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永为厉鬼世代纠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气息拂过欧阳暖的耳鬓.她对上他的眼.春水般的眼眸.像是蘸满了天空的颜色,毫无掩饰的神情。

    欧阳暖静静望着他,不发一言,随后转身向山下走去。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那就是说明 她已经有所触动,肖天烨嘴角勾起一丝浅笑.快步跟了上去。
    宁国庵山下有一个镜泊湖直通外界,走水路要比旱路快上许多.肖天桦早已命人备好了一条船,在湖边静静候着。船身刻着卷云纹,栏干精致无比,两边垂下浅紫色的幔帐。
    步入船舱.所有座椅、茶几都是用最昂贵的紫檀木制成.上面的锦垫上还满缀了无数的珍珠宝石,纵然是白日,仍旧发出耀眼的光来,桌上供着一个红柚描金瓶.其中三两只桃花,香气馥郁,扑鼻而来。
    欧阳暖却没有去看这富贵中透着雅致的摆设.兀自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看着木格窗外湖边的景色出神。
    从船内望去,湖岸村木郁郁葱葱.一眼望不到头,湖水澄澈如洗,仿佛天空一般静谧。
    她静静的坐着.神色平常.眼中却满是寂箕之意.肖天烨忽然觉得有一种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她的感觉,却不知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
    桌上原本放着数碟鲜果蜜饯和点心,欧阳暖却连看也不看。肖天烨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手。
    卷帘后.立刻有四个容色出众的丫头鱼贯而入.前三个人手中各捧着一个食盒,走在最后的丫头则捧着托盘.里面放了两哥银杯、调羹和象牙筷子,观之十分精巧。
    肖天桦挥退了丫头,亲自打开第一个食盒.笑道:“走了这么久.你也该饿了,尝尝看。”
    上山请香祭奠,丑时起身.寅时出发,卯时到达,没有时间用早腾.只是简单用了些金丝蜜枣粥,走了这么久,的确是饿了。欧阳暖转头看向肖天烨.他看起来性情顽劣,实际却是个心细如发的男人,很难叫人讨厌。
    肖天桦指着第一个食盒里的菜色,微笑道:“这是樱桃肉.奏王府中最出名的菜色。”
    白玉盘中.樱桃肉一粒粒圆如玛瑙,翠绿的豆苗围置在盘边.更加衬托得樱桃肉愈加的红艳.宛如一盘刚从树上摘下来令人垂涎欲滴的樱桃。
    欧阳暖只浅尝了一口,便点头微笑道:“这样精致.想必要费不少的心思。”
    肖天桦点点头.道:“做这道菜.别的倒没什么,要紧的是准备好新鲜的樱桃,与肉一起装在白瓷罐里.加些清水.让它入在文火上慢慢地爆着,要足足炖上四个时辰.肉才会酥.樱桃的香味才能煮出来。”
    楼桃是极为名贵的水果,寻常人家不常见到.便是欧阳府中.也不过是偶尔品尝.然而秦王府却用来做菜,奢侈可见一斑。欧阳暖见肖天烨说来如同家常便饭,十分平常,显然没有将这样名贵的水果放在心上,不免微微笑着摇头。
    肖天桦见她神色古怪,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欧阳暖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前朝诗人曾经有一首诗形容樱桃,他说的是,绿葱葱.几颗樱桃叶底红”只是因了这樱桃肉.只怕要改一改才好。”
    肖天桦微微一笑.道:“没错,依照我看,倒是应当改成,绿葱葱,几颗樱桃叶上红,更为恰当些。”
    两人相视一笑.言谈之中竟似有几分默契。肖天烨眼中光华流转,看着欧阳暖目不转睛,欧阳暖一愣,随即微微别过头,仿佛很有兴趣的模样.轻声道:“第二个食盒呢,装的什么?”
    肖天桦看着欧阳暖,她的侧影很美.映着窗外蓬勃的绿色更显得十分清丽,她的声音很低婉.清动如春水,此刻湖蓝色锦衣穿在身上,也别有一番妩媚而含蓄的韵致。他微微调整了呼吸.笑道:“是雪耳宣莲汤。”
    这一下,连欧阳暖都不由得有些惊讶起来。雪耳是银耳的一种.然而在大历朝,它的市价极贵,往往一小。的雪耳,要花一二百两银子才买得到,便是有钱的人愿意花钱去购买.也寻不到最好的.因为最佳的雪耳往往送入宫中成为贡品。
    “宣莲是从闽州千里迢迢运过来的.所以十分难得,,必须用雪耳来配,你尝尝看。”肖天晔亲手把调羹递给欧阳暖.欧阳暖喝了一口,只觉得清香满。,隐隐有一种梨花的香味.脱。道:“这汤里加了梨花汁?”
