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路上遇袭千钧一发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上了马车.一路走上官道,欧阳暖的心中却始终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直在走神.直到有人轻轻推了一下,她才一下子惊觉:“怎么了?”

    欧阳爵脸上写满了担忧:“姐姐,你究竟怎么了.从上车开始就不对劲。
    “我只是 ”欧阳暖没有说完心中的话.听了馨表姐的话.她始终有些怀疑。林氏接连几次意图陷害.祖母口中不说.实际上却加强了对欧阳家上上下下的约束,听暖阁和松竹院尤其看守的密不透风.按照道理说林氏是没有机会在这两处下手.那么.她会在什么地方动手呢?
    欧阳爵笑道:“姐姐,你是今天太劳累了吗.现在距离进城还早着呢,你可以先闭目休息片刻,等到了地方我再叫你。”
欧阳暖心中一软.正要说话,却听见红玉突然道:六小姐,马车停了。   
欧阳暖不禁眉头一挑:“外面出了什么事?”
    “是前头的路被人堵住了口”
    欧阳暖一愣.正沉吟间,车帘一动.却是原先跟在后面一辆马车上的菖蒲进来了:“小姐.奴婢刚刚去前头问过了.说是蓉郡主的马车坏在半路上,所以咱们的马车也没法前进。”
    “哦?”欧阳暖凝神想了片刻,欧阳爵脸上有些犹豫.“如果不走这条路.得拐回去绕上一大因.那时辰可就全都白费了!等咱们回到府里,说不准天都黑透了.姐姐.你说怎么办才好?”
    “下车,我们去看看。”欧阳暖轻声道.欧阳爵点点头,自己先跳下马车.然后扶着欧阳暖下了车。
    前面已经接连堵了几辆马车,欧阳暖披上了披风,半掩着容貌,走不了几步便看见蓉郡主和陈兰馨一脸焦急地站在官道边.车夫们已经为这两位贵女搭了一个简易的凉棚,并派重重护卫守着.生怕外人不知道冒犯了她们。    “蓉郡主,可有什么不妥?”欧阳暖对欧阳爵点点头.欧阳爵便走到一边去了.她自己微微整理了衣裙.走上去问道。
    蓉郡主见到是她.脸上的神情一愣.倒显得有几分意外.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兰馨已经指着那边的马车道:“郡主的马车坏了.车夫们正在想法子,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辰。”
    欧阳暖看了一眼蓉郡主的马车.这辆车的帷幕以蜀锦绣成.遍缀珠宝.奢华无比.拉车的马匹也是健壮有力.处处显着富贵豪奢,只可惜车轮似乎被某样东西卡住了,深深陷入旁边的一道石缝中,一些人正紧张地在往外拉,可越是着急越是慢.不免急的满头大汗。
蓉郡主压抑住眼中的急切,脸上微笑道:“连累二位陪我一起等了。”   
欧阳暖微微凝视着蓉郡主.暮色下.越发衬出她的美丽,这种美是那种羊脂玉一般无瑕的美.透着月光一样的高贵。特别是她的眼睛,带雨含烟.投出的每一瞥都让人生出如梦如幻的感觉,那种韵味是欧阳暖从未在别人身上见过的。她还没有说话,就听见陈兰馨笑道:“哪里的话.我们只要一回去就会被拘束着不得出门口今天不是郡主的马车坏了.而是我们想趁着这机会和你亲近.你可不能戮穿我们。”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夹枪带棒的陈兰馨,此刻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她语气娇憨.有种少女不谙世事的天真烂漫,让人听了只觉得俏皮可爱。说着,她又笑着问欧阳暖:“你说是不是?欧阳小姐!”
    “是啊!兰馨小姐。”欧阳暖笑盈盈地望着她,好像很欣赏她的开朗活泼般。
    蓉郡主掩唇一笑:“就你会说话!“话里带着一种罕见的亲昵。
    原先在花厅.她们二人还只是淡淡的.这么快就已经熟悉了.这位陈兰馨小姐.只怕费了不少功夫.欧阳暖心中明悟。
陈兰馨笑着问欧阳暖:“郡主说我会说话,欧阳小姐以为呢?”  
