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芳华美人各有算计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回到梦雨楼,刚踏入房中,林元馨见欧阳暖满面痛楚之色,心口伤处处仍有鲜血滴下,立刻对红玉大声道:“快去拿药!”

    红玉一愣,急忙返身从柜中取出伤药,林元馨急切地对林之染道:“大哥.你先回避一下!”林之染点点头.退了出去。
    林元馨替欧阳暖将伤药敷上,看见她因为痛极而咬住了嘴唇.却不想自己担心而一直隐忍.眸中泪水忍不住滴落下来。
    欧阳暖瞧着她的神色,心中有数.却也并不劝解,包扎了伤。.重新换了衣服.才去花厅坐下。林之染没有离开,只是棒着茶杯坐在花厅皱眉不语,一见到欧阳暖出来.眼睛猛地抬起来.里面流动的满是关心忧切。
欧阳暖在他对面安坐下,笑着道:“表哥不必担心.我很好。”   
林之染闻言神色一松,道:“还是叫大夫来看看吧。”
    欧阳暖看了眼泪汪汪的林元馨一眼道:“没事,我很清楚自己的伤势.你别吓着表姐了。”
    林之染闻言,冷冷盯着林元馨道:“她就知道闯祸!还有脸哭!”
    林元馨虽然天性纯善,却并不是蠢人,听了这句话也不生气.只默默坐着垂泪。欧阳暖看了看她的神色.心中叹了口气.道:“表哥这是男儿身.若是你生为女子.即将嫁入那样的地方.一生荣辱都要系于一个男人的身上.你的心中也会很惶恐的,想出去散散心也是可以理解的,将心比心,你何必怪罪表姐呢?”
    林之染的脸色却一直很阴沉,严厉道:“太子府是什么样的地方,能由着她性子胡来吗!难不成指望皇长孙也会像我们一样疼着她宠着她,不管她附替什么事都不怪贵?如今天这样不成体绕的瞎闹,一旦皇长孙事后怪罪下来,我们家怎么担待得起!”
    欧阳暖直视着他.目光淡然:“话不能这样说,若非遇上了皇长孙,我们这一行定然平安无事。”那个人绝不是刺杀林元馨,而是冲着肖衍去的,这一点很明显。
    林之染气息一窒.却并未就此停止责难,他盯着林元馨的目光越发冷了.林元馨却当真半句辩解也没有,只垂着头不说话。
欧阳暖看了这表情迥异的兄妹一眼.道:“表哥,我知道你怪罪馨表姐今日救那孩子,只是救人本意没有错.错的是对方包含祸心.表姐从小养在侯门,涉世不深.自然容易被歹人蒙蔽。这也是因为她心性纯良.率真可爱。
林之染听到这话.澄澈的瞳眸深邃黝黑.像是一把创,直入人心:“在场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去多事的.偏偏她    ”
    “表哥!”欧阳暖坐直身子,容色带了一丝冷意,“别人不管是因为他们冷漠无情,你我不管是因为瞻前顾后.表姐是路见不平,本质上并没有错.你不要再这样贵怪她了!”
    她说的是本质上,并不是方法上,这一点林之染听得很清楚,暗地里不免勾起了唇角。
    林元馨原本已经是默默垂泪,听到这话竟失声哭了出来。欧阳暖站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拍抚着她的背心.柔声道:“馨表姐.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
    她的声音清雅温柔.仿佛带着一种可以使人安稳的魔力.林元馨颤颤地抬头看了她一眼.猛地扑进她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旁边的红玉连忙上去递了帕子.欧阳暖轻柔地抚着怀中林元馨的头发.林元馨抬起头看着她,泪水涟涟:“不,大哥说的没有错,是我做事太莽撞.当时你也劝过我的.可我就是不听!都是我酬都是我连累了你!”
