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寿安堂上后妈罚跪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陈兰馨整个人都没了力气.最后是被两个丫鬈架下了马车。明郡王已经安排好了马车和人.护送武国公府的小姐回去。

    欧阳暖走下马车.只觉得肩膀的部位一阵尖锐的痛楚,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欧阳爵关切地问:“姐姐,你没事吗?”
    欧阳暖的心脏还在忤忤跳个不停,挤压着全身的血液沸腾狂涌,伤。传来阵阵刺痛.…”她脸上的笑容却依旧如常.只是此刻月已升起.她的影子亦映在洁白的地上轻晃.一个眼花看过去.竟像是在颤抖一般.好在欧阳爵并未特别留心.只高兴地点点头道:“蓉郡主的马车被歹人斩坏了.我们可以坐自家的马车回去.我这就去准备。”
    欧阳暖点点头.看着欧阳爵快步向前面的马车奔过去.刚要迈步.却突然被一伴黑色的织锦披风从头盖到尾.好像掉落进一片深沉的黑色的梦里.她一愣,猛地抬起头。
    肖重华抬眼扫过欧阳暖的肩膀.“不愧是欧阳小姐.即使受伤了.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是怕令弟担心吗?
    被柔软的像是夜色一样的披风包裹着,欧阳暖优雅的微笑:“这次多谢您出手相救.不过这个......”她用左手作势要取下披风还给对方。
    肖重华微微一动,抬手制止了她的动作,嘴角划出新月般微凉的弧度:“夜露深寒.小姐何必拘泥于小节。”欧阳暖的脸上浮起一个淡漠的微笑.抬眼看向他.声音柔和.“英推救美应该做足全套,郡王有时间来关心我.不如亲自护送兰馨小姐回去更好。”肖重华略惊讶的挑眉,眉目深沉:“欧阳小姐认为这场意外是针对武国公府那位小姐的吗?”
    欧阳暖脸上的笑容淡淡:“蓉郡主的马车坏在半路.兰馨小姐便将武国公府的马车让给她.然后乘了我家的车走,我们则是等到蓉郡主的马车修好后才返回,谁知撞上了这场意外。莫非郡王觉得这群人并非针对武国公府而来的吗,那还真是可惜.我也想不出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妄为.郡王有兴趣的话.不如去查一查?”
    肖重华深沉的目光似轻柔的羽毛在她脸上拂过,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似冬日浮在冰雪上的一缕淡薄的阳光.令人心悸。
    欧阳暖却自始至终维持着淡而疏离的微笑,恭敬地福了福,道:“告辞。
    肖重华已经对她起了疑心,甚或是以为自己是故意诱导陈兰馨坐上欧阳府的马车。这样的男人,是不会明白她艰难的处境。转过身.欧阳暖嘴角的笑容越发嘲讽,重生一次.她必须好好地活下去.延着仇恨的漫漫长路一路莞劳而行,直到她精疲力竭.或者直到她被命运所眷顾.将仇人彻底铲除。
   等待她的,永远只有两条路.死在林氏手中,或者,让林氏死无葬身之地.她们彼此绝无原谅的可能。报仇.对她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金良:“啊.欧阳小姐也受伤了吗?现在距离公主的别院不远,我们可以建议她先返回别院,包扎了伤。再说…..郡王?您怎么了?”肖重华心中暗叹,其实他并没有责怪怀疑她的意思.只是觉得在这场意外之中她似乎早已知道些什么,默默望着欧阳暖的背影.他轻声自语:“真是.....让人不愉快。”
    金良:“.....”    寿安堂
    李氏没有按照往常的时间用晚膳,只喝了小半盏参茶.又用了几块点心,她看了外头的天色一眼.问道:“什么时辰了?”
    “已经戌时了。”张妈妈觑着李氏脸色.又道.“大小姐和大少爷很快就会回来了,老太太您不必担心.是不是稍休息一会儿.等大小姐回来奴婢叫醒您。”
    李氏摇了摇头.说道,“还不知今天情况到底如何,我怎么能放心口对了.我让你去盯着林婉如,她今天一天都在做什么?”
