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世子佳人深夜相会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个青衣仆从的身上,蓦地.一只小小的手抓住了她的裙摆。

    她低头一看,一张苹果一样的小脸.出现在她眼前,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眨啊眨啊,小嘴弯弯,笑得格外开心。”姐姐!”林元雪喊着,一边手脚并用.踩着旁边的栏杆,凑到欧阳暖面前。”姐姐!”她伸出手,圈住欧阳暖的脖子,偎在她肩头撇娇。
    “小心.别挥下来!”欧阳暖连忙用手揽住她,却不料牵动了心口的伤处.微微一皱眉。
    红玉连忙去抱林元雪.生怕她摔着.但林元雪却似乎对这样的姿势情有独钟,扭来扭去不肯乖乖下来。
    就在此时,欧阳暖感觉到有一道凌厉的视线扫过来.她抬起头,望进了那人的眼里。
    他站在那儿.穿着下等仆役的青衣.脸庞只有一半暴露在阳光下,左脸上有一条长长的蜈蚣一样的疤痕.看来狰狞可怕.却又奇异地让人转不开视线。
    欧阳暖看了一眼.便仿佛不再留心.而是低下头.对林元雪道:“你这样不听话.掉疼了姐姐不管你哦。”
    听见这声叮咛.林元雪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欧阳暖.很严肃的说:“雪儿很乖,大哥说姐姐痛痛......所以要小心.我就很小心口”她用软软的小嘴.亲了亲欧阳暖.撒娇的问:“姐姐.我很乖.对吧?”
    “嗯.雪儿最乖了。”欧阳暖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即便不刻意去看那个人,她全身的感官却仍敏感的察觉到他灼热而专注的视线.可是一抬头.对方却低下头去.似乎专心一意地修剪花草。
    “雪儿一直都不敢打扰姐姐哦!”林元雪软软的小手,圈着她的颈,像小猫似的撒娇,欧阳暖的眼神不由自主柔和下来。
    在他面前,她少有这样身上不带刺的时候,那边的青衣仆从不知不觉中又抬起眼睛,盯着她不放。
    “喂.表小姐这样的人是你能看的吗!快低下头去!”园子里的管事赵妈妈呵斥道。
    青衣仆从看了她一眼,那目光之中竟带着一种可怖的力量.让赵妈妈吓了一跳,不由自主闭上了嘴巴。
    “姐姐.好饿!”林元雪把头靠在欧阳暖的手上,声音软软地说。
    “那跟姐姐回梦雨楼吧”,她轻声哄着”,我那里有热腾腾的糖蒸酥胳和焦因糖包.很好吃哦!”
    “好!”林元雪笑咪咪地回答,松开双手,小小的身子,咚的一声就跳下来,主动牵着欧阳暖的手。
    花园里一个丫头看着欧阳暖带着林元雪往前走了,这才轻轻喘出一口气来:“这位表小姐真像是天仙似的,我在她跟前连大气都不敢喘呢,生怕把她吹跑啦!”
    “满。胡言.说的这叫什么话!”赵妈妈不高兴地斥责道。
    “可私底下大家都在说呢.表小姐比咱们侯府的大小姐二小姐都更气派些.将来说不准啊....”
    欧阳暖的确是年轻美貌、温柔美丽.真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每次瞧见她都让人不由自主想起当年的侯府大小姐林婉请,只是当年的大小姐多少有些目下无尘.清高自许.欧阳暖却总是笑脸迎人.随和亲切。赵妈妈心里也在暗暗赞美,但她可不像丫头们那样没有分寸,连忙打断:“胡说八道什么!主子们可不喜欢多嘴多舌的丫头,你少说话多做事才是正经!再乱说就叫人把你领出去.越发不像样了......”
