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男装丽人戏院惊魂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一匹色赤如炭火的胭脂马从长街疾驰而过.停在镇国侯府门前。   

下人们见大少爷下了马.纷纷低头行礼。
    林之染一路进了墨玉堂,丫头容宁知道他要换衣裳.忙将簇新的素色丝袍取了出来。林之染神色淡淡.替换了外面的袍子,又在铜盆中将手洗净.接过丝巾慢慢地拭着。
    “表小姐怎么样了。”
大少爷早晚都要问一次,容宁早已习惯了.此刻便轻声道:“表小姐渐渐痊愈,今早还起来抚琴了.晌午时候二小姐去探望.留在那里一起用膳。   
容宁说的二小姐,是林之染的亲妹妹林元馨.他闻言微微皱眉,轻“嗯”一声,容宁觉他今日似有些不悦,便轻声道:“大少爷.饭菜备下了.您现在用吗?”
    林之染的手微微停顿,半晌方道:“撤了吧。”
    容宁跟随林之染多年,知道他的性子,便立刻让下人们将饭菜撤去。在这时候.林之染却已经慢慢走出去了。
    偌大的镇国侯府.此刻却是寂静无声,因为表小姐重伤,惹得老太君脾气暴躁,主子们在她跟前都不敢随便开口.下人们自是谨小慎微.生怕大声说话闯了祸.连廊下喂着的画眉也停了聒噪,悄无声息。
    看到林之染,丫头妈妈们一路行礼.林之染淡淡看了他们一眼,沿长廊慢慢走着,不知不觉便到了梦雨楼门口。
    梦雨一名,是当年林婉清亲自题写,所以这梦雨楼也是她出阁前住的地方。她出嫁后,老太君时时命人打扫布置,从不曾有一天荒废,只想着女儿回府时小住.如今这座小楼空寂了多年,却迎来了欧阳暖。
    红玉看见林之染.匆忙要通报,他却笑着抬手阻止,自己一路慢慢走上台阶,靠近了小花厅。
    隔着老远就听见林元馨的笑声:“老太君对你真好.你看看这价值连城的玉如意、珊瑚玛瑙屏风、水晶宝石珠帘、嵌珠镶宝的孔雀宝扇.都是你来以后她从库房里特意取出来送给你的,我看了都嫉妒呢!”她口中说着嫉妒,脸上眼里却全然都是说不出的高兴。
    欧阳暖微微一笑:“自然要多谢外祖母的体恤。”她知道.林元馨说这样的话,并不是嫉妒.而是发自内心口
    林元馨接着道:“那也是你命大.你没看到上次老太君将你带回来的时候,脸色白得和一张纸一样,大夫都说差点救不活了,可是看看你现在,不但能跑能跳.连脸色都红润多了。”
欧阳暖笑起来:“什么能跑能跳?馨表姐说的话.就像我是个疯丫头!   
林元馨美眸晶亮地笑道:“我就觉得你比以前都还要活泼些.以前见人总是一脸笑.现在倒还知道使小性子.这才像你这个年纪的小丫头会做的事,”
    欧阳暖的笑容更深,“那是因为知道外祖母和大舅舅、大舅母疼爱我.所以我才这样肆无忌惮啊!表姐吃醋了吗?好.明日我告诉大舅母.让她别忘了多疼你一点.免得你嫁出去之后抱怨娘家没人疼!”
    林元馨脸一红,一下子跳起来:“好啊!你居然打趣我!”说着冲上去要挠欧阳暖.欧阳暖眼睛亮晶晶的.想要躲避她却躲不开,两人闹在一起.一时之间满屋子都是笑声。旁边的梨香赶紧道:“大小姐.干万别闹了.万一伤。裂开怎么办?”
    话一说完,林元馨咳嗽一声.正色道:“你这个小丫头越发无法无天了,我才不和你闹!“说着环视了一眼周围.奇道:“刚才进来的时候就觉得你这楼里头一下子冷清了不少.怎么就只留下了你原先的丫头,难不成是嫌弃我家丫头笨手笨脚不好用吗?”
    欧阳暖微微一笑:“外祖母拨过来四个,大舅母拨过来两个.连你都非要塞一个给我,这里真的用不着这么多人,除了外祖母的那四个丫头我留下了两人,其他的丫头都被我打发走了。”
林元馨惊讶的很:“为什么呀?”话一开口.突然意识过来.脸色一沉,道,“是不是有人借着这样的机会往你这里塞人?是不是二舅母他们?”   
