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危机四伏的宴会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那长箭来得又猛又快,根本不给人躲避的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一声呼啸厉响,一件物事正好击中了箭身。

    “叮当 “
    红玉的惊呼被生生吞进喉中.欧阳暖刚才只觉察出一阵寒气向自己袭来.根本没有闪避的机会.转瞬之间却见到那寒光陡然跌落在桌上.砰地一声将酒杯击得粉碎,酒液四下溅出.将她的衣裙打湿了一片。
    她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桌面、跌落在脚边的长箭和已经粉碎的玉佩,脸色不变。若是没有这玉佩的阻拦.刚才这长箭将会直接射穿自己的头颅.让自己命丧当场!
    众人眼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只觉得惊魂未定,好半天也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肖衍勃然大怒,腾地一下子站起来,怒喝道:“什么人如此大胆!”
    众人闻言.都向场中望去.却见到十数人都站场中,手持弓箭向这边望过来,脸上的表情或无辜或惊愕,一时压根分不清究竟是从谁的弓上射出口    林元柔远远看着.怨毒的眼中满满都是失望,她下意识地向场中的曹荣看去,那目光似乎变成道道利芒.要将他砍成千片万片!怨不得她愤怒,就差一步了.明明就差一步.要是他的动作能再快一点,不给任何人机会阻止.欧阳暖不死也要破相!可惜.竟然功亏一篑!
    欧阳爵一把丢了弓箭,飞快地跑过来,满面惊惶之色:“姐姐!你没事吧!”
   欧阳暖淡淡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我没事,不必担心口”然后敛衽起身,向肖重华的方向遥遥施了一礼.轻声道:“欧阳暖多谢明郡王出手相救。”
    肖重华目色深深.脸上丝毫也看不出救人后的自得.道:“欧阳小姐不必多礼,只是凑巧罢了。”
    钱香玉此刻看到如此场景,深恨那箭头不是射向自己的,不然也就能和明郡王说上话了。
    地上那块碎成几瓣儿的玉佩乃是一等一的水玉雕成.色泽通透温润.价值连城,这样挥碎了真的很可惜。欧阳暖只看了一眼,便微微一笑:“郡王过谦了,若是没有这枚玉佩。”她的脸颊或许因为日光照耀的缘故.有些微微浮起的浅红.”欧阳暖可能要命丧当场了.只是终究毁了郡王的玉佩——    她正要说下去.却听到肖衍笑道:“我那里还有一块比这玉佩成色好的.待会儿取来送给明郡王就是了.欧阳小姐不必自贵。”
    周芷君闻言,眉头微微皱了皱,很快又恢复了笑容。
    那边的肖凌风看着手握成拳的肖天烨,笑道:“天桦.这一回你可失算了.若是这救美的活儿能由你来做.得到美人心岂不是要容易得多!”
    他的话说了一半.却看到肖天烨脸色铁青的坐着.原本握成拳头的手突然松开,抚住心口.面色十分难看.他急声道:“你怎么了?心疾又犯了吗?”
    肖天桦缓缓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服用了两粒药丸之后,似乎痛苦缓沉下来.这才慢慢吐了一口气.道:“无事。”他的目光看向欧阳暖.那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的心跳突然失衡.手上的动作也慢了半拍.否则......
    肖衍的声音就在此刻沉稳地响起.带了几分冷凝:,.来人,将刚才所有人的箭囊仔细查验,一定要查出这支箭究竟是哪里来的!”
    宴席上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众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这一幕,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候,周芷君淡淡一笑,口中道:“殿下不要这样紧张,会吓坏这里的贵客们,若人家是故意的.怎么会让一块玉佩就阻了来势,可见不过是一时射偏了方向.乃是无心之过罢了。好在欧阳小姐无事.若那位莽撞的箭手伤了她分毫.只怕林妃非要抓住那人拼命不可!”