    “对,是梨花汁.增加几许鲜味罢了。”肖天烨不以为意地回答,随手打开第三个食盒,却见到一阵热气腾起,夹杂着清冽的香气,原来是鱼汤。    肖天晔盛了一碗鱼,柔声说道:“你尝尝。”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隐约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大概秦王世子从未做过这种讨好人的事,是以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那语气有多么的奇怪.欧阳暖不由自主想要叹气.却又觉得不妥.只能强笑了笑,接过小碗低头品尝.片刻后,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欧阳家也是富贵地,从小到大.珍稀名贵的鱼更不知吃过多少.然而一尝之下.只觉得入。即化.颊齿留香.这鱼实在是难得的美味,竟是从未尝过。
    “这是珍珠鱼,生长在距离京都两千里之外的沧河。沧河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那里终年有雾,河水冰凉彻骨.远望湖面如同结冰。这种珍珠鱼只生长在沧河之中.靠着沧河水生存.一旦离了那水便立时死了。用寻常清水煮这些死鱼的话,很是难吃.比之一般鱼的味道都差远了。”
    欧阳暖一愣,随即有些吃惊地道:“如果离水即死.那干里迢迢怎么能够运到京都?”
    肖天烨笑道:“这也不难,只要在运送这鱼的时候附带少量的沧河水就行了,只是活水是流动的,新鲜的.一旦离开水源便成了死水,所以用来运送的水也需要时时更换,麻烦些罢了。你喜欢吃.以后我会常常派人送到欧阳府上。”
    欧阳暖心中一顿.突然联想到肖天烨今天这样的举动.隐隐有一种目的,似乎是在告诉她.泰王府的权势极大.富贵更是常人难以想慕...只是这样一想,她的脸色便微微变了.声音也有些冷淡:“世子不必这样客气.欧阳家不过是寻常官宦人家,这样贵重的东西,实在是无福享受。”
    肖天烨一愣.随即眼睛里快速划过一丝受伤的神情.但这样的情绪他隐藏的极快,几乎一闪而过,旋即恢复了平静。如果是旁人对他这样说话.只怕他要暴怒起来,只是欧阳暖这样说,他却没有发怒,只是双眸微睐,俊美的脸庞上忽然微蕴笑意:“欧阳暖,你这是害怕被我打动吗?所以才用这样的话来刺我。”
    欧阳暖一愣.脸庞上就不自觉浮起了一种奇异的神情,似喜非喜,似怒非怒,叫人半点也猜不出她心中所思所想。
    肖天晔眼一转,随即以异常温柔的语气说着:“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你不必多想。”说着.他突然扬声道:“来人!”
    立刻便有丫头快步进来.恭敬地等候他的吩咐。肖天烨指着鱼汤道:“送回去吧。”
    丫头会意,端着鱼汤下去。
    肖天烨举起酒杯,倒了一杯微温的花酿.淡淡道:“知道你不便饮酒.这是花酿,不会醉人。”
    欧阳暖沉默不语,只看着那隐隐流动着光彩的碧玉酒杯发怔。
    肖天桦的脸色忽然就变了,冷冷笑道:“你是怕我做什么手脚?”他这样说着,迅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低声道:“欧阳暖.你太小看我了,我肖天桦虽然不拎手段.却还不是那么下作的人!”
    这话听在耳中.流淌到肺脏里.渐渐变成一把火辣辣的刀子.窖着胸。,欧阳暖终于将那口气叹了出来,她抬眼望向肖天烨,轻声道:“世子误会了.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
    肖天桦蓦地探身过来,距离那样近,呼吸直直的吹进了欧阳暖的颈间.