屋子里一时之间悄然无声.窗外的林之染听到这里,不由自主皱起眉头。
    “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们心里打着坏主意呢!在祖母那里安不了人.就开始动你的念头!这样也对.如果把她的人留在你身边迟早是个祸患,不如一起打发掉。”
    欧阳暖凝声说:“姐姐说的是,与其收留一些不信任的丫头,不如用真正忠心的人。”
    林元馨看着她,点点头道:“我们侯府人多。杂,那些有异心的奴婢的确要严加防范.若是被其他的人收买了利用来对付咱们可就不妙了,暖儿.还是你细心!”说着又微微叹息了一声:“你的病还没好,就不要太过忧虑了.其他事情交给我吧.即便我不行.还有大哥呢!”
    欧阳暖的声音很轻很曼妙,却带着一种动人心弦的奇异力量:“表姐,我并非不信任你们,只是早已习惯了。”
    林元馨一愣,心里只觉得欧阳暖很可恰,咬牙切齿地道:“那人将你逼成这样.真该将她千刀万剐!”
欧阳暖淡淡说:“爹爹不是第二日就将王妈妈的尸首送来侯府了吗。”   
林元馨十分恼怒:“还有个罪魁祸首呢!关起来就算完了吗?”
    欧阳暖闻言,微微一笑说:“侯府之中.大舅母敦厚谨慎.表哥聪明睿智,唯有表姐你天真率性,这当然是很好.只是将来你是要嫁入太子府的,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着,干万不可像现在这样随心所欲,须知道隔墙有耳,万一被有心人听去.反而招惹祸患。”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林元馨吐了吐舌头,外人面前的端庄温柔全化作了天真烂漫.”又是我娘让你劝我的吧?你真是的,小小年纪.小心愁白了头发!”
    欧阳暖含笑道:“若是我娘还在.她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林元馨知道自己又触痛了她的心事,想要安慰什么.可欧阳暖脸上并无伤心的神色.这句话仿佛不过一句戏言,倒让她无从安慰起。
    这时候.红玉端了茶进来.看着林之染还站在窗外,便有些踌躇不知该不该提醒里面的两位小姐,林之染淡淡一笑,自己推门进去,道:“馨儿.你又跑过来打扰表妹休养。”
    花厅里.欧阳暖半依在贵妃塌的软毡靠座上.质地轻柔的罗裙长长地曳地自贵妃榻流于地下.似流霞一般美丽,容色虽然有些清瘦,却越发显得明眸皓齿,清丽可人。她正捧着一只莲瓣青瓷小碗小。小。地喝着黑乎乎的药汁,抬起眼睛看到林之染,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他和老太君、大舅母一样,几乎是每日必来,或是看着她吃药.或是陪着她用膳.只不过他从不多呆,只片刻功夫就走。
    林元馨看见林之染,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大哥回来了?”
    林之染点点头,在较远的地方坐下,只笑着望向欧阳暖道:“表妹今日可好些了?”
    “好很多了。”欧阳暖也回给他一个淡淡的笑容。
    林元馨微微一哂,像是告状一样地说道:“大哥你来了就好了,暖儿是天底下最不配合的病人,你不知道.下千用完膳.她就非要起来练字,我生怕她又像上次那样练得忘了时辰,这才一直待到现在看着她呢!”
    欧阳暖人在病中.习字练琴一日不落.便是那时候躺在床上还起不来.手里也都是抓着一本书的,这样的勤勉刻苦,便是林元馨都啧啧称奇,在她看来,女孩子的琴棋书画都只是锦上添花.根本不必这样认真.但是欧阳暖于其他事情上都很随和,唯有这些,却是谁劝也不听。
    见林之染看向自己的目光似有责怪.欧阳暖盈盈浅笑道:“我是真的病好了,全是老太君说我休弱,非要卧床休养,可都两个月了,还让我整日躺在床上.真的是烦闷,自然要找些事情来做.表姐实在是太紧张了。”
    “哦.让我看看你的字!”林之染起了三分兴致.站起身来走到旁边的桌子前。一张长长的桌面摊着十几张上等的宣纸.纸上墨迹淋漓.尽是欧阳暖的笔迹。林之染一张张拿起来看,看一张赞一声,最后说:“难怪人人都说暖儿擅长书法,尽得祖父的真传,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那些不过是别人的溢美之词,表哥怎么能随意相信呢,暖儿实在不敢当!”
