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聊赠美人一枝春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已有那样精彩的琵琶曲和古琴曲.再拿出什么样的表演也无法打动人心了,肖天烨就是笃定这一点,才会说出这种话.故意激怒欧阳暖。

    不要说欧阳暖.就连沈氏都觉得秦王世子此番是故意与人为难,不免皱起眉头.林元馨的脸上现出三分怒容.刚要说话.欧阳暖却笑道:“这是自然,只是却要蓉郡主相助.不知郡主是否愿意。”
    蓉郡主美目微微弯起.笑道:“欧阳小姐需要我做些什么?”
    “既然秦王世子不许我再奏一曲,暖儿又并无其他准备,只好为大家写几幅字了。”欧阳暖微笑道”,只是写字尚且需要时间.诸位空等未免无趣,久闻郡主舞技倾城,却一直无缘得见.可否请您表演一曲?”
    蓉郡主闹言.望向大公主笑道:“未知公主意下如何?”
大公主环视众人.见大家脸上都露出期待兴奋的表情.不由点了点头。   
欧阳暖微笑:“如此,便有劳郡主。”
    蓉郡主站起来.笑容一如既往的柔和高贵:“欧阳小姐请。”
    蓉郡主平日在宫中,外人无缘得见其舞技.而欧阳暖又很少涉及这类场合,两位美人同时表演.当然值得期待,更是引人遐思.众人拍手叫好.场面一下子热烈起来。
    “娘.暖儿真是傻,这样好的机会怎么能让给蓉郡主?”林元馨在沈氏旁边轻声叹息。
    沈氏看了看欧阳暖,又听见长女在旁边的叹息.心中不免摇了摇头,若论心机深沉.馨儿远不及暖儿.将来嫁入太子府.还不知道会是何种结局.这样一想.原本喜悦的情绪立刻冲淡了许多。
    一旁的林元柔冷笑一声道:“久闻蓉郡主舞技倾城.她的书法又算得了什么!真是不知死活.自取其辱!”
    蒋氏挑高了眉.看了自己女儿一眼.淡淡道:“但愿如此吧!”
    男客那一边.肖清寒走过去点了点欧阳爵,道:“你姐姐是怎么回事,让她表演还特意捎上柯蓉.是觉得蓉郡主的名头还不够大怎么的?我刚才可是下注赌了你姐姐会赢的.赌注一千两黄金呢.还有一对我持别心爱的海东青!”
    欧阳爵无奈地看着对方闪亮的眼睛.道:“允郡王.我姐姐向来不爱出风头的“
啊.那我岂不是注定要输?”肖清寒睁大眼睛.顿时愁云满面。   
肖月明还没来得及嘲笑他,却听一个人突然说道:“只怕未必吧 “   
欧阳爵向说话的那人望去,只见肖天烨悠悠然坐着.手中拈着一朵无意之中飘来的花瓣.正漫不经心地碾碎,另一只手还端起桌上的酒杯轻啜一口,仿佛完全没被外面的嘈杂所打扰。在察觉到欧阳爵紧盯过来的目光后.他抬起眼睛.微微地回了一笑,淡淡浅浅的.却让人突生一股奇怪的感觉,片刻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明郡王以为呢?”
    要说起来,这位秦王世子也是一个容色绝佳的美男子.当然.要是他不那么讨人厌的话.欧阳爵心中想道。
    明郡王却在听下属向他回禀事情,明显对这一切都没有留意,这时候轻轻扫过来一眼:“何事?”
    一阵沉默.....温度陡降,所有人目不斜视.无语凝噎.....
