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间谍与反间谍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苏夫人得知林氏顺利生下欧阳家的二少爷,特意备上礼物来看望。

    林氏原本还在坐月子.并不接待外客,可是她不但收下了苏夫人的礼物.还亲自在小花厅与她见了面。
    林氏躺在窗下的美人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苏夫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她们的身边都摆了一张小圆几.摆放着香茗、热汤、茶点。
    苏夫人却没有心思去动那些东西.而是笑道:“婉如,我本该再等你身子好一些才来看你.但我在家中也坐不住.便提早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哪里的话,我在家里无事也是很难受,你来了正好陪我做伴。”说着.林氏轻轻一笑。
    “可是    我听说,小少爷身子骨很弱,你一直都不肯让他见外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苏夫人对于外面流传的关于欧阳家的消息一直很留心,这时候看似随意地问出了。。
    “是吗?”林氏淡淡道”,浩儿毕竟是早产.身子弱一些.大夫嘱咐不要见生人,免得过了病气。”
    这时候.梨香端了几样新鲜点心进来换碟冲茶,她小心地看看林氏的脸色,陪笑道:“夫人,奴婢已经着人去请大小姐了。”
    苏夫人眼神一亮.林氏微微一笑.只管笑着让苏夫人品尝新送上的点心:“这是我家厨子的拿手甜点.芸豆卷,你尝尝。”
    苏夫人拈起一块.咬了一口.果然柔软细腻,入。即化。但她顾不上赞叹,又探头向不远的庭院里望去。看她心思早已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林氏笑笑,把一只玉盏里的热汤小。小。地喝下去。
    看到苏夫人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神情.王妈妈嘴角勾起了冷笑,林氏却笑道:“快尝尝这碟里的芙蓉饼.这可是养生美颜的佳品,听闻当今太后也很是喜爱呢。”
    “是啊,苏夫人,听人说太后脾虚胃弱,又犯心疼病.宫里头的御医医治不了她的病,陛下也因此日夜烦忧。后来有一位长寿老人向她敬献了芙蓉饼.自从她经常进食后.不仅很少犯心疼病,头发也由白变黑了,您说这不是返老还童了吗?”王妈妈看了林氏一眼.陪着笑脸说道。
    苏夫人无可奈何地端起了银碟.说不上是赞叹还是不满,暗道:“林氏生了孩子,耐性倒是越发好了.还有心情在这里扯闲话。”
    直到用午膳的时候,才有小丫头前来禀报说.大小姐被老太太留下用膳了,一时半会儿过不来,要请夫人稍候,大小姐服侍老太太用完膳便过来。苏夫人一听.脸上掩不住的失望。
    午饭席上.苏夫人双眉紧皱,满怀心事,对着满桌菜肴.颇有些不愿下筷的意思。林氏则面带微笑,从容而关切地吩咐旁边的丫头为苏夫人布菜.苏夫人仍旧一昏提不起劲头来的样子。
    林氏道:“姐姐.天大的事儿也不用在吃饭的时候费神.您到底为什么犯愁呢?如果我能为你解忧,不妨说出来。”
    苏夫人看了左右一眼.脸上带了点疑难。林氏拍拍手,除了王妈妈和梨香,所有人都乖觉地退下了.苏夫人却还是沉默不语。
    林氏对梨香使个眼色,说:“上菜!”一只椭圆形的鱼盘上.躺着一条一尺多长的势鱼.身上浇了一层灿金色的浓汁.香味扑鼻.使人垂涎欲滴。林氏用筷子在鱼胸处揭了一大块,亲自送到苏夫人的碗中.道:“先尝尝看。”苏夫人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拒绝,将鱼肉送进嘴里细细品味,只觉得鲜美异常,不由笑道 “这条鱼真是美味,妹妹好享受。”
    林氏微微一笑.直视着苏夫人的眼睛,一字一句柔曼地说:“很多事情便是我不说也早已传的满城风雨.我也不怕姐姐笑话。夫君半年之内连纳两个侍妾,婆母偏心硬是夺了我手中的权柄,还有一双并非从我肚皮里出来的厉害儿女.这些人将我逼得几乎没有立锥之地.我处在这样的境地.尚且懂得享受,姐姐子女双全.夫妻恩爱,又有何事忧心呢。”
    苏夫人一怔.略略回味.恍然而语.看着林氏笑了:“妹妹当真是聪慧过人,女中诸葛,我自愧不如!”....好.妹妹想听,我直言就是。”
    林氏却嫣然而笑:“你道我当真不知道你在愁什么吗?”她敛起笑容.眼睛里的神色变得非常冷静.”你不过是因为欧阳暖在赏花宴上大放光彩而犯愁罢了。”
    “是一公,苏夫人一愣,脸上的笑容更深,”妹妹果然什么都知道,只是你既然都清楚.为什么任由她在外面那样风光?这样一来,你这个后娘岂不是更难做?”
