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太子府中新仇旧怨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家的青棚马车蒙上了一片彩云似的锦绣,车上的流苏和风铃在风中微微摆动,发出音乐般动听的响声。

    李氏的心思,欧阳暖当然猜得到.尤其是当她看到重新装饰过的马车的时候,这种预感更加明确。
    一身夹纱常服的欧阳爵看着这辆马车,目光里露出一丝惊异.随即看向自己的姐姐:“姐.这是 “
    欧阳暖一身淡淡绿色的素罗衣裙,裙摆犹如一波又一波泛起涟漪的碧水.裙面串着若隐若现的珍珠,发上只誓了一根白玉缠枝的簪子.管面上嵌着一颗幽冷的蓝宝石.更衬托出她面容清丽,身若柔柳,整个人有一种清新而淡雅的自然之美。
    欧阳暖看了一眼如今已经现出俊俏少年模样的欧阳爵,微微笑了笑:“爵儿,这是祖母的心意,不必多想。,.说完,她便扶着红玉的手上了马车。    欧阳爵想了想,面色慢慢舒展开来,也快步上了马,一路伴随着马车驶向太子府——
    欧阳暖来的很早.刚到的时候门前马车还不多,一路被人引着走过游廊曲桥,只见到一村村长柳临水而立.枝头叶底.迎风微颤。欧阳爵被人引入偏厅喝茶,欧阳暖则由人引着进入内院。
    慢慢走过花园,逐渐近了林元馨所在的墨荷斋。墨荷斋坐落于整个府邸的西侧,迎面是碧波荡漾的湖水,湖中种植着无数株荷花。正值盛夏,花朵盛放,露殊滚动,如一匹靡丽的画卷在欧阳暖的面前霍然抖开.无数馥郁芬芳的花香扑面而来。欧阳暖略略放缓了脚步,因为她已经看见了林元馨就靠在斋前的栏杆上,拿了细饵撒在池子里.逗那些藏在翠绿的荷叶下游动着的锦鲤。
    欧阳暖看见对方.请淡的面上浮出了一抹笑容。
    林元馨身边的丫头山菊先看见了她,立刻轻声提醒了犹自出神的林元馨,林元馨向这里望过来,一看见欧阳暖.脸上立刻流露出喜悦的神色.起身快步向这里走过来。
    欧阳暖微笑着向她行礼,林元馨无奈地笑了笑,自从她成为皇长孙的侧妃.就再也不能像往常那样随意了.”起来吧。”她微笑着伸手虚扶了一下.等到进了墨荷斋.她立刻轻轻挽住欧阳暖的手臂,拉着她进了内室。
    墨荷斋里,阳光自明亮的银红窗纱透进屋里,内室显得格外窗明几净。一旁的案几上,一浮鲜艳的荷花盛放在汝窑圆波小缸中.那鲜妍的色泽令人望之愉悦。
    “可算盼到你来看我了!”两人在绣凳上坐下,林元馨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欢喜,两年来.她每隔半个月就会邀请欧阳暖来陪伴她,可是欧阳暖却格外恪守礼仪.要么是来参加宴会,要么是陪着沈氏一起来.这样算起来,邀请十次她也不过来一两次。
    桃天捧着托盘走上来,盘子里是江南持贡的茶.白玉的碗壁.澄澈的茶叶,那清香的味道.即便不喝.只捧在鼻下细细的闻着.也不禁令人神思舒畅,然而林元馨早已对这一切视若无睹,脸上有着淡淡的落寞。
    “表姐,要是大舅母看见你这样.又该说你了。”欧阳暖笑着摇了摇头,声音如水般清凉.然而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
    林元馨挑起长眉,眼神清亮亮的:“那是因为,母亲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里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欧阳暖看了一眼山菊,见到她已经将所有的丫头都遣了出去.并且轻手轻脚地放下了殊帘.这才看着林元馨道:“表姐,皇长孙待你不好吗?”    “不,他待我很好,可他待谁都是一样的好。”林元馨看着欧阳暖,眼睛里说不出的静.令欧阳暖不由得心里一惊。