    林之染却笑了,转头对林元馨道:“传闻皇长孙的书法也是当世一流,你若是有暖儿这样的书法,将来举案齐眉、夫妻恩爱倒也不难了。”
林元馨脸一红,唤怪道:“大哥,你也和暖儿学坏了,居然拿我打趣!   
欧阳暖和林之染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微笑。
    林元馨看周围并无外人.倒也没有什么女儿羞怯.反而脱。问道:“大哥,皇长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林之染哈哈大笑起来,林元馨顿时觉得自己失言,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欧阳暖摇摇头.道:“等你嫁过去不就知道了吗。”
    林元馨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她素来天真烂漫,温柔开朗,整日里笑呵呵的.这样突然叹了一口气,倒引得欧阳暖奇怪地看向她。林元馨口中赌气道:“管他什么皇孙世子的,若是可以,我情愿一辈子不嫁,也不愿意和别人同时进门!”
    欧阳暖见她神色落寞,不由心中明悟,林元馨是侯门嫡女.一直受到父母疼惜、兄长爱护,被赐嫁皇长孙为侧妃已经很是委屈.偏偏皇帝又同时许了定远公周家的小姐为正妃.林元馨大婚之日要与人一同进门.难怪要伤心了。
    林之染怕她难过.忙开解道:“傻丫头.嫁给皇长孙这样的事情,是多少名门千金求也求不来的,你却要这样伤心,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别人的大牙?”
    林元馨却不以为然道:“谁愿意和人一同进门?而且她还是正妃,我的花桥都要落在后面!”
    林之染愣住,在男人的想法里,权力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花骄先进门后进门又有什么要紧?太子身体赢弱,将来整个天下都是皇长孙的.正妃或是侧妃只是一时,将来到底谁占后位还两说!在他看来.妹妹的话很傻而且很单纯.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内。
    欧阳暖长长的睫毛一扑扇.若有所思地道:“虽是侧妃,可表姐一旦嫁过去,我们看到你都要行礼了。”
    林元馨一愣,道:“真的吗?我可以让林元柔也向我行平。”说着竟然换了一副欣喜的语气道:“那好.我希望那一天早点到!”
    镇国侯府的大房与二房关系恶劣.连孩子之间也都是明争暗斗.林元柔比林元馨长几个月,便以镇国侯府大小姐自称,处处压着林元馨一头,让她吃了很多亏受了不少气。林元馨在外面还要作出一副姐妹亲善的样子,心里早已恨不得一巴掌将对方扇的远远的,听到从今往后林元柔都得向自己行礼.顿时有几分高兴起来。
    欧阳暖道:“是呀,还是行大礼。”
    林元馨脸上的笑容终于带了一分满意:“这还差不多.也算是嫁给皇长孙的福利了。”
    林之染还在看欧阳暖的书法,这时候听见这话不由自主回过头来道:“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居然说得出这种话.回头告诉娘,看她怎么收拾你!”
    林元馨气恼地一跺脚,道:“都是你们俩,故意引了我说,又拿我当笑话!我不理你们了!”说着快速站起来飞快地走出去了。
    欧阳暖含笑端起茶盏,用碗盖拨开水面上飘浮的茶叶,引喝了两。,不想林元馨又探了半个头进来.似乎想说什么,却顾虑林之染在场.迟疑了半天才很小声地说:“暖儿,明日我来找你!有很重要的话跟你说!”
    林之染和欧阳暖都诧异地看着她,林元馨不由脸上更红,一撤手又跑了。
    “表哥用过膳了吗?”欧阳暖突然看向林之染。
    林之染一愣.如实道:“还没有。”说完他笑了.“表妹这是留我用晚膳吗?”
    欧阳暖微笑道:“我命人将这几日园中的蔷薇花瓣收集来,蒸了蔷薇糕,表哥要不要试试?”
