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二小姐变成落汤鸡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暖轻描淡写道:“若是这样.苏小姐怕是得等一等。”
    苏夫人闹言,挑起眉头道:“大小姐,刚刚请你教书法,不愿意就罢了,这次不过是让你指点一下芸娘的绣活.怎么也拒绝呢?外面都说大小姐温柔娴淑,便是这般推诿么?还是瞧不起我家?”
    欧阳暖一脸为难道:“瞧苏夫人说这话.我实在是不得空的。这次去宁国庵敬香,大公主多有照拂,祖母提醒我也该送一份回礼,我便绣了一幅要送给大公主,我人又笨.手又慢.刚刚绣了一半呢,若是停下来去教苏小姐,只怕会耽误很久.苏夫人是长辈,总会休恤的。”
    李氏眼睛一亮:“送给大公主的?”
欧阳暖微笑道:“是呀,祖母说要送回礼.孙女觉得大公主府上再珍贵的东西也有了.应该瞧不上那些古董玉器,不若自己动手来的有心意。”   
李氏点点头,赞道:“是该如此,这一回大公主对你赞誉有加.你也该投桃报李才是。”
    苏夫人一愣.道:“那到底什么时侯能做完?要不然,我让芸娘来帮忙也好。”
    欧阳暖眨了眨美丽的眼睛.无辜道:“苏夫人引刚才说过苏小姐不擅长绣活的.而且送给大公主的东西自然要多费心思.苏小姐于绣活不精.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若是让她留下,我又没空陪着,她还会觉得闷呢!说起来要是妹妹在.倒是还能陪陪苏小姐,真是可惜。”
    林氏脸色古怪,欧阳可如今躺在院子里养伤.天天痛的哭爹喊娘,哪里还有心思来陪伴苏芸娘.心里恨得不行,嘴上却只能笑着道:“暖儿心灵手巧.想必也用不了多少时日,到时候再接苏小姐来就是了。”
    欧阳暖认真道:“娘说的是.爹爹早已说过.还有几位大人亲自上门来求百寿图,暖儿赶完了给大公主的绣品,还要抓紧时间描摹新图,时间算下来.没有一年也有半载.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苏小姐还在京吗?”
    苏夫人脸上一红.顿时有些讪讪的.心中却被欧阳暖的这个软钉子顶的十足恼怒。林氏赶紧笑道:“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姐姐经常带着芸娘来也好,我就爱热闹.看见芸娘这孩子就欢喜呢!”
    苏夫人的脸色这才好看些,继续陪着林氏叙话。
    苏芸娘走到欧阳暖身边.很自来熟来摸她身上的斗蓬,嘴里笑道:“这件斗篷真漂亮.我从未见过呢。”
    欧阳暖将身子微微侧开.李氏冷眼看着,一句话都不说。苏芸娘见欧阳暖脸上淡淡的,并不搭理自己.也不难受,只自顾自说话,李氏听着颇有些烦她.站起身道:“婉如陪着苏夫人小坐吧.我身子有些不爽利.先回去歇着了。”重生之高门嫡女
    欧阳暖微笑道:“那我扶祖母进去。”
    林氏赶忙道:“暖儿.你怎么这么急就走了.苏夫人还在这里.你现在就走多没有礼数”
    李氏听着就把脸沉下来了,苏芸娘连忙上前去拉住欧阳暖,巧笑请兮道:“老太太,让暖儿姐姐陪陪我吧,我身边都没有姐妹.看见她就愿意多说说话呢!”
    李氏本想发作的话一下子都顿住了,她自持身份,自然不肯跟一个小女孩子置气.欧阳暖看出来她的为难,笑笑道:“既然如此.张妈妈.你扶着祖母进去吧.我陪苏小姐再坐坐。”
    李氏点点头.深深看了林氏一眼.直看得她低下头去.才带着张妈妈转身走了。
    梨香院
    丫头夏雪蹑手蹑脚进了屋子.轻声在欧阳可耳边道:“二小姐.听夫人身边的丫头说,今天夫人宴请苏夫人来了府上呢!”
