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大公主的赏花宴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可在梨香院里哀嚎了整整一夜.钱大夫看过后说二小姐的伤。原本无碍.偏偏浸湿冰水.以后难免留下后患.听的林氏几乎肝胆俱裂.却又无可奈何,强自忍耐。

    转眼冬去春来.欧阳可身上的伤。几乎好了泰半.唯独留下了左腿一点,踱.无论如何都无法痊愈.林氏几乎偷偷请遍了京都名医.但每一个人看到欧阳可的左腿都说治不好,林氏大受打击之余,心中越发对欧阳暖恨到了骨子里。
    欧阳可就此踱足的消息传到寿安堂.换得李氏一声轻轻的叹息:“可惜了这个孩子。”
    欧阳可毕竟是欧阳家嫡女.容貌也不俗.若是能安分守己、平安长大.嫁个官宦人家总是不成问题的.到时候也是欧阳家的一个助力.偏偏如今弄得踱足,今后议亲.只怕是大大的不利。谁会甘心情愿娶一个踱子呢?
    嫁不出去.给家门添耻.这才是李氏最担心的,至于欧阳可的幸福.半点也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凉薄至此.欧阳暖早已在预料之中.只是却也感叹.当年自己额头受伤.祖母同样是不闻不问.不过可惜自己将来不能在权贵圈子里为欧阳家增光添彩.并不曾为自己的人生考虑半分.这样的祖母.实在是令人心寒。欧阳可今日落到这种下场,全是她自己一手造成.若是她不对苏玉楼抱有期盼,安心在梨香院里养伤.或者她没有起坏心眼想要将自己推落池中,也不至于落到如斯境地,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欧阳暖问道:“张妈妈.以后妹妹行走可有障碍?”
    张妈妈脸上的表情有些惋惜.道:“听说行走无碍.只是.再不能跳舞了.亦不能跑,而且虽然可以正常行走.踱足却是能看出来的。”
    李氏摇了摇头.道:“我早说过,可儿早晚要被那个天煞孤星给克了,那女人还固执己见.当真是不知所谓。”
    欧阳暖看了李氏一眼.她手中的佛珠子捏的死紧.眼中隐约有厌恶的光芒闪现。
    就在这时候.玉梅捧了一张烫金帖子进来.脸上的笑容足以驱散一室的晦气:“老太太.大公主派人送来一张帖子.说京郊别院里的花开得正好.要请咱们府上的夫人小姐们过府赏花。”
    “当真?”李氏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老脸上的褶子都惊平了.见众人都惊愣地望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高兴的失态了。不过也难怪.
    长公主每年总会办一两次诗会或是赏花会,此等盛会.到场的不止有公卿夫人,高门贵女.状元探花等.更可能有不少皇孙公子出席。因此一帖难求.多少人挤破头想求得一张帖子。欧阳家虽然也算是高门,可向来与大公主并无来往,往年是得不到这种帖子的,然而今年大公主居然亲自派人送来.怎么不让李氏高兴.因为她明白,这张帖子意味着欧阳家就此进入了顶级的贵族社交圈子。
    李氏精明的很,大公主往年可是从未给自家发过帖子,她与对方也不过是在宁国庵匆匆见了一面.过程绝对算不上愉快.人家发了帖子.自然不是给自己这个老太婆的...“.她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欧阳暖身上,笑的越发亲切:“暖儿.此去可要好好打扮一番。”说完.又转头对张妈妈道:“你去把锦绣阁的师傅请来,替大小姐好好订制几套春裳。”
    “祖母.过完年之后已经做了四套春裳.暖儿从中挑选一套就是了。”欧阳暖连忙推辞。
你真是个傻孩子,大公主的赏花宴怎可以马虎,你出去代表的可是我们欧阳家的脸面!可不能叫那些人笑话了!张妈妈,捧我的首饰匣子来!”   