    旁边的菖蒲赶紧打开吐籽石榴式食盒,林之染只觉食盒里传来丝丝幽香,沁人心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一旁的红玉连忙递过筷子.他却伸手拈起蔷薇糕,送入口中。
    “可惜我们府里从来没有自己动手做这些的人。”林之染吃了一整块.只觉得香气阵阵缭绕在舌尖,十分美味,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表哥说笑了,府里的厨子可是手艺极为出众的。”欧阳暖微笑.不以为意。
林之染接过红玉递上的清茶.淡淡道:“不仅仅是味道.还有心情。”   
欧阳暖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表哥若是喜欢吃.我走之前.教会你府中的厨子便是,保证味道一模一样。”
    林之染手中的茶杯一顿.半晌方道:“走?!”
    欧阳暖点点头:“我在这里休养了两个月.总是要回欧阳家的,总不可能在这镇国侯府住一辈子。”
不能?”林之染抬头望向她.眼神多了几分凌厉:“有人怠慢你?”  
欧阳暖平静地望着他:“没有,所有人都对我很好,是我自己觉得太过打扰。”
林之染默默听着,心中如释重负,却又有点空荡荡的感觉。   
见他良久不说话.欧阳暖也略带奇怪地看着他。
    烛影摇曳中,她秀美圆润的侧面.清丽而温柔,林之染望着她,忽然有种如堕梦中的感觉,竟然迟迟一言不发,过了片刻,他站起来,脸上却已经是一片冷淡:“你要走的话.也要老太君同意。”
    欧阳暖心道爵儿还在欧阳家,她实在放心不下,只是老太君却生怕她再出弛漏,坚决不肯放人.她老人家要是同意.还告诉林之染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想让他帮着说一说情的么?
    林之染头也不回地走了,丢下欧阳暖和几个丫头面面相觑。
    林之染走出小花厅.才从柚中取出一页纸笺.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迹.心中不知怎么.竟觉得自己有几分可笑.他捏紧了纸笺.快步走了出去。
    第二日.日头晴暖.欧阳暖斜侍在榻上看书打发时间.她身上盖着一袭浅绿色华丝葛薄被,阳光穿过窗户照在脸上,倒也觉得软和舒适。看了一会儿书.她半眯着眼睛就在贵妃塌上睡了.一觉睡得香甜.不知过了多久却隐约听得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像是红玉在说什么。若是长辈们来了,红玉自然会通报的,欧阳暖心中想到,忽然听见有轻微的脚步声靠近,她微微睁开双眸.见一个男子的身影突然站在她身前,默默看着她。
    镇国侯府的内院,怎么会突然闯进男子?欧阳暖一惊,手中书本一下子掉落在地上.她迅速从榻上坐起来,扬声道:“何人无礼!?”
    来人一阵大笑,挥舞着扇子.一副风流模样:“暖儿,怎么连我都不认不得了吗?”
    欧阳暖一愣,仔细看了看眼前锦衣玉带的年轻人,只觉得他眉弯目秀.顾盼神飞.五官却是无比的熟悉,顿时心里一松,笑起来:“馨表姐,你这样一装扮,连表哥都要被你比下去了呢!”
    林元馨忍不住笑了:“来.快起来,收拾一下咱们就出去!”
去哪里?”欧阳暖瞧她一身男装.不由变了脸色.“你要易装出府!   
是!“林元馨也不给她再反应的机会,飞快地将一套男装丢下来,“这是比照着你的尺寸做的,快穿上。”
欧阳暖看了一眼,啼笑皆非:“你要我穿着这套男装和你一起出去?”   
是啊!快一点,这男装是我费尽了心思才做好的呢!”
欧阳暖:“.....”;林元馨固执地看着她,半步也不肯退让。   
沉吟片刻.她定定看向林元馨”,果真要去?”
    “当然要去!”林元馨瞪着她,”如果你不去,我就自己去.大门不让出,我就翻墙!”
    “馨表姐.大舅母构着你不让出门.是因为你很快就要出嫁了.你也该体会她的苦心.不要胡闹才是。”欧阳暖这样说道,往日里十分温顺的林元馨却变了脸色,沮丧地在榻上坐了下来.”暖儿,你根本就不懂我的心思.太子府是什么样的地方,我一旦进去了.以后还能随便出来吗?不要说出去散心.就算是想要见到你们都要皇长孙点头.就算他同意了,还有无数的规矩和礼仪在哪里摆着,我心里真的好难受!现在我只是想要在出嫁前出去看一看,不会给你们惹祸的!”
