氏的面色霎时阴沉下来.像是堆上了满天的乌云.不满地白了欧阳治一眼。
    “不知道?”她口中重复一句,眼睛转向张妈妈:“三天了,她也该着人来问问吧?”
    张妈妈不敢看李氏饱含不满与愤怒的脸.低下了头道:“奴婢已经派人去通知过了.可是夫人一直没有过来.也没打发个人来问一问 ”
    李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道:“一次都没有?”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欧阳治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林氏因为李氏将可儿关起来的事情一直闹脾气,将福瑞院的门关的紧紧的,丝毫也不关心寿安堂这里发生了什么。
    欧阳暖笑着安慰道 “祖母.娘怀了身孕.或许是怕冻坏了弟弟才很少出门.或者雪天路滑…”
    “哼.你总是在帮她说好话.也不想想她是怎么对你的.”李氏眼睛里浮现深深的厌恶,“现在这个女人越发放肆了,连我都不放在眼里,她这是向我这个老太婆示威啦!”她慢慢闭了眼.冷冷道:“婆婆生病了不闻不问,全京都也没有这样的儿媳!.”.“”
    “祖母千万别生娘的气,她这一次也是疼妹妹.一时想不开,顾念不周全罢了,您想想,娘以前对您总是孝敬多年,一直很尽心.也该原谅她这一回......”
    李氏一声长叹.打断了欧阳暖的话:“你不用说了,这个女人自从怀了孕.越发不识大体.半点人事不懂啊!”..”暖儿.好孩子.你又太懂事了.偏偏懂事的这么少
    欧阳治暗暗咬着牙根,鼻翼剧烈地翕动着,一股红潮忽然涌上他的脸庞.染上他的双颧和眼睛.黑黑的眉毛在眉间结成了疙瘩.他咬牙切齿道:“这个妇人太无礼了,惹急了我休 ”
    他话说了一半,李氏重重咳嗽了一声,欧阳暖笑道:“祖母,我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
    李氏点点头,欧阳暖为她盖好锦被.才直起身子,转身走出门去。
    李氏一直看着孙女走出去.才嗔道:“你说话也不注意些.惹急了你怎样,这些话能随便说吗?”
    你自己还不是当孩子的面抱怨儿媳妇不孝顺,欧阳治脸色一红.有些讪讪的,却不敢当面把这话说出来.只好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老太太.听说您是出去敬香受了风才染病的.以后还是多加保重才是。”
    李氏摇头,叹息一声道:“不仅是如此.这一会出门着实遇到了不少事情。”她看了张妈妈一眼.张妈妈立剂会意.将在宁国庵和猎场发生的事情对欧阳治说了一遍。
    这些事情,欧阳暖早已简要汇报过了,只是并未提到大公主对她青睐有加和秦王世子故意为难的事。欧阳治听着张妈妈说的版本.越发惊讶道:“大公主出面解了围?真的吗?”
    李氏点点头,道:“没错,人都说大公主极难讨好.我瞧着她倒是很喜欢暖儿.否则也不会亲自驾临猎场说项。但是经过此事,我倒是觉得.暖儿如今也大了,生的又如此出色,你也该为她的婚事筹谋一二。”
    “暖儿才多大.老太太也太心急了。”欧阳治其实早已经在算计这个.听到李氏这样说.却故意露出吃惊的模样。李氏冷笑一声道:心急的只怕不是我.另有其人吧。我寿宴那一天.你那好夫人持意邀来什么苏家夫人作客.又三番两次表现出持别的亲近.总不能是惦记旁的吧.她指望着别人都是瞎子吗!”
    “老太太放心.儿子还是知道轻重的,莫说是我们这样的人家.就算是普通的官家嫡女.也断没有随便许给商人子的道理.哪怕他们说破天去.儿子也不会糊涂!”