 欧阳暖不答,只是掩袖而笑。
    蓉郡主的笑容更深了些:“兰馨.欧阳小姐是初识,你可别欺负了人家。
    陈兰馨的笑容更温柔:“蓉郡主.你就是偏心,生怕欧阳小姐受了一点,点的委屈。怎么也不怜惜恰惜我,我也是受不得一点委屈的!”
    蓉郡主被她的孩子气逗笑了,转头却问欧阳暖:“听说欧阳小姐送了一幅刺绣给大公主?”
    礼物刚刚送到.蓉郡主却已经知晓,消息传得还真是快,欧阳暖笑道:“是祖母为了感谢公主为幼弟解围,特意命我送来的。”
蓉郡主轻轻点点头,似乎在沉思:“说起来.五月十三是太后的寿辰,我一直想要绣个屏风,送给太后做寿礼,不知欧阳小姐有什么建议吗?”   
太后的寿辰?欧阳暖心中一动,口中却迟疑道:“欧阳暖虽然平日也做些女红,可技艺不精。宫中藏龙卧虎.我不敢妄言 六
    没等她的话说完.陈兰馨已笑道:“欧阳小姐过谦了.听闻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精于书法与刺绣.只是不知道你的绣工与宫中绣娘比起来又如何?”
    宫中绣娘是千挑万选的没有错.却还是别人的奴才.陈兰馨这是笑中带刺.话中有话.欧阳暖淡淡笑了.“兰馨小姐真会说笑.要讲技艺精湛.谁又比得过宫里的绣娘?蓉郡主所言,也不过是表表心意罢了,你怎么就当真了呢。”说完.便任由她说话.不再随便搭腔了。
    蓉郡主似乎未觉这里的暗潮汹涌.眼睛不时盯着那边的马车,眼中隐隐有急切之色。宫禁森严,蓉郡主今次出门,必然比她们更因难.....欧阳暖猜到对方心中所想.却不言不语.恍若未觉。
    陈兰馨当然也是七窍玲珑心,猜到蓉郡主着急回宫,笑道:“郡主,你出来一天,想必太后该等得心急了,我有一个提议,不知你是否同意?”    蓉郡主和欧阳暖同时望向她,陈兰馨微笑道:“我们可以让家仆将公主的马车齐心协力先移到路边,然后郡主乘我的马车回去,明日我再派人将郡主的马车送回去,这样可好?”
    若是陈兰馨真心想要让出马车,何必等到自己来才说?欧阳暖看到陈兰馨目光闪烁.眼神不时望向欧阳家的那辆莲花标记的马丰,便知道她必有后话.却只作不知,垂下眼睛。
    蓉郡主面露犹豫之色:“这”...怕是不太好吧。”
    陈兰馨微笑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武国公府还能比皇宫更难进吗?况且老太君一贯疼爱我.我此番又是来参加大公主的赏花宴.纵然回去晚了也不会被过分苛贵的.郡主你放心吧。”
    蓉郡主看了一眼黄昏的霞光.又推辞了片刻,才眼含感激地接受了对方的好意。看到蓉郡主上了武国公府的马车.陈兰馨看了欧阳暖一眼,微笑道:“不知道欧阳小姐可否将马车让给我呢?”
    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欧阳暖笑了.道:“兰馨小姐不是说不急着回家吗?”
    陈兰馨满眼委屈.道:“欧阳小姐何必拿话挤兑我.我一个闺阁小姐.都出门一天了.老太君和爹娘又怎会不着急.刚才只不过是让蓉郡主放心而已。”
    欧阳暖微笑着,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色:“可是祖母应该也在等着我和爵儿回去.这样......多有不妥吧。”
    “那可不同.欧阳府比武国公府要近些.况且——”陈兰馨看了不远处的欧阳爵一眼.道:“况且你身边还有人护着,我却是独自出门的呀。”    陈兰馨自己将马车让给蓉郡主,到头来却要硬抢别人的马车.一方面让蓉郡主感她的恩.另一方面却又半点不肯吃亏,当真是娇蛮无礼.这就是所谓的公侯贵女.名门千金,的确是可笑之极.欧阳暖微微摇了摇头.笑道:“兰馨小姐,我把马车让给你.我和弟弟该如何回去呢?”