    欧阳可听了目光一亮.拉住她急切问道:“苏哥哥可来了?”
    夏雪一脸茫然,欧阳可恨铁不成钢道:“就是苏玉楼,苏公子!”夏雪摇摇头,道:“回禀二小姐,奴婢不知道。”
    欧阳可想了想,道:“扶我起来!”她一直躺在床上养伤.这些日子才刚刚好一点.夏雪一听顿时急了.”使不得啊二小姐.大夫说您百日内绝不能下床的.若是误了自己的身子,夫人怕不要活活打死奴婢!”
    欧阳可压根听不进去,苏玉楼美好的容貌和仪态这些日子一直在她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她勃然大怒道:“你怕我娘打死你.就不怕我吗?”夏雪想起二小姐平日里惩罚丫头的狠辣手段.心里十分害怕.跪下苦苦哀求道:“二小姐.您千万不要为难奴婢.真的使不得啊.....”
    欧阳可却不理会.硬是自己爬了起来,挣扎着起床道:“不用你废话.有什么事我自己担着。去替我梳洗更衣.要最漂亮的那套石榴红萍金丝云锦缎扣身袄裙!”
    夏雪知道劝不住.战战兢兢地去了。
    当欧阳可一身鲜亮的出现在寿安堂正厅门口时.林氏先跳了起来”,你这丫头怎么出来了!”话一出口.她突然惊觉自己说错话了.毕竟外人不知道欧阳可受伤的事.不免看了一眼苏夫人,看到她脸上虽然有惊讶.却没有什么持别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当着客人的面她不敢表现的太过分.只能使了个眼色叫身旁的丫头去搀扶欧阳可。
欧阳可一身石榴红萍金丝云锦缎扣身袄裙.头上戴着金色珠管.玲珑的立体瑚蝶金坠摇摇发颤.手上戴着金线绞纹链.这样一身鲜亮的打扮平日里当然美丽.只是现在却突显得她一张小脸全无血色,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欧阳暖站起身,微笑着过去扶她.道:“妹妹大病未愈,怎么出来了?
    欧阳可恨不得一把甩开她的手.可是想起林氏的嘱咐.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笑道:“姐姐.我听说苏姐姐也来了,想来看看她呢!”说完.她向苏夫人和苏芸娘看去.脸上很快露出失望的表情。
    欧阳暖掩饰住嘴角的一丝嘲讽,淡淡道:“妹妹倒是与苏小姐十分投缘,既然如此,就多坐坐再走吧。”
    欧阳可话都说出了。.此刻看到苏玉楼并没有来,心中已经是十分的失望,只是不好表现出来,更不好立刻转身就走.只能留下来陪着说话.但是刚一挨着椅子,就觉得胸口和小腿的伤处隐隐作痛。
    林氏看了心里很着急.心道这丫头也太不争气了,听说苏夫人上门立刻眼巴巴赶了来,叫她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来了,只好死死瞪着欧阳可身边的丫头夏雪.像是要在她脸上挖出一个洞来。
    苏芸娘关切地问道:“二小姐怎么了?上次见面不还是好好的吗?”
    欧阳可脸上的笑容一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反而是欧阳暖笑着道:“妹妹本来是好好的.只是前些日子偶感风寒,本以为是小病,结果越拖越是厉害.竟至卧床不起了呢,好在有娘悉心照料,这才好些了。”    苏芸娘脸上神色微妙,与苏夫人对视一眼,都表现的很是吃惊。欧阳可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期期艾艾地道 “苏哥哥毗今天没来吗?”
    这话一问出口.不要说林氏脸色大变,连苏夫人脸上的笑容都有些讽刺,苏芸娘望望一脸期待的欧阳可,又看看面色平静正低头喝茶的欧阳暖,心中疑惑不已.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本该由大小姐问出来的问题却从欧阳可的口中问出来.....不过也是正好,她正愁欧阳暖不问,现在有人代问了更好。她笑眯眯道:“哥哥当然也来了,说是去松竹院找欧阳公子讨教射箭之术。”
    跟欧阳爵讨教射簧之术?欧阳暖嘴角似笑非笑,苏玉楼箭术超群.什么时候需要和爵儿一个小孩子讨论什么箭术了,这还真是有趣。
    苏芸娘看了苏夫人一眼,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道:“暖儿姐姐,上次来的匆忙.也没好好参观一下贵府,能不能带我四处看看?”
