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后妈生产惊魂夜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多谢表哥盛情。”欧阳暖略微怔了一怔.却没多少惊喜的表情。

    林之染望着她,幽暗的黑眸里有着复杂难解的光亮,与欧阳暖平静的表情形成了强烈对比:“你看来好像并不高兴?”
    就在说话之间.两人已在凉亭里坐下.红玉奉上茶杯.欧阳暖就唇浅尝了一小。.复抬起眸子.她的眼睛几近透明的清澈.却带着一丝难以琢磨的情绪,她搁下手中的杯子后,才淡淡笑道:“表哥.你是个聪明人,其中的玄机与利害关系,还用得着我亲。说穿么?”
    “名花易折.村大招风.所以.你一直是小心谨慎,我也是如此想,却没料到你会在赏花宴上那样出彩。”林之染薄唇微扬,黑眸愈显幽黯,仍旧保持着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为了达到目的,总要行非常之手段。”欧阳暖微微挑起眉.薄唇弯成了微笑的弧度.眸子里锐利的神色一闪而逝,淡淡的明亮令人深感不安:“你该知道.一味韬光养晦,日子绝不会好过。”
    “只是这样一来.欧阳家就得罪了武国公府。”林之染眼眸幽深地望着她.那其中仿佛蕴涵着无穷尽的深邃.任谁也无从窥伺他的真意.”你不后悔?”
    欧阳暖却淡淡说道:“事急从权.当时我别无选择。”为了保护爵儿的安全,再选择一千次一万次.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将陈兰馨推出去。
    林之染听罢.思索了片刻.眸光转浓.脸上的笑意顿时又深了几分:“武国公府不是好得罪的.尤其是那位大少爷陈景睿.最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你要有所准备。”
    欧阳暖领首微笑.脸上的笑容十分感激:“多谢表哥提醒。”
    红玉正在思索这简短的谈话中蕴藏了多少深意,突然见抹之染起身.他展眉一笑.一派气定神闲的姿态,将手中的杯子往石桌上一放.随即道:“你既心中有数.我便不再多言了.告辞。”他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走出去几步后突然回身,敛了满脸的笑意,略略拧眉.狭长的丹凤眼平添了一分如冰的冷凝:“多加小心。”
欧阳暖看了他一眼,轻轻的.却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又是月余过去。
    “姨娘.您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佩儿小心翼翼地道。
    李月娥神情疲惫地靠在床上,脸色十分苍白,完全没有平日里精心装扮的美丽模样:“老爷又歇在王姨娘的院子里吗?”
    佩儿胆战心惊地点点头,果然见到李月娥的脸色更加的不好.”姨娘.您别这样了,千万顾着自个儿的身子啊.”..”
    “顾着身子?我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保不住.光是顾着身子有什么用?”李姨娘说着说着悲从中来.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从孩子没了那一天起,她已经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她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曾经心心念念盼着的孩子,竟然就这样没有了。
    佩,馈慰道.”您总该好好想一想.姨娘你还年轻呢.夫人却已经年纪不小了,她根本耗不起,您早晚能生个小少爷出来。”
    “生个儿子又怎么样,将来连叫我一声娘都不行.说起来她才是孩子的嫡母.一个弄不好.孩子甚至都不会认我这个亲生母亲.除非......!”李姨娘虽然没有说下去.声音却越发冷漠,几乎是寒如冰霜。
    佩儿闻言心中一惊.看着李姨娘阴冷的神情.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过了片刻,李月娥脸上的苍白消裢了下去.慢慢有了一些血色.她对着福瑞院的方向恨声道:“哼.我吃了一次亏.绝不会第二次栽在她手上.这次的帐我自然好生记着,迟早有还回去的一天!”
    就在这时.一个丫头突然闯了进来,扑通往地上一跪:“姨娘.福瑞院那里传来消息.听说是夫人要生了!”
    “这怎么可能!”正想发火的李月娥眼睛一亮.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连声追问,现在还不到九个月,连接生毋嫉都还没有请来,这时候要生了不就是早产吗?
