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满月酒重遇渣男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王妈妈,我求您,不要对霜晴下手,我就这么一个妹办 ..”,梨香的泪水一下子流出来。

    “不想我对她下手,你就应当知道该怎么做!大小姐那儿有什么动静,你随时都要向夫人禀报!”
    “您让别人干吧,我不行.要是大小姐知道肯定不会饶过我.我只是个丫头啊!”
    “别人?大小姐的听暖阁守得跟铁桶一样.别人可没那么容易进得去.你进去了正好.也省的夫人再费功夫!”
    “王妈妈!我求您了。我什么也不懂,我害怕,真的不行.到头来说不定会给夫人会惹出什么祸事!”
    “我已经把话撂这儿了,做得了你得做,做不了还是得做!”王妈妈把脸拉下来,冷笑道.”过几天就是节骨眼儿,你要是把夫人的事儿办砸了,不要说你妹妹,哪怕是你爹娘,也没好果子吃!”
    梨香怔怔地看着铁石心肠的王妈妈,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听暖阁的日子很平静,梨香在福瑞院呆了六年,府里的险恶已经了然于心,特别是夫人,眼睛里揉不了半点沙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早已令她心惊胆战。如今她被派到大小姐这里来.明里暗里大家都提防着她,她自己也的确是被派过来做奸细的,但说也奇怪,明知不该和大小姐亲近,她却依然感觉到欧阳暖身上有一种力量让人动容:大小姐的微笑,皱眉时候的温柔.丫头做错事的时候轻声的责备,做对了毫不吝啬的奖赏.明明是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却永远不知疲倦一遍又一遍地练琴、练书法,甚至自己动手采花、制胭脂、泡茶.脾气那么温婉,行事作风却像个男人般果决,这一切都令梨香感到震撼    她甚至发现,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在不由自主地仿效着她,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欧阳暖对她来讲,充满了神秘与诱惑.她明知道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还是想要解开大小姐的秘密.她总觉得,掀开那一层面纱以后.里面的真相会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憧憬。
    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欧阳浩满月酒这一天。天气正是晴朗.春光明媚.花红柳绿,极适合宴客,林氏本想要给欧阳浩大办特办.李氏却并未答应.只像上次做寿一样开了几桌筵席.一众男客在前面吃酒,女客在后院另辟了一处饮宴。然而这一回来的人,却不知为何比上次多了许多,原本京都里和欧阳家交好的人自是不说.很多对与蓉郡主并称京都双璧的欧阳家大小姐感到好奇的人也来了.还有不少欧阳治在官场上说不上热络的同僚.场面比上次李氏做寿还要热闹三分。
    林氏坐在铜镜前.梳着高高的云髻.戴着一只九尾的大凤钗.凤钗上衔着一缕光彩夺目的珍珠串,脑后压了一朵金累丝点翠镶珠宝花蝶.穿着正红色亮纱外裳,系金色织锦宽腰带,亮眼的牡丹纹十二幅长裙,竟将因生产而略微有些臃肿的身材修饰得婀娜多姿起来。
    等下众人见了自己.少不得要惊讶一番吧。重生之高门嫡女
    林氏勾了勾嘴角.看着镜子里人的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掩盖了原本眼里的凌厉之色。
    王妈妈打量着她,笑道:“多亏钱大夫调理的方子,夫人看起来比从前还要精神几分呢。”
    “是吗?”林氏笑了笑,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我自然要打起精神.若是连我自己都没精打采的.那些人更要得意了。”
    “今天的事——”王妈妈看了看镜子里林氏精致的眉眼,犹豫着轻声道“,老奴看梨香那丫头似乎有些举棋不知 ..”
    “待会儿看戏的时候,你想法子带她到我的跟前来。”林氏目光一凝.冷冷地说道。
    “是!”王妈妈应了.脸上重新恢复了笑意盈然的模样。
    这时候.欧阳治在书房里招待比旁人都早到一步的吏部尚书廖远。
    “恭喜恭喜.恭喜欧阳兄又添一子帆 “廖远坐在书房里,脸上的笑容带着三分打趣道”,小少爷叫什么名字?”
