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割舌头和变太监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暖侧头避开他的手指.冷声道:“曹公子.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放肆吗!”

    曹荣微微一怔.眉间微有犹豫之态,很快掩饰了下去,道:“这里偏僻无人,你若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事后我若无其事地回到宴会上.难道还有人怀疑我不成!”
    “我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欧阳暖轻声道:“你杀了我、镇国侯一定不会放过你.林妃也会求皇长孙为我做主.你岂非一下子得罪了两个不能得罪的人?你姐姐玉妃得到圣宠,宫中多得是怨恨她的人,你还怕他们查不出来吗?好好想想!你们曹家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若对我动手.所有的荣华富贵岂不全都付诸东流!”欧阳暖心下一沉,面上强自镇定道.”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看!”
    曹荣一愣.手指顿时僵硬起来,颇有些犹豫不决。
    兰芝心中十分恐惧.刚才她以为欧阳暖并不知道自己陷害林元馨的事情,自然不在意她离开.可是现在不同.对方已经知道了真相.依照她和林元馨的关系.将来会轻易放过自己吗?肯定不会!背主的罪名压下来,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她一把抓住曹荣的袖子:“不!绝不能放过她!她和林元馨感情要好.一定会把一切都告诉对方.到时候咱们俩谁也跑不掉!”
    曹荣闻言.眼底骤然闪过一丝凶光,他盯着欧阳暖,开始快速思考起来。他早就对欧阳暖有意,却奈何对方太狡猾,一直不给他机会亲近.这次难得有机会.让她落到了自己的手中!如果现在得到她.然后再不知不觉的杀了.直接埋入池水中.谁会发现?就算真的追究起来,这宴会上男人这么多.还能一个一个调查不成!一时之间,曹荣心中转过无数念头,眼睛里慢慢出现邪意。
    欧阳暖发现他目光十分诡异.隐约察觉他的意图,顿时警惕大起,然而此刻后面是假山石.前面是一把雪亮的匕首,她进退不得!
    在短暂的僵持中,曹荣已经下定了决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做了再说,
    “曹少爷,快杀了她!”此时,兰芝快速推了曹荣一把。
    曹荣心里的念头在兰芝面前到底有些尴尬.匕首却半点未松”,我还有事儿,你先回去!”兰芝一愣,立刻猜到了什么.随即望向欧阳暖,脸上隐有妒意”,欧阳小姐的确生的漂亮,可你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事不宜迟,赶紧把她杀了就好,不然闹出事儿怎么办?”
    曹荣看了兰芝一眼,笑道:“别乱吃醋.我心里若是没有你,何苦持地揽了这差事借机来见你?都是欧阳暖这个贱人害得我娶了个母夜叉,如今不过是咽不下这口气.向她讨债罢了!兰芝,今日你只要成全了我的好事,以后一定不会辜负你!”
    “可是    “兰芝还在犹豫,她只是想要谋个好前程,对曹荣本人却说不上多么喜欢.况且欧阳暖马上就是要死的人了.对她也没什么威胁,她的犹豫不过是怕耽搁时间.影响了全盘计划!但是她也知道.曹荣并非自己能左右的,所以只能咬牙道:“好!我在外面给你守着!快着点!”说着,她快步走去假山尽头守着。
    曹荣把心一横.一把将欧阳暖抵在假山上,丢了匕首,便去扯她衣结.只听到”啪!”的一声,腰间用双挽扣子结成的腰带.已经自他的手中解开口那声轻响如同一声雷鸣,骤然击入欧阳暖的脑海,她清楚的明白将要发生什么。那让她恶心的唇正试图在她颈项肌肤上舔摩,一只手也不规矩地搂住了她的腰。她面上渐渐显出一种凄厉神色,下意识地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可是紧要关头.她在犹豫,她竟然在犹豫!如果她此刻死了,再没人将一切告诉馨表姐,再没人护着可恰的爵儿,林氏和欧阳可又有了出头的机会,前生的仇恨.....她的仇恨......
    念及此.她激烈的反抗,想要从他的桎梧中挣脱出来。然而曹荣更紧地抱住了欧阳暖。他感觉到了怀中女子在挣扎.她竟然疯了一样在踢打他,但是他丝毫不怕。他身休中不断膨胀的那种不顾一切的欲望让他克服了天性中的怯懦.既然到了这种地步.他就再也不能退缩,便任凭欧阳暖在他的怀中挣扎着,踢打着,他轻笑道:“你该庆幸自己长了哥好相貌,不然我立马就会要了你的命!”