    “姨娘.此事千真万确.如今福瑞院里都乱成一团了呢!”
    “乱成一团?她还真会挑选时候生孩子。”李姨娘冷笑了一声,所谓七活八不活.不到九个月就要生产.还不知道会生出个什么样的废物来!她害得自己没了孩子.这个孩子最好也保不住才好!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当真是林氏的报应!
    “姨娘.福瑞院的梨香说.接生姓嫉还未来.想请姨娘找几个有经验的老嫉瑭去那边陪着夫人。”丫头继续说道.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李月娥的脸色,却听到她淡淡笑道:“有经验的老嫉瑭?”
    不知为什么.一旁的佩儿听见李姨娘这样轻柔的说话.心里却猛地一跳 .李月娥顿了顿.脸上为难道:“夫人生产是何等的大事,她一早吩咐过不必我们过问,现在来问我要人.唉.我一时也没有准备呀.也罢.你去找孙妈妈梁妈妈卫妈妈三位.让她们去福瑞院陪着夫人吧。”林氏生性多疑.生怕将接生毋瑭接进府里来,其他人会借机动手脚.所以连到底找了什么人都没有告诉他们,只等着生产前十日再将人接进府来.恐怕她自己也没有料到.这次竟然会早产!
    那丫头急匆匆地去了,李姨娘起身,坐到铜镜跟前.对着镜子里的美人儿露出一个笑容,眼光淡淡一瞥,轻声对佩儿道:“找人去提醒那些懂生产的妈妈,让她们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是。”佩儿匆匆出去了.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就回来道.”姨娘.都办妥了。”
    “做得很好。”李姨娘玉手轻轻戴上一支金暮.又回头对佩儿道:“还不快来帮我梳妆打扮,我要去探望夫人.这么重要的时刻,我这个做姨娘的一定要陪着她才尔 ...希望她好好顺产.母子平安。;.李姨娘一字一句说的字正腔圆.然而话里头却含着一种令人心颤的怨毒,让佩儿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孙妈妈梁妈妈卫妈妈三位得了吩咐.赶到福瑞院门口.王妈妈却压根不肯让她们进去,她在府里好歹呆了十年,知道这三个人是下手最没轻没重的.夫人正是关键的时候,怎么能让这样粗手粗脚的妈妈进门?她回头吩咐梨香和其他丫头守好了门户并且赶紧去生火烧水,自己则急匆匆地去找欧阳治。
    王妈妈几乎是一路快跑才到玉熙院门口.她气喘吁吁,用力抬起手打门.里头没反应.她干脆奋力拍门.门终于开了.掌着风灯出来的是玉熙院管事刘妈妈,她看了王妈妈一眼,随即反手关上门口
刘妈妈笑道:“是王妈妈?哟.这么晚了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王妈妈急切道:“我有急事要见老爷!”
    刘妈妈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道:“这可不行.老爷今天不舒服,王姨娘吩咐下来.谁也不能打扰.这会儿人八成睡得正香呢!我可担不起这个干系,”
    王妈妈的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道:“夫人就要生了,总得请老爷去啊,”
    刘妈妈愣了愣.声音带了三分迟疑:“王妈妈,这个......我也做不了主啊!”
    这时候,大门被打开了.王娇杏身边的丫头碧查披着外衣走了出来.一看是王妈妈.立刻皱起了眉头,满脸不悦。她打量了一眼王妈妈.问道:“妈妈有什么事儿啊.都三更半夜了呀!”
    王妈妈一看是这个丫头.顿时心里一沉.碧查是王娇杏身边的丫头.自己好几次借机会整治过她,只怕她会有意为难,不让自己见到欧阳治.当下赔笑道:“碧玺姑娘,我们夫人要生了.快请老爷出来吧!”
    碧垒皱眉道:“老爷今儿个在外饮宴刚刚回来,闹腾了半宿.好不容易才睡着.我可不敢去叫。王妈妈.您还是回去,请夫人忍一晚上吧!”
    王妈妈闻言大怒道:“你这是什么话!那是生孩子.忍得了吗?”