    莽撞?只怕不是莽撞,而是蓄意而为.这里是太子府,何人敢在此处如此放肆?周芷君所言,分明是说这不过是件无伤大雅的小事情,不必大惊小、怪罢了。林元馨猛然抬头,眸子亮晶晶如黑色的宝石.隐隐有黯淡的光彩流动.她刚要说什么.却看见欧阳暖对自己微微一笑,大声道:“您说得对.不过是场误会罢了。说起来.还真是庆幸这人将箭射到了我这里来,若是误伤了皇长孙或是两位妃子,才真叫是大事了。”
    几句话,不动声色之间告诉别人,一是这箭手可未必是冲着自己来的,说不准是借机夹在宾客之中意图行刺;二是皇长孙的这位正妃恰恰因为自己不是受害者.所以才能说得这样轻描淡写,毫不在意。果然,众人看向周芷若的神情就有了几分微妙.皇长孙的眉头也深深皱了起来,虽不信有人敢在府中行刺自己.却也对这个箭手在如此场合捣乱起了几分厌恨。
    周芷君却微微一笑,缓缓斟了一盏酒,清冽的酒汁倾落于白玉酒杯中.灿烂生辉.她起身.一步步送至欧阳暖面前.笑容美丽端庄:“欧阳小姐.请你来作客,却让你受了这样的惊吓.的确是我们的疏忽.来,这一杯酒.暂且给你压压惊。”她的声音虽清冷似冰殊.然而带着浓浓笑意.十分亲切悦耳。
    欧阳暖看了一眼林元馨,对方唇边的笑意隐隐有一丝忧色,她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担忧,欧阳暖微微一笑,笑靥却和夏日的初荷一般明艳夺目,叫人为之神眩:“欧阳暖身份微薄,怎敢劳动您呢?”说完,便端起她送来的酒杯一饮而尽。
    周芷君其人.非但容色出众,更兼心计深沉.馨表姐只怕......欧阳暖只是这样一想.抬眼却看见周芷君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眼睛似一对黑耀宝石.暗暗流光溢彩.柔声道:“欧阳小姐真是个有意思的人.与我很是投缘呢。
    投缘么?欧阳暖暗自冷笑.只是短暂的交锦.她便已经知道,眼前的周芷君和自己是同一种人。若是没有林元馨.她们彼此可能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可惜.彼此的身份和立场.注定了她们绝不可能有那一天!
    蓉郡主始终默不作声,看着这不动声色暗地里已经一个回合较量下来的两人,面上微微笑了。这场宴会.还真是有意思,有意思得很哪......
    林元馨看了一眼面色微微有些发白的欧阳暖,咬了咬牙,沉声道:,.殿下,射箭太过危险了,这里女眷又多,不小心伤了谁咱们都不好向人家交代,您看是不是换别的玩法    “
    皇长孙点了点头.道:“那便改成投壶吧。”
    这样的宴会上.投壶与射箭同样受人喜爱,相比射箭来.投壶追求一种人与人的相互礼让与虔敬,提倡以君子之风相处相争,同时起到愉悦身心、丰富宴会的作用,更能让诸位小姐们一同参与.这下,所有人都赞同这个提议.原先下场射箭的人也纷纷收了弓箭.重新回到宴席上。
    丫头们很快捧着精美的玉壶上来,壶高一尺二寸,颈长七寸,。径二寸半.壶中盛以红豆,使箭矢投入后不至于弹出口而投壶用的矢,是用拓木制成.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
    皇长孙微微一笑:“刚才射箭是公子们为先,这一回投壶便让小姐们来吧。”
    “我来!”徐明熙率先站起来,从丫头手中接过一支矢,瞄准了位置.手腕轻轻一颤.矢晃晃悠悠地飞出去.距离玉壶一丈有余.还是坠了下来。众人大笑.徐明熙便也娇俏地笑道:“就差一点点了!”