她不禁起了一阵奇异的战栗。
    “我若是想要你,大可以请陛下赐婚,到时候你再反对,也不得不从。可我没有这样做,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浅淡的三分笑意自肖天桦的唇边晕开.话也说得极平缓:“我要的人,必须是从身到心都属于我,若是只得到了人,不过是具躯壳,又有何用。”
    措手不妨的直白,却让欧阳暖迅速的冷静下来。她微微一笑:“世子的心意,欧阳暖都明白.只是我不明白,有哪里值得你如此费心口”
    肖天桦面上的笑渐渐收拢,凝视着她,说道:“你真的不知道?”    她并不答话,只定定望住他。
    肖天烨突然笑了,不可自已.竟止不住地咳嗽起来.缓了半晌的气.方又说:“是啊,天底下美人多得是,未必找不到比你出色的,可我独独看中了你,为什么呢?”这个答案,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感到迷惑。
    这时,丫头已经重新将食盒送来。
    肖天烨像是完全忘记了刚才的话题.指着那盏碧玉小盅里道:“还是刚,才的那条鱼.只不过别尽了骨头和鳞甲,和着嫩豆腐一起烹制,做成了鱼羹。
    他说来简单,鱼羹却是很难烹制的食物,要把所有的鱼骨全部别出来,只留鱼肉.在极短的时间内和鲜嫩的豆腐一起煮,火候和调料都十分重要。欧阳暖拿起汤匙尝了一口,肖天烨对着她笑道:“是不是很鲜美。”
    欧阳暖点点头,笑容有几分真意,这笑容晃得肖天烨心头也是悠悠一荡,他轻声道:“这鱼刺也有一种奇妙的用法.听说沧河边的人经常用它来占卜,极为灵验。”
    正在说着,他拍了拍手.卷帘外面一直等着伺候的丫头便捧了个精致的玉碟进来.碟子里蒙着一块洁白的丝帕.肖天晔亲自将帕子掀开.露出里面的鱼骨。
    “此鱼的鱼鳃下有一根短骨,便是用来占卜之用的。”肖天桦指着那形状如同扇子一样的鱼骨,微笑道.”这鱼骨有一别称,叫做小仙人。”
    欧阳暖看了一眼那鱼骨.只见其较鱼身上其他各部分的骨头略软一些.半边十分平整,当它直立时.看去真像是一条小小的帆船。
    “连掷三次,如其三次之中.能有一次把这根鱼骨掷得直立起来,就证明你的愿望可以成真。”他微笑着,闭目片刻.像是在请愿,随后用象牙筷子夹住了这一根鱼骨.从桌面向地上掷下去。
    鱼骨平平的躺在地上,肖天烨皱起眉头,又掷了两次.这根鱼骨还是平躺着。肖天桦一双漂亮的眼睛带着深深的懊恼.虽然他只是故意用这鱼骨来玩笑,但是三掷而鱼骨仍不立直,毕竟是一件很扫兴的事情。
    欧阳暖笑着摇了摇头,道:“看来世子的愿望难以成真了。”
    肖天桦冷笑道:“未必吧。”说着.他又连续投掷下去,四次,五次.六次.....却没有一次成功。
    欧阳暖轻轻一笑,带着一丝孩童似的顽劣.道:“不如我来试试看。”说着,她接过丫头递过来的鱼骨,轻轻向下投掷,那鱼骨坠落地下,却是不偏不侍地站直了。
    肖天桦黑若点漆的眸子里.带着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这一回算是代我投掷的,我刚才问的可是    “
    在鱼骨直立的这一瞬间,欧阳暖的容色微微的变了。她的脸庞上不自觉浮起了一种悲哀的神情,肖天烨似是被这悲哀引诱了,忘了引才要说的话.一点一点倾身下来。
    “世子!”
    几乎就在他的唇落下的同时,欧阳暖陡然侧首避过.出声唤道。
    这一声.将肖天烨自恍惚中唤醒过来,欧阳暖淡淡道:“到岸了。”说完,她便率先站起了身,向外走去。
    肖天烨看着她飘然行去的背影消失于眼前.将一直握着酒杯的右手伸出去.酒杯早已被他握碎.修长美丽的手渐渐展开,酒杯亦随之分裂为六七片.薄薄的瓷片,在阳光闪耀着别透的光.纷纷落入碧绿的湖中。
    “处死刚才那个挑鱼骨的人。”他站起身.阴沉地道。在面对着欧阳暖的时候,他脸上那和悦的神情.此刻全都消失不见了,像是从来也不曾存在过。
    “是。”丫头荷研紧张地垂下头去,她跟着肖天晔多年.深知主子此刻心情极为不好,这种时候谁要是凑上去.下场必定是极惨的。   
    对岸是位于京都不远的平城,城中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欧阳暖没有再说话,从船上下来.她似乎就陷入了沉默。肖天烨并不催
促,两人就这样信步走着,像是平常的朋友出游一般。
    此刻,一群华服公子从酒楼里漫步出来.正在高谈阔论:%…苏兄少年仗义,才高气豪,是朝中难得的人才!此科必中,前途无量啊!”
