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强颜欢笑的世子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第一天一早.老太君便让府里的几位小姐都过来荣禧堂。杜妈妈吩咐绿菩、玉芍两个丫头先去林元馨的春分阁和欧阳暖的梦雨楼.然后才让苏木和瑞雪去别处通知。

    杜妈妈词候了老太君这么多年,很明白她的心思,林元馨是嫡孙女.即将嫁入太子府,身份地位自然不同,欧阳暖是林婉清的女儿,老太君将她也看得很重,这两个人自然是要先通知的,其他人么,就要稍微等一等了。   

    巧合的是.林元馨一大早就在梦雨楼找欧阳暖说话.玉芍就把两人一并请过来了。

    老太君看她们一前一后进门,不由自主从眼睛里笑了”,来,我命人给你们姐妹做了几套春裳.看看你们都喜欢什么颜色。”说着让杜妈妈去打开箱先。
    欧阳暖不由笑道:“老太君.在家的时候我已经做过四套了.这些就留给姐姐吧。”
    老太君不以为然地道:“这是侯府的定制.跟外头那些绣楼的衣裳可不一样。”
    林元柔拉着欧阳暖笑道:“老太君的一番心意,暖儿不要椎辞了。”说着向她眨眨眼睛,欧阳暖笑着点点头。
    箱子里装了十几套春裳.有绎红,粉红、银白、墨紫、银红、鹅黄、轻绿等不同的颜色.无一不是用料讲究,绣工出众.非一般绣楼里制作的衣裳可比。其中最耀眼的是上面放着的四套.一套是天青实纱流云绣,一套是紫缎五彩凤凰细绣、一套是姣月软缎牡丹细绣,一套是银红色的海棠春睡纱绣。
    一时之间.满屋子流光溢彩.绚烂非常。
    老太君看她们眼中都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不免笑道:“这可是宫里头尚衣局的一位老嬷嬷亲手绣出来的.外面可找不着这样的手艺了!你们姐妹先挑吧。”
    林元馨看了十分喜欢,拿着这套看看,那套看看,几乎不知道挑什么好,最后对欧阳暖道:“你来帮我拿主意好不好?”
    欧阳暖点点头.看了那最上面的四套衣裳一眼,笑道:“紫缎五彩凤凰细绣、姣月软缎牡丹细绣这两套.富丽典雅,内敛高贵,很适合表姐的气质.依照我看.表姐应当选这两套。”
    这两件的确是最出众的.更难得的是,欧阳暖半点也没有想要据为己有的意思,老太君看着连连点头,微笑道:“没错,这两套和馨儿很相配,馨儿,你拿走吧。”
    林元馨看了欧阳暖一眼.笑道:“不.这两套既然是最美丽的.我也不能一个人都拿走.暖儿你喜欢哪一套?..
    欧阳暖看着林元馨黑白分明的眼睛,那里面全然都是真诚,对方明明也是那样的喜欢这两套衣裳,老太君也发话让她拿走了,她却舍得让自己从中挑选,这样的女子.谁会不喜欢呢?欧阳暖的眼睛在那两套衣裳上滑过去.最后落在另一套银红色的春裳之上,微笑着将它棒起来.道:“表姐,我喜欢这一套的颜色。”
    “暖儿.你——”
    “表姐.这一套的颜色更适合我。”银红的软和色调配上欧阳暖洁白如玉的脸,的确比艳丽的颜色更合适,林元馨也不禁点点头,道:“那我就拿这两套吧。”说着.她向旁边的丫头山菊点点头,山菊便小心翼翼地将那两套衣裳捧起来
    老太君看到这一幕.冲杜妈妈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十分的满意。    懂得真心谦让.互相扶持.这两个孩子的路将来才能走的更长远。    林元馨和欧阳暖又各挑了几套春裳.才相携着离去。
    花厅
    蒋氏正和林元柔坐着说话.林文渊已经向奏王婉转地提出过要将林元柔嫁过去的意思.秦王也点头同意了.并且说明将另择一个好日子请皇帝赐婚。这样一来.自己的女儿很快就是世子妃了,蒋氏越想越高兴.自然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林元柔。
    “真的说定了?”林元柔问道。
    蒋氏点点头.”可不是.秦王点了头,那还能有假吗?”