    钱香玉精挑细选了一支矢.看似不经意地向壶中投去.只听到”砰”的一生,矢正入壶中,众人皆拍手叫好。
    小姐们投壶,看的不是中不中.而是投壶时候的春光明媚,娇容俏丽.这一点,在座的小姐们心里都很清楚.所以她们也丝毫不在意输赢,反倒是挨个上去投壶.权作一时消遣。
    最后那矢落在蓉郡主的手中.却见到她微微一笑,将手微微一抬,竟是以手隔了数十步之遥骤然发力把矢掷向玉壶,此举大出人意外,崔幽若惊呼道:“这怎么可能投中!”
    然而只听到”砰”的一声.矢不偏不绮地落进了玉壶之中,力道之大.震得玉壶滴溜溜转地上转了三因。一时之间.众皆愕然.纷纷向蓉郡主望去.却见到她一张美艳的脸因微汗而更明艳,她向着皇长孙.淡淡笑道:“殿下看我这投壶之术,可还成吗?”
    肖衍只看一眼.点头向她道:“郡主的确是技压群芳.在场恐怕没有小姐超过你了。”
    蓉郡主欠一欠身”,让殿下见笑了。”
    旁边的小姐们看见她这样出彩,心中或多或少都有继续嫉妒,不知是谁低声道:“这话说得太早了吧.欧阳小姐还没有投呢!”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欧阳暖,只向她的座位望去.却见那里只留下两个丫头,不由都露出吃惊的神色。菖蒲笑嘻嘻地道:“我们小姐的衣裙刚才被酒杯打湿了,她随林妃去换衣裳去了。”众人点点头.便也不再追问,重新开始投壶。在座诸位女子.周芷君空谷幽兰.气质脱俗;蓉郡主娇艳绝色.倾国倾城;徐明熙明眸善睐,妙语连珠;崔幽若宁静幽雅,才华横溢;钱香玉细腰如束.柔美无比......在座的各位千金,不是姿色出众,就是能言善道.各有打动人心之处.一时之间虽大家心中惋惜少了一位清丽逼人的欧阳暖.却也不觉得有多大遗憾,便连向来只盯着欧阳暖的肖清寒,都看投壶看的忘了一切。
    墨荷斋.原是肖衍特地拨给林元馨的居所,虽然景色美丽.环境优雅.但因为地处西园,所以较为僻静.少有人来人往。欧阳暖知道,这种安排不仅仅是对镇国侯府的敬重,更是对林元馨的保护。人越多的地方.是非越多。
    林元馨看着欧阳暖换上一身装扮.绣着白色牡丹的上衫,月白水纹百褶裙.以朦朦的翠绿演染裙摆,将欧阳暖身上的清丽脱俗、玲珑精致展现的淋漓尽致,更多了一分风流飘逸,不由点点头,道:“当日做这条裙子的时候我就说,暖儿比我更合适,所以就一直留着没有穿,不想今日却派上了用场。
    欧阳暖看着林元馨坐在绣凳上,累珠叠纱的袖子娴静地顺着桌边流苏垂下.心中十分柔软.轻声道:“表姐应该在殿下跟前.让人领我来换衣裳也是一样的。”
    林元馨一怔,”他身边已经有周芷君了。”
    欧阳暖一愣.随即淡淡笑道:“算了,表姐不想去.就不用去了,咱们在这里说说话也很好。”
    林元馨闻言.眼中却有一丝深深的失落,道:“今日你瞧见这位正妃了吧,她的风采,我是万分及不上的。”她微微一笑”,虽然我比她先进门三个月,但如今在皇长孙的心中,她的分量也是越来越重。有一件事,外面还没有传开,她刚刚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欧阳暖一惊.不觉一怔:“孩子?”
    林元馨略低了低眼睛,掩住了眸子里的情绪:“是.陛下知道后.还赏赐了不少贵重的东西。”
    欧阳暖的神色寂寂.她看着林元馨.心里为她感到悲伤.表姐明明先周芷君进门.偏偏周芷君先怀了身孕.换了其他人,心里也一定很难过。”表姐.你且放宽心.你年轻体健,将来一定会有孩子的。www.UxieR.com
    林元馨叹了口气,悠悠道:“希望如此吧,皇长孙厚待镇国侯府,自然不会亏待我,只是她怀了身孕,就不可能一碗水端平了。”
    欧阳暖顿了顿.”表姐竟这样没有信心?”