    这是想方设法要去松竹院吧”...欧阳暖不动声色地望着她,还没开口说话.欧阳可立刻道:“我这些日子一直卧病在床.都好久没有见到哥哥了呢,正好芸娘姐姐想要参观,姐姐,我们一起去松竹院好不好?”
    欧阳暖看了林氏一眼,只见到她脸上的那副表情十分精彩,如果不是苏夫人在场.只怕林氏会拎着欧阳可的耳朵叫她滚回去…… 欧阳暖淡淡笑道:“妹妹身上好了吗?外面风大,你还是回去歇歇比较好吧。”
苏芸娘也面露担忧道:“是啊,二小姐身子不爽利.还是多休息。”   
我现在身上全好了呀!”欧阳可生怕他们不让自己去.立刻站起来.不小心牵动了伤。.疼的嘴角的笑容都扭曲了,她走到欧阳暖身边.娇嗔道:“姐姐.让我去好不好?”
    也难为她了.明明恨透了自己.还要在外人面前作出一哥姐妹情深的样子,欧阳暖心中微微叹息,林氏那样的人,竟然生的出欧阳可这种女儿,也算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她脸上带了笑,轻声道:“娘.妹妹这么想去.您看呢?”
    林氏冷了脸,道:“可儿,你身上还没好.哪里也别想去,来人.送二小姐回房!”
    欧阳可面色一变,脸上的笑容也冷淡下来,口气很僵硬道:“娘,我只是想出去吹吹风.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林氏冷冷看着她.那目光像是要将她吞下去.欧阳可缩了缩脖子.却是出乎意料的坚持,看来美男子的魅力远远超过林氏这个母亲的权威.欧阳暖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流光溢彩。
    苏夫人见场面尴尬,忙笑道:“婉如,既然可儿想去就让她去吧,你要是不放心.多找些丫头跟着也就是了。”
    林氏如同哑巴吃黄连.真是有苦说不出.当着苏夫人的面只能苦笑道:“我这个女儿啊.就是太活泼,总是想着往外跑.也怪我,这些日子总是拘着她.她想要出来走走也是在所难免的.罢了.你们好好跟着二小姐.若是她少了一根毫毛.我拿你们是问!”林氏冷冷对着欧阳可身边的丫头们说道。
    苏芸娘抿起了嘴唇.刚才她冷眼看过去,老太太李氏和苏夫人根本没有说上几句话.反倒还很有几分不耐烦.大小姐对自己母女不冷不热的.只怕对哥哥根本没有什么意思,倒是欧阳夫人对自己母亲十分亲热,好像时撮合大小姐和哥哥很热心......还有这位突然出现的二小姐.虽然脸上笑盈盈的.可是和她大姐之间的气氛总是怪怪的.最奇怪的是她上次看到欧阳可还是健康活泼的不得了,如今说一句话却要歇上半天,连坐都坐不稳,仿佛身上有针刺一样.脸色更是苍白的好像有些病恹恹的.这一家子真是让人觉得很奇怪。
    出了寿安堂,欧阳暖带着苏芸娘慢慢在前面走着,一路向她简单介绍沿途的景致.苏芸娘漫不经心地听着.一直拼命打听松竹院在哪里。
    欧阳可身上的伤还没好,自然走得很慢,不自觉便落在了后面.她轻声问旁边的夏雪道:“你看我娘今天请苏家人来是不是别有用意?”
    夏雪略微知道自家小姐心意.只得揣测着欧阳可的喜好道:“奴婢猜测夫人是想要将大小姐许过去,不过这大多是夫人自己的意思.我看苏夫人对大小姐没什么意思,倒是很关心小姐你的。你一进来苏夫人就关切的问候.她对大小姐也没这么热切呢!”