    大概被这么明目张胆的当面无视.对于一向被高高捧着的秦王世子来说还是难以忍受。肖天烨的脸色白里透青.青中带黑......幸亏贵族的教养让他没有爆发,不过淡淡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就在此时,听见乐声响起。
    众人的视线成功的被吸引到蓉郡主的身上,只见她罗衣从风、长袖交横,随着乐曲响起,舞动腰肢.口中轻声吟唱:
君若天上云.依似云中鸟。   
相随相依,映日浴风。
    君若湖中水.像似水心花.相亲相怜.浴月弄影。
    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但愿与君长相守.莫作昙花一现。
    这曲踏歌原为古诗之中的情爱之曲.后经蓉郡主亲自谱成曲子又编出一套舞蹈,去掉了情诗之中的缠绵,保留了古诗中的韵味.令人听之心动,望之生情。在柯蓉唱到浴月弄影的时候,她突然拧腰向左,抛袖投足.笔直的袖锦呈”离弦”之势.就在”弄影”的当。.长袖猛然右坠.身体又忽而至左.袖子横拉及左侧.娇躯连同双袖向右抛撤出去,左右往返.若行云流水,似天马行空.而所有的动作又在一句”但愿与君长相守”的唱词中一气呵成,仿若一位年轻的少女在春游踏足一般,清新、俏丽.说不尽的风流婉转,动人心魄。恰好此刻园中的鲜花多得铺天盖地.一阵风吹过来.那千片万片花瓣飘飞的梦幻般的美景,合着美人之舞与动听的曲子,让人看得瞳目结舌目不转睛,完全被迷住了心神。
    大家都被蓉郡主勾去了心神.却依旧有人注意到,此刻欧阳暖那边早已开始.她静静地站在一棵桃村下.薄薄的轻纱微微飘起.衣华如锦.人美如玉.明明身在热闹凡俗之地,她却仿佛立在静谧书斋.丝毫也不曾为眼前令人眼花缭乱的美景乱了心神。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一节舞毕,蓉郡主轻轻歇了舞蹈.停下来望向欧阳暖.众人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欧阳暖看了眼望向她的众人.丝毫没有胆怯之色.停了笔微笑道:“请诸位一观。”
    丫鬟将那幅字拿起,面向众人。只见那清雅的花笺之上写了一首诗:“绝代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
    笔致妩媚,墨香馥郁。
    这是一首在坊间十分流行的词.大公主凝神望去,不由点点头,道:“好一手管花小推.当真有卫夫人当年遗风。蓉郡主,请你再舞。”
    第二节.柯蓉已换了一支舞蹈。纤纤素手.轻舞飞扬.旋转如水中氤氲月.盈盈浅笑回眸间.柔若垂柳般的腰肢,莲步轻移,发如流苏,徐徐舞动。曲风比第一首更为柔美.舞姿比刚才的那首踏歌更为旖旎多情,令人不得不暗叹她的婉转心思。
    欧阳暖看着蓉郡主.心中微微一动.又蘸了浓浓的松烟之墨.在一张素笺上写了下去。待蓉郡主一节舞完暂歇,丫鬟将字展给众人看时.赞叹之声四起。只见那素笺之上.写下几行字:“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饵时流盼.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大公主笑道:“好一句飞去逐惊鸿!当真写出了蓉郡主的花容月貌.绘出了此舞的轻盈步调。”
    蓉郡主脸上露出粲然一笑.轻声道:“惊鸿...惊鸿.这二字最妙.欧阳小姐形容当真贴切.此舞我早已编出,却一直无法找到一个贴切的名字,从今而后.便叫它惊鸿舞。..
    欧阳暖微微含笑.道:“郡主喜欢就好。”
    沈氏暗暗点头.道:“老侯爷书法的清奇之意.尽在暖儿笔意之中.如果他老人家还在世,见到今日暖儿的书法.也当高兴地痛饮三杯!”
    这边肖月明感叹道:“这位欧阳小姐,当真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她倒像是极知道蓉郡主的心意。”他不知送了多少礼物,也未博得美人一笑.这个欧阳暖不过惊鸿二字,便引来郡主首肯,叫他情何以堪?
    肖清寒低声问道:“欧阳公子.你姐姐也懂舞曲吗?”