    欧阳治陪笑道:“欧阳浩.是一早起好的名字。”
    “好名字。”廖远点点头道”,今天可要把令公子抱出来让大家看一看。
    欧阳治脸色一暗,”当然!”欧阳治面上不说,其实心里是十分介意天煞孤星的事情。林氏生怕别人谋害了这孩子.天天守着看着,甚至不让任何人进去福瑞院.连老太太派去的人都挡着,他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不对劲儿.....
    廖远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奇怪:“你别怪我多事,我听说京都有些不利于小公子的传言啊.....”
    “什么传六 ..”,欧阳治脸上的表情一僵。
    廖远手中随意地拿起一个碧玉镇纸把玩.脸上的表情却在不知不觉间带了一丝凝重.”你我同僚多年.有些话我也不想瞒着你.外面到处都传,说惠安师太铁。直断,说你家这位小少爷是天煞孤星......”
    欧阳治一愣,额头冷汗哗的一下就流下来了.讪讪的说不出话来,廖远笑道:“我也不是外人,所以才和你说这些话。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些传言平日里倒没什么,但你是要往上走的人,平白无故多了这许多话,只怕有损你的声名啊.....”
    欧阳治的冷汗几乎湿透了脊背.脸上硬是挤出笑容道:“是.您说得对.我早就该注意到这个了,惠安师太曾经说过,等孩子出生就要送到有道行的师博身边去修行,这样也能消灾免难,只是我那夫人.....您是知道的,她出身侯府.性子倔强.宁死不肯从,非要将那孩子留在身边,这一次办满月宴.家母说不要大办,她却偏要坚持大宴宾和 ...我实在是拿她没有办法..    “欧阳兄在官场上行事倒是决断.怎么对这些妇人反倒没法子了?”廖远闻言.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一个连家务事都处理不好的男人,怎么能在朝为官呢?欧阳治当然也清楚这一点.只是他总不好说.自己是畏惧林文渊.才会对林氏步步退让吧.    廖远也不和他废话,直截了当地道:“欧阳兄,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你想想这一次你儿子的满月宴,为什么来的人比上次老太太的寿宴还要多?”
    欧阳治心回电转.干笑几声.道:“那些人多数是冲着您的金面,知道您也会出席.说不准是想借着机会攀附.不然就凭我的这几分薄面.哪里会来这么多客人?”
    这话明显是恭维,廖远微微一笑,很是受用.又抛出一个重量级的消息:“你可知道.我很快要升迁了!”
    欧阳治闻言心里一烫,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恭喜廖兄!这一回——可知道是要去哪里么?”
    廖远看了一眼紧闭的门窗.才轻声道:“听泰王的意思,是去中书省任左承,很快任命就会下来了。”
    廖远为人谨慎小心,他现在和欧阳治说这种话,这事情必然是定下来了。欧阳治心中咯噔一下,笑道:“廖兄高才,自然是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小弟真是既佩服又羡慕啊!”