    李氏点点,道:“只怕你那媳妇不肯死心.暖儿这一回在大公主面前都露了脸.你更要上点心才是。”
    欧阳治听到这里,犹豫着说道:“老太太.您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自从上次寿宴.不少人明里暗里来打听暖儿的事。前日我参与饮宴.宣城公府的朱大老爷倒是流露出让朱大夫人见一见暖儿之意.照儿子看.颇有三分意思。”
    “宣城公府?快别提了.那家人我很是瞧不上.这次上香碰见那朱三夫人.面上总是笑嘻嘻的.说话却是别有用心,暖儿嫁过去只怕还没当上家.就被这三婶子挤兑的没地方站了.到时候你这个老子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不至于吧老太太.宣城公还在世.这三房一向是面和心不合的.将来老太爷一走.分了家也就是了.朱大老爷身子又不好,爵位还不都是他儿子的.到时候暖儿嫁过去就是宣城公夫人.我琢磨着倒也还是可以的。”
    “哼,那家人外边看起来光鲜.内里却污秽不堪.也是他家倒霉.若是太皇太后还在世,不至于被冷落这些年.不过他家子弟也不上进.我听说那长房的朱公子年纪不大还未定亲,屋里竟有三四个丫头收了房,实在是不像话!你纵然只考虑前程.也要想想爵儿,他们姐弟情深,爵儿又是个重情重义的.要是知道姐姐嫁给这样的人,还不怨恨上咱们?”李氏慢慢说道,张妈妈不由自主看了她一眼,心里却知道李氏这是借着大少爷说项.实际上张妈妈也多少看出来了.大小姐尽心尽力的服侍.李氏纵然心硬如铁.也实在是有些感动的。
    欧阳治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道:“老太太说的是,只是朝中不少公侯之家要不就是空有架子早已没落.要不就是家底厚实但子弟没出息.两者皆有的自小都是定好了亲事的.我家暖儿要是早点开了窍.只怕现在早就许出去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都要怪你那个好夫人.她生怕别人不知道欧阳家有个二小姐,一有机会就到处显摆,反倒成天把暖儿藏着掖着.现在不但把可儿惯的不像个样子.她自己也深受其害.当真是不像话!你也别光想着公侯之家,好些的官宦人家之中可有合适的吗?”
    “这个.…”尚书廖大人也与我提过”.””
    “尚书大人?”李氏皱眉.道,“这倒不好办了。”廖远是欧阳治的顶头上司.回绝别人可以.若是得罪了廖远,那是大大的不智。
    欧阳治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他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道:“我以暖儿尚未及并为由含糊过去了.横竖她现在年纪还小.也不急着选婿。可廖大人这一提亲,我们却不得不尽快筹谋此事.一旦暖儿及等.要么应了廖大人家这门亲事,若是不应也得有个说法。”
    “你的意思是——”李氏望着自己的儿子.表情有些微妙。
    欧阳治叹息了一声道:“廖大人毕竟对我多有关照.若是他始终不肯断了这念头,恐怕我也真要将暖儿嫁过去了。”这些日子他翻来覆去想了又想,要攀附王孙公子确实很难,廖家就不同了,毕竟廖远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将来大有助益,只是这样一来.才貌双会的暖儿就有些可惜了,他总觉得自己的长女拿来巴结廖家多少有些浪费。
