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狭路相逢狠者胜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爵在阳光下很认真地练箭.时不时好奇地回过头看看坐在廊下绣花的欧阳暖.最后终于忍不住跑过去问道:“姐姐.你在绣什么?”

    欧阳暖笑了笑.欧阳爵便过去看她究竟在绣什么,越看越觉得奇怪,道:“这是什么花样.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
    黄色的缎面上,奇持的花样一行一行地排列着.欧阳爵只觉得这些花样看的十分陌生.而且每一种都是用不同颜色的丝线绣成.欧阳爵指着其中一个六角形小盒子的花样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六角玲珑盒,民间有一句话叫,盒合所谓和合”是说这个盒子里头的东西是永远富余的.取其谐音。”欧阳暖轻声回答。
    原来如此.欧阳爵仔细瞧了瞧,惊喜地指着第二个浅黑色的图案道:“啊,这个我认识.这是唱戏用的鼓扳.我看过那些人用绳子拴着拍击它发出声响.姐姐为什么要把这个绣成花样呢,而且我见过的都是紫色的,又怎么会是这个颜色?”
    “鼓板的意义是,整齐有度”取其齐整之意。因为你所看见过的鼓板多半是用紫檀木做的,所以它们的颜色总是深得像墨一样的紫色,可是我要绣在黄缎上面.配上紫色显得俗气.换用浅黑色更合适。”
    欧阳爵点点头,继续看下去,很快高兴地指着第三个图案说道:“啊!这是牌坊!”
    红玉站在旁边扑哧一笑,实在忍不住说道:“大少爷真是的.这可不是牌坊,这是鲤鱼跳龙门的龙门呀!”
    这个龙门.欧阳暖几乎把所有亮丽的颜色全用到了.汇聚得如同彩虹一般.实在是美丽万分。欧阳爵脸上有点不好意思,确实没有人会去绣牌坊的畸像不太吉利.他指着旁边的小鱼道:“那这就是鲤鱼喽!”
    欧阳暖点点头.道:“没错.鱼的含义是昌盛。”其实有句话她没有说.原本这里她打算绣上两条相并的小鱼,一条雌鱼,一条雄鱼,一起游动.象征夫妇和好,子孙昌盛。然而欧阳暖转念一想.大公主失去了丈夫又失去了女儿,看到这样的绣品只怕触景生情,索性只绣出一条鱼来,这样一来,就必须更用心,更精致。
    红玉解释道:“大少爷,为了这条鱼,大小姐费了不少心思呢!这鱼的其他部分都是用灰色丝线所绣的.而鱼鳞是用一种发光的银色,光是找这种丝线就花了不少时间,还要找工匠去用银粉染线才能做出这样光彩夺目的效果。”
    “果然看起来栩栩如生,”欧阳爵仔细盯着那闪闪发光的鱼鳞看了半天,不由自主赞叹道,接着他的目光又落到其他东西上.“旁边这只仙鹤的身子是纯白色.头顶是紫红色.这样浓艳的色调.真是美丽得无法形容了,姐姐真的很会花心思.难怪别人都说你聪明灵巧、秀外慧中。”
    欧阳暖莞尔一笑.道:“你应当猪得出鹤的用意.但你认得出最后三样是什么吗?”
    鹤的寿命长.寓意长生不老,这个欧阳爵是知道的.他的目光随着欧阳暖的问话落到灵芝和松村上.这两种物品的含义当然是吉祥和坚韧,只有最后一样白玉色的物品.他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是什么.只好老实道:“姐姐,最后这一样我可猜不出来.为什么像是一个三角鼎缺了一角?”
    欧阳暖笑了,道:“这是磐,远古时期的一种乐器,如今只有皇室的乐师才会用。这样的乐器敲的人不能用力过大.必须轻轻地敲,才能发出清越而温和的声音来。即便是百种乐器一起使用.也能很容易将这种乐器的声音分辨出来,据传听上去是很美妙的!窝意,卓尔不群.。这黄缎上的八样东西都有祝福之意.是为八宝图.你能明白吗?”