    林元馨想起周芷君嫁进府中的时候.自己悄悄去新房观礼,漆泥金雕花三屏风式的妆台上铜镜映着红烛.烛光嫣红若晚霞铺陈开来,她只见到新娘子一身的正红色礼服.乌黑的发上带着赤金的凤冠,胸前绣着繁杂富丽的图案,那绚丽的红色令人头晕。那时候她才突然明白,对方和自己的区别,作为正妃,周芷君可以身着正红色礼服,而她自己的礼服纵然华丽.却也不能是正红色的.这种令人目眩的正红,代表谁也无法撼动的地位。
    “暖儿,我实话与你说.这两年来,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位正妃.一位侧妃,四名侍妾了,还有不少各级官员送来的美人。”林元馨微微一笑,拨弄着茶盅盖子.徐徐道”,他身为皇长孙.必要做到雨露均沾,一个月到这墨荷斋.终究来不到几次的。,.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不悲伤,只是淡淡的.反倒让欧阳暖生出一丝愕然来。
    欧阳暖看了看内室的精致奢靡的摆设,轻声道:“姐姐得到皇长孙的青睐是好事.可是登得高难免会有小人忌恨.他这样做.对你也是一种保护。只是他言谈举止之中,终归会流露出一些真情,否则姐姐住的也不会是墨荷斋.这里的布置也不会是内院中数一数二的精致。”
    林元馨轻笑道:,.你素来聪敏慧黠,猜的纵然不说全对.却也不差多少了。他虽然并不时常来.但对我还是十分怜惜照顾的。”她想了想,微微一笑.已是舒展的神情”,暖儿.不要总说我的事情,再过五个月.你也要及等了吧,可有什么打算。..
    欧阳暖微微一愣.一言不发。
    林元馨不以为杵,只含笑道:“你有祖母x父亲.原本轮不到我来替你担心,但是他们那样的性情.哪里会真心为你考虑,你自己还应当多想想出路才是    “她说到这里,突然认真看着欧阳暖.道.”你想要嫁入皇室吗?”
    欧阳暖淡淡道:“表姐.我并无攀附之心口”
    林元馨看着她,黑亮的眼睛澄澈一片:“暖儿,你这几次来,皇长孙哪怕再忙,也是每次必到,你没看出来吗,他真心的喜欢你。”
    欧阳暖不卑不亢道:“姐姐.你还记不记得.当初祖母曾经让你我共同挑选春裳的事情。”
    林元馨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面上有了一丝疑惑。
    欧阳暖淡淡道:“当初的那件春裳十分的美丽,暖儿也很喜欢,但那是姐姐所钟爱的,但凡姐姐喜欢的,我绝不会碰一下的。”
    林元馨一愣.目中浮现出一丝感动之色,口中慢慢道:“暖儿.我刚才说的话,绝非是在试探你。你我之间.根本用不着说那些虚话,你的心思.我全都明白。我知道.你若嫁进来,也一定会帮着我的。可是,我还是不希望你嫁给他。”
    欧阳暖的眼中浮现出一丝笑容.这时候她只以为林元馨是出自一颗女子的心在拒绝,然而林元馨却继续说了下去:“暖儿,皇长孙再喜爱一个女人,也不会为她不顾一切的,他这样的男人,根本没办法捂热你的心,没法给你的章福的。最重要的是,我已经陷进这片沼泽来了.我不希望连你都出不去呀。”
    欧阳暖怔怔望着林元馨,心中的情绪翻滚,脸上的笑容在那一瞬间也全都不见了.她再一次意识到.眼前这位性情天真、本性善良的表姐.是这样的可亲、可爱..”.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
    皇长孙的心思,欧阳暖也有了觉察,每次自己到访,他都会来这墨荷斋.初时她以为是偶然.次数一多.她也便什么都明白了。只是,他不过陪着她们笑语两句.大多数时候只是远远坐着,像是在静静的观赏,反倒叫她不好把拒绝的话说出口。平心而论.依自己的身份立场,能嫁给皇长孙已经是很好的出路了.但哪怕是为了表姐,她也不愿意。她们是在这世上仅有的互相依靠的亲人,她不愿意冒一点点失去她的风险。更何况.她说的没有错,皇长孙这样的男人.可能喜欢一个女子.欣赏一个女子.但绝谈不上宠溺和疼爱,这样一来.自己的弟弟也不过是他众多妻弟之中的一个,又能得到多少照拂呢?