    “夫人今天一直在梨香院陪着二小姐,没有出来过。”
    听到张妈妈的这个回答,李氏面色冷淡,随即叹了一口气说:“虽说她是治儿的正妻,到底膝下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当然拼了命想要生个儿子来.这是人之常情.我也不会怪罪她,可她偏偏要生出个天煞孤星来克欧阳家,我近日才会对她如此严苛.这一次大公主的赏花宴.我没让可儿去,想必她们母女在心中将我怨上了。”
    “老太太.夫人总有一天会明白.您也是为了欧阳家好。”张妈妈低声劝说道,沉默良久.她瞧了一眼李氏的脸色.终于继续开口说道:“老太太,有件事情奴婢还来不及禀告。派去盯着的人回来禀报说,夫人身边的王妈妈今天还未到寅时就悄悄从后院小侧门出去了....”
    “去了何处?”李氏皱起眉头。
    “回了镇国候府.咱们的人进不去.也不知道究竟是去找谁的。”
    “哼.这还用问吗,自然是去找——”李氏话丙说了一半.耳畔传来了玉蓉的声音:“老太太.大小姐和大少爷回来了。”
    “回来了?”李氏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问道.“人到哪儿了?”
    玉蓉脸上露出些许忐忑.开口说道:“这会儿刚到门口.老太太不用着急。只是.....他们回来的时候遇上些事情.”...说是有歹人闯出来.大小姐好像受了轻伤.一回来就请了大夫。”
    “你说什么?”李氏勃然色变,拿着茶盏的手甚至微微颤抖了起来。一帝的张妈妈慌忙接过茶盏搁在炕桌上.又在旁边劝解道:“老太太别着急.玉蓉.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小姐怎么会受伤呢!你话也不说明白,吓着老太太可怎么好!“
    玉蓉慌得不行,赶紧扑通一声跪倒:“老太太恕罪.具体什么情形奴婢也不知道,大小姐只命人来说没有大碍,很快就来向老太太请按 …让老太太别急。”
老太太,事情还没个准数.奴婢再去问问,您千万别着急。”张妈妈支使小丫头重新例了一杯热茶来.服侍李氏喝了半盏.这才又娓娓劝道。   
然而李氏却没了心思,紧紧皱着眉头.“快去问,现在就去!”
    大小姐都说了没有大碍,老太太竟然还是这样心急.张妈妈还要劝说,可看到李氏满脸的严厉.想起她的脾气.顿时打住了话头.又屈膝应道:“奴婢知道了.这就出去看看。”
    张妈妈出去了.玉蓉看着老太太的脸色.胆战心惊地伺候着。过了一会儿.只见帘子一掀.李氏猛地坐直了身子,进来的却是一脸笑容的玉梅:“老太太.您还没用晚膳,厨房就先送了枣熬梗米粥.请您先用一点。”玉蓉焦急,向她打眼色.玉梅却一心放在李氏身上.半点没注意到,亲自用小托盘捧了,上前去弯下腰道:“老太太.刚刚熬好的,还热腾腾的,奴婢服侍您用了吧?”
    李氏此时正焦躁烦恼,偏生玉梅还不知趣.顿时火气上来.随手一拨道:“滚!”
    哗啦一声.那一盏枣熬梗米粥顿时翻在地上,一下子碎的满地都是。一时间,向来聪明机灵的玉梅竟是吓得傻了,也顾不上底下又是汤羹又是碎片的.直接伏地跪了下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重生之高门嫡女
    看到这满地狼籍的一幕,李氏眼皮一跳,正要怒喝.帘子突然被人打起,竟是欧阳暖进了屋子,李氏脸上的神情立刻变了:“暖儿——”
    欧阳暖看了一眼屋子里的情景,笑道:“祖母,丫头惹您生气了?”
    李氏看欧阳暖容色镇定.身上没什么损伤.脸上的颜色才好看了点.却还是沉着脸,道:“她毛手毛脚的,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养着她干什么,趁早撵出去!”
    玉梅一听.顿时吓得要死,口中连声呼道:“老太太!老太太!奴婢知错了.再也不敢犯了!求您饶恕.千万不要赶奴婢出去啊!”