    “我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林元馨已然笑道:“我晓得你担心我,但事情总是两说,总不会因为我生不出孩子,就不许旁人生孩子了。”她说话的时候,鬓发的华簪上,有明珠垂落耳际,闪烁着温软的光泽。
    欧阳暖蹙眉道:“我与这位正妃只是匆匆见过几次.并未说过多少话.但光从今天她的一言一行,足可见其用心之深,你万万要小心口”
    林元馨温柔的笑容下眉目敛然.轻轻道:“我从来都是小心谨慎,没有得罪过她,料想她也不至与我为难才是,暖儿,你不要为我担心口”
    事情要是真像她说的这样简单就好了,镇国侯府深受器重,林元馨的地位又仅次于周芷君.更比她早几月进门,对她的威胁很大,若是周芷君善良温厚,两人正好共同协助皇长孙.然而就今天看来,周芷君的心机深沉,极难捉摸,恐怕不是善良之辈......这样一来.林元馨的处境就十分堪忧了,可是这些话.欧阳暖都不能对温和善良的表姐说。
    她停了片刻,静静问道:“表姐和太子妃的关系怎么样?”
    林元馨一愣.随即笑了:“我听你的话.对太子妃十分恭敬孝顺,她也很是喜欢我.再加上我比周芷君早进门.太子妃对我,倒比对正妃更满意几分。”
    欧阳暖在心底轻轻吁了一口气,点头道:“表姐,有太子妃为你做主.在这府里.日子总是要好过许多的。只是.还是要多多提防周芷君才是。”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表姐至今没有孩子,和周芷君有某种关系。也许是因为......她和周芷君同样都是心狠手辣之辈,若换了她处在对方的位置上.也绝不会让侧妃先于自己有孕。
    “暖儿,你说的话我都明白.之前    “林元馨看了一眼周围,轻声道”,母亲也怀疑过,只是墨荷斋除了我从镇国侯府带来的自己人.其他人是没有资格进入内室的,一应吃穿用度我们也都检查过,实在找不出什么旁的缘故.我想......可能是我自己福气薄.才迟迟没有孩子。”她说到这里,手中原本摆弄着的桌上那支兰花越拧越弯,只听”啪嗒”一声根茎已是折为两截了。
    兰花技叶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却是十分触目惊心,林元馨猛地一警神,却是无奈笑了。
    欧阳暖默然半晌,静静地望着林元馨,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她要说,与其坐在这里猜忌别人会不会对自己下手,不如施展浑身解数打的对方无还击之力?这样的事.欧阳暖可以做一千次一万次.在温柔善良的林元馨面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就在这时,丫头进来禀报道:“林妃,皇长孙到处找您了,请您快回去宴会上。”
    欧阳暖笑道:“既然如此,表姐快去吧。”
    林元馨望着她,奇怪道:“暖儿不和我一起去吗?”
    欧阳暖微微一笑:“不.我觉得那里太吵闹.想要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林元馨想到刚才那一幕,以为她是吓着了,便轻轻点点头,嘱咐道:“那好,只是别留得太晚。你放心,爵儿在宴上,我会照顾的。”
    欧阳暖笑着答应了,亲自将她送出门。.这才四下打量起这个房间。只见内室与外室用花梨木雕海棠花碧纱橱隔断,布置得十分雅致。她细细观察了每一样物品,又再三想了想.始终猜不透周芷君到底是如何下的手。就在这时候,她的目光落到外室正堂悬挂的一幅观音送子图上.看到那观音温和慈祥,姿态优美.脚步不由自主就停了,轻声问道:“桃天,这幅画是表姐特地求来的吗?”