    林氏冷冷一笑,道:“姐姐.常言道不哑不聋,做不得阿翁.他们要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便不知道好了.是我家老太太想让她在京都扬名.背后又有宁太君和大公主撑腰,我何苦去阻挠.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做了有什么用?”
    苏夫人看着林氏.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半响后才说出了心里话:“我听说,不少府里都盯上了贵府这位大小姐.欧阳侍郎心中也应该打起了奇货可居的念头,夫人坐视不管,是忘了曾经答应过我的事了吗?”
    林氏脸上的笑意凝固,语气无比郑重:“我若是忘了.姐姐今天何以会坐在这里?”
    “那你——”饶是苏夫人镇定,也十分担心欧阳暖身价倍增后出现一家女百家求的景象.那时候......自己的儿子可就没有希望了怀 ...
    “姐姐,这世上的事情都没有定论的,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你慢慢看吧,我一定会叫你如愿以偿。”林氏笑着,脸上的笑容却让苏夫人生生打了个冷战。
    说话间,欧阳暖还没有到.欧阳可却来了,穿着茜红色折枝花春裳,鬓角插了支赤金镶蜜蜡水滴菩,显然盛装打扮了一番,倒也显得花容月貌,十分出众。对于这个女儿,林氏已经是十分的失望.只不过到底是她的亲骨肉.她也不能在外人面前太过责备,脸上露出笑容道:“可儿来了,快坐下吧。
    欧阳可微微一愣.脸色不由自主红了.她脚上穿着林氏持别订制的绣鞋,这些日子又着意苦练了一番.走起路来十分平稳,几乎看不出踱脚的样子。她走到林氏身边坐下.看桌子上八宝酥鸭x一品枣莲,翅汤桂鱼、蓉和脆皮鸡、如意海参、十锦太平燕......摆了满满一桌子。林氏道:“去替二小姐添双筷子。”
    “是。”梨香立刻去了.不多时便取来了筷子放在欧阳可面前。 
    欧阳可微怔。重生之高门嫡女
    林氏微笑道:“尝尝这道八宝酥鸭,酥香可。得很。”
    欧阳可其实早已用过膳,却不好说自己吃过了,只能”哦”了一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林氏笑着问她:“怎样?还合。味吧!”
    欧阳可明明食不下咽,却还是笑道:“正如娘所言,这鸭子皮脆肉嫩.很好吃。”她一边说着,一边望向苏夫人.苏夫人却低下头,举止优雅,细嚼慢咽,半点也没有要和她说话的意思.欧阳可眼底暗暗着急.林氏却在心中摇了摇头,心道那件事还是瞒着这个丫头的好,如果她晓得.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于是桌上除了瓷器轻微的碰触声,再没有其他声音。
    用完膳,三人便在花厅里坐着用茶,欧阳可几次三番要探问苏玉楼的情形,却都被苏夫人四两拨干斤的推了回去。林氏看到苏夫人明显对自己的女儿欧阳可不感兴趣.反而勾起了嘴角.心中更加放心口
    就在这时候,小丫头进来禀报说大小姐来了,苏夫人的脸上竟不由自主露出喜色。
    林氏道:“快请进来吧。”
欧阳暖一身月白的翠烟衫,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从门外姗姗走进来,看见厅内的情形.她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上去和林氏和苏夫人见了辛气.