    欧阳爵默然伫立良久,久到欧阳暖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他才突然说道:“这幅绣品.是要送给大公主的.是不是?”
    欧阳暖含笑点头,眼睛莹莹发亮。欧阳爵低下头去.道:“姐姐.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也不需要去攀附这些权贵。”
    “人在世间行走.没有谁能不低头的。大公主待我们有恩德.这份恩德并不是送一件绣品就可以解决的,我也只是聊表心意罢了。”欧阳暖这样轻松地说道,红玉却知道并不是这样.大小姐一边照顾老太太,一边自己动手设计木马铁环吩咐工匠们去做.还要抽出时间来绣这样八宝图,足足有三个晚上不曾合眼了。为了做好这幅八宝图.她几乎寻遍了所有吉祥如意的象征物.绣品拆了又绣.绣了又拆.便是京都最优秀的绣娘,也绝不会在一件绣品上花这样多的心思。这一切都是为了谁.没有人比红玉更清楚.在大小姐的眼里.最重要的人就是大少爷。
    欧阳爵眼睛一热,垂下头不说话.良久才道:“根本不是这样的!姐姐全都是为了我!要不是我误闯猎场得罪了肖天烨.姐姐也不需要去向大公主低头!”
    红玉一愣,也顺着欧阳爵看向欧阳暖,大小姐却头也不抬.继续认真地绣着自己手中的黄缎.半点看不清她的表情.直到她将磐上头的最后一针绣好,才伸手拍了拍欧阳爵的头.似乎表示嘉许:“你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就好.大公主虽然脾气不好,个性难以捉摸.可究竟心地不坏.且她真正是帮了咱们,让你能从泰王世子手中逃下一条命来,这便很好了,莫说是一幅绣品.就是她要姐姐的眼珠子.姐姐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欧阳爵一震,黑亮的大眼睛里不知不觉蓄满了泪水.欧阳暖笑着望向他,道:“你是个男孩子,不要动不动就掉眼泪.这些姐姐能帮你挡着的.姐姐都会帮你挡,但有一天.姐姐护不住你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的时候.你还能掉眼泪吗?谁还会心疼你的眼泪呢?”
    欧阳爵用力擦掉了快要流出来的泪水,把眼睛都擦红了,欧阳暖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庭院.若有所思地道:“一直以来.姐姐都尽心尽力护着你,可是这一次我才明白.我护不了你一辈子。咱们那位姨娘,瞧着慈眉善目.手段却厉害。这些年爹爹屋里的不知出了多少人命.发卖了多少人.一旦有女子怀孕.就会不明不白的消失,你知道吗.那也是咱们的弟弟妹妹,可是谁会去护着他们?”这样的环境.谁不愿意当嫡子嫡女,谁又愿意变成连性命都无法保障的庶子庶女?可生活的逼迫下.即便是嫡子嫡女,又有几个能始终保持单纯无暇明媚无忧的生活?
    欧阳爵静静听着,他慢慢懂得了欧阳暖的意思。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我的弟弟长大了。”欧阳暖脸上似乎在笑.眼睛里却有泪光,“我相信你什么都明白,姐姐再拼命,也只能在后院保护你不被人所害.前面的风雨还只能你自己去承担。”
    欧阳爵靠到欧阳暖身边.只觉得有一股温暖柔和的香气,心里说不出的亲近.便低低道:“姐姐.以后爵儿再也不会这样鲁莽.让你为我担心了,凡事一定会忍着.绝不会再给你闯祸。”
    沉默了片刻.欧阳暖又开口了.这次口气却是前所未有的肃然:“你误解了姐姐的意思.姐姐不是叫你什么事都忍着,凡事要区分轻重,无碍大局的小事你都可以忍耐.哪怕别人当面甩你一耳光,你都要咬紧牙关忍着。可是只要妨碍到大局....”爵儿.你要记住,真到了那个境地.便是你死我活、寸土必争.你若一味忍耐.死的便是你自己,当年娘要不是一味忍耐.也不会死的那样早!”