    丫头赶紧低下头,不敢再吭声了。
    赵妈妈冷哼一声,心道府里的下人怎么都这么没现矩,丫头乱嚼舌根就罢了.一个锄草的下人也敢盯着尊贵的小姐看!说着.她四处寻找刚才那个青衣仆从.想要逮着他交给总管狠狠处罚,一抬眼却再也不见了人。
    另一边.老太君正沿着汉白玉雕栏慢慢的散步,一路走到花池边,杜妈妈小心翼翼地陪着她。就在这时候.老太君看见前面的欧阳暖带着一个小女孩走过来。阳光下.欧阳暖乌黑的头发,雪白的面庞,一身月白的上裳.藕荷色的莲花百褶裙,头上松松地挽了个垂牡丹的发髻,发间只带了星星点点的珠玉,在阳光下射出明亮的光芒,走过来的时候袅袅垮垮,煞是好看。    只是——旁边那一个小不点儿是谁呢?老太君疑惑了半天,看向杜妈妈.杜妈妈赶紧吩咐小丫鬟带了欧阳暖来。
    到跟前一看.欧阳暖身边的竟是长房的庶女林元雪。老太君没想到,这个满脸红扑扑腻在外孙女身上的小丫头会是自个儿的小孙女.看了一眼,不由笑道:“暖儿,怎么又出来走动了,身子不是还没好利索吗?”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外祖母.暖儿的伤势已经痊愈了.总不能一直在屋子里呆着。”欧阳暖微笑着回答。
    “哦.你们这是去哪儿啊!”老太君笑眯眯地拉过欧阳暖柔软细嫩的手问道。
我带着雪儿去梦雨楼。”欧阳暖微笑着回答,看到老太君似乎心情不错.借机会旧事重提”,外祖母,暖儿之前跟你说过.关于回府的事情......   
老太君立刻把脸一沉,一下抽回手来:“回去干什么!差点把小命都给折腾没了!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外祖母.就老老实实在侯府呆着!不许回去!   
欧阳暖还要说什么,老太君却扶着头道:“哎呀,我还是年纪大了,头怎么晕起来了……”
    欧阳暖一愣,老太君向旁边的杜妈妈眨了眨眼睛,杜妈妈脸上难掩笑意.老太君也实在太有意思了,在旁人跟前那么庄严端庄.在外孙女跟前反而像是个小孩子.竟然还使小心眼。
    “表小姐,有什么事明天说吧,我先扶着老太君回去。”杜妈妈向欧阳暖点点头,欧阳暖在心里叹了口气,眼睁睁看着老太君一步三晃地离开了。    刚走出欧阳暖的视线.老太君就叹了口气:“这个孩子真是傻.那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非要送上门去干什么!”
    “老太君,表小姐也是为了表少爷……”杜妈妈轻声细语地解释道。
    “哼,一心就想着她那个弟弟,当真是不要命了。”老太君脸色更难看.在她看来.欧阳爵毕竟是欧阳治的儿子,而且容貌上也更肖似欧阳治.每次让她看到心中总是不悦,总觉得和自己隔了一层,并不像欧阳暖那么贴心可爱,活脱脱就是婉清的影子啊!
    “老太君,您可不能说这种捅心窝子的话,在表小姐心里您也是很要紧的.您忘啦.半个月前您偶感风寒.表小姐知道了,竟亲自来陪伴您,膳食药饵.样样精心,每夜陪伴到夜深也不肯离去,老奴因她自己身子也还伤着,逼着她回去,可她次日天刚明又来陪着,直到您病愈.她才肯回去,您说.这样孝顺的外孙女您到哪里去找呢?”
    欧阳暖很贴心很孝顺.老太君也是知道的,但她拧紧的眉心并没有就此放松:“唉,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只是 ”
    “只是表小姐天性纯善,心中总是记挂着别人。老奴说句不当说的话...…老太君.六小姐是个庶出的.便是大夫人给了恩典将她养在自己身边.生母的地位到底太低了.府中上下,打心底里说,谁肯正眼儿瞧她呢?便是大少爷和二小姐,对她也不过是面子上过得去罢了.表小姐却耐得下心来陪伴这个孩子,可见她真的是心地纯善的人啊!对待小沫妹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呢?到底姐弟连心,那天表少爷来报信的时候.眼睛都红了,您忘了吗?”
    “她心地仁厚.实在难得”...”老太君面露赞许,杜妈妈又道,“老太君,您还记得吗,惠安师太说过.将来表小姐还有大福气呢!”
    老太君微微一愣.想起惠安师太的话,不由自主点点头,道:“暖儿是个有心胸的孩子.当初婉清那丫头就是太刚强.凡事一根筋,总是硬碰硬.费心力、又累人还不讨好.暖儿却知道以柔克刚,将来一定能有大造化,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想她回到那对狼心狗肺的母子身边去!暖儿一天天大了,他们打的什么主意我老婆子心里清楚得很!”