    闻言.欧阳暖松了一口气.她对着林之染的方向轻轻眨了眨眼睛,对方则颇有默契地向她点点头。林元馨的确因为一时善心做错了事.可若是大家都贵备她,她反而听不进去,只有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她才能逐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想到这里,她柔声道:“我和表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不是亲姐妹.心里却是把姐姐当作骨肉至亲的。想当日我伤重几乎不治,姐姐一日不离地陪伴在我身边,端茶送水.嘘寒问暖,我一直铭记在心,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回报你的雪中送炭之情.今天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怎么可以说是连累。”这番话说得动情.林元馨泪水掉的更凶,道:“暖儿.你待我真好。”
    欧阳暖微笑着.又好言安慰了她几句.林元馨想了想.脸上带了一丝赧然:“今天的事情.都怪皇长孙不好,他没事跑到戏园子里听戏.害得我们也受了连累!”
    皇长孙在戏院里出现,未必是去听戏的,只是欧阳暖看到她脸色绯红,语气虽然也有几分唤怪,倒更像是娇羞的模样,不由唇角轻挑.口中道:“对啊,馨表姐嫁过去以后一定要好好说说这位尊贵的表姐夫,让他以后不要随便乱跑,否则到处牵动姑娘家的芳心就不好了,也不是每次都能碰见自己的未婚妻这样巧的.你说是不是?”
    林元馨知道欧阳暖在打趣自己.一时脸更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屋子里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林之染淡淡看了欧阳暖一眼,抿紧了嘴角.咽下已滑到唇边的一声叹息。同样出身高贵.同样是养在深闺里的女儿.馨儿对人实在太过轻信,他们是一心为她的家人,即便用了心机也不过是希望她能想明白.若是外人呢.万一这外人还别有用心呢?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林之染这样想着,语气多了一份凝重:“馨儿,希望你这一次能够吸取教i”将来嫁过去不要给皇长孙添麻烦。”
    林元馨蹙眉.话中略带了气,道:“大哥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样不知轻重的人吗?”
    欧阳暖的眼睛里漾出朦朦雾气.给人一种看不清的感觉.口中却平心静气道:“表哥的意思是,一旦表姐嫁入太子府成为侧妃,就要凡事为皇长别,考虑,以他为先.表姐你说是不是?”
    林元馨不理会林之染,却对欧阳暖点头:“这一点我都明白.母亲也与我再三说过.为人妻子当然是与做女儿不同的。”
    “表姐.一旦你成为侧妃.就不仅仅是为人妻子.而且是去做皇室的媳妇、他人的表率。身在皇家宗室.你要处处小心,一个不慎影响的不仅仅是太子和皇长孙,更会连累镇国侯府。”欧阳暖在她身侧坐下来,注视着她道。
    林元馨一愣,有些犹豫地道:“可我是个人啊,这样时时警惕、凡事都要思前想后地过日子.岂不是十分痛苦?”
    欧阳暖看着她.淡淡笑了:“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更要成其事!皇长孙得到现在的地位也实在不易,你是他未来的妻子,就该为他扫除后顾之忧    “
    林元馨不解地看看林之染,又看看欧阳暖,道:“他地位崇高,一呼百诺,竟也这样艰难吗?”
    林之染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要听实话么?”    “大哥川
    “外有大患,内有近忧,”林之染淡淡地说道,“皇长孙的位置坐的比
谁都艰难,你嫁给他以后.不仅仅是你,咱们家..…也撇不清了。”
    这正是欧阳暖心中明悟的,林元馨嫁入太子府,镇国侯府长房一脉就被迫和太子捆在了一条船上,无论如何都不能撇清了,而自己一直依附于镇国侯府的长房势力,这也就是说”…欧阳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眸中已清平如水,甚至不再多看林之染一眼,转头对林元馨道:“表哥是说,这条船上去了,咱们就下不来了。”
    林之染轻叹一声.幽幽道:“的确如此,如今上位之争十分激烈,我们家也被卷入了这场争斗之中,馨儿,你该早有个心理准备才是.....”