    欧阳爵心头一震.娘就是折在面善心恶的林氏手里.才会白白赔上一条性命!
    狭路相逢.狠者胜。
    欧阳暖希望欧阳爵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对待无碍大局的小事,根本不用放在心上.但是一旦那人真正挡了你的路,就要毫不留情地彻底铲除!
    红玉望着大小姐.第一次意识到她的苦心.若是直接和大少爷说这些话.大少爷年纪小.又刚受到挫折.心里正难过着.未必会听得进去.但她先是做了好多让大少爷欢喜的东西.又持地将花绷拿到这里来.特意引起话题说自己想要说的话.大少爷在感动之余自然比平时更能听得进去,大小姐这样灵巧的心思.当真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欧阳爵不由自主伸出手去抚摸黄色缎面上那只活灵活现的鲤鱼,轻声道:“姐姐.我前天早上看见那人.她平日里都要装作十分亲热的样子来与我说话,但前天她却一脸冷冰冰的.连话也不肯和我多说。她对我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可我觉得她心中一定对咱们恨透了.姐姐你要小心才是。”
    欧阳暖知道他说的是林氏.笑了一笑道:“她的心胸向来狭窄.一局输了一定要在另一局上扳回来。我猜着,她过几日一定会邀请苏夫人来聚一聚。总而言之一句话.她就是不让我们有安生日子过,欧阳可如今日子过的有多憋屈.她也要在咱们身上讨回来。”
    欧阳爵皱眉道:“听说欧阳可在家庙中日夜啼哭吵闹,就怕祖母会心软放了她....”
    欧阳暖微笑着拿起黄色缎面对着阳光瞧了瞧.脸上带了点满意.口中淡淡道:“祖母那边,自然不用怕的,毕竟目前爹爹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言下之意是说,为了爹爹的前途.作为被天煞孤星克到的欧阳可做出点牺牲算得什么?祖母压根不会放在心上。
    欧阳爵低声道:“莫非姐姐还有其他主意?我瞧着林氏一脸冷漠.不知她什么时候突然翻脸.姐姐一定要提前做好应对。”
    欧阳暖脸上笑的很温柔,转脸对着红玉道:“你去告诉李姨娘.一定要好生招呼好妹妹,让她在家庙里专心念经为娘祈福。”
    红玉愣了愣,欧阳爵却已经听懂了.立刻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听说,欧阳可虽然住在家庙里,一应用度却还是按照小姐的待遇,她虽然是咱们家的二小姐,这一回却是祖母罚她.未免外人说闲话......你就照着姐姐的话吩咐,李姨娘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
    红玉立刻意识到大少爷所言的意思.嘴角微微翘起.道:“是,鸡鸭鱼肉什么的太荤腥,对祖宗不敬.若是还继续往家庙里头送,老太太知道一定会生气.不如早些断了好。”
    欧阳暖这是要断了欧阳可的一应用度.让她在家庙里头过苦日子,只是这样一来.也就是将欧阳可逼到了绝境.还不知狗急跳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欧阳爵虽然赞同.却有些担心地道:“姐姐,你可是有了什么想法?”    欧阳暖没有回答.却轻声对红玉道:“妹妹在家庙里身边如今只留了一个丫头.想必是孤单的很,秋月正好也在受罚,就让她一同照应妹妹吧,这样想必娘也能放宽心好好养胎。”
    秋月做了欧阳可的替死鬼.一辈子都要不见天日.早已恨毒了欧阳可.这一次欧阳可进了家庙,林氏第一件事就是想尽方法把她们隔开,欧阳暖却要将秋月送去照顾欧阳可.这样的心思不可谓不深沉.恐怕夫人知道非要气的吐血不可.红玉低下头.掩住微微上翘的嘴角道:“是的.大小姐,奴婢立刻就去办。”
    欧阳爵还想要问什么,欧阳暖却拿起黄缎子问他:“你说这条鲤鱼,用金色的丝线会不会更好看些?”
    “不会.我觉得还是这颜色更好些毗.”