    “您是说    “
    老太君冷哼一声.面容如冰似雪.“欧阳家不想着给女儿找个好人家.整日里想着攀龙附凤!你以为我留下她在身边是为了让她陪伴我这个老婆子呀!我是为了她打算.如今馨儿已经有了好归宿,下面我就得为暖儿长长眼了!“
    杜妈妈听得连连点头,心里却想.如今镇国侯府的孙女之中.除了长房嫡系的林元馨外,二房的大小姐林元柔,三房的三小姐林元蝉、四小姐林元岚、五小姐林元梅.这四人都不是老太君的亲孙女,和老太君也不是一条心.反倒是欧阳暖这位侯府嫡长女留下的外孙女,将来或许能和元馨小姐互为臂膀,彼此扶持。林元馨的婚事定了,老太君更要急着帮表小姐谋利了,难怪不肯放人.…她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
    风,轻轻吹拂.湖边几步一柳,好似绿雾般的柔媚动人,加之山茶、石榴x杜鹃、碧桃等妩媚的花村陪伴.更觉舒卷飘逸,窈窕多姿,池水悠然泛起浅浅涟漪.金色鲤鱼在水中游来游去.万般的诗情画意尽现其中。看到花园里的那一幕,肖天烨冷冷一笑,欧阳暖素来心机深沉.善于拉拢人心,如今这京都上上下下都被她蒙骗了过去.到处传言她相貌美丽,才华横溢,更为了救护幼弟不惜以命相搏,别人还以为她是个多纯良的人“....依他看,这世上心肠最黑.嘴巴最毒的女人非欧阳暖莫属了。
    肖天晔翘着腿,在凉亭外面的草丛里躺着。秦王在三天前向他提起,有意为他聘下镇国侯府的林元柔为世子妃.林元柔长得是圆是扁,他还当真没有注意过,只是他知道.林元柔是欧阳暖的表姐.而欧阳暖在镇国侯府休养,只这一点.就让他起了兴致,找了法子混入这镇国侯府来。他告诉自己.不过是想要看看林元柔到底什么模样.实际上他也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没想到,来的第一天就和欧阳暖撞个正着。不过看样子.她压根就没有认出自己.否则早已大声叫起来.或者逮着自己羞辱一番了.肖天烨的唇边勾起一丝冷笑.认不出更好,方便他行事!
    本来管家分配好了,将他与另外三名f「役分在一个房间里,可他是什么样身份的人,怎么肯和那些下贱的人一个房间,不过略施小计,那三个人就一个接一个搬着枕被,窝到其它房里去睡,让他独占一间房。除了脸上用来掩饰的伤疤经常被人远远围观、指指点点外.他不觉任何不适。
    “阿叶!”亭外.有人大声唤着他.他虽听见,却不搭理。    那声音并不放弃,又喊:“阿叶!“
    肖天桦挑起眉头,微眯视线,却见到一个眼熟的丫头叉腰站在跟前。
    这世上能让他记住的脸孔不多,眼前这人恰好他认识,她是跟在欧阳暖身旁的贴身侍女.欧阳暖刚才身边还带着她.与其说他对这丫头有印象.不如说是她跟随的主子太教人嫌恶。
终于找到了人.菖蒲笑道:“你叫阿叶是吧,我们小姐要请你帮个忙!   
化名为阿叶的肖天烨皱起眉头,欧阳暖?难不成她已经识破自己的伪装了?不可能啊,自己这副脸还特地到秦王跟前绕了两圈.连自己亲爹都没能认出来,他就不信欧阳暖可以!所以他冷冷瞧了菖蒲一眼.好整以暇地站起来.垂首道:“表小姐有什么吩咐?”
    “昨夜下了雨,梦玉楼门。的小径上全都是落叶和浮尘,小姐身边事情多.我们丫头人手不够,实在忙不过来.我家小姐和府里管家说了,他说分派你去帮忙!所以要请你扫干净梦雨楼门前的小径!”