    林元柔的脸不由自主有些发烫,她素来对肖天桦有几分惧怕.但他到底是奏王世子.又生的十分俊美.既然婚事定下来了,她一个女儿家也就不能再说什么,干脆转了话题:“欧阳暖的伤势都好了,老太君为什么还不把她送回去!老呆在咱们家干什么!”
    蒋氏闻言扬起眉,眼角却带着冷意.”你还看不明白吗?老太君将她接进来做什么,还不是想要给她找个好人家!”
    “她?”林元柔的脸上露出冷笑.”她有自己的父母,凭什么咱们侯府为她操心?;.
    “总是你大姑母的骨血.老太君怎么会看着欧阳家随便给她找个婆家?自然是要千挑万选的。”
    林元柔一脸的轻视”,不过是个吏部侍郎的女儿.还想要攀高枝吗?”    蒋氏喝了。茶.不以为然道.”若她才貌平庸,自然只能嫁到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但如今她和那蓉郡主并称京都双璧,又得大公主青眼.将来若是公主愿意为她择婿,就大不一样了!”
    林元柔像是想起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却又松开,笑道.“那也不一定,“她欠起身在母亲耳边悄悄地说,“二姑母不是想把她嫁到苏家吗…“.”    蒋氏闹言冷笑:“那女人是个糊涂的.你也糊涂了不成.只要荣禧堂那老太太还活着.怎么可能让她嫁给一个商户?”
    林元柔眼珠子一转:“商户不行.京中的纨绔子弟破落勋贵可多得是!”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她如今就在咱们府里头住着….”不如......“
    她的话虽然没有说完,蒋氏已经明白她的意思,当即打断:“这事你可别乱出主意.再心 …若是不成功,反倒惹得一身腥。”
    “哼,难不成任由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吗,她可是再三欺负过我的!”林元柔沉下脸。
    蒋氏看她不满的样子,反倒笑了,拍拍她的手道:“我是她的舅母.本来也不必费心费力和她为难,可是如今看来,她倒像是个极有心计的,与其养虎为患.让她们姐弟成为长房的助力,不如先下手为强!只是——你要等一等,容娘好好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做!”实际上,欧阳暖将林婉如害的如斯地步,林文渊怎么肯轻易善罢甘休.如今不过是词机而动罢了.蒋氏相信,过不了多久.欧阳暖就要尝到苦头!
    林元柔还想要说什么,蒋氏却微微一笑.点了点她的额头,嗔道.“你别想这些事儿了,一切由娘为你做主.她不是奚落过你吗,将来有一天你做了皇后.娘让她给你叩头认错!”
    林元柔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她最恨的就是欧阳暖那副恃才傲物的得意样子.将来有一天自己成了贵人,看她还猖狂的起来!
    正想着.外面的丫头通禀了一声.随后领着丫头苏木进了门.说是老太君要请大小姐去挑选春裳。
    林元柔皱起眉头:“开春的时候不是做过了吗?”
    蒋氏心道老太君一是为林元馨添妆,二是为欧阳暖裁衣,此举大有深意,便拍了拍她的手道:“快去吧。”
    林元柔狐疑地看了蒋氏一眼,突然想明白了关键,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
    时间上错开了一盏茶的功夫.欧阳暖和林元馨刚刚走到花园.就看见林元柔带着丫头匆匆走过来。
    林元柔看见她们,嘴角一撇,眼睛里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二位这是从哪儿来啊!”
    林元馨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老太君让我们去挑选春裳.刚刚出来。
    林元柔的目光立刻就落到旁边的山菊身上.她眼睛很尖,看到托盘上那几件流光溢彩的春裳,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再也顾不得和她们二人多说话,急急忙忙带着丫头往荣禧堂的方向去了。
    林元馨看着她的背影,皱起眉头:“她今天怎么没多刺咱们两句?”
