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杀鸡儆猴的威慑力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寿安堂

    欧阳暖一路走来,远远地.就有小丫鬟给她请安、撩帘子。
    一进门.便看见李月娥坐在罗汉床边的小杭子上,正陪着李氏说话。
    李氏一看到欧阳暖进来.脸色虽然还是阴沉的,眉宇却显然舒展了很多,笑着冲她招招手,道:“快过来。”
    李姨娘立刻站起来,满脸的笑容:“大小姐。”
欧阳暖对她微微一笑,十分和善.随之紧挨着李氏坐在罗汉床上。李氏拉着她的手.带着笑容道:“可去看望过老太君了?她身子可还好啊?”   
欧阳暖柔和地道:“老太君一切都好,劳烦祖母您惦记了。”
    “唉.一晃眼你大舅舅都去了两年了.老太君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可恰,好在长房一双儿女都很有出息,听说你那大表兄袭爵后在圣上面前也很得力,再加上他妹妹又是皇长孙爱重的侧妃.老太君也算是老怀安慰了。”李氏感叹道.一双精明的眼睛里满满都是艳羡。
    “您说的是。”欧阳暖低头垂下了浓密的长睫.掩住了泪光.神态端然,可掩在袖下的手死死攥住,心跳还是慢慢慢慢地沉重起来。在李氏看来.老太君福禄双全,富贵无边,又怎么会想到她老年丧子的痛苦呢?
    李氏犹自不觉,还在感叹:“说起来,你大舅舅也是个有心的,苦苦撑着,直到儿女婚事都成了才闭眼,着实难微 “
    欧阳暖鸦翼似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脸上淡笑道:“是,虽说百日里也能赶着将婚事办了.但镇国侯府毕竟不是一般的人家.说出去到底不成休统,若是大舅舅早先去了,表哥表姐的婚事要耽搁三年.说起来,这也是舅舅最后对他们的照拂。”
    李氏点了点头.道:“终究还是你外祖母有福气啊.不过我的孙女.到底也是不差的    “说着,她的眼睛落在欧阳暖的身上.浑浊的眼睛刮过一丝笑意”,月娥.你说是不是?”
    欧阳暖很快就要及并了.这也意味着.她在李氏的眼睛里,变得更有价值,李姨娘看向欧阳暖,她还是坐在那里.眼睛是低垂的.睫毛细密地覆盖下一片浅淡的阴影,勾勒在脸庞深处,面容白玉一般,眼珠子却黑漆漆的,明明带着笑容,眼睛里却有一道异样的深沉。李姨娘陪笑道:“这是自然的.咱们大小姐贞娴雅静.气韵无双.这般的才貌.莫说寻常官宦人家,便是王妃也做得!”
    面对这半奉承半试探的鬼话.欧阳暖淡淡一笑,玉色的面颊带着薄薄光晕.看起来像是有些害羞.实际上眼底却一片阴霾,她不着痕迹的笑道:“祖母和姨娘就知道连起来欺负我,你们再这样,我就不陪你们说话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省得你害羞!”李氏笑着拍拍她的手.这才转向李姨娘道,”刚才你说到哪里了?接着说吧。”
    李姨娘神色一肃.原先笑着的脸立刻就端庄了起来:“老太太.您是知道的.夫人自从那件事以后就一直心气不顺,这些日子闹得越发厉害了,经常吵着要见二小姐......”