    廖远看了他一眼,语气里流露出几分轻微的责怪,道:“早跟你说过平时多和我一起去走动走动!秦王殿下岂是池中之物.你要是攀上了他,自然也不愁升不上去!就连你那个小舅子.不也一样——;.他话说到这里,突然止住了口
    林文渊和秦王走的也很近,欧阳治当然不傻,早已听出了弦外之音,只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镇国侯府看似是一个整体,其实早已四分五裂,他的大舅爷林文龙的女儿即将嫁入太子府.二舅爷林文渊却和泰王一系走的很近,这等于是站在了两个不同的阵营,对镇国侯府来说这并不是坏事.谁最后赢了都不至于压错宝,多留条路总是好的,可是对于自己来说,这就很难选择了,一个选不好,可是就彻底栽进去了。想到这里,他笑着道:“我是没法子,您也知道.我那个侄女可是要嫁入太子府了,到时候......夹在中间我也难做人。”他最好的法子.就是再多观察一段时间,等时局真的定下来再说。
廖远当然知道欧阳治心里打的主意.心道你等来等去.局势真的定了.这大腿可就不好抱了!旋即冷笑道:“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一走,这个位子就空了出来,你也该赶紧的准备一下,活动活动,别被人家钻了空子。   
欧阳治心里一喜.脸上却故意沉吟道:“只怕是有些难.我的政绩您也知道——”
    廖远笑道 “你别和我打马虎眼.这件事只要秦王殿下肯帮你.也就成了一大半儿了,让尊夫人找那位林尚书筹谋一下.还怕成不了吗?”
    欧阳治一愣,心中的念头千回百转,道:“廖兄,我有如今离不开您的提携,若真的有这个可能,还要靠您在殿下面前多多美言才是。”
    廖远却故意不回答,转而又提起了另一桩事:“你那位长千金,可是出落得越发好了,听说就连曹国丈家里都派人来问过.....”
    欧阳治心里一跳,道:“曹家空担了个国丈的名头.也不过是沾了裙带的光,哪里比得廖兄家,书香门第不说.贤侄更是仕途坦荡。人家都说您福气好,儿子女儿都很出色,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廖远心中受用.笑意更深,道:“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你心里明白就好。
    在廖远看来,欧阳治本人不算什么.不值得费心拉拢,然而他身后还有镇国侯府.这官场中,盘根错节,风水轮转.谁也说不准到最后会怎么样.所以自己在适当的范围内提点他一二当然是可以的.只是他也应该作出相应的回拟....
    听暖阁里,欧阳暖刚刚穿戴好要出去迎客,忽听外面一阵嘈杂的声响.方嬷嬷正要出去看,只听外面传来菖蒲的声音道:“大小姐,老太太身子不适了。”
    满屋子的人顿时一惊,欧阳暖皱起眉头.昨天去请安李氏还好好的,今天是欧阳浩的满月宴.怎么就生病了?
屋子里眨眼功夫鸦雀无声.欧阳暖无声地叹了口气。   
方嬷嬷疑虑重重:“大小姐.老太太这如 ...”
    欧阳暖道:“我先去看看。”
    欧阳暖到了寿安堂,只见张妈妈眼睛通红,似是哭过的模样,心中有些吃惊,张妈妈看到欧阳暖来了,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嘴上急忙道:“大小姐,快去瞧瞧老太太吧。”
    “张妈妈.昨天来老太太还是好好的,怎么今儿就病了?”欧阳暖轻声细语,脸上带了一丝焦急。
    张妈妈看了一眼周围的丫头妈妈们.长喘了一口气”,早上起来老太太就有些胸口闷.刚才直喊头疼.还说今天是小少爷满月酒.一定要出席,人没走到门口,忽然就昏了过去。王大夫已经请来了,正在给老太太开方子。    就在这时候.李姨娘突然从里面掀开帘子走出来.看着欧阳暖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小姐。”
    欧阳暖问道:“祖母现在怎么样了?可还好吗?”
    李姨娘道:“老太太缓过气来了,玉梅在旁边伺候着.我正要出去禀报
老爷。”
    欧阳暖点点头,道:“别急,今天贵客多.爹爹在前厅待客,先看看老太太的情形到底如何再决定,不然惊扰了外头的客人不好。”李姨娘听了点点头,道:“还是大小姐想得周到。”
    一路进了内室,守在老太太身前的玉梅见欧阳暖来了,急忙让出老太太床前的位置.欧阳暖走上前去看,李氏躺在迎枕上,面色苍白,呼吸有些微的急促,欧阳暖不过刚刚走近.李氏已经睁开眼睛,看到她点点头.慢慢地道:“暖儿来了。”
    欧阳暖不由自主面带忧虑:“祖母是哪里不舒服?”