    朝廷争斗,皇室纷争,林元馨一直隐约有预感,却直觉的不想去问,此时听林之染提起,虽然那口气淡淡的.他的表情也甚是平静,但林元馨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没来由的一阵心悸.仿佛是透过了那平静的话语.窥见了皇室狰狞血腥的斗争.可怖的影像在她眼前一晃.便不敢再想:“真有这样严重吗?”
    林之染见她神色变幻不定,心里叹了口气,继续点拨道:“我并非危言耸听,身为皇长孙的妃子,你的一言一行都要时时留意!我朝一向文武并重,又格外重视御史之职.这些人向来没事找事,连对皇上也可以直言上谏。你今天这样冲上去救人,在大庭广众暴露身份.实在是很危险的。一旦被御史得知,你这个侧妃会被人诟病不说,连我们侯府也要担个教女无方的罪名,”
    欧阳暖亲自递了两块点心到林元馨手中,柔声道:“是啊,表姐要牢牢坐稳这个侧妃的位置,让别人都知道.咱们镇国侯府丝毫也不比那定远公府差,这才是大家的体面啊。”
    定远公府的周芷君被册村为皇长孙的正妃,将与林元馨一同进门,这一点一直是她闷闷不乐的地方,尤其今天看到皇长孙.”.她心中就更加抑郁了.然而终究是少女心性,被欧阳暖几句话一说,当下起了相较之心.点点头,道:“我定不会被周芷君比下去,叫旁人看我家的笑话!“
    欧阳暖失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表姐与周小姐一同嫁入太子府.自当和睦相处.同心协力辅佐皇长孙,只是别人多少会将你们一起比较,到时候表姐不要太过在意就是了。”
    林元馨闻言,看了林之染一眼,脸色红红的道:“娘说过,若是我能早她一步生下子嗣——”这话本不该说的.但这里一个是最信赖的大哥,一个是最亲近的表妹,林元馨性子又爽直,也就毫无遮掩地说了。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林之染听着.深以为然,在男人看来,子嗣是很重要的.这话并没有错。
    欧阳暖没有笑话她,却也并不赞同,反而微微笑道:“大舅母这句话.总体上看是没错的.只是也要分情况。当初娥皇女英一同嫁给舜.娥皇无子.女英却生了商均.等到舜即位.要在她们二人之中选出一个正宫.一个妃子,若是按照大舅母所言,女英年轻更受宠爱且有儿子,应该册封女英为后,可是舜王却并非这样做.他要求两位夫人同时由平阳向蒲扳出发.哪个先到.哪个为正宫,哪个后到,哪个为偏妃。娥皇性情扑实.便跨了一头大马飞奔前进。而女英讲排场,乘车前往.并选骡子驾车,觉得这样很气派。在行进中,女英驾车的母骡,突然要临盆生驹.因此车被迫停了。这时娥皇的乘马已奔弛在遥远的征途.而女英受了骡子生驹的影响.最终落败.正宫娘娘的位置为娥皇所夺取,女英也因此立誓绝不容许骡子再生产,然而这件事终究还是流传的人尽皆知。所以表姐.子嗣和宠爱虽然重要,却并非最重要的因素。”
    这样新奇的说法,连林之染都为之侧目,男人的宠爱和子嗣都有了.还有什么得不到呢?他不禁开口道:“暖儿未免言过其实了,除了这两点,馨儿何以立足呢?”
