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扮猪吃老虎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暖陪着林元馨回去.重新帮着她换了衣裳,然后屏退了丫鬟.亲自为她梳头。

    欧阳暖虽然说要亲自动手.一旁的丫鬟们却半点也不敢离开。刚才她们被大小姐的人拦在外头,竟然没能第一时间冲过去救下林元馨,若是事后侯爷夫人追究起来,一百个她们都不够死的.此刻又怎么敢懈怠。于是.山菊捧着妆匣,桃天捧着胭脂水粉,兰芝侍奉茶水,小竹轻手轻脚地端来精致糕点.一时屋子里衣香鬓影,锦绣环绕。
    林元馨坐在铜镜前,肩上披着一条专为梳头用的玫瑰紫绣巾,欧阳暖拿着梳子,亲自为她挽发。
    “刚才.你这丫头是故意的吧.也不提早说一声,几乎把我吓死。”林元馨噢道。
    欧阳暖那双黑亮没有情绪的眼睛微微一动.却并不开口,专心致志地梳理着林元馨乌黑的秀发。
    “你老实说,什么时候看见那些人站在那儿的,还有......还有他...”,    这个他.说的自然是皇长孙了,欧阳暖微微一笑.从盛放着首饰的匣子里挑了枝珍珠步摇.长长的珠串垂下.欧阳暖轻轻将它在林元馨髻上比了一比,只觉得过于华贵,便丢下步摇,在她头上誓上一支五彩丝攒花结水晶的孔雀钗,林元馨说话之间,串着水晶的五彩丝在她乌黑的发间骤起骤伏,十分耀目。
    欧阳暖慢吞吞地道:“表姐可是想太多了,我哪里知道他们会站在那里,又怎么计算得出皇长孙居然也在,我又不是神算子!”
    “那你还放手!”林元馨愕然!
    “表姐.你会水的呀,若是一直拉着你,这不上不下的岂不是更难看!    林元馨:“......”
    旁边的丫头纷纷笑起来.林元馨恼怒地盯了她们一眼.众人立剂屏气敛息地低下头去。林元馨眯起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欧阳暖:“哼.我都听见你说放手两个字了.现在还想瞒着我!”
    欧阳暖避而不答.看着镜子里的美人,面上微微带了一丝疑惑.道:“表姐,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林元馨一愣,表情立刻紧张起来,对着镜子认真看了半天,才道”,哪里哪里?”
    欧阳暖”哧”一声笑,用手指刮她的脸道:“刚才我用力拉着你,几乎用了全身力气却还拉你不住.这不是胖了是怎么回事?”
    “瞎说!”林元馨手中的美人团扇重重在欧阳暖的手臂上拍了一下,欧阳暖哎呀一声.道:,.要不就是人说的心宽体胖,表姐要嫁人了.自然就了了一桩心事,自然而然胖了许多!”
    “你还说呀!”林元馨一张粉脸涨得如鸽血红的宝石.起来要抓她.她却远远笑着逃开了。
    若是当时林元馨没有掉下去.仅仅让众人看到姐妹争执.便是错全在林元柔.别人也会对林元馨生出不好的印象,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她变成彻彻底底的受害者。今日所为,虽然冒险.却是兵行险招,连消带打.只要运用得当,既能让众人对林元柔生出厌恶,又能让皇长孙对馨表姐有了恰爱。只是这些.欧阳暖并不打算说出来。
    两人正说笑着,外面丫头来禀报说:“二夫人和大小姐来了。”    林元馨手中的团扇重重拍在梳妆台上.脸上的神色顿时阴沉下来。    欧阳暖微微沉吟之间.林元馨已经冷声道:“我倒是要听听她们还有什
么话好说!”
    蒋氏进来的时候一脸笑容.林元柔则期期艾艾,仿佛带了些愧疚。蒋氏一进来,就上前拉过林元馨的手.上上下下看了半天.十足忧虑的模样:“好孩子,可吓坏我了.还以为你有什么损伤呢!”说着.她不仅语气惶急,更是红了眼眶.”老太君和大嫂都在陪客人,一时半会儿走不开.我就自告奋勇先来看看,说起来,这事情全都是我们柔儿不好,可苦了你了。”
    刚才被人推下湖.林元馨心中难免有几分芥蒂,欧阳暖的表情却像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恭敬地站在一旁听她说话。
    蒋氏瞪了身后的林元柔一眼:“还不快向你妹妹赔罪!”