    “诸位兄长过奖了,苏某只如 ““
    话刚说到一半,忽见斜刺里一个女子突如其来的跑了过来,猛地扑过去拉住其中一位公子的衣摆,颤声道:“相尔…我是嫣娘啊,救我…    众人都是一愣,纷纷细看这嫣娘,只见她容貌美丽.眉眼生情.一道葱
绿抹胸低低覆盖在雪脯之上.只隐隐露出一抹风光,白色腰封,桃红裙子.粉蓝丝绦.领。和袖。绣着娇艳盛开的牡丹花.鬓边还曹一朵石榴花,灿烂地烧着,映红了人眼.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耀眼夺目的绮丽。
    只一眼.这边的肖天烨就皱起了眉头,轻声道:“咱们走吧。”
    这女子并非良家女子,欧阳暖一眼就看了出来,她与马车曾经过的那些秦楼楚馆上满楼红袖飘香的女子是同一种人。欧阳暖微微皱了眉.站在一边的廊下,却没有挪动一步.只因为她在那群华服公子之中看见了一张熟悉的.却也令她痛恨无比的脸孔。
    “看到没.这嫣娘又来找这探花郎章明了.真是不知羞耻!”   
    “就是啊.人家都说不认识她了.她还这么不要脸!“
    “青楼女子么,自然是这样的!”
    “唉.你们听过那个消息没.说嫣娘为了替这章明凑足进京赶考的盘缠,自卖其身进入青楼.章明得了资助才能当上如今这探花郎啊!“
    “既然入了青楼,就不该再来找人家,听说章公子马上就要迎娶吏部郎中史家的千金了!“人群中窃窃私语着,一字不落全都传入了欧阳暖的耳中。
    妈娘满脸是泪,紧紧攥着章明的衣摆,哀声求道:“相公.我这样的身份已经不敢再为你的妻子,只求您帮我赎了身毗让我为奴为婢也奸…“    那章明一身锦衣,风度翩翩.原本正和众人畅谈.满面都是笑容,此刻面色大变,一把椎开那女子,厉声道:“你是何人!怎么这样无礼!”
    很明显.他并不打算认下嫣娘。
    嫣娘满面都是惶然.一张芙蓉面一下子变得惨白.这样的凄惶.使得她眉眼之间的风尘气息消失无踪.她颤声道:“相公”…你”.”你...””她的喉咙几乎哽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像是无法相信章明的薄情。
    旁边的华服公子们此刻都站到旁边,冷眼看着章明处理此事.身为探花郎,竟然在大街上和一个风尘女子拉拉扯扯,言语行径颇为暧昧,这种事情当然是为人不齿的。
    章明在这些或嘲讽或鄙夷的目光之中越发暴怒,猛地扇了嫣娘一个巴掌,故作气愤地道:“下作女子也敢称我相公,说!是谁收买了你要将脏水泼于我身上!”
    与他一同的华服公子们连忙劝解.嘴里说着堂而皇之的好话.脸上却都掩饰不住地露出鄙夷的神色。
    这鄙夷.有七分对抵死不认的章明.也有三分是给自甘下贱的嫣娘。
    这样的眼光,犹如鞭子,一鞭一鞭抽打在嫣娘的身上.直令她整个人都呆了,一时之间摇摇欲坠,喃喃道:“我供你读书,供你科考酬 用我的身子.”...你说一旦高中,会用八抬大轿来娶我过门..….哈哈,原来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她越说声音越高,最后已经带了一丝凄厉。
    章明不再理会,对其他人道:“咱们走吧,别理这个疯婆子。”
    嫣娘还是不甘心.跟着他们跑了一阵,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就在此时,突然跑出来三名男子.嫣娘一看那三人顿时吓得脸色大变.转身就跑,那三人紧追不放,呼喝怒骂,见嫣娘倒地,便跟上去猛踢她,口中骂声不绝,霎时间不少行人驻足观看。
    “叫你逃跑!叫你逃跑!”那为首的男子满脸横肉.一身短衫,怒骂道   
    “章明!”嫣娘凄厉地喊着,在地上被踢打的滚了个因.却还挣扎着站起来要去追问个明明白白。
    看到这种情形.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不安.同情嫣娘的人为数众多,只是这帮打手是此处的地头蛇,谁敢招惹他们呢?