    所以,对于欧阳暖而言.皇长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我经常邀请你过来,一方面是让你陪我说说话.更重要的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亲近的表妹,将来你嫁出去.他们看在皇长孙的面上,谁也不敢欺辱你。”林元馨认真地说.身上的紫色凤凰绛俏薄裳熠熠发光.却怎么也比不上她眼里的光华夺目。
    欧阳暖笑的十分温和,目中泛着一星不易察觉的淡淡温情:“这些暖儿都明白,多谢表姐为我挂心口”
    林元馨休贴关爱自己,她何尝不明白,正因为如此.她才不愿意一直往太子府跑.....
    “林妃.到了入宴的时间了。”山菊轻声提醒道。
    林元馨微笑着站起身,对欧阳暖道:“咱们走吧,可别迟到了。”
    两人相携着而行.边谈笑边欣赏景致,一路亭台楼阁,玉桥横卧,精致富贵非比寻常。走过一道假山的时候.林元馨却突然停住了,目光凝滞地向前方望去。
    欧阳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瞧见蓉郡主着浅樱红绉纱上衫,银白勾勒宝相花纹的长裙,整个人如同一株动人的碧桃花,正含笑站在一棵柳村下与一名男子说话。此时此刻,她身上的长裙迎风摇动”比如涟漪,更加映衬的人比花骄。
    欧阳暖只看了一眼,便认出那名华服男子是皇长孙,她担忧地看了林元馨一眼,却见到她面容平静,唇畔的笑容十分恬淡。
    蓉郡主眼波盈水,不笑便如同一副笑模样,一副风流婉转的情态.肖衍面对这样的美人.自然也是千般万般的耐心.两人正亲密地说着话,然而.却被蓦然而来被一声轻呼截断:“殿下。”wwW.uxIer.cOm
    蓉郡主一愣.她微微侧首,看见凉亭一侧的湖石假山旁边,站了两个年轻女子。
    在那一瞬间.肖衍脸上的笑容更深.蓉郡主看了她们一眼,脸上也随之露出自然的笑容。阳光落在她漾着笑意的眉目间,仿佛连她的笑都漾着光华,耀目地让人睁不开眼。
    在这一瞬间,欧阳暖敏锐的感觉到,林元馨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下去。
    肖衍快步走了过来,看着林元馨.笑道:“馨儿来了。”说完.他看向旁边的欧阳暖.眼神瞬间有一丝欣喜闪过:“欧阳小姐.你可真是太难邀请了.馨儿一直都盼着你.却轻易请不来啊。”
    他的眼底,似乎有一种莫名的贵怪.欧阳暖微微一笑,道:“殿下爱护表姐之心,真是令人羡慕。”
    肖衍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对这样避重就轻的回答不太满意,但他清楚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是笑笑,对林元馨道:,.馨儿.你帮我招呼蓉郡主吧.前厅来了很多客人,我要先走一步。”
    林元馨微笑着恭敬地行礼.道了声:“是。”
    这时候.蓉郡主已经微笑着走上来.道:“皇长孙不必担忧.林妃和欧阳小姐.早就与我熟悉了。”
    肖衍便笑着对她点点头,再次深深看了欧阳暖一眼.转身快步离去。    蓉郡主盈盈含笑道:“两位.多日不见了。”
    林元馨脸上的笑容很淡,却没有一丝不周到之处:“蓉郡主在宫中,自然不是寻常可以见到的.能有这样的机会邀请到您这样的贵客.自然是我们的荣幸。,.
    蓉郡主笑意款款,眉目濯濯.别有一番动人心处。她微笑道:“这也是太后见我在宫中日久,怕我烦闷.所以才特许我出宫的,倒是不想在这里遇见了欧阳小姐。”
    欧阳暖笑道:“郡主见笑了,我只是一同来凑热闹而已。,.