    看着她沉寂的眼神.听着那落寞的话语,欧阳暖心中一顿,实在有些不忍,思时片刻,脸上却笑了:“馨表姐,我明白你的心思,只是你以为侯府是什么地方,穿成这样怎么可能从大门走出去?”说着,再次打量了她一番.笑道”,更何况.你看你面如春花.眼似秋水.这样随随便便走出门,也不怕那些想嫁女儿的人家抢了你去做新郎!”
    林元馨脸一红.面上顿时有几分疑虑:“那......你说怎么办?”
    欧阳暖笑着望向她.”这件事,你不妨去求求大表哥.只要他点头了.事情也就成了。”
    “他?他一定会和娘一样不答应!”林元馨刚刚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又破灭了。
    欧阳暖心知如果今天不让林元馨出去,只怕她以后会想方设法偷偷溜出去,便笑着道:“大表哥那里由我去劝服.只是我想,你这一身公子的衣裳.恐怕要暂时换下来。”说完,她顽皮地对着林元馨眨了眨眼睛,看得她越发糊涂起来,不知道欧阳暖在想什么主意。
    出乎林元馨意料之外的.林之染竟然答应了.只不过要求她将一身华贵的公子服换了小厮的衣裳,夹在人群中混了出去。
    出了镇国侯府,林元馨几乎要欢呼出声,扯着欧阳暖喜笑颜开道:”暖儿,谢谢你.真没想到.我大哥这么听你的话!”
    这话说的很有歧义,好在欧阳暖没有在意.走在后面的林之染脸色却变了.沉了脸呵斥道:“你的年纪比暖儿大,说话却这样。没遮拦.哪里像个公侯小姐!”
    林元馨吐了吐舌头,一派天真烂漫之色,道:“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公侯小姐,我是 一;.她往身上看了看”,我是微服出游的豪门公子!”女孩儿家爱美,她一出了门,便找地方换下了身上青灰色的小厮服,改了华衣,还逼着欧阳暖也一并换了她早准备好的衣服。
    林之染叹了口气.欧阳暖却笑道:“既然出来玩,你就不要太拘束表姐了。”
林之染将她面上的清雅笑容看得清楚,一时便有些走神,等回过神来.一双深邃的丹凤眼带了一丝冷意,”她身份如今非同一般.若是让娘知道她这样跑出来.真的要气死不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你们!真是胡来!   
欧阳暖看着周围人群中十数名便装的侍卫,笑道:“在你的眼睛底下.表姐不会闯出祸来.但若是你不答应.她偷偷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你也知道的,不是吗?”
那你呢?身体还没好,也陪着她胡闹!”林之染脱。道。  
欧阳暖一愣.随即笑道:“我已经好了,只是你们不放心。”   
正在这里说着,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大街上一阵骚动。林之染容貌俊美.长身玉立.身穿华服.自然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林元馨和欧阳暖虽然也同样身着男装,但林元馨身量娇小.身材苗条,脸上柔美气较重.很容易就被人看出来是女扮男装。倒是欧阳暖虽然年纪更小一些.却偏偏身量高挑、形容风流,像是个弱冠少年,众人望向她时,却觉得”他”的容颜光彩照人.颇有几分雌雄莫瓣的味道.竟引来最多人的瞩目。
    林之染不敢带她们去别的地方.生怕惹出什么祸患.只能选了一处较为清静的戏园子。此刻戏园子里正是笛声悠扬、粉墨登场,一派春花秋月的旎旖风光,林元馨虽然失望,却也很清楚自己一个名门闺秀.自然很多地方都是不能去的.索性去了顾虑.笑嘻嘻地跟着林之染进去。
    明月楼虽然是戏院,却并不是普通的地方,非京都显贵、豪门贵族不能入内.门口的小厮一见林之染三位都是裘服翩翩、绣衣楚楚,立刻笑盈盈地将他们迎了进去。
    林之染随意挑了一个座位,三人坐了下来,立刻便有一个小丫鬟来上茶.那丫头约莫十五六岁,瓜子脸上薄施脂粉,嫂骋垮停.娇俏可爱.她给三人倒茶,忽然眼光停留在欧阳暖身上.似乎看的呆住了,过了半晌.才知道自己失态.脸上更红.倒分不出是胭脂还是红晕。只是她在戏园子呆久了.并不过分扭捏,主动靠过来说话.问林之染三位从哪里来,欧阳暖见她态度爽朗,毫不做作.更是可爱.不由笑了笑。
林元馨忽然问道:“这台上唱的哪一出?”   