    李氏一言不发,冷冷瞧着,欧阳暖心念一转就上前去扶起了玉梅,又笑道:“玉梅姑娘服侍老太太多年,竟也有这般毛手毛脚的时候?快别哭了.赶紧把地上收拾干净,洗了脸再来词候。”
跟着欧阳暖进来的张妈妈也陪笑道:“是啊.玉梅虽有些毛躁.一颗心却是向着您的.求老太太饶了她这一回嗫 “旁边的玉蓉也跟着连声求情。   
玉梅抬头偷觑了一眼.见李氏脸上看不出喜怒.顿时愈发胆寒.便不敢真的站起来走出去。就在满心战战兢兢的时候,她终于等到了一句言语:“蠢东西,还不滚出去!”
    玉梅立刻松了一大口气.忙不迭地和玉蓉一起收拾了东西出去了。
    欧阳暖正要向李氏行礼,胳膊就被人抓住了,她右肩的伤。猛地刺痛.却强自忍住,抬头看见李氏满面关切的模样.轻声道:“老太太,只是一场虚惊,并没有什么大事。”
    李氏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好一会儿.不知不觉就放心了一些,”爵儿呢?
他也没事吧?”
    欧阳暖脸上泛起感激.道:“多谢祖母关心,爵儿也没事,刚才一到家就被爹爹叫去了.现在恐怕还在书房。”
    李氏点点头.道:“究竟怎么回事.你快仔细说说,回来的路上究竟遇上什么了?”
    瞬间.像忽然飞起的风.在欧阳暖的眼中罩上一层雪似冷霜.”祖母,一想到那时候的情形,孙女仍是不免心惊肉跳。”欧阳暖轻声道,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归来的途中,我们不幸遇上了歹人.好在.咱们都不在欧阳家的马车里,倒是苦了武国公家的兰馨姐姐,真是吓坏了。”
    “不在马车里?”李氏脸上写满了惊讶。
    欧阳暖面有戚戚之色:“蓉郡主的马车坏在了路上,兰馨姐姐便将马车让给了她,可我见她也是急于回去.便好心让她坐着咱们家的马车回去,我和爵儿则是坐着蓉郡主的马车随后上路.谁知在路上竟然撞见那帮歹人劫持了欧阳家的马车.本来连我们都要受到牵累,好在明郡王及时赶到.....”;她就自己当时看到的情形——道来.说到陈兰馨的腰带被歹人夺走的时候.她有意瞥了李氏一眼.见她虽认真听着.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你是说,那些人是突然之中闯出来的?”听完之后.李氏立时问了一句,见欧阳暖点头,她顿时神色大变,低了头慢慢思索了一会儿道:“暖儿不觉得有些蹊跷吗?”
    “蹊跷?”欧阳暖脸上带了疑惑.仿佛有些醒不过神来。
    “这事情看来倒像是一件意外,可是暖儿你想一想.要不是你与那武国公府的小姐换了马车.出事的人不就变成你了吗?只怕那些人以为你和爵儿在车里.于是直接杀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欧阳暖满脸惊讶,道”,祖母的意思是,他们不是冲着钱财来的?”
    “糊涂!”李氏骤然举眸.目光如锐利刀锦.”若是冲着钱财而来.夺走小姐的腰带做什么?那腰带再值钱.还能抵得上马车里的财物吗?更何况,天子脚下公然行抢.轻则斩首.重则凌迟,这可都是杀头的大罪.若非早有预谋.谁会有这样的胆子!”
    “祖母,也许是您多虑了.我足不出户.爵儿又是个孩子,谁会故意与我们为难?”
    李氏一时说不话来,只定定看着屋子里的烛火.目光冷淡。
    欧阳暖眼波流转,似乎突然想起.道:“祖母.明郡王还捉住了一些人,可能会问出点什么来。”
    李氏唏嘘道”那些人与其说是歹人.不若说是死士.那条道是回京必经之路.人流最多的地方,如果真要杀人.何必选在那么明显的地方.兴许原本就是为了吸引别人注意到有这么一桩事情,依我看.倒像是故意将事情闹犬....”