    林元柔掏出袖里的帕子.似乎十分愧疚地掩了掩眼角.擦去原本就不存在的泪水.满是歉意道:“害的妹妹落水,实在是姐姐的不是。希望妹妹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我在这里向你赔罪了。”
    她自己亲。承认不是,还上门来道歉,林元馨原本压抑在心中的怒火自然发不出来了,她看了面容平静的欧阳暖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微笑道:“姐姐哪里的话.不过是姐妹之间绊了几句嘴.我自己不小心掉进水里去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哪里用得着亲自来道歉,倒叫我不好意思了。,,    蒋氏笑道:“这也就是馨儿仁厚.若换了旁人可绝不会轻易原谅的,柔儿.从今往后你可再也不许任性.你是姐姐,馨儿是妹妹,你们都是侯府的女儿,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跟那些外面来的丫头可不是一路的,别听信那些个小人的话.把好好的亲生姐妹反倒疏远了!”说着常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欧阳暖。
    欧阳暖闻言,猛地抬起头,林元柔得意地望向她,却看到欧阳暖满脸笑容:“二舅母坐下说话吧。”又对一旁的山菊道:“快去倒茶,怎么傻站着呢。”
    看到山菊应了一声是,快步离去.蒋氏一愣,林元柔咬紧了牙关,欧阳暖居然指使得动林元馨的丫头.林元馨脸上还挂着笑容.竟似乎一点异议都没有.此举分明是在告诉她们.这里谁才是外人!
    不管蒋氏安的是什么心思,她毕竟是二人的长辈,如此做小伏低来致歉,已经是很难得了,她们便是再气愤.也只能压着,请蒋氏和林元柔坐下.又特地奉上了几碟精致的糕点。欧阳暖笑道:“各家的夫人小姐们都在,舅母到这里来,方便吗?”
    蒋氏眉眼中划过一丝异色.笑容却十分温和:“那边正在唱戏呢,实在吵得慌,我也是借这个机会来这里躲躲清静。”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自然是要留下。欧阳暖和林元馨对视一眼.目光之中都有些奇怪,却只能按捺下来,耐着性子陪着她们二人说话,表面上十分平和、亲热…”
    时间一点点过去.气氛慢慢缓和下来.林元柔也不再句句带刺.令人讨厌,反而三句话捧一捧林元馨,也不忘记带一句欧阳暖,十分讨人喜欢,其实她若是不刻意与人为难,倒是个惹人喜爱的美人。欧阳暖刚刚这样想着.就听见蒋氏说:“柔儿,你不是说还带了赔罪的礼物吗?”
    林元柔期期艾艾地道:“我怕两位妹妹嫌弃,不肯收下。”说着她吩咐旁边的香秀道:“把我准备的礼物给两位妹妹看看。”
    香秀捧着托盘上来.林元馨犹豫了片刻,便伸出手去揭开上面的红纱.却原来是两个香囊.一个金累丝绣牡丹的、一个银累丝绣莲叶的.下端都系着珠宝流苏.观之十分可爱。
    “这香囊是我以前绣的,原本就想送给两个妹妹,一直没有机会送出手。后来我看到老太君对你们那样好.心里不免就有些嫉妒,这才一时糊涂做错了事,如今我真的知道错了,现在将香囊送给你们.虽然不是值钱的东西.却也是我亲手做的,妹妹再也不要生我的气了,咱们以后好好的,行吗?”林元柔说的很可怜.一双杏眼忽闪忽闪.盈盈带了点泪光。
    林元馨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她只充满期待地望着她。林元馨看着那香囊.犹豫了一下.道:“既然是姐姐亲手做的,自然要留着,我们不敢收下的,你还是收起来吧。”
    蒋氏看了林元柔一眼,林元柔会意.立刻站起身,真诚地将那金累丝绣牡丹香囊推到林元馨面前:“妹妹不肯收,就是不原谅我!”说着,主动将林元馨身上的香囊解下来,随手交给旁边的山菊.然后亲自为她戴上自己送的那一个.林元馨被她这个举动惊愕住了,怎么也想不到林元柔居然做小伏低到了这个地步!