    李氏靠着一个鸭蛋青金钱蟒的靠枕.张妈妈递来白瓷浮纹茶盏.李氏接过来浅啜一口.道:“那廖公子的确是不错的.与我家也是门当户对.按说暖儿过去也不会受什么委屈.只是暖儿才貌双全,众人皆知.配给一个吏部尚书家.多少有些可惜了。再者说一”她若有所思地看了欧阳治一眼.道:“再者说,那次寿宴我听人说.那廖大人似乎和秦王走得很近,可有此事””
    欧阳治一愣.似乎有些出乎意料.道:“与秦王走得近?老太太的意思是    ”
    李氏淡淡笑了笑.道:“你做了这许多年的官,应该比我这个老太婆明白才是。当今太子殿下性情敦厚,身子孱弱.秦王殿下素来强硬,更兼军功赫赫,然而你别忘了,太子膝下还有个皇太孙.他虽然是个皇孙却一直颇得圣上青睐.现在圣上身子还硬朗,将来万一......太子和秦王到底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廖大人也太心急了些。”
    欧阳治点点头,他还以为李氏对朝堂之事一向不关心.有些惊讶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只是秦王殿下的胜算毕竟大一些.就是我也动过这样的念头……怪不得廖兄吧。”
    李氏摇头道:“我以前对这些也是不在意的.横竖与我家没有多大关系.只是这一次去宁国庵出了这档事,我就觉得秦王世子喜怒无常.十分可怕,像你这样的官员暗暗结交些人将来多留条路也就算了.可千万莫要牵扯进立储大事中去。老太君前些日子寿宴之时,也暗暗提点过我.京都里头那么多公侯伯府,谁都不敢随随便便掺和进去!廖大人如今这样亲近秦王.我也知道秦王很有可能压过太子.可是.可是…”
    “可是毕竟还没盖棺定论!”欧阳治点头道,深以为然,他前段时间的确是急功近利了些.攀附权贵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就算不能押对宝.至少要明哲保身才是。
    “你这样想就对了,储位之争岂是闹着好玩的,廖大人本已经富贵双全.非要参加这个赌注又是何必?所以,廖家的婚事咱们不能答应,他廖家愿赌.咱们可不能赌.要是弄个不好,咱们全家被牵连也是有的。”李氏沉吟着道。
    欧阳治听得连连点头,暗道姜总算是老的辣.其实这些道理稍有些脑子的人都明白.只是什么也抵不过争权夺势之心.一旦自己扶持的王爷登基.那就成了大大的功臣,到时候何止是荣华富贵,位列公侯都未可知!这样的诱惑,也难怪那么多人明知道其中有无数荆棘.也要披荆斩棘地一条道走到黑!
    李氏淡淡道:“这些事情我早已谋算过,暖儿能够得大公主的喜欢,未必不是大好事,对她结一门好亲事也是大有助益的。”
    欧阳治脸上露出迟疑之色.道:“可大公主与太子也走得很近。”
    “大公主毕竟是先皇后的嫡公主,先皇后去后,大公主就是在如今这位皇后膝下抚养,与太子的情分当然非同一般,但她毕竟是女子.又是圣上唯一的嫡长公主,就算将来秦王登上大宝.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对这位长姐如何,况且京都里头想要攀附大公主的小姐们多了.这和老爷们的政见立场完全是两回事.所以暖儿得到大公主的青睐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李氏慢慢说道,看着欧阳治笑起来道,“想不到婉清那么个孤高的性子.居然给你生了这么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倒也是难得。总不能随便许一个人家.你为官多年.心里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没有?”