那小姑娘笑道:“胭脂会。”
    林元馨点点头,小汝占娘忽然说道:“我见过的人那么多,可是从没见过像你们几位长得这样好看的。”
    林元馨一听.手中的碎玉描金扇”刷”的一下子打开,十足风度翩翩的纨绔子弟模样,眼睛发亮地点头笑道:“小姑娘.你很有眼光。”
    小姑娘却往欧阳暖的身边挨了挨.笑道:“是呀,就属这位公子生得最俊俏了。”
三人俱是一愣,林元馨尤为惊讶,指着自己”,难不成我还比不上他?   
小姑娘咯咯娇笑.对林元馨说道:“我一看,就知道您是位姑娘了,您别拿我开心。”
    林元馨无语,心道自己和欧阳暖同样是男装扮相,怎么对方分得出自己是女人.却看不出来欧阳暖也是个美娇娘?她当然不知道,欧阳暖身量形容肖似少年.她却因为年纪较长,比之更多了三分娇柔之态,当然更容易被人发现。
    欧阳暖低下头喝茶,掩住了唇角的一丝笑容,林元馨又指着林之染道:“他也比不上吗?”
    那姑娘生怕他发怒,连忙解释道:“不是的.这位公子长得也很俊,只不过我运气好.曾经见到比他更俊的人.这位.”说着一指欧阳暖.接着说道:“这位却是世间少有,我看见他.就想一直看着,只怕是此生再也见不到这么好看的人啦。”欧阳暖听她这么说,脸却是微微发红。林之染看在眼里.只觉得有趣之极。
    胭脂会同样是才子佳人的故事,林元馨只看了一会儿便入了迷。欧阳暖则低下头喝茶.显然对台上的戏并不十分感兴趣。
    林元馨看到俊美书生夜会小姐.显然很激动”,暖儿你看!”她差点叫出来,旁边的林之染瞪了她一眼,她才知道自己失言,轻声咳嗽一声道.”你看!”
    欧阳暖只淡淡看了一眼,回头却见林之染煞有兴趣地瞧着自己,不由笑道:“表哥看着我做什么?”
    “我是看你对这出戏似乎不以为然。”林之染脸上带了笑容道。
    欧阳暖不由得失笑”,这些戏每家有喜庆都要请去唱一回.内容也都大同小异.不外乎书生小姐楼台相会,状元及第洞房花烛,并没什么新鲜的内容。”
林元馨看她一眼,怪她不解风情.填道:”这才是圆满团圆的结局呀!   
圆满?欧阳暖淡淡笑了,千金小惧爱上穷书生,跟她当初爱上苏玉楼有什么不同.本就不是门当户对.却奢望举案齐眉.白首终老,落得曲终人散的下场又能怪得了谁?
    只是——门当户对又一定幸福吗?她看着兴奋的两颊发红的林元馨.不由自主叹了口气,一个指望着比翼双飞的柔弱女子,真的能够嫁给皇长孙吗?那个人——又会不会爱她怜她呢?答案显而易见,皇长孙需要的是一个聪明睿智、家世雄厚的妃子,而不是一个需要他安慰和守护的美娇娘。
    林之染看她神色漠然,正待说话,戏台上锣鼓齐响,一队六七个人的杂耍团在热烈的掌声中登上高台。
    林元馨的目光顿时被吸引过去”,戏园子怎么还有这样的表演?”