    欧阳浩死后,为了惩治警告林氏,也为了安抚欧阳暖,欧阳治将林氏关进了福瑞院.而且专门派了人看守,林氏老实地呆了三个月后,特地收买了看守她的丫头派人送信出去给林文渊.然而密信却到了李氏手中.李氏十分震怒,索性命人在福瑞院正屋的窗上钉上厚木扳,只留一些透光的空隙,大门上还挂上了三道铁链锁,严格现定白天下锁,晚上上锁.没得到李氏的许可.林氏不得出入大门,只能在屋子里走动。欧阳治原先想要吏部尚书的位子.千方百计讨好林文渊.想要关一段日子就把林氏放出来,然而镇国侯府由林之染继承了,林文渊不知为何也在皇帝跟前坐了冷板凳.廖远的升迁竟然转瞬间没了影儿.欧阳治看情况不妙,就再也不提将林氏放出来的事了,林氏只能继续呆在福瑞院里头潜心思过.痛改前非。
    这时候,听到李姨娘提起林氏,欧阳暖面上依旧淡漠,只一双晶亮的眼似是深不见底.阳光下流转动人。
    “她要怎么闹,随她闹去!”李氏冷声道.一丝一毫的怜悯都没有。
    “可是,昨儿个开始,夫人不进饮食了,说如 ...说如 ...”李姨娘说着,目光里头突然有了一些忐忑.眼神悄悄向欧阳暖的方向飘去。
    欧阳暖却似乎没有在听她说话.眼波凝视着香炉中升起的袅袅青烟,兀自在出神。梨花形的檀木窗上.一丝阳光的浅晕.莹在她的面颊上,恍惚间.她的嘴角挂起几许笑意,李姨娘欲细看时.却已经敛去了,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那边李氏已经高声问道:“说什么!”
    李姨娘的脸上立刻露出很惶恐的神色:“说是要让全京都的人都知道.老太太活活把欧阳家的主母……虐待——致死!”
放肆!”李氏劈手掉了茶杯,茶水一下子全都洒在地上,溅湿了李姨娘雪青色的裙摆.她赶紧低下头,及时掩住了唇畔的一丝笑容。   
几顿没吃饭了?”李氏摔了茶杯.下一句突然这样问道。   
李姨娘一愣,有点意外:“有一天了。”
    “哦?她这是在摆主子的谱吗,还是嫌弃送去的饭菜不好?”
    “这个.....”,李姨娘垂下头.自己的确是克扣了林氏的饭食,有一回还特意让人送去馊了的饭菜,但她实在是恨透了对方,饭搜了怎么的.她没送砒霜进去就是对得起她了!
    “这就是娇气的坏毛病,我瞧她是吃饱了撑的,饿两顿也好。”李氏冷笑道.眸子里划过一丝幽冷的光芒。
    “老太太.这怕是不妥吧 ..”,李姨娘明明很高兴.却故意皱起眉头道。
    “有什么不妥?”
    “万一夫人真的饿死了.传出去不太好听!最重要的是,您将她交给我照看,我实在担不起这个责任!”李姨娘试探着望向李氏。
    “你担心这个啊.”李氏冷冷地道”,你放心吧,无论她出什么事儿.都不用你担待!”
    欧阳暖闻言,转头看着李姨娘,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李月娥只觉得被那清冷的目光看透了似的.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有些讪讪的......
    福瑞院wWw.uXier.com
    林氏躺在床上,两眼紧闭.想到中午送来的那顿猪食.心里恨到了极点、,咬着牙齿不出声。从昨天到今天.她已经躺在床上一天多,除了喝点儿水,一口饭也没吃。
    丫头画儿走近床边,低声细语地劝着林氏:“夫人,您千万保重身体,以后日子还长着.便是为了二小姐,您也要吃一点。”
    林氏厌恶地转过身,索性将脸对着床里面的雕花,根本不理画儿,画儿心里无趣.却也不敢走。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门砰地一声被撞开.欧阳可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她看见画儿在床边.林氏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上来劈手给了画儿一巴掌:“让你伺候我娘.你怎么词候的.她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二小姐息怒.奴婢......奴婢也是没法子......”画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低下头战战兢兢的解释道,如今夫人和二小姐都失了势,可到底是主子,积威还在.林氏活着一天,都是欧阳家的正头夫人,她一个丫头怎么敢随便欺侮,如今不过是林氏自己想不开不肯吃饭罢了。
    这时候.外面负责看守的程妈妈慌慌张张跑进来,一见到这情形立刻就变了脸色:“二小姐,您快出去吧,老太太知道了可不得了!”
