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国色美人各有芳华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爵儿.里面如今多是女客,你去花园里走一走吧.待会儿姐姐来找你。”经过刚才的事情,欧阳暖已经能够放心让欧阳爵单独一个人了。

    欧阳爵点点头.还有些心不在焉的.欧阳暖知道他刚刚见到心中崇拜的大英雄.只是没想到英雅居然如此年轻俊美.还有点回不过神和.”也许在这个孩子的心中.明郡王就该是三头六臂的吧.....欧阳暖想了想,不由自主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她让小厮陪着欧阳爵离开.自己带着红玉、菖蒲等人随引路的丫鬟进了花厅。
    大公主还未来.大厅其它客人早到了,一个个衣衫鲜亮.花容妍丽.团团围坐.欢声笑语中.见得欧阳暖进去,一时静了一静.有几位夫人早看着欧阳暖,窃窃私语道道:“这是谁家的女儿.好标致!”
    欧阳暖恍若未觉.去寻侯府众人的身影.见沈氏和林元馨并蒋氏母女坐在另一席.林元馨正对自己微微招手.面露笑容。
    “你这孩子.这么一打扮,真是和你过世的娘亲很相像。”沈夫人似是一怔,回过神来有些感叹。
    沈元馨一身激滟绿色长裙,梳一个流云髻,额上贴一朵镶金花铀,耳上的绿宝耳坠摇曳生光,气度十分的雍容沉静。她站起来拉住欧阳暖道:“适才我们还说.听说公主今年也给欧阳府上下了帖子.就是不知道二姑母会不会让你来.....”她说着.止了后面的话.只笑道:“好在你来了。”
    林元柔此刻坐在一旁,穿一色缕金百蝶穿花桃红云缎裙.头上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的流苏轻轻垂下.恰如一枝红艳艳的桃花.原本她自以为才貌双全,更兼费足心思打扮过.此次一定能压过众人.这会一瞧欧阳暖的模样,只觉心口如有一只爪子在挠着.分外难受。一时之间,连笑容也勉强起来了.道:“怎么不见二姑母和可儿妹妹?”
    欧阳暖脸上微微笑着.恰似破云而出的温暖日光.明媚间照耀满堂春光:“娘身子重.再加上妹妹久病未愈.她心里放心不下.便让我和弟弟来了。
    蒋氏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冷笑,口中淡淡道:“暖儿当真是识大体,会说话。”
    欧阳暖抬起眼睑,谦虚道:“二舅母过奖了。”
    林元馨拉着欧阳暖坐下,轻声在她耳边道:“暖儿妹妹,别人都在看你呢!”
    欧阳暖微微笑道:“不,他们是在看侯府漂亮的千金们。”
    林元馨笑了.道:“妹妹不必谦虚.别人都精心打扮过.诚心要来争奇斗艳的,妹妹身上没有什么金银珍宝之类的华丽饰物.反显得绰约多姿、淡雅飘逸.有如青娥素女.难怪别人这样盯着你。”
    欧阳暖望进林元馨眼中.却只见一片坦诚.并无一丝嫉妒之意,不免笑道:“我看不然.也许他们是听说了那个传言,都要一睹侯府小姐的风采,生怕将来就瞧不见了 ...”
    林元馨脸上一红,美丽的容貌平添三分艳丽,轻声道:“连你都拿我玩笑。”
    欧阳暖望着她女儿娇态,不免叹息:“皇长孙的确是好,只是姐姐也要有心理准备.....”
林元馨的笑容黯淡下来,表情却带了一股平静.刻意压低声音慢慢道:“妹妹,你想说的.姐姐都明白.其实.”...娘也对这一门婚事并不欢喜。”   
姐姐这般容貌家世、人品才学.大舅母自然想要给你挑最好的郎君。   
林元馨一愣.眼因不由自主有些发酸,她眨了眨眼睛.强作出一丝微笑:“荣华富贵,皇室尊荣,我求的却不是这些。”
    欧阳暖很明白对方的心意,她曾经也是这样想的.不要荣华富贵.不要高贵门庭,只要嫁这世间上待她最真心的男儿,和他结成连理平平安安白首到老.便是章福了,然而,苏玉楼那样轻易辜负了自己。欧阳暖垂下眼睛.掩住了眸中的冷光.皇长孙是太子的继承人,将来极可能坐拥天下.却未必是天下间最好的男儿。至少,他不能专心待一个女人.馨表姐这样柔弱的女子,终究是要陷入一群豺狼的争斗中去.将来未知结局如何.....