    欧阳暖微微一笑:“我听说皇长孙侍母至孝,然太子妃身体不好,皇长孙事务繁忙不能经常承欢膝下.表姐进门后,若能替皇长孙多多陪伴太子妃,那可是至纯至孝的好事。”欧阳暖又追上一句,“表姐一旦嫁过去,内宅主事的还是太子妃,你要得到她的喜欢.日子自然会过的舒坦,到时候你想让大舅母经常去看望你.也就不是难事了。”
    林之染凝目看着欧阳暖,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京都盛传周芷君容色绝佳.才貌双全.绝不下于蓉郡主,然定远公府是少有的百年世家.周小姐又早被皇帝定下,周家便从不让这位周小姐参与社交场合,故而在京都闺秀之中少有名声。越是如此,越可能是个冰雪聪明的厉害女子,馨儿这样单纯的千金小啡只怕斗不过一个回合就要落败。平常女子都以为只要拢住丈夫的心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欧阳暖教林元馨的法子,是在不得皇长孙喜爱的情况下.绕道去讨好太子妃.只要能够赢得太子妃的支持,馨儿在太子府就能真正站稳脚跟了。
    林之染想了片刻,觉得欧阳暖举这个例子,并不仅仅如此,想当初舜父愚钝,后母嚣张,弟弟恶劣,曾多次欲置舜于死地,终因娥皇女英之助而脱险.欧阳暖用这个例子,也是在警告林元馨,妻妾之争无伤大雅.一旦牵扯到外敌,就要同仇敌忾。偏偏她碍于身份还不能直言,只能这样迂回的哄着馨儿,当真是为难她了。他的眼里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奇异光亮.犀利的目光似乎已经透过欧阳暖的话看透她的魂魄,看穿了她的所有心思。
    欧阳暖不愿意看他几乎洞悉一切的目光.垂下头,喝了一口茶.静静坐着等林元馨明白。
    林元馨听了这些话,沉默良久,终于看着欧阳暖叹息道:“暖儿,若嫁过去的是你就好了.你一定能应付得来,而我毗 我真是害帆 ””
    欧阳暖错愕当场,林元馨的话还没说完.林之染已经一声极为恼怒的斥责,喝止了她的无心之言:“住。!“看见欧阳暖和林元馨惊讶的表情,林之染眼中明明燃烧着炽烈的怒意.却强自压下,皱紧眉头站起身道:“婚姻大事你也这样胡说八道,从今天开始就好好在府内自省.若是再被我发现你行为有异.就将你一直关到出嫁为止!”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欧阳暖和林元馨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却都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林元馨转头看向烛火里的欧阳暖,只觉得她眼神沉郁,神色平静.虽是身形单薄,却更显得不食人间烟火,一派仙人之姿,这样美丽柔弱的女孩子.却要一心谋划,天天算计.活的好累啊.她的心中,对欧阳暖更是怜惜了起来..”    中极殿大学士钱学英的府上,此时正是欢宴之中。
    一道道山珍海味端上来,一个个空盘撤下,美丽的侍女穿行不息,如同流水一般让人目不暇接。
    钱学英殷勤地再举玉壶,亲自给明郡王蒸了满满的一杯酒,笑道:“老朽寿宴,多谢郡王大驾光临。”
    肖重华点点头.长长的睫毛掩住眼中的神情.容色平常:“父王原本要亲自前来,奈何皇祖父有事召见,他才命我替他来贺寿,请钱大人不要介意。
    “说哪里的话,能邀请到郡王来.我心里才真是高兴。”钱学英面露微
笑,又举起杯子向在座的其他人再三敬酒。
    坐在一旁的齐王世子肖子棋一双秋水眼好奇地看向周王世子肖清弦.终于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见清寒?他不是最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了吗?”    不提还好,肖清弦脸色顿时黑下来:“他听说欧阳家大小姐受了伤.非要闹着去看望,我说于礼不合,把他关在府里了。”
    肖子棋:“......”过了片刻,才嘿嘿笑起来,道:“关起来也好,省的闯祸。”
    “关着也不老实,半夜爬墙要出王府,结果被侍卫发现,从墙上射下来,差点摔断腿,现在还在床上躺着起不来。”
    肖子棋:“......”等他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才强笑道.”你也真是,他要去就去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听说渐离那个木头都派人送了礼物去慰问。”
    肖清弦的额头上隐隐有青筋跳动.似乎竭力忍耐:“我是怕他太孟浪.吓着人家小姐。”
    想到肖清寒那个飞扬跳脱的性子,肖子棋点了点头,道:“你顾虑的对.养好了伤也一定得关着才是。”
    台下丝竹缓奏,歌姬们翩然起舞,然而他们两人的声音却一字不落地传进了明郡王的耳中.他想起欧阳暖那张总是不动声色的脸孔.不由自主微微露出笑容。
    钱学英看台下的歌舞众人都没什么兴趣,立刻道:“这群庸脂俗粉不入诸位法眼,不如换个节目吧。”说着,轻轻拍了拍手,不知从何处飘来一阵淡淡的香味.芬芳四溢.浸人心脾。然后.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少女缓步走下台阶,一头乌黑的秀发挽成一个发髻,容貌出众.气质脱俗,望之更是仙气缥缈,光彩照人。她面向众人,盈盈一礼.朱唇微启.声音如娇莺出谷:“诸位光临舍下,香玉有礼了。”
    钱学英一边观察着明郡王的神情.一边笑着介绍道:“这是小女香玉。    肖子棋悄悄和旁边的肖清弦道:“听闻钱大人的女儿向来宝贝的很,怎么突然肯出来抛头露面?”