是。”张妈妈笑吟吟地去了,过了不多会儿就捧了一个檀木镂空雕花匣子来,笑着道:“大小姐看看.这个匣子里可有合心意的。”
    匣子一打开.就见到各种慧钗、珠翠、金胜、步摇、挑心、掩鬓等等.安静的躺在匣子中.名贵的美玉,璀璨的宝石,金碧辉煌,照得人眼花缭乱。一时间,大家的眼睛都闪亮了起来.屋子里的丫鬟们都睁大了眼睛看着。    欧阳暖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些东西的材质做工.都是顶好的,绝对价格不菲,最重要的是,式样都是时下在贵族小姐们之中流行的.李氏一个老太太,在穿着打扮上早已没有以往那么费心思,怎么会有这些东西,除非是她早有准备...”欧阳暖微微笑道:“多谢祖母.那暖儿就挑一样。”
    欧阳暖走过去.挑了一只镂空雕花古木掐银丝的长管.李氏瞧着太素净.摇了摇头道:“这个不好。”她站起身来,走到匣子里翻了半天,挑出一只花瓣状的五彩碎玉金步摇来.华美而轻灵.她亲自替欧阳暖戴在鬓间.笑道:“这个正配我们暖儿,不必挑了.全带回去吧。”
    欧阳暖心中早已预料到了.脸上却露出吃惊的神情道:“祖母厚爱.暖儿心领了.只是这些东西实在贵重.暖儿不敢领受。”
    李氏手里摸索着一只碧皇蝴蝶花铀,带着笑容道:“原本就都是为你准备的.收下吧.跟祖母还客气什么呢?”
    欧阳暖又推辞再三,见李氏实在坚持.这才轻声地道:“多谢祖母。”说完了.她又犹豫地望着李氏道:“祖母,妹妹这一次可与我同去?”
    李氏皱起眉头道:“她去做什么?大公主可没有请她一起去.况且如今她一瘸一瘸的.是要去丢脸吗?你可知道到时候会有多少人参加.若是让大家都知道欧阳家有这么一个瘸腿女儿.将来连你的婚事都会受到影响,暖儿.你可不要犯傻!”
    “只是…妹妹到底年少.从前这样热闹的场合从来都不会缺席的.若是这次不告诉她.岂不是又要闹了....””欧阳暖脸上露出犹豫和不忍的神色。
    李氏摇摇头.道:“不管如何.我是不会让她去的.平白丢人现眼不说.还会为我家招来不少闲话,若是人家问起好端端的腿怎么就受伤了.难不成告诉他们是天煞孤星克的吗?好赖欧阳家还要脸的.你不用担心了.你娘和可儿那里我会去关照的,那一天你带着爵儿去就行了。”
    回到听暖阁不过半个时辰.锦绣阁的高绣娘便到了,请欧阳暖选好了式样和颜色,允诺一定在赏花宴之前做好送到,欧阳暖赏了一个梅花形金徒子,高绣娘喜笑颜开地道:“多谢大小姐体恤.您放心,我会给您日夜赶工.一定不会误了时辰。这次公主的赏花宴.大小姐一定能够艳压群芳!”
    欧阳暖微笑道:“那便多谢高师博了。”
    旁边的红玉笑道:“高师博.想必最近锦绣阁生意十分红火吧。”
    高绣娘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是啊.各位千金都在赶制新衣裳,听说这次不单是赏花宴,有不少皇孙公子也要到场,热闹得很.是京都之中难得的盛会!”说完.她神秘地对着欧阳暖笑道.“大小姐.听说明郡王也要出席呢.各家小姐都兴奋得很.要争相目睹他的风采!”
    欧阳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几日前明郡王归京的情形.爵儿早已两眼放光地对自己形容了无数次。
    此次平叛,明郡王命人率千名铁骑.奇袭南疆蛮王的军营.烧尽粮草辊重.南蛮王向外逃窜,明郡王亲率三千铁骑迎面痛击.南蛮十万军队溃退千里,他阵前斩杀南蛮大将三十人.包括蛮王世子也命丧他的手下.令叛军元气大伤.明郡王威名远震南疆。
    不过十日,又出危情。灵州刺史周宁屯兵自重.勾结南蛮逃窜部署.自立为王。明郡王奉旨征讨,一面将敌军前锦阻隔在凝山关.一面绕道琼州,强行在崇山峻岭中开出栈道.出其不意直袭叛军心腹,沿途遭遇逃窜的南蛮叛军.南蛮王用诈降之计屠杀大历将领十一人.明郡王一怒之下一律斩杀.将南蛮灭族,乘势大破灵州.将周宁以及偕同叛乱的官员上百人枭首示众,历时三月,明郡王夷平南疆叛乱,以赫赫功勋扬名天下。大军凯旋回朝,朝野振奋,皇上原本决意亲自出城迎候.却因年事已高,只得命皇太孙率领百官出迎.代天子稿赏三军。
    大军回朝的盛况,欧阳暖无缘得见,她只知道欧阳爵对这位明郡王的幢憬和崇敬已经到了无法言说的高度,同时她也很请楚,明郡王得意.自然就有人失意.譬如那位阴郁的秦王世子......