    就在这时候.一张嫩嫩的小手攀上欧阳暖的裙摆.不满两周岁的小女娃.一双小胖手用力擎着欧阳暖的衣服.用奶声奶气的嗓音.亲切地喊:“姐姐!”
    欧阳暖心头一颤.低下头去看着眼前嫩的像是豆腐一样的小女娃.露出吃惊的神色。
    “这是雪儿。”林元馨笑着解释道.”娘如今将她带在身边养着。”
    林元雪,欧阳暖脸上的笑容变得惊讶了,这个孩子是大舅舅的庶女,往日她一直没有见过,只知道这是大舅舅一个通房所出,倒是没想到竟然是个这样玉雪可爱的孩子。
    这个长着红润的圆脸蛋、眼珠乌黑的漂亮小娃娃.突然张开两只小手.喊道:“姐姐,抱抱!”
    大家愣住了.欧阳暖也是一怔.因为赴宴.所有人都是一身的华服.就连沈氏都只是让妈妈代为抱着孩子.要是自己真要抱孩子.衣服会引起褶皱,待会儿别人见了难免会觉得礼数不周。
    林元馨轻轻拍了雪儿一下.说:“不要闹!”
    欧阳暖的惊讶不过是一瞬间,却很快伸出双臂,把林元雪接在自己怀中。孩子的直觉是最准确的,她能很清晰地判断人们时他的态度,是真喜欢她还是假装喜欢她.或者是厌恶她。林元雪偎在欧阳暖怀中,全身贴在她香喷喷的身上,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脖子.一张娇嫩的小脸亲亲地贴到欧阳暖的面颊上。
    怀中一团温暖、娇嫩的小身体,脖子上绕着两条柔软的小胳膊.面上贴一张散发着温暖的奶香的小脸蛋.这一切.表示着绝对的信赖和无比的依恋,除了弟弟,这世上再也没有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欧阳暖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不免发自真心的微微笑着,轻轻拍拍雪儿的后背.十分爱惜。
    这位欧阳大小姐居然真的伸出手去抱一个孩子,毫不畏惧被这孩子弄皱了衣服......人们瞪大眼睛望着他们俩,惊讶得说不出话,就在这时候,大公主到了,她看到这一幕,脸上却升起一种极端复杂的神色。重生之高门嫡女
    众人见到大公主.纷纷起身上去行礼。
    “都去花园吧。”大公主淡淡说了一句.快步向外走去.像是身后有什么人在追赶她一样.陶姑姑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心中升起一种忧伤.大公主想必又想起了去世的小郡主了......每次看到欧阳暖,大公主似乎都会想起那位郡主.引起伤心的事情,然而她却还是给欧阳暖下了帖子,这两人之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缘分。
    花园里早已摆好了宴席,大公主领人往园子里走。
    园子里百花笼在一片明亮的晨光中,呈现各种鲜艳的美态。随着脚步声,一群丫头先进了园子.数名花匠在花海中摆弄一会,看看整齐安妥,这才各自退下了。
    大公主举办宴会.历年来除了各王府的世子郡王.公侯府的公子少爷.还有当朝状元榜眼探花在场.当真是风流齐聚、权贵云集.乃是京都难得一见的热闹,人人均十分期待。
    这一年的赏花宴也是如此.除皇长孙有事未能出席外.燕王府明郡王肖重华,泰王世子肖天烨.晋王世子肖凌风,周王世子肖清弦.允郡王肖清寒,楚王世子肖皑山.齐王世子肖子棋.鲁王世子肖渐离.蜀王府永郡王肖月明都各自代表其父出席。这些皇孙贵胄均是身穿华服,个个年轻俊美之极.又各有各的气度,此时齐齐在场.一时满堂华彩,令人不敢直视。
    花园里.男宾离女宾的位置刻意保留了一些距离.不远不近.恰好遥遥相望。按照惯例.便是兄弟姐妹.男女也是要分席而坐的.所以欧阳爵被安排在男宾那一边,欧阳暖则陪着沈氏她们。
    镇国侯府两位公子皆未到场.欧阳爵便独自坐在一边.只见满座个个都是尊贵之极的人物,又看场面十分有趣,心里也觉得热闹欢喜。
    忽见一个华服少年走到自己身边,低声说道:“欧阳公子,那边和镇国侯夫人坐在一起的是你的姐姐吗?”