    林元柔的眼睛亮晶晶的,嘴唇紧抿着,脸上十分固执.根本不容拒绝的样子。
    蒋氏也笑着道:“姐妹之间要亲亲热热的,这样才对嘛!看到你们如此,我也放心了!”
    林元柔见林元馨雅拒不了收下了香囊,脸上露出笑容,转而对着欧阳暖道:“暖儿,你也佩上吧,这香粪可是我亲手做的呢!“
    欧阳暖看着她的笑容.表情淡淡的,转脸看着那盘子里的香囊.不辨喜怒。林元柔立刻咬紧了嘴唇,似乎有些自尊心受创的模样。林元馨也不想局面太僵持,毕竟她还希望暖儿在侯府开心地多陪伴她一些时日,所以便轻轻扯扯她的衣袖,欧阳暖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慢慢浮了起来,却是四两拨千斤地道:“既然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她让红玉将香囊收了起来。www.uxiEr.Com
    她虽然没有佩戴在身上,却到底是收下了。
    蒋氏一声轻笑.那双闪烁着无数的精明与厉害的眼睛微弯:“这样才好。”说着,她站起身,对林元柔道,“你们姐妹坐在一起说话,我先走一步.去园子里看看。”说着,便看了林元柔一眼.微微笑着扶住丫头的手离开了。
    欧阳暖看看蒋氏离开的背影.微微沉吟片刻.笑道:“两位姐姐在这里坐一坐,我去去就来。”说着.她便起身,作势要离开,林元柔立刻站起来.“等等!“言语之间竟然有三分急切。
    欧阳暖瞅着林元柔笑了一笑.林元柔心里打了个突.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柔表姐这是怎么了?”欧阳暖装作没看见她的异常.奇怪地问道。    “暖儿…这是去哪里?”蒋氏持意关照过.要她从现在开始片刻不离欧阳暖的.她现在这样起身走了,万一计策不成.岂不是要坏了大事!林元柔这样想着.眼睛里的急切便更浓了些,欧阳暖看在眼里.目光微凝。
    欧阳暖笑意谦和,不疾不缓地回道:“无功不受禄,我收下了表姐的礼物,自然要回去拿点东西来送给表姐的。”
    回去梦雨楼?林元柔的脸瞬间就白了,立刻开口道:“什么要紧的东西亲自走一趟.暖儿让身旁的丫头去取来也是一样的。”
    欧阳暖犹带笑意.声音不疾不徐,“这物品十分贵重,丫头们不知轻重.万一碰坏了岂不是可惜。”看了一眼林元柔越发古怪的神色,她笑道:“柔表姐好像是怕我跑了一样,这是什么缘故?”
    林元柔到底年轻.处事不如蒋氏手段圆滑.听了这话就是一愣.脸上半天才强作了一点笑容:“我....”我….”我只是和你们刚刚和好,想要多说两句话罢了。”
    欧阳暖观她的神色,微微点了点头.故意从红玉手中拿过那个香囊,在手中把玩了一番,果真见到林元柔的脸色微微变了,她淡淡一笑.似乎没有察觉的样子.又将香囊递给红玉收起来,松。道:“既然表姐要留我说话.那我就不去了,红玉,你将我房间里那个紫檀木锦绣匣子拿过来。”她说话的时候,背对着林元柔的方向.手中捏了捏香囊.作出一个奇怪的手势,红玉会意,迅速点点头,恭敬地道:“是。”
    林元柔这才松了一口气.林元馨坐在一旁看着,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惊奇的神情。
    林元柔原本也不想让红玉离开.可是她觉得真正狡猾需要防备的人是欧阳暖,也就没有过多理会红玉。
    欧阳暖并不拆穿林元柔,只是看着林元馨笑道:“馨表姐,这香囊——“她主动走上前去,转眼看到林元柔还一动不动的坐在位置上,半点也没露出焦急的模样,她才止住了步子,作出端详的模样道.“的确十分漂亮。”    接着,三人便坐下来喝茶。过了一会儿.就看到红玉手里捧着匣子进来,恭敬地将匣子递给林元柔,林元柔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她压根就不放在眼里,此刻不在意地打开随眼望去,却是眼前一亮,“暖儿,这个你要送给我吗?”