    碧玺冷冷道:“非挑着深更半夜生孩子.活该找不到人!”王妈妈怒气冲冲地道:“你 ...你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夫人是什么身份,也是你能排揖的?连传个话都不肯.当心夫人将来活活扒了你的皮!”
    碧奎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的话太过露骨.突然害怕起来,看着王妈妈定定的不说话,王妈妈一把推开她就往里头闯,就在这时候,却听见廊下有人冷哼一声道:“老爷正不舒服,谁敢大呼小叫的,全都赶出去!”
    那是王娇杏的声音.有了老爷宠爱的姨娘撑腰.谁还会在乎一个失宠夫人身边的狗腿子呢?碧玺使了个眼色.刘妈妈硬起心肠.将王妈妈一把推了出去.重重关上了门扳!
    眼看着门关上了.王妈妈悲愤而沮丧.恨不得一脚将门踹开大闹一场,却又不敢再耽搁时间,匆匆往寿安堂的方向去了。
    “要生了?”李氏听着愣住。
    “是啊!”张妈妈低声道,”夫人身边的王妈妈一路冲进来,说要见您.奴才拦也拦不住.....”,
    李氏听得紧紧皱起眉头.取下手腕上的佛珠辗了起来.片刻后还是觉得心中难安,干脆站了起来”,这天煞孤星......天煞孤星可怎么好.....”她一边口中念着.一边心中求祖宗保佑他们欧阳家逢凶化吉!
    寿安堂门口,王妈妈被拦在外面,不管不顾地大声哭诉着.声音远远传来,这里边李氏听得心烦意乱,呵斥道:“赶出去。”
    “老太太    “张妈妈觉得这样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然而看到李氏突然沉下脸.便不敢再多言一句.快步出去吩咐人将王妈妈架出去。
    王妈妈被赶出了寿安堂,只觉得阵阵绝望.老爷薄情,老太太冷酷,这家里根本没有一个人靠得住!她看着黑沉沉的天色一眼.咬咬牙,这些人不行.就不必求了.直接去找家中那些有接生经验的妈妈们!夫人的积威还在,不怕她们敢不从!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她一边想着.一边擦掉了额头上急出来的冷汗.迅速地向下人们住的院子去了。
    “赵妈妈、李妈妈呢?;.
她们都放了假.早就出园子了。”小丫鬈回答道.眼神闪烁。王妈妈才不信,怎么这么巧放了假!   
那周旺媳妇儿呢!”   
她被李姨娘差遣出去了,说是去为夫人请香,祈祷她生个白胖的少爷。”小丫鬟回答的很溜.像是一早准备好的答案。
    “还有黄大婶!”王妈妈抓住她的袖子.像是最后一株稻萃。
    “她夫家刚刚有人去世,老太太怕她不吉利冲撞了夫人肚子里的小少爷.早就遣出去了。”小丫鬟低下头,掩住了眸子里的冷意。
    怎么可能!家中有经验的接生妈妈不是放了假就是被差遣出去做事,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一定是李姨娘在从中作梗!王妈妈拍着胸脯后悔不已.夫人啊夫人.早已经跟你说过.忍得一时之气,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却非要在风尖浪。上害了李姨娘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不恨透了你啊!
    林氏早产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听暖阁.欧阳暖微微皱眉”,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怎么会这么早?”
谁说不是呢!接生瑭婚都还没请进府来呢!突然就说要生了!”方嬷嬷道:“听说王妈妈已经去请了老爷和老太太,却都没人理会她,她又跑去找那些有经验的妈妈们,谁知一个也不曾找到.现在许是回福瑞院去了……   
林氏突如其来的早产,欧阳暖总觉得和寿安堂里那位慈眉善目的祖母李氏脱不了关系毗 这件事,着实有些出乎意料。
    “大小姐.这回夫人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方毋嫉的脸上闪过一丝快意,她还记得当初林婉清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老爷和林婉如是如何情深意重、温柔缠绵的,原来的夫人就是活生生被他们两个无耻的人气死,如今门庭冷落、无人问津的竟变成了林婉如.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红玉.”欧阳暖思付了片刻,却轻声道.“替我更衣.随我去寿安堂吧。”
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关起门来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不知道吗?为什么要跑到寿安堂去?红玉有些惊讶。   
欧阳暖淡淡笑了笑:“娘半夜生产.我这个做女儿的.总是要尽一份力的。”
    “大小姐.您要劝老太太去看她?为什么呀.难道您忘记了当初她是怎么对待你和大少爷的?”方嬷嬷不敢置信地惊呼。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欧阳暖的脸笼上了一层薄薄的笑容,带着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冷意……
    欧阳暖进了寿安堂.李氏的口气与方瑭瑭如出一辙:“你让我去看她?”对于这件事.她的心情比欧阳暖还要复杂,考虑的方面也多得多。李氏瞪圆了眼睛:“要不是她.咱们家会闹腾得眼下这个样子?”