欧阳治笑道:“这个“....暂时还没有。暖儿这样的才貌,若是嫁入普通官宦之家.多少有点可惜,再者身份上不高,廖兄那里我也不好说道。”   
公侯之家不行,普通官宦人家也不行,李氏把眼睛一横.道:“瞧你这个意思.莫不是想要让暖儿嫁入”...”她突然不说了,用手指了指天上.皇家。
    欧阳治被说中了心事.有点讪讪的,道:“老太太.暖儿是我的长女.我如何会委屈了她.当然要尽量让她有门好亲事了,若真能成了....”我们也跟着脸上有光.将来爵儿的前程也都有望了。”
    李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你这个念头.我倒也是有过的.只是一直觉得很难.但如今暖儿和大公主走得近.这事也就成了一半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这个父亲如何筹谋。只是人选上 ”
    “这个儿子晓得.不会随随便便就定下的,好在暖儿年纪还小,咱们看准了形势再说。”
    母子俩一边说着一边叙话,倒是越发投机了起来。张妈妈在一旁看着暗自叹息.老太太终归是心狠的.刚刚才说廖大人攀附秦王多有不智.可转脸却讨论起该如何让大小姐嫁入王府.说到底.只是嫌弃廖府还不够格。
    欧阳暖借。看药,却出了寿安堂,一路向欧阳爵的院子而去。那日之后.爵儿就一直郁郁寡欢的.欧阳暖深深知道弟弟是太过内疚才会如此.只是对于她而言.纵然欧阳爵真的惹了麻烦.她也会想方设法为他解决。
    趁着欧阳爵上学的功夫,欧阳暖已命人准备了许多很有趣的东西,她有信心.欧阳爵一定会因此高兴起来,所以早早便前去布置。
    欧阳爵下学回来.竟看到自己的院子大变了模样.不由得十分吃惊.转眼看到欧阳暖正站在廊下.忙过去问道:“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院子里不知何时准备好了两个光滑锃亮的铁环,环的圆经比普通男子的手腕更粗大一倍.通过两条绳子悬挂下来.欧阳爵走过去特意比试了一下.竟发现那铁环桂的和自己的肩膀一样高。他向它们仔细看了好一会,实在想不出它们究竟是一种装饰物,还是一种用具,更猜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欧阳暖笑而不语.轻轻拍拍手,便有人将院子里的小侧门椎开了,开门的小厮自己又侧着身子退了下去。原先种在侧门外的竹林,此刻竟然已经变了样子,竹竿高高矮矮地直立着:最高的比一个成年男子要高,最低的离地只有半尺的模样。而这些竹竿本身的粗细.也各有不同....”最粗的比人臂还粗.最细的却只有大拇指那样大小。它们的式样.更是奇持到了极点:有的是笔直的.有的是弯曲的.有的是顶上削尖的.有的还结着一个因儿。它们的距离.从十来丈远近的地方起始.一直到墙根为止.远远近近的都有。欧阳爵看了,简直越发惊奇.不明白姐姐为什么要让人将好好的竹林砍成这样。
    “这便是箭道!那些竖立着的竹竿.都是练习射箭的人所用的箭靶。”欧阳暖微笑道.“从今天开始.你每天可认定一支不同的竹竿作为射箭的目标.这些竹竿之中.距离远的.太高的.太矮的,或弯曲的.便比较不容易射,你必须先从近的.直的,不高不低的练起.由易而难.逐渐的进步。等你有一天练习到无论哪一支竹竿都可以接连射中三箭.优秀的箭术就算是练成了.真正到了那一天.不要说你大表哥.便是整个京都也未必有谁能胜过你!”
    欧阳爵目瞪。呆地望着欧阳暖.简直有些不敢置信。姐姐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些东西.为什么他一点都没有收到消息?姐姐又是从哪里懂得这么多事情的?
    欧阳暖不知道他心中的惊讶,又指着那两个铁环说道:“爵儿你是初学者.为了让射出去的箭有准确的方向.便不可不讲究射箭的姿势.注意两条臂膀的部位.既不可太高,也不能太低.也就是必须使那张弓擎得恰到好处。话虽然很简单.学习起来,却委实非常不易.必须你自己下苦功.这两个悬空的铁环便是一件绝好的铺助品!你试试看,”
    欧阳爵闻言.将两手从铁环中穿过去,恰好使他的肩膀给铁环吊起.一旁的小厮赶紧过来仔细打量着他的身高,持意把那两条系着环的绳放下了一些.调整好高度,然后再把弓箭递给他。欧阳爵一愣.突然明白过来,姐姐是让他就在这两个铁环的牵制之下.一次一次的学习。他用力射出了一箭.箭就从这侧门穿出去,还没碰到一根竹竿就掉了下来。
    “不必心急,刚开始只是确保你能有正确的姿势.再过段日子,你受铁环的束缚而由习惯成为自然了.就可以脱离了铁环,专心学习箭术了!”    “可是.姐姐你为什么突然准备这些毗 ”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你闯进围猎场.不就是想要亲身感受一下吗?