    李氏声音微弱”,我头晕得很。”说着,欧阳暖看向床边的王大夫”,您看.祖母是怎么了?”
    王大夫面露疑虑.道:“从脉象上看倒没有大问题.也许是天气转暖.老太太一时不适应......”他摇摇头.旁边的人听了,心道这是个什么毛病,连大夫都看不出来?
    李氏似乎很没力气,坐都坐不起来,她对周围的人摆了摆手:“你们先
下去吧,我和大小姐说说话。”
    李姨娘一愣,不由自主咬紧了嘴唇,轻声道:“我也留下词候老太太吧!”
    李氏看向她,”没事.这里留着暖儿一个人就行了。”
    李姨娘目光一闪.这才和众人一起退下,屋子里只留下李氏和欧阳暖.还有老太太的心腹张妈妈。
    李氏长出一口气。
    欧阳暖道:“祖母身子一向健朗,这一次自然也没有大碍.....只要您放宽心,好好养病。”
    李氏道:“我知道,这不是寻常的病症,那天煞孤星的命太硬.我恐怕迟早有一天要被他克死。我只是后悔.当初动手的时候没有彻底狠下心来.总觉得孩子没了就行了,却没想到这天煞孤星还是死咬着咱们家不放 “说着淡淡地道.”之前要是能连她一块除掉,也不会有今日。”
    欧阳暖低下头,李氏当真恨毒了林氏,居然说得出这种话来。
    李氏叹口气,挣扎着拉起欧阳暖的手,哀叹.”我嫁到欧阳家这么多年,一直劳心劳力苦撑着.若是因为这个孩子,欧阳家有了什么损伤......我当愧对你祖父.愧对欧阳家的列祖列宗......”说着说着,她猛地咳嗽了一声.欧阳暖急忙上前用手抚顺她的胸口。
    李氏看向欧阳暖.道:“今天这场宴,我是不能参加了.你就和那些夫
人说——我身子不适。”
    孙子的满月酒,祖母竟然不参加.这样的事情便是全京都也找不出的.岂不是要坐实了欧阳浩天煞孤星的名头,让林氏气断了肚肠?欧阳暖看着李氏.心中为这个幼小的弟弟叹了一口气.忙道:“祖母.您不必担心.安心养病,其他的事不要多想,满月宴自然会顺顺利利的。”
    李氏点点头”,暖儿,看着点你娘.别让她闹出什么有损欧阳家名声的事情来。”
    一个月来,李氏已经提了多次要将欧阳浩送到庙里去的事情.林氏都借。孩子没满月.身子又柔弱.坚持不肯让任何人动他.这样一来.老太太和林氏的嫌隙自然越来越深,梁子也越结越大了......
    女客慢慢都到了,一群服饰华贵的夫人们围着小圆桌,坐着吃茶聊天。小姐们也都找自己熟悉的人聊在一起.场面很是热闹。
    欧阳暖上身穿着素色薄纱外衣,领。绣着淡雅的绿萼梅花.里面月白色对襟中衣,下着一袭淡紫色湘水芙蓉裙.头上偻堕髻,耳后明月珠,微微一笑,明媚清爽。这身裙子是李氏持意找一等的绣楼定做.很是精致秀丽,特别在面料x绣花,还有颜色式样上.费了不少心思。
    小姐们看着都很喜欢,纷纷问她,身上这裙子是哪家绣楼做的,是哪位师傅的手笔,欧阳暖含笑陪着说话,——回答。
    林元柔转头对欧阳可笑道:“你这位大姐,可真好人缘。”欧阳可看着在人群中说笑的欧阳暖,嘴角勾起冷笑,道:“她的这种本事也算厉害了,连祖母都被她蒙骗过去了。”
    林元柔摇摇头,淡淡道:“说起来,上次赏花宴会你没有去,实在是太可惜了,你姐姐真是大放光彩呢!”