    欧阳可扬起眉头.冷声道:“你要去告诉她?”
    程妈妈一愣,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二小姐.老奴不是故意要跟您作对,实在是老太太的吩咐……”
    “哼,程妈妈你也不必唬我!老太太那里只要没人去说,她根本不会知道,端看你肯不肯帮我们母女!”欧阳可的脸色微微缓和.对旁边的夏雪道,”去!把礼物给程妈妈!”
    夏雪立刻送上一个绣荷花的锦囊.程妈妈作出为难的样子不肯收下,夏雪硬是塞进了她手里,她讪讪一笑,手底下暗自垫了掂.心道二小姐最近出手可是越来越小气了.看来很快就要榨不出油水来了,她这样想着.脸上却带了点笑道:“二小姐,您有什么话可快着点说.您知道的.老太太盯得紧    “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吧.我有话要和我娘说!”欧阳可厌恶地挥了挥手。
    程妈妈走出院子,一旁的丫头赶紧凑上来道:“妈妈,您怎么不把二小姐拉出来.要是让老太太知道.咱们可就完了.....”,
    “你懂什么!”她冷笑一声.主子们再怎么斗.那跟奴婢们可没多大关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万一夫人将来翻身呢?替别人留后路.就是给自己留后路.她才没那么傻!
    林氏听见欧阳可的声音,一直装作没有反应,直到程妈妈和画儿都关门走了出去,她才转过身从床上坐起来:“可儿!,,
    “娘!”欧阳可冲上去拉住她的手”.我听说你不吃饭了呀.怎么能这样.当初不是你自己跟我说的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不替自己想,也得替我想想,你要是不在,那些人还不知道怎么欺压我......”
    “你瞧瞧我如今这样子.只怕比死也强不了多少!”林氏冷冷地丢下一句.看着欧阳可的目光也不如以往那样慈爱。
    欧阳可心里一震.自从欧阳浩死后.林氏心里对自己就有了隔阂,这一点她也是知道的。只是自从林氏被关了起来.自己在这家里的地位也跟着一落千丈,她思来想去,只有林氏重振精神.才能帮助自己摆脱这种困境,她想到这里,赶忙道:“娘,你不是嫌饭食不好吗,我带了吃的来。”说着,她让夏雪把食盒送上来,林氏却看也不看,推在了一边:“我不想吃。”说着,她抬起眼睛盯住欧阳可,”我上次吩咐你去给王妈妈立个牌位.你做了没?”
    欧阳可一愣,顿时有点语塞:“我......我.....”,在她心里.王妈妈不过是个奴才,死也就死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哪里值得花这样的冤枉钱,她看着林氏沉下脸.立刻道:“娘.您知道的,如今除了家里.老太太寻常也不让我出去.实在是没有法子。”
    林氏闻言.脸色又冷沉了两分,此刻的她,两眼沉陷,眼下乌青.皮包骨头,看起来委实没有几分活人的气息.欧阳可看到她这个模样.继续劝说道:“娘.您得撑住了,要是舅舅看见您这个样儿,不知多难受呢!”
    “你见着他了?他派人来救咱们了?”林氏一听林文渊,显然非常亢奋,心里的绝望一下子全消散了.情不自禁地问着对方。
    “没见着,可是舅舅托人给我送信来了!”欧阳可想到此行的目的,赶紧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来,道:“娘.快点看完我去烧了。”
    林氏枯瘦的手指抓着信笺,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目十行的看完,终究舒展了一口气,眉心也慢慢松开了.”你舅舅的意思是.让我再忍耐忍耐,他一定会想法子救我的。”
    欧阳可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用力点头道:,.娘,舅舅说的对,等他替咱们做主.你自然就能翻身了.到时候再叫那欧阳暖吃不了兜着走!”