    欧阳暖的目光犹如秋水,清澈见底.她笑着道:“她不来找咱们的麻烦,这样不是更好吗?馨儿姐姐,我有礼物要送给你.跟我去梦雨楼吧。”    林元馨自然没有异议,吩咐山菊先将春裳送回去,自己则跟着欧阳暖离开。
    荣禧堂wWw.uXier.com
    林元柔高高兴兴地走进屋子里,老太君却已经去休息了,只剩下杜妈妈在.看到箱子里的衣服,林元柔的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二话不说.亲自伸出手在箱子里挑来挑去,脸上的笑容是少有的欢欣。
    足足有两盏茶的功夫,她都在箱子里找来找去,意图挑出最漂亮的.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想到,“三小姐她们呢?”
    她说的是三房所出的三位小姐,杜妈妈道:“三夫人带着小姐们出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老太君吩咐大小姐先挑。”
    三房的那些人.自然不配在自己前头挑选。林元柔点点头,脸上带着笑容,“四妹妹和五妹妹年纪都还小,想来不适合穿这些衣裳,将她们的也给我吧。”说着,她竟然真的多挑了四套春裳。杜妈妈看在眼里,微微冷笑.却没有出声阻止。
    从荣禧堂出来.她问身边的丫头:“我挑的这几件衣裳如何?”    丫头香秀笑着回答:“小姐天生丽质,穿什么都是漂亮的。”    林元柔点点头.另一个丫头春兰撇嘴道:“小姐,都是挑剩下的——“
    香秀瞪了她一眼,春兰却没好气地道:“本来就是!刚才我都打听过了.最漂亮的几套都被二小姐和表小姐拿走了!剩下来没人要的才塞给我们小姐!”
    林元柔一张巴掌大的俏脸顿时气得浮上青灰色来,伸手扯过春裳.恶狠狠地看着香秀.“走!”香秀吓了一跳.“小姐,您去哪儿?”
    “梦雨楼!”
    这时候,欧阳暖正和林元馨坐在梦雨楼的小花厅里说话。
    “暖儿.你说的礼物是什么?”林元馨手上拿着一把素白的团扇,象牙
扇柄上淡淡的绿色流苏倾泻而下,给她整个人添上了一层妩媚。
    欧阳暖微微一笑,吩咐红玉进内屋将礼物拿出来.待林元馨揭开盘子上的薄纱一看,眼前立刻一亮。
    盘子里是一双绣鞋.鞋头用丹羽织就,向上微微翘起,绣鞋前面、后跟加配金叶装饰,并镶上了云纹、珍殊,鞋身饰金、银线.观之灿若云霞,金裹珠耀。
    “好漂亮!”林元馨手里捧着绣鞋,眼睛闪闪发亮.”这双绣鞋真是美极了!暖儿.你的手真巧!”
    “上次馨表姐说喜欢我穿的绣鞋.所以这两日我特地赶制了出来,表姐看看,是不是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比我自己做的强多了!”林元馨一双乌黑的眼睛闪闪发亮,哪个女孩子不喜欢精致的东西呢,她自己也擅长刺绣,当然看得出这鞋子的绣工很精致,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更加灿烂。
    就在这时候,两人听见帘子外面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暖儿妹妹.你也太偏心了.有好东西光想着馨儿,怎么都想不起我呢?”
    林元柔笑盈盈地走进来,虽是一脸笑,眼角眉梢却带着三分嘲讽。    梨香匆匆跟进来.满脸惶恐:“小姐,奴婢没拦住    “
    欧阳暖微微一笑:“无事,柔表姐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你出去吧。”    林元馨皱起了眉头.刚想要说话.欧阳暖却对她轻轻摇了摇头。
    林元柔自顾自地走过来,突然看见林元馨手中的绣鞋,顿时笑道:,.我当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一双鞋子 “说到一半,却从林元馨的手中劈手夺过来”,倒也很精巧。”说着,便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换上了新鞋子”,呀,真是合脚,像是专门为我做的一样!”她和林元馨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大小,脚型也差不多,这双鞋穿起来十分般巧。
    “你——”林元馨见不得她那霸道的样子,心里十分不舒服,脸上的笑容也就淡下来了:“这是暖儿亲手为我做的。”
    她着重强调”为我做的”四个字.希望林元柔能够听明白,然而对方却置若罔闻.不但将两只鞋子都穿上,还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步:“倒是漂亮.暖儿还真有绣娘的天赋,要我说呀,你要不是生在侍郎府,去做个绣娘也能养活自己了!”