    欧阳可道:“上次苏哥哥来.你也在的.你有没有看到他像是多看了屏风几眼.他是不是知道我在后头?”
    夏雪那时候地位不如秋月.只能在外头词候.所以根本没有看到.却不好说.只能顺着欧阳可的意思.“那是自然的,二小姐生的这么美.再大些还不迷倒了全京都的公子。”
    欧阳可听得很满意,笑红了脸.心中终于有了点舒坦,冷哼一声,“欧阳暖不过是比我年纪大些,苏夫人才看中了她,要不然就算她想嫁给苏哥哥,只怕还没这个资格.哼.我看到她就觉得碍眼!不能让她顺利见到苏哥哥!“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欧阳可忽然一笑.“我倒是有个办法。”便在夏雪耳边说了几句。
    夏雪听着脸上逐渐失去了血色:“小姐.这可使不得!”
    “有什么使不得!你若是不敢,我就叫别人来,只是以后你就滚出欧阳府!”欧阳可发狠道。
    夏雪咬着嘴唇.犹豫地看了大小姐纤细美好的背影一眼.只能道:“奴婢尽力帮二小姐拦着红玉姑娘吧。”
    欧阳可这才点点头,突然提高声音道:“姐姐.我走累了.我们在前面矮脚亭歇一歇吧。”
    欧阳暖站住.微微笑着回头看向欧阳可,一直看的她有点心虚低下头去,才道:“那就歇息一下吧。”
    凉亭前面引了一池水.冬日里池水周边结了冰.底下仍有暗泉归油流动。丫头们在凉亭里的石凳上铺了软垫,苏芸娘舒舒服服坐上去,看了凉亭里的对联.她轻声吟道:“百代光阴如过客,片刻静坐似神仙,这亭子里的诗提的好。”
    欧阳可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道:“是姐姐写的。”
    苏芸娘露出惊喜的神色道:“大小姐当真是聪明的不得了,这句子果然是灵气逼人呢,说起来也真是巧了,我哥哥也喜欢写诗呢。”
    欧阳可的脸色变得更难看,欧阳暖微微一笑.从前的她是真的很喜欢诗词书画,然而林氏却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让她放弃了这些.转而去学女红,这句诗也是小时候留下来的。重生一回她将琴棋诗画重新捡了起来.只是如今的她再也不爱这些了.在她看来,一切不过是可以利用的筹码.而非个人爱好,苏小姐想要让她觉得和苏玉楼兴趣相投.只怕是要失望了。
    苏芸娘见欧阳暖脸上只是淡淡的笑容,并没有要继续追问的意思,难掩
脸上的失望之情。
    欧阳可再也坐不住了,突然低下头重重咳嗽了起来,夏雪忙对站在旁边的丫头吩咐:“你去给二小姐取伴披风来,你去将二小姐的药取来.你去回禀夫人,就说二小姐受了风好像有些不舒服,你.....”转眼间,将四个丫头都打发走了。
    苏芸娘看着.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欧阳暖看着虽默不作声.嘴角却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这娘俩在做坏事之前倒真是出奇的一致.也是.谁会当着众人的面作恶呢?总是要背着人的!
    欧阳可对夏雪使了个眼色.夏雪走到红玉身边,笑道:“红玉姐姐,我有话跟你说呢”,
    红玉看了一眼欧阳暖.欧阳暖仿佛没听见似的,低头喝茶,红玉犹豫了一下.跟着夏雪走开口
    欧阳可见人走开,刚才那阵咳嗽像是没发生过一样,照常与苏芸娘说笑,过了片刻.她起身走到栏杆上,探身出去道:“我记得以前里头有锦鲤,冬天却都不见了呢.....”
苏芸娘少不得提醒她一句.”二小姐,这栏杆矮,你小心跌下去。”   
不会的,”欧阳可嘴角带笑,回头对欧阳暖道:“姐姐,你快来看.这里好像有一条呢!”