    此时此刻.欧阳暖觉得好像是被一条冷冰.粘腻的毒蛇,缠住了身体.不能动弹,好恶心的感觉!此刻她的心,已非恐惧,害怕,震惊......这些词可以形容——世上已无任何字眼可以形容她的愤怒。她伸手用力地抓着,指甲掐进了曹荣的肉里,抓得他一张脸血肉模糊。
    曹荣钳制住她的双腕扭到背后,他手劲奇大,欧阳暖几乎听见自己腕骨的格格响声,似欲碎裂。她隐忍着,但双目便已有了泪光。
    曹荣刚要得意.却觉得肩膀上传来一阵尖利的痛楚,竟是欧阳暖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那洁白的牙齿在嘶咬着他,象野兽一样、恶狠狠地啃着,似乎要把他碎尸万段。曹荣的脸痛苦地扭曲了一下.他的手抓了欧阳暖的头发,仿佛要将她的头发全部扯断。她不得不顺势仰起脸.一泓青丝扬起一道无可奈何的弧度,心中的绝望将她整个人彻底淹没。突然.她只感觉到那双手陡然停了,曹荣整个人僵立不动,砰地一声栽倒在一边!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她心中一松.有人来了吗?她睁开眼睛.看见的却不是别人.而是一脸狂怒的肖天烨!
    欧阳暖完全愣住了,只觉得肖天晔那副神情像是发了狂,脸上表情骇人得像是要连她一起宰了!她惊惧地看着对方一脚踢开晕过去的曹荣.快步向她走来。
    紧接着.一件外袍轻柔地裹在她身上,她整个人被包起来.然后瞬间被
卷进他温暖的怀里,”没事了。”
    欧阳暖想要说话,却只觉得浑身颤抖得厉害.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现在才知道害怕吗?要是我晚来一步——”肖天桦饱满的额、挺直的鼻竟是近在咫尺.一双春水般的眼睛里居然满是忧虑。欧阳暖并不知道,肖天烨现在心里还在后怕.那一幕差点让他心脏停止跳动.但凡晚一点点......他控制自己的思绪,不再想那时的情景。
    他下巴正好抵在她的额上,他的呼吸,带着温热的气息扫过她的发鬓,他的手哄着婴儿一般拍着她的后背。这一刻,他抱住她.完全顾不得彼此的立场,也顾不得她对他有多么的厌恶。很快,他突然觉得有冰冷的水珠,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身上.仿佛穿透衣衫,烫在了他的心上。
    他别过脸,声音随着欧阳暖眼中滚落的水珠.慢慢道来:“有我在,谁也不能再欺负你。所以,你别怕,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发现今天的事情!”    欧阳暖吃力地将他话中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字眼在脑中拼出意思.茫然的眼睛慢慢恢复了清明。在她明白过来的这一个瞬间,毫不犹豫地.轻轻椎开了肖天烨.阳光照在她的身上.眸光流转间,透出难以捉摸的光。肖天桦竟不敢再看她.转头掩着嘴咳嗽了一声.才道:“整理好你的衣裳。”
    肖天桦背过身去.欧阳暖低下头.将衣裳一点一点整理好,甚至于将裙摆的每一丝褶皱都抚平了才停下来,她的眉头微微皱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世子,衣裳还给你。”她终于开口,将肖天晔的外袍还给了他,他转身接过,见她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不由自主问道:“现在.你要怎么处置他?”他指了指被打晕的曹荣。
    事关欧阳暖的名誉.绝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刚才的事情.然而就这样放过曹荣,肖天晔显然不甘心。
    “世子觉得呢?..欧阳暖的声音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冰凉的让肖天桦不禁一个冷颤,然而他却听出了那其中竭力掩饰的一丝颤抖。
    她不可以对任何人说,为了维护女子的名誉.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就这么算了?”肖天桦盯着她.语气格外阴冷。
欧阳暖淡漠的神色像一潭沉积万年的死水,没有任何变化。她的口气听上去,轻淡得连一丝起伏都找不到.却隐隐带着一种强烈的恨意:“放过他?”她清丽的脸上,突然浮起一抹诡异的笑,一个一个字道:“世子,请你害了他的舌头!”