    蓉郡主的笑容若有似无:“不知欧阳小姐有没有看到兰馨的婚礼.可惜了她嫁在千里之外......对了,前些日子她还给我寄来了一封信.....”说到这里.她的话头突然打住了,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欧阳暖。
    欧阳暖双眸微睐.轻轻笑道:“郡主说笑呢.我足不出户.怎么能去参加呢?好在陈小姐虽然嫁的远.但听说夫家待她极好,这也算是嫁得其所了吧。就是不知陈小姐信中说些什么......”欧阳暖微微一笑,目光似无意扫过她”,总不会说对这桩婚事不满意吧。”
    蓉郡主微微一愣.竟是毫不变色,笑靥如花道:“欧阳小惧真会说笑,哪户人家的小姐敢说对自己嫁的夫家不满呢?”她惊奇道:“难道欧阳小姐知道什么内情?”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郡主与陈小姐交好都不知道.更何况我与她不过数面之缘,又哪里知道些什么呢?听郡主这样说,倒让暖儿十分好奇呢。
    林元馨在一旁默默听着,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这时候,欧阳暖如闲话家常一般,淡淡道:“说起来,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满意也好,不满意也罢,断然没有小姐自己说话的余地,更加不能自己去谋划,蓉郡主,您说对不对?”
    蓉郡主立刻警觉.神情猛地一凛,不复州才的镇静,慢慢道:“欧阳小、姐果真是知书达理.秀外慧中,说出来的话叫人挑不出一点毛病呢。”
    欧阳暖恍若无意般道:“只是听郡主说起陈小姐的事,有感而发罢了。    蓉郡主凝目看着欧阳暖,明知她是在点破自己刚才蓄意接近皇长孙的事,偏偏发作不得,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欧阳小姐如今名满京都,自然不愁找不到合适的人家。”她却不同了.今年已经十八了.便是再不愿意.也不得不为自己谋划,依照她的身份,若是进了太子府,便是周芷君也要让位!所以,她刻意接近肖衍,又有什么错呢?
    欧阳暖宁和微笑道:“身为女子的确十分不易,时时事事都要小心谨慎.若是一步行差踏错就是万劫不复,所以…越是急切,越是要谨慎。”    林元馨微微动容:“暖儿说得对.一切皆是天注定.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她说着.看向蓉郡主,目光含笑。
    蓉郡主的目光微微一颤,竟然已是低下头去。她何尝不知道.她又何尝愿意?太后许她一个空头承诺,硬生生让她等了几年,可是现在她等不下去了!今天她们两人对自己说的话,未必没有提醒的意思,只是,她柯蓉这样的才貌,如果要嫁给一个平凡的男人,她怎么会甘心呢”.”
    三人来到宴席上,不少客人都已经到了,蓉郡主先去了自己的席位.随后林元馨向欧阳暖微微一笑,悄悄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示意她坐在那里.自己便去了皇长孙的身旁。欧阳暖远远看去,只见到肖衍身边坐着一个眉如翠羽,肌如白雪.面容秀丽、气质出众的美人,一技样式精巧的花钗步摇在她乌黑青丝中密密闪烁.出人意料的是.她竟是全然的素面.脸上半点脂粉未施。欧阳暖立刻便认出,这位就是肖衍的正妃周芷君。此刻,她静静坐在肖衍的身旁.众人便只看到了她,足可见其气质醇雅,容色惊人。若说蓉郡主是花园里艳丽的牡丹.那么周芷君就像是养在空谷里的幽兰,直到嫁给皇长孙,随之出席各式场合,人们方才惊呼,原来周家竟有个如此的美人儿,却硬是藏了那么多年不叫别人瞧见.当真是令人惊叹了。
    看着林元馨悄悄在周芷君的下首坐了.一副垂头低首.笑容微敛的模样.欧阳暖说不出此时的心情到底是喜是悲.只觉茫茫然一片白雾荡涤心中。馨表姐这样的好的女子.一旦嫁入皇家却只能这样谨慎小心的活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越礼,甚至要看正妃的脸色行事。若是她能找个寻常的人家,何至于此“....