    匣子里,赫然是一朵冰雕一般的水晶牡丹花.观之灿烂夺目.动人心魄,纵然她见过无数美丽的饰物,却也不禁眼前一亮。
    欧阳暖笑道:“是.这花朵戴在头上犹如真花一般.还能散发出阵阵清香,令人闹之欲醉.不知道柔表姐喜欢不喜欢。”
    林元柔顿时露出一个笑脸来:“喜欢!怎么会不喜欢!”看到欧阳暖含笑看着自己.立刻摆出矜持的面孔.命旁边的香秀收下,那模样.像是生怕欧阳暖反悔一般。
    “表姐不妨戴起来?”
    林元柔眼珠子一转,看着欧阳暖道:“那暖儿也把我送给你的香囊佩在身上吧。”
    欧阳暖点点头.吩咐红玉将香囊取来.自己佩在了身上。林元柔不疑有他,也将水晶花簪在自己发间.又特意走进内室.对着镜子打量了一番,露出满意的模样。
    林元馨越看越奇怪,不知道欧阳暖究竟在做什么,香囊又不是值钱的东西,为什么要用贵重的水晶花来换呢?简直是暴珍天物!
    红玉看了欧阳暖一眼.微微笑道:“小姐.奴婢进来的时候碰见了郑妈妈,说是老太君要请你们一起去饮宴呢。”
    “这个......不太妥当吧。”林元柔从内室走出来,闻言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馨儿马上就要出嫁了,若是此去被谁冲撞了反倒不美,不如我们一起留下说说话也好。”
    她言谈之间,竟然是想要让欧阳暖也留下不离开,这就让人更加生出疑惑了。林元馨思付片刻,微微笑道:“那我留下吧,你们去便是。”
    蒋氏说过.她到时候布置好一切会来通知,林元柔担心时辰太早,还要说什么,欧阳暖却已经挽起林元馨的手臂,笑道:“都是内眷,说得上什么冲撞不冲撞的呢!馨表姐和我们一起去吧。”
    林元柔的表情微微一僵,就不便再说什么了。
    诸位夫人小姐们的宴席设在花园里.原本是一边听戏一边吃喝谈笑.后来老太君说唱戏唱的头疼,众人便停了戏.坐在一起说话。欧阳暖还没走近.就听见花园里笑语喧哗,环佩叮当.穿过花枝.便看到一群年轻美貌的小、姐们坐在村下,叫人不觉眼花缭乱。
    看见她们过来,南安公府的徐明熙眼波盈盈,手中的薄纱牡丹团扇轻轻扇了扇,笑道:“今日宴客,你们三位可是主人家,怎么一溜烟都不见了,倒叫我好生好奇。”
    林元柔一愣,顿时脸上有些红,生怕她继续追问,赶紧道:“这不是来了吗?”
    朱凝碧兴致盎然,仍在不住称赞.”你们来晚了.先前我们在观赏圣上赐给侯爷的那颗蛟人珠,你们都没看到呀,那颜色真漂亮.光滑又正,白日里竟然也熠熠生辉.比我见过的那些个夜明珠都要美丽的多,当真难得。..    徐明熙笑话她:“一个多时辰前的事情你还念念不忘,你真是的!”    欧阳暖听到这里.看向红玉.红玉微不可察地对她点了点头,她心中顿时明悟,不由自主的,眼底浮现出一丝冷笑。
    林元馨和欧阳暖按位次坐下,一旁的林元柔眼睛还紧紧盯着欧阳暖.这时候,那边的崔幽若笑着向她招手,示意她过去坐下,她却视而不见,反而对欧阳暖道:“我和你们一起坐吧。”
    这话一说,引得其他小姐们纷纷奇怪的看过来,谁都知道.镇国侯府大房和二房之间的争斗多年不休.林元馨和林元柔之间的关系也很是不睦.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友好了。
    正位上,老太君正在和几位公侯夫人说话.似乎是不经意之间,向她们这里看了一眼。旁边的周太君问道:“今天怎么不见三夫人?”