    苏夫人见她服饰扑素,颜色淡雅.却容色出众,光彩照人,心里不由点了点头。
    “苏夫人在这里等你多时了.怎么这么晚才来?”林氏佯作嗔怒的模样,脸上却笑盈盈的,十足一副慈母的神态。
    “原本是祖母留饭,耽搁了不少时候    “欧阳暖顿了顿,看了一眼面色冷淡的欧阳可,脸上露出一丝惊异道:“妹妹憔悴多了.最近睡得不好吗?“
    欧阳可一愣,抬起头刚要发作,却觉察林氏一双厉眼向自己望过来.当下按捺了脾气,强笑说:“我最近是有些不舒服,劳烦姐姐关心了。”
    欧阳暖点点头,笑道:“那就好,我还以为是——”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苏夫人.表情似笑非笑。欧阳可皱起眉头.问道:“姐姐以为我怎么了?”
    欧阳暖摇摇头.笑而不语.林氏眼神冷冷的.语气却很是温和:“苏夫人是我的手帕交,又不是外人,暖儿不必如此顾忌,有什么话直言好了。”她就不信,欧阳暖还敢在外人面前说欧阳可的不是!
    欧阳暖叹了口气,语气清淡道:“不是暖儿不想说,实在是此事牵涉到鬼神之事,不能乱说。祖母近日也睡得不好.总是说看见秋月满脸是血....对了”;她淡淡看了欧阳可一眼,脸上露出惋惜的神色.”妹妹还不知道吧.秋月她——三日前上吊了。”
    欧阳可悚然一惊,手里的茶杯”啪”的一声倾倒在桌面上.旁边的夏雪赶紧去扶正茶杯.却还是不小心将欧阳可的裙子弄湿了一角。苏夫人不由得侧目看向欧阳可,欧阳可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却碍于别人在场不敢发作.狠狠瞪了夏雪一眼,看的夏雪心惊胆战地低下头去。
林氏冷笑一声,道:“老太太是年纪大了.鬼神之说怎么能胡乱相信。  
这世上自然是有鬼神.要不然.自己怎么会重生来向林氏复仇呢?她要是知道这一点.只怕会吓晕过去吧。欧阳暖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却忧心忡钟道:“我也以为是祖母梦靥,结果听说昨天晚上寿安堂的一个丫头也撞见了,吓得浑身发拌,几乎昏死过去。说起来,秋月怨恨祖母实在是不应该.毕竟是祖母饶了她一条命.还让她去家庙替主子祈福,却不料......”就在这时候,她见欧阳可身体微微一抖.面露恐惧,便微微一笑,不再说下去。
    欧阳暖没说完的话是,却不料秋月被昔日的旧主子打得头破血流,气息奄奄,甚至额角还破了相,身为一个女子.当然会想不开上吊自杀了。
    林氏登时拉长了脸,不屑道”,暖儿,你是府里的大小姐,又是饱读诗书,知书达理.怎能听风就是雨的,再说那丫头自寻死路罪有应得,能怪得了谁!”
    欧阳暖惶然道:“娘说的是,这些原本都是传言,只是如今闹的人心惶惶的。”她看向欧阳可道:“祖母说.秋月这是枉死,怨气大,要找人讨回公道,她心中总是放心不下,还说要请人来做一场法事超度一二。”
    林氏盯着她,脸上的微笑十分冷淡:“老太太想必是多虑了,常人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秋月哪怕变成恶鬼,也是与人无尤,又有何惧!”
    欧阳暖叹了口气,脸上却带了点笑容道:“此言有理,冤有头债有主,秋月要找人算账,怎么也不会找到祖母才是——”说完.她看了一眼欧阳可.笑道.”妹妹,你说是不是?”
    欧阳暖脸色微微发白,直瞪着她道:“你......你......”
    欧阳暖不动声色地望着她.苏夫人看了这一切,脸上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场面一时沉寂下来,林氏阴着脸.棒着茶杯沉默不语.半天后冷冷对梨香道:“茶都冷了.还不快去换一杯!”