    欧阳暖正兀自出神,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意外的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欧阳小姐!”肖清寒的声音十分惊喜.那模样倒像是久在旅途中的人突然见到老乡一样.十足的热情,让欧阳暖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好,生怕过于冷淡伤了这年轻郡王的心。
    “欧阳小姐,我就知道你这次会来!”肖清寒一哥激动的模样,正要说什么,却听到有一道声音讽刺道:“允郡王,怎么周王叔不关着你.逼你好好念书了吗。”鲁王世子肖渐离十分熟捻地笑着搂住肖清寒的肩膀.一对飞扬的眉毛带了三分桀骜,“怎么这么有空跑到欧阳小姐这里来献殷勤!”    肖清寒暗暗撇了撇嘴。什么献殷勤?他刚说了一句话这人就来了,叫他连一句献殷勤的话都没说出口呢。上次他接近欧阳暖就是这人搞破坏,非拉着欧阳暖去下棋,后来还把肖重华招来了,现在居然又出现了,当真是阴魂不散。
    肖渐离不管他突然阴下来的脸色.英武的相貌带了几许笑容:“欧阳小姐.好久不见。”
    这开场白.和肖清寒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欧阳暖被他们有趣的模样逗得想笑.终究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欧阳小姐很少出门,连这样的宴会都不常参加呢.平日里在家中都有什么消遣。”肖清寒不甘示弱地甩开肖渐离的束搏,认真问道。
    欧阳暖微微一笑.刚要回答.肖渐离笑道:“听说小姐身子不太好,不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两年过去.欧阳暖心口的伤处只留下浅浅的痕迹.然而身体却不如以前健康.变得畏冷畏寒,所以冬天几乎是不出门的,欧阳暖笑道:“不过是一些旧疾,不碍什么的,劳烦世子担心了。”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女孩子家不出门也是对的.何况欧阳小姐马上就要及并了,惹来那些没正形的登徒子可不好,“肖清寒抢着道,“欧阳小姐还是该先行调养身子才是。我有一支可遇而不可求的干年人参,最是滋补身体的。另外.在我京都郊外的别院里还有股温泉,常浴此泉可益气补神,养身健体,护肤美颜,欧阳小姐若是有意,可以和令祖母一起过去住一段时日....””
    他这个建议一出,肖渐离立刻冷了脸:“允郡王太卓鄙了吧.竟然邀请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去住你的别院,传出去像话吗.你该不会是故意在败坏欧阳小姐的名声吧!“
    “肖渐离!你说话越来越讨厌了.我都说了是请欧阳老夫人和小姐一起去,我若是别有所图会这么做吗?况且别院空着也是空着,借给欧阳小姐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我是成天没事干的闲人,你鲁王世子可不同,鲁王最近不是一连交办了好几件差事给你吗?”肖清寒冷笑了一声道,“你还不去做你的事,我和欧阳小姐说话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非要在这里站着.不觉得自己碍眼吗?”
    眼看着两人快掐起来,欧阳暖忙微笑道:“郡王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大夫说我身体弱.不能擅加进补,那千年人参是何等宝物,不要白白浪费了。至于别院的温泉.若是有机会再去吧,多谢您的关心了。”
    菖蒲悄情和红玉咬耳朵:“他们都在讨好小姐啊。”红玉看她一眼,第一次赞同地点了点头,菖蒲的脸上顿时露出憧憬的神色。
    见欧阳暖拒绝了.肖清寒面上忍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肖渐离却大喜过望,微笑道:“听说林妃的祖父.当年的老侯爷一手书法冠绝天下,留下的笔迹中有一本手稿,为他一生书法之大成,是真正的传世之作.只可惜上次我向侯爷提出要借来一观,却得知这本书稿已经不在侯府内.我想见也见不到了。”
    他说的侯爷,便是林之染了,欧阳暖不禁目光闪动,轻声问道:“世子说的.是《汉中集》吗?”