    何止是懂?欧阳爵笑了笑,没有回答.姐姐练舞他曾亲眼所见.姐姐起舞之时,红玉总是吹笙伴奏。一次歌舞正酣,忽然起了大风.姐姐随风扬袖飘舞.好像要乘风飞去,自己竟然看得入神,生怕姐姐被风吹走,扑上去用力拉住她。一会儿.风停了,姐姐美丽的的裙子也被他抓皱了,光说这样翩若惊鸩的舞姿,姐姐丝毫不逊于蓉郡主,然而她却没有在此刻展现,将这样的机会毫不留恋地出让......这其中的用心良苦.欧阳爵深深明白。
    第三节,蓉郡主再起。除了乐声.整个花园里一片寂静.她一因因的旋着.上下翻飞着,长裙摆了起来.衣袖也滑了下去.宽宽的衣领托出她旺盛娇艳纵横无匹的美丽。她的发髻一点一点乱了.遮住了她的眼睛.发丝一根根飞扬,她是那样妖冶的舞着,气息越来越急促,整个人像雪花空中飘摇,象蓬草迎风飞舞,连飞奔的丰轮都觉得比她缓慢,连急速的旋风也逊色了,左旋右旋不知疲倦.千因万周转个不停。似乎这不停的旋转会随着这风将她托起.彻底飞旋而去。
    谁也想象不到,蓉郡主这般妩媚的女子,居然也舞出如此激动昂扬的舞步,只有大公主的嘴角带起一丝淡笑.柯蓉终究还是认真了么,被一个还这样年轻的小女孩引起了好胜之心啊.就连自己都看出欧阳暖是有意相让.更何况聪明无匹的柯蓉呢.....
    待她舞歇,又一幅字展现在众人之前时,很多人已是张大了。合不拢来,原来那张古笺上.竟是一张狂草。那字休飘逸潇洒.左驰右鹜.千变万化.极诡异变幻之能事.真有挥毫落笔如云烟之致。众人已经再也顾不得文雅.都纷纷离席上前.细细观看。这一张狂草最后一行字力透纸背.笔意纵横,飘忽灵动.几欲破纸而去。大公主默默看着,心想:“这笔法当真是得到张大师书法真谛.她竟和我写的一模一样,只不知她独自练了多久?”
    肖清寒瞪大眼睛道:“她写的什么,我一个字都看不懂——”
    众人闹言大笑.皇室子弟谁不是精通文墨各有所长.唯有这位允郡王自小受宠.听说那位周王妃爱若珍宝,周王每次想要管教,王妃都会出来护着,所以文不成武不就,好在他并不是世子.将来也不需要继承王爵,所以纵然于文字一方面不精通.倒也没有大碍,只是现在当众这样说出来,实在是让人莞尔罢了。
    肖清弦无奈地瞪了弟弟一眼,轻声道:“果然好字.难得的是取法乎上,得乎其上.融会百家.了无痕迹。欧阳小姐身兼数家之长.实在令人佩服。
    肖月明看到这一张狂草.也不免点头说道:“欧阳小姐如此之才.却只是个女子,实在可惜。”欧阳爵摇头一笑.说道:“爹爹也有此言.可是姐姐常说.不论男女,为人处世都是一样的.不求通达显贵.但求无愧无心.没有什么可惜的。”
    “小小年纪,倒也不易。”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这一句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望向明郡王。
    肖天烨放下酒杯,刚要说什么,明郡王看了他一眼.肖天烨一愣,被那个冰冷的眼神冻在了原地.讽刺的话胎死腹中。
    肖清寒吐了吐舌头,悄悄对欧阳爵道:“啧啧,你姐姐能得到重华哥的一句夸奖当真不容易.他从不夸人的。”
    呃.这句话被明郡王用那种冷冰冰的语气说出来.当真是听不出半点夸奖之意.欧阳爵身上抖了抖.觉得这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郡王当真是与他想象的不同,能够决胜千里杀人于瞬间的少年统帅难道不应该是那种雷厉风行.热血得不得了,大碗喝酒大。吃肉的豪爽类型吗?为什么是这样的...欧阳爵产生了一种幻想破灭的感觉。