    肖清弦笑着摇了摇头,道:“反正她出来不是给你我看的。”
    这时候,就听钱学英道:“小女略懂琴音,今晚她主动请缨.为各位弹奏一曲。”
    说着,钱香玉轻抚瑶琴.”叮叮咚咚”弹奏出了悠扬如梦的曲子,原本
乱哄哄的大厅变得安静,大多数人的脸上都露出欣赏的表情。
    肖请弦暗地里摇了摇头.若是没有赏花会上那两人的一琴一舞,这位钱小姐倒也算得上技艺高超.只是欣赏过那样出众的琴技舞蹈,再听这样的曲子.就并不觉得如何非凡了。
    一边弹奏,钱香玉一边抬起头微微一笑.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首位上的明郡王。
    “殿下,未知小女弹得如何?”钱学英试探着问道。
    “我是武夫,不懂丝竹之道,无法评价,抱歉。”肖重华淡淡地道。
    钱学英感到十分尴尬,钱香玉听见了这句话,顿时变了脸色,还在琴弦上的手指几乎僵硬,琴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
    钱学英还要说什么.就看见一名侍卫上来禀报.很快肖重华站了起来.略带歉意地道:“钱大人,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告辞!”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就走。
    “唉.殿下!殿下!”钱学英要追出去,却不好丢下满堂的宾客.只能强笑着继续留下宴客。
    肖清弦和肖子棋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一丝笑意。
    宴会完了.钱学英送完客人回到自已的书房.只听得一阵乒乒乓乓的碎裂之声.他吓了一跳,慌忙进去一看,竟然是自己那些古董花瓶被摔在了地上.碎片洒了一地!
    “我的白玉红釉梅瓶,哎呀,我的和田玉壶,还有绎彩山水笔筒!香玉、.你这是干什么呀!这可都是好东西,你怎么!哎呀,快住手快住手!”
    钱香玉不管不顾,将大半个架子上的值钱东西掉了个干干净净,末了气呼呼地坐下道:“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爹爹.你答应过我的.要让我做明郡王妃的......”
    钱学英赶紧陪了笑脸:“女儿,明郡王不喜欢你就算了,京都多的是俊俏风雅的少年郎......”
    钱香玉是他的独女,因此视为掌上明珠.随着女儿日渐成长.才貌双全.艳名远播.不知多少人来求亲,然而这个女儿却很有主张,坚持要自己选未来的夫婿。钱学英溺爱女儿,经常带着女儿出席各大世家的宴会,无奈不知看过多少俊俏少年,却没有一个能入钱香玉法眼,最后——她偏偏相中了刚刚归京的明郡王。
    为了让钱香玉有机会靠近明郡王,钱学英不惜在朝中大力襄助燕王殿下,没想到好不容易请来了人.女儿却因不曾亲近而生了气,便小心翼翼的道:“香玉,你也知道的.京中看中明郡王的人家很多,高门大户的惦记着做郡王妃,有才有貌的自荐枕席,可没一家如愿的,听说连太后要赐婚蓉郡主.都被明郡王婉拒了.你让爹爹怎么办呢……”
    钱香玉满面怒容:“我不管,我一定要做明郡王妃.爹爹你要为我想办法.....”