    欧阳爵一时不明他话中所指,又见他衣饰华贵,尤其是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扑闪扑闪.便转头向女客那边望了一眼.却见到几个少女都坐在镇国侯夫人身边.一时眼花缭乱,不免问道:“您说的是哪位?”
少年笑道:“那个一身天水碧衣裙,胸前钉一颗白玉扣的姑娘....”.  
欧阳爵吓了一跳.道:“啊!那的确是我姐姐欧阳暖。”
    少年喜笑颜开.正要套近乎,脑袋上却吃了一个爆栗:“清寒,你又打什么鬼主意!要是还给我胡闹,姑姑的宴会.从此再也不让你来了。”
    肖清寒不高兴地模了摸脑袋,对敲打他的那名较为年长的儒雅少年埋怨道:“哥.我就是问问,哪里胡闹了——”
    “少来.你一见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快回你位置上去。”
    欧阳爵一怔,这一对兄弟莫非就是周王世子肖清弦和允郡王肖清寒么?这么想着.却见到肖清弦抱歉地对自己一笑,接着将少年狠命一扯.两人这才入了座。
    肖天烨从另一桌过来.笑眯眯的递过来一杯酒.欧阳爵不善饮酒,更没想到时方竟主动递给自己酒杯.却不能当众拒绝,只能勉强喝了一杯.说道:“世子.从前有些事情.是我太莽撞.还诸你多多原谅。”
    肖天烨拍掌笑道:“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欧阳公子果真精进不少.”
    欧阳爵低下头,心道姐姐所言果然如此,这位秦王世子性情暴虐.喜怒无常,刚才还一脸怒容,转眼却言笑晏晏,当真是不可捉摸,是需要敬而远之的人物。
    那边被拉回座位的肖清寒笑道:“这位欧阳公子.好像以前没有见过呀,”
    欧阳爵连忙回答道:“是,这次是第一次得到大公主的帖子。”
    他这样坦白,倒显得一番赤子之心,引得刚才没有注意他的几位贵人一起向他望过来。
    大公主的帖子自然千金难求.肖清寒哈哈一笑道:“你真好玩,说话这么老实!”
    欧阳暖曾经提醒过欧阳爵.凡是不知道的问题或者不好回答的问题.不如装傻充愣或者实话实说.反正这些贵人都是人精,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不能讨人喜欢,至少不招人讨厌,无功无过即可。
    欧阳爵想到姐姐的捉醒,脸上便有些赧然之色。
    肖清寒又问道:“你家姐姐以前也从来没见过呀!”他话音刚落,忽然低声惨叫.说道:“肖月明你这只猪,你踩我做什么?”
    被点到名的永郡王肖月明生得面如冠玉、目如朗星.他淡淡一笑道:“欧阳公子,我可要提醒你,我们这位允郡王可是出了名的喜欢美人,你可千万不要透露欧阳小姐的什么消息给他,否则被他盯上可是麻烦事!”
    “你坏我名声!”肖请寒炸毛,眼睛睁得老大,向肖月明扑过去.肖月明一手架住.欧阳爵见到他们二人身份尊贵.居然也闹成一团,忍不住微笑。
    肖清寒见欧阳爵在笑.便放开了肖月明,转而笑道:“我为人善良,宅心仁厚,风评又好.欧阳公子公子不必紧张.只要你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姐姐认识就好了 “
    肖月明强忍笑容,正色说道:“允郡王说的是.只是你每次看到美人就会把君子风度都忘了.发挥你那缠人的功夫把人家美人追的到处跑!你忘了,蓉郡主一看到你脸色就黑了.”.”哈哈!”