    肖天烨看到这一幕,心中并无一丝动容,只低声道:“你要救她吗?”    欧阳暖此刻却狠狠攥紧了手,手指止不住地颤抖着.面色发白。这世上可怜之人太多,她不能管也管不了,然而当她看见嫣娘,却恍如看见了当年的自己,章明啊章明.你何其残忍,对一个痴心为你的弱女子竟然也能见死.不救。欧阳暖不由自主地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住,站在那里.整个人似乎僵直了。
    此时.嫣娘看到一双锦靴出现在自已面前.顿时惊喜的抬起头来。
    然而开口救人的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章明.而是苏玉楼.他沉着脸,冷声道:“住手!当街殴打女子,你们实在是太目无王法了!”
    章明一愣,迅速走过来拉苏玉楼道:“苏兄,闲事莫管.咱们还有一场
宴呢!“
    苏玉楼冷冷甩开他的手,脸色冷的有如冰霜:“章兄,看在朋友之谊,我要提醒你一句,始乱终弃.岂是君子所为?”
    章明一愣,旋即恼羞成怒道:“你也相信这个青楼女子满。胡言乱语!苏兄.我真是无辜的啊!“
    “从今往后,我苏羽楼再不会认你为友!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苏玉楼不再看他.盯着那三个男人道:“还不快放人!”
    那男子不怒反笑:“小白脸,我劝你滚远一点,你再说一句.老子连你也打!”
    苏玉楼忽然淡淡一笑:“你可以试试看!”
    那男子和后面两人对视一眼,率先上来就是一拳.然而拳头却被看起来只是个文弱公子的苏玉楼猛地抓住.不知他是如何动作的,用力一椎,那男子立时倒在地上,掉了个狗啃泥,登时勃然大怒,正要纠结另外两人扑过去.却有一样东西砸在他脸上.他立刻跳起来,一把抓住那东西要丢掉,却突然愣住,张开手一看,却原来是一整块金子.顿时张。结舌,那模样甚是好笑。
    苏玉楼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位姑娘的赎身钱,你明天可以找京都城内苏府来要.苏玉楼恭候大驾。只是从今往后.再不许为难她!”
    那男子的一腔怒火早已在看到这一徒金子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只陪笑着道:“是.是!小的遵命!”
    旁边的人群纷纷赞叹:“天啊,这公子好俊俏呢!心肠又好!”    “这才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只是不知道他是谁?”
    “连他你都不知道啊,江南首富苏家的公子!京都有名的才子.这一科的大热门!“
    苏玉楼淡淡笑了笑,仿佛并不特别在意旁人的议论.就在这时候,他感觉有一个极阴冷的视线望定了他。
    他远远望过去.不远处站着两个年轻男子.其中一个明眸皓齿十分清秀的模样,身上穿着湖蓝色的衣衫,腰间银色丝绦猎猎飞扬.只是那双眼睛刻薄寡情,像是带着一种可怕的冷意。见苏玉楼望过来.那双沁了刀子的眼里立刻荡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似嘲讽似恨意.无法分辨。
    他一震,随即立刻认出了那双眼睛的主人,这双时常在他梦中出现的眼睛,他怎么会忘记!此时此剂,他突然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快步向那边走过去,然而其他公子却拉住了他,连声道:“哎,苏兄要往哪里去!“
    苏玉楼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群人.却已经不见了那人的踪影。
    走在路上.肖天烨灿然一笑,用着一种十分温柔的神情来轻轻唤欧阳暖:“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欧阳暖微启双唇,轻声一句:“我只是觉得,这世上的恶人.似是永远杀不尽的!“
    肖天晔微笑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好人,你面前站的这一个.就是坏到家了,不过是看对谁而已。”
    欧阳暖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肖天晔继续说道:“这世上的不平之事这么多,我却从来也不会管的,
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死不足惜。”
    欧阳暖瞬时停住脚步.轻声道:“哦?死不足惜?弱者就该死吗?”