    “有心闹大?”欧阳暖眼里浮起一缕浮光掠影的笑,口中却仍有些懵懂。
    “暖儿,陈兰馨不过是代人受过罢了。”半响.李氏深深叹了一口气”,一个姑娘家,贴身物件叫人家抢去了.又是在那种地方,还不闹的满城风雨吗?”
    欧阳暖望着李氏.似乎十分震惊的模样:“祖母的意思是.来人要毁了兰馨姐姐的清白?”
    李氏冷声道:“傻丫头,不是她的.是你的!这幕后之人是将你恨到了骨子里.才想得出这样狠毒的主意来。”
    欧阳暖长长的睫毛在雪白粉面上投下一对鸦青的弧线.似庆章似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冲着爵儿去的就好.我还怕他们要伤害弟弟。”
    李氏一愣,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欧阳暖只想到欧阳爵,半点也没想到她自己,一时有些怔愣。她活了几十年,经历过的事情自然比欧阳暖要多.抛开利益攸关的关节不谈,这一句话她自然就品出了几分滋味来,道:“不.来人不仅是要毁了你,只怕还要害死我的孙子啊。”
    欧阳暖睁大了眼睛.失声道:“祖母    ”
    李氏拍了拍欧阳暖的手.满脸欣慰地说,“亏得你福气大,跟人换了马车,否则爵儿只怕也要面临绝境!”
    对于李氏这样的评价,欧阳暖心里大松一口气,面上却少不得谦逊。就在祖孙俩又接下去商量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了玉蓉的声音。
    “老太太.夫人来了,”
    李氏面色一变,刚想说不见,欧阳暖却道:“祖母,娘一定是得了消息,在担心呢!”
    李氏顿时眉头紧皱.旋即只能无可奈何地说:“既如此.让她进来吧。    很快.林氏眼因红肿的进来了,一进来还来不及看清楚就大声道:“老太太,出大事了!”
    “娘.有什么大事,值得您这样急?”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欧阳暖露出极明媚温婉的笑容,盈盈行了个礼。
    林氏望见她就是一愣.随即眼睛里突然浮现出慌乱.手心不住出汗.只觉滑腻湿冷,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欧阳暖轻轻走上前去.柔声道:“这么晚了,娘怎么来了。”她的手微微伸出,像是要有所动作。
    林氏没想到她突然靠近,大惊失色下倒退半步.然而欧阳暖只是伸出手,将林氏头上那支金崛点珠桃花誓扶正.才笑道:“娘这是怎么了?”
    林氏定定看了欧阳暖一回,心中认定她是在强作镇定,这才脸上微露得色,一双美目盯住欧阳暖道:“暖儿.你回来了。”
    “是,暖儿刚回府.还未来得及向娘请安。”欧阳暖婉转目视林氏.目似温柔无限。
    “好了,都坐下说话吧。”李氏似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林氏这才坐下了,王妈妈站在一旁,上下打量着欧阳暖,似乎想要从她身上找出什么异样来。
    “刚才你说出大事了,什么大事!“李氏冷声道.似乎比平日里还要带了三分厌恶,声音里有一分不易察觉的冷酷。
    林氏面色掠过冷意.看着欧阳暖道:“听说暖儿的马车回来的途中遇上了歹人.我特意赶过来.看看暖儿和爵儿有没有什么损伤,现在看到你好好地站在这里.我就放心多了。”
    她现在都还以为.马车里的人是自己和爵儿.欧阳暖心中冷笑.脸上不动声色道:“我们姐弟都很好.只是虚惊一场.娘不必忧心.多当心自己身子才是。”
    林氏怀孕已经七个月,此刻挺着肚子确实很不方便,她闻言十指紧握,交绕在一起.透露了她内心不自觉的紧张.道:“暖儿.刚才听说还特地找了大夫,可是身上哪里不舒服?”