    欧阳可穿着玫红色的八宝琉璃暗金裙子.头上戴着珊瑚镶宝的金暮子.看起来光彩照人.听了林元柔的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嫉妒.却很快掩饰好了,微笑道:“是呀,祖母常常和我提起.要我向姐姐多学学。”
    林元柔掩。笑道:“要我说,这样讨好别人的方法.当真不是一般人学得了呢!”
    一旁偷听她们二人对话的苏芸娘轻声道:“大小姐如今和蓉郡主并称京都双璧,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这话虽然是夸欧阳暖,听着却很酸.林元柔勾起冷笑.她虽然不忿欧阳暖出风头.却也看不起苏芸娘这样的商户之女,当下站得远了些,不想沾到对方身上的铜臭味,苏芸娘进京以来,这种事情都司空见惯了.只是心里有些委屈,脸上却还是装出一副笑脸。
    史家三小姐一直对这里的动静很关注,这时候突然问道:“可儿,你的弟弟呢?怎么现在都还没有抱出来,我听说他从出生起就一直在生病,这是真的吗?”
    欧阳可一愣.脸色顿时有点不好.只是她也知道史三小姐是吏部尚书廖远的嫡女.人家爹是欧阳治的顶头上司.自己说话当然要小心些.她笑道:“因为弟弟身子弱.娘是很少带他出来。”实际上,是一次也没有过.甚至自己去探望.林氏都坚决不让她见人。
    史三小姐笑道:“我听人说,惠安师太说你弟弟是扫把星呢,你们真是胆大,居然还敢将他留在家里?”
    欧阳可脸色一变.”这话史小姐是听谁说的?”
    “这事还需要听谁说?大家都知道的。”史三小姐继续说”,哎呀,这样的命格是百年难得一见呢,可儿你要多小心,千万别被克着了。”说着.她还掩住嘴角笑了。
    欧阳可握紧了拳头就要站起来.她身后的丫头夏雪一惊.连忙轻声道:“二小姐,您的裙子皱了,奴婢帮您理一理!”实际上.是示意她不要再说了.千万不要在这里闹出事来。
    欧阳可咬住嘴唇,生硬地坐了回去,脸上强笑道:“不过是一些不懂事的人乱嚼舌根罢了.史小姐怎么能相信呢?”
    不一会儿.就见林氏从外面走进来,所有人都笑着站起来和她打招呼,气氛一时之间热烈起来。欧阳暖看在眼中,微微含笑,眼睛里却是冰冷.她对林氏低声道:“娘.祖母身子不适.就不出来陪客了,她说您要是忙不过来.可以请李姨娘一并照顾。”
    林氏看了欧阳暖一眼.脸上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道:“既然老太太不舒服,也就不要勉强她老人家了,至于李姨娘么,不过是一个妾.难等大雅之堂,还是我自己辛苦一下巴 “说着对众位夫人小姐道”,戏台子搭好了,各位一同去稍坐吧。”wWW.uxier.cOm
    欧阳可节衅地看了欧阳暖一眼,首先挽着林氏的胳膊.带头出去了,欧阳暖却微微一笑.恭顺地走在后面.后头夫人小姐们对视一眼,都说着笑着跟出去。
    林氏笑着在棚子里坐下.这一回老太太不在,她理所当然是以女主人的身份出席。欧阳可想要坐在她身边,林氏却皱了皱眉,道:“一点儿也不知道礼让,你大姐今天辛苦了.把这位置让给她吧。”
    欧阳可刚要说话,林氏却使了个眼色,王妈妈笑着上去挽住欧阳可.轻轻捏了一把她的胳膊.欧阳可微微一愣.林氏已经笑道:“暖儿.来,过来坐在我身边。”她指着身边一张椅子说。
    “瞧瞧.人家这娘多疼女儿。”
    “是啊.欧阳夫人真是个好心肠的夫人,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也这么爱护。”
    “这可难说哪,你们是不知道——”
    旁边的夫人小姐们脸上都露出笑容.互相对望了一眼,交换着耐人寻味的眼神,窃窃私语个不停。
    欧阳暖笑得很温柔,从前就是这样.每次林氏一开口,外人就觉得她对自己很好,为人很贤惠很大度.当初自己不也是被她那出色的演技迷惑了吗?若非重来一次.她真的不知道.林氏这张笑脸是怎么做出来的.明明那样仇恨自己......