    欧阳暖眉眼不动.微微笑道:“妹妹真是个孩子.你自己看吧。”
    欧阳可见她不上钩.哪里肯轻易放过.干脆突然作出痛苦状.直接哎哟一声道:“姐姐.我的脚又痛了,哎呀,好像都站不起来.姐姐,你快来搀我!”
    欧阳暖连忙站起来走过去搀扶她,苏芸娘坐在旁边没有动.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这样了?她还有些不明白.却见欧阳可突然伸出手来用力拉住欧阳暖.似乎要借助她的力气站稳.可是她还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见欧阳可趴在栏杆上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倾.自己反倒整个人直直栽入池中。
可儿!”欧阳暖惊呼了一声,回头大喊道:“妹妹落水了,救命啊!   
不好了.有人落水了。”苏芸娘吓得尖叫起来,也跟着大声喊道:“救命啊!”
    夏雪和一旁的红玉站在远处说话.一时听得喊声.皆花容失色.慌张起和 .
    正厅里.林氏正和苏夫人说话,林氏道:“上次寿宴一见,苏公子当真是一表人才,姐姐真有福气。”
    苏夫人笑着”,玉楼是很争气”,顿了顿又道:“婉如,如今你也怀了身孕,这回可要生个儿手出来.压过他们姐弟的风头才是!”
    林氏笑脸顿时有点僵硬,如今自己肚子里是天煞孤星这回事只怕在京都里权贵因子里传遍了.苏夫人到这里已经有段日子,却说出这种话,很明显是不知道的.只能证明苏家根本不为权贵夫人们的困子所接受。她只好道:“这也要老天爷肯帮忙才是,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们家这位大小姐当真是个厉害的。”
    苏夫人笑了,不厉害你也不会这么急吼吼地把我从江南找过来,不厉害哪里还轮得到我家玉楼?她脸上带着真切的关怀道:“姑娘再厉害.嫁出去到了婆家.还不是要看婆婆丈夫的脸色过日子?妹妹也太高看她了,你且放心.将来你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顺心口”
    林氏脸上露出微笑,瞬间明白了苏夫人的暗示,她轻轻看了一眼周围,苏夫人明白她是提醒自己这里还是在寿安堂.也并没有要说出口的意思.岔开了这个话题”,一会儿我们也去松竹院看看吧.孩子们都在那里.说不准已经聊起来了。”
    林氏道:“听说苏公子那一手射箭绝技当真是少有,今天我可是有眼福了。”
    正说到这里.就有一个妈妈急匆匆进来.悄情在王妈妈耳边说了几句。    王妈妈脸色顿时变了.看了一眼林氏,林氏心里一沉.忙问道:“外面可是有什么事?”
    王妈妈急忙道:“小姐们玩耍,不知怎么二小姐竟落到池塘里了。”
    林氏顿时变了脸色,”腾”地一下站起来,可儿身上还有伤!那......苏夫人赶紧跟着站起来:“快去看看!”
    欧阳可在水里大叫道:“姐姐.....你要淹死我......”她原本是想要推欧阳暖下来,到时候她就不能跑去松竹院勾引苏玉楼,况且天寒地冻的.欧阳暖掉下来一定会受风寒,然而她的手才伸过去,就被欧阳暖轻轻一闪避开来,自己用力过猛反而失去平衡,一下子栽进池子!为今之计只能装作淹了水的样子,她不停的呛水,一副要死的样子,只等别人将自己拉上去.再将所有罪过推在欧阳暖身上!说她蓄意推自己下水.诚心要淹死自己!
    苏芸娘跑过来.紧张地拉着欧阳暖大声道:“快!大小姐,快下去救二小姐啊!”
    欧阳暖作出要救人的样子,刚刚解开最外面的披风.却突然似想起了什么.面色古怪起来.苏芸娘急切道:“怎么了?”