    叫他扫地?是他听错了.还是欧阳暖发了神经?他.肖天晔.是堂堂的秦王世子.居然被人指挥去扫地?还不等他拒绝,一把笤帚已经塞到了他手上。
    凯 “肖天桦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笤帚。
    菖蒲嘿嘿一笑.“辛苦你了。”说完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肖天桦一声冷笑.管家分派的工作是吧?他拿着笤帚,慢慢走到梦雨楼门。.轻轻迈开一步,双臂伸展,以自己的身体为中心,像是往日练剑一样挥动着笤帚.小径上的落叶开始被漩涡卷入.像是顽皮的孩子突然没了棱角,乖乖地一点一点聚成一堆,他的整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像是在舞剑一样.脸上连半颗汗也没流,轻轻松松就将小径清扫干净。
    梦雨楼,二楼窗户边,欧阳暖含笑看着眼前的一幕。
    菖蒲好奇地问:“小姐.奴婢觉得这个人好古怪啊!咱们要不要禀报老太君?”
    欧阳暖道:“只怕我们还没去,他人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才不会等着你去抓。”
    恭王世子混进来是为了什么呢?这真是一个颇费思量的问题.欧阳暖看着肖天烨黑着脸将落叶都扫了个干净,轻轻摇了摇头。
    “难不成任由他这样留在内院?”菖蒲瞪大眼睛.看着欧阳暖。
    “他虽然心肠歹毒,却也不是鸡鸣狗盗之徒.不必那样紧张。也许....””肖天烨的心思诡异莫测.外人实在难以揣度.欧阳暖不由叹气.“既然他要胡闹,我们便陪他玩到他不想玩为止。”
    “是.小姐!”.””.
阿叶.马上整理一下花园!那些杂萃长得太长了些。”   
阿叶,去修理马厩,那里的棚子漏雨了!“
    “阿叶.今天的花浇水了没有,那可是老太君最心爱的牡丹.碰坏了你可赔不起!”
阿叶,水缸里的水没有了,你快去打水!”   
阿叶,这两箱东西,表小姐要搬去仓库……    肖天晔的嘴角凝了一丝冷笑,他这辈子从不听别人的命令行事!
 就连父王要他娶妻.都是用商量的。吻!
    他一直高高在上!一直享受着众人唯唯诺诺的崇敬与惧怕!
    为什么他现在会任由欧阳暖通过各式人等下达命令,要他打杂、修屋顶、喂马!这些镇国侯府不都是有专人去做吗!为什么自己一个本来只负责花园除草的仆从要干这么多事情!
    等他惊觉过来时,他已经变成大家眼中深受器重的仆役.甚至有几个人敢拍拍他的肩,一副与他哥俩好的模样,赞许地说:今天工作辛苦啦,没想到表小姐这么器重你!将来肯定高升啊!
    他在不知不觉中,被欧阳暖当成下人使唤!
这是肖天烨在镇国侯府呆了五天之后,猛然发现的事实。   
梦雨楼
    欧阳暖午憩方醒,躺在贵妃塌上看书。    “小姐,您醒了吗?”红玉在门外问道。    “进来吧,我醒着。”欧阳暖看着红玉手中捧着托盘走进来。
    红玉掀开茶盅.微笑着道:“小厨房特地送来的金丝蜜枣茶.养胃暖心的,大小姐趁热喝了吧。”
    欧阳暖点点头,红玉看了一眼旁边.奇怪地问道:“菖蒲这丫头跑到哪里去了,今天不是应该她守着吗?”
    “我让她去跑跑腿。”欧阳暖笑了笑,目光之中别有深意。
    “小姐.你是不是很讨厌那个叫阿叶的侍从啊,如果这样的话,奴婢可以禀报管家将他撵出去的!”红玉想起大小姐经常让菖蒲去吩咐管家给阿叶交代任务.不免认真地说道。
    欧阳暖闻言一愣,旋即灿然笑道:“不,我是觉得他很勤快,很听使唤。
    “小姐.您是不知道,让他锄草他能把名贵的兰花给连根拔起;让他浇花硬生生浇死了一盆极品牡丹;让他修理马棚结果掉下来一片瓦吓坏了大少爷的爱驹;让他打水连桶是坏的都不知道,一路不知漏了多少水!这样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人做什么仆役.简直就是个贵公子嘛!偏偏他心比天高,脾气还大,管家说两句就黑了脸,真不知道招来这样的仆役是不是侯府倒霉……” 红玉显然对这个阿叶很是看不起。
    欧阳暖挑起眉,听着红玉叙说“阿叶“的丰功伟绩,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红玉脸上越说越气愤,欧阳暖却点头笑道:“其实做仆役比做公子要难,这一点.我想他从今往后也能体会。”
    “小姐,您在说什么?”红玉没有听明白。
    欧阳暖笑道:“我说,熟能生巧.你们使唤他做事就是在帮他尽快做好一个仆役的本分!他应该谢谢你们才对!”