    “好好好,我想办法!”钱学英忙不迭的点头,心里却叫苦不迭。    肖重华踏入书房,却早已有一个男子站在书房里等着他。
    “皇长孙殿下怎么有空来这里?”肖重华微笑着道。
    男子回过身来.脸上带了笑容,道:“你那对白狐尾呢?怎么不见了?    肖重华那双细长的凤眼微微眯起.脸上的笑容轻描淡写:“送人了。”    “送人了?”肖衍一愣.清冷的脸上多了一丝诧异,“你不是很喜欢那物件吗?”
    肖重华兀自坐回自己的位置.捧起茶杯,看了肖衍一眼,道:“殿下今日来就是问这个?”
    肖衍摇摇头.道:“不.我来,是为了告诉你,白天我遇刺了。”
    肖重华眼皮都不抬.只低头喝茶,举止间从容优雅,肖衍奇道:“你怎么不问我结果如何?”
    肖重华仍是嘴角含笑,“若是成功.你还会站在这里与我闲聊吗?”
    肖衍看着他,叹了口气道:“的确如此,但今天也确实很险。我已命人全城布控.戏院的人也审问过了.那刺客是数日前停留京都.上门自荐表演的,戏班主见他技艺高超,便留了下来,然而我却是昨夜才决定去那里,你说奇怪吗?”
    肖重华喝了。茶,道:“既然人在那里等你,自然知道你去戏院的目的
,也很请楚你的行踪,你应该好好清理一下身边的人。”
    肖衍笑了笑:“我以为身边都是再三盘查筛选的人.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却终究百密一疏啊。不过这个刺客倒也并非寻常之辈.居然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若非有一人帮我挡了一下,我即便不死也要受伤。”www.UxieR.com
    肖重华抬眼看了看他,道:“什么人?”    肖衍微微一笑.“镇国候府的人。”
    “镇国候府?”肖重华口中轻轻念了一遍.竟然继续道,“林之染?”    “不,“肖衍笑道,“是一位年轻的小公子,不过林之染兄妹也在场。   
    “原来你的那位侧妃也在,”肖重华顿了顿,又道:“年轻的小公子又是何人。”
    肖衍的眸中带笑道:“这个毗 我就不知道了,怎么,你想到什么了吗?”
    肖重华垂下眼睛.不知怎的.在肖衍提起一位年轻的小公子,还是和林家兄妹同行的时候..”..他第一个就觉得是欧阳暖.只是抬眼看见肖衍露出很有兴味的眼神,他却淡淡笑道:“没有。”
    肖衍微微露出失望的表情.右手手指轻敲椅手,道:“我倒觉得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哦?”肖重华挑眉,华丽的凤眸闪过一丝异样,“殿下马上就要大婚了,不是应该很忙碌吗?怎么还有这份闲心琢磨别人。”
    肖衍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我的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身在皇家,他从未期盼过王妃是自己可心的女子.只要对方的家族于己有利就可以,对于这一点,他是很明确的。想到这里.他看了肖重华一眼,道:“你为什么要拒绝太后的提议?蓉郡主倾国倾城,你都不喜欢吗?”
    肖重华悠然叹了口气:“这样的美人,恕我无福消受。”
    肖衍的眼底盈满笑意,盯着他道:“太后因为燕王妃刚冈去世不久,不
能过分责怪,但三年后你若还是这样固执...”
    肖重华冷冷一笑,“我不愿意.谁又能勉强我!”
    肖衍面上笑容渐渐淡去:“这世上的人不都是随心所欲的.生在皇家.男女之间的真情,早就已经埋葬到坟墓里去了。凡事不过逢场作戏.何必认真?更何况你就算娶了不喜欢的女人做正妃,还可以纳个可心的侧妃,何乐而不为呢?”
    肖重华忽又笑了起来,目中隐隐有光华流动:“若我真心爱人.岂肯让
她屈居人下?”