    桃天一愣,随即答道:“回表小姐.林妃一直无孕.我们也十分着急.听兰芝说很多女子为了祈求上天赐子.去水月庵中求了福社,很是灵验,于是林妃也去了,并且请了这幅观音图回来。”
    “嗯。”欧阳暖点点头,不再特别关注那幅画,可是等她走过了三步,却陡然回头.目光像是利箭一样盯住了那幅画!桃天吓了一跳:“表小蛆.您怎么了?”
    “这香炉点的是檀香?”欧阳暖突然这样问道。桃天面色惶恐.赶忙道:“是的.也是从水月庵一起带回来的。”
    欧阳暖点了点头.道:“把这幅画取下来.给我看一看.好吗?”    身后突然有一道男子的声音响起:,.欧阳小姐这么喜欢书画?”    欧阳暖心中猛地一跳,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她立刻回身,屈膝福了一福.淡淡道:“殿下。”
    肖衍长身玉立.神清气爽.轻轻点点头,和言道:“不必多礼。”
    林元馨明明已经去了宴席.皇长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刚才那不过是将表姐支开的手段?欧阳暖微微抬目瞧他的服色.肖衍似乎是发觉了,笑道:“的确是我让人请走了馨儿。”
    欧阳暖心中一沉,有林元馨在的时候还无妨.自己孤身一人.与皇长别、见面.十分不妥.于是退远两步,欠一欠身道:“既然表姐不在.欧阳暖不好久留,这便回去宴席上了。”
    肖衍看着她,目光中似有深意,略想了想”,你是不想单独和我在一起”“
    欧阳暖淡淡道:“的确不方便。”
    肖衍没想到自己会被对方直接拒绝,不由微微一愣.立刻笑道:“我只如....想起曾经在外面见过你.那时候,你穿着一身男装,我还以为你是个美少年。”
    欧阳暖的神色仍然十分冷淡.目中自始至终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是.那次表姐也在场.应当是您与她第一次见面吧。”
    她竭力避免和自己搭上关联.肖衍也听出来了,但是仍旧和颜悦色地道:“听说欧阳小姐当初留在镇国侯府是为了养伤,如今身子可好些了?”    “有劳殿下费心.我已好多了。”欧阳暖恭敬地道.便要告辞。
    肖衍怎么会这样轻易就让她离开呢.他一眼瞥见那观音送子图.含笑问:“暖儿还没有嫁人,就想要这幅图吗?”
    竟然叫她暖儿.这话已经有一种显而易见的亲昵之态了,欧阳暖微微皱眉,向后退了一步:“殿下,请您自重。”
    肖衍略一怔忡,挥退了旁边的丫头.只微微笑道:“我并不是与你取笑,若是你愿意.我会立刻向陛下提出封你为侧妃,与馨儿并列。”
    侧妃?欧阳暖心中猛地一跳.不敢置信地盯着肖衍,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向自己提出这种要求。她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殿下,欧阳暖不比表姐出身高贵.不敢高攀殿下。”
    肖衍眸中一冷,凉声道:“你可知道,我若非尊重你的意思,压根不必过问你,可以直接请陛下赐婚.我如今先来问你.不过看在馨儿面上罢了。
    肖衍是皇长孙,位高权重,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张张嘴,对方自然会乖乖来到他的身边,甚至于根本不需要招手.就有人争着吵着巴结讨好!他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只是将她当做一朵可供观赏的鲜花,只因为美丽便被他看中.预备养在花园里.只供他一个人赏鉴!这样的喜欢.没有半点的尊重!欧阳暖心中越想越是恼怒.冷冷道:“殿下,您既然要来问暖儿的意见,欧阳暖只能回答您,我不愿意。”
    肖衍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他从来没被任何女人拒绝过,当下神情有些惊愕:“为什么?,.
    欧阳暖敛容,重重行了一礼,轻声道:“殿下身边已经有了端庄美丽的正妃和善良可人的表姐,并不需要欧阳暖。更重要的是.我与表姐感情很要好.不希望将来有反目的那一天。”
    肖衍一愣,随即笑道:“正是因为你们感情要好,你和她一起陪在我身边.不是很好嘛?”