    高绣娘出去的时候.欧阳爵正好走进来.晶亮的眼睛闪闪发光:“姐姐,公主的赏花宴,祖母说我也能去.是真的吗?”
    欧阳暖的手指在白玉管上轻轻拂过.故作漫不经心道:“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吗.姐姐体谅你.跟祖母说你就不必去了。”
    “啊!”欧阳爵脸上明显露出沮丧的神情.连眼睛都黯淡下去.可是瞅瞅欧阳暖.却又不敢开口请求,欧阳暖看他一眼,笑道:“这么容易就放弃?你不想见见你心中倾慕的大英雄?”
    “姐.你骗我!你会带我去的是不是!”欧阳爵一蹦三尺高.眼睛里充满了喜悦。欧阳暖轻声叹息道:“看来你还当真很喜欢那位郡王了。”
    “这是自然的”,欧阳爵挺起胸膛.用力点头,像是要让欧阳暖也感受到他满腔的倾慕。
    欧阳暖微笑道:“他身边的亲信谋士那么多.只要人不是太蠢.都不至于大败而归.你何必如此在意?”
    “姐姐.明郡王此次出征.首日到达南疆便攻占三城.烧了敌军粮草之后,只用三千人先后击溃了二万.五万.七万,八万.最终是十万南蛮士兵......此次南征.他连平十二城,历经大小十七战,所向无前,绝非是靠什么谋士将领替他冲锋陷阵的!”
    欧阳暖笑道:“这些话我听你说了有,恩,一、二、三......七遍了吧,听到我的耳朵都要长茧子了。也许这位明郡王生的三头六臂也不一定.你见了他可能要害怕!到时候不要找姐姐哭鼻子。”
    “姐姐!我才不会!”欧阳爵郑重其事.”我将来一定要向明郡王一样领兵出征!”
    欧阳暖点点头.道:“那也是将来的事.你要先把书读好。”
    欧阳爵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殊宝.不由自主有些失望,他看着欧阳暖道:“姐姐.你不知道学院里的那些豪族公子.只是来混日子.他们整天只知道享受亭台楼阁、车马游船、珍异珠宝、锦衣玉食.根本都不是来读书的.跟他们在一起.什么也学不到。”
    欧阳暖手里拿起一个水晶镶翠玉的华盛把玩.眼中似有光华无限,口中却淡淡道:“爵儿.爹爹送你去读书.一方面是要你谋个好前程.另一方面是要你去结交贵人。你看着别人都是在走马斗狗,游乐快活.可是你哪里知道他们背后都在打些什么主意?你身边的这些贵族少年.出身权贵,背后关系盘根错节.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你在学院里读书.他们越是表现的荒诞不羁.你更要勤勉.学得本领.留心别人做的一切.留心天下事,常言道.世事动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你要学习一切.留心一切......”
    欧阳爵听到这样的话.心中其实有些抵触.他很厌恶那些贵族公子身上的骄奢习气.更厌恶他们互相攀附勾结的丑恶嘴脸.只是......他知道姐姐说的没有错,这些日子以来,他亲眼见到姐姐搜集大公主的诗词文章,刻苦模仿大公主的字休。姐姐本来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大公主所有的文章诗词无不熟透于心.终日细细摩习.她摩习的是大公主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她要进入大公主的内心世界.借以博得公主的青睐。
    “姐姐.你这样真是太累了。学院里那些教习们虽才高八斗,读书万卷.却也心胸狭窄.互相看不起。有时看别人家背黑锅.既使不是幸灾乐祸.也是明哲保身.很少仗义执言.见到有权势的人.即使不是阿谀奉承,吹拍逢迎,也总想套近乎......难道姐姐你一个女子,也要这样勉强自己吗?”欧阳爵眼睛里有微微的银光闪过。
    方嬷嬷看着大少爷.心中不免有些感叹.大小姐如今越发厉害.可是这大少爷.....脾气性子却都很像过世的夫人.正直是正直,无奈过分清高自持,终究不是好事。
    “勉强?”欧阳暖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淡笑.道:“什么是勉强?田野中有人终日劳作、汗流浃背只求一家温饱而不得,我们锦衣玉食,得享富贵,不过付出一点又算得了什么?这就叫累吗?在这个世上,天下是皇家之天下.官府是皇家之官府.只要讨得圣上之欢心就行了。他是真命天子.天下的人没有一个敢违抗他。他说的话叫圣谕.他说的话就是金。玉言。他说你无罪就无罪.即使你罪大恶极。他说你有罪你就有罪.即使你全然无辜。既然荣辱系于君王一身,那所有人都会想法接近他、讨好他.但讨好谈何容易。你以为这些皇族会无缘无故的喜欢你吗?爵儿.你要记住,为了保住大局.施展抱负.便是要你去学一条狗,你也要照办。”重生之高门嫡女
    欧阳爵被这一番说辞震得有些惊呆,他想不到深闺之中的姐姐竟然有这样的见识.但是她所言.与他所学的那些圣人之道完全背道而驰.....