    林元馨的脸色越发难看,她没想到天底下还有林元柔这样厚脸皮的人.不但听不懂暗示.穿了别人做的鞋子还要开口闭。都是讽刺,当真过分之极,
    欧阳暖却一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像是什么意见都没有。
    林元柔一脸笑.回头道:“这双鞋子就先送给我吧.暖儿再给馨儿做一双就行了。”
    林元馨顿时沉了脸色,当下便上前一步,拦在了林元柔面前.冷冷地道:,.按说姐姐喜欢,让给你也无妨,只可惜,这双鞋子是暖儿要送给我的礼物.我总不好随便送给你,请姐姐立刻还给我!”
    林元柔面上闪过一丝愠色,冷笑道:“我要的是暖儿的东西,主人家还未开口,你又操的哪门子闲心?什么好东西都得先给你.馨儿,你也太霸道了吧!”
    林元馨看向欧阳暖,欧阳暖却也不生气,只是笑。”暖儿!你怎么什么都让着她!”林元馨回头生气地道,林元柔一直欺压自己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欧阳暖送给她的礼物都要抢走,世上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欧阳暖慢慢开口道:“柔表姐,我为你也做了一双鞋,红玉,你将那双鞋取来,给姐姐试试。”
    红玉点点头”,是。”
    这一下.不要说林元馨,连林元柔的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柔表姐.你先将鞋子脱下来巴 “欧阳暖微笑道”,这一双是我为馨表姐做的,左脚上头还有个小小的馨字,你穿着不合适呀!”
    林元柔笑脸一愣,顿时有点讪讪的,不情不愿地脱了鞋子。她也不是多喜欢这双鞋.就是看不惯欧阳暖明明是外头来的.却比她还要得人心罢了。    等红玉捧了新鞋子出来,林元柔的脸上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这双鞋子跟林元馨的几乎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鞋尖处镶嵌着一颗亮闪闪的夜明珠,鞋跟还用金丝钱缀了碧玉.比那一双更光彩夺目.她倒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花费心思的鞋子。
    欧阳暖微笑道:“我来侯府打扰日久.两位表姐对我都很照料.侯府什么珍贵的东西都有,我送那些你们都不会看在眼里,所以才持意做了两双绣鞋.仅是聊表心意,礼轻情意重,希望二位不要介意。”
    林元柔不由一怔.心道别以为用这样的东西就能收买人心,嘴上却道:“那就多谢了。”说完.便微微一笑.走上前去,用别人听不见的音量在欧阳暖的耳边轻声道,”以为用小恩小惠就能收买人心?你不过一时得了老太君欢心.还要爬到我的头上来,别妄想了!”
    欧阳暖含笑望着她,仿佛没有听见似的。
    林元柔看着欧阳暖的眼睛灿然一笑.大声道:“还是妹妹你可心啊。”
说完.带着丫头得意洋洋地离去。
    林元馨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低声嘟囔了一句:“真是不像话!”她看向欧阳暖.”暖儿,你真是,她这两个月没少给你气受,你为什么要给她做这双鞋子!你也太好欺负了!”
    欧阳暖报之一笑:“表姐.不过是一双鞋.并不值什么的,何必那样在意。”
    林元馨以为欧阳暖胆小怕事,不由得摇了摇头,道:“她往日里欺负我也就罢了,可我绝不会任由她欺负你的.以后她要再这样冷嘲热讽的,你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欧阳暖握住林元馨雪白的手,心里一阵阵的柔软:“表姐.你有这份心意暖儿就感激不尽了.你放心.我不会任由旁人欺负的。当然,也不会容许任何人来欺负你。”
    林元馨脸上的郁色慢慢消退了.手上不由自主的加了力,握紧欧阳暖的手”,暖儿.”她的声音微微一抖”,娘跟我说,以后进了太子府.谁都不能信.别人只会嫉妒我陷害我,但是我知道,暖儿,你会一直帮着我的,是不是。,.