    欧阳暖嘴角微扬露出一丝只有自己能察觉的微笑.道:“没事.只是马儿受惊.我不小心撞在了车厢的条几上.大夫说没有大碍。”
    林氏显然不相信,又道:“天子脚下哪里来的歹人,当真是无妄之灾,阿弥陀佛.好在你们都没事。”
    李氏冷笑一声.道:“哼.是啊.自从天煞孤星进了门,我们家祸事就没断过,出门一趟都要遇到歹人.这真是倒霎透了。”
    林氏的脸色极不自在.她知道老太太是怨恨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只是她心中正得意着,虽然这一次没能要了欧阳爵的命,却顺利夺了欧阳暖身上的贴身之物,所以她并不像往日那样变色,而是仿佛没有听到一样.道:“老太太真是会说笑.暖儿他们没事就好了。”
    “娘说的是.这是佛祖保佑我们姐弟。”欧阳暖微微笑着.眉眼间的笑意恬静如珠辉.只见温润不见锦芒.“只是爵儿年纪到底还小.今天受了惊吓.恐怕还要休养一段日子。”
    李氏闻听孙子受惊大为懊恼,冷冷看了林氏一眼,寒声道:“惠安师太说这府里有天煞孤星,我看不只如此,还有些不知尊卑、目无尊长的人!“说着声音陡地拔高.变得锐利而尖刻:“婉如.你可知罪?!”
    忽然这样一声疾言厉色,林氏不免错愕.起身垂首道:“老太太这样生气,儿媳不知错在何处?请您明示。”
    李氏的眉眼间阴戾之色顿现.喝道:“跪下!”
    林氏心想反正今天的事情成功了.也就忍这一时之气,挺着肚子徐徐跪下。
    李氏的怒气并未消去.声音愈发严厉:“有孕在身果真可以娇贵些!你自怀孕以来,从未有一天来为我请过安,更不要说侍奉左右,你如今就这样目无尊卓,如果真生下儿子又要怎样呢?当真以为全家都要围着你一个人转!你以为你生下的是个什么好东西,”
林氏心中冷笑.微微垂头,保持谦逊的姿势:“老太太虽然生气,但儿媳却不得不说。我怀孕以后,家中各人也加以照拂,这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欧阳家的香火.老太太说儿媳妇仗着怀孕恃宠而骄.我心中实在惶恐。”   wWw.uxier.COm
李氏的呼吸微微一促,手中的茶杯“啪嗒”一声重重敲在座椅的扶手上,吓得众人面面相觑。
    欧阳暖赶忙道:“老太太.您身子也不好,千万不要动怒,不如喝一盏茶歇歇再说。娘还怀着身孕,不能久跪.也让她起来说话吧。”
    她说一句,李氏的脸色便阴一层。说到最后,李氏几乎是脸色铁青了.眼中迸发强烈的憎恨与厌恶,指着林氏一字一顿道:“女子以妇德为上.你罔顾尊卑、不敬长辈、巧言令色、以下犯上......”她怒道:“罚你在这里跪足一个时辰,以示教训!”
    王妈妈一惊.忙道:“老太太.地上寒凉坚硬.怎能让夫人跪在那呢?
她还有身孕呀!”
    欧阳暖掩住了眼中的笑意.脸上十分焦急.亦求情道:“祖母息怒.请看在娘身怀子嗣的份上饶过她吧,若有什么闪失的话可怎么办呢?”她说话温柔婉转.这样声声乞求更是显得情真意切.然而李氏却是勃然大怒:“我家的现矩都叫这个女人坏的干干净净!家现不严自然要加以整顿!谁要是再求情,就和她一并跪着!”
    林氏冷眼看着.道:“儿媳领罚.是敬重您是长辈,并非对您的斥责心悦诚服,公道自在人心.儿媳从未做半点对不起欧阳家的事。”
    李氏怒极反笑:“很好,那你就跪到你知道错为止!张妈妈.我累了.需要休息,一个时辰后再叫我!”
王妈妈心道夫人当真气急了,竟然当面跟老太太硬着来.再顾不得害怕,膝行至李氏面前,道:“夫人有身孕.实在不适宜跪着,求老太太饶恕!   
李氏双眉一挑,打断她的话:“我已经说过.谁为她求情,一并跪着,既然你要为她求情,就去跪在旁边!”