    这话说的就出乎肖衍意料之外了.他轻哼一声道:“你倒是说的潇洒.可想过朝中那些势力怎么办?总要有人为我分担!”
    肖重华正容道:“这不难办,只要皇长孙你多纳几名侧妃就好。”
    “你——,若是旁人说这种话,肖衍一定会恼怒,可是说话的人换成肖重华,他却觉得特别有意思,细想一番的确如此.不免大笑起来。    镇国侯府
    当得知林元馨嫁入太子府的事情之后,兵部尚书夫人蒋氏的脸色就一直很阴沉,可是不知为什么.她这两日心情又似好起来了。不但对下人和颜悦色,更兴致很高的叫了师偻来为林元柔裁制新衣裳。
    林元柔看着她一脸喜色,忍不住说道:“娘.你不是一直为了那房攀上高枝不高兴吗,怎么这两日又变了......”
    “你这个傻丫头!”蒋氏拿起一件新裁的海棠色双纹春裳在林元柔的身上比划来比划去,轻声道”,他们能攀上高枝.不过是占了个镇国侯府的名头,等你大伯父一死,这镇国侯还不是你爹的,到时候你的身份自然也不同,要什么样的婚事找不到,娘早就替你看好了,绝不比那皇长孙差!”
    “娘说的莫不是那明郡王?”林元柔的眼睛里一下子满是惊喜。
    “什么明郡王!”蒋氏把脸一沉.”他不过是个郡王.将来燕王的位置还轮不到他坐!娘怎么会把你嫁给他!更何况林元馨已经嫁给了皇长孙,你难不成还想要和她走一条路?”
    林元柔一愣,耸了耸美丽的眉毛,眼睛里顿时多了几分狐疑”.这京都里与皇长孙身份地位能一较高下的除了明郡王还有谁,娘你莫不是在诓女儿吧?”
    蒋氏娇慎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她的脑袋.道:“傻孩子,你光看到明郡王啊!还有秦王世子呢!你一旦嫁过去可就是世子妃.....”
    “什么世子妃.还不是要比她低一头!”林元柔不满地看了蒋氏一眼。    “跟我进来!”蒋氏看了一眼周围,把女儿拉进内室,这才压低嗓音.开门见山地问:“你将来就不想当皇后?”
    林元柔一下子愣住了,她不敢置信地盯着蒋氏,像是在听天方夜潭。
    “愣什么!”蒋氏笑起来:“现今虽说皇位的继承人还是太子,可太子身体不好.和你那个伯父一样是个短命鬼,将来皇位一定会落到秦王手里!你若是嫁入秦王府作了世子妃.将来便是太子妃,十年之后更可能是皇后,你想一想,到时候林元馨算得了什么,镇国侯府又算得了什么,咱们都不稀罕......”
    “可是那肖天桦阴狠毒辣.喜怒无常.我真怕他 ..”林元柔不由自主地说道,在她心中.俊美潇洒的明郡王的魅力远远超过阴冷可怕的秦王世子,更何况肖天烨是连正眼也没看过自己的,这一切不过是母亲的美好想象。”而且......他也未必喜欢我。”
    蒋氏呆了半晌,脸上露出笑容,道:“说你傻你还真是傻,你以为秦王府是什么样的人家,寻常人家想要嫁过去当然是做梦,可你爹效忠秦王已久.想要将你嫁过去又有什么不行的?况且你这样的品貌.谁能不喜欢....”见林元柔还有些犹豫.蒋氏拉着她的手说:“柔儿,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你谋划。虽说这一回大房攀了门好亲事,可毕竟只是个侧妃,将来还不定怎么说,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泰王实力雄厚,世子生得俊俏.这是多好的亲事.爹娘都替你谋划好了.....”,
    蒋氏还要说,丫头在外面回禀说太子府送礼单过来了,请她一起去花厅。蒋氏冷哼一声”,听见了吧.这是在和我炫耀呢!你可得给我争口气.不能输给他们!”