    欧阳暖微微摇了摇头,黑盈盈的目光之中已经有淡淡泪光:“不,一旦成为殿下的妃嫔,很多事情和选择就会身不由己.欧阳暖不希望有那样的一天.更不希望在表姐的脸上看到痛心失望的神情。”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
    肖衍盯着她.目中竟越发坚定:“若我非要你不可呢?”
    欧阳暖闻言,脸上随即绽放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声音里流露出一丝冰寒:“若真是如此,欧阳暖情愿自毁面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飞快地拔下头上的玉管.猛地向左颊划去。肖衍心神巨震.动作迅速地攥住了她的手腕,紧紧地,惊魂未定。
    肖衍难以置信地看着欧阳暖.就在她拔出玉答的时候.他几乎以为她是要刺向自己.好在发现方向不对这才立刻出手,若是迟了一步,只怕欧阳暖美丽的面容就此要留下一道可怕的疤痕!
    时自己这样狠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欧阳暖盯着肖衍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殿下,您看中欧阳暖,不过是凭着这张脸。倘若这张脸毁了.殿下还会去求皇帝陛下赐婚吗?”她说的话.隐隐透露出一种决心,一种刚烈.几乎令肖衍刚才坚定的心意感到动摇.他没有想到.欧阳暖竟然有这样的勇气.毫不犹豫地就要毁掉自己的脸!若是他慢了一步.眼前这个清丽绝俗的少女就要毁容了......
    他怒声道:“你即便要拒绝我.也不必用如此激烈的手段!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样,岂不是要让他们伤心?”
    欧阳暖一点一点,从他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像一道划破浓雾凌于天空的耀目阳光.竟让人无法直视.她慢慢道:“只要殿下不再强求,欧阳暖自然会好好保重,绝不会做出如此自残的举动。”    肖衍冷冷望着她:“这算是威胁?”
    欧阳暖轻轻摇了摇头:“不,殿下并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权贵.您位高权重,志向远大,更能明白,强留一个无心于此的女子.等于留下一个木头美人,又有什么乐趟可言。”
    肖衍退后了一步.清冷的脸上有了一丝傲然:“你确定不会后悔?”    “欧阳暖不会后悔。”她轻声的,却坚决地道。
    肖衍点了点头.慢慢道:“你走吧。”
    欧阳暖再施一礼,随即向外走去,走到门。的时候.突然回身道:,.殿下有怜香惜玉之心,不如怜取眼前人.....”
    肖衍的背影陡然一顿,猛地回头看她,她却已经椎开门快步走出去了。    等她走过花园,这才猛地想起那幅画还没有取下,心中微微一震,想要回去取回.却不想再碰见肖衍。他若是想要她.她自然不能拒绝.欧阳家也不会允许她拒绝.所以必须要他打消这个念头!若是不然,她也不会用那样激烈的手段!
    她这样想着,一路走过浮桥x蔷薇花丛.不知不觉竟发现自己走入花园深处,此处与墨荷斋距离很远.周围寂察无声,不见人影,绣鞋踏在鹅卵石小道上,连着裙摆碰触到一旁矮小的花草,发出沙沙轻响,欧阳暖的心底渐起凉意,刚才为了避免引起众人的注意,她将红玉和菖蒲留在了宴席上,本来应该由墨荷斋的丫头护送自己.然而却被皇长孙打断了”.”.