    因为林元馨再过数月就要出嫁.不便再参与这样的场合.这一次镇国侯夫人沈氏并未参加,只是派人送来了贺礼,蒋氏却因为林氏的关系.持意带着一双儿女前来祝贺。这时候她看到如此情形,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妹妹,你和暖儿真是母女情深呢,叫我好羡慕。”
    “那也是暖儿懂事,我才这么疼她。”林氏笑着拍拍欧阳暖的手,满脸都是慈爱,说完.她又细心地帮欧阳暖整理了衣襟,表情着实很温柔,温柔得令人胆战心惊。
    红玉和梨香都站在后面伺候,红玉看着林氏对欧阳暖这么好,想起之前两人之间的种种恩怨.越看越觉得身上发毛。夫人显得很诚恳,像是真心疼爱大小姐一样,一举一动都透露着那么一种慈爱。如果没有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红玉还当真以为夫人这是想开了,要和大小姐和睦相处,但话又说回来.林氏这样睚眦必报的性格,可能吗?她看一眼站在林氏身后的王妈妈.见她笑着一张脸.眼睛里却时时闪动着叫人心惊的光芒,红玉心里一顿.不由自主转过脸看了梨香一眼,然而梨香却像是一直心不在焉,低着头谁也不看。
    红玉推了她一把:“今天客人多.你可警醒着点。”要不是方嫉瑭老毛病又犯了,菖蒲和文秀持意被留下照顾,也不会轮到梨香来。虽然梨香到听暖阁以来,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是红玉心里就是不放心口
    梨香是不敢抬头.因为她每次抬头.都会看见王妈妈冰冷的目光向她这边投过来。
    “你怎么带着这丫头!”林氏突然指着梨香问,似乎刚引发现她。欧阳暖笑道:“这是娘调教出来的丫头,女儿也十分喜欢,这样的场合让她多跟着.也不至于整日在院子里头闷坏了。”
    “这丫头没给你闯祸吧!”林氏看了梨香一眼.口气显得很冷淡。在此之前,她曾暗示王妈妈去找梨香,问问她现在的情况。听暖阁的情形林氏现在也很清楚.梨香老实懂事,聪明伶俐.也不多嘴多舌.这样的人招主子喜欢.欧阳暖如今出门经常带着她。
    “不会.梨香上次也只是一时糊涂.现在——”欧阳暖看了梨香一眼.笑道”,算是听话懂事。”
    “那就好,我还怕你嫌弃这丫头。”林氏不动声色地笑了。
    戏台上演的是一出热闹的戏.这一回林氏做主,自然不会选那些她看着不顺心的戏.持地挑了一出珍珠塔.才子佳人.风流缱绻,状元及第,夫唱妇随.夫人小姐们就爱这样的戏,巴掌都拍红了。
    戏台上唱的正热闹,却突然来了一个福瑞院里的丫头,回禀说小少爷突然大声啼哭不止.乳娘哄不住.请林氏回去看看。
    林氏把脸一沉.恼怒道:“这么多夫人都在这里.连个孩子都哄不住还要我亲自回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丫鬟惶恐地低下头去不吭声,抹氏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向众人道:“都是我把这孩子惯坏了,这么不懂事——”
    旁边的蒋氏笑道:“瞧你说的,这里坐的也都是熟客,我们自己招呼自己也就行了,孩子那么小,你和他置什么气呀,快去看看吧!晚上可要记得把孩子抱出来,咱们大家也好看看!”