    欧阳暖淡淡道:“你说你的同学都是骄横的贵族子弟,那么你就学着在他们身上试验自己的涵养和耐力.锻炼自己如何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你的教习们都是表面清高背后攀附权贵的小人.你就要在他们面前试验自己的洞察力与陷媚讨好的能力手段。我要你从他们的每一个行动每一种表情里面学到他们的心思!如果有一天你能做到让每一个人都喜欢你,赞赏你,我便让你从军。”
    “姐姐.从军只需要毅力和实力”,欧阳爵睁大眼睛.黑亮的瞳孔里映出欧阳暖明媚的容颜。
    “实力?他明郡王若只是个寒族子弟.凭什么执掌帅印,凭什么号令比他资历更高的将领?只怕他连发挥自己才干的机会都不会有!你和明郡王比起来又是什么呢?你没有强有力的燕王做后盾.也没有皇长孙为你在朝堂上弹压政敌,你就算上了战场也只能从小将坐起,打仗你得冲在前面,还没摸到功劳的边就不知道身上会多几道伤。.这就是你所谓的建功立业?”欧阳暖淡淡地说道,漆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欧阳爵。
    “我......”欧阳爵语塞.他突然意识到.姐姐所说的话.是她一直都想说.却从未说出口的。
    “前朝有一位军神.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最后却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你可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姐姐说的是陈云之?”欧阳爵皱起眉头.道.”他迎敌出战.百战百胜.却招惹自己人的妒忌.一次被敌军追击的时候.守城将领拒开城门.他不得已只能力战而亡......”
    “所以.便是你本事滴天.也需要通达人情世故.若是他一早打点好一切.谋算好人心.还会落得如此下场吗?作为一个将才,不仅要有领兵打仗的能力,对上对下都要有非凡的领悟力和操控能力,否则不但不能为国争光.只会连累自己身死.害家人白白伤心.姐姐逼你通晓人情,是不想将来为你做伤心人.你明白了吗?”
    欧阳爵也看着自己的姐姐,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他在思考姐姐话中的意思,也在想自己真的上了战场到底能做些什么?建功立业.若是没有足够强大能力和背景,自己连一展才华的机会也没有。他一直不屑攀附权贵之流,然而姐姐却是在告诉他.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攀附权贵只是一种手段,只要能够得到一展所长的机会,向别人低头又算得了什么!这不是他所想的忍耐.而是寸土必争、步步为营!姐姐的语气虽然严厉.却没有一个字不是真心为了自己着想。他想通了关键之处.猛地抬起头.认真望着欧阳暖道:“姐姐,总有一天我会达到你的要求。”
    欧阳暖淡淡微笑:“我等着那一天。”
    欧阳爵离开后.欧阳暖站起身,走到精雕细刻着云朵仙鹤的椭圆窗前.那窗上蒙着绿莹莹的亮纱,令已经走到院子里的欧阳爵背影也多了一丝明朗的气息......看着弟弟的脚步变得越发轻快.欧阳暖脸上露出微笑.眼底却不知为什么有一丝悲伤。
   “大小姐”方嬷嬷担忧地望着她。
    欧阳暖回头.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留念.轻声道:“嬷嬷.你说.爵儿是不是很像娘?外祖母说过,娘也是这样宁折不弯的性子。”
    所以夫人才去的这样早,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世上,从来都容不下过分干净的人..””小姐让大少爷去迎合这个世道.是希望他更通达人情世故,立身于世。
    “大小姐.您并没有错.您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少爷好。”方嬷嬷这样叹息道。
    欧阳暖看着自己的一双手.轻声道:“染满鲜血.步步为营.这样的生活真的适合爵儿吗?”