    欧阳暖看了池子里的欧阳可一眼.突然大声道:“妹妹.不用挣扎了.直接站起来吧。”
欧阳暖见欧阳可还在挣扎着.根本没听到自己说什么.便向已经赶过来的红玉打了个手势,红玉撸起袖子,从栏杆处探出身去,一把抓住欧阳可的头发,倒劲往上拉。借着水里的浮力.她一下就把欧阳可拉得向上浮起来。   
这时候不远处打扫院子的妈妈丫头们也都赶了过来.大家一起帮忙把欧阳可拉了上来.欧阳可伏在栏杆边上吐出几。池水,欧阳暖脱了自己身上的披风,拿了过来给她披住。
    林氏就在此刻赶到,一看到这情景立刻扑过来哀呼一声:“我的可儿,你这是怎么了!”她上上下下检查,看到欧阳可除了脸色苍白些,倒是没有大碍,欧阳可浑身发着抖,一把抓住林氏的手腕.凄厉道:“娘.姐姐要淹死我!”
    这下子.所有人都震惊地望向欧阳暖。
    欧阳暖满脸诧异道:“妹妹,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这样说?”
   欧阳可大。喘着气,道:“姐姐,你怎么这么狠心,这池水那么深,你是成心要淹死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娘,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苏夫人睁大眼睛.问苏芸娘道:“究竟怎么回事?”
    苏芸娘也是一脸疑惑,欧阳暖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道:“妹妹不小心掉下了池塘,好像.....神智有些不清楚了......苏小姐在旁边应该也看到了,我怎么会无缘无故推妹妹下去呢?”她看着苏芸娘,眼中似乎有暗彩流过。
    苏芸娘一愣.她自然是想要讨好欧阳暖的.立刻轻声道:“是啊,我的确是看见了.是可儿小姐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欧阳可气的说不出话来,林氏厉声道:“暖儿.你还在狡瓣.这池水那么深,你是要淹死你妹妹吗?就算人不是你推下去的,你明明会水.为什么不下去救她?”
    欧阳暖脸上终于露出些微的诧异.道:“娘,你真是误会了,这池水原本是很深的.只是前些日子爹爹说池泥太多,让人将水抽了大半.妹妹摔下去许是没注意.人要是站起来,水只没过膝盖而已。”
    林氏一愣.欧阳可脸上更是青白交加.不敢置信的回头望了望那池水,旁边的丫鬟妈妈们听在耳中,一时之间都低下头去.掩饰住脸上忍不住的笑容。
    简直是可笑极了,这世上还有比二小姐更蠢笨的人吗?明明是自己掉下去.非说大小姐要淹死她.怎么会有人那么傻.诚心害人会选择在这里吗?她自己在池水里泡了那么久,居然没有发现池水只到膝盖,兀自扑腾不已.简直是匪夷所思。其实他们不知道,欧阳可伤的正是小腿.她一直将腿蜷曲着,身子也佝偻着.拼命想要作出自己淹了水的样子.当然没有发觉到异样。
    欧阳暖故意眼神一厉:“夏雪,夫人再三关照,你是怎么照顾二小姐的,居然还跑到旁边去聊天!”
    夏雪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林氏一口气出不来恶狠狠地上去就是一巴掌:“还不快把二小姐扶起来!”
    欧阳可虽然披着披风.却感觉到寒风侵袭进来.她嘴唇冻得发紫.身上都是薄薄的冰渣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寒气进到心口,只觉得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尤其是小腿.仿佛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她大叫一声:“娘,我的腿!我的腿!”
    林氏的脸色陡然变了,尖叫道:“快!快抬二小姐回去!找大夫!找大夫来!”
    苏夫人和苏芸娘都面面相觑的看着.不知道究竟怎么了.她们哪里知道欧阳可的腿本就受了伤.伤筋动骨也要一百天.更何况小腿差点都断了呢?为了照顾她,钱大夫费尽了心思.原本只要她老实在床上好好躺着休养,过些日子就会好的.可是她偏偏要下床.还在冰冷的池水里面浸了那么久.当然会伤势加重,林氏顾不得和欧阳暖再算账.面色发白地命人抬着欧阳可回梨香院去了。
    苏夫人和苏芸娘简直是料想不到这一幕,正想要开口问清楚欧阳可究竟哪里有毛病.却看到欧阳爵从木桥那边走了过来.身边那位翩翩公子.不是苏玉楼又是谁?苏芸娘快步走过去,道:“哥哥.二小姐挥下池去了!”    欧阳爵听了脸色大变.跑过来上上下下拉着欧阳暖反复检查:“姐姐,你有没有怎么样?”