    众位夫人也纷纷点头.劝林氏回去看看。
    林氏望向欧阳暖.欧阳暖眼中刊过一丝冷意,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端丽:”娘,弟弟既然哭了,您就回去看看吧.这里有我在.不会出什么乱子,再不济,还有妹妹帮衬着。”
    林氏点点头.美目落在欧阳可身上.道:“可儿如今也懂事了.你要多帮着你姐姐一些。”
    欧阳可站起来,柔顺地点点头.道:“是,娘.您放心吧。”
    这边戏台上继续唱着,风流俊俏的书生刘展与知府千金一见钟情,上门求亲,却因为家道中落而被知府拒之门外.俊俏的书生悲不自胜,无处可投,夜宿汪船。小姐们看得很紧张.夫人们却说说笑笑,场面很热闹,并未因为林氏的离去而冷场。
    林氏走了一盏茶功夫,王妈妈突然过来.上前对着欧阳暖行了礼,笑道:“大小姐,夫人命奴婢来请大小姐一件事。”
    欧阳暖笑道:“娘有什么吩咐.王妈妈直管说!”
    王妈妈笑道:“夫人去抱小少爷,谁知小少爷刚喝过奶,一下子就全吐了.弄脏了夫人的裙子,要找去年那件同色的石榴裙来换,您也知道.梨香原管着夫人屋里的衣裳首饰,她的差事由旁的丫头顶了手。”说着,脸上露出几分不悦”,偏偏这件裙子当初是她收拾的.谁都找不到......想让她过去看看。”
    旁边已经有夫人小姐好奇地看了过来,欧阳暖嘴角含笑:“她原先就是娘屋子里的.有什么事情娘直接吩咐就好,梨香.你跟王妈妈去吧。”
    梨香望了欧阳暖一眼,却看到她温和的眼神,只是在她看来.情愿大小、姐对她严厉一些,她心里才能好过一点。梨香真心觉得.大小姐这样聪明,家里什么事都瞒不过她,不过对方不问,她也不敢提……
    林氏没有在照看欧阳浩,她坐在自己的贵妃塌上,等着梨香过来。几次拿起茶杯又放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王妈妈才带着梨香进来了。
    一进门.梨香迎上林氏冰冷的眼神.心头不由一怔.一下子令她想起夫人平日的威严,不由自主跪倒在地,身子带起一阵颤抖。
    “梨香!”林氏两眼盯着梨香.沉吟片刻,突然单刀直入地冒出一句出人意料的问题”,你恨我吧?”
    “大人.....奴婢不敢,是奴婢做错了事,才会被夫人赶出去。”梨香一愣,随即咬住嘴唇.竭力让自己维持镇静的表情。
你说的可是真的?”林氏平静地说。   
奴婢绝不敢撤谎骗夫人。”
    “要是那天我真把你打死了呢?”
    “那也是奴婢自己的错,绝怪不了夫人。”梨香心里不断打鼓,额头上沁出一片细汗。
    “你知道这一点就好,不枉我留你在身边这么多年。”林氏长长吁了一口气.口气和缓了许多。
    “梨香!夫人恩典,你在福瑞院这边的月例银子照旧,你    懂夫人的意思吧。”王妈妈慢慢地说了一句,就是这一句.让梨香心里更加害怕,夫人从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尤其自己是个犯了错的丫头......绝不只将大小姐身边的事情透露给她知道这么点事!她一定还有别的要求!
    “对了”,林氏若有所悟,定定望着梨香,”今天.我是要让你帮着做一件事。”
    “夫人请吩咐!”梨香低下头。
    “王妈妈.你去和她说。”林氏沉吟了一会儿说。王妈妈立刻到梨香的耳边,认真说了几句话。
    梨香一听,顿时脸色煞白,如同筛糠一样不停地在地上磕头.”奴婢不敢.求夫人饶命,求夫人饶介 “
    王妈妈冷笑一声.”你是从夫人这里出去的,还真以为大小姐把你当自己人哪?不为夫人做事,你想怎么着!”