    红玉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小姐说的时,奴婢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跟管家说过了.这府里大家不愿意做的活儿都可以分给他,让他好好锻炼锻炼!    菖蒲正好从外面走进来,挂着的笑容十分灿烂,使得她浓眉大眼的脸显得很是可爱:“小姐.您交代的事情奴婢已经告诉管家啦!“
    “小姐这回交代了什么事情呢?”红玉好奇地问。
    欧阳暖看了红玉一眼,微微笑了。红玉实在好奇,可是这时候偏偏梨香进来禀报说林元馨到访,她只能打住好奇心.笑着迎了出去。
    林元馨很快抱着一盘棋进来.脸上的笑容明媚的让人看了只觉得眼前一亮:“暖儿.咱们下棋好不好?”
    欧阳暖点点头,吩咐红玉收拾了桌子,然后将棋盘放在上面。
    林元馨很喜欢下棋,只是水平不高.跟谁下棋都被嫌弃,就连林之染一看到她抱着棋盘过来都要躲,只有欧阳暖有这样的耐心,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地陪着她下棋.一坐就是一下午。
    欧阳暖虽然棋艺出众,但不知为什么,林元柔每次和她下棋.三盘总能赢一盘。刚开始林元柔以为欧阳暖是在故意相让,可是怎么看都看不出端倪来,便很高兴地将之归咎为自己的棋艺有了大幅度的提升。wwW.uxIer.cOm
    旁边的案几上摆放着蜜茶和各色细巧糕点.林元馨满脸欢喜.一边下棋,一边拣了喜爱的来吃。每下一子就吃一块点心.不知不觉间,一盘点心已经空空如也。
    欧阳暖随手下了一步,林元馨看这棋对自己很不妙.一边托着腮帮子思索,一只手伸向盘子胡乱摸索,半天没模到东西。
    欧阳暖看着她,认真道:“馨表姐不知道吗,皇长孙最喜欢纤细苗条的女子.你若是吃的胖了,出嫁的时候可怎么办?”
    “啊……”林元馨突然抬起头,手也立刻被烫到一样收了回来.“真的吗?”
欧阳暖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这是自然的。”   
那怎么办?”
欧阳暖又下了一步棋.才笑道:“那就饿着,一直饿到你出嫁为止。”   
啊!那不是还有好几个月!我不得活活饿死呀!”林元馨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棋盘上的棋子,立刻叫起来道:“暖儿,你好狡猾.这棋怎么会这样下?不行.重新来过,重新来过……”
 她一边嚷嚷,一边飞快的将那枚棋子又拈起来放在一边:“我刚刚只顾着和你说话都忘了下棋了,这一局不算川
表姐.落棋无悔哦。”   
才不是!这是你耍诈!”   
兵不厌诈!只要达到目的,手段又有什么关系?”欧阳暖微微一笑,“再下十盘,今天你也别想赢我。”
才不会!我一定能赢!“林元馨认真起来,“再来再来!”   
仆役房
    管家张大有看了一眼肖天晔.面无表情地道:“阿叶,将仆役房的夜香倒了,顺便把马桶也刷一刷,完事后记得把地板也洗干净。”
肖天烨:乞..川片刻,屋子里如同死寂一般。   
我受够了。”肖天晔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地说。   
对,他受够了!堂堂一个秦王世子.凭什么过这种卑贱生活?
    到镇国侯府来伪装仆役已经够委屈了,被人使唤来使唤去更是叫他憋屈,现在连马桶都让他刷,如果传出去.他还有脸活在世间上吗?不如死了干净点!