    陈兰馨微笑道:“郡主的马车已经拉出来了,只是车轮被石头卡住,要恢复也无需多久时间,不如欧阳小姐坐郡主的马车回去?”
    欧阳暖看了一眼那辆华丽的马车.脸上的表情越发为难.陈兰馨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一样.又柔声道:“郡主今天用的只是普通的马车.你坐也不算逾越了位分.这一点是不必担心的。”
    欧阳暖深深地看一眼陈兰馨,淡淡道:“兰馨小姐当真要我欧阳家的马车?”
    她的目光明明宁和自若,陈兰馨却觉得那眼神似乎别有深意.没来由的觉得不安.毕竟自己这件事情做的很不地道,可是 …想到欧阳暖在宴会上大出风头的事情,她的心肠又冷下来,脸上带了笑容道:“妹妹.就算姐姐求你一回.我真是急着回去,你今日依了我.改日必登门拜谢。”说着.她的身子轻轻一颤,接着道,“春寒料峭.在外面站久了,还是觉得有些冷飕飕的。我身子还不好.风吹多了头也晕得很.....”
    若是坚决不让.这位陈兰馨小姐就要到处说自己刻薄自私,宁愿让她生病受风也不肯让出马车了.这是想方设法非要逼着自己同意不可.欧阳暖微微笑了,看着马车上莲花形的标记,眉宇间的情绪如那燕山云霎一样.飘渺若无,她以轻缓的气息道:“既然小姐坚持.欧阳暖自然要相让。”
    陈兰馨不觉面红耳赤,声音低如蚊讷:“那便多谢妹妹了。”说着,她招呼身边的丫鬈.前呼后拥地上了欧阳家的马车.上了车还不忘掀开帘子.笑道:“妹妹,明日一早我派人来取郡主的马车。”
    这句话的意思是,陈兰馨在蓉郡主的面前,好人是要做到底的。红玉耐不住性子.冷笑了一声道:“既然是我家小姐的心意.陈小姐你就好好享受吧.赶紧回去,风吹多了可是要把您的头吹疼了。”
陈兰馨脸色一沉,挥了帘子,她身旁的丫鬈大声呵斥道:“还不快走!   
菖蒲看着马车绝尘而去,一脸的怒容:“小姐.他们连我们下人坐的小、油篷车都抢走了呢。”
    红玉也叹息了一声.道:“小姐.恕奴婢多嘴.纵然她是武国公家的小、
姐,您也不需要连马车都让出去啊,咱们并不输她什么的!”
    欧阳爵看了欧阳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转头吩咐所有的马夫护卫尽快修好马车.欧阳暖望望他的背影.脸上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其实陈兰馨太心急了些.马车既然已经从旁边拉了出来.只要清了车轮里面卡住的东西就好,左右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都等不得.说到底不过是自尊心作祟.想要借个由头压一压欧阳暖罢了。
    马车修好后,很快重新上路.欧阳暖和红玉菖蒲等人只能共乘一辆马车了.上了车,丫鬈们纷纷惊叹起来。这马车里面的构造与其他马车倒没有什么不同.只有座位两侧各装着一个扶手.都是用彩色缎子包着丝绵做的.专备贵人搁置手臂之用。除掉这两个扶手之外.还有一道短门.一样用绸缎包裹着.十分柔软平整,可以供人舒服的持靠。
    菖蒲研究了半天这个短门.脸上越发惊讶.道:“小姐.这个马车好奇怪,这是做什么用的呀?”