    “唉.可是话说回来.你舅舅这话也不过是宽我的心.要是他真的能耐.怎么不把二嫂从庙里头接出来。”林氏想到这里,目光中凝聚出一丝恨意”,我真是太小看了你那个大姐,手段心机样样不输人.简直就是恶鬼投胎来向咱们索命的,她在家里弄得我不人不鬼,在镇国侯府呆了三个月就将二嫂弄到庙里思过.这一思过就是两年.当真是厉害之极!”
稀世明珠被盗的事,欧阳可也听说了,林文渊生怕皇帝怪罪.四处周旋不说,还不得不把蒋氏送入庙里思过.都已经两年了,也不敢接她回来。   
欧阳可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心里发寒:“娘,二舅母那是盗窃圣物.听说泰王也去求了情,不然就是个死罪.这样还是从轻发落了!”
    “从轻发落?若真的是从轻.那皇帝怎么把你表姐嫁给了曹荣.曹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这就是惩罚!这是皇帝在变着法子出气呢!”林氏咬牙切齿道,抖了抖手里的信”,你舅舅如今也遭了冷遇,要不然他能眼看着这帮人这么欺负我!你太糊涂!”
    “娘,要不然你软一软.再去求求老太太.先放你出来再说。”欧阳可满心就是期盼林氏被放出来,因为这样苏夫人才能上门,她才有机会见到苏玉楼.只是这种心思,她半点也不敢在脸上流露出来。
    “求她?依着她心思,恨不得把我撕碎了喂狗才开心!”
    “娘.不会这样严重的.老太太也许是一时气不过.觉得在人前丢了脸.等她气头过了,就把你放出来了,她要是真敢要你的命,为什么不动手呢?现在多的是机会呀!”
    “你以为?!哼!“林氏冷笑一声.“你这丫头真是不长脑子.这是因为有人还不想我死!”
    “谁?”欧阳可惊怔地望着林氏.那边的夏雪垂下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你那好大姐!”林氏的脸色越发蜡黄,看起来十分可怖。”她不想我死.是怕便宜了我!要不然,送点毒药,三尺白绫,怎么不是个死,她就是要留着我的命.让我自个儿一点儿一点儿腐烂!这个毒蝎子!还有寿安堂那老东西,早知道她这样狠毒,老早我就得弄死她!“
    林氏咬牙切齿地发怒,欧阳可正听得出神......
    李氏突然的到来.福瑞院内外看守的妈妈丫头们吓得战战兢兢.一个个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
    “好啊!这里倒真是母慈女孝,当真动人的很呢!”李氏不立刻进门.却站在窗子外面听了一阵子.听到林氏咬牙切齿的怨恨.她转头看了一眼脸色平稳毫无波澜的欧阳暖,这才不紧不慢地说。
林氏一听到这句话,脸色立刻变了,欧阳可的身休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我真小瞧你们了,本以为这里清静得很,谁知你们都母女团聚了……“李氏冷冷盯着林氏.脸上挤出一团嘲讽的笑意。”一路上我还琢磨呢,是不是送来的饭菜太差.才让你说我虐待你。”
    林氏刚要开口.突然看到李氏身后的李月娥和欧阳暖.那眼神就怨毒的像是要扑上去将她们一口吞下去!李月娥刻意避开了她的眼神,欧阳暖却抬起眸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像是在欣赏她此刻的狼狈与痛苦。
    “祖母.求您饶恕!“欧阳可低声道,“是我……我听说娘身子不好.像是病的很严重,这才一时心急闯了进来,没想到…六
    “没想你娘没被我活活虐待致死,对不?”李氏看了一眼穿着艳丽春裳、眉眼精致的欧阳可.心想.你也太大胆了,居然敢这样就跑进这里来!“你们在这儿商量着什么好事儿呢,是不是在说让我早点死,你娘也就能被放出来了,是不是?说出来我听听!”