    沈氏看了一眼目光转向小姐们那边的老太君,代为回答:“孟家老太太去世了,三老爷便带着三夫人和子女一起回去奔丧,这一次本想赶回来,却没来得及。”
    那一边,林元馨对提出要求的林元柔笑道:“这里已经很挤了,你去崔小姐那里坐吧。”
    林元柔脸上的笑容一僵,暗暗在心里把她骂了一通.悻悻然地去了那边崔幽若所在的座席。
    小姐们的惊讶只是一瞬间.很快便坐在一起谈笑起来,朱凝碧正说起上月武国公府的陈兰馨出嫁的事情.忽地外面起了一阵骚动。
    郑妈妈从花园外进来,面色有些沉,语声却温丝不乱:“老太君,二老爷带了很多客人向这里来了,还有......还有不少侍卫!,,
    闻言.蒋氏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口中嗔怪道:“老爷这是怎么了,这里都是女客,他带着那么多男子进来.岂不是糟糕?”
    沈氏冷冷看了她一眼,扬声道:“不如请他稍等,让各位夫人小姐们回避吧。”
    “一个都不准走!”正在此刻,突然听见一道极为严厉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欧阳暖一抬头,便看到林文渊气势汹汹地走在最前面。他的身后.是面色凝重的皇长孙等人.最后面竟然还有无数带着佩刻的侍卫。
    众位小姐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正在说话的朱凝碧惊得一抖.手中杯子里的花酿洒了一地.其他人不由得议论纷纷.窃窃私语,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片慌乱中.欧阳暖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林元馨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道:“暖儿,你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欧阳暖微微一笑.主动为林元馨斟了一杯,目光盈盈地道:“这花酿是加入数十种珍贵花卉,经过千日的酝酿才能得到,数百朵的鲜花也不过几滴.表姐可千万不要浪费。”
    林元馨被她平静的神情感染.心中也慢慢安宁了下来。    林元柔在一旁看到,冷笑一声,心道待会儿有你好看的!    “究竟是怎么了!这里这么多女客.你怎么这样无理!”老太君把脸一沉,声音带着一种严厉。
    林文渊向她告罪后,向在座的各位夫人小姐们大声道:“打扰各位,实在情非得已,圣上今日赐给侯府一颗稀世明珠,刚才大哥命人送来给各位观赏,再送回去的时候发现明珠竟然已经被人掉了包!刚才我们已经封锁了前院.所有男宾已经拨查过了,明珠一定在后院!”他环视了一眼众人.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一定在你们某个人的身上!”
    “荒谬!”定远公府周老太君顿时大怒.”你的意思是.我们是贼了?    老太君忙道:“老姐姐切莫生气!文渊.你也太放肆了,这里坐的很多都是你的长辈.有什么事轮得到你胡言乱语.你大哥呢?”
    林文渊嘴角露出一丝冷意,面上却是淡然:“老太君.大哥刚才饮了酒.身子不适,说要去休息,这里只能由我来主持!各位夫人小蛆.这颗明珠是圣上亲赐.贵重无比,刚刚入府就被盗,这盗窃圣物可不是小罪,如果是哪位小姐一时见了喜欢拿去玩赏.就趁着现在尽快还回来.如若不然,待会儿要是在谁的身上找到,我必将禀报陛下,决不轻饶!”
    众位夫人小姐看了一眼被围得水泄不通的花园,脸色慢慢变的惊恐.她们都想不到.只是来观赏了一颗珠子,竟然会出这种事。
    “既然大家都说没有。,.林文渊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那就请皇长别;
在此为我做个见证.到时候查出来明珠的下落.可别怪我林家无情!”