    欧阳暖看到弟弟的脸色都变了.立刻柔声安慰道:“我没事的.是可儿掉下去了,不必担心口”她一抬头,却撞进一双明亮的眼睛里,苏玉楼穿着银白暗花绸直掇,腰间系一根碧绿色丝绦.挂一块荷花鸯鸯纹玉佩.看上去长身玉立,文质彬彬.潇洒风流,他正定定盯着欧阳暖瞧,欧阳暖冷冷看了他一眼.苏玉楼一愣。
    欧阳暖淡淡道:“苏夫人.妹妹出了事.娘想必也没有心情招待您了.请您今日先回去吧.改日定上门赔罪。”
    苏夫人一看目前这情况,知道自己不便久留.便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二小姐的情形如何.请一定派人告知。”
欧阳暖微微福了福.转身道:“红玉.送客。”   
是.大小姐。”WWw.uxier.COM
    直到欧阳暖走得远了.苏玉楼还在看她的背影.苏芸娘悄悄拉了他的袖子一把,道:“哥哥.走吧。”
    苏玉楼点点头.脸上还带着些微的疑惑.他为什么觉得.这位欧阳大小姐对自己十分厌恶?这怎么可能?他们以前并没有过节才是?也许是她不习惯见到生人的缘故?苏玉楼这样思忖着,转身和苏夫人一起离去。
    他的身后.已经转过走廊的欧阳暖突然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姐姐.怎么了?”
    “没事.我们去寿安堂吧。”
    路上.欧阳暖将详细情形说了一遍给欧阳爵,欧阳爵点头道:“欧阳可这是咎由自取!”
因为凉亭距离寿安堂很近,李氏已经得到了消息.此刻看到欧阳暖.  
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慈祥地道:“暖儿可有受伤?”
    “没有,祖母放心.只是妹妹好像伤着了。”
    “唉,可怎么得了,这一回岂不是要病上加病,张妈妈.派人去看看二小姐,有什么消息来回禀。”
    张妈妈应声去了.李氏又关心地问道:“怎么这样不小心,弄成这样。
不是说是去松竹院吗,怎么还掉进了池子里去?”
    欧阳暖道:“我本来是和苏小姐、妹妹一起走,后来妹妹说累了.要去凉亭休息.我们便稍微停留了片刻,妹妹说池子里面以前养了鲤鱼.说要看一看.谁知栏杆太低,竟掉下去了…… 也是我不好,没有看好妹妹。”
红玉在一旁也善解人意地道:“老太太.怪不得我们小姐呢.当时苏小、姐也在,都看的很清楚,是二小姐自己掉下去的.可是她上来以后非要说是咱们小姐。   
欧阳暖面容一肃,立刻喝止道:“红玉.不得胡言乱语!”
    欧阳爵却在此刻恰到好处地“冲动”说道:“祖母,二妹非要一口咬定是姐姐推她下去,而且还说姐姐要害死她!”
老太太却已经听出了弦外之音.叹息道:“暖儿.你也不必瞒着我.这也不是头一回了,谁会相信呢?可儿这个孩子自己总是闯祸.还每次都想要栽在别人头上.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越变越糊涂。   
正说着,玉梅已经端来萎汤给欧阳暖喝,李氏道:“外面风大,喝杯姜茶驱驱寒吧。”
    欧阳暖眼中莹莹光彩流动.脸上感动道:“多谢祖母关怀。”
    李氏点点头,亲切地笑道:“傻孩子.祖母什么时候都是相信你的,你且放心好了。”
    欧阳爵黑亮的眼睛闪闪发光.道:“祖母信了,只怕别人不信呢!”