    红玉轻手轻脚地离开了院子,直奔李姨娘的居所而去。
    很快,李姨娘身边的亲信丫头佩儿领着一干妈妈们借。替欧阳可照料生活.进了家庙。欧阳可漠然地看着众人,脸上什么情绪都没有.眼睛里的怒火却是无法遮掩。
    佩儿脸上露出笑容道:“二小姐,我们姨娘怕您这里缺人照料,持意将一个人送过来.她是您用惯了的.想必能好好照料你。”
    秋月从门外低着头走进来,身形瘦的像是一根枯柴,欧阳可的脸色这才变了,突然把头上戴着的金慧拔下来塞给佩儿:“我不要她.替我换个人!”
    佩儿皮笑肉不笑地将簪子还回去,道:“二小姐的东西奴婢如何敢收,您还是自己留着吧。姨娘回禀了老太太.她老人家是同意了的,况且人已经送到.无论如何是不能退的。”
    欧阳可脸色大变.再也忍不住.怒斥道:“狗奴才,你和我拿什么乔,我说不要就是不要.送来了也给我送回去!你当李姨娘是什么了不起的玩意.我告诉你.我才不怕她!我是这府里堂堂正正的二小姐.她不过是个姨娘,在我面前都还是半个奴才.就是仗着我娘养胎才能暂时代管家务.难不成真以为自己是女主子!”
    佩儿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自从李姨娘掌了家事,连带着她也跟着水涨船高.底下的丫头妈妈们谁不巴结讨好,便是大小姐也从未对自己说过一句重话,可这欧阳可却张。闭。狗奴才.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光景.哼,她冷冷看着欧阳可.声音冷然道:“二小姐.老太太让您是来思过的,不是来享福的,您的确是主子,可这些话也不是奴婢对您说的,是老太太的意思.您何必拿我这个奴婢出气呢?”
    欧阳可脸色刷的一下白了:“我不信!我要见祖母!我要见我娘!”说着她就要冲出去,佩儿一把拦住她:“二小姐,请您不要让奴婢们为难!”说着,冲旁边的妈妈们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上去拉住欧阳可.不让她往外跑。
    欧阳可对着上来的人又踢又打又骂.还咬了一个妈妈一口.那妈妈惨叫一声终于松了手。欧阳可虽然没有受到伤害,却依旧又是惊惧又是愤怒。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这样对过她。以前她有个下人无不奉承的亲生母亲林氏,有个宠爱她的爹爹欧阳治,祖母虽然严厉却也从未呵斥过她,她早已养成了目中无人.无法无天的脾气性格.只有她欺负人的.何曾有人敢欺负她的?欧阳可咽不下这口气.大叫一声道:“冬荷,你是死人啊,”
    冬荷是林氏防止欧阳可受委屈送进来陪伴的丫头.生的十分泼辣爽利.这时候看到二小姐吃了亏,立刻一头冲过去骂佩儿道:“你又是什么东西?连给我家小姐提鞋都不配.不知好歹的东西!你敢动我们小姐一指头看看.回头把这里的事都禀报了夫人老爷.看看以下欺上是什么罪名!“
    佩儿被冬荷撞得一个趔趄,不由大怒,双眼一瞪,冷笑道:“二小姐乱发脾气你也不知道劝着.居然在这里火上浇油,当这家庙是什么地方?二小、姐说什么做什么奴婢不敢反驳,你是哪根葱,当我不敢收拾你!”
    欧阳可使了个颜色.冬荷知道这是二小姐要自己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立刻冲上去用力拉扯佩儿的头发,嘴里不停地骂她以下犯上.不知好歹,佩儿尖叫一声道:“你们还不快拉开她!”
    妈妈们不喜欢刁蛮的冬荷.也看不惯狐假虎威的佩儿.乐的看笑话.一个妈妈站在那里大声喊:“哎呀.小姑奶奶.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敢这样瞎闹呀!”却光是喊着,一点也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正闹腾间.只听“哐当”一声响.两人纤缠之间不小心撞倒了香案,一尊白玉菩萨落地开了花.玉碎得一地都是.众人都惊呆了。
    冬荷惊天动地一声哭号:“快来人呀!二小姐竟然被人欺负至此.就连小姐给老太太的寿礼也被人砸了!这可怎么好啊!哎呀.我没活路啦.和你拼了算了!”