    欧阳暖微微一笑,将短门轻轻揭起来.“这是一个匣子。”
    打开短门一看,里头放着一条手巾,粉、胭脂、梳、蓖等等,凡女子理妆时需用的东西,无不应有尽有.这个匣盖尤为精巧,放下来时既可当做扶手,待到揭起来.立刻又变为一方狭长的镜子。
    欧阳爵笑道:“可见蓉郡主有多爱美.她虽在途中,也可尽情的打扮.不必担心被人看见。”
欧阳暖轩一轩眉.淡漠道:“凡事有所得,必有所失.蓉郡主最重要的便是容貌才情和太后的宠爱.除此之外她并无依仗,自然是要费心些的。”   
欧阳爵闻言一愣,半晌唏嘘道:“郡主出身高贵,居然也要汲汲营营,可见没有人是完全自由的。姐姐.你今天把马车让给陈兰馨.也是不想与她正面冲突吧。”
欧阳暖平静道:“不仅因为如此,我总觉得 一今天的气氛不同寻常。   
欧阳爵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怔了半晌道:“不同寻常?姐姐说的意思是——”
    “相处十年,你该知道咱们那位继母是何等心性,自从欧阳可踱了足.她心里就该将我恨透了.可是时至今日都隐忍不发.刚才上车前.馨表姐特别提醒我说.近日林氏与二舅舅频频传信,来往十分密切。”
    “姐姐,他们是亲姐弟,往日里也多有勾结,自然是经常通信的.你会不会是多虑了。”
欧阳暖默然思索片刻.修剪良好的指甲轻轻划过匣上的彩缎,道:“若是平常.我倒也不会持别怀疑,只是大公主宴请欧阳家夫人小姐.祖母却扣下了她们母女.依照林氏的性格.不闹个天翻地覆,她会甘心吗?可是直到我们出了门都平安无事,她甚至没有派人来问一声.你不觉得很奇怪?”   
姐姐,你是说她一直隐忍不发.是另有图谋?”欧阳爵看着欧阳暖的眼睛,突然觉得一阵了悟。
林氏若是豺狼,林文渊就是猛虎.此人藏锦刃于无形,心机深沉可怕,是比林氏更难缠的人.大舅舅从前数次与他交锋都险些吃了他的暗亏。”  
 欧阳爵轻笑:“姐姐.哪里有你说的那样可怕,林氏的确厉害,可是在你身上她终究也没占到多少便宜不是?”
    欧阳暖倏然收敛笑容.正色道:“对于林氏,我一直事先防范.谨慎小、心,所以先机掌握在我的手中,她才讨不到便宜。但是你要知道,她之前不过是因为欧阳可之事一时乱了方寸.现在恐怕已经清醒过来,一旦她化明为暗.我们才是防不胜防。”
    欧阳爵问道:“那依姐姐看.这一次她会用什么样的计谋呢?”
    欧阳暖叹了口气:“刚才我仔细想过,这一条回京的路,经上湖、闸兜、后山、岱边、珠湖、佑林、坑田、东渡、玉田、观音亭、蕉岭、三山、东林等村,都是官道.人货进出甚为频繁.可以说是相对安全,但是过半个时辰.我们会经过一处拐道,那里是新修的驿道梅江浦,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未归入官道的范围.如果她在那里动手.只怕我们——”
    “动手?姐姐,你是说她会在归程中向我们下手?她一个女人哪里有这么大的能耐?”欧阳爵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额前渗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你说的没错,林婉如虽然是吏部侍郎的夫人.到底是内宅妇人,行事多有不便,但林文渊是兵部尚书,就大为不同了。”    欧阳爵连连摇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不.我不信他会胆大妄为到调动乓马司.....”,
    欧阳暖轻轻叹息了一句,道:“谁说他会动用兵马司了,若无圣上许可.他一个兵部尚书哪里来随意调动兵马的权力.你该仔细想想,对付咱们他需要冒那么大的险吗?根本没有必要.若我是他,只要让一些地痞无赖或者乓痞装成劫匪,抢了咱们的马车.杀了人再抢走财物.别人只会以为是意外,丝毫也不会想到他们身上去,你说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姐姐.这可是京都城外.天子脚下,我就不信他们有这样的胆子”;    “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手中有了银钱.自然会有人愿意卖命,只要他们找对了人,自然能做成事。况且.....”;欧阳暖望着车厢上的雕花暗格怔怔出神,轻轻道.”纵然以后抓住了人,你焉有性命去指正?”
    “他就不怕我们预先猜到,抓住了人盘问出幕后主使?”欧阳爵细细思量后.觉得欧阳暖说的颇有道理.但却还是觉得无法相信。
    欧阳暖眉目清淡.如含烟一般温润.微笑道:“傻孩子.一切事情他都不会亲自去做,自然有人为他办得妥妥当当.你纵然真的抓住了人.又能问出什么来?”