    “哈哈!蓉郡主是个大美人没有错.就是太装腔作势了呢,需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终有一天会有比她更美貌多才的女子!到时候她这京都第一美人的称号还能保得住吗?”肖清寒眉飞色舞地说道。
肖月明冷笑道:“京都这些小姐们,如武国公府兰馨小姐,南安公府明熙小姐.威北侯府碧瑶小姐,崔翰林府幽若小姐等,都是才美之名在外的京城名娱.你今天也都瞧见她们了.哪一个能和蓉郡主比肩的?你倒是在京都找出一个比她更出色的我看看?”很显然,肖月明是蓉郡主的忠实拥护者。   
肖清寒嗤笑一声道:“你自己去看看,那不是就有一个!”他指着对面的欧阳暖.道:“我敢说.她一定不比蓉郡主逊色!”
    肖月明睁大眼睛,仔细盯着对面的欧阳暖看了半天.的确找不出一丝可挑别的瑕症来.一时语塞.最后勉为其难道:“她么?年纪太小了吧。”    肖清寒表示不屑.反而对欧阳爵道:“我看你姐姐极出色,就是年纪太小了,你让她好好努力.认真地长,将来一定超过柯蓉!”
    姑娘家的成长又不是种菜,居然说好好努力.认真的长.....这群皇孙当真是匪夷所思。欧阳爵素来知道自己姐姐美貌.偶有出门都会引来许多百姓围观.却并没有意识到欧阳暖在京都权贵之中也能引起这样多的议论.但是他能敏锐的意识到.这位允郡王只是玩笑,并无恶意.所以脸上只是笑道:“郡王的好意.欧阳爵一定转告家姐。”
    肖清寒还没说话,秦王世子肖天烨却冷笑一声,道:“只怕允郡王没见识过这位欧阳小姐的厉害呢!见识到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欧阳爵淡淡垂下眼,当做没有听见这句挑衅的话.反而肖清寒淡淡道:“怎么,秦王世子见识过?”
    肖天桦看了欧阳爵一眼,微笑道:“总比你这样一句话都没说过的陌生人要熟悉。”
    肖清寒把脸一沉,就要发怒.肖清弦却已经拉住了弟弟.微微摇了摇头,肖月明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他们之中有一种奇怪的,刮拔弩张的气氛在流动。
    就在此刻,欧阳爵却听见上首一直沉默低头喝茶的明郡王道:“宴会要开始了,各位请安静些吧。”
    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一种奇异的震慑人心的力量.原先的那气氛一下子就凝滞了.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只有肖天烨的声音依旧带着一丝冷漠:“怎么.明郡王这是舍不得蓉郡主被人议论.还是对欧阳小姐别有兴趣?”
    肖重华淡淡瞥了肖天烨一眼.似笑非笑的神情令人突然心惊,纵然是肖天烨,都被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气势给震了震。
    良久无言。
    一旁的肖清寒摸了摸鼻子.低声道:“为啥我觉得重华哥最近几年越发可怕了啊——”
    这里的男宾在议论.那边的女客们自然也将目光时不时投向这里.所有人的目光.无一例外都盯在明郡王的身上。
    他穿着袖。藏青纱滚边的银色常服,一点深红的单衣,腰间深红博带.披风上是大幅的凤雀古纹刺绣.头上仅束白玉的发冠.从欧阳暖的角度,可以看到时方英俊精致得仿佛画像一样的侧脸.浓密的长睫毛漂亮得不像男性该有的,薄薄的嘴唇唇角微微抿起.看上去很高傲。
    在座的所有公子们都是风流俊俏的人物.可有明郡王在.众人竟皆宛如陪衬。这世间有人.竟俊美如此......