    欧阳可冷眼瞧着.脸上露出满意.就是要闹大.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最好把爹爹和祖母都引来.让他们来看看自己在这里过的什么日子!让他们看到李姨娘借。管家是如何欺负自己的,自己就算犯了错.也是欧阳家的千金小姐,如今连个丫头都敢到自己跟前闹腾,哼,到时候在背地里捣鬼的欧阳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然而她转眼瞧去,却看到秋月一双冷幽幽的眼睛正瞧着自己.不由得心里一冷.那些得意半点都没了。
    冬荷十分泼辣.佩儿居然抵不过.硬生生被她抓散了头发,脸上都多了好几道血痕,冬荷还是不依不饶,冲上去撕打她:“赔我家小姐的观音来,你个黑良心.想害死我家小姐.想害死我.反正我都活不了了.就和你拼了,”
    佩儿也知道闯了祸,只能拼命道:“不是我砸的.明明是你故意撞上去的.还想冤枉我!这里这么多双眼睛都是看得见的.你随随便便就冤枉人!    冬荷一口唾沫吐在她脸上:“我呸!你算什么,你家姨娘算什么,小门小户出来的,也敢算计二小姐.不得好死的东西!”
    听到她辱骂自己的主子,佩儿终于着急了,血红了眼睛扑上去,二人顿时扭做一团。佩儿发了狠,居然也挺有力气.冬荷原先仗着撇泼占来的上风立刻没了,两个人一时打得难分胜负。房间里可是遭了秧.许多东西都被砸坏.其他妈妈们放了欧阳可,假意上前拉架.屋子里乱成一团!
    佩儿大吼一声:“还不快去请李姨娘过来?”
    李姨娘正在听人回报这几日府里的情况,突然听得外面一阵嘈杂,接着门被拍得震天响.有人炸雷似地喊起来:“哎呀呀,不得了啦,二小姐发了疯,她身边的冬荷正在和佩儿姑娘拼命呢,请姨娘快过去瞧瞧!”
    李姨娘一路心急火燎赶过去,却在花园里撞到了刚刚从松竹院出来的欧阳暖.李姨娘忙过去请安道:“大小姐.听说二小姐正闹腾呢,是不是回禀了老太太 ..”,
    “祖母这两日正不舒服,你现在去岂不是让她老人家也跟着生气,我去巴 “欧阳暖淡淡道,黑玉般的眸子带了笑容,却叫李姨娘看得心中莫名安定下来:“好,就请大小姐代为做主。”
    二小姐虽然失了势.可身份在那里摇着.自己一个姨娘.根本压不住欧阳可,大小姐是长姐.又是老太太跟前说一不二的人物,只有她去,才能镇得住场面,李姨娘心中暗自窃喜.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解决事情.这当然是皆大欢喜。
    欧阳暖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戳破,微微一笑道:“李姨娘,带路吧。”
    前脚踏进欧阳可的房间,就看见冬荷还捂着嘴跪在地上痛哭不已,还不停地打自己的嘴巴.说是自己没有用.连小姐送给老太太的寿礼都看不好.看见丫头当面欺负小姐.自己也没能力管,不如死了好云云。
    “这是怎么了.在家庙里闹成这样.是要气死祖母吗?”欧阳暖缓缓走进来.一路妈妈们都赶紧跪下行礼。
    佩儿一看到大小姐来了.顾不得自己满身的狼狈.忙挤上去辩解:“大小姐.您可来了.奴婢可没法管了......”