    轻薄绵软的裙子贴在腿上,地板上寒凉的气息传上心头.林氏只觉得膝下至脚尖一片又硬又冷.浑身都僵硬了.然而她心中却想到很快自己这苦就能向欧阳暖千百倍的讨回来,所以一句软话也不肯说。
    王妈妈还要说话,李氏狠狠瞪她一眼:“跪一个时辰是死不了人的!你再多嘴,就直接杖毙。”王妈妈悚然一惊,只能低下头去跪着。
    欧阳暖冷冷瞧着林氏,神色平静,谁也不知道.她有多恨这个女人,恨得咬牙切齿,杀意腾腾奔涌上心头。若有刀刻在手.必然要一刀削了她头颅方能泄恨!然而她只是微笑,轻轻浅浅道:“祖母,我不是要为娘求情.只是万一娘晕过去……
    李氏阴侧侧地吐出两个字道:“来人!”
    原先两个大丫鬟正一左一右上前守在帘子外头.内中的说话声一阵阵地传来、听在耳中冷在心里,这时候听见老太太的声音,赶紧进去。
玉蓉、玉梅,你们去夫人身边伺候着,免得她晕倒!”李氏冷冷道。   
两人不期然交换了一个眼神.见各自的眼中满满都是惊悸,忙垂下了头,“是。”
    这样一来,林氏就算想要装作晕倒避过惩罚.也不可能了。
    欧阳暖的唇际泛起若有似无的笑,细细望去却又似乎是不忍,叫人半点、揣测不出她的心思。她见如此情景便起身道:“祖母.您不许我为娘求情,也断没有让我亲眼看着娘下跪的道理 川
    李氏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也累了一天,回去吧。”
    欧阳暖便低声告退.慢慢退出了屋子,帘子轻轻落下.不见了李氏的怒容.也隔绝了林氏跪在地上犹自怨毒的目知…
    看见欧阳暖出去.林氏的身子动了动.老太太原本在闭目养神.却突然睁开双目冷声呵斥:“跪不住了吗!“
    林氏一愣,神色急剧一冷.眼中掠过一丝雪亮的恨意.不得已只能继续跪稳,心中却怨毒地想到,等明日那人拿着你那宝贝孙女的贴身物件上门,看你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她一边想着.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王妈妈在旁边看的不安,但想到七个月胎象已经稳当.料想不会妨害什么.这才低下了头。
李氏突然皱眉,道:“燃的是什么香.味道这样难闻!”   
张妈妈小心地笑道:“是——和宁香.老太太。”
    这是寿安堂常年燃着的一种香料.芬芳但不浓郁.似檀香一般古朴,若非老太太心情不好.也不会觉得难闻吧.玉梅心中想到。
    “换一种来。”李氏冷冷地说,望了张妈妈一眼。
    张妈妈一愣.看着李氏的神色立刻明白过来,恭敬的道:“是。”
    很快.屋子里重新燃起了香鼎,香气温和.闻之有一种淡淡的甜味.让人觉得骨子里软酥酥的.说不出的舒服。
    香气冉冉升起.李氏看着紫金百合香鼎,脸上的神情,是一种奇异的如释重负......
    林氏跪足了一个时辰,走的时候连膝盖都直不起来.几乎是被王妈妈抱起来的,偏偏身子重.王妈妈被拖的差点挥个踉跄.李氏在上头看着冷笑一声,道:“找人扶回去吧,免得当真晕倒在这里,外人还以为我这个婆婆刻薄她。”
    林氏满怀愤恨地走了,李氏冷笑一声.却又招来张妈妈道:“你再去听暖阁,找个人仔细问问,看看大小姐究竟伤到哪里了。”
    原本李氏正在心烦.偏偏林氏还敢送上门来找晦气.她今天贬斥了林氏,是为了出心中一直压抑着的一口恶气,只是对于欧阳暖这次的遇袭,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总觉得对方尚有什么隐瞒着自己,张妈妈一愣.赶紧道:“是.奴婢这就再去看看。”
    张妈妈才到了听暖阁门口.忽见假山之后有个人影一闪.张妈妈眼睛不利索,身后的玉梅却眼尖,已经”哎呀”一声叫了起来。张妈妈闹声看去.喝道:“谁鬼鬼祟祟在那里?!”