    “唉.娘也是为了欧阳家添香火呀!…… ”
什么香火,她带给咱们家的根本是个灾星!如果不是这个孩子.可儿的腿不会瘸.你和爵儿也不会遇袭,我的头也不会每天疼得这么厉害.”...”   
李氏显然把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与林氏腹中的孩子联系在了一起.欧阳暖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同情,轻柔道:“听说王妈妈到处求,却四处碰壁.别,女听了,着实有些心酸。”
    “那叫活该!她往日里真是争宠有术、目宠有方,不知整死了多少人.现在没人肯帮忙,足见她平日为人恶毒、引人怨恨!”李氏对林氏的恶感达到极点.一说到她.话就非常尖刻,充满了鄙夷。
祖母.您还是在忌惮天煞孤星吗?”欧阳暖沉思片刻.才轻声问道。   
不光如此.”李氏摇摇头.攥紧了手中的佛珠.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心平气和.她顿了顿.回头认真地看定欧阳暖的眼睛:“那你的意思呢?真要我过去看她?”
    欧阳暖的口气有一丝惋惜:“孙女尚无定见.只是祖母和爹爹是家里的主子.娘生产这样的大事.若是你们都不在咖 …”
    李氏的眉头一扬:“接生嬷嬷很快就到了.李姨娘也已经派了有经验的妈妈们守着.这也就足够了.还非要我去做什么!”
    “祖母.此事传出去毕竟不好听 …”
    李氏微微一愣.半晌才说:“是她不会挑生产的时辰.怪得了谁。”
    “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可是二舅舅若是借此上门来责怪爹爹.只怕我们不好应对.”.””欧阳暖低语道。
    “他敢怎么样!”李氏心中一顿.口气却看似很硬的说道。
    “他与爹爹同朝为官,互为助力.生了嫌隙到底不好.终究是一家人呀.祖母。”欧阳暖忧心仲仲地低声说.“祖母不喜娘,暖儿也知道.可是总不能被别人拿了话柄。”
    李氏愣了愣,跟着用冷冰冰的声调,扳着脸说:“不去,我不去!这样不知上下尊卑的儿媳妇,不能再这样宠着她!”
    就在此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玉梅满头是汗.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表情十分紧张,李氏立刻意识到又出了大事。玉梅一头跪倒在李氏面前.半天说不出话。
    “究竟是怎么了?”
是——是夫人难产,王妈妈派人传信斑 …怕… 怕是不行了!”   