    十日后。
    如雨过天睛般清澈的天水碧.对襟.平袖.收腰,月季花蝶纹织金绦边,胸前钉一颗白玉扣,十分明丽也不过分素净.欧阳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微微笑了笑.镜子里的美人便也露出微笑.令人神为之醉.魂为之夺.红玉、赞叹道:“小姐.人都说蓉郡主美貌无双,依奴婢看.那是因为您深居简出,从未出席热闹的场合!他们见识浅薄罢了,”
    欧阳暖笑着摇摇头.道:“蓉郡主能得到太后青睐.绝非一般寻常女子,不得妄加议论。”
    “是。”红玉推了旁边还在瞪大眼睛傻傻盯着欧阳暖的菖蒲一把.“还看什么呢,马上就要去公主府了,你可千万机灵点,别闯祸!”
    菖蒲望望欧阳暖,又望望红玉.吐了吐舌头道:“奴婢才不会呢!奴婢一定好好保护大小姐!”
    方嬷嬷看着牙齿伶俐的红玉和憨傻忠诚的菖蒲,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欧阳暖轻声道:“嬷嬷还在担心什么?”
    方毋嫉叹了口气.道:“小姐.还是让奴婢跟着您去吧.不然奴婢真的不放心口”
    “嬷嬷的腿寒症还没全好,这时候跟着出去不是白白受罪吗?您听我的话.不要出去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方嬷嬷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小心翼翼擦掉了眼泪,道:“一眨眼功夫,小姐已经到了可以参加大公主赏花宴的年纪了.天上的夫人要是知道.一定会高兴的耐
    红玉听到.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道:“只怕还有一位夫人要气破了肚肠呢!”
    欧阳暖摇头道:“好了,不要再提不相干的人.咱们走吧。”
    欧阳爵早已经在院子里等候.他继承了林婉清的清丽,更添了欧阳治的翩翩风度.容貌自然是好的,身上竟没有孩童的浮躁之气.反而是温和平静的,比起平日里的他又多了一份稳重,因尚年幼,这种气质尚籽合着人见人爱的灵气,让人望之眼睛便无法移开。
    他上来拉住欧阳暖的手,眼睛里隐隐有光彩流动:“姐姐。”
    欧阳暖点点头,拉着他的手去寿安堂拜别了祖母,随后走出欧阳府,上了马车。
    福瑞院
    欧阳可砸了白玉瓶里的梅花.气的满脸通红:“娘,他们太过分了,大公主的帖子我连看都没看一眼!“
    林氏冷笑一声.道:“可儿.你祖母现在将咱们母女当成仇人,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让我们出现?莫说是你,连我她都没有知会一声,是打定了主意只让欧阳暖姐弟两人前往。”
    “可是——以前有这样的事情,祖母从来不会这样的!”欧阳可跌坐在椅子上,满面沮丧颓唐之色。
    林氏走过去,抚了抚她的鬓角.微笑道:“不去想这些烦心事,来,看看娘为你定做的鞋子。”
    王妈妈捧着一双缀着硕大夜明殊的绣鞋走上来,欧阳可愣愣望了一眼.林氏亲自蹲下了身子替她换上.道:“你走来试试看。”
    欧阳可一听到走这个字.立刻就露出厌恶憎恨的表情.只是她不得不忍耐着站起来.走了几步.惊讶地回头望向林氏。林氏脸上露出柔美的笑容.道:“这双鞋子看起来和普通绣鞋无异.里面却大有乾坤.你穿上了这双鞋,走路一点都不会有问题的。”
    这双绣鞋一双高一双低,角度和高度都正好.贴合二小姐的脚.走起路来十分平稳,弥补了二小姐左脚踱了的不足,旁人粗粗望去,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林氏为了这双鞋.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气才做好。
    欧阳可自从腿脚不灵便之后,就再也没出过门,她十分憎恶别人看自己的那种幸灾乐祸的眼神,如今得了这双鞋,她反复走来走去,脸上忽而露出喜悦忽而又是兴奋.最后却变成了恼怒.她一把甩了鞋子.道:“难道要我一辈子穿着这个粉饰太平吗!娘.你说过为我报仇的!欧阳暖害的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要让她在赏花宴上大放异彩吗!”