    欧阳可看了一眼李氏阴沉的神色,越发恐惧:“孙女没有,孙女绝对没有半点咒老太太的意忍…”
住。!”李氏冷冷盯着她,声音里没有一丝人情味儿,“你翅膀硬了,嫌弃我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巴不得我死了!哼,你和你娘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忘恩负义的贱人!”李氏越说越气愤,伸手就重重给了欧阳可一耳光。   
欧阳可捂着脸,心里有说不出的羞辱.她愤恨地垂下头.不敢出声,林氏心里恨透了李氏.冷笑一声道:“老太太,您究竟想要把我们母女怎么着?是打死还是杀了.你干脆的给个痛快话!”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她的目光冷厉.分明是吃准了对方不敢对她如何,李氏没想到她到了这个地步还敢这样张狂.指着她大骂.“都是你这个贱人把我好好的孙女儿拐带坏了!”
    她举手要打林氏耳光.没想林氏非但没讨饶.也没躲闪,反倒挺起胸.仰起脖子.迎着她的巴掌.李氏气得浑身哆嗦,整个人一个踉跄摇摇欲坠,欧阳暖唇边就凝了一抹冷笑,连忙扶住她,轻声道:“祖母,有什么话都可以好好说.千万别动怒,小心身子!”看到林氏这哥痛苦的模样.欧阳暖突然升起一种想法,就此至她于死地!这种念头一旦冒出来.就如同一颗毒花在心底深处开放.毒气弥漫.渗透全身.渴望的连心脏都在生疼。然而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欧阳可.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微笑.这只是开始,开始而已.将来林氏就会知道.现在她以为的痛苦.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什么是人生最痛最痛的事.她还没有亲眼看到x亲身尝到……想到这里.欧阳暖微微一叹,语气里有着难以言喻的愁绪:“娘.你也别跟祖母对着来,你是要活生生气死她老人家吗.这可是大不孝啊!”
    “大不孝?我是你的继母,又是你的亲姨娘,你是怎么对我的?你才是大不孝!”林氏毫不惧怕地道,目光阴森。
    看着林氏.李姨娘眸子里的恨意化作一缕寒冰,口中语气却十分柔软:“夫人,您这是何必呢,非要跟老太太对着来,您是知道的.王妈妈是您身边的人.她杞了那样大的错,老太太也不过是将她杖毙.并没有怪罪于您.您如今怨恨老太太又责骂大小姐,何苦来哉?”
    林氏的望着越发娇媚的李月娥.心中妒恨难忍.当面啐了她一口,李月娥惊呼一声,侧退半步,连声道:“夫人.夫人…”
    “来人!”李氏看着林氏.想起她刚才。。声声叫自己老东西.又说要弄死自己.不由得更加气上心头.叫声刚刚落地.四名妈妈鱼贯而入。
    “将她拉下去.重重打四十棍!”李氏指着林氏,恶狠狠地对张妈妈说
    “这...””张妈妈有些犹豫.欧阳暖看了她一眼,淡淡道:“祖母,您看.是不是罚的有些重。”
    李氏恨恨看了林氏一眼.道:“一个想着咒我死的儿媳妇.便是打死了也不可惜!还不动手!”
    张妈妈一惊,忙命人上去将林氏拖出去。
    “就在大院里打,“李氏命令道.“让福瑞院的奴婢全上这儿来,让他们在这里看着。”
    欧阳可害怕的浑身发抖.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不敢求情.林氏看了她一眼.只觉得满心绝望,她厉声道:“我到底是欧阳家的夫人,老太太你打的不是我,是你们欧阳家的面子!你可要想想清楚了,别到时候后悔!”    李氏猛地一愣.立刻就有些犹豫,就在这时候,欧阳暖看见林氏手中滑落一张纸片,她轻轻椎了李姨娘一把,李姨娘反应过来.快步走上去夺过来一看,竟然是林文渊写给林氏的信笺。她看了一眼,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神色,李氏冷声问道:“说的什么!”