李氏与欧阳暖对视一眼,这一回.不去也不行了。
    福瑞院.欧阳暖扶着李氏进门.内室里传来林氏凄厉的尖叫声。
    “老太太!您可千万救救我们夫人!”王妈妈一头扑倒在李氏的脚底下.李氏冷冷看了一眼.她猛地抬起头,还要哭诉.欧阳暖却温柔地将她扶了起来:“王妈妈.这些虚礼都免了.祖母不会怪罪的。你快去照应娘吧,可别让她和弟弟有什么闪失。”
    王妈妈每次见到欧阳暖都胆战心惊,此刻见她笑意盈盈、一脸温柔,更是心中胆寒.在老太太面前却半点不敢表现出来。
    张妈妈看见室内一团忙乱.欧阳可只站在角落里不出声,丫头们则脚步匆匆脸色发白.屋子里完全乱成一锅粥的模样.她生怕李氏发怒.立刻拿出威严训斥了一顿.安排她们各司其责,尽快将早就准备好的那些东西拿出来。
    丫鬟们忙了一阵子.才匆匆忙忙凑了两个朱红漆描金的托盘出来:一个盘内盛着小孩子的鞋帽和几套衣服;一个盘内盛着小孩子的金锁金镯、金帽子金帽索,欧阳暖淡淡微笑,若非林氏失宠,这些吉祥的东西祖母早就会派人打点好的.怎么会只有这几样。
    就在这时候.屋里的林氏又惨烈地叫了起来,李氏却皱起眉头.在外室坐了,道:“这就是你说的难产?哪家妇人不是这惊天动地的情形,你家夫人又不是第一天生孩子.慌什么!”
    王妈妈满头是汗,却又不敢分辩,只能讷讷说不出话来。
    丫头领着一个模样周正的接生嬷嬷来了,那嬷嬷到了之后.先是给李氏和欧阳暖行礼.王妈妈看在眼里很着急.却又不敢催促.李氏冷笑一声,任由对方将礼行完.才淡淡道:“进去吧。”
    远远的.只听见那接生嬷嬷大声疾呼:“快提一桶热水来.找个大水盆!””快搁上一块漆红板子.倾半桶热水在里面!快.快让孕妇,上盆。”
    王妈妈跟着忙前忙后,几乎跑断了腿,每次出来喊人都看见李氏一脸阴沉地在外面坐着.不免心中更加忐忑。
    接着.王妈妈一手拿着催生符.梨香手中则拿着樟木在房间里不停地烧.呛得李氏眉头直皱。
    “老太太.可不可以静....老爷去家神面前磕头.保估夫人早生早养。“王妈妈犹豫了又犹豫,终究还是将这话说出了。。
    李氏冷笑一声.道:“女人生孩子跟男人有什么关系!别整这些虫蛾子!快去词候你家夫人赶紧把孩子生出来是正经!”
    王妈妈一愣,满目愤恨地垂下头去.旁人家的夫人生产.请家中丈夫去
拜个佛又有什么难的.偏偏到了夫人这里.做什么老太太都要嫌弃!
    欧阳可面上一副紧张的样子,死死盯着内室的方向,手上不停地绞着手帕.欧阳暖柔声道:“妹妹不必紧张.娘是有过生产经验的.不会出什么大事。”欧阳可听到欧阳暖的声音.只觉得心头火起.却不敢当面顶撞.只能咬紧牙关.当作没有听见!
    “你大姐与你说话.这是什么态度!”李氏冷声道.盯着欧阳可的目光十分恼怒。
    欧阳可浑身一震,满脸愤恨,却看到欧阳暖嘴角微翘.带着一抹笑.半点也没有生气的模样.反而柔声劝说道:“祖母.妹妹只是为娘心急,不碍事的。”
    “唉.半点没有大家小姐的样子.像什么样子!”李氏叹了口气.狠狠地瞪了欧阳可一眼。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候.欧阳治踏进门来.眉头微蹙。   
低沉威严的声音让在场的人俱是一滞。
    欧阳暖上前行礼:“爹爹.娘早产了.情形似乎有些为难”,说着.语气一顿,声音里就有了浓浓的担忧”,爹爹,您看该怎么办呢?”
    “大小姐不必着急.妇人生产这是常有的事情,当初我娘生弟弟的时候也是这样.看着情况凶险.最后也是母子平安的。”王姨娘的声音清脆又带着几份妩媚。
看见王娇杏.欧阳可的眉宇间冷了几分.冷笑一声.心道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她自己是个丫头出身.她娘也不过是个下人.怎么和自己的娘比?   