    饶是心如铁石的人,看见林元馨这样的信任也要动容.欧阳暖心中一热”,馨儿表姐.暖儿会一直在你身边帮你。”
    “我信你。”林元馨的声音有一种柔弱与无助”,我们之间不仅仅是一同长大的情分.更是守望相助的姐妹.可我还是怕,我好怕,我知道,我心肠软,性子又有些冲动.在太子府那样的地方,我......我一定会闯祸的 ...    “馨表姐.....”欧阳暖握紧她的手”,有些事虽难以预料,也并非人力可以避免.但是暖儿希望你明白,不管你将来是否能够得到皇长孙的宠爱.你都是镇国侯府的小姐,是大舅母的女儿.是表哥的亲妹妹,也是我最尊敬最喜欢的表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有我们做你的后盾.你什么也不用怕。”
    林元馨静静望着她.眼睛里不知不觉盈满了泪光:“暖儿,我都明白.为了你这句话,哪怕我挣不到宠爱,也会拼命夺到一份立足之地,绝不会牵连家人.....”,
    林元馨一直留在梦雨楼用了膳才回去,等她离开,欧阳暖才回到内室。    肖天晔浑身虚软无力地趴在一旁的软榻上.看见欧阳暖进来冷笑一声道:“你就让我这样在你的闺房呆着.也不怕外人进来看见坏了声誉。”
    欧阳暖微微一笑:“旁人看见你.只会当你是误闯小姐绣楼的登徒子.当众打死都是轻的.世子要不要试一试?”
    肖天桦冷冷望着她:“你究竟要怎样?”
    欧阳暖沉默了一下,然后非常轻地说了一句。肖天烨模糊的只听到几个字节,不由扬眉冷声问道:“你说什么?”
    欧阳暖侧过头,微微翘起嘴角,灿烂地笑了:“没什么。”
    阳光将她雪白的脸孔染上了一层艳色,海棠花在乌黑的发髻上开得如火如荼,她的眸子带着三分笑意.笔直地望着他。本来在心中愤恨不已的肖天烨.看着眼前这场景不禁心中微微一动.可面上仍是维持着冷漠。
    “小姐.首饰衣裳都准备好了。”    帘子就掀开,菖蒲清脆的声音响起。    肖天晔看着眼前满满一盘的女子衣裳.嘴角动了一下:“欧阳暖,你这是要在我面前宽衣解带?”
    欧阳暖轻轻笑了笑,道:“不,是在我的面前,请世子您宽衣解带。”    菖蒲又走近了几步.肖天烨眼皮一跳.看清了那上面青色的比甲和月白色的裙子,顿时脸色一变”,你要做什么!”
    欧阳暖的嘴角翘起一个美丽的弧度,她反复端详着肖天烨光滑如玉的面容,英俊已极的样貌,笑容带了一丝椰拾:“当然是给世子您梳妆打扮。 “    肖天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羞恼交加地道:“你要我换女人的衣服?”
    他的面颊不知是不是羞得,还是被气昏了脑袋,越发衬得他的肤色若羊脂白玉。欧阳暖勾起一个笑容.向前探身.深深望住肖天烨的眼睛.”世子,委屈您了。菖蒲.动手!”
    “你要干什么?!不要碰我!”
    菖蒲手脚迅速地给肖天桦换上了一套丫鬟的衣裳,又取下了他的束发冠,打散了黑亮的长发,在他头上挽起女子才会梳的发髻,肖天烨几乎气坏了.咬牙切齿道:“欧阳暖,你快让她住手!”
    欧阳暖笑,然后微微摇头.只道:,.想不到世子爷穿了女装,竟然也是别有风情。”
    肖天晔是个极度骄傲的人.此时面孔赫然一红,只觉得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心头涌上来的情绪是耻辱.又似乎还夹有旁的什么.他自己也分瓣不出口他先是垂下头,不愿意让欧阳暖看着自己穿上女装.随即马上又抬头毫不闪躲,直直望回去.说出的话像是求饶,语气却带着一丝威胁:“欧阳暖,算我错了,请你——请你手下留情。..
    欧阳暖轻笑出声,却伸出双手,用食指的指尖放在他脸颊处,用力往两边扯:“不要生气呀世子,你在杀我弟弟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手下留情?你在用剑指着我的时候,有没有手下留情?”