姐姐明白你想要什么.等你练好了真正的箭术,一定让你得偿心愿!”
    只要是欧阳爵想要的,欧阳暖都会想方设法为他得到,这是她上辈子欠这个孩子的.如今她不顾一切也要保护好他。
    “姐姐..”””欧阳爵黑亮的眼睛里满满的感动.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少爷,不止这些呢!你看那边!”一旁的小厮插嘴道,满眼的兴奋。
    欧阳爵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瞧见院子里有一匹形态很生动的木马,在一个墙角里矗立着。它的大小高低,和真正的活马一般无二.四条腿像是柱子一般深深地植在砖土之下,它的背上.居然还配有一副完整的马鞍。
    “我知道咱们家有真马.只是你功裸多.每天出去郊外遛马确实不可能,这一匹木马便是专门给你平时练习骑术用的!你也见过明郡王的队伍.你可看到那些士兵上马的迅速和敏捷?箭术和骑术缺一不可,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不要只顾着箭术忘了骑马的技术。”
    如果爵儿将来总有一天要离开自己.奔赴他心中的胜地.不管是建功立业也好.行军打仗也好,这些终究有一天会用得着,欧阳暖心中这样想道,口中却道:“你要好好练习,但是功课也不许耽搁.听见了没?”
    欧阳爵兴奋的黑色眼睛闪闪发亮.用力的,像是小狗一样地点头.说的时候口气中自然透出一股郑重之意:“姐姐.你的心意爵儿都明白。”
    不.你不明白.我支持你只是因为你喜欢.不能因为我希望你一生平安就一辈子困住你的羽翼.总要让你自己学着去飞翔,仅此而已。欧阳暖心中黯然,脸上的笑容却越发亲切灿烂。
    红玉在一旁咋舌.为了置办这些东西大小姐当真是费尽了心思呢,她白天在寿安堂照顾.闲下来就研究古籍上的法子.画了样子给工匠日夜赶制.不过短短三天就将这些全都完成,连方嬷嬷都说.大小姐直是太疼爱大少爷了,放眼京都这样的姐姐也是没有第二个的......
    福瑞院
    王妈妈端来一杯热腾腾的茶,小心翼翼地道:“夫人.您去寿安堂看看吧.奴婢听说老太太有三天起不了身了。”
    “看什么看!那老太婆关了我的女儿,还叫我眼巴巴的上赶着去看她.真当我是好惹的.惹急了我,就去砸了那家庙!”林氏余怒未消,满脸都是不悦,重重将茶杯磕在小条几上.脸色阴沉地要滴下水来。
    “夫人.千万别说这种气话,这是伤人一千自损八百呀!岂不是让大小、姐看了笑话!”王妈妈忙摆手,急急的劝道.“你这么一来,与老爷夫妻还做不做.将来日子怎么过?”
    林氏咬牙道:“那你说怎么办?谁想到那个软骨头似的欧阳暖变得这么厉害.先后给老爷送来了李姨娘和娇杏两个小妖精,偏偏这两个老爷宠爱的很.如今一个月连我房门都进不了一次.我说什么他都不听,可儿还被关在家庙里求救无门,真憋屈死我了。”
    “夫人且喝杯茶消消气。”王妈妈温言细语道,“想当初夫人刚嫁过来的时候,这府里里里外外的人都盯着.夫人您上上下下打点.对老太太孝顺有加.对大小姐和大少爷视如亲生.对老爷温柔体贴.这些年来越过越顺心,别说老太太待夫人是客客气气的,老爷当初与夫人也是恩恩爱爱。老奴说句不当说的话.若是夫人还跟当初一般小心,也不会这么容易着了大小姐的道.您毕竟是她的娘.身份在那里摆着.她敢当面对您如何吗?那是不敢的,一个孝字也要压死她,可是二小姐太冲动了.夫人您不劝着竟然也跑到老太太那里去闹.这可坏了事了。再说您往日里那般温柔体贴地对待老爷.如今却为了二小姐和您肚子里的这个少爷,一次两次的给老爷脸子看,时不时的下老爷面子.老爷如何与你贴心,如何不起外心?”