    “啊——”村丛后忽然传来一道女声,欧阳暖脚步一顿,立刻皱起眉头
    一旁的假山下,一个年轻女子正靠在山石上,娇喘连连.唤道:“刚刚,纳了个美人儿,怎么还有脸来找我!林妃屋子里今天是我当值,马上又得回去。”
    男子喘着粗气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现在不管是谁来了,我都不理。”说着双手伸入女子衣间,上上下下摸索着。
    欧阳暖向来不关心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刚要举步离开,却突然觉得这年轻女子的声音持别熟悉.熟悉到令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那女子冷声一笑,扭着腰肢躲闪。男子将她抱住:“好兰芝.我的心肝宝贝.你就从了我吧。”便欲去解那女子的裙带。
    兰芝这个名字在欧阳暖的脑海中一下子炸开,带来一阵阵的冷意,兰芝......分明是馨表姐的四个大丫头之一!她原本要离开的步子.顿时止住了。    兰芝冷哼一声,一把将他推开,冷哼一声:“少来.曹公子,你可是有娇妻又有美妾,你之前许诺过我的,将来会纳我为妾    怎么现在提也不提了!”
    说话的男子正是曹荣无疑.只听到他讪讪笑道:“我的好兰芝.你先别急嘛,只要你好好帮我做事,将来有的是好日子。”
    兰芝显然不信:“二夫人想方设法将我送到小姐身边本来是为了监视她,可是如今两位小姐然都各自出嫁了.再不相干的,你们又何必对她下手?难道说    和那人有关?”说完,她突然声色一变 “是周——”
    曹荣忙上前搂住兰芝,指天发誓:“傻丫头.如今委屈你暂且杀在林元馨的身边做个丫头.将来自然有你的好处,至于旁的    你就别再问了!”    兰芝十指纤纤.点了点他的胸膛.娇声道:“就怕你到时候完会将我忘了!”
    “怎么会!我自是要与你厮守一生.永不相负的,若有违誓言.只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欧阳暖听着这样的对话.盛夏竟有一种冰水浸心之感.脑海中飞速转动起来,馨表姐一直信赖身边的人,却想不到从小词候她的兰芝竟然是蒋氏多年来埋伏在她身边的探子.想必是她在馨表姐的身边动了手脚,原先她只以为此事和同芷君有关.可是如今看来,竟然连林元柔夫妻二人都牵扯其中......
    “好,我就不问究竟是谁了.反正你也不会说的,我就问一个你能回答的,那幅画究竟有什么名堂呢?”兰芝娇声道。
    “好好好,告诉你也无妨,那幅观音送子图是专门请人画的.墨汁里头掺了一种药粉.待林元馨将画杜起来后,每天焚起香炉。半月之后.这画里的毒性便会被香气渐渐逼出来.人居其中.时常吸入其气.刚开始只是身体虚弱,无法受孕,日子久了....”必患不治之症.无疾而殁!”
    欧阳暖喉头骤然一凉,静静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此刻,兰芝突然惊呼起来:“有人!”
    欧阳暖陡然一惊.却见到对面假山上.自己的影子印在上面.她还未来得及后退.一把银亮的薄锋小刃已无声无息贴在颈边。
    曹荣冷笑道”.原来是熟人啊.欧阳小姐—— 别来无恙吗?”
    兰芝大惊失色地穿好衣服.颤声道:“和 ...表小姐,....”她的表情十分惊恐,扑过去抓住曹荣的袖子道:“怎么办?”
    “怎么办?”曹荣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这把刀可不是摆设,欧阳小姐若不小心叫起来.我手里的匕首也会不小心省断你的喉咙.你大可以试试看。”
    欧阳暖怒极反笑,身子纹丝不动.”何必吓唬我,你们选在这里幽会.既偏僻人又少,当然不怕有人过来。”说到这里.她厉声喝道”,兰芝.你若是真心喜欢曹公子,自然可以求馨表姐做主让她将你许给他,何必在这里偷偷摸摸的,传出去连馨表姐的名声都要受损!当真是无礼至极!”
    兰芝听她说的疾言厉色,却只提自己与人幽会,半点也没有说起自己背叛主子的事情,立刻以为她根本没有听到那些话.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柔声道:“表小姐说的如 ...都是、都是奴婢的错,还希望您大人大量,饶恕奴婢这一回,奴婢再也不敢了!”
    欧阳暖对着曹荣冷声道:“还不放开!”