    红玉正拿起一把小银剪子绞下桌上燃着的蜡烛上乌黑的烛芯.听到这话手一拌,心中委实害怕,回头道:“那小姐,咱们该怎么办?”
    欧阳暖伸出发凉的手.拍了拍红玉的肩膀.徐徐道:“这就是我同意与那陈兰馨互换马车的原因。”
    红玉的双眸微微一亮,道:“那马车上有欧阳家的醒目标记,若是他们真的派人伏击,只怕会以为那里边坐的才是小姐。”
    欧阳暖轻声叹息.道:“我原本不想牵连他人.可是陈兰馨的确逼人太甚,今日是她非要抢去这辆马车.并非我故意送给她.甚至我还再三让她考虑清楚,她却半点也没有犹豫。”
    欧阳爵”呀”地一声,只觉掌心发凉”惶然失声道:“那岂不是让别人替我们去死”...”
    欧阳暖轻轻的一笑.在他额头上轻轻戳了一记”,傻瓜.姐姐不会故意害人的,你看到武国公家的三十名护卫了没有.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跟咱们家的护卫完全是两码事。你觉得两相时垒,谁比较吃亏?陈兰馨自己非要霸占那辆马车,我不过是借她挡一挡罢了。”
    “挡一挡?”欧阳爵看着欧阳暖.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欧阳暖唇角含一丝似笑非笑之意.悠悠道:“这一次他们之中或许有认识我们的人,只要陈兰馨一露面就会被人发现,况且我们的马丰并未耽搁多久,与陈兰馨也不过是一前一后的功夫.他们说不准会宁可杀错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姐姐.我们绕道好不好?”欧阳爵急切地问道。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他既然有所准备.自然会堵死你的全部后路.其他路上必然也有埋伏.你当他们是跟你闹着玩吗?”看欧阳爵面色凝重.她声音沉静如冰下冷泉之水”,爵儿.他们要的是你的命.并非是我的.你明白吗?”重生之高门嫡女
    欧阳爵目光灼灼.眼中还有一丝疑惑,欧阳暖叹了口气.轻声道:“他们若果真伏击.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杀了你.却不会杀我.你可知道为什么?
    欧阳爵沉思片刻,很快想到了关键之处.心口僵了一僵.几乎就要忍不住变色:“因为.林氏恨姐姐远甚于我。”
    “没错.我一个闺阁千金.归程途中遇上劫匪,这名声也彻底毁了.她会留下我这一条命.活着承受一辈子的折磨。”欧阳暖像是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声音没有丝毫的恐慎.只是带着一种冷静的漠然。
    欧阳爵强压下喉头汹涌的哽咽和悲愤,静静道:“她一定想不到,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竟然是姐姐。”
    了解?欧阳暖心里有灼灼的滋痛.仿佛燃着一把野火.她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洁白的手,这双手,未必是干净的。重生而来.她不再是那个曾经温柔而善良的欧阳暖了。她早已向上天立下誓言,哪怕是踩着旁人的鲜血.她也要保护好爵儿,好好地活着。
    “若是这次能平安回去,我一定要告诉祖母!”欧阳爵恨恨地说道。
    “告诉她?她只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旦真的与林氏彻底撕破脸.我反倒不能肆意压制她.否则一旦传到外人耳中.难免以为我忤逆不孝。”欧阳暖支颐合眸”,爵儿,有林氏在家中.我们不得不如履薄冰,加倍小心。何况她的靠山.是我尚无十分把握能驳倒之人。”
    欧阳爵抬起头看着欧阳暖.很快垂眸不语.轻声道:“我知道了。”    “所以虽然我们换了马车,也定要一切小心。、,
    欧阳爵用力点一点头.目光暗藏深深的恨意,隐如刀锦.”但咱们不能轻纵了那些算计咱们的人。”
    欧阳暖暗暗把心头那尖锐的恨意无声无息地隐忍下去.只留下脸上淡淡一点笑容,道:“你慢慢看吧。”
    马车又行驶了一会儿,从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就听见车夫猛地一拉缰绳.马儿长长嘶叫了一声.陡然一停.就在这时候,他们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了一声厉喝。
    红玉听出是陈兰馨的尖叫声.几乎是下意识地掀开了车帘,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夹杂着一声惊天动执的惨嘶.似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紧跟着又是一声暴喝和一连串的哀鸣。顺着那声音的方向望去.却看到一阵阵的寒光闪闪。
    红玉看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数条人影手持利刃.径直朝他们前头的那一乘马车扑了过去.而前面的马车因为没有防备.赶路的马都已经被对方的钢刀砍死,砰地倒地,血流了一地,马车左右的护卫们这才猛然惊醒,与那些突如其来出现的人打成一困。一般匪人只凭强攻,护卫们单打独斗或许不及他们.但只要人多.要守住也并不太难。可这回的匪人却是早有预谋.进退整齐,进攻之时也有章有法,护卫们大为意外,拼死抵抗,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小姐,他们真的来了......”红玉向外看了一眼.吓得魂不附体,此时的声音中不免带着几分哭腔。
    “姐 ...”欧阳爵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他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却在当真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欧阳暖冷冷看着,目光之中闪烁不定,轻声道:“所有人都不许轻举妄动,听见没有!”