    林氏颓然靠在椅背上,想起这些年的风光得意,不由得一阵心酸,也是自己太大意了.冷不防斜里杀出个李姨娘来.接下来她便一步错步步错.直让李姨娘一天天坐大.不知何时起.欧阳治与她越来越淡漠,贴心话也不与她说了.在这府里头.最重要的就是要笼住男人的心.他要是肯帮着自己.如今在这府里也不会举步维艰。
    王妈妈放心了.拿起一旁的茶水又递过来:“夫人是心窍玲珑的人,本用不着老奴多嘴多舌.可您哪知道那些个狐狸精的鬼城伎俩,就说娇杏那件事.就算夫人想要将娇杏嫁给苗管事的儿子,也无需那么心急,横竖只是个丫头.怎么拿捏都行.偷偷打发了也就是了。但是夫人偏偏先惊动了这丫头.后来又闹到了老爷那里,老爷既然动了念头.夫人大不了同意将她收房也就罢了,偏偏您死活不肯,最后硬是闹出个姨娘来,岂不是全中了大小姐的计?”wWw.uxier.cOM
    林氏听了.默然无语,脸上的神色几乎已经是后悔不已。
    王妈妈继续说:“夫人,如今老爷和您离了心.您也要越发当心了,当儿媳妇的.自然该在婆婆面前立规矩.晨昏定省也是应该的.您这个月却一次都没去过.让下人们说您规矩不严礼数不周.这岂不是得不偿失?再者.这次老太太生了病.您一直不去看望.这说出去便是大大的不孝.夫人您可千万要想清楚了!”
      “我去了看她的冷脸?你不是不知道她有多不待见我肚子里这个孩子,何必,”林氏忍不住道。
      “不论老太太如何过分.您总是要把礼数孝道给尽全了的.这样旁人也说不出您什么呀!”
    林氏不言语了.这句话正中要害.王妈妈看林氏眼色闪烁不定.知她心中所想,便继续劝说:“您可知道,大小姐天天在那里守着,如今府里谁不说她孝心有佳,夫人您这是白白送了好名声给大小姐啊!就连李姨娘也隔三岔五的借着各种机会去给老太太问安,嘘寒问暖的,这次还说上山为老太太祈福!您若是只顾着和老太太置气吵闹.平白便宜了大小姐和李姨娘从中取利.您甘心吗?”
    林氏点点头.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沉吟道:“你说的是,是我疏忽大意了。”
    王妈妈连忙添上最后一把火:“夫人今日想通了就好.前头的事咱们一概不论,往后可得好好谋刮谋划.不可再稀里糊涂叫人算计了去才是。老太太越是对您没好脸色,您越是要笑起来,这样还显得您贤惠温和,日子长了,下人们也会说老太太刻薄,您再找别的机会除掉那些个狐狸精.老爷的心也就拢回来了。”
    林氏点点头.望着明明灭灭的灯火出神.道:“明日我也该去给老太太请安了。”
    王妈妈赶忙笑道:“好.老奴这就去准备。”
      “等等!“林氏顿了顿.突然道.“还有.你帮我去下个帖子.就说请苏夫人上门一聚。”
    “夫人.您这是?”王妈妈心道你还在谋刮那件事啊,果然听到林氏冷笑一声道:“老爷想让我死心,哼.没那么容易!等着瞧吧!”
    ——————题外话——————
    有童鞋很想念后妈,让她出来溜达溜如 ...我不要做柿饼.嗯,握拳!
上一章节:058 被毒蛇世子盯上了
下一章节:060 狭路相逢狠者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