    “这是杂戏百尺竿头,”一旁的小姑娘又凑来给他们的茶杯加了水.笑着解释道:“一场戏和下一场戏之间总有时间空着,老板便请了杂技班子来表演,以供大家看了高兴。”
    只见高台之上,一个壮汉顶着的百尺高竿上.支有五根弓弦.五个小男孩身穿彩色衣服.手持刀戟,在高竿弓弦表演《破阵乐》,林元馨看得兴起,忍不住随着众人一起鼓掌。
    欧阳暖抬起眼睛.只见其中站在最高处的那个小男孩合着音乐的节拍在弓弦上俯仰来去,轻捷如燕.整场表演融歌舞、走索与顶竿之技于一炉.实在是精彩异常。
    随着小男孩的动作越来越快.戏园子里的喝彩声也是越来越响.然而林元馨的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口中惊呼一声,众人抬头望去.却看到那最高处的小男孩一个动作没有站稳,身子失去平衙.猛地从高处跌落于地。
    众人一片惋惜之声.台上壮汉面色一变,用力踢了那小男孩数脚,仍旧喝令他重新登上去。
    这小男孩看来不过七八岁年纪,被打得鼻青脸肿,却又不敢呼痛,林元馨一见之下.顿时怜惜之心大盛.刚想要站起来.却有一只手按住了她”,你若现在出去.解了那孩子一时之围.回去之后只怕他会受更多的苦。”她一回头,却是欧阳暖轻声地道.她的目光之中同样闪动着同情的光芒,只是语气却十分肯定,林元馨心里一跳,不由自主坐回了原处。
    小男孩重新登上了竹竿,然而他似是受了惊.没表演两下身子一下子歪纠,再度跌落于地.眼见那汉子骂骂咧咧冲上去对他一阵拳打脚踢,林元馨十分恼怒,再也忍不住回头道:“大哥,你还不帮帮那孩子!”wWw.uXIEr.cOm
林之染冷冷地望着她.道:“世上太多可怜的人.你同情的过来吗?”   
林元馨又看向欧阳暖:“暖儿,你也不管?”
    欧阳暖握住她的手,道:“你想帮他,我等一会儿陪你去后台.到时候要帮他赎身还是要给他银两都可以.现在不行......”林之染的意思她明白,世上凄苦之人太多,这小男孩既然吃这。饭.就要拼命练习学得一技之长才能生存,他师偻对他这样严厉.是为了让他牢记这一点,以后不再杞错,并不是真的要打死这孩子!况且大庭广众之下,她们要是管这伴事.难免给人留下。舌。她自己倒也罢了,林元馨如今身份特别.一旦闹出事情来,镇国侯府以后就彻底说不清了!
    林元馨却是十分善良.耳边听得那孩子哭泣之声”,腾”地站起身来.怒视他们:“你们真是铁石心肠.算了.我不求你们!我自己去!”
    她愤怒之下说话大声,一下子很多人都盯着她,目光十分诧异。
    林之染急忙要拉住她,然而林元馨却一把甩开他,她竟然很快跑上台.大声道:“不许再打人!”
    那壮汉一愣,却见到她一身华服.似是出身富贵,当下不敢再动手.林元馨返身牵住那孩子.安慰道:“不要害怕,我不会再让他打你!”
    林元馨看也不看壮汉,拉着那小男孩走下台.一路毫不遮掩地穿过人群。这时候.林之染和欧阳暖都匆匆跟上来.见到这情景不由自主叹了口气.欧阳暖脸上却还带了几分笑容.低声道:“馨表姐.咱们快回去吧.你已经引起不少人注意了。”
    林元馨看了看周围,果真有不少人在看自己.顿时脸红,刚要对那小男孩说什么.男孩却突然抬头.右手一翻.手中匕首寒气凛冽,带着森森杀意,直刺向林元馨。林之染早已走过去和台上那壮汉交涉,护卫们都在外面没有跟进来.这里只刺下欧阳暖和林元馨,欧阳暖最早察觉,顿时面色一变.用尽全力拉开了林元馨!
    林元馨只觉得被一股大力一拉,堪堪躲过了这一袭击。
    男孩面不改色.就势一个旋转竟直逼旁边的客座而去,但见他手中一道匕首似已化作十道、百道,去势汹汹.凌厉无匹.令人几乎窒息、退无可退!那客座上的年轻男子却是飞身而起.巧妙避过这一袭.还看不出他是如何动作的,人就从已经呆了的林元馨手中抽出扇子:“借来一用!”
    小男孩竟然又再次扑过来.年轻男子的手腕之间变化奇快,扇子一转已避开了凌厉万分的创势,小男孩冷冷一笑,面容竟如同成人一般冷酷,手中寒光飞舞.只听得破空之声数下.他已接连刺出六刀。这六刀又急又快.所刺的部位.更无一不是人体的要害,男子身形只要稍慢半点,只怕就会遭遇不测——终于被他找准机会,一脚踢向男孩的手腕,已首如流星般深深扎入邻座一张桌子.深没入桌面三分,犹自劲颤不绝,引来旁人惊呼不已。
 就在这一刻之间,已经有如同潮水一般的人从戏园子外面涌进来,将那小男孩围个水泄不通。”保护殿下!”只听到来人怒喝一声,手中长剑如迅雷急电,往那男孩劈去。又是一阵刀刻交锋,片刻过后.那小男孩才被五花大绑地拿下。原先那年轻男子看了一眼,冷声道:“留活。!“
欧阳暖半个身子都挡在林元馨的身前,几乎是将她牢牢护在身下,这时候看到局势定了.才觉得自己一身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裳,林之染刚才被四处奔逃的人群阻隔,这时候才冲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道:“有没有受伤?   