    他面容紧绷,俊俏的脸上那长长的蜈蚣疤痕平添了三分可怕的戾气.内心那股愤懑抑郁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张管家和气地微笑:“阿叶.我们侯府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你既然签了一个月的短约,就不能轻易反悔.否则你去哪家也找不到活计了。”
    “这个不用你担心口”肖天烨心中冷笑.这世上除了欧阳暖,谁敢分派给他活做,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阿叶.别怪我没警告你.如果你敢现在离开,咱们府上马上就找画师将你的画像画出来,誊个一千份,贴满东南西北各道城门,到时候全京都的人都会知道你是如何的不守信用!”张大友的语气很平常,丝毫也听不出威胁的意味.可是他眼底的认真让肖天桦知道对方绝不是在开玩笑!”镇国侯府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规矩了?”
    张大友睁眼说瞎话:“最近刚有的。”事实上,这一切都是表小姐交给他说的话,确实很有效。那些偷懒耍滑的非家生奴婢非常慎怕这一点,因为如果镇国侯府张贴了他们的画像.等于上了黑名单,谁家也不会再要这样的奴婢。
    肖天晔眉间的冷静骤然划破,阴狠瞪着张大友,对方全然不怕,还回给他一个肯定的点头:“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看!”
    自己虽然不是以真容出现,但若这哥模样被画下来.再到处张贴,一旦被有心人看到,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好.我做!”肖天烨阴狠目光一闪而过.眯细的黑睫掩去眸里肃杀之气,抿闭的薄唇不发一语”,只不过请帮我转告贵府的表小姐,有朝一日她会为她今日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张大友一走,肖天烨一脚踢翻了身旁仅有的一张桌子。
    欧阳暖这是把他当成打发无聊时间的乐子了是吧.时不时逗逗他、耍耍他.激得他青筋暴突、咬牙切齿时.她就会站在一旁看好戏!
    肖天桦再一次怀疑.对方已经识破了自己的伪装.可是等他摸上自己那张刀疤脸.立刻觉得这一切不过是巧合。哼!不管是不是.她都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黄昏时分.林之染回到墨玉堂.沈氏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   
他大步跨了进来.行过礼,笑道:“娘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沈氏微笑道:“只是来看看你,顺便也有一件事要与你商量。”   
看着周围的丫头们陆续退出去,沈氏才终于道:“你爹爹嘱咐我一件事.要与你说    “却不再说下去。
    林之染细想了想.脸色微微一变。
    沈氏看他一眼.眼中含笑:“从前你不想过早娶妻纳妾,我由着你.但是你妹妹如今都要出嫁了.你爹爹昨日又提起,你也该早日和郑小姐完婚才是。”
    林之染面色一下子白了,却坐着并不说话.目中隐隐有光华流动,叫人猜不透他是什么心思。
    沈氏笑道:“这位郑小姐出身世家、知书达理,一定是你的良配.娘就不懂了,难不成你对她有什么意见吗?”
林之染的笑容有些疏离”,祖父当年定下的婚约,我还有什么异议?”   
沈氏面带疑惑地盯着他看了片刻.道:“你莫不是    另有了意中人?   
林之染心中一跳,口中却没有接话。
    沈氏叹了口气,淡淡道:“这门婚事是当初你祖父定下的,便是我与你父亲都不好驳回去,昨日老太君又提起这件事.我也实在遮掩不过,你若是不想立刻迎娶.就自己去与她老人家说吧。”
    林之染淡淡道:“请娘放心,老太君那里我自然会去解哦 “
    沈氏点点头.站起来,似乎想要走出去.可是走了两步,突然又回头看着林之染,道:“有些事,你不说,我心里也有数。你只记住一点.你祖父当年为你早早订下兴济伯府的嫡女,自有他的道理,你谨记此点就是。”    林之染口气请淡:“这些话.不用娘说,我也明白。”
    沈氏瞧着他的神色,越发不放心.干脆站住身子道:“你莫不是看中别人家的姑娘?若是有.就由我去和老太君去说,等郑小姐进门后,再纳一位妾侍也不妨事,若这位姑娘门第高,咱们家许个平妻,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略静了片刻,林之染道:“没有。”他顿一顿道:“郑家小姐很好。”   