话说完.王娇杏就感觉到有道刀般锦利的目光牢牢地锁住了她.立刻转过头.看见王妈妈面色阴冷地盯着她.想到之前自己想方设法阻挠王妈妈见到欧阳治.不由得心里一跳.不再说话了。反而是身后的李姨娘看着欧阳治一脸阴沉.微笑道:“是啊,老爷不用担心,夫人福大命大,必能母子平安。
    王妈妈心道你们这一个两个狐狸精.要不是你们绊住老爷.他也不会到这个时辰才来,想到这里,她的眼神也就更加可怖。
    李姨娘却半点也不怕王妈妈那种令人胆寒的神情,只轻轻低下头.嘴角有了一个小小的甜美笑容.仿佛在享受内室里林氏那种哀嚎的声音。
欧阳可站在角落里,看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祖母李氏攥着手里的佛珠念经.欧阳治沉着脸不说话.王姨娘语气轻柔地安慰.李月娥低着头看不出是什么表情......欧阳蜘 ...欧阳暖却是一直静静坐着.脸上看不出半点幸灾乐祸的模样,她突然想到,要是这一回弟弟活不下来,自己又该怎么办?   
祖母是因为这个生来带着天煞孤星命格的弟弟才这样厌恶娘和自己,若是弟弟没了.这一切也就过去了.她无数次想要劝说娘别留下这个孩子.娘却一意孤行,现在才弄得众叛亲离的地步!若是这孩子没了......一切也就会恢复平静了......欧阳可忍不住这样想到.脸上的神情也就变得有几分冷酷起来
    欧阳暖将一切看在眼中,冷冷笑了笑,这个屋子里的主子们.唯一希望林氏活下来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祖母顾忌天煞孤星,爹爹厌恶娘阻挠他的好事.妹妹自私自利只顾她自己,只有她——这世上最恨林氐的人.才希望林氏活着。死了.一切就一了百了.而活着.才能品尝到地狱的滋味。所以.她希望林氏活下来.承受世上最深切的痛苦!
    接生嬷嬷突然在里头探出头来:“王妈妈.您快进来!”
    王妈妈一愣,快步走了过去,欧阳暖关切地问道:“怎么回事?”
    接生嬷嬷笑道:“没事.没事......”她想用一种冷静而理智的声音说话.谁知道说出来的声音却带着无法掩饰的颤抖。
    如果一切平安.就会欢天喜地的出来报信.怎么会神色忐忑地将林氏的贴身妈妈叫进去?欧阳暖想了想.招来身边的红玉,轻声吩咐了几句.红玉,微微一愣.随即看到欧阳暖神色肯定.便轻轻点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屋子里的气氛冷凝,众人都各有所思,这个异动,只有李姨娘不动声色看在眼里.她心中不免升起了一丝怀疑。
内室.林氏一把抓住王妈妈的手:“怎么回事,为什么还生不出来?”   
王妈妈看向接生嬷嬷.对方脸色越发难看:“羊水破的太早了,可是现在小少爷都生不下来!”
    当真是难产!王妈妈没想到自己用来骗老太太的话竟然真的应验,不由得吓白了脸。感觉到林氏的手越抓越紧.赶忙紧安慰她:“夫人,那也不一定的.只要孩子出来得快,这些没关系的!”
    “妈妈,汤药来了!”梨香急匆匆地快步从外面走进来,王妈妈劈手夺过,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小蹄子,竟然这么慢!回头再收拾你!”
    梨香咬住嘴唇.从接生嬷嬷吩咐下来到她准备汤药的时间很短,她已经尽了全力了,但她们还是不满意,她低下头.悄情退到了一边.看着王妈妈扶着气喘吁吁的林氏喝掉了半碗催产的汤药。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林氏哀嚎的几乎快要断气.孩子却还是没有半点要出来的意思,王妈妈急的满头大汗。
    这时候.红玉捧着手里的托盘进了福瑞院.刚到走廊便被人拦住了.”盘子里是什么?”
    眼前的女子脸上敷了淡淡的粉,长眉杏眼,比平日更添几份妩媚.伸过来的手指上还戴着一颗莲子米大小的蓝宝石戒指.红玉一愣.手里的东西已经被人夺走:“雪参?”
    李月娥的声音微微带着一种凌厉:“好大的胆子,谁让你去取的!”