 她的指尖触摸到肖天烨皮肤的那一瞬间,肖天烨的心尖似被烫的猛地收缩一下,一传温热的暖流从心口抽搐一样地波动到全身.血脉突如其来地层层扩张开,心在胸。猛然就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涨红了脸,“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能接出个下文。
    欧阳暖已经笑着松了手:“世子.你可是有心疾的.我劝你还是忍住气的好。”说完.转身离去,顺便吩咐菖蒲.“穿好了再叫我。”
    “是!”菖蒲中气十足地应了一声。
    等菖蒲强行为肖天烨换了衣裳.欧阳暖才从外头走进来,她看见眼前的肖天烨,蹙起了眉头.“好像袖子短了点。”
    菖蒲很高兴地道:“小姐.待会儿奴婢从别的裙子上截下一点来缝起来就好了。”
    欧阳暖点点头.又看了看肖天晔气得发青的脸,叹息道:“我怎么感觉.还少了点什么?”
    外面守着的红玉刚走进来,就被肖天烨那种杀人一样的眼光看的几乎背心流汗,菖蒲粗神经地完全没有感觉到.想了半天,很认真地道:“小姐.还没上妆呢!”
    欧阳暖微微一笑.点头赞许道:“菖蒲,你真是越来越得力了。”接着,她笑着道:“红玉,你去取梳妆的匣子来,为世子爷上妆。”
    “小姐.…”小姐,奴婢不敢”…”红玉颤声道。    肖天烨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冷嘲。
    欧阳暖道:“那么菖蒲你去。”菖蒲信心满满地点点头.撸起袖子打开匣子,半天后回过头来,脸上露出迟疑的表情:“小姐.菖蒲不会上妆俟!    平日里负责梳妆的是红玉和梨香.梨香如今守在院子外头.屋子里只有菖蒲和红玉,欧阳暖想了一会儿,道:“那我自己来吧 ”
    肖天烨眼神闪过一丝星芒.像流星炫耀天际.转瞬不见。他怔了怔,苦笑道 “你到底……”
    欧阳暖脸上的笑容更亲切,道:“怎么?世子爷不相信暖儿?”    肖天桦:“……”
    欧阳暖亲自动手替肖天烨上妆。肖天烨口中屡出怨恨,几乎将欧阳家的列祖列宗都拉出来咒骂了一遍.欧阳暖却微笑不语,充耳不闻,神情极是专注,认真地动手在他脸上画着。
    等画完了眉毛.欧阳暖满意地点点头,轻声道,“前朝有一种螺子黛.产自香泽国.每颗价值十金,听说画出来的眉毛十分漂亮.可是世子爷却用不着那样价值干金的墨,只这样轻轻一描,却也称得上是眉如远山了,红玉,.你说对不对?”
    红玉的腿轻轻打着颤,一个字说不出来.心道大小姐啊大小姐.这可不是对付二小姐.眼前的人是杀人不眨眼的秦王世子.你怎么能这样捉弄他呢?
    欧阳暖替他描了眉,抹了胭脂,又匀了点在他唇上.肖天烨的脸色几乎红的滴出血来:“你一个闺阁千金,竟然这样不知礼数!“
    欧阳暖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半天才反应过来肖天桦是在说她随意碰触男人的身体,不由笑起来,让菖蒲拿过一面铜镜.指着铜镜里的美人道:“你这样的也叫男子吗?”
    肖天烨本就生的白净俊美,眉宇间总似蕴淡淡轻愁.双目中如有清浅水雾,而脸上神情,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当真是飘然出尘.清雅难言,平日里穿着男装还不觉得,如今换了女装当真活脱脱的一个美娇娘,当然要忽略他眼底的阴冷气息。
    欧阳暖微微笑道:“跟世子比起来.欧阳暖算什么.蓉郡主又算什么.若是世子穿着这样的衣裳去大街上走一困,不知道要迷死多少人。”
    肖天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气的眼睛要滴血,却又顾虑到自己身休不好.不敢大怒.只能深呼吸再深呼吸,生怕自己暴怒起来宰了欧阳暖。
    欧阳暖拍拍手.道:“差不多了。”
    “你把我打扮成这样,究竟想要怎样!“肖天晔几乎要咬断自己的牙齿才甘心.一个字一个字将这句话挤出来。
    欧阳暖的笑容十分婉转:“世子打扮的这么漂亮,当然要上街逛一逛了    晌午时分,欧阳暖以买笔墨纸现为由,带着丫头离开了镇国侯府。
    看门的婆子奇怪地道:“几日不见.梨香这丫头倒变的高挑了许多.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怎么变得那么壮实!小姑娘家吃得那么胖,将来可是要嫁不出不去的!”