    她的语气十分冷漠,本就十分害怕她的梨香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双手不由得哆嗦一下.赶紧奉上热茶,谁知手忙脚乱之间茶水一下子洒出来.滚烫的茶水碰到了林氏的手背.林氏疼得慌忙推开茶杯.心中说不出的恼怒,伸手给梨香狠狠一记耳光。
    “混帐东西!存心想害死我?!”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求夫人饶恕!”梨香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慌忙趴在地下,额头在地上撞得咚咚响。
    “我知道你心思.是瞧着年纪大了.想要放出去嫁人是不是.觉着我这个主子碍眼了.就想着法子来害我,你想要烫死我^……”;
    “夫人!奴婢不敢.....奴婢真的不巩 ...”梨香吓昏了头,说到这里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半天也没说出所以然来。
    “住。!你这个该死的东西!”林氏说到这儿顿了一下,不露痕迹地看一眼欧阳暖.继续说道:“既然是个这样有外心的丫头.我今天成全你,让你陪秋月一起死!”
    “夫人!奴婢有罪,奴婢有罪......求求您大慈大悲饶了奴婢......”梨香趴在地下连连求饶。夫人这个人心狠手辣,她一直小心翼翼地做人做事.没想偏偏在这骨节眼上,又闯下这么大祸事。
    “你别做梦能逃过去!登鼻子上脸,什么东西,被人抬举几下就不知道骨头有多重了,分不清谁才是你的主子!”林氏嘴上骂梨香,其实心里说不出的怒气全都是冲着欧阳暖。
    王妈妈指桑骂枫,让李姨娘无地自容,如今林氏也如此,欧阳暖却无动于衷.丝毫也没有发怒或者窘迫的意思。
    林氏厉声骂了一会儿,抬眼看见苏夫人的神情.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失身分,这才转脸对王妈妈道:“把她拖出去,乱棍打死!”
    王妈妈慌忙大声喊守在外头的妈妈们.她们立刻冲进来拿人.梨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拼命挣扎.其中一个妈妈手下一滑,让梨香一下子逃脱.她立刻没命一样跑到欧阳暖的脚底下,大声喊道:“大小姐!大小姐!救救奴婢吧!帮奴婢求求情!奴婢真的不是有心的......”苏夫人是不知脾性的外客.二小姐自私自利,没有人会帮她!梨香用尽心力的喊着.死死抓住欧阳暖的裙摆.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红玉心里一惊,她不安地望向欧阳暖,只觉得林氏今天似乎在演戏,指着梨香骂大小姐,可是这一骂却是一条人命啊!想到这儿,她一方面觉得林氏太狠.另一方面更觉得梨香太倒雾。
    苏夫人听出林氏的弦外之音.便向欧阳暖望过去。如今这个局面,欧阳暖如果不替梨香求情,只会损了她平日里宽厚仁慈的名声,但若是求情.林氏又会不会答应呢....
    欧阳暖看着梨香脸色苍白,涕泪纵横,蹙眉叹了口气,令红玉扶起她,然而她却死活不肯放手.拽住欧阳暖的衣裙.泣不成声.”求大小姐发发慈悲......”
    所有人都望向欧阳暖,欧阳暖当然意识到.林氏这是将她放在烈火上煎烤,不,应该说,她是给自己设了个套,等自己钻进去......她算的果然很精明,欧阳暖看了林氏一眼.如她所愿地开了。:“娘.梨香跟了您多年,念她平日小心谨慎,请您网开一面,饶她一死吧!”
    “什么小心谨慎.她以为有人宠着她呢.越发不知轻重了。”林氏看了一眼欧阳暖,冷哼一声,”暖儿,你也不要为她求情,这样的贱婢不值得!”
    “娘,弟弟刚出生,现在闹出人命.祖母知道总是不好......而且苏夫人又是客人,在她面前处死婢女,也有些不礼貌....”,欧阳暖略带歉意地看了苏夫人一眼,对方却低下头装作喝茶.丝毫没有要为梨香求情的意思。欧阳可冷笑一声,道:“姐姐,你的心地也太好了,什么猫儿狗儿你都要管,这丫头是娘身边的人.她既然说了要她死.你还是免开尊。吧!”