    “是我。”一道柔和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李月娥回头一看,却是微微含笑的欧阳暖”,我的丫头,自然只有我才能吩咐。”
    “大小姐这是要救她!”李月娥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看着欧阳暖的眼神生出了一种敌意。
    欧阳暖听着那声音只觉得微微刺耳,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半点改变:“姨娘说的没错。”
    “为什么?”李月娥失声道,脸上的神情几乎变了一个人.目光陡然变得十分严厉.”大小姐你别忘了,你有个亲弟弟,如若那林氏生下儿子你又当如何?”
    欧阳暖微微地笑:“如今爹爹儿女双全.娘再多生一个孩子.也是锦上添花的事.李姨娘不必多虑。”
    李月娥瞪着欧阳暖:“你 ...”
    欧阳暖笑着望向她:“你知道——祖母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不知道。”李月娥心头一震.”我也在想.她那么忌惮天煞孤星的名头.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她侧望着欧阳暖.目光在黑暗中闪烁不明。
    “是我请来的。”欧阳暖笑道。
李月娥的脸色越发难看:“大小姐,我一直以为咱们有相同的目的。”  
 一样的痛恨林氏.一样希望她胎死腹中,一样恨不得将她置诸死地.所以才能结成同盟.可是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刻.欧阳暖居然在背后捅刀子.她竟然要救下林氏?!这让李月娥完全无法理解!
    黑暗中,欧阳暖的嘴角微翘”,李姨娘.祖母不是好糊弄的人,你觉得她会因为我说几句话就改变主意来到福瑞院吗?”
    李氏也十分厌恶林婉如,她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不愿意将来被人说欧阳家刻薄媳妇.造成她难产而亡的流言.更不愿意林文渊借机发难.破坏了两家在朝中的联盟.损害了欧阳治的前程。李姨娘虽然对局势并不十分了解,却也知道自家老爷是个不中用的人,多年来在朝中对林文渊多有依伽 ..可是对于自己呢,林氏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一尸两命最好!
    李月娥攥紧了手中的雪参.眼睛里的怨恨和怒火熊熊燃烧,半点也不准备退让,仿佛那是她下半辈子的指望!
    欧阳暖轻轻一笑.道:“李姨娘.我知道你痛恨娘害了你的孩子,只是你也要想一想.若她一死.新人进门.你又会是个什么结局?”
    李月娥心中一凛.她一心只想要让林氏和这个孩子一起死了,却没想到万一林氏就这么死了.这欧阳家岂不是又要重新洗牌?她自己只是个妾.老太太和老爷再喜欢,也不可能被抬成夫人.欧阳治还年轻,若是他娶了身份高贵的新妇进门,对自己真的好吗?林氏到底是失宠了,孩子就算生下来也是个天煞孤星不得宠爱,但万一换了个厉害得宠的主母.一切就都大不一样了......
    “姨娘,可想好了吗?”欧阳暖看着李月娥,脸上的笑容十分的柔和.像是在等着她做这个决定。
    李姨娘看着欧阳暖.脑海之中在急速的转动.她说的对.若是林氏现在死了,对自己未必是什么好事,只是.欧阳暖又是为了什么!林氏生下个儿子来.对欧阳爵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欧阳暖大可以让林氏难产死去.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侯救下她!
    “李姨娘?”欧阳暖又轻轻问了一声,李月娥想了想,脸上露出一道笑容”,大小姐,这雪人参是稀罕之物.由我亲自来熬吧,很快就给夫人送过去.您放心口”
    欧阳暖深深望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越发亲和:“既然如此,就劳烦姨娘了。”
    李姨娘神色不定地带着雪人参走了,红玉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犹疑:“大小姐.她心怀怨恨,会不会从中做什么手脚?”
    “李姨娘是聪明人,话说三分点到即止.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以及怎样做对她最有利。”
    手脚是肯定会做的,只不过不会借机要林氏的性命罢了。欧阳暖微微一笑.道:“我们进去吧。”
    红玉却站在原地没有动.欧阳暖看了她一眼,红玉低声道:“小姐.您真的要救下夫人吗?”