    “是.是.”肖渐离观察欧阳暖的神色,道,“我一直在找,怎么小姐也看过吗?”
    欧阳暖点点头.笑道:“原稿虽已丢失.但我那里还有一本手抄本,若是世子喜欢.改日我让爵儿送到府上。”
    “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那是小姐心爱的书稿.我怎能横刀夺爱?”肖渐离连连摆手.“还是我登门拜访吧,正好还有一些书法上的问题想要向你请教。”
    他不肯收下书稿.反而要主动登门.分明就是以此为借。.想要登堂入室。肖清寒看看情况不对,不禁有些着急.忙道:“我也有这方面的问题要请教欧阳小姐!“
    这话一出口.连欧阳暖的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情。京都谁不知道肖清寒什么都喜欢,就是讨厌读书写字,他一时嘴快说错了.顿时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菖蒲嘿嘿一笑.眉毛下眼睛闪闪.小心地在红玉耳边轻声道:“允郡王是在说谎呢。”
    红玉:“.....”,
    这边说的正热闹,那边的肖凌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一贯带着笑的脸越发从容惬意.他对这一旁的肖天晔道:“你的欧阳小姐可是十分的受欢迎啊.怎么,你不担心吗?”
    肖天烨呻了一口美酒”,你说什么笑话,她那样的毒辣阴险,给我提鞋都不配。,.接着,他笑着一指肖凌风身边的美貌女子”.我瞧你身边的世子妃.就比她强几倍不止。”
    肖凌风身边坐着的是他的正妃.武靖公家的嫡长孙女赵芳仪.此刻她听到肖天烨说这话.顿时轻笑道:,.我怎么能与欧阳小姐想比.她虽然很少出门,却当真说得上京都数一数二的美人了,就连蓉郡主,近年来都有些隐隐不及之势。”
    肖凌风不由笑道”你别听他瞎说.他是看到那两人去献殷勤.心里吃味罢了。”
    肖天烨更是笑:“罢了罢了.你既然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
    “天晔,话说回来,要是我的话,宁愿选捧温柔体贴的女子,你这位心上人看起来柔弱,心肠却比男人还要坚强,真是一点也不可爱。”肖凌风的笑容十分促狭。
    “太柔顺的女人没有意思.越是这样烈性的女子,越是让人觉得有趣味,难道不是吗?”
    肖凌风大笑道:“看看.才三两句话你就露馅了。说到底.你迟迟拖着不肯娶正妃.还不承认是在等她么?不是我要开你的玩笑.只怕这位欧阳小、姐心里主意大得很.未必看得上你恭王世子呢!”说完,他别有深意地看了正座上一眼,肖天晔也顺着他的眼神望去.竟见到肖衍的目光也淡淡望着欧阳暖所在的方向,似乎很是注意。
    肖天桦垂下眼睛.喝了一口酒,才慢慢道:“她是不会看上肖衍的。”只这样说了一句,便暗暗转头.强行抑制住情不自禁要看向欧阳暖的目光,入喉的美酒只觉得一片凉意,什么滋味也品不出来。
    正在这时候,明郡王肖重华穿一袭暗紫团蝠便服,头戴赤金管冠,长身玉立,丰神朗朗.缓缓从外面走进来.在明亮的日头之下十分夺目.一下子就引来无数的目光。
    席上的钱香玉目光轻轻一转,盯着他,面上似有无限痴惘,目光移也移不开半分。
    崔幽若清脆笑了一声.纤细白皙的手指握着一柄象牙骨的美人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轻声道:“明郡王当真是俊得天下少有.难怪钱小姐你看呆了。”
    钱香玉回过神来.立刻红了脸.旁边的小姐们纷纷窃笑起来。
    徐明熙亦笑:“钱小姐性情倒真是率真的很。”这里看重明郡王的女孩子多了.却没有谁像她这样没规矩地盯着一个男人猛瞧的,心里这样想着.口中暗暗道”,听说有一次明郡王去赴宴.钱小姐当众弹奏呢.这可真是出自一片赤诚之心了。”
    崔幽若故作惊讶的”啊”了一声.耳边的翠玉柳叶坠子轻轻晃了晃.随即笑着用绢子掩住了唇边的笑容,道:“钱小姐真是痴情咖 ..”