    “不信?那池水前些天刚刚抽掉,李姨娘为此事还特意回禀过.根本淹不死人,她非说暖儿要淹死她.谁会相信?”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只要祖母相信暖儿就好。”
    李氏点点头.摇头叹息道:“可儿这个孩子.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怎么会变得和她娘一样浅薄无知!“
    追云楼
    苏玉楼一个人在房间里作画,苏夫人走进来.苏玉楼赶紧给苏夫人行了礼。
    苏夫人招手道:“过来.陪我说说话。”
    苏玉楼走过来,在苏夫人身边坐下,苏夫人看着儿子的脸,仍旧是俊美
如玉的样子.唯独唇角微微上扬着的,像是在淡淡地微笑。
    “你心情很好?”
    苏玉楼顿了一下.问道.“娘怎么这么问?”
    苏夫人道:“我看你今天去了一趟欧阳府,倒是心情很好.....”又叹了口气.“你妹妹说你看不上欧阳家的小姐.可是欧阳家大小姐是个难得的美人.又是那种性情.不怕你看了不喜欢.娘只是担心口
    苏玉楼愣了愣,似是看着旁边的绿色盆栽出神,好半天才道:“娘心里在担心什么?”
    苏玉楼心里到底都想了些什么.连苏夫人这个做母亲的都摸不清。要说他也是眼界很高,这些年府里长得漂亮的丫鬟也是不少的.他一个都看不上,似乎真的打定主意要娶个十全十美的仙女回来。平常她让他去相看那些贵族小姐.他心里一直是很反感的,表现出来的虽然不说十足抵触.却也是有些微妙的不情愿.但这一次让他去欧阳府.他却真的去了.回来后还那样高兴,倒真是让她有些奇怪”....
    苏夫人淡淡说道:“其实目前看来还好.虽然跟之前预想的稍有不同…..只如果林氏能够掌握欧阳府的大权.将大小姐一手操控在手里.这门婚事自然更有把握些,如今看来,林氏的威风却大不如前.而这个大小姐的声望地位都很高.要想将她许给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十分困难。
    苏玉楼道:“娘不必心急,凡事总要慢慢筹谋。”
    这意思是    苏夫人目光盯着苏玉楼.“之前问你.你还不承认,现在总算说了.你是当真喜欢这个欧阳家大小姐。”
    苏玉楼微微皱起了眉头:“喜欢不喜欢,娘不都已经选定了吗?”
    苏夫人叹了口气.道:“总是要你心里喜欢.这桩婚事才圆满。”说着,她站了起来.走到桌前道:“你在画什么?”
    苏玉楼紧走几步要去收起那幅摊开在桌面上的画.苏夫人道:“墨刚干,你是要毁了这画吗?”
    苏玉楼笑了,果真不准备再遮掩.反而大方道:“娘要看就看吧。”
    苏夫人看过去.眼睛顿时一亮,画上的女子清丽雅致.恍若仙子,尤其是那双眼眸似流淌的溪流.透着一股的坚韧和从容。画上画的就像欧阳暖真人一样.尤其是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令人难以忘怀。
    苏夫人转过头看看儿子脸上的神色.顿了顿.然后颇有深意地微微一笑,又道:“娘猜得没错,你果真是看上了欧阳暖。”
    苏玉楼淡淡笑道:“娘不也是这样?欧阳治虽然只是个吏部侍郎,但欧阳暖却有个侯府做外祖,身份自然高了一筹。娘不是一直希望在京都找个助力?这不是现成的吗?”
    苏夫人微微一笑.道:“傻孩子.娘原本是为了你的前程考虑.但终究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总要你喜欢才好。”
    苏玉楼轻咳一声,不说话了.倒是去瞧那幅画,脸上流露出几分留恋…...苏夫人看到这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心中打定了主意.面上一片冷意.道:“真心想要得到这位欧阳小姐,你也要有所行动才是。”
苏玉楼一愣.猛地抬头看向苏夫人…   
——————题外话——————   
感情戏,表示压力很大…宗旨是女主要过上美男环绕的生活.男主是谁.你们只能自己猜.打死我也不说.
上一章节:061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下一章节:063 大公主的赏花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