    阳光映着肖天桦的脸,那张脸上的笑容看不见一点阴影,说出的话却是无比狠毒:“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章明虽是前科的探花郎,说到底不过是个趋炎附势之辈,嫣娘自己识人不明,怪的谁来?”
    说的是实话,然而这实话却像是一把刀子.捅进了她的心口,带来阵阵惊痛的鲜血。欧阳暖闻言微笑.笑容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意,道:“世子说的是。”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最终走到城门。,却看见城楼下面围了许多人,正指着城楼上说着什么。
    欧阳暖抬起头,却见到一个女子穿着桃红色的衣裙站在城楼上.原本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眉目,然而那显眼的衣裙.却让她立刻联想到了这是谁,顿时一颗心如同沁入了凉水之中,冰冷刺骨。
    那女子凄厉地惨呼:“我本良家女子,章明害我一生,生不能手刃负心人.宁愿不得超生.永为厉鬼,世代纠缠!”说着,那女子从五丈高的城楼一仰而下.砰地一声摔下来,跌死在繁华的大道上。
    那鲜红的血流了一地,像是陡然盛开的红花,引来围观人群的阵阵尖叫。
    肖天晔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挡在欧阳暖的身前,不欲让她看见这样可怕的情景。然而他终究晚了一步,这样似曾相识的情景,将欧阳暖的神智整个撕裂.所有无法消融的仇恨与绝望奔涌而出口
    死亡清楚的展现在眼前,积郁日久的苦痛化为无数毒蛇的牙,啃噬着欧阳暖。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有一种无可抑制的痛,撕扯着全身。这样的痛!竟然是如此熟悉如此可怕,令欧阳暖猛然掩面,刹那间泪流满面。
    肖天烨抓住她的手,只觉得那双手没有一丝一毫人的温度,冷得像一块寒冰,几乎让他的心,也跟着一片冰冷,他急声道:“你究竟怎么了?”    他不明白,他永远也不会明白,嫣娘的死在欧阳暖的心中掀起了怎样的波澜,这样的波澜.足以将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化为乌有。
    他还要问,欧阳暖却再也不能忍受,猛地椎开他的手。肖天烨一时愣住.随即伸手去拉她.欧阳暖狠命挣脱.转身快步离开。
    远处的玄景看到这一幕,立刻下令:“快去保护世子!”说着,便快步向人样跑过去。
    肖天烨快步追上去,然而围观的人却如同潮水一般的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他立刻就被人群包围了,淹没了。他伸出手来.想抓住欧阳暖的肩膀。但他的手却被拥挤着的人群推开了。人越来越多,简直像是赶集一样,争着抢着要来看那躺在地上的女尸.谁都想一睹这样惨烈的场景。
    肖天烨并不放弃,他在人群中寻找着欧阳暖,他就要靠近她了,在那至关重要的一刻,突然间一股人流拥了过和 “
    那人流把他和欧阳暖冲散了。   
     他们失之交臂。
    他眼睁睁看着欧阳暖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欧阳暖被人流硬生生冲到了一边.她抬起眼睛,冷冷望着向城门。涌去的人群,眼前似乎浮现起当初抢着去看自己被沉江的人们.一时几乎魔怔.直至耳边突兀的一声:“真的是你?”
    声音并不大.却满是惊喜,欧阳暖闻声回头,与那人眼神正碰了个对面。
    此刻,阳光热烈而温柔.然而欧阳暖却觉得浑身发冷,她看着那男子愈来愈近,眼眸中暗流汹涌.手指不由自主攥紧了。
    “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你    ”苏玉楼一袭极尽华贵的翟纹青色锦衣,唇若丹朱,神采飞扬.他慢慢走近她,像是在走近一个美好的梦.眼神带着一丝喜悦:“欧阳小姐。”
    ——————题外话——————
    (。。。)…大家要看的感情戏,噗.我果真不是写感情戏的料.抹汗,不小心把渣男放出来了。
上一章节:094 你不嫁我不娶慢慢耗
下一章节:096 二小姐的复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