    欧阳暖笑:“我自然不能让她这样轻易的死了。”声音不急不慢,带着点郑重的味道。
    “夫人 ...使劲!用力呀.....夫人快用力啊!”林氏耳边传来接生嬷嬷的催促.让她微微回神,剧烈的疼痛再次传来,王妈妈在一边心急如焚,眼看林氏的叫声慢慢低了下来,眼神也开始涣散。
    “夫人.您一定要振作起来!”王妈妈紧紧抓住林氏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您还有二小姐,您舍得让她一个人留下吗?”王妈妈顿了顿.继续说道,”若是您有什么万一,这欧阳家可全是那些人的了!”
    林氏的眉头一下子皱的更紧,脸上却多了几分恨意,手上的力气用的更大.几乎抓破了王妈妈的手背。
    正在这时候.梨香手中端了一碗汤药进来.低声道:“王妈妈,这是大小姐命人送过来的雪参汤.您看 。”
    林氏恶狠狠地嚎叫了一声,用力挣扎着要打翻那碗汤,王妈妈却一下子惊醒过来.愣愣看着那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神色变幻不定。
    突然.她冷声吩咐梨香:“你先喝一口!”wWw.uxier.cOm
    梨香一愣,咬住嘴唇.终究还是不敢违抗.喝了一口气,过了半天.没有半点异样.王妈妈才脸上露出喜色,道:“夫人,这雪人参可是好东西,对助产很有帮助的.大小姐手里头也只有半颗,您还记得吗,当初那位夫人生大少爷的时候也是这个模样,是靠了这人参才挺过来的....”,
    林氏的神色变幻不定,一会儿看着接生嬷嬷.一会儿看着王妈妈.艰难问道:“你确定这汤药......没问题?”
    “夫人.您怎么糊涂了.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大小姐送来的汤药有问题.您出了事.谁都会知道她谋害嫡母.她哪里会那么傻!”王妈妈虽然也不知道欧阳暖为什么会送这个来.可却知道这一点,再者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把心一横,这样劝说道。
    林氏咬紧了牙关.等着接生嬷嬷说话.对方却只害怕地低下头去,道:“夫人.孩子要是再出不来,大人孩子可都保不住了,如今之计,保住夫人的力气才能生下孩子......”
    没有别的办法了......王妈妈服侍林氏喝了汤药,一股热气顿时蔓遍了全身,林氏咬牙切齿地发誓:“我一定要生下这个儿子!”雪人参的效果立竿见影,林氏的声音大了许多,力气也有了,周围的人都松了口气,
    又折腾了一个时辰,满头大汗的接生嬷嬷突然叫道:“夫人再用点力.快出来了!”
    林氏心中一喜.猛地用力,只听见一阵微弱的婴儿啼哭声.耳边传来接生嫉瑭惊喜的声音.”是个小少爷!夫人,大喜啊!”
    王妈妈嘴角的笑容掩都掩不住,林氏心里一松,顿时被喜悦冲昏了头,急声道:“抱来我看!”
    这一胎整整生了一夜,天色都蒙蒙亮了。坐在外面闭目养神的李氏听见婴儿的啼哭声,不由得眉头皱的更紧,天煞孤星居然还是平安出生了,这是老天爷要亡他们欧阳家吗?
    欧阳治也眉头微皱,看来这孩子还真是命硬.这样都能生下来;王娇杏神色满是妒忌;李月娥眉眼平和,看不出喜怒;欧阳可愣愣站着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欧阳暖笑道:“妹妹,咱们家多了一个孩子了。”
    欧阳可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一下子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反应过来.神情还有些失魂落魄的。
    内室.林氏看着孩子.想到外面坐着的那些人.心里只觉得出了一口恶气,不由强撑着身体,扯起嗓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的道:“赏!重重地赏!”
    ——————题外话——————
    让大家失望了,此娃没有缺胳膊少腿,还是平安出生了。
    ps:你们的意见要统一.这边要看感情戏.那边要虐后妈,要统一!神经错乱的小秦伤不起啊!
上一章节:072 并称为京都双璧
下一章节:074 英雄救美是力气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