    钱香玉冷哼一声,不以为意。
    就在这时候.皇长孙肖衍拍了拍手,宴会开始。
    一个少女怀抱着一个琵琶.从帘子后面走出来,轻轻坐在绣凳上。欧阳暖向她望过去,却只能看见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动着琴弦,便听见水色华音从她的指下缓缓流淌而出,那琵琶曲悠远清朗,袅袅摇曳,令人心醉。
    单说琵琶.她弹得并没有多么高妙,可是当她展开歌喉之时.却似吹过荷塘的微风.清新婉转,十分动听,有一种敲晶破玉之美,让人听到的时候.仿佛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全舒展了开来,温温凉凉说不出的舒服惬意。欧阳暖凝神细细听去,只觉得生平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声音。
    “她是京都最红的歌女妙音,听闻连教坊司的伶人都比不上她呢!”
    崔幽若悄声和欧阳暖说,欧阳暖闻言点了点头,道.”歌声的确非同凡响。”
    就在这时候,只听见钱香玉低呼一声道:“你们快看!”
    对面的席位上.一名男子竟失魂落魄,不顾礼仪地站起身来,连筷子掉在地上也不知道.只管朝那叫做妙音的歌女直勾勾乱看。
    众人都吃惊的向他看去,欧阳暖只看了一眼.便认出此人就是曹荣,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对方身边坐着的华服美人,果真是一身云霞色水纹凌波桐裙的林元柔。
    妙音的曲子弹奏完了,站起身来行礼,曹荣突然跌跌撞撞就要向她走过去.林元柔突然面色难看地拉了他一把.他这才猛地站住,脸上露出犹豫不定的神色。
    肖衍看了曹荣一眼,淡淡笑道:“曹公子这是怎么了?”
    曹荣看了一眼那妙音姑娘.脸上露出期期艾艾的神情.妙音也含情脉脉地看了曹荣一眼,但在看到林元柔冰冷的脸色时,脸色刷的白了。
    看到这情形.肖衍笑了笑,道:“曹公子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曹荣一狠心,大声道:“这位妙音姑娘是我的相好.我早该娶她做妾的.可惜夫人不准,这才让她一直无处着落,今日正好请皇长孙成全!”
    这话一说.林元柔脸色立刻红的要滴出血来.只觉得难堪无比,她早就知道自己嫁的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却没想到他根本就不是个人!在这样的场合居然说得出这种无耻的话.他要害她变成全京都的笑柄!
    肖衍是知道镇国侯府的纤纷的,有心替林元馨出气.便笑道:“男人三妻四妾是常理,贵夫人怎么能不许呢?大历朝哪各律令上有这样的现矩了?    堂下一阵哄堂大笑,男宾门笑曹荣无能,女宾们则纷纷掩住了唇边的嘲笑.林元柔从来都是扯高气扬的,最后竟然嫁给了这样的丈夫,当众跟歌女眉来眼去不说,还在众人面前不给妻子留一点余地,真是丢尽了林元柔的脸面。
    林元柔冷冷道:“殿下有所不知.这叫做妙音的女子可是贱籍,我怎么能任由夫君娶这样的女子进门?”
    林元馨一直沉默不语,这时候看了肖衍一眼.淡淡笑道:“既然如此,我今天倒要为曹家姐夫说个情,柔姐姐既然担心这个女子的身份有辱门第.殿下不如销了她的贱籍,赐她进曹家为妾.岂不是两全其美?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欧阳暖微微一笑,暗地里摇头,谁说馨表姐不知道怎么欺负人来着,这不是做得很好吗?