    林氏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将鞋子重新拾起来,递给欧阳可道:“傻丫头,快穿起来吧,娘早就打算好了,哪里还要你担心,”
    “娘,你这是——”欧阳可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王妈妈脸上露出笑容道:“我的好小姐.夫人早就安排好了,您只管放心养伤,且容她再得意一回,等着瞧她最后的下场吧!”
    大公主此次设宴.并不在京都的大公主府.而是距离京都很远的别院.欧阳府的马丰一路行来.欧阳暖和欧阳爵在丰中下了一路的棋.倒也没有觉得路程遥远。
到了别院门口.欧阳爵率先下了车.立刻回头搀扶欧阳暖.欧阳暖的一只脚刚刚落地,便听到一声嗤笑:“怎么欧阳侍郎家也得到请帖了么?”  
 欧阳暖抬头望去.一个身形颀长的人走了过来。他身穿淡紫常服.微笑时神光离合.双目有如古潭静水.莹润澄澈.正笑吟吟的看着欧阳暖.此刻的他身穿华服.光彩照人.却比他一身骑射戎装之时更加令人不敢直视。   
见过世子。”欧阳暖下了马车.盈盈施了一礼.欧阳爵也跟着低下头.恭敬行礼.小脸上一脸严肃.半点看不出是什么心思。
    “世子殿下。”欧阳暖的脸上浮现出笑容.“真是巧呀?”
    “哪里.我是听说欧阳小姐也要来.特来向小姐表示歉意的。”肖天烨笑的温柔。
    欧阳暖不禁柳眉轻挑:“秦王世子从没有错.又何来歉意可言?”
    “即便我从不认错.也要被你逼得不得不低头.这样的本事.足够让天烨佩服的了。”他这一番话说的别有深意.似乎是真的在向欧阳暖示好.似乎又有暗讽之意.可待要驳他.又找不到可驳的地方。
    “姐姐,我们早点进去吧。”欧阳爵站在旁边.小脸绷得紧紧的。
    “这位是“.“”肖天烨凝目看了他两眼.一副不认识的模样,只待侍卫凑过来小声说了两句什么.才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啊.原来是欧阳公子。请恕我眼拙.上次在猎场虽然也是见过的.但你还真是没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外人一向只知有欧阳家有个了不起的大小姐.不知道有什么欧阳大少爷的。遇到危险都让姐姐扛了.欧阳公子真是有福.平时爱做什么?绣花弹琴吗?”
    既便是有些城府的人,也受不住他这刻意一激,然而欧阳爵黑玉一般的眼睛只是闪了闪,就又低下了头,拉住欧阳暖的手就要往里走.竟似没有听见一般。
    肖天烨一挑眉,两步挡在两人身前,不让他们走过去。
    “世子爷真是闲了,”欧阳暖看着他.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道.“明郡王驰骋沙场为国立功.可惜在沙场之上从未见过世子的踪影,可见同样是不喜欢露脸的.不知平日里有何消遣?是不是和我们爵儿一样喜欢绣花弹琴?”
    肖天桦目光一冷:“我本就是游手好闲的人.不打仗也没什么,况且我也没有一个如此能干的姐姐.处处护着我.”...”
    欧阳暖只觉得欧阳爵的手心渐渐发凉.却握的更紧了.脸上笑容满面,亲切道:“世子说的哪里话,您是天潢贵胄.素来高高在上.何必和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过不去,岂不是自贬身份?”
    “普通人,”肖天烨一双眸子深不见底.笑道.“你也叫普通人?......算上牙尖嘴利,你可以说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吧。也不知道旁人如果知道这样美丽端庄的欧阳家大小姐其实是个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泼辣女子.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欧阳爵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燃烧着熊熊怒火.他咬住嘴唇要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他深深知道,不可以给欧阳暖惹麻烦.忍住!忍不住也要忍!