    梨香浑身一颤.”奴婢......奴婢.....”,
    林氏望着梨香,眉眼之间都是凌厉:“你想清楚了再回答,这机会我可只给一次。”
    那一边的戏台上已经是第五折的间歇,戏子们去台后做准备.夫人小姐们热闹地坐在一起说话谈心,欧阳暖站起来.请蒋氏代为招待客人,自己则向诸人告罪后离开了院子,这个时辰,她要去查看马上要送过来的点心糕点、。
    苏夫人看了她一眼,立刻对苏芸娘使了个眼色,苏芸娘会意.对身边的小丫头挥了挥手,那个小丫头便飞快地离去了。
    自从老太太信了天煞孤星的事.就命人在花园里养了很多小动物.廊下装了一排的鸟笼,里面大多是画眉、喜鹊这样的吉祥鸟,欧阳治为了讨好老太太,持意命人从远方运来了两只珍珠鸡,后来觉得单薄,又弄来了很多兔子养在花园里。旁人看着新鲜.欧阳暖却知道.这些动物都是老太太用来”挡煞”的。
    走过花园走廊的时候,欧阳暖猛然间闻得有醺然冷幽的酒香扑鼻而来.夹杂着一股陌生男子的气息,她不由得驻足,低声对红玉道:“还是走别的路吧 “说着便要回身,却不料走廊拐角处有一个男子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红玉慌忙挡在欧阳暖身前.呵斥道:“大胆!谁这样无守。”
    来人墨发玉冠.一身泼墨山水白色绉纱袍.袍角绣着一朵横枝的苍梅.整个人透着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风姿十分美妙.令人一见之下.便是无法移开眼睛。欧阳暖却对他的这般形貌熟悉无比.反而没有感觉.只是心中异常厌恶。
    苏玉楼微笑道:“欧阳小姐怎么一见到我就躲?我生得面目可憎吗?还是玉楼什么时候得罪了小姐,才让小姐对我这样诸厌?”
    欧阳暖若秋水般的眸子轻谦了一下,掩住了眼底的僧恶:“公子说笑,欧阳暖不敢。”
    苏玉楼见她说得冷淡.不由怔住。
    “我只是想请小姐帮个忙而G ..”苏玉楼抿了抿嘴角,脸上的笑容带了一丝温柔.使得他看起来更加的让人心动”,我路过草丛的时候.看到这只兔子好像受伤了,小姐可不可以帮个怔....”.
    “兔子?”欧阳暖看了一眼他的怀中,果然抱着一只浑身雪白.还在瑟瑟发抖的兔子。
    “它的腿不小心受伤了。”苏玉楼将免子举起来给她看,脸上带了一丝赧然.”我是男子,从来没做过包扎的活......”换了任何一个年轻的小姐,看到这样受伤的兔子都要起一点怜爱之意,欧阳暖却只是微微一笑,道:“红玉,去把免子抱回来,找个丫头包扎一下。”
    苏玉楼只觉这微笑淡如清风.让他不知身在何处.心里又是一跳。不由自主想到,她明明对人这样冷淡,他怎么竟也如此着迷.....
    苏玉楼从小生在富贵之家.一举一动.别人都是呵护备至.又天生长相俊秀.对自己当然是十分自信。然而欧阳暖这样对待他.他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连往日的信心都似乎没有了....”他伸出手拦住红玉,不肯将免子交出去.反而定定盯着欧阳暖道:“欧阳小姐,你厌恶到不愿意与我多说一句话吗?”
    ——————题外话——————
童鞋们.再坚持两章,女主要转移战场了.哈哈哈.老看后妈那张脸我也腻歪,去看看美男吧。
上一章节:076 间谍与反间谍
下一章节:078 雷霆一击置诸死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