    众人都是一惊.盗窃圣物的罪名可大可小.在场谁能承担得下!一时之间.连刚才满面怒容的周太君都不说话了。
    听到这里,朱凝碧偷偷对旁边的朱凝玉道:“我不过是摸了摸那珠子.不会怪罪在我身上吧!”朱凝玉笑容一怔”,这.....不会吧。”
    “朱小姐何必担心,真正该担心的是那个贼人!”林元柔偏头斜瞥了她两眼,不冷不热地说着,而欧阳暖恍若未闻,低头只管喝花酿。林文渊高声说道:“既然如此,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各位见谅。”他说着,也不等众人说话.便朝侍卫一使眼色,那些人便要动手搜查。
    老太君猛地将酒杯往地上一挥,啪地一声脆响,碎片四溅,怔得那些侍卫都止住了脚步,她低喝道:“大胆!镇国侯府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说搜便拨!在座的全都是女宾,你敢捏一个看看!”
    在座的不是公侯夫人.就是贵族千金,怎么肯容男子轻易近身?林文渊并不慌忙.冷冷道:“那请各位入内室.由丫头搜身便可。”
    众人面面相觑.站在人群中的林之染冷声道:“在座的夫人小姐都是贵重之躯.岂是那些粗鄙的下人可以碰触.二叔要求,似乎过分了。你将女眷们都当做贼人,若是被外人得知侯府如此无礼.将来谁还敢来做客!”
    林文洱微微一笑,不慌不忙道:“这明珠可是在侯爷的眼皮底下被偷的.圣上到时候追究起保管不力、轻蔑圣意的罪名.你们担待得起吗?”
    欧阳暖闻言冷笑.原来如此.林文渊打的是这样的主意!他心心念念的都是爵位.然而长房有子,侯爷有后,爵位轻易怎么轮得到他?只有长房获罪被夺了爵位,他才有机会得到镇国侯的位置!皇帝所赐,必将终生供奉,居然在当天就遗失了,长房最少也要落个保管不力的罪名.罚轻罚重都在皇帝一念之间,到时佩....得益的可是他!
    皇长孙肖衍皱眉道:“林尚书,你今日所为,的确不妥。”
    林文渊似早料到他会反对.故作沉吟道:“这样......那便折中一个法子吧,来人.带猎犬过来。”
    诸人闻言,都不免相顾失色。
    肖天烨冷笑不语,他隐约之间猜到了林文游要玩什么把戏,只是他这时候还以为.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他为了得到爵位故弄玄虚罢了。
    肖清寒轻声问肖清弦:“大哥,你看怎么办?”
    肖清弦看了一眼那里表情淡漠的明郡王,淡淡道:“等。”
    丫鬟们忙碌着,匆匆设下椅座,被林文渊邀请来看这一幕戏的尊贵男宾便都远远隔着女宾坐了下来,几乎成了对峙之态。
    肖衍面上虽然还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睛里却已经是冰冷一片:“你看.这是什么戏码?”
    肖重华的眼睛微微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这——皇长孙可能要去问林尚书本人了。”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猎犬便被人牵着带了过来,是一只半人高的,浑身皮毛乌黑发亮的狗。林文渊拍了拍手,旁边的侍卫便将曾经装有明珠的匣子给它嗅,过了片刻,便牵着它去寻明珠上的那种香气。
    猎犬乌黑的鼻子从每一位女客身旁嗅过去.突然对着朱凝碧凶猛地叫了起来,朱凝碧惊呼一声.几乎要晕倒,旁边的朱凝玉赶紧解释道:“我姐姐只是摸过那明珠.许是那时候留下了气息!;.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肖清寒看到朱凝碧花容失色的表现,笑的最大声.引来朱凝碧恶狠狠的瞪视。肖清弦拍了拍他的手臂,提醒他适可而止,他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很无辜,却又忍不住笑的更大声。
    当猎犬停在欧阳暖身边的时候,犬吠的声音更大更厉害.林文渊冷冷一笑.蒋氏随即心中欢喜.林元柔强自按捺脸上的笑容.故意惊呼道:“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明珠在你的身上!”
    猎犬还在对着欧阳暖不停地叫着,蒋氏装作无意之中发现了什么,失声道:“暖儿.好像那狗是在对着你的腰间叫呢!”
    林元柔仿佛抓住了她致命的弱点,朝着欧阳暖露出刻薄残忍的笑容来。    林文渊走到欧阳暖跟前,傲慢地道:“暖儿,你腰间佩着什么?”欧阳暖微微一笑,悠悠地说道:“这是今天柔表姐送给我的香囊。”林文龙挑眉望向一边的林元柔,她高声道:“是的,我送了两个香囊,一个是送给馨儿.一个给了暖儿。只是,怎么狗只对着暖儿叫呢!”