    肖天桦一惊,不明所以地望着她。欧阳暖的眼清澈的映着他.其中却分明有着一丝令人哀怜的乞求:“请世子帮我。”
    肖天桦默然不语地望着她.随后郑重的点头,甚至没有问一句为什么.转身快速捡起地上的匕首,将曹荣的下巴抬起来重重一捏,就是一道血光乍起!原本昏迷过去的曹荣猛地惊醒,惊叫一声,口中鲜血直流,倒在地上哼哼不已!肖天晔冷哼一声.又从曹荣下腹某处狠狠踩过.还刻意用脚狠狠碾过去,曹荣哪里受得住这样一脚,加上口中剧痛难忍,眼睛一翻,再次晕了过去!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这样可以了吗?”肖天烨黝黑深沉的瞳仁一瞬不瞬地望着欧阳暖,脸上露出笑容。害掉了舌头,曹荣没法胡言乱语,他刚才又踩了他的命根子,那一下,估计是断了啊 ...总的来说.这样的折磨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可比任何惩罚都要严重了!
    肖天桦见欧阳暖低着头望着曹荣.眼中神色不定,他走过去用手碰了碰她的手,道:“咱们走吧。”他离得太近了,那只手微烫的直欲烧人,温热的气息扑在耳边,欧阳暖后退了一步.脸上不由自主微微发白.“等一等.还有一个人。”
    肖天晔皱起眉头,大步走过去从假山后面拖出一个人来:“刚才我怕她喊叫,就从后面打昏了她,结果她好像不小心撞到什么上面了 ”这时.他突然顿住了手.向兰芝望去.脸上不由得露出微微的诧异。兰芝的头上.有一个巨大的血窟窿.显然是撞上了假山石上某处凸起的锦利处所造成的,肖天桦摸了摸她的鼻息,皱起眉头道:“真不经用,竟然这样就死了。”    欧阳暖看着兰芝头上的伤处,满脸淡漠,目光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刚刚眼前发生的一切.也仿佛半分也未看见。她本来皮肤很白,此刻不知为何.两颊染了两片潮红,看去倒像抹了一层胭脂.只是眼睛黑漆漆的.看着有一丝骇然。
    “别看了,死人有什么好看的!“肖天烨奇怪地道。
    欧阳暖猛地一惊.已然下定了决心.她快步走上来.俯身从曹荣的嘴巴上沾了很多血.然后仔细地抹在兰芝的唇边.又捏住她的下巴,用力掰开她嘴巴,将血全部抹在她牙齿之上,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她的神情冷漠,半点没有对死人的恐惧.反倒让肖天桦不由得疑惑起来。
    寻常人家的千金,看到这样一个死人,不是要惊慌失措吗,为什么她的神情这样冷漠,动作如此镇定呢?
    饶是他再聪明.也绝想不到.欧阳暖什么都可能怕,却唯独不会怕一个死人,因为她自己早已是死过一次!
    “你到底在做什么!”肖天桦这样问道。
    欧阳暖猛地抬起头来,四目相接,肖天烨只觉得那双美目中一片虚无冰冷.心就不由地一片寒凉。
    欧阳暖并不回答,反而低下头,用力撕开兰芝的前襟.只听到“哗”的一声,兰芝的上裳就分成了两截.露出底下洁白细腻的身体,肖天烨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明白了过来,他微微一笑,用脚将那半根鲜血淋漓的舌头一脚踢到了兰芝的身旁,还觉得不够像.索性用匕首将那舌头上又做了点手脚,让它看起来像是被人的牙齿咬断的.而非是锦利的匕首害断。
    欧阳暖的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憎恨,她眨了眨眼睛.将这样强烈的怨恨化为一个淡淡的微笑,俯身向肖天晔认真地行了一礼:“多谢世子今日对欧阳暖的帮助.他日若有可能,我一定会回报世子的恩德。”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和颜悦色的与他说话,肖天烨反而有点不习惯,他俊秀已极容貌在傲滟闪耀的阳光下.就有了一种困惑。这时候的他,不像是别人口中阴毒狠辣的秦王世子,反倒十分稚气,像是个孩子一样。
    欧阳暖看了一眼这里的情景,眉头微微一皱,“世子,可以再帮个忙吗?”