    马车里.肖天晔似笑非笑地看着欧阳暖:“你不怕我逃跑?”    欧阳暖视若无睹,只问红玉:“衣服带出来了没有?”
    红玉点点头.脸色几乎是被吓得惨白,却还是僵硬着手指捧出一个包袱来.
    欧阳暖看着肖天桦道:“这丫头的衣裳实在是太委屈世子了.我早已准备好了一套和您身份相配的锦衣,请换上吧。”
    肖天晔像是要吃人的眼光瞪着蓄蒲.菖蒲一脸笑嘻嘻地上来帮他换了外衣,却是一件流光溢彩的亮眼春裳,但是    他皱起眉:“欧阳暖,你玩的什么把戏!”
    欧阳暖笑道:“世子头上还少了点光彩。”说着.她从包袱里取出一只翡翠八宝流苏金菩,替肖天烨戴上,满意地端详道:“这样才像是一位大家闺秀的模样。”
    肖天桦冷哼一声,转过脸去。
    笃蒲不怕死地跟红玉咬耳朵:“这是害羞了吗?”    红玉:只.....”
    马车一路来到东市,这里周围多达官显贵的住宅,所以酒楼、彩帛行、珠宝古玩店等等无数的店面林立街旁.行人如织.衙头巷尾传来琴曲的弹奏声.人们的笑语声,车马的吆喝声,说不出的热闹繁华。
    肖天桦冷笑一声:“我若是在这里大声喊.你就有麻烦上身了。”
    欧阳暖认真地点点头:“世子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您男扮女装上街游荡吗?纵然您不要颜面.只怕恭王殿下吃不消吧。”
    肖天烨的眼神越发阴鸷,欧阳暖全然都不在意,低声问红玉:“都打听好了吗?”
    “是的,小姐.他每日都在这里饮酒作乐。”
    他?肖天晔皱起眉头.越发搞不懂欧阳暖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    很快.肖天烨就明白了,只是当他明白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欧阳暖一路蒙着面纱,带着他上了一家最豪华的酒楼。
    一路从大堂走过,吸引来无数目光,偏偏她脸上蒙着面纱,又瞧不见真容.更加引人遐思。
    一桌纨绔子弟坐着的酒桌上,正是酒肉正酣的时候,一名弹曲的少女抬起头,好奇地盯着欧阳暖看,恰好欧阳暖也回过头,报以轻轻点头。
    红玉大惊失色:“呀,小姐,您怎么能对那样低贱的人打招呼!”
    欧阳暖脸上的笑容更深,提着裙摆先上了楼梯,肖天烨浑身无力,几乎是被菡蒲一力驾着上去的。
    楼下的少女本是见着欧阳暖衣着华贵,只当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出来游玩,故而干脆戏弄她一回。谁知对方竟冲着自己点了点头.半点鄙薄之意也无,不由惊异地挑了挑眉,回头对酒桌上的人低笑道:“楼上有个美丽的姑娘.真不知生的什么模样。”
    正在喝酒的男子们听说,俱都抬起头来,其中一个穿栗色豪服的年轻男子更是立刻往二楼望去.但见两个衣着华贵的年轻女子,被身边的婢女簇拥着.进了雅间。他忙一把扯住卖唱的少女道:“漂亮吗?”
    少女只看着男子笑道:“曹公子.您何必问我,上去瞧瞧不就行了。”    曹荣笑道:“你是以为我不敢去吗?”