    所有人怀疑的目光都落在了欧阳暖的身上,那目光一道道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叫人心中起了寒意。肖清寒率先道:“你们都这样看着她干什么.欧阳小姐绝不会是贼人!”
    这声音在死寂的花园里引起一声回响,让肖清弦有一种将他立刻打昏带走的冲动。林文渊冷笑一声,道:“只是香囊吗?我看,暖儿你还是将这香囊拿出来吧。”林元馨闻言大惊失色,这香囊是林元柔送的,如今竟然闹出明珠失窃的事,林文渊又是这样的咄咄逼人.一系列的事情全都联系在了一起!她突然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她一把抓住了欧阳暖的手臂,莹白的指尖微微颤拌起来”心中的惶急通过指尖成功地传递给了欧阳暖.欧阳暖看了她一眼,安抚性的一笑.转而抬起头,站起来,淡淡道:“这么说,二舅舅是怀疑我偷了东西?”
    老太君恼怒地道:“林文渊!你到底要干什么!”
    “只是以防万一罢了.若暖儿心中没有鬼,何必在意?把香囊拿出来就是!”林文渊完全不理会老太君的愤怒,步步紧逼,一只手已经堂而皇之地伸到了欧阳暖的面前。
    那只手,掌纹交错,满是习武之人风刀霜剑磨练出来的茧子,带着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欧阳暖看着这只手.微微一笑.道:“二舅舅.这香囊是柔表姐送的,你说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连她一起怀疑了?”
    林文渊的目光宛如利刻落在欧阳暖的身上:“礼物既然已经佩戴在你自己身上.难不成别人还能做手脚吗?”
    他果真是早有准备,成足在胸,设好了圈套,只等着她落下陷阱。一旦从自己身上拨出了明珠.就落实盗窃的罪名,到了皇帝那里便是勉强脱罪也要落个名声尽毁!明珠既然已经赐给了镇国侯府,保护明珠就成了林文龙的分内之事,到时候秦王再参镇国侯一个护宝不利的罪名,皇帝若是怪贵下来,十个林文龙也吃罪不起!望着他骇人的神情,欧阳暖轻笑出声:“二舅舅何必恼怒.要看就看吧。”说着,她解下香囊.随意地丢给林文渊。
    林文渊冷笑,将手中香囊整个翻了过来,却蓦地呆愣在原地.“这,这怎么回事?!”他失措地低喃.因为香囊之内,只有一枚白玉兰花朵,其余..”“什么也没有。他不敢置信地将香囊反复翻了几遍.面色越发白了,那边的林元柔也快步走过来,要帮着他一起翻看那香囊!
    香囊里面曾经装过宝殊,自然会留下一丝气味,这猎犬想必是因为这个才盯上了自己,然而他们却没想到,什么也没有拨出来,这还不气断了肚肠,
    “扣…肯定有啊”六林元柔这样说道,突然发现全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顿时红了脸,道,“我是说.既然猎犬叫的那样厉害,自然是有问题的。”
    “拨完了吧。”欧阳暖淡淡看着林元柔,目光犀利异常.瞧着她额上已沁出了点点冷汗.便笑道:“二舅舅.这回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吧。”
    林元馨还在翻那个香囊,几乎把每一根丝线都拉出来了.也没有找到那颗明珠,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突然挣脱了侍卫手里的绳子,猛地向林元柔扑了过去,她丝毫没有防备.整个人被扑倒在地,顿时尖叫一声.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爹爹!救命!救命啊!”
    猎犬在林元柔的头上拼命地踩着.几乎将她一头如云秀发都踩成了鸡窝!众人哄堂大笑起来.笑的最起劲的莫过于刚才丢过脸的朱凝碧.几乎要失去了贵族千金的仪态!