说的什么话!”李姨娘皱眉.道”,让你带人来伺候二小姐,怎么会闹成这样!”说着看了一眼二小姐,惊呼”,哎呦,这是怎么了?怎么成了这副样子?秋月,快服侍二小姐梳洗.这个样子叫外人看见了可了不得!”    佩儿还要说什么,李姨娘一个眼色制止了.道:“还不快去把冬荷姑娘搀起来   
佩儿不甘不愿地站在原地.不肯动弹。
    “让她跪着!”欧阳暖冷冷道,众人都吃了一惊.不由自主都望向一向温和平静的大小姐,却听到她冷笑道:“娘是让她来照顾妹妹的,她却在家庙里跟人闹到这个地步!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连祖母的寿礼都摔了.要她做什么?这是欺小姐年幼.欺祖母不知道.不把主子当回事呢。若不是娘怀孕要行善积德,我就能先替她和妹妹处置了.不知死活!出去跪着!”话说到后面.语气冷漠万分。
    冬荷惊疑不定地睁大眼睛.对着欧阳可求情:“二小姐.奴婢一心为了您啊,您一定要帮帮奴婢!”
    欧阳可冷笑一声.对着欧阳暖冷漠高傲地道:“怕什么?你是我的丫头,是娘亲自赐给我的.没有我的吩咐,谁敢动你!”
    欧阳暖淡淡道:“妹妹,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祖母让你来是吃斋念佛,为还未出世的弟弟祈福的,你却在这闹成这样.你还想不想出去?或者你是觉着这个家庙很好.预备安心在这里呆一辈子?如果你说一个是.我不但饶了这个不懂事的丫头,而且让她在这里陪你一辈子!”
    欧阳可吃了一惊.花容失色道:“你胡说,爹爹不会不管我.娘也会救我出去的!”
    欧阳暖淡淡一笑道:“祖母说要将你送进来.爹爹说了一句话你可知道?”
    欧阳可的脊背不由自主窜起一股凉气,上前半步.看着欧阳暖道:“说什么?”
    “他说最好关个一年半载.什么时候妹妹懂事了什么时候再出来。”欧阳暖微微笑着望向欧阳可,果然见她脸色变得越发惨白,咬紧了嘴唇不说话。
    “妹妹.还要为这个丫头求情吗?你要是想求情.我这就去回禀祖母和
爹爹.说你舍不得这个砸了祖母寿礼的丫头.....”,
    欧阳可颤抖着嘴唇.眼光愤恨难忍.终究还是低下了头.狠狠道:“休说是死个把小丫头,姐姐愿意的话,就是死上三两个,也跟捏死几只蚂蚁似的,算什么,冬荷由得你处置就是了。”
    李姨娘心里紧绷着的弦.渐渐松了。欧阳暖三两句话,就将欧阳可的软肋拿捏住了,二小姐原本是想要将事情闹大,然后去老太太跟前告自己一状,但是现在冬诗和佩儿争执起来.却无意之中砸了老太太的寿礼.这就太过分了,如果闹到老太太那里.大小姐随便说两句话.只怕二小姐出来的日子就遥遥无期了。
    换句话说.二小姐能不能出去.还拿捏在大小姐手中.识时务者为俊杰,欧阳可怎么可能为了保住一个丫头而妨碍了自己的前途呢?出卖丫头保全自己的事情.她已经做了一次了.当然可以做第二次。
    冬荷立刻明白过来.举起手往自己脸上使劲儿地榻:“奴婢错了!奴婢是猪油蒙了心,不知天高地厚,做错了事,以后再不敢了,求大小姐饶恕。”屋里屋外一时安静之极.只有她的求饶声和打在脸上的噼啪声。
    欧阳暖淡淡望着她.红玉冷声道:“听不见大小姐说什么吗,拖出去,冬荷吓得不行,张。要喊饶命.李姨娘脸一阴.一眼瞪过去,一个婆子一把捂住她的嘴,几人七手八脚的将她拿定拖了出去。
    看着拼命挣扎的冬荷,欧阳可目瞪。呆.屋子里顿时一片死寂。
    秋月冷冷站在边上看着.始终没丁点反应,她是当年林氏亲自挑选,再亲自教导出来,专为照顾欧阳可准备的。她跟着欧阳可多年,早已是独挡一面的大丫头,吃穿用度.比外面普通人家的姑娘好了不知多少倍。见惯了富贵.眼光和心思自然也就要高许多,该想的不该想的,都想了一些,其中想得最多的,就是为自己谋一个好出路。比如说,作为小姐的陪嫁.当通房,然后顺利做姨娘.所以她一直为了欧阳可尽心尽力,以图为自己谋一个好前程。然而最终却被自己一直伺候的主子莫名其妙给卖了.这一生都要关在这个家庙里.不要说原先的美好想象全都化为泡影.连靠自己月银生活的家人也都失去了来沥 ...她心中,委实是恨透了林氏母女。
欧阳暖看了秋月一眼.道:“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好好伺候二小姐。   
秋月低下头.应声道:“是,大小姐,奴婢一定尽心尽力。”
    欧阳可看着秋月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无意识地打了个冷战。
    欧阳暖走出房间.李姨娘试探着问:“大小姐.冬荷这丫头......”