脸上有一丝笑容.可沈氏却瞧不出半点欢喜的意思.心中更加忧虑。无法继续关于他婚事的谈话.只好说:“罢了,你愿意什么时候娶就什么时候娶吧,娘不逼你。只是这婚事,便是娘不提,老太君也会跟你提的,你得早些有个准备。”
林之染默然片刻.道:“孩儿知道了。”   
梦雨楼
    夜深人静,红玉轻手轻脚地进了内室,水晶帘子在她身后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煞是好听。
    欧阳暖正站在窗边,目光悠然冷淡,红玉轻声道:“小姐,该安歇了。
    欧阳暖回过身.眼睛里流光溢彩.笑道:“不,现在我还不累。”
    红玉见她笑容恬淡.忍不住又道:“您到底在想什么?如今您身子刚刚好,可别又累着了.大少爷一天派人来问好几趟呢,您若是再病倒了,他又该着急了。”
    “爵儿?”欧阳暖低声道。
    “小姐.奴婢说的是镇国侯府的大少爷。”红玉微笑着看向欧阳暖.欧阳暖却淡淡一笑,眼光冷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者您宽了外衣去床头看书.奴婢替您掌灯,好不好?”红玉又轻声道。
    “不.你先下去吧,若是我有事再叫你。”欧阳暖轻声答道。
    红玉看了她一眼,心里虽奇怪,却也不敢再问,转身走了出去.又怕晚上欧阳暖要叫人,索性端了个小机子,取了针线出来.认真地守在门外.不时往门内瞟一眼,时刻准备着欧阳暖叫她。
    今天本是菖蒲值夜,红玉却一直守着不肯离开,欧阳暖看在眼里也不劝解,随意拿了一本书坐在灯下看书。
    夜半时分.只听到烛火劈啪一声脆响,忽而一个清朗声音徐徐来自身后:“欧阳小姐,这么晚还不安歇么?”
欧阳暖眼神一冷.慢慢回身,露出一个笑容.“世子爷,别来无恙?”   
烛光下.肖天晔的脸近乎邪美,微微眯着的闪亮眼眸透着一种说不清的魔力.他冷眼打量着欧阳暖,见她黑亮如云的秀发上仅挽着一支长长的坠珠流苏钗,身上穿着绣葛巾的八幅粉紫绮罗长裙.容颜如玉、眼神晶亮,温柔中别有一番华丽风致.更衬得清丽无匹。他喉头一紧,仿佛有些透不过气来,脸上的笑容却在一瞬间变得更冷:“你果然早就认出我来了。”
    欧阳暖微微一笑:“谁还能像您这样讨厌我呢?”出卖肖天晔的,是他那诡异古怪的眼神.这样的眼神.欧阳暖从未在其他人身上看见过。
    “所以你是故意在要我?”肖天桦轻轻一哼,双目中的请浅水雾一下子全化作了霜雪。
    欧阳暖的双唇抿成好看的弧度,许久缓缓道:“秦王世子生来富贵无双,只知春来击球走马,夏来泛丹湖上.秋来纵马围猎.冬来赏梅烹茶…却没想过自己连一个仆役都做不好吧。所以我这不是在耍您,只是让您认清现实。”
    肖天桦冷冷望着她:“巧言令色!耍弄我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你难道
不知道?”
    欧阳暖眸中带了淡漠的笑意,话说得十分温婉,却暗藏了凌厉的机锦:“秦王世子若是老老实实在奏王府呆着.我又怎么有机会来耍弄你?你的所作所为,总不会是来与我叙旧的吧。”
    肖天晔冷笑一声:“不用拿话搪塞我,你不是聪明无双吗?那你猜猜.
我来镇目侯府为的是什么?”
    欧阳暖随意地走到窗边的一盆牡丹边上.含笑看着肖天晔:“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世子此来.是,取.名花的吧 ”
    肖天桦的目中掠过一丝冰冷:“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欧阳暖,女人太聪明了可不是好事。”
    欧阳暖莞尔一笑.手指似有若无地拨弄了一下牡丹的叶子.口气清淡:“镇国侯府许了一位千金出去,秦王殿下坐不住了吗?只是我没想到,这一次竟会是世子亲自前来。”
    肖天桦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唇角漾起一丝讽刺的笑:“不错,我正是想看看林元柔是不是有这样的资格做我的正妃。”
    欧阳暖背对着光.微眯了眼看他.神态悠然迷人,肖天烨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快了一拍.张。便道:“只是看见你,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诡异.欧阳暖有些讶异.“世子可别告诉我,你没看上柔表姐.看上我了。”
    肖天烨冷冷一笑:“有何不可?”