    想了想,她又低声道:“还有件事.听人说王妈妈死后连你二姑母也被拘束起来.我那天去看望,欧阳家竟没有让我见人,如今你爹爹正在想法子周旋,你也要当心着点梦雨楼那个丫头才是。”
    林元柔一愣.面色带了些疑惑:“娘的意思是——”
    “哼,我是让你不要掉以轻心,那个丫头年纪小,可厉害着呢.你二姑母就是着了她的道儿!”
    林元柔听在耳中.心中却不以为然,心道欧阳暖不过是个养在深闺里的丫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就罢了.心机最多不过深沉点.又能厉害到哪儿去,只是看到蒋氏面色凝重,她的话便也没有说出口......
    沈氏坐在花厅里.听管家念长长的礼单:红宝石五十块,蓝宝石五十块,金凤十只,金翟鸟十只,东珠一百八十颗,帽前金佛一尊,金镶珊瑚顶圈十围,珊瑚坠角十个,金手镯二十对.金荷连螃蟹管一对.湖珠二百颗.米珠四百颗.计珠一百八颗.金莲花盆景簪一对.金松灵祝寿暂一对,青金佛头塔,金镶绿碧牙背云,松石记念 ...还有数不清的皮萃,名贵的海葛、漳纱、软罗...”.令人眼花缭乱。
    沈氏始终面带微笑,连连点头.欧阳暖心中也大为惊讶,这样的礼单.莫说是迎娶侧妃,便是正妃也不过如此,可见太子极为重视镇国侯府。
    “哟.大嫂真有福气,这礼单听得我头都晕了。”蒋氏微笑着踏进厅来,一眼看见欧阳暖坐在一旁,脸上的笑容立刻深了许多.”怎么暖儿也在?    “二舅母。”欧阳暖微笑着起身向她行礼.脸上的笑容恭敬而谦卑。    “身上才刚好.怎么就到处跑呢?大嫂也真是太不会心疼人了。”蒋氏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接过茶盏,好整以暇地道。
    “二舅母说哪里的话,是暖儿一直在床上躺着太难受,才求了大舅母一块儿来见见世面,这样的机会可是少有呢。”欧阳暖脸上故意露出欣羡的表情。
    蒋氏看着那几大箱的礼物.眼神更加凌厉,脸上的笑容反亲切了三分:“说的是,不是谁都能嫁入皇家的,也就是咱们这样的公侯之家有这等福气。;.说着,她别有深意的看了欧阳暖一眼,那意思分明是说,我们家的女儿才能有这种身份与皇室匹配,你这样的就不要想了。
    欧阳暖垂下眼睛,微微笑了,像是丝毫没有听出话里的意思,沈氏手中的茶杯轻轻一碰.淡淡道:“公侯之家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运气,端看上天给不给这样的机会了。”
    蒋氏闻言顿时更加气恼,沈氏是说自己的女儿未必有这种运气是吧?她心中冷笑,道:“大嫂说得有理。”就等着瞧吧,等将来秦王继承了大绕,有你们哭的时候!
    不愿意陪着两位舅母过招.欧阳暖借。去看林元馨,从花厅走出来.一路穿过走廊.旁边的丫头们都屏声敛气地低头行礼,谁都知道眼前这位不是一般的客人.那是老太君的心尖尖,才貌名动京都的欧阳家大小姐.哪个敢不恭敬?
    欧阳暖走下台阶的时候,无意间向远处看了一眼,突然停住了脚步,红玉低声道:“小姐.您怎么了?”
    欧阳暖的目光淡淡看着前方一个弯下腰锄草的青衣f卜役,看了很久,脸上慢慢露出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
      红玉越发奇怪.盯着那个仆役看了半天.也没明白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 小姐特别注意的......
        ——————题外话——————
      ..其实吧,你们不觉得只有林元馨才是正常的吗,当善良成为一种错误.这世界很可悲.哈哈哈哈
上一章节:080 男装丽人戏院惊魂
下一章节:082 世子佳人深夜相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