大哥,我没事。”林元馨吓得眼泪汪汪.伸出手刚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一手的鲜血.兀自惊呼一声.道.“天啊!暖儿的伤。裂开了?”
欧阳暖看她面色苍白,几乎吓得花容失色,便用力抓住她的手道,“没事的!我没事的!不要害怕!”其他人不由自主看向她,都是一愣.眼前的少年眼睛似璞玉般明亮,漆黑别透,里面闪动的神采藏着与生俱来的从容”   
刚才的那位年轻男子一眼看过去.只觉得那少年嘴唇已经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却仍旧强自支撑着,倒是那个被他救了的男装少女,仿佛受了多大的惊吓,还需要别人去安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欧阳暖看林元馨还是在不停的发抖.似乎恐慎到了极点.刚要再说话,就在这时候,涌进来的那样男子全部都跪下向刚才那小男孩行刺的年轻男子行礼,一名身披盔甲的中年男子口中高呼:“皇长孙殿下恕罪,微臣来迟!   
欧阳暖一怔.向刚才那年轻男子看去,却见他一身贵气,长袍绣工精美.头上束着发.戴着一顶小小的金冠.冠下的头发上束着一条镶嵌了一颗明珠的金色冠带,面容并未见得多俊美,五官也远未精致到无懈可击.然而他人站在哪里.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特别的尊贵.却又是凛然不可侵犯。
    林之染却已经认出,眼前的人分明是皇长孙肖衍。他连忙拉着林元馨和欧阳暖行礼.林元馨整个人像片村叶子似地颤抖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站在那儿说不出话,欧阳暖强忍着心口的疼痛,立刻拉着她行礼,然而林元馨却太紧张,竟行了女子的福礼,一时引来众人的目光.好在欧阳暖推了她一把.她才惊醒过来,赶紧低下头去。
    林之染皱眉.心想撞上谁不好偏偏撞上了这个人.口中却朗声道:“镇国侯府林之染见过殿下。”
    肖衍的眼光却落在他身后:“这两位是什么人?”
    “他们是我在京外的朋友,第一次来京都.没见过世面,不会说话,我替他们谢殿下救命之恩。”
肖衍笑道:“都还是小孩子!刚才吓坏了吧?应该是我连累了他们,还弄坏了一把扇子。”说着.他看了地下被匕首破坏的扇子一眼,微微一笑。    
林元馨心里一跳.慢慢抬起头,很快地看了肖衍一眼,正遇上他漫不经心的目光,她慌忙低头.心头忤忤直跳。
    欧阳暖知道这一回惹了祸,心中也很紧张,手心捏出了汗。
一旁那个身披盔甲的中年男子吩咐手下将刺客绑起来,同时命令道:“将在场之人仔细地查一遍。”肖衍皱了皱眉,道:“不必了.我们回去吧。   
是。”中年男子挥了挥手,侍卫们便押着那小男孩走了,林元馨看向那孩子,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幼童,而是一个休儒,想到自己刚才还上去拉住他,心中不由得一阵恶心。
    按照礼节.林之染等人一起送到门口.肖衍走到门口上了马.扬鞭而去.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然而人头攒动.马快如飞.他再也看不清人群中那张清丽如同少女一般的脸了.”.”
    他和他的侍卫们像一团急速流动的云霞,很快就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林之染刚刚回过身来,听到林元馨惊叫一声.却是欧阳暖再也支撑不住.向后倒了下去…...
    ——————题外话——————
    楼下有孩纸反应,不喜欢男配们都是美男.可是我这习惯真改不过来.一般文里面连打酱油领盒饭的都是美男。话说这些美男并不都喜欢女主.
也不可能人人爱的要死要活,还有些是仇人.....坑爹啊
上一章节:079 身临绝境反戈一击
下一章节:081 芳华美人各有算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