    李姨娘满脸为难.半响后才轻声道:“如 ..林尚书请夫人暂且忍耐.说很快会有法子让她出去......到时候再跟咱们算总账....”,其实林文渊的信里说的是欧阳暖,李姨娘故意将这一句隐去,只捡着厉害的说,李氏听了果然恼怒到了极点:“好啊!原来我不伤你,你反倒想着找我算账.好!这可是你自找的!张妈妈,你站在这儿发什么傻.还不给我拖出去!”
    林氏本以为刚才已经吓住了李氏.没想到她竟真的下了狠心要当着下人的面打自己,这样一来,便是将来自己再得势.在这些人面前也永远抬不起头来!”等等!”她大声叫着。
    “你还想说什么?”
    “我错了,儿媳对不起您,我只是饿糊涂了,脑子不清楚才胡乱说话啊,老太太,求您看在我伺候您这么多年的份儿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林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态度一下子软了下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知道求饶了.晚了!张妈妈,快拖出去!    林氏闻言,顿时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在颤抖.抖得她连五脏六脏都抽搐着.虽然她极力挣扎.还是被四个妈妈拖了出去。门外院子里,几名妈妈七手八脚将林氏按在条凳上,掀起她的裙袍.当下一五一十地打下。李氏让福瑞院所有的丫头妈妈们都亲眼看着,她要警告所有人,凡是与她作对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李姨娘听着外面打扳子和林氏的惨叫声.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冷笑.她看了一眼还跪在那里的欧阳可.心道真是个蠢人,若不是大小姐亲自吩咐了放行,你以为那信笺能到你手里头?
    李氏刚刚出了一口恶气,对欧阳可也就没那么恼恨了.只冷冷看了她一眼.低声呵斥:“还不滚出去!”欧阳可如蒙大赦,站起身飞快地往外走.因为走得太急,那姿势一瘸一拐的.十分的可笑。
    欧阳暖却将一切都看明白了,林氏很聪明,她刚才那样嚣张,不过是为了转移李氏的怒气,不想让她迁怒欧阳可,然而这片慈爱之心,她这位自私自利的女儿丝毫也没有感受到,恐怕今天来也不是为了看望母亲,而是为了她自己!
    走过院子里的时候,林氏犹自挣扎,时着欧阳暖拼命地喊:“歹毒的丫头.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一边喊.一边口中不断吐出血沫儿。欧阳暖垂眉凝眸.仍是微笑着,仿佛只是淡淡,她款款走过.唇畔的笑意亦渐渐加深。
    回到寿安堂,李氏几乎喝光了半碗茶才喘出一口气来,刚要和欧阳暖说什么,这时候.玉梅从门。进来.手里捧了一张烫金花帖子,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讨喜.她行礼后.恭敬地将帖子递上来.对李氏道:“老太太,皇长孙侧妃给咱们大小姐下了帖子,要请她去赴宴。”
    李氏一听.原本紧皱着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老脸笑的像是一朵花儿似的,开口道:“瞧我.都被这帮人气昏了头,暖儿.你赶紧收拾收拾好好赴宴去吧,千万别耽搁了时辰!”太子府宴会,那可不是寻常人能去的,李氏心中十分的高兴.她隐隐有一种想法,自己的孙女将来极有可能借着皇长孙这阵东风扶摇直上.到时候,欧阳家可就跟着享福不尽了!
    想到这里,她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欧阳暖,便看了一眼张妈妈,张妈妈立刻将丫头们都领了出去,李氏迫不及待地道:“暖儿.有句话.祖母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欧阳暖坐在她身旁,双手随意似的搁置在膝盖上.眼底带着说不清的静,望向李氏:“祖母,您和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茶杯在李氏的手中轻轻旋转着,她看着欧阳暖,若有所思地道:“你和你表姐的感情,一向很好吧?”