    肖天桦只看了一眼,便明白她在想什么:“你放心,我会将他们转移到更合适的地方。”这地方,当然要隐蔽,却更要容易被人发现。
    欧阳暖点了点头.再次向肖天烨施了一礼.轻声道:“多谢世子。”
    肖天桦微微一笑.阳光映着他的脸,纯然孩子气的笑容。得到欧阳暖的夸赞,他像个小孩得到甜蜜的糖,连瞳孔都是闪亮的。
    欧阳暖一怔,只觉得任是谁看到此刻的肖天烨,都无法相信此人就是手段狠辣的秦王世子,也许,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们给彼此留下的印象都太差了.以至于难得的和睦相处.彼此都有些无所适从。
    “记得去把手上的血洗干净。”肖天烨停了片刻.提醒道。
    欧阳暖认真地点头,转身快步地离去。她一路避开人多的地方,匆匆回到墨荷斋.丫头桃天吓了一跳,赶紧将她迎进去.道:“表小姐这是去了哪里.刚才林妃都差人来问过了!“
    欧阳暖脚步一顿,将右手掌心摊开给桃天看.脸上露出吃痛的表情:“我走到拐角的地方.看到牡丹花持别美丽,便想要去近处欣赏,没想到反而没站稳.差点挥了一跤.好在我抓住廊柱才没事,只是手还是蹭破了.你去拿点水来替我请洗一下。”欧阳暖的手的确蹭破了一点.是在假山上擦伤的,可是手上的血却并不都是自己的,这一点,她不预备让别人知道。
    桃天点点头,快步去了。回来的时候不但端了盆水.还特地拿来了伤药。
    就在这时候,却听见门被人轻轻推开,欧阳暖吃了一惊,猛地从绣凳上站了起来,却看见林元馨快步走进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元馨看见欧阳暖还在屋子里,顿时松了一口气,道:“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回去宴上?”就在这时候.她看见了欧阳暖手上的伤。,顿时惊呼一声.“这是在怎么了!“
    欧阳暖微微一笑.将刚才对桃天说过的事简单解释了一遍,林元馨脸上露出责怪的神情.接过桃天递过来的帕子,亲自为她包扎伤。。帕上似特地沾了酒.有些微凉,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瑞的甘香气息.林元馨嗔怪道:“还好只是擦破一点皮,女孩子家,若是留了疤怎么办?”
    欧阳暖的笑容更深了点,带着些许感动地说:“表姐.你对我真好。”    林元馨笑着摇了摇头:“你一向是最沉稳的,今天怎么这样像个孩子。
    欧阳暖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润黑幽深的眼眸中却慢慢浮起了一丝不被任何人所察觉的哀伤,她看了一眼那幅观音送子图,笑道:“表姐.祖母一直要让我画一幅观音送子图,可惜我找了很久也没找到面容特别慈和的......可不可以将这幅图先借给我临摹.等    “
    林元馨一愣.随即道:“你要就请去吧.我会再向水月庵请一尊。”
    欧阳暖连忙道:“这倒不必,表姐诚心诚意请来的菩萨像,怎么能随意就送人,我临摹完了就给你送回来。”
    林元馨点点头.对桃天道:“既然这样.你就帮表小姐收拾一下,送去欧阳家的马车上.等她走的时候.一起带走。”
    桃天应了一声是,立刻上去将那幅画取了下来,仔细收进了盒中。    欧阳暖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道:“表姐.咱们回去宴席上吧。”   林元馨这才想起了最重要的事情.连忙拉着欧阳暖站起来”,对,咱们得赶紧,太子妃也来了.要请大家去看她培育的十八学士呢!”    欧阳暖点点头.轻声道:“那便不要耽搁了,咱们走吧。”    两人走到花园.迎面看见太子妃正被一大群人簇拥着走过来.忙齐齐拜倒。
    “起来吧。”太子妃微笑着伸手虚扶了一下,随后对着她们招了招手”,馨儿.带着你表妹过来.让我瞧瞧。”
    林元馨的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立刻态度恭敬地上前去扶住了太子妃的手臂,比起皇长孙.她在太子妃身边留的时间更长,比起旁人显得要更亲昵.她对着欧阳暖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表妹,吏部侍郎的千金欧阳暖。”    太子妃面容端庄.眼神柔和,看起来并不像是高高在上的贵夫人,例像是寻常人家的母亲.与盛气凌人的大公主完全判若两人,她认真打量了一番欧阳暖,笑道:“这孩子真是漂亮呀。”
    此时,肖衍的面色却十分冷淡,竟然看也不看欧阳暖一眼,淡淡道:,.