    立即有丫鬟赶了过去.一把扯了那人出来.对着灯笼一瞧,却是欧阳暖身边的丫头红玉。
    红玉像是没想到会撞到人一样,早吓得瑟瑟发抖.手一松,怀里抱着的铜盆落了下来.散开一地的衣物.看着眼熟.张妈妈一愣,玉梅会意走了上去.将衣服捡起来.在灯笼下一展开.张妈妈看了一眼,脸色一变指着红玉、呵斥道:“半夜三更,偷了主子的东西要夹带私逃吗?”说着已经让两个力气大的丫头扭住了红玉。
    红玉原本脸色煞白,像是受了惊吓的样子.只紧紧闭了嘴不说话。张妈妈连声道:“怎么会有这样没出息的奴才.快请大小姐过来!”
    玉梅也拿了那衣服来看,惊呼道:“张妈妈,衣服的肩部有血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妈妈心里转了几因,侧首看众人脸色都是惊疑不定,心里更是狐疑。
    红玉一下子跪倒,面上哀戚道:“张妈妈,那些人劫了武国公府的马车,堵了官道,我们的马也受了惊.大小姐为了护着大少爷不受伤,自己撞到了条几上,胳膊都破了一条大。子呢,为了不让老太太担心.她谁都没告诉,悄悄找了大夫包扎了伤。....”还让奴婢趁着没有人抱衣服出来清洗,妈妈慈爱,小姐千叮咛万嘱咐,这事情谁知道都不要紧,就是别让老太太知道了,她老人家一定会担心的.....”,
    张妈妈一愣.看着红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在黑暗中带着一种勇气,莫名就让她震的说不出话来,半响后.她才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真是委屈大小姐了.老太太知道,也只会说她孝心可嘉。罢了.我们回去了.你小心着点伺候大小姐。”
    等张妈妈回去,将在听暖阁门口的事情如实回禀给李氏,李氏的脸上就多了三分感动之色,叹息道:“暖儿是个懂事的孩子,明明自己也受了伤却不肯直说.非说没有大碍,这是不想让我为难。”
    张妈妈恭敬地笑道:“大小姐天性淳厚,人又聪明.将来福气大着呢。老太太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
    李氏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不知想起了什么却又哼了一声.道:“有那个天煞孤星在一天.我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你找来的这种密香.当真有用处?”
    张妈妈看了一眼周困.才低声道:“老太太放心,这香的效用很好.夫人又在屋子里跪了许久,想必一定能让老太太称心如意才是。”
李氏碾着手上的佛珠.口中阿弥陀佛了一句.叹息道:“但愿如此。”   
林氏出了寿安堂便往梨香院去了,进了屋,林氏也不言语就坐到榻上,王妈妈赶紧送了茶来,她一口喝下,才仰着脖子深深喘出一口气来。
    王妈妈看了看门口.便挥手叫屋里的丫鬟都出去.最后一个夏雪把帘子放下,守住门口。
    欧阳可见林氏脸色青白.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来:“娘,你这是怎么了?“
    王妈妈脸上露出愤恨的神色,道:“进了寿安堂.话还没说两句.老太太就罚夫人跪着,一直跪到现在呢!”
    “这怎么可能.祖母不是一直都不管娘这里的吗?”欧阳可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哼.那个老东西.难怪我从不去请安她也没半句话.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林氏冷笑一声,李氏平日里不责怪.只等着一起算账.这个老太太,当真不是好东西!林氏眼中的怨毒之色越发肆意。
欧阳可脸上露出担忧:“那弟弟会不会有事?娘你的身子还好吗?”   
二小姐放心吧,七个月胎象早已稳了.只是夫人今天当真是辛苦了。”王妈妈感叹道.从林氏手里接过了茶碗,又跪倒在旁边轻轻帮林氏掖捏膝盖
    欧阳可点点头.低声道:“娘.你没事去寿安堂招惹祖母做什么,明知道她不喜欢你肚子里的孩子.这不是去找罪受吗?”