    欧阳暖当然看见不少名门闺秀仿佛喝醉了酒一般的神情,不由得暗自摇头,这世上红粉骷髅最可怕.换了男人也是一样,苏玉楼一张美男子的皮就蒙骗了自己多年.眼前这位明郡王更是甩出苏玉楼几条街.还不知要引来多少女子心碎神伤。
    横竖不过是一张皮罢了.又算得什么呢.欧阳暖低下头.嘴角勾起微妙的弧度.似是嘲讽又似是悲悯。怀中的林元雪似乎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情绪.伸出小手来抚摸她的脸.欧阳暖便又微笑起来.引得林元雪好奇的睁大眼睛盯着她。
    这时候,所有人就听到大公主扬声道:“光是赏花自然无趣.我持地向太后讨了恩典.为大家请来一位贵宾。”说到这里,大公主不着痕迹的看了欧阳暖一眼.似乎十分高兴的样子,欧阳暖却被这一眼看的起了不好的感觉。
    果然.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美人儿盈盈从花丛中走了出来.众人看清眼前的少女,都是一愣,只觉得眼前的人儿太光彩眩目了:柳眉凤眼,玉肌雪肤;光灿灿的金步摇缀着点点水钻.垂向前额,仿佛闪烁在乌云间的星光;玉色罗裙高系至腰上.长拖到地,鲜艳的裙带上系着翡翠九龙珊和羊脂白玉环;长长的、轻飘飘的帛带披在双肩,垂向身后.更映出那潇洒出尘的婀娜风姿。
    “公主又拿我取笑”,那个美人微笑道.声音极为轻灵。
    林元馨愣了愣,打量了一番那个美人,又回头看了看欧阳暖,暗暗寻思:暖儿已经是清丽无匹.跟她比起来,却雅嫩了些,少了几分风情。
    “她是谁家的小姐?”旁边一位夫人惊叹”,真正国色天香了。”
    “她是蓉郡主。”沈氏笑道.林元馨情悄和欧阳暖咬耳朵:“听得明郡王回京了,没承想蓉郡主也这么快就出席赏花宴.果真太后要赐婚的传言是真的呢。”
    一时众人纷纷上前拜见。欧阳暖看着眼前这个盛装少女,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大公主说要让她和自己站在一起比一比,倒还真是说到做到.她看了大公主一眼.却见到对方向自己眨了眨眼睛.颇有深意。
    欧阳暖低下头和林元雪拉手指玩.半点没有和这位美人儿站在一起比一比的意思.就听到林元柔在旁边讥讽道:“以为自己美貌,看看人家蓉郡主,才当真是艳压群芳。”
    的确如此.蓉郡主当的这四个字,绝时的艳丽无匹.只是欧阳暖也十分清丽,与她各有芳华罢了。
    林元馨不满地看着林元柔.淡淡道:“蓉郡主今年有十六了吧.我们暖儿还未及并,假以时日.只怕比蓉郡主要更胜一筹。”
    林元柔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众人因着这位美人的出现.惊艳太过,连男宾那里都起了一阵骚动。   
怎么.开始后悔刚才大放厥词了?”肖月明见到自己心中的大美人.十分高兴地提起白玉酒杯,添酒笑问。
    “也不能这么说”,肖清寒反驳道.”蓉郡主的确是艳压群芳.只是欧阳小姐要是肯与她站在一起比一比.也就未必了。”
    肖月明只当他死撑.笑的更开怀。
    正座上.大公主脸上带着笑容道:“蓉儿也不必谦虚,旁人来都为我带了礼物.只是不知道你要送些什么?”
    柯蓉脸上的笑容如同明月生辉.道:“公主殿下.蓉儿来的匆忙了些,没有准备礼物,便为公主和诸位宾客献曲一首,未知可否?”