    林氏点点头,道:“要是谁闯祸都能轻易饶过.以后还会老老实实为我办事吗!不行!要饶了她,别人会说欧阳家没了规矩。况且,我看了她就有气,难不成你要我留着她在自己跟前碍眼吗!”
    欧阳暖为难地看了梨香一眼.梨香一个劲儿地在地上磕头.把额头都磕地流出血来,泪眼摩挲地望着她,脸上写满了哀求。
    欧阳暖亲自将她搀扶起来.起身道:“娘.若是您嫌她粗手笨脚,就把她派到其他地方吧。”
从福瑞院里头轰出来的.谁还要?可儿.你愿意收下这丫头吗?”   
欧阳可脸上露出嫌恶的神情:“娘.这样不懂规矩的丫头我可不要!”   
林氏冷笑一声.怒气积聚在眉心涌动.美目中闪过一丝诡诵:“听到了吗暖儿.没有人肯收下这丫头.难不成我要送到老太太屋里去吗?”
    “娘.暖儿收下她,您看行不行?”欧阳暖笑着说道。
    红玉心里一急,怎么可以收下梨香!这丫头可是夫人身边的人啊!说不准今天这一出就是夫人的目的,大小姐这是中计了吗?她控制不住想要上前说话,欧阳暖却目光平静地望了她一眼,红玉心里一凛,立刻低下头去,大小姐这是在提醒她.这样的场合不适合她说话!
    欧阳暖看的很明白,今天这一出不过是苦肉计,林氏千方百计想要送个人到自己身边来!今天她不收下.紧接着林氏又会想方设法收买其他人来监视她.与其这样,还不如主动将梨香要过来.也好让林氏名正言顺地在自己身边安一颗棋子。
    林氏看着欧阳暖,似乎觉得很意外,尽管欧阳暖的话正中下怀,但她表面上却装出一哥不以为然的样子”,你别看她平日不言不语.实际上最是个爱给主子闯祸的,依照我看,还是打死算了!这样大家都舒坦!”
    “毕竟是一条人命,请娘放心.暖儿一定好好教q,她!”
    “我自己的丫头不听话,怎么能送去给你,这不是让你不好过吗?旁人听到还以为我这是为难你,暖儿,你这是何苦呢?”林氏的脸上作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所有人都觉得夫人这一回是动了真格的.然而欧阳暖却知道,林氏今天的表演,不过就是要逼着自己说出这句话而已。
    “娘.人是我要的,即便将来出什么错.暖儿也绝不会怪您。”欧阳暖举眸.眼中尽是请澈的诚恳之色.”娘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我还不晓得么?梨香,娘这是饶过你了,还不快谢恩?”
    梨香一愣,连忙跪下磕头谢恩。
    林氏唇角却是渐渐凝起了一个冰冷的微笑.装作无奈的样子.顺水推丹地说.”既然暖儿你这么说,那就饶了她,让她跟去听暖阁吧。”
    梨香一连磕了三个响头:“奴婢谢夫人!”
    “滚出去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林氏皱着眉头,再次提醒道”,暖儿.这丫头可是你自己要过去的.可别说娘把不要的人硬塞给你。”
    “自然不会的。”欧阳暖这样笑着说.深深望了梨香一眼.梨香则把头死死低下去,不敢抬起来再看一眼。
    闹出这样的事.苏夫人脸皮再厚也不肯久坐.只向林氏约好欧阳浩满月宴那一天会亲自领着儿女前来祝贺.就提出要走,临走之前对欧阳暖望了又望,却是笑而不语.原先的急切倒是被林氏刚才的举动冲淡了。
    照今天看来,林婉如虽然地位大不如前,到底还是有心机有手段的,该提醒的她已经提醒过了.端看她下一步怎么做。苏夫人微笑着.向众人告辞    听暖阁
    梨香泪眼汪汪地给欧阳暖重新见了主仆之礼:“大小姐,奴婢谢您救命之恩。”
    欧阳暖看着梨香.只觉得她身材娇小,皮肤白净.眉眼之间很是温柔伶俐。
    欧阳暖对她很满意的样子.对菖蒲道:“你陪她去认识一下院子里的妈妈丫头,顺便安排好她的东西。”菖蒲声音清脆地应了一声是,表情友好地领着梨香走了。
    梨香一走.方嬷嬷的脸上就露出担忧的神情,低声道:“大小姐,您怎么能收留这么一个人呢?她可一直是夫人身边的啊!难道您看不出来,夫人是成心要将这丫头送到您身边来的吗?”