    欧阳暖只是随意地抚了抚脸上落下的青丝,微笑着看向他:“殿下这算是移情别恋了吗?只怕奏王殿下不会答应呢。”
    她举止随意,语气平淡如同闲话一般,并不见任何的慌乱与紧张,肖天烨先是皱眉.然后反倒笑了:“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想着要怎样折磨你.现在我终于知道,只要将你娶回家,以后我要怎样折磨你都是我的事情.你说这个主意妙不妙!”
    欧阳暖愕然,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人却是没有动,微微侧着脸.微笑着看他:“真的么?可惜暖儿是不会去做别人的侧妃的.莫说是侧妃.便是你送个世子妃给我,我也是不做的!“
    他不要是一回事.被拒绝又是另一回事,尤其还是这么冷淡的口气.肖天烨冷笑道:“一个吏部侍郎的女儿.好大的口气!”
欧阳暖平静地与他对视.“世子.世间任何事情的决断.无外乎情理法三字,论理,世子处处为难,无理之至!论法.世子滥杀无辜,目无法纪!论情——你我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你便是求我.我也不会嫁给你!“   
你!”肖天晔目中似乎射出无数冷簧,隐隐跳动的是无边无际的怒火.“你可知道,嫁给我意味着什么!”
    欧阳暖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荡漾着无限冷意:“嫁给世子爷.自然意味着荣华富贵、身份崇高.然而暖儿不羡黄金崇.不羡白玉杯.不羡富贵乡.不羡王侯尊!若我想要,世子妃的位置自然会是我的!只可惜—— 你,我不要!“
肖天烨还从不曾被人这样嫌弃,顿时恼羞成怒,刚刚平静下来的情绪立时又被点着:“好!好!好!欧阳暖.你竟敢说出这样的话!”他猛地上前.要攥住欧阳暖的手腕,却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人向后栽倒下去!  
 欧阳暖微微一笑,伸手拈一朵牡丹在指间:“这一株牡丹名叫弄艳,黄昏盛开.翌朝凋谢.不是侯府所有,普通人更是不会栽植的,你可知道,它有什么效用吗?”
    肖天晔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目光凛然:“我太小看你了。”
    “世子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若不是过于小看我这个女子,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呢?”
    肖天烨愤怒地举起手来,然而却半点都动弹不了.欧阳暖的笑容更深,“我劝您不要白费力气,如果没有解药.世子爷可是脱不了身的。”
    “你想怎样!”肖天烨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从嘴唇里轻轻挤出一句。
    “我想想 “欧阳暖微笑,她静谧而安详立于月光花香之中,声音清越动听,肖天烨只觉得她离他那样远,眼前只余那一盆雪白的弄艳悄然盛放。
    “也许可以将你打扮一番,当做礼物送出去。”欧阳暖只是轻轻的笑着.唇角勾勒出一朵清冷的笑纹。
    烛火照射在她翩然衣袂上.映射出一种耀目的光泽。风声在树叶间无拘穿过,漱漱入耳,这一瞬间,肖天烨只觉得自己发了疯,被她这样捉弄.竟也没有立刻愤怒发狂.他冷笑一声:“那么,可要好好打扮才是。”
    欧阳暖看着他.忽然想起“面如冠玉”四个字,只那么一瞬间,她已觉得他这样专注的目光十分不妥,转头看着别处。
    正巧这时候,门。传来红玉惊慌的声音:“小....小姐?这“.”这个人是…”菖蒲手中拎着一根棍子也冲进来,看见里面这景象.顿时傻了眼。    欧阳暖一脸笑容.道:“不必害怕,只是咱们有一位尊贵的客人到访罢了。”
    红玉惊疑不定地看着脸上去了疤痕的肖天烨,又看看一脸笑容的欧阳暖.顿时迷茫了…...
    ——————题外话——————
    童鞋们.林元馨和欧阳暖不是那种为了男人就翻脸的关系,她们彼此需要彼此扶持,哈哈,男人算得了神马——
    ps:每一章节都是有联系的,每一个无心的举动都有缘故,大家要是看不明白也被着急.下面会展开的.
上一章节:081 芳华美人各有算计
下一章节:083 强颜欢笑的世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