    大公主点点头,道:“太后曾与我说过.蓉儿琴到兴处.能引来百鸟起舞,百兽肃穆.虎兔共卧.可惜我一直没能耐下性子好好听过.今日就为大家弹奏一曲吧。”
    “是。”蓉郡主谦卑地低下头回答道。
    接过身旁的人递过来的琵琶,柯蓉只盈盈一笑,便素手轻抬,开始演乐.她弹奏的曲子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曲子清平乐。正因为是大家熟悉的曲子.更能显示出人的技艺是否达到炉火纯青、乐以载情的程度。柯蓉的琴音洋洋流畅,引人入境.使闻者莫不听音而忘音,只觉心神如洗,明灭间似真似幻。
    她秋波轻闪.如葱玉指重拔丝弦.喝着琵琶声.轻声吟唱起来:桃之天天.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天天,有蔑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天天.其叶芩芩。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这一首清平乐.配上桃天的诗句竟然是这样的和谐.倒真是意想不到。
欧阳暖侧耳倾听.只觉得那琵琶声如清泉流过石头.如碎雨打着芭蕉,如旭日照着晨雪.如明月笼罩沧海;那歌声如沙漠里响起驼铃.如竹林中黄鹞在啼鸣.当真是出神入化。
一曲既终.肖月明脸上的神情越发痴迷.道:“清寒,这回你没话好说了吧!这世上还有哪位小姐能奏出这样的曲子?你说的那位欧阳小姐能吗?愿赌服输!你要承认蓉郡主这京都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的身份!为她正名!   
肖清寒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立刻盯住欧阳爵。
    姐姐当然可以!如果换了以往的欧阳爵一定会这样说.然而在欧阳暖再三提醒他要谨言慎行之后.他深深记住了这句话,所以只是淡淡微笑道:“我姐姐虽然擅长古琴.可惜与蓉郡主还是无法相比的。”
    肖清寒果然没话好说,摸摸鼻子不说话了,然而这句话,竟引得一直默然饮茶的明郡王肖重华的注目,在他印象之中,欧阳爵这般年纪却懂得韬光隐晦,倒也难得了。
    欧阳爵肯退让.未必人家就愿意让他们退让。大公主听完了曲子,反倒微笑道:“果真是天下难寻.只是我听说欧阳小姐也擅长琴曲.不知可否与大家弹奏一首?”
    欧阳暖倒是没想到自己被点到名.她的手被林元雪拉着.一时之间还有些愕然。沈氏连忙将林元雪带到一边去.对欧阳暖使了个眼色。
    欧阳暖轻轻拍拍裙子上的褶皱,从容不迫地站了起来,走到堂下,与蓉郡主仅一步之遥。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人们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珠子都一眨也不眨地望过去,欧阳暖一直坐在那里还不觉得,这样和蓉郡主并肩而立,这才显出两人皆是容颜如玉,令人心折。
    蓉郡主当然是明眸皓齿,国色天香,欧阳暖年纪很小.却已出落的清雅灵秀.楚楚动人,她身穿如雨过天晴般清澈的天水碧长裙,月季花蝶纹织金绦边,盈盈的纤腰上扣一条流光如润的琥珀腰带.风一吹.长裙上的羽纱随风飘动,煞是好看。
    这边诸位公子看的啧啧称奇.肖清寒挑眉道:“怎么样.我说欧阳小姐是美人吧!你们竟都没看出来!”
    谁看不出来!在座的谁都不是瞎子,只是谁都没像你一样亲。说出来!肖清弦无奈摇头,对于这个弟弟表示很无奈,瞧他一脸骄傲,不知道还以为欧阳暖是他妹妹呢!只是大公主让欧阳暖也在人前表演技艺.还不知到底是什么意思.若说是抬举她.却又不该在蓉郡主表演之后,岂不是要让她当众出丑?可是看大公主神情,却又绝非厌恶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位欧阳小姐如果机智.应当拒绝吧.....
    不光是肖清弦这样想.所有人恐怕都是这样想的,然而欧阳暖的选择却让他们十足惊讶。
    欧阳暖扬声道:“小女技艺菲浅.但既公主命我,不敢推脱。”
    这句话却引来所有人的侧目,已有蓉郡主珠玉在前.这位欧阳小姐是要何等自信.才敢应下这样的邀约.当真是不知死活,。
    蓉郡主看着欧阳暖.脸上却是善意的笑容.她退到一边坐下。
    大公主命人送来一把焦尾琴,欧阳暖手下一拨,轻轻试了试琴音,果然金声玉振.非同凡响.是一把音色极佳的好琴。
    “此曲早已丢失.欧阳暖只能从古书中拾取零碎片段,敬请诸位品鉴。”她扬声道。
    乐音一起.竟是金戈冰河之声。玄起处风停云滞.人鬼俱寂.唯工尺跳跃于琴盘.思绪滑动于指尖,情感流淌于五玄.天簌回荡于苍天.仙乐袅袅如行云流水,琴声铮铮有铁戈之声。
    一直没有向这里望一眼的明郡王肖重华突然抬起头.他看向场中的欧阳暖.这种狂放悲怅、激昂铿锵的曲子,竟然出自一个少女之手!