这句话正是红玉想说而不敢说的,方瑭瑭自小将欧阳暖带大.情分与旁人不同,然而红玉也的确是全心全意担心着大小姐的.她闻言看向欧阳暖。   
欧阳暖淡淡笑道:“瘦死的骖驼比马大,林氏如今不过是一时失意,你们真以为她黔驴技穷了吗?我若是不收下这个,将来她会想方设法将别人塞进来。”
    方嫉瑭脸上有一丝不信:“这怎么可能?如今是李姨娘在管事,出人进人都需要她点头.她总不会帮着夫人送人进听暖阁吧。”
    欧阳暖此刻正坐在窗下.她的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明艳动人:“不能送人进来.就不能收买吗,就算收买不了.难道威胁利诱也不行?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嬷嬷如今都还看不清吗?”
    “这——”方嬷嬷神色越发惶惑.”她这是笃定了小姐一定会收下梨香了。”
    欧阳暖点点头,道:“的确如此。”有些话.她并没有与方嬷嬷说,林氏身边最信赖的人虽然是王妈妈.但多年来梨香也一直跟着她,很多事情都知道的很清楚.这样的人林氏怎么会送到自己身边呢?她就不怕梨香倒戈,彻底出卖她吗?还是她早已有了应对?不,也许林氏就是知道这一点,才选中了梨香送过来。因为梨香知道的很多.欧阳暖收下她的机会才越大,换了别人.自己未必会考虑这么做。
    说到底.林氏也在赌博。她的心思.欧阳暖略微猜到一些,却也不能完全猜透。她端起一杯茶,静静品了一口,方嬷嬷看着欧阳暖,只觉得她平静的神色有种稳定人心的沉着,让她悬空的心也跟着放下来。
    “嬷嬷.既然她来到这个院子,就不要对她另眼看待了。我说的意思.您明白吗?”
    这是让方嬷嬷提点下面的小丫头,不要刻薄欺负梨香。方瑭毋明白这是小姐的嘱托.便曲膝行礼恭敬地应”是”。
欧阳暖沉思半晌.这才低声道:“红玉,我另有一件差事要你去办!”   
红玉看见欧阳暖脸上收了笑容,竟然有几分严肃,不免正色道:“小姐吩咐就是.红玉一定尽心竭力。”
    欧阳暖点了点头,慢慢道:“红玉,你去打听看看梨香家里还有什么人?当初是什么人将她领进来的?尤其是问清楚.她有什么亲人在府里当差?最近可有什么人找过?越详细越好!”
    红玉忙点头应”是”。
    “还有一件.秋月你可安顿好了吗?”
    红玉笑道:“好在发现的及时,不然人就没气儿了。奴婢已经按照大小、姐的吩咐.着人将她悄悄送出府去了,旁人都以为草席卷着的是尸体,实际上是个大活人呢。”
    “这样就好,凡事多加小心,不要被别人抓了把柄。”
    方嬷嬷听着.补充道:“小姐放心吧,秋月安顿在老太君名下的庄子里.不会出乱子的。”想了想,她还是觉得不放心.又轻声道:“小姐,您刚,才不该让笃蒲去陪着梨香,有什么事情,吩咐红玉才更妥当。”
    欧阳暖摇摇头.轻声道:“菖蒲跟了我这么久,也该看一看.她究竟是憨傻,还是大智若愚。”
    方嬷嬷和红玉对视一眼.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明悟,这是大小姐喜欢菖蒲,想要看看她能不能有足够的机智应对这次的事......
    所有的丫头妈妈知道梨香是从福瑞院过来的.神情虽然带笑.眼神里却都有一丝防备.梨香不由叹了一口气。
    “怎么.嫌听暖阁不好吗!”菖蒲正在帮她收拾房间,听见叹气声.十分奇怪地问道”,夫人院子更宽敞吗?”