    少女只是笑,侧身弯腰道:“请吧。”
    曹荣正好喝了几杯酒,仗着酒兴爬起来道:“去就去!这京都还有我不敢看的美人吗?”说着,他摇摇晃晃上楼去了。
    到了雅间门。.他整理了衣襟.这才上去敲门,“里面的小姐.曹荣求见。”
    只听到一声应门声,便见到一个容貌齐整的丫头上来开门,脸上的笑容十分亲和:“曹公子请,我家小姐还说您一准会来呢!”
    啥!居然没有吃闭门羹?曹荣一愣,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对方这样客气.他反而有点不敢进去。菖蒲看着他.露出微笑:“怎么曹公子.不敢进来吗?
    进去就进去!谁怕谁!曹荣一撩袍子,快步走了进去。
    楼下等着看他笑话的人都纷纷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曹荣一路走进去,看见珠帘后面的欧阳暖却是一愣.顿时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来:“欧阳小姐!“
    别人家的小姐还经常上街采买胭脂首饰.欧阳暖却是很少出门.让他碰也碰不上,早就不知道懊悔了多少回.这一次突然撞见,怎么不叫他惊讶又惊喜呢!
    欧阳暖微微一笑:“曹公子.请坐。”
    曹荣心里更加高兴.旁边的红玉立刻搬来一张凳子,让他远远坐下。    欧阳暖指着旁边的肖天桦道:“这位    ”
    “啊!这位莫不是你那位倾国倾城的妹妹!“曹荣的眼睛一下子直了,原先以为蓉郡主和欧阳暖就算是天底下少有的美人,却没想到坐在她旁边的这位姑娘更是容颜秀丽,风情万种,当真称得上是个大美人!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
    欧阳暖瞧他如此模样,心中的笑意越发浓厚.脸上却一本正经道:“不.我妹妹身子不好.平日里从不出门.这位是我的表姐.兵部尚书的小姐.林元柔。”
    曹荣微微一愣,道:“以前也远远见过一次,只觉得很寻常.却没想到近看这样漂亮啊……”
    欧阳暖心道林元柔心高气傲.自然不会让你这样的纨绔子弟近身,不然她也不会选中曹荣了。
    曹荣的眼睛始终直勾勾地瞧着肖天烨,肖天烨恨不得挖出这家伙的眼珠子.却偏偏不能开口说话.因为欧阳暖已经威胁过.如果他开口说话.就会将他女扮男装的事情当场揭穿“…要是让人知道秦王世子变成这画模样.恐怕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为了这一点.肖天烨只能忍,哪怕怒火已经快要将他烧成灰烬.也非要忍下来不可!更何况.他一直觉得,欧阳暖绝对不是那种随意作弄人的女子,她的一举一动.都一定别有用意!
    他这里气的快要断了肠子.曹荣心里却乐开了花:“欧阳小姐.林小姐怎么不说话?”
    欧阳暖微微一笑:“表姐近日受了风,喉咙说不出话来,是不是,表姐?“
 她转头望着肖天晔,眼睛里的光彩几乎能耀花他的眼睛,肖天桦不得已.违心地点了点头。
    曹荣心不在焉地跟欧阳暖说这话.然而无论他说什么.总是要望着肖天烨。
    其实也难怪他.肖天桦原本就是个俊俏到了极点的男子,如今化妆成一个女子,除了身材比一般女子要高大.整个人当真可以算得上倾国倾城,勾人魂魄。
    曹荣竟不知不觉瞧得有些痴了。
    ——————题外话——————
    有童鞋问我:为什么一个世子要用这么奇怪的方法进入镇国侯府呢?我回答.因为他有别的用意,答案在下文里面。
    有童鞋问我:为什么最近剧情有点夹杂了传奇色彩,我回答.因为小秦是在潇湘写文,如果在起点.这文就不是这样发展了,而且这几章主要是过渡
    有童鞋问我:为什么女主这么万能?我回答:因为我不喜欢女主被整的惨兮兮的.况且欧阳暖也并不万能,她最大的弱点就握在别人手里,可惜大家都看不到
    还有人问,为什么女主女配能随便出门。我想说,如果女主真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们看什么剧情?百合吗?
    沁童鞋们.这一章节女主不是在败坏林元柔的名声.她没有天真到以为这样秦王就会取消婚事的。
上一章节:082 世子佳人深夜相会
下一章节:084 添上一把猛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