    肖天烨也同样死死盯着欧阳暖.只觉得这首琴曲时而如醉后狂吟,时而如酒壮雄心.起转承合.一派豪迈,在乐符细腻柔美的清平乐后演奏.更令人一扫痴迷,只觉豪气上涌!
    一曲终了,许久鸦雀无声。园中.纤萝不动.百鸟不语。
    欧阳暖缓缓起身.裣衽为礼,人群凝滞片刻后,顿时采声大作。
大公主看向蓉郡主.微笑问道:“蓉儿.欧阳小姐的琴曲你以为如何?   
柯蓉美目流转.似乎深深望了欧阳暖一眼.扬声道:“欧阳小姐指下竟有如此风雷之色,当真难得.蓉儿平日很少佩服别人,今日也要甘拜下风了   
欧阳小姐一介女流,竟能奏出如此狂放不羁的曲子.令人敬佩。”肖清寒不自禁地地叹道.他转头问肖月明道:“你可服气了吗?”
    肖月明似乎这才从怔忸之间回神,冷冷看了他一眼:“行了吧你,人家又不是你什么人.值得你上蹦下跳为她这样说话吗?”
    “哼,你就是死鸭子嘴硬!”肖清寒翘起嘴角,倒了一杯酒送到肖月明的眼前,道:“愿赌服输.你要自罚一杯!”
    诸位王孙公子都微笑着看向他们.肖月明倒也爽快,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肖天烨看着欧阳暖的方向,冷冷一笑,蓉郡主已有琵琶绝技,欧阳暖却懂得另辟蹊径,别出心裁选择了这样的曲子,她若是普通女流之辈.他肖天烨岂不是成了傻子?
    一片热闹中.只有明郡王眼帘低垂,凝望住桌上玉杯中微碧的酒色.端起来一饮而尽,和酒咽下了喉间无声的叹息.一首如此慷慨激昂的曲子.为何其中竟有无边无际的怨恨...”这位欧阳小姐.当真令人费解。
    “郡主客气,不是暖儿琴技出众.而是这首曲子十分出色,只可惜暖儿只得到零碎片段.未能全部成曲.实乃一伴憾事,久闻郡主擅长谱曲.未知能否请您相助?”
    蓉郡主点头道:“的确是可惜,我倒是可以试着将未完的曲子谱出来。”说完,她竟主动离座.来到欧阳暖身前.与她相视一笑.径自在琴前坐了,略微一沉吟,十指在琴弦上稍一拨弄.未久.一首新曲已成。蓉郡主将琴曲弹奏出来.果真承接上欧阳暖先前所断之处.而且接的十分巧妙,众人无不感叹郡主才高八斗,只有欧阳爵掩住了唇边的笑意.姐姐明明早已谱出了完整的曲子.却偏偏将这样出风头的机会让回给蓉郡主.这世上谁人又有这样的胸襟气魄?
    若是今日欧阳暖表现平平.会引得众人耻笑,若是她一力压过蓉郡主.又会结下嫌隙,这是一个两难的局面。唯有各有千秋.平分秋色.才能勉强维持不败之局,所以欧阳暖另辟蹊经.选择与蓉郡主完全不同的曲风和表现手法,并且将被众人称赞的机会让给了蓉郡主,如此一来,原本蓉郡主可能由此产生的不满也能稍稍平息,大公主微微一笑,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这样说.你们二人是分不出伯仲了?”