    “姐姐.我们不去帮忙吗?”欧阳爵心中一顿.几乎停摆。
    欧阳暖看了一眼那里的局势.轻轻摇头,道:“武国公府的护卫最少也能坚持半柱香的时间,而且他们将马车守卫的很好,陈兰馨小姐也会无恙。如果我们现在派人过去.只会为自已引来匪人,我们这里的护卫只有十个人,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你当真想要命丧当场吗?”
    “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欧阳爵咬着嘴唇,目中闪烁不定.从道义上说,他于心不忍.可是姐姐的话.他不敢违背.只能望着欧阳暖.等待她的最终决定。
    欧阳暖看了一眼,道:“你的弓箭,可带来了?”
    欧阳爵一愣.道:“我今天确实带了,本想向表兄请教,可他没有来....但现在弓箭又有什么用?”
    “他们迟早会发现找错了人.我们不可坐以待毙.你马上将弓箭取出来,红玉.你听我的吩咐!”
    红玉虽然身子还在颤抖,却相信地望着欧阳暖,等着她的指示。
    那边还在不停地厮杀,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的地方一道火光直冲云霄,远远的望去,只见星星点点的火光直腾上去,像是一道讥号。
    “姐姐.现在我们怎么办?”欧阳爵放下了弓箭.这才发现手心一片濡
湿.自己后背早已湿了一片。
    欧阳暖黑幽幽的眸子中攒起清亮的光束:“等。”
    只能等,希望有人发现,可是会有人真的发现吗?此情此景,此时此刻,欧阳暖不知道前面马车里的陈兰馨有没有后悔,她只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不能后悔。若是没有爵儿在马车上.便是陈兰馨再刻薄,她也不会将马车让给她,一切只由她自己承担.然而有爵儿在这里.她必须狠下心肠.让陈兰馨为他们挡上一挡!
    就在此时.欧阳爵突然惊呼一声道:“姐姐,你看!”
    欧阳暖定神一看.却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先是一个人突然爬上了车顶.护卫追上去一刀砍下去,接着两个丫鬟竟然扶着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小姐下了马车,拼命向外奔逃.那不是陈兰馨又是谁!她真是慌了神吗.这个时候必须在车里呆着.怎么可以出来!真是蠢货,欧阳暖咬住嘴唇,看着那三人在人群中连声尖叫.似乎受了天大的惊吓.她冷声道:“让我们的护卫全都去帮忙!”
    “姐姐——”欧阳爵看着欧阳暖.眼皮灼然一跳.似被火苗烫了一般.不由自主咬住了嘴唇。
   “小姐,不可以,这些人都是要留下保护您的,”红玉听了.心里只觉得一层一层发凉!
    “快去!“欧阳暖语气中却有一丝压抑的郑重,带着一种不可阻挡的决然。
    “是!”欧阳爵快步下了车.吩咐后头的侍卫全部上去帮忙。
    突如其来的十个人虽然并非多大力量,到底是一份助力,再加上领头的侍卫听了大小姐的命令,大声呼喊着说援兵马上就到.对方很是惊慌失措了一阵子,可是片刻之间.从黑暗之中涌出的,对方的人越来越多....”