    欧阳暖皱了皱眉,肖天烨摆明是挑弄爵儿生气.甚至想要逼得他当众失态惹人嘲笑.自己若是拦着,等于是长他的威风.灭了爵儿的锐气;若是护着.只怕那人更要说爵儿受姐姐翼估毫无出息;若是静观其变.只怕弟弟。舌上远非那人的对手.”.”然而.自己真的插手....”一个高门千金在大公主别院前与秦王世子作。舌之争,才是大大的不明智。
    正在她眉睫微动,心中犹疑之际.欧阳爵踏前一步.低声道:“世子殿下.我曾经得罪过你.万分对不住.从今往后爵儿再也不会像上次那样无礼.凡是您到的地方爵儿会退避三舍!绝不会再有冒犯!我姐姐只是女子.足不出户.与世无争,请您高抬贵手.不要再为难我姐姐,”
    见他能这么快就按捺住自己的情绪.不再被肖天烨一激就蹦起来.欧阳暖的唇角已轻轻上挑,连肖天烨都吃惊地望着欧阳爵。
    站在肖天烨身后不远处的何周静静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只觉得他身上竟一丝一毫的鲁莽之气都没了.世子爷这样激将.他都没有上当,小小年纪居然还能说出这样冷静的话来.便是成年人也未必能做到如此审时度势.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到欧阳暖的身上,却见到她依旧是一副沉静的面孔,不由得暗自感叹.欧阳家到底什么样的风水,竟出了这样一对出色的姐弟!
    肖天桦却没有望向欧阳爵,反而牢牢盯着欧阳暖,见她脸色平静,半点也没有发怒的意思.他持别不高兴,觉得十分堵心,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道:“看来欧阳小姐这是要从此将我当做陌路人了?”
    他还挡在路中间,半点也没有要让路的意思,欧阳暖叹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却听有人扬声通报道——明郡王到!
    原本马车络绎不绝.人群熙熙攘攘的别院门口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面容俊朗的黑衣侍卫们策马相随,一个个面无表情.腰间悬挂着长刻,在耀眼的阳光下竟也闪着森森寒光。
    一个年轻男子下了马,他披着杏黄色凤雀古纹斗篷.一双又细又长的凤眼.高贵而华丽,漆黑的眼瞳里深不可测.高贵得仿佛不应出现在这个尘世中。风轻吹起他的发丝,他就这么立在那里.向欧阳暖他们所在的方向投来一瞥。
    欧阳爵愣了愣.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憧憬的对象.他从小走到哪里都被人夸赞容貌出色.此时方知道,跟这个男子比起来.自己什么都不是。
    欧阳暖听见不远处有人从马车下跌落的声音.有人在喃喃道:明郡王...
    身后的侍卫们也纷纷跟着下马.明郡王向肖天烨他们所在的方向走过来。
    肖天桦不由自主握紧了双拳,心里只恨不得在明郡王那张俊的不可思议的脸上揍一拳才好。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明郡王越走越近,眼看就到了肖天烨的跟前。
    然而.他却行云流水的从这位尊贵的世子殿下肩旁擦过,刺绣着凤雀古纹的斗篷翩然扬起.带起一阵微风。
    明郡王对蓄势待发的秦王世手完全无视.....
    看到这个场景.不知为什么,欧阳暖突然很想笑。因为想笑,她就真的笑了笑。
    欧阳暖这一笑,如清月拨开云雾.满空生辉.明艳亮丽地连天地都为之陶醉。即便是欧阳爵和红玉他们平日看多了她的笑靥,已不再如开始般惊艳,但仍是被她瞬间绽放的飞扬神采所盅惑!便是肖天烨,也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沉浸在她这个突如其来的笑容里。
已经走过去的明郡王却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他看着欧阳暖,似乎在回忆,身旁的侍卫轻声问道:“郡王,怎么了?”   
明郡王摇了摇头.转身大步离去。wWW.uxier.cOm
肖天烨看着欧阳暖,意识到她在章灾乐祸,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很不愉快.欧阳暖轻声笑道:“宴会很快就要开始了.世子爷.我们失陪了。”   
进了府门,自然有人一路引他们去了宴席之上。
    一路走过,花园内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景致更是千变万化.别有一番洞天。此时时辰尚早.早晨的雾气还未完全散开.鲜红的桃花,粉白的杏花.各色月季,原本笼罩在雾气之中.一时太阳升起.光芒驱散了霎气.各种花蕊更加娇艳烂漫.一阵微风吹过,花儿缤纷的落下.随着清凉的露珠,飘荡在欧阳暖的肩头,她微微一笑,轻轻拂过.却不知自己也成了画中一景,引人惊叹不已.....
    ——————题外话——————
    有童鞋说宫斗牵扯太深.我已经说过了.此文基本没有宫斗——此文是宅斗啊宅斗啊,不过就算女主成亲了.也不能有小三,嗯,握拳,讨厌小三小四小五!

 

上一章节:062 二小姐变成落汤鸡
下一章节:064 国色美人各有芳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