    “从今天起,就罚她去浣衣,对老太太和爹爹那里怎么说.李姨娘应当
知道吧。”
    “当然.是她无意中打碎了老太太的玉观音,二小姐将她赶出了家庙。”李姨娘微笑着回答.欧阳暖点点头.道:“妹妹年纪还小.很不懂事.她这里就有劳李姨娘费心了。”
    “是.大小姐.但凡二小姐有什么不好的举动.我都会派人去向大小姐禀报。”李姨娘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欧阳暖淡淡道:“姨娘说的这是什么话.妹妹身子弱,我是怕她身子不适,有个头疼脑热的就不好了。”
    “大小姐说得对,我会着人好好照顾.二小姐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一定去听暖阁告诉大小姐。”李姨娘立刻作了更正,红玉带着笑容望了这位姨娘一眼.她果真是以大小姐马首是瞻,而且一点就透。
    说到底,欧阳暖不过是给了她足够的甜头.李月娥也不愚蠢.知道投桃报李罢了。欧阳暖微笑着道:“那就劳烦姨娘了。”
    “大小姐客气。”
    李姨娘一回头,就吩咐外面一个小丫头道:“暗地里好生看着二小姐,若是出了什么差迟.仔细你的皮!”
    半夜时分,欧阳可突然睁开了眼,却看到秋月睁大了眼殊子定定站在床前看着自己,她吓得当场从床上坐起来,失声道:“你....你干什么?”    秋月披头散发的,赤着脚,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奴婢怕二小姐做恶梦,在这里守着。”
    “你..”.你走开!”欧阳可看她这副阴死阳活的样子就害怕.大声呵斥道。
    秋月看了她一眼.默默走到一旁去了,然而欧阳可过了一个时辰。渴醒来.秋月竟然又坐在她的床头.冷幽幽地望着她。又是一轮反复.秋月竟然像是刻意折腾她一样.不管怎么呵斥都赶不走。
    接连闹腾了两个晚上.欧阳可又怕又累,可是实在熬不住.终究睡着了.最后却是被一滴滚烫的东西给烫醒了.她一抹脸上,惊叫一声坐起来.秋月竟然端着烛台坐在她床头.滴在她脸上的居然是蜡烛的油!老天爷.欧阳可再也忍受不了.大声呵斥:“不要坐在这里.去给我倒杯水喝。”
    秋月冷冷地道:“这么晚了,二小姐喝水做什么?不睡觉么?”
    欧阳可一愣,当即冷下脸道:“叫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做什么!”
    秋月的目光还是幽幽的.跟女鬼一般渗人.只是多年的习惯使然,她终究还是不情不愿地去了。欧阳可却从背后爬起来,猛地用瓷枕头狠狠砸了秋月的头,只听到一声闷哼.秋月头上血流如注,软绵绵地倒了下去。wWW.uxier.COM
    欧阳可一把丢了瓷枕头.心里也害怕得要命,她原本并不想这样的.只是这些天没好吃的也没法睡觉,整天身边还有这么个心怀怨恨的丫头,今天是蜡烛油.怎么知道明天不是刀子?欧阳暖这是要害死自己.她不能坐以待毙,这几天她想尽办法给娘送求救的消息,却无论如何都传不出去,这回她自己偷偷跑出去,只要见到了娘.她一定能给自己想到办法!这种担惊受怕的鬼日子,她一天也不想过了!