欧阳暖笑道:“不.是蓉郡主更胜一筹,暖儿可不能谱出这样的曲子。   
蓉郡主也摇头道:“蓉儿弹奏不出这样的风雷之曲.甘拜下风。”
    这两个人,倒有些惺惺相惜,众人不觉莞尔,再看她们二人.更觉容貌美丽.姿态高雅,一如绽放的国色牡丹,一如夏日荷塘幽静莲花。
    “我之前对太后保证过,一定要找一个可以与蓉儿比肩的才女,你们两人互相推让.怎么分出高下?高下未分,又何必表演?既然两位对乐曲都这样感兴趣.我特设了一个游戏,若是输了的人.要当众为大家再展你们拿手的绝技.你们二位随意吧。”大公主固执地说道。
    欧阳暖和蓉郡主相视一眼,在对方脸上都看到苦笑。这位大公主,是非要逼她们二人分出高下才甘心了。
    陶姑姑起来解说道:“此游戏名为,听音瓣器”有乐帏在帘幕之后奏音,两位小姐分辨此音为何种器乐所出,答对最多者为胜出。”
    在座的都是通晓乐律之人.皆好热闹,难得看到两位美人竞技.顿时一片赞同之声。
    陶姑姑轻轻拍击手掌,果真在村林之间搭设了一个朱红色的帘幕.人群中慢慢安静下来.每一个人都凝神细听。
少顷.帘内传来第一声乐响。不过停滞片刻,蓉郡主微笑道:“箜篌!   
第二声响过,欧阳暖笑道:“排箫!”
    第三声响过.蓉郡主紧接着道:“瑟。”
第四声过去.欧阳暖凝目后复又睁开.道:“岳。”   
第五声响过,两人几乎同时说出“筑”这个字。
    接下来,笙、横笛、梆鼓、奚琴、花边阮、竹相等乐器相继奏过,大公主连战场上的号角都拿出来了.实在是越来越难也越来越激烈,众人虽然都擅长音律,却渐渐已经迷糊.根本分不清究竟是什么乐曲发出的声音。Www.uxier.cOm
第二十八声后.有片刻的寂静,蓉郡主和欧阳暖一时都没有说话,众人莫名跟着觉得紧张起来,一时之间望望这个望望那个。 
只有欧阳爵放下心来.姐姐赢定了,这分明是姐姐形容过的,百种乐器之中也能清晰分瓣出来.清越而动听的——
    “磐!”满座寂静,只听到蓉郡主轻轻吐出这个字.顿时众人激动起来.果然还是蓉郡主更高一筹!
    欧阳暖微笑站起,道:“郡主才高.暖儿不得不佩服。”
    蓉郡主脸上的笑容十分谦虚,眼中却有如释重负的神色,若是当众在这里输给一个往日藉籍无名的小女孩,她第一才女的名声也就成了笑话,多年的苦心经营也就毁于一旦......只是.这个女孩,当真不知道最后这一种乐器是什么吗?她仔细望向欧阳暖.却见到她眼睛黑白分明.一片澄澈.这才略略放下心来,想到或许是自己在宫中多年,太过容易猜疑别人,当下站起来亲热地挽住欧阳暖的手道:“不,是妹妹让我。”
见那里似乎惺惺相惜.肖天烨冷笑一声:“欧阳暖这丫头又在装蒜了。  
欧阳爵充耳不闻,带头使劲儿给蓉郡主鼓掌,他是这里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更加觉得自己姐姐非同凡响.手都拍红了!
好了,既然欧阳小姐输了,就该愿赌服输.为大家再奏一曲。”肖月明站起身,朗声道,一时引得无数小姐望过来。   
欧阳暖微微笑道:“如君所愿。”
 就在此时.肖天烨站起身,面带微笑道:“欧阳小姐,你的琴技大家已经领教过了.未知可否有其他技艺?总不能只会弹琴吧?”
    他这句话仿佛是玩笑,听在欧阳爵耳中却十分刺耳.他强忍住心头不悦.向欧阳暖望去......
    ——————题外话——————
……大家如果觉得人物多分不清,我会列个人物表出来   
明郡王:为什么我好像是出来打了个酱油

 

上一章节:063 大公主的赏花宴
下一章节:065 聊赠美人一枝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