    梨香一愣.赶紧道:“菖蒲姐姐说的哪里话,我只是.....只是觉得……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菖蒲笑起来:“没关系.你毕竟是新来的,我刚升一等丫头的时候也是一样,别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呢!我也知道.自己不比红玉姐姐跟着大小姐的日子最久.所以做事情要更尽心尽力,现在你看.我们感情都很要好呢!”
    梨香听了微微一笑,暗道你是因为从三等升上一等,招了别人妒忌.我是从夫人院子里出来的,别人看我都以为是夫人派出来的监视大小姐的人.那态度能一样吗?她看着菖蒲.心里微微一动.”菖蒲.大小姐平日里待你们好吗?她——”
    “好啊!”菖蒲一边替梨香整理被接,一边笑呵呵地说”,所有的主子里头.就数咱们大小姐最和气.从不因为一点小事就胡乱发脾气.平日里有好东西也想着我们。既不像老太太那样威严,也不像二小姐那么娇蛮......”她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道.”听说夫人对你也是经常打骂呢!如今她把你拔到大小姐屋里,明面上,你是被赶出来的,实际上.你可从此脱离苦海了。”
    梨香没有做声.指尖阵阵发冷,望着窗外的目光却有些呆滞.大小姐对别人好,可自己是夫人院子里出来的.大小姐心里能没有疙瘩吗?她会怎么对付自己?不说大小姐,只怕夫人也不会就此罢休,想到那天林氏没说完的话.她不由自主,浑身发抖起来。
梨香姐姐,你怎么了?”菖蒲看她不回答,奇怪地问道。   
梨香嘴角微翕.欲言又止:“没什么.....”.
    “你就放心吧.大小姐一定是天下最好的主子。”菖蒲看着梨香的神色.笑得很高兴。
    第二天一大清早,欧阳暖才睁眼,打扮得清清爽爽的梨香就已经站在门口了。欧阳暖看了红玉一眼,红玉赶紧上来伺候,梨香却局促的站在原地,低着头一动不动。
    沐浴更衣.欧阳暖坐在梳妆镜前,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梨香始终一动不动地站在外头.丝毫也不敢靠近,更加不敢去抢红玉和菖蒲手里的事情做。
    她很懂规矩,也知道进退,还知道顾虑其他丫头的心情.这样的人,难怪可以平安留在林氏身边那么久。欧阳暖微微一笑,让她进来,也不去看她的表情,对着镜子道:“你来帮我梳妆吧。”
    梨香低下头.恭顺地应了一声是。
    欧阳暖的一头乌发如流水一般,顺着天水蓝的内裳蜿蜒而下。
    红玉将一条白色绣巾递过去.梨香接过,轻轻披在欧阳暖肩上.然后再拿起梳子,将她一头乌发对镜一点一点拢起。
    梨香一点一点梳着.只觉得欧阳暖的发丝温软绵密,触手柔软,令人爱不释手,正在走神,却突然听到一道柔和的声音:“你在想什么?”
    梨香一愣.顿时白了脸.低声道:“回禀大小姐,奴婢是觉着这梳子十分精巧.往日里从未见过。”
    她手里拿的梳子是银制的,梳背上方的造型与梨香在别处看过的都不同.梳身上非花非鸟.反而黎刻着说不出什么图案的细腻花纹,梳背呈弧形月牙状.中间透雕镂空.梳背双面的两端还镂雕着飞行的蝙蝠,形象逼真.动态优美。
    欧阳暖从她手中接过梳子.手指轻轻在梳身上的图案细细摩挲.梨香笑着问道:“大小姐,这是什么图案?”
    红玉看她一眼,脸上带了笑容回答道:“这是上古的七种兵器,锋利无比,杀人无形。”
    梨香一愣.脸色又白了三分.勉强笑道:“小姐怎么会喜欢这些?”
    按照当时的习俗,梳子上刻着兵器则意味着”杀气”,大多数女子会选择花鸟作为图案.很少有干金小姐喜欢这些锋锐的东西。
    这是为了提醒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有一把锦利的匕首还悬在自己的头顶。欧阳暖手中握着梳子,梳尺在她手心里留下了道道红印,她轻声笑道:“因为它可以避邪镇妖、逢凶化吉。”
    梨香又看了那梳子一眼,想到蝙蝠图案确实象征着福运高照、吉祥如意,心也就稍稍放下了:“小姐想要什么发髻?”