   最后一曲,蓉郡主的舞蹈重回柔美。毕竟个性使然.她生性妩媚.婉转多姿,勉强为慷慨之舞已经到了极限.况且三支舞蹈已过.她也微微疲倦.便舞了一曲宫中盛行的凌波舞。柔软的舞姿,轻盈的舞态,似空中浮云,又似晴蜒点水.众人只觉她的舞姿时而是一曲舞鸾歌凤,时而是残月落花烟重,时而是花光月影宜相照,时而又是一江春水向东流.犹如龙宫中的仙女在波涛上飘来舞去,真可谓”凌波微步袜生尘,谁见当时窈窕身”.实在美丽绝伦.让人叹为观止。然而众人赞叹之余.却已经看惯了这样柔美的舞蹈.都将眼睛放在了那边的欧阳暖身上.不知她还能拿出些什么叫人惊奇的东西。
    这一次却不是书法.而是画画,欧阳暖轻轻拈笔在手.丫鬟为她调好了颜色.蓉郡主婉转舞蹈.她却低下头飞快作画。
    待到画好给众人看时.有人不由得微显失望.只见那宣纸之上.竟是满纸怒放的鲜花.虽说浓淡有致,花色鲜妍.将这一个花园的美景都勾勒在内,但毕竟有蓉郡主的非凡舞蹈,再看这幅画未免觉得平凡。
    沈元柔露出笑容,团扇悄悄掩住嘴边的嘲讽,吃吃笑道:“只是一幅百花图.倒没什么出奇。”
    丫鬟将宣纸转了过来.众人都是惊呼一声.原来那背面也有画,众人都睁大了眼睛.古来只有双面绣,怎么可能有双面画!仔细一瞧,这画却不是直接画在背面.竟是从正面影过来的一位绝代美人。
    肖清寒不顾仪态地三两步跑过去,看了半天,突然指着蓉郡主道:“郡主.是你呢!”
    蓉郡主凝神细看.那幅美人图中的美人儿正翩然起舞.身形婉转,美妙无比,不是自己又是谁?欧阳暖在自己舞蹈之时.竟绘出了自己的美态......她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众人也是纷纷惊叹。
    欧阳暖说道:“请借酒杯一用。”
    肖清寒见欧阳暖对自己说话.不由得脸一红.下意识地把一直被自己捏在手中的酒杯递了过去。
    众人都是惊讶之极.不知道欧阳暖要做什么,却见到她微微一笑,一杯酒洒了上去.过得片刻.只见那画上竟然现出奇异之极的景象。
    原来这画被酒一泼,那美人和鲜花竟然到了同一面.似乎本来便是如此画的一般.细看之下,仿佛美人就在花丛之中翩翩起舞.若隐若现。
    众人都是震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天.这才不约而同大声喝彩,无不为眼前这位少女的才华倾倒。尤其她才华横溢之外,生得又是如此美丽,行止又是如此端方.站在这艳艳鲜花之中.牢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便是连蓉郡主都忘了一切.只顾拿着那幅画口中称奇.反反复复将画中妖娆的自己看了又看.爱惜不已。
    过了许久,人群中仍是赞叹之声.此起彼伏。
    欧阳爵却微微叹息.早在十日前,姐姐就派人四处寻找一种奇特的颜料,原来是用在这里.当真是心机巧妙,然而姐姐究竟是早有准备要在赏花宴上扬名,还是猜到会有人故意刁难,他就不得而知了......
    大公主看着蓉郡主和欧阳暖,微唷道:“原来老天造人.竟然舍得将福泽齐聚到了你们二人身上,我也无法分出高下。既然如此.就请在座诸位对二位作出评点吧。”
    欧阳暖微微摇头.大公主似乎总是要在蓉郡主和自己之间分出高低,其实这又是何必呢?蓉郡主倾国倾城,自己尚未及弃,就算输了又有什么了不起?
大公主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手掌道:“来人.取花来分给各位宾客。   
女宾们纷纷将手中的花朵投了下去.蓉郡主和欧阳暖眼前的花朵越多越多.几乎堆成小山一般。
    菖蒲悄悄和红玉咬耳朵:“这不公平的,那些贵妇都要讨好蓉郡主.自然要把花送给她了.我们小姐平日里也不出门.多吃亏呀!”
    红玉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多嘴,能和蓉郡主比肩已经是难得了.依照她看,大小姐并没有要将对方压下去的意思。
    果然,待花朵一数,蓉郡主要比欧阳暖多两朵,欧阳暖笑道:“不,该是多三朵才对,馨表姐为了怕我输了哭鼻子.特意给我投了一朵呢!”