    欧阳暖一愣,随即轻轻颌首。
    李氏眯了眯眼.神色越发的温和,然而欧阳暖却觉得.她要说的话绝非如此简单,片刻后,李氏缓缓道:“林小姐嫁过去两年,至今尚无所出.这件事,暖儿你也是知道的。”
    欧阳暖猛地抬起头,猝不防及两人目光对视,欧阳暖忙垂下眼帘.避开李氏的目光.她的心.在这一瞬间.狂跳起来。
    “唉.皇长孙身边,总是佳丽无数.便是得到恩宠,也不过是一时的.身为一个女子,将来可以长久依傍的.就只有孩子了。”李氏似感叹,似提醒地说道。
    这两年,欧阳暖的容貌出落得越发清丽了.就连自己,有时候看见她这张标致的脸都会恍惚,更何况是男人!皇长孙也是男人.她就不信,时时见到这样美丽的少女,他能够不心动!想到这里,李氏一瞬间气息凝滞,但很快又笑起来:“你经常去太子府.要多陪陪你表姐,劝解劝解她吧.凡事想开些.孩子么.总有一天会有的。”她看着欧阳暖,脸上的笑容越发亲热。    “是。..欧阳暖垂下头,掩住眸子里的厌恶,神态恭敬而虔诚。
    李氏生怕她听不明白,又微笑道:“不是她邀请你才能去,既然那样要好,只要你想去,什么时候都可以。,,
    欧阳暖依旧淡淡应了一声.李氏瞧她神情,实在猜不出她的心思,不由自主眯起眼睛道:“说起来.你比你那表姐要出色的多.可惜啊.咱们家的门庭比不上人家,倒叫你这么好的孩子受委屈了。”
    欧阳暖目光幽静,荧然含光,唇际只略有笑意:“不,能生在这样的家庭,有祖母和爹爹那般关爱,暖儿已经幸运之极。”
    “暖儿,你当真听不懂祖母在说什么?”李氏不信欧阳暖如此聪明,竟听不出自己的弦外之音.”你就不为自己鸣不平?”
    李氏的目光,带着老狐狸的算计,欧阳暖在这样的目光下缓缓垂下头,
沉默了片刻,说:“暖儿愚钝,请祖母恕罪。;.
    “我看你.真是太糊涂.竟不知道借着机会为自己打算。”
    李氏的佛殊啪嗒一声磕在椅子上,声音并不大,但张妈妈顿时屏息静气.低着头不敢看两位主子。
    一时之间,屋子里静谧的呼吸可闻。
    李氏终究没有发怒,却陡然轻笑一声.对欧阳暖说:“你们姐弟,我一直尽心尽力护着.那些欺负你们的人,我也一直帮着你们惩治、出气,暖儿.祖母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知恩图报!”
    这声音十二分的温和,然而听在欧阳暖的耳中,却是极端的冷酷无情。    眼前的这个老妇人,两鬓已是尽染霜色,眼角纹路如同菊花,心心念念的却是荣华富贵.攀龙附肌...欧阳暖心中冷笑,这就是她的祖母,这就是李氏今天惩罚林氏背后的真正目的,向自己示好,也在警告自己.她能捧一个人上天,也能让那个人摔得粉身碎骨!前生,她没有这么好的利用价值.李氏根本不屑于在她身上花这么多心思.然而现在,李氏已经将慈爱的面目彻底撕开,只余下自私与冷酷。
    她扯开唇,缓缓起身,慢慢跪在李氏脚下,低声道:“孙女明白了,请祖母放心口”
    李氏点点头,笑着将她搀扶了起来:“真是个好孩子。”语罢,轻笑了一声。
    欧阳暖对着她,亦是轻轻一笑,笑意分外温柔.柚中的手却骤然收紧,这一瞬间,她的手指很烫,仿佛有火焰慢慢的沸腾.几乎要将指骨捏碎。    秦王府
    林文渊进书房时,泰王正逗弄着一只饶舌的绿毛鹦鹉。看到林文渊,秦王淡淡看了他一眼。
    “王爷.求您开恩!”林文渊扑通一声就在地上跪下了。
    奏王冷冷望了他一眼,并不开口.然而林文渊被那一眼看得心口不由一窒.他深深清楚.眼前这个人并非自己可以随便糊弄的.秦王曾经力平叛乱,决战山壑,统帅数十万大军肆意驰骋,赫赫战功绝非徒有虚名,心思早已不可琢磨。
    果然,秦王的神色十分平淡:“文渊.几枚棋子而已.不用那么在乎。    “殿下,您要是再不管,天下大乱呀!”林文渊哭丧着脸”,太子一下子参了属下手底下最得力的五个人,皇上当时就命人拟旨,并盖上玉垒,将他们全部草职了啊!”