林氏疲惫地挨着靠枕,半闭着眼睛道 “娘是听说了一个好消息才赶过去,还在那里碰着欧阳暖了,说起来.她跑寿安堂,跑得可比你勤快多了。   
欧阳可显然心中怀恨.冷哼了一声道:“她最厉害的本事就是装腔作势!哄得所有人都以为她大方得体.心地善良!可是娘.你刚才说的消息是什么?”她的眼中.有十分的急切。
林氏睁开眼睛.微笑道:“你别急.听我慢慢说。到底是你舅舅有本事,听了我说的事.只教了我两伴事,一是先韬光养晦.隐忍不发.他们不叫我管事.我就索性省下这口气。”欧阳可一听急了.连忙截口道 “舅舅是糊涂了,娘这些年费了多少力气,怎能说放手就放手,由着李姨娘掌权,“   
林氏叹气道:“我也舍不得,可你舅舅说的也对,我现在忙的再好.有欧阳爵在.欧阳府将来到底不是咱们的.管的再好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没的累了自己.况且目前我当务之急,是生个儿子。”
    欧阳可白了林氏一眼.赌气道:“娘.你说了跟没说一样。祖母都说了这孩子是天煞孤星,生出来又有什么用!你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欧阳暖才好,“
    欧阳可现在一心一意的就是除掉长姐.压根不关心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林氏瞪了她一眼,道:“还用你来说!这一次娘好容易求了你舅舅同意帮忙,调了人手去劫欧阳暖的马车 ”
    欧阳可一愣,喜上眉梢道:“真的?娘,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成功了吗?”
    林氏冷笑一声.道:“你这个傻丫头,若是告诉你.一旦走漏了风声.这伴事就成不了,“
    欧阳可目光中闪出希冀之色,喜悦道:“这么说事情是成了吗?”
    “自然是成了!“林氏的精神似乎一下子振奋起来.“你舅舅派了人来告诉我,事情成了一半。”
欧阳可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道:“成就是成了.怎么成了一半!娘你刚才还说,在寿安堂见到了欧阳暖.若真是成了,她不是该回不来吗?”   
林氏顿时一阵大笑,爱怜地抚了抚欧阳可的脸,笑容越发深沉.道:“
傻丫头,这世上对付人的法子可不只是一个死字.欧阳暖害得你成了如今这个样子.我一定会变本加厉全都讨回来,这次我持意命人留了她一条命.却叫人趁乱去取她身上一个物件,一旦有人赖上门来.一口咬定与大小姐有染,看老太太还不气个半死,到时候欧阳暖只有两条路 “
    “两条路?”欧阳可想了想,抚掌笑道.“对,一是为了家族的名誉而自尽.二是下嫁给那泼皮无赖全了名节.娘.你说得对.只有这样才能消我心头之恨!若是让她那么轻松就死了.我这条腿岂不是白白废了!“
    林氏点点头,目光幽深道:“最可惜的就是没能将欧阳爵除掉,若是能连他一起除掉.咱们才算是高枕无忧。”
    欧阳可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一样.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道:“娘,那人什么时候上门,我要亲眼看欧阳暖名誉扫地!”
    王妈妈听了,心里暗道二小姐太不长进了.这时候只想着自己那一点私仇,却半点不为夫人着想,只是不好点破,只能笑着说:“二小姐不必忧心.只要筹谋好了,人很快就会上门来闹的.这京都里都是一家靠一家.名门贵女之间的消息传得非常快.夫人只要稍稍推波助澜.很快人家都会知道欧阳家大小姐的贴身物件落到了外人手里头!您就安心等着吧!”
    欧阳可的眼睛闪烁出黑亮而森冷的光泽.她望着窗外无边的夜色,终于心满意足的笑了开来。
    ——————题外话——————
    …...码字的童鞋伤不起啊.跟人换马车的童鞋也伤不起啊,哈哈哈哈
上一章节:068 路上遇袭千钧一发
下一章节:070 鸡飞蛋打算盘落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