    众人立刻就笑了.林元馨轻轻咳嗽了一声,心道在座的各位千金谁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蓉郡主的舞蹈虽然艳压群芳却也未必就无人能比肩,倒是欧阳暖博采众长,心思奇巧,比蓉郡主更胜一筹,但她口中却道:“是呀,我总是要支持一下暖儿表妹的。”
    大公主勾起唇角.道:“不用那么早下定论,请男宾也过来吧。”
    就在这热闹间,肖清寒已经行至欧阳暖身前,他手持牡丹,清朗声音道:“送给欧阳小姐。”
    众人击掌起哄.高声大笑。菖蒲继续悄悄和红玉咬耳朵:“人家送的都是桃花,他从哪里弄来的牡丹?”
    “......如果我没看错.这是太子三天前送给我的极品牡丹吧。”大公主淡淡说道。
    众人:“......”
    肖清寒笑道:“姑姑不必着急.改天再赔给你一盆就是了。”
    大公主哼了一声.肖清弦捂脸,真不想承认这个家伙是自己的弟弟.实在是太丢脸了。
    肖清寒恨不得抓过欧阳暖的手问几句她为什么从前都不爱出门,他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她之类的话.肖清弦已经走到蓉郡主面前.投下了一朵桃花.转身对欧阳暖微微一笑道:“欧阳小姐.舍弟唐突,请原谅。”说完,就强拖着肖清寒回去了。
    欧阳暖惊诧.不由露出笑容.这周王世子和允郡王.倒真是妙人。
    晋王世子肖凌风身形瘦削.刻眉斜飞,薄薄的嘴唇上还带着笑意,他将手中的桃花投给了欧阳暖,还轻声笑了笑,似乎别有深意,他走过去后.便站在肖天烨的身边和他说话,神情倒是颇为亲密。
    秦王与晋王向来交好,两位世子也走得很近,只是肖凌风那种笑容,又是什么意思?
    肖清寒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笑面虎。”接着头上就吃了肖清弦一个爆栗。
    欧阳爵看着忍不住笑起来.这时候就看见在席上从头沉默到尾的楚王世子肖皑山走过去,将桃花投给了蓉郡主.投完了竟不直接回去.反而持意走到欧阳暖身边对她说道:“你也很好。”说完就转身走了.欧阳暖微微愣了愣,菖蒲又和红玉咬耳朵:“这个人长得这么俊,为什么都冷着一张脸的.好像别人欠他好多钱。”
    “小点声说话!”红玉踩了她一脚。
    这时候,齐王世子肖子棋和鲁王世子肖渐离同时走过来,肖子棋衣衫款款.风度翩翩.看起来十分文弱.一双秋水眼出奇的清亮文静,如同良质美玉.他站在蓉郡主和欧阳暖的中间看了半天.手里的桃花伸伸缩缩,众人大笑,大公主道:“子棋.你还是这样优柔寡断,你愿意将花给谁就给谁好了。
    肖子棋想了半天.只望着欧阳暖笑.花却落在了蓉郡主前面的绣篮中。    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优柔寡断.....欧阳暖垂下眼睛.掩住了眼底的笑意    接着是刻眉星目的英朗少年.鲁王世子肖渐离.他很干脆地走过去,一把将桃花插在欧阳暖的鬓间.动作行云流水十分流畅.众人惊愣后一阵哄堂大笑。
    若是换了其他闺阁千金,不是尖叫就是要羞恼晕倒.欧阳暖却起身盈盈笑道:“多谢世子厚爱.欧阳暖愧不敢受。”
    肖渐离点点头,转身干脆利落地离开,欧阳暖微微一笑,将桃花自然地取下来,放入篮中。
    走到席间.肖清寒一把抓住他.”喂喂,不要这么过分,是我先看中的,“肖渐离一把甩开他的手,冷笑道:“是我先预定的。”
    两人之间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在流动.欧阳爵心说你们二位都是谁啊,自视太高了吧.姐姐可没有看上你们.说什么看中预定,大言不惭!