    泰王早已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他的脸上却见不到一丝的震怒。    “好了,你先起来吧。”秦王皱了皱眉.不冷不热地说道。
    “王爷!那五人可都是跟随王爷多年,忠心耿耿的,若不是我拦着.他们都要来叩见王爷.要当面求您做主啊!”林文渊大声道,他见秦王脸上不瓣喜怒,一时摸不清他心里究竟怎么想,只能硬着头皮跪在那儿不肯起来。    “你愿意跪.就跪着吧,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他已经答应的事儿.你想让我怎么办?替那些蠢东西求情吗?这一回若不是他们行事太过张扬,也不会犯在老大手里头!”奏王说的老大.自然是太子。
    秦王向来说一不二,他这么说,也就是不会管这件事了,大为失望的林文渊又想说什么.泰王却挥了挥手.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本就不是为了他们求情来的.你是怕皇上下一步会动你!,,
    “殿下,既然您心里什么都清楚.我也就不瞒着您了!我多年来跟着您转战南北,有今日的军功,是靠殿下的提携。可您也知道,我身上到处都是伤痕.为这大历朝说得上呕心沥血.可是圣上是怎么回报我的.他下了道密旨,把我的妻子关进了尼姑庵里头,又把我的女儿嫁给了最有名的纨绔子弟,曹家是个什么玩意儿,他曹荣又是个什么东西!把我变成了全京都的笑柄还不够,如今太子更是步步紧逼.几乎将我身边的人斩杀殆尽,殿下,皇家是想要逼反我吗?”
    “住。!”秦王闻言脸色不变.手中原本喂水的玉杯子啪地一声滑过林文渊的额头.带来一阵锋利的锐痛,林文渊却像是豁出去了,大声唤道:“殿下!”
    秦王重重呼吸着,猛然盯住林文渊,眉下深黑的双眸如幽潭一般:“文渊,你怎么如此糊涂!我早就跟你说过,稍安勿躁,静心等待,然而你却那样心急,早早动手这才被父皇察觉了.现在不过这么点小风浪,你就这么经不住事,你这样,还像是以前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威武将军吗!”
    林文渊猛地一震,不敢置信地盯着泰王殿下,已经有多少年了.他没有再提起过威武将军这个称呼,他心中一颤.不由自主低下了头去。
    秦王的神情隐在绵密的阴影之中,看不甚分明:“回去吧,好好想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若是想不清楚,就再也不必来了。”
    林文渊心头巨震,这些日子以来缠绵在心头的狂怒与恨意一下子被这句话惊醒,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意了那么多年的镇国侯位,在秦王殿下的眼中不值一提.只要跟着殿下打下了江山,莫说是侯爵,将来封王又有何难!妻子可以再娶.女儿也可以再有.她们算得了什么!怎能因为一时的得失而发狂.....自己当初.实在是急昏了头.才会做下那样的蠢事!半晌之后.他低了头,沉声道:“我明白了,请殿下放心,从今日起,再不会犯糊涂了!   
     ——————题外话——————
    两年后......欧阳暖的婚事被人惦记上了,还不止李氏一个人惦记。(n一n)。哈哈n
上一章节:088 谁是猪谁是虎
下一章节:090 太子府中新仇旧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