    陈兰馨眼尖,望见了这边的马车.飞快地要往这边过来.一个人突然跌倒在她脚底下,浑身鲜血淋漓的,顿时吓得她一连串的惊呼.四下胡乱躲避。谁知迎面却突然撞上来一个人,丫鬈虽然吓得浑身发抖.却还是大声斥道:“走开,走开!”
    那人扑上去一把抓住陈兰馨.将她身上的翡翠腰带硬生生扯了下来,然后趁着场面混乱,低头猫腰逃窜而去。
    武国公府的护卫瞧见了,大声斥道:“快抓住他?!”然后赶紧带了人过来.结果还是让那人跑掉了。护卫们拼命护卫,才勉强带着陈兰馨向欧阳暖所在的马车来了.欧阳爵赶紧上去接应,几个人七手八脚将陈兰馨扶上马车,她却已经是吓得魂飞魄散.钗环散乱.扑倒在欧阳暖的脚下.浑身都在发抖。
    欧阳暖赶紧将她扶起来.“兰馨小姐没事吧?”
    陈兰馨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唇都在颤抖.脸上更是一丝血色都没有,只知道一个劲儿地摇头。
    欧阳暖心中叹息.解下身上披风将她裹好.目光又看向车窗外.本来还无事,可是经过陈兰馨这一闹,那些人已经发现了自己这边的马车,直奔着这里而来了!护卫们虽然也拼死在前头挡着,可是看情形,却连一盏茶的功夫都阻挡不了了!
    突然听到菖蒲大喊道:小姐.后面也有人过来了!”欧阳爵攥紧手上的弓箭就要跑出去.欧阳暖一把拉住了他.厉声喝道:“不许轻举妄动,“    如果后面真的是敌人.姐姐只会遭遇比自己更深的屈辱.”...欧阳爵望向自己的姐姐.目中隐隐有泪光闪动.终究狠狠心挣扎开了,直接跳下了马车.直奔后面而去......
    “爵儿!“欧阳暖心中惶急.可是守在前面的红玉突然惊叫一声:“小、姐!”欧阳暖一回头,却见到一把冰冷的刀迎面劈下来.车门几乎是完全被斩开了来.车帘被刀砍得乱七八糟,寒风无遮无拦地灌了进来。红玉要挡在前面.却被人猛地一拉扯,整个人大呼一声.突然捧下马车!
    陈兰馨尖叫一声.反应无比迅速地将欧阳暖猛地一推,眼看就要撞上那把钢刀,欧阳暖侧身一避,撞上了旁边的窗沿,钢刀落了个空,那人杀红了眼,目光狠戾,上来又要砍下一刀,欧阳暖的心上猛地一震.电光火石之间.却是一阵火热的血喷出来,洒了一地.那人的喉管上竟然插了一支利箭,整个人再无支撑,轰然倒了下去毗
    欧阳爵焦急的脸在马车边出现,他一把拉住欧阳暖的手.紧张道:“姐姐.你没事吧!“
    欧阳暖的胳膊隐隐作痛,未免他担忧.口中却若无其事道:“好在你来得及时,我没事。”
    “我们有救了,后面来的人是 “
    明郡王的声音从马车一侧响了起来:“放箭!”
    破空之声大作,十来支箭飞来.那几个想要攀附马车的匪徒身上,每个都中了两三技箭。明郡王的骑兵,在马上也能发出这般准头的箭来,有几个匪徒虽然中了箭.却不曾毙命,仍要冲上前来.黑衣骑兵抛出绳因,正套在那些人头上.那几个人发出尖利的嚎叫.一下被拉得笔直.在地上拖了出去    就在此时,原本与护卫缠斗的人纷纷向这里跑过来,人数还很多.领头的金良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圆珠.猛地掷向那群人。那群人还不曾见过这种东西.居然闪也不闪。只得“轰”一声.圆球在那些飞奔过来的人群中炸开.草皮土块也被炸得纷飞。那些人好象也惊呆了.竟然动也不动,这时金良又扔出了一个,又是一声巨响。
那是什么!”从地上爬起来的红玉顾不得身上疼痛,惊得目瞪口呆。  
 欧阳爵轻声道:“是明郡王军中的火雷弹,听说此次与南蛮军队的战争能够大获全胜.火雷弹功不可没.这一种,应该是威力最小的.只做震慑之用。”
    不过片刻.那些匪徒死的死,逃的逃.余下的也都例在地上不能动了.明郡王下了马,走上前来.看见欧阳暖坐在蓉郡主的马车中倒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只是沉声道:“没事吧?”