    林元柔惊呼不停,蒋氏惊慌失色地站起来,林文渊已经大喝一声将那猎犬强行拉开!旁边的香秀和春兰立刻冲过来扶她,林元柔这才跌跌爬爬地站起来.去因为整个发髻全都散了.一时钗环全都摔在地上.那猎犬嗷呜一声,又要扑过来.好在侍卫将其牢牢拉住.再不肯让它吓人!只是这样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地上的那堆钗环,忽然听见朱凝碧惊呼出声:“你们看,”
    林元柔正低头整理衣裙,突然听见众人发出阵阵惊呼,她抬起头,完全糊涂了,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所有人都用那样惊异鄙夷的眼神盯着自己!便顺着他们的视线向地上望了一眼!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却看到那一堆钗环之中有一朵水晶花被猝了个粉碎.一颗明珠滚了出来,静静躺在阳光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辉。
    “这怎么可能!”林元柔披头散发.几乎失态地大声叫了出来!怎么可能!她明明将明殊放在了那个香囊里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她!是她送我的水晶花!“林元柔惊声道,指着欧阳暖的方向就要扑过去!
    肖衍突然冷声道:“林尚书,你家的小姐刚才推了我未来的妃子下水不说.现在还这样疯癫.你就这么容许她放肆吗!这就是你的家教和现矩!“    林文渊和蒋氏对望了一眼.脸上都露出惊骇的表情。林文渊闹言立刻反应过来,大声呵斥道:“还不快扶住你们小姐!“
    一旁的香秀和春兰立刻扑过去,尽力抓住林文柔的胳膊,迫使她冷静下来,蒋氏快步走到林元柔面前.厉声道:“柔儿!”
    林元柔终于稍稍冷静了些.她指着欧阳暖道:“是你送给我的水晶花!是你冤枉我!“
    欧阳暖闻言一愣,顿时露出委屈的神色,林元馨怒声道:“柔姐姐怎么这么说,你送我们香囊,我们回赠你一朵水晶花,只是聊表心意.现在出了事,怎么能怪在暖儿的身上?”她。。声声的我们,已经是毫不犹豫地和欧阳暖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欧阳暖从来都是孤身面对敌人,这种局势任何人参合进来都会被怀疑.林元馨却连想也不想就站在了自己的身边,欧阳暖的心中涌过一阵热流,握了握林元馨的手,昂头对林文渊道:“礼物既然已经佩戴在自己身上,难不成别人还能做手脚吗?这话言犹在耳.怎么换了表姐,舅舅就要出尔反尔?    林文渊没想到自己说过的话竟然被欧阳暖用来堵自己的嘴,顿时气得面色铁青道:“你是说我偏袒自己的女儿!”
    这时候.只听见老太君冷笑一声.道:“暖儿是我请来的客人.你这样冤枉她就算了.怎么真凶已经抓住了.还要抵赖不成!林元柔是你的女儿.这真是做贼的喊抓贼!你做的什么乓部尚书!捉的什么贼!”
    那话语里面的寒意.几乎令林文渊身上一紧,头皮发麻.盗窃明殊的罪名可大可小.若是圣上怪罪下来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他冷冷看了一眼林元柔,当机立断决定 弃辛保车!
    林元柔看见父亲阴冷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几乎吓得软了腿!
 就在这个时候,蒋氏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老爷.我有话要说!”   
     ——————题外话——————
    这章节里面还有一些疑问.下章给解答。
    心有童鞋说林文渊怎么没分家,为什么能继承爵位。
    在宗族社会,越是豪门贵族,分家越是被视为家族不和,即将衰败的象征,并非大家平时看到的小说里那样庶子全都分出去的。平民家庭,一般父母同意后可以分家.如果老人留下遗言说不可以分家.那还是不可以随便分的。封爵继承制度发展到一定阶段,继承顺序一般是嫡长子一嫡长孙一嫡庶子一嫡次孙一庶长子一庶长孙一庶庶子一庶次孙,按照继承顺序,林之染是排在林文渊的前面.并且将他甩出一条街去,但如果林之染这一房犯了大错,中间又没有所谓的嫡长孙这类,那么皇帝有权力将爵位给二房,孩子.最重要的是.我是作者,我有金手指,哈哈哈.我随便戳。(n一n)。哈!
上一章节:086 欧阳暖拒婚
下一章节:088 谁是猪谁是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