母亲,前面就是十八学士了,大家都在等着呢。”
    太子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时着欧阳暖慈爱地笑了笑:“孩子,你也来.和我们一起去看。”
    欧阳暖低低应了一声.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各色的探询、嫉妒、艳羡,终究归于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十八学士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极品茶花,一株上共开十八朵花,朵朵颜色不同,红色、粉色、紫色、蓝色、青色......无一不是颜色纯正,而且十八朵花形状朵朵不同,各有各的妙处.开时齐开,谢时齐谢.当真可称得上一时奇景.众人看在眼中.口中啧啧称奇。
    这种茶花极难培育.全天下便也只有这一盆。
    同芷君的微笑十分得体:“娘,听说您喜欢茶花,芷君从别处又给您寻了一盆来。虽然比不上这盆十八学士.却也是极品茶花了。”
    说着,她拍了拍手,丫头棒上了一盆花,周芷君笑道:“这一盆叫八仙过海,花开八朵.颜色各异。这种茶花十分难得.必须用两年的时间,才能根入泥土,第三年方才吐蕊,而花开却只有短短两天。”
    太子妃微微一笑,双靥上牵起耐人寻味的笑容,双眸炯炯看着周芷君:“很不巧,我已经刚得了一盆,是馨儿前两天送给我的。”说罢,便命人将茶花取出,众人一看,果真同样是八色异花,花朵盛开.灿烂非常。
    周芷君迎视着那盆花,眼底的幽暗似有火光流动,片刻之后也噙着一点、笑意.道:“确实很巧,只是这一盆是八宝妆,并不如八仙过海珍贵。”
    蓉郡主微微笑道:“这两盆花有什么不同吗?”
    同芷君笑道:“大家看我这一盆.这里深紫的一朵是铁拐李,浅白的一朵是何仙姑.只有这两种颜色都有.才是真正的八仙过海。”
    众人看着林元馨送的那一盆,果然是缺少了这两种颜色,不由纷纷点头。
    林元馨一愣.随即露出赧然的神情:“娘.对不起.....我以为......”她到处捏罗茶花珍品.想要让太子妃高兴,却不料出现了这样的误差。
    欧阳暖目视着周芷君,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太子妃爱护茶花众人皆知,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两者的区别?周芷君心里定然也清楚这一点,只是在众人面前,必须要想方设法压过林元馨一头罢了!这是她不得不说的话.不得不做的事!
    果然,只听到太子妃淡淡的道:“旁的倒是不重要.关键是心意。”她识人无数,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比起心机深沉的周芷君.反倒更喜欢温柔善良的林元馨。
    这样明目张胆的偏帮.周芷君脸上的神情依旧十分得休,肖衍不由自主拍了拍她的手,周芷君微微一笑,眉眼之中并没有丝毫怨怒,肖衍看在眼中.不由得微微点头。
    就在此时,肖天烨从一旁的假山后头慢慢蹭过来.微笑着站到了肖凌风的旁边,肖凌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刚要问他刚才跑到哪里去了.他却四处看了一眼,问道:“肖重华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个大忙人,早就有事先走了——”肖凌风回答道。
 就在这时候.众人突然听见一道尖叫声.肖衍面色一变,低声呵斥道:“快去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这一波一波的事情,总是不断的发生,令他感到纳闷不已.不知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www.UxiEr.com
    很快.曹荣已被众人七手八脚绑起来.捆得严严实实.送到太子妃面前。
    “啊!这是怎么了!”林元柔惊慌失措的问道,没有人回答她,因为所有人的脸色在这一刻都变了。
    一个管事妈妈跪侧在地:“禀太子妃,刚才有人发现此人晕倒在假山后面,身边还有一个已经死了的丫头,假山上还有血迹    那丫头是......”她看了一眼太子妃.有些忐忑地道”,是林妃的丫头兰芝。”说完.她拍了拍手.便有仆人将兰芝抬了过来.怕惊扰到众人.在很远的地方就停住了。只是那场景仍旧十分吓人,崔幽若尖叫一声,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
    林元馨不敢置信地看着兰芝的尸休.又看看被捆绑的严严实实的曹荣.惊声道:“这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太子妃温和的神情一下子全变了,她指着曹荣,声音无比冷酷:“快!用水泼醒他!”
    ——————题外话——————
    大家居然要求看温馨戏.哈哈哈哈…….囧了个囧
上一章节:091 危机四伏的宴会
下一章节:093 拦路的告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