    “你自己看吧。”欧阳暖轻声地回答.脸上还是带着笑容,梨香终于松了口气,动作轻柔地很快梳理好.慢慢将最后一缕头发挽上,又从雕花镂空的首饰匣子拿了只式样繁复的金镶红宝石流苏步摇,欧阳暖看了一眼,笑道:“换简单的吧。”
    梨香一愣,这才想起大小姐身上从未见过很繁复的首饰,她想了想,从匣子里拿出一支翠绿的碧玉翡翠管子.梳好了妆,梨香轻手轻脚地拿起一面铜镜.前后相映中,只见乌发碧玉管.更加衬得欧阳暖清丽无匹。WWW.uxier.cOm
    欧阳暖笑着点点头,赞许道:“梳的很好。”
见她满意,梨香方才撤了白色绣巾.然后笑着道:“大小姐喜欢就好。   
欧阳暖微微一笑.随意地拨弄着匣子里的首饰,抬起眸子看着镜子里的梨香道:“你刚来.还习惯吗?”
    梨香垂下眼:“大家对奴婢都很好.奴婢很习惯。”
    欧阳暖淡淡道:“娘送你到我这里来,是什么原因.你知道么?”
    梨香心中一凛:“奴婢笨拙.惹得夫人生气了。”欧阳暖微微一笑:“不,娘是看着你聪明伶侧又善解人意,持意将你送到我身边来。”这句话一说,梨香的脸色刷的白了。
    梨香红了眼:“大小姐,您莫不是怀疑奴婢!”
    欧阳暖淡淡看着她道:“怀疑?怀疑你什么呢?梨香,我什么都没有说,你怎么就觉得我怀疑你了呢?”
    梨香咬着牙跪下去:“大小姐,奴婢绝不敢做对不起您的事情.求您放过奴婢!“
    欧阳暖收起了笑容,淡淡地道:“只要你没有做错事情,没人会想要为难你,但如果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那就谁也保不住你。”
    梨香深深低下头:“是。”
    晌午,梨香从听暖阁里出来.心中反而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到了听暖阁肯定没有好日子过,结果出乎她的意料.其他丫鬟妈妈们虽然还是对她淡淡的,却并没有实质上的欺负,比起她在福瑞院心惊胆战的生活已经好了许多。她棒着手里的绣品,慢慢往前走去。
    王妈妈悄无声息地靠近.见梨香没有发觉.便轻轻咳了一下。梨香慌忙转身,发现王妈妈站在背后.对自己向来很严厉的脸上透着一丝笑意。
    “王妈妈!”
    “梨香.在大小姐身边还好吗?”王妈妈微笑着问道。   “我刚从夫人那里出来,”王妈妈笑眯眯地挨近她,问起梨香在欧阳暖身边的情况.又问道:“你想不想回福瑞院?”
    “让奴婢来听暖阁是夫人的意思.她让奴婢在哪里.奴婢就在哪里做事。”梨香知道一句话回答不好王妈妈就会发怒.只能斟酌着回答。
    “说的没错!你可算开窍了。”王妈妈越走越近,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丫头.您要想回夫人身边.我可以帮你,只看你自己明不明白。”
    一听对方说要让她回去.梨香心里已经绷紧了弦;再听说对方要帮忙.心里更加大吃一惊。她再笨,这话里的意思她还是听得明白,王妈妈想让自己在大小姐身边做奸细,联想起夫人上次说要让她在大小姐身边词候却又突然住。没有说完的事....”她低下头,心里忤抨跳,使劲咬着嘴唇不说话。最终.她硬着头皮顶了一句:“奴婢….”奴婢不敢…”
    “梨香.你忘了你妹妹吗……” 王妈妈还是一副笑模样,刻意拖长了声音.听在梨香耳里,无疑是催命的恶鬼…   
上一章节:075 大小姐是狐狸精
下一章节:077 满月酒重遇渣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