    欧阳可看也不看例在地上的秋月一眼,探身打开窗子,从桌上爬上窗台.从窗台滚落到外面的花圃里,把手臂都掉青了.她强忍着一身火辣辣的刺痛.扶着墙站起来.心中暗暗发誓,将来翻了身,一定要将这种耻辱千倍百倍地还给欧阳暖,看着周围涤黑的一片.她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转身飞快地向黑暗处走去。在她走后不久,一个小丫头从走廊处走了出来.提在手中的灯笼闪了闪.她轻声对旁边的妈妈说:“快去禀报.就说二小姐跑了!    消息传来的时候.欧阳暖正在为八宝图绣上最后一针.她连头也不抬,淡淡的道:“天色太黑.你们是眼花了吧。”
    报信的蔡妈妈一脸肯定道:“大小姐,肯定不会错.二小姐打伤了秋月.跳窗子跑了。”
    “妹妹一个闺阁千金,好好在家庙里祈福,怎么可能跳窗子逃跑.滑天下之大稽。你们不过是看到了一两个小贼,不赶紧去抓.居然还空。白牙说是妹妹.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欧阳暖放下手中的针.神色平稳地道。
    蔡妈妈一脸迷惑地望着大小姐.不明白她的意思.红玉轻声道:“不过是个贼子.抓住了打一顿就是了,妈妈何必大惊小怪。”
    蔡妈妈一愣.看了大小姐一眼,却见她的眸子明亮.只是微笑.然而眉目却如春花般盛放.有种动人心魄的惊艳,她心中一惊,顿时低下头去.道:“是,奴婢立刻吩咐底下人.务必抓住这个小贼。”
    欧阳可路上遇到好几拨巡夜的婆子,吓得她心惊肉跳,好不容易来到福瑞院门口,正想要敲门让丫头放自己进院子.却突然听见平地一声雷响:“谁在那里?”
    她惊觉不妙,正要开口回答,一个巴掌已经呼啸着落到了她的脸上,接着是重重的一棍子招呼上来,
    她毕竟年纪还小.又多日担惊受怕.身子再也撑不住.一个踉跄匍匐倒地.她倒抽一口凉气.卯足了劲拼命想喊出那一声:“是我.....”,
    然而那使棒子的人根本没给她机会.劈头盖脸地打下来,大声呼喊:“快来人!有贼!,.
    欧阳可怎么甘心,拼命想要挣扎着爬起来推开那些人.无奈人家早有准备.一把堵住了她的嘴巴.拖到阴暗处就是一通狠狠地打!原本巡夜的丫头妈妈们越来越多.尖叫声斥骂声此起彼伏.将欧阳可全部的辩解声全数压在了下面。
    福瑞院的丫头听到声音,开门出来查看.却被人挡住了路.蔡妈妈陪笑道:“不好意思.巡夜的婆子发现了一个小贼.问话不回答就是拼命跑,大家正捉住了教训,呢!惊扰夫人了!,.
    王妈妈在里头大声问了一句:“怎么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敢在这里闹?”
    守门的丫头大声道:“巡夜的人抓到了偷东西的小贼呢,妈妈去睡吧,不碍事的。”
    王妈妈点点头,半点也不知道那边被打得半死的人就是自家夫人心疼的二小姐.毫无留恋地转身回屋子了。
    欧阳可急得要死.眼泪都痛得掉了出来.奈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足足被打了半天,几乎没了哼哼的力气,巡夜的妈妈才挥手道:“送去给老太太处置吧....”
    等林氏得到消息赶到寿安堂的时候.欧阳可浑身脏污的躺在榻上.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连哼哼都不能了。林氏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女儿.当下血液轰的一声一下子窜到头顶,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题外话——————
..你们好坏哦,人家脑残妹也很可怜的,怎么可以要逼死人家呢

 

上一章节:059 大小姐奇货可居
下一章节:061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