    眼看着男宾们一个个上去投花.晋王世子肖凌风叹息:“论心思,欧阳暖的确技高一筹.但是论人脉.蓉郡主名扬天下的时候.她还默默无名.这场比试,还有看下去的必要么?”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却突然有一个人回答了他的话。wWw.uxier.cOM
    “世上总有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不看到最后,谁知结局如何呢?”肖天烨微笑道。
    肖凌风挑起眉头.”哦.天烨兄到底见解独持,怎么我总是觉得你对这位欧阳小姐持别在意?”
    肖天烨俊容平静.一双眼睛却一直关注着情势的变化,淡淡道:“我只是想看看,这个狡猾的丫头到底要干什么。”
    “哦.我倒忘了.听说秦王世子刚才在门口拦着人家姑娘不让进。”肖凌风喝了一口酒.打量了一番肖天烨.道:“难不成你也看上人家了?不至于吧。”
    肖天烨冷笑一声.道:“就算天底下的女人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
    肖凌风冷眼旁观,凝视着脸色阴沉的肖天桦,若有所思.”天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每次当你对一个东西产生强烈的喜爱之情时.会伴随着产生一种强烈的排斥感,坚决不肯和别人分享这样东西,甚至连看都不给人看一眼,别人通常怎么称呼来着.独占欲很强.是这样说的吧?从欧阳小姐当众表演开始,你刚才的情绪.可以说是不愉快、烦躁、暴怒......”
肖天桦神色冷傲:“你想说什么?”   
肖凌风挑眉道:“我以为你知道。”   
肖天烨神色怪异:“胡言乱语。”   
肖凌风微笑,”不必急着否认,那并不是什么坏事。说实话.我认为这对你是好事.你也到了该立妃的年纪了吧.欧阳小姐么.倒是小了点,不过养大点再收用也无妨。”
肖天烨嗤笑一声:“你在劝我相信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狡猾的小丫头么?   
当然不。”肖凌风冷静的判断.”我觉得你就是喜欢观 “
肖天烨走出了席位.冷冷道:“疯子都是传染的.我要离你远一点。”   
他这样说着.却向女宾那边走过去。
    肖天桦以往和肖凌风对答,都是和气而机智的.从未有针锦相对的时候,这一次的表现确实有些不同以往。肖凌风叹了一口气.只怕这位世子还没注意到自己的反常吧。
    肖天桦走到蓉郡主面前.将那朵桃花投给了她,然后迅速走了回去,看都没看欧阳暖一眼.衣角带起一阵风.让欧阳暖都有些惊讶。她以为,这位世子最后总会奚落她几句的,谁知竟然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难道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欧阳爵借。自己是欧阳府的人,参与投花有失公平.不肯投花.这一票就算弃权。
    菖蒲继续跟红玉咬耳朵:“大少爷变了俟,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他一定会把花投给大小姐的。”
    红玉在心里无奈感叹.心道以后再也不会带菖蒲出来了.看起来憨傻可爱,实际上就是个话唠,每个人走过来都要评判几句。
    接着公侯少爷和状元榜眼探花们一个个都投了花,丫鬈们合计一番.竟然是平局。
    大公主皱起眉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道:“还有一个人没有投吧。”
    只剩一朵了.还是明郡王手中的.剩下的眼光都聚焦在他手中的桃花上。此时他手中的这枝桃花.可比那庭前什么名花都贵重,且看是谁能得他青睐,独占鳌头。
    黑衣侍卫从明郡王手中接过桃花.走到蓉郡主和欧阳暖中间的时候.欧阳暖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了些.这少年就是当初送来白狼尾的那一位吧,他到现在都不敢看自己一眼,还跟那时候一样.好像自己是洪水猛兽一样。太后一直有意撮合蓉郡主和明郡王,这一票不用想都知道结果了吧,众人都为欧阳暖惋惜起来.只有欧阳暖心里觉得很满意.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输.但是输的合情合理。
    然而.面无表情的侍卫最终将那朵桃花投到了欧阳暖面前的花篮之中.引来众人阵阵惊叹。
    蓉郡主一直带着微笑的美丽脸庞一下子愣住了,再看向欧阳暖的时候便带上了一丝复杂。
    欧阳暖的脸上虽然带着惊喜的笑容.心里却将明郡王狠狠骂了一通.为了这一朵桃花,她今天所花的心思算是白费了。
    “我家郡王说.小姐年纪小.当得此花。”少年侍卫面无表情地说完.众人立刻释然.原来明郡王的意思是说.欧阳暖年纪小不容易.所以这一朵是同情分啊!