    曹荣一愣,兰芝已经握住他的手臂,哀求道:“快放开表小姐吧 “横竖只要欧阳暖没听到那些要紧的话,旁的她自然有办法应对。
    曹荣在她的拉扯之下,犹豫地松了手.只是看着欧阳暖的眼神,依旧有些怨恨。
    欧阳暖逼迫自己静下心神.微微含笑”,兰芝,你既然与曹公子情投意合,我会向馨表姐求情,让她将你送给他,只是将来如何,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兰芝低眉顺眼地道:“多谢表小姐美意.奴婢只是舍不得小姐.想要再陪伴她一段时日,等时机到了,奴婢自然会禀报她的。”
    欧阳暖淡淡点了点头,冷淡地道:,.曹公子.你也快回宴会上去吧.现在大家该到处在找人了。”说完.她便转身向外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走到第八步的时候,身后有一阵冷风吹过,她已经被曹荣死死抓住了手臂.她心中猛地一跳.回过头去的时候带了三分愤怒:“曹公子这是做什么.不知道男女收受不清吗?你怎敢对我如此无亦。”
    兰芝急切地快步上来”,曹公子.快放开表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无礼?”他冷冷地道,”你害得我娶了那个母夜叉,一天到晚要为她疲于奔命,你我之间还有这笔账没算!”
    欧阳暖神色微微一变,眸中的腾腾墨色愈加深沉,淡淡望住他”,事情已然过去.你已经是我的表姐夫,若因当初的一件误会而伤了和气,未免太不值得。”
    欧阳暖话音未止.曹荣神色倏然大变,怒道:“最毒妇人心!你可知道你这个该死的表姐是个什么货色!”他豁地一口唾在地上.”早知道如此.我哪怕一辈子娶不到老婆也不娶她!你说,你将那个美人藏到哪里去了!”    欧阳暖一愣,突然意识到他说的人是肖天烨.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好,只道:“你若是放开我,我自然会寻来那位小姐交给你。”
    “不必了!”他猛地靠近她,唇角扯出一丝狠决之意.”既有你这样的大美人在,我又何必再去另寻!”他的眸中.慢慢都是恶意”,我以前可真是蠢笨,竟然没敢碰你一个指头.还硬是被你摆了一如 .”,说完,他对兰芝道.”这个丫头可是坏得很,你别以为她容易对付,我敢打赌.刚才我们的话,她全都听见了,却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好哄骗咱们放走她!    “真的?”兰芝惊疑不定,突然想起在镇国侯府之中林元柔几次来找麻烦.都被欧阳暖反过来收拾一顿的事情.顿时相信了曹荣的说辞。
    既然已经被他们发现,欧阳暖也不再狡辩.她冷声道:“兰芝.馨表姐那样信任你,你为什么要背叛她!”
    “我?”兰芝冷笑一声,不以为意地仰起线条优美的脖子,”我的美貌又比那些小姐们差多少,只可惜生来就是个丫头。原本二夫人让我盯着小姐.我还觉得于心不忍。可是后来小姐嫁过来,竟然要将我配给一个管事,我为什么要嫁给管事,我是陪嫁丫头,她却硬是不肯给我出头的机会!我去伺候皇长孙沐浴.她还将我责骂了一顿!别人也都讥笑我痴心妄想!呸!她若真为我考虑,就该让我成为殿下的侍妾!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低贱的下人!我背叛她,不过是教世间少一个伪善的人罢了!”
    为了自己攀龙附凤之心,竟然满。胡言乱语!欧阳暖咬紧嘴唇,袖子下的双拳紧握.”你竟因为这个就想要她的命!”
    “到这种关头还想着别人.欧阳小姐真是不怕死!”曹荣冷笑一声.心念微微一动,手指放肆地摸上了欧阳暖的脸.....
    ——————题外话——————
    这两天总是在加班.来不及回复留言了孩纸们.
上一章节:090 太子府中新仇旧怨
下一章节:092 割舌头和变太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