    肖衍喜道:“这个主意好。”
    那一边.林元柔猛地站了起来,似是要当众发怒的模样.却终究不敢.只能硬生生忍下来,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
    然而这时候,一旁的周芷君却淡淡道:“殿下是一片好意,我也为曹公子高兴。不过,林妃所言,我觉得有些不妥。”
    肖衍一愣.不由自主道:“有什么不妥之处,你说说看。”
    周芷君道:“妙音姑娘的出身,无论如何总是有些不体面。刚才林妃说要销了她的贱籍.这样她便能名正言顺地侍奉曹公子.哪怕做一个奴婢,对她来说已是少有的恩典,这原是件极好的事。但若是直接让她为妾,曹夫人如今又不同意.这一来殿下的好意岂不影响了他们一对和美的夫妻。最重要的是,这天下总有贵为正妻贱为妾室的道理,什么样的身份就该在什么样的地位上,切不可一时高兴不顾天下的纲常.给旁人开一个不好的先例。我说得鲁莽,殿下恕罪。”
    这几句话.明里是在说妙音姑娘.实际上却是在说林元馨.提醒她只是一名侧妃.时时刻刻都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欧阳暖听到.心中一沉,不由自主看了林元馨一眼,只见到林元馨的一双美眸微微含了朦胧的泪意,低下了头去。
    一个念头方未转完.肖衍已经笑道:“芷君说得对,既然如此,就削去去她的贱籍,至于以后为婢为妾......”他看了林元馨一眼,微微一笑”,就由曹公子自己决定吧。”
    曹荣得意地坐下.林元柔整个人都似乎僵硬了,原本骄傲的神色慢慢变得颓败,她下意识地向远处望去,正好撞进欧阳暖平静无波的眼睛里,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动,压低声音对曹荣道:“你若是允我一件事,我就答应你,让妙音进门。”
    曹荣一愣.顿时露出诧异的神情.他顺着她的目光朝对面看去,却看到容色清丽脱俗的欧阳暖,一张脸上顿时变得愤怒起来.就是那个女子,害的他以为林元柔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千方百计才求来了赐婚,却在掀开盖头的那一刻.发现一切都是一场骗局.自己娶进门的哪里是什么大美人,分明是个母夜叉!想到这里.他不禁眯起眼睛,狠狠望着欧阳暖,道:“你要做什么,我都配合你!,.
    林元柔望着恍若一无所知的欧阳暖,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冷酷,这两年来,她一直在找机会报复,今知 ...当是最好的时机,想到这里,她冷笑了一声,道:“待会儿你一切都听我的吩咐....”,
    女客们继续饮宴,男宾们按照惯例下场比赛射箭.一试身手。
    欧阳爵向欧阳暖微微一笑,便起身下台,挽弓试了试弦力.随即从箭壶里抽出三支长箭.衔了两支用牙咬住.舒臂张弓,啪啪啪三箭连发。崔幽若探起头,往靶上一看,惊道:“三箭均中红心!”
    众人一时之间都露出惊异的目光.当年不少公子都去参加过欧阳家的宴会,大家都还记得欧阳爵一副拉不开弓的蠢样子,谁也想不到不过短短两年,他的弓箭之术竟然有如此突飞猛进的变化。
    徐明熙亦不觉赞叹:“欧阳少爷年纪小小,竟有这样的箭术.真叫人刮目相看。”
    钱香玉慢条斯理饮了一盅酒.如丝媚眼中有一丝尖刻的冷意,”只可惜出身平平,比皇孙贵胄差的远矣。”说罢有意无意的看了欧阳暖一眼。
    欧阳暖根本没有将她的嘲讽放在心上.只盯着场下的欧阳爵看,她对人群的欢呼浑然不觉.看到欧阳爵飞箭离弦.向着远处鲜艳的红心刺去。
    “中的!”每一声高唱过后,那飞扬的箭尖就在她的心上,带来一阵又一阵的欢喜。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年纪小小却极为出色的欧阳爵身上,谁也没有看到,这时候一个人搭起长箭,拉开弓弦.只听到,.嗖”地一声.弓箭如同流星一般,气势汹汹地直奔欧阳暖而去......
    ——————题外话——————
    女主仇人多啊....这一箭,大家猜猜是想干神马?
上一章节:089 杀鸡儆猴的威慑力
下一章节:091 危机四伏的宴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