    果然,听了这句话后.蓉郡主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她笑道:“本该如此的,欧阳小姐尚未及并,却已经如此非凡.将来还不知有何等造诣。”
    欧阳暖心中叹息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真挚,道:“是蓉郡主百般相让才对。”
    大公主这时候突然笑起来.笑容灿若朝阳.朗声道:“这回我要去向太后说.京都又多了一位色艺双绝的名门千金呢!她可不能再说蓉儿天下无双了。”
    蓉郡主虽然还在微笑,脸上的神情却已经有些异样.欧阳暖看在眼中.不由自主向明郡王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个男人……是故意的......
    热闹看完,大家便各自散开在园子里赏花。
    大公主的园子里.迎春、瑞香、白玉兰、琼花、海棠、丁香、杜鹃、含笑、紫荆、株棠、锦带、石琳.....经过花匠巧手,催开于一处,满满的花团锦簇,艳丽吐芳。
    林元雪小胖手摘了一朵花带在自己头上.喜笑颜开:“姐姐.漂漂......漂漂......”
    沈氏皱眉.斥责一旁的乳母道:“你怎么看着她的.怎么能让她随意攀折长公主的鲜花?”
    林元雪吓了一跳.手里的花没拿好,一下子全掉在地上,花瓣碎了一地,欧阳暖轻声道:“大舅母.雪儿只是个孩子,而且大公主最珍贵的花全都在那边的温房里.这里不过是些寻常品种,不碍事的.您看那边的小姐们不也都在编织花环吗?”
    沈氏看了一眼周围.果然见到不少小姐们在采摘鲜花编织成花环.这才松了口气道:“在公主府总是要小心的。”就这时候.有几位夫人从远处向这里走过来.欧阳暖猜测.这些人是走过来找沈氏说话的。
    欧阳暖看林元雪眼泪汪汪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大舅母.我带雪儿去旁边玩吧。”
    沈氏点点头.林元馨也想要一起离开,欧阳暖却摇头道:“馨表姐,多认识一些人.对你将来有帮助的。”
    沈氏也十分赞同.所以林元馨只能留在原地,陪着沈氏一起应……她们。欧阳暖带着林元雪,身边跟着红玉、笃蒲和林元雪的乳娘,一直走到人较少的一处地方才停下,她摸了摸林元雪红红的小脸,道:“不难受了.来.姐姐陪你玩。”
    林元雪睁大眼睛.重重点了点头。红玉叹了一口气.侯府庶女,这样的称呼会伴随雪儿的一生.大夫人虽然宽和.毕竟不是生母.这个孩子,将来会有怎样的命运呢?然而世间每个人都是这样.大小姐虽然出身高贵,却自小丧失母亲.不得不在和继母的周旋下生活,这样又比身为庶女的林元雪好吗?只怕处境更艰难得多!