    对于救命恩人,欧阳暖本可以露出更亲切的笑容,或者表现出柔弱者被营救后的喜极而泣.可是看到这人狭长上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薄削高挺的鼻粱,和过于冰冷的表枷 “
    “多谢明郡王伸出援手,我们都没有什么损伤。”肩膀上明明有尖锐的疼痛,几乎要逼出眼泪来.欧阳暖的头却微微一扬.生生把眼眶中的泪水逼回去.声音镇定地回答。
    “那就好 …”明郡王点点头,今天的宴会后.大公主特意留下他商议一些事情.所以他才最后一个离开.只是归程途中突然看到天空之中升起火箭,所以才会策马奔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一幕。
    这样看来.那道突然升到天空的火箭.也是用来求救的,他深深看了欧阳暖一眼.道:“这些人看样子不像是普通的劫匪。”天子脚下.哪里来的劫匪?更何况今天这条官道上都是贵人的马车.普通劫匪哪里有这样的胆子敢来找麻烦?wwW.uxier.cOm
    手臂疼的已经麻木了.带着清冷锦利的害裂般的疼痛.像有细小的刀刃在害.欧阳暖只觉得刺刺的汗水涔涔地从脸庞流下,腻住了鬓发.然而她的脸上却凝着一朵若有若无的微笑.淡淡道:“这一点,我们也不知道.只怕要劳烦郡王操心了。”
    明郡王看着她的笑容,已经闻到了空气中那一丝挥之不去的汹涌着的血腥气味,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这话的意思是.欧阳小姐要让我把人领回去?”
    欧阳暖轻轻蹙了眉,道:“或者我们送去衙门也可以,只怕京兆尹大人不敢收…“
明郡王点点头,刚要说话,却看到陈兰馨一脸惊慌失措地抓住他的袖子,长长的猫眼银殊耳坠的流苏细细打在他手上.微微的发凉:“郡王救我!   
明郡王冷冷望了她一眼,一把拂去她的牵绊.冷道:“还不扶住你们小姐。”旁边的丫头一直呆愣着.这时候才醒悟过来.猛地扑过来扶住陈兰馨。
    欧阳暖望着他,却见他目中的光色一沉.尽染了黑夜郁郁之色。
    “我会将诸位送到府上,并会派人解释清楚.请你们放心口“明郡王淡淡道,转身自去吩咐,再不看她们一眼。
    这话的意思是.明郡王愿意担着这救美的名头了,欧阳暖微微一笑.这样最好.出事的到底是欧阳家的马车.但有了明郡王的保护,自己逃脱升天自然是名正言顺的,只是.....会招惹更多的嫉妒,然而这结局,已经比自己预想的要好了许多。
一回头.却看见陈兰馨冷冷望着自己.她的目光审视而疑虑。   
时间一点一点平静的流逝,那样静,鸦雀之声不闻。
    陈兰馨目光中皆是复杂神色.嫉妒、厌恶、怀疑.一瞬间五味杂陈,她口中喃喃道:“今日之事,你是不是早已知道.....”
    欧阳暖神情平和恬淡.冷淡尽数流露在眉梢眼角.慢慢道:“姐姐莫忘了,是你非要我欧阳家马车的。”
    陈兰馨愣了半响.神情似乎苍茫难顾.她迫视着欧阳暖.几乎是沮丧到了极处.终于伏在地上,失声痛哭。
——————题外话——————   
……明郡王救个美都这么麻烦。   
话说陈小姐这悲催不是自己找来的吗,唉Q一口b汗

 

上一章节:067 一任群芳妒
下一章节:069 寿安堂上后妈罚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