    红玉和菖蒲采来许多玫瑰、月季.插了林元雪满头满身,又把五颜六色的花瓣穿成芳香四溢的花串,戴在她的头上x脖子上。不大工夫.她们四周就堆满花朵花瓣,招得蜂蝶纷纷,围着欧阳暖和林元雪乱飞。
    林元雪十分喜欢欧阳暖,不肯离开她,总是牵着她的手,或是绮在她怀中.似乎这样她才笑得更开心,最后甚至依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肖清寒一直悄悄注意着欧阳暖,见她离开便也尾随.此刻见到这番场景,他低下头想了想,觉得自己开口说话多有不妥.不由悔恨刚才应该将欧阳爵一起拖过来。
    正在原地犹豫着,肖渐离却从他身边快速走过,手里还端着一个棋盘.肖清寒一愣.赶紧尾随上去。
    “欧阳小姐,听闻你精通棋艺,请与我对弈一盘。”肖渐离朗声道。
    他说的肯定.光明正大.让人一丝回绝的空间都没有.欧阳暖笑了.这是邀请吗,这是半强迫吧.旁边的乳娘赶紧接过睡着的林元雪,轻声道:“表小姐,我把六小姐先抱回去。”
    不过是说话的片刻,肖渐离已经摇好了棋盘.肖清寒走过来一把揽住他.说道:“渐离.你跟人家小姐都不认识.怎么可以这样唐突。”肖渐离还没来得及说话.欧阳暖已经笑道:“允郡王不必客气,只是对弈,无妨的。
    肖渐离笑道:“人家欧阳小姐都不介意.要你多什么嘴,”
    肖清寒却只望着欧阳暖点头微笑,说道:“虽然常常听说.却是第一次亲见,欧阳小姐为人谦和,是那种一眼看去就想和你结识的人,渐离凭了这张脸.也是人见人爱,只有我,恐怕是别人避之惟恐不及,大家都嫌我烦呢,“
    欧阳暖微微一笑,很是认真的说道:“虽说和允郡王是初见.但今日得您一朵花.也是要感谢的.怎可回避呢?”
肖清寒听了这话,哈哈大笑了起来。肖渐离笑道:“好,我执白子。”   
他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给欧阳暖.可见平日里是多么的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人物。
    肖清寒笑道:“渐离,你自诩棋艺天下第一.我的确是有所不及,但若你要在欧阳小姐面前班门弄斧.我可是等着看你的笑话。”
    欧阳暖手持黑子.肖渐离持白子,肖清寒端着龙井茶,细啜慢品,茶香淡淡缭绕.只见欧阳暖和肖渐离一步一步,均是出子谨慎。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肖清寒凝神望去,只见那局棋劫中有劫.环环相扣.反扑收气.花五聚六,端的是复杂无比.只看的几眼,心中略略推算了几步.便觉头昏目眩.原以为自己棋艺本已是不错,居然面对此局之时”心神大乱,足见此局之难。再看欧阳暖和肖渐离,只见欧阳暖面带微笑,修长白哲的手指拈着黑棋.风雅悦目之至.肖渐离却是额头微有汗水,双眉越皱越紧。
    又下得一炷香的功夫.欧阳暖已经大获全胜,然而她拈着棋子.却没有下最后一子。
    肖清寒见她迟迟没有动作,猜到她是在思考如何赢了对方.却又给他留足面子。一念及此.肖清寒眼珠一转.笑道:“渐离.你要输就输.不要拖泥带水.给个痛快的!”
    肖渐离的眉头越皱越紧.却迟迟不吭声.肖清寒心中冷笑,在美人面前死要面子活受罪,又听不懂暗示,当真活该!
 就在此时,欧阳暖下了最后一子.唇畔露出一丝歉意.道:“世子.我赢了。”
    肖清寒看着肖渐离还在苦思冥想.不由嗤笑一声.原本人家可以赢你十子.已经故意放水只赢你三子.还不满足,傻瓜!
    欧阳暖的笑容灿烂几分.阳光映在她白如寒玉的脸庞上,别有一番摄人心魂的魅丽!“再下一局吗?”她轻声问道。
    “嗯。”原本还在苦思冥想的肖凌风猛地抬头,紧接着就是一愣,口中胡乱应了.有些着迷地盯视着她清丽的容颜。第一次在这样近的距离下看她.觉得她比刚才更加动人,美的令人心折!
    肖清寒也有点傻眼,抱着茶盏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远处的黑衣侍卫金良看见.心中感叹:“怨不得人家着迷,欧阳暖举手投足.简直像是一幅画一样。”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看见自家郡王快步向那边走过去,心中一顿,大呼不好!自家郡王从来都嫌这些名门闺秀娇弱麻烦.总是敬而远之,今儿这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雅荐朋友的好文《弃妇翻身》.首页有链接哦.。(n一n)。哈哈n
    祝福大家春节愉快.万事如意,顺便哀嚎一句.大年三十初一都在码字的娃伤不起啊!

 

上一章节:064 国色美人各有芳华
下一章节:066 卿本佳人奈何无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