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二小姐的复起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暖看着苏玉楼.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丝奇异。

    苏玉楼第一次离她这样近,不由自主的脸上有种不自然的表情,过了一会,他终于恢复了镇定,看着她的目光满是柔和,嘴角微微含笑.颊边的酒窝在阳光下轻轻荡漾。
    多俊俏的少年郎.欧阳暖看着他,轻轻地笑了,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估计他这辈子还没有在任何一个女子面前这么软声软语过吧!
    前生.他虽然待她很温柔,眼睛里却没有这样的敬畏和幢憬。    他不会是喜欢上自己了吧!
    她看着他,笑得云淡风轻。苏玉楼问道:“欧阳小姐怎么会在这里?”他看了看她身后.奇怪道:“怎么身边也不带个丫头?”
    这两年来,她先是在镇国侯府养伤,后是在欧阳府深居简出.除非必要的应酬很少出门,他几乎费尽心思却也没办法接近欧阳暖,却料不到此刻竟然在大街上碰到了她,更奇怪的是.她这样的贵族干金,出门必然是前呼后拥,怎么会连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今天是我娘的祭日,我来宁国庵拜祭她,后来觉得心情烦闷便出来走走.刚才觉得有些。渴,红玉她们去为我取水去了。”欧阳暖轻描淡写地回答。
    苏玉楼见她一身男装打扮.想起刚才看见她与一名年轻男子站在一起.猜到她必然有所隐瞒,心中不免微微沉了下去。然而他心机颇重.将这一点、的不愉快很快忘记了.微微一笑:“欧阳小姐刚才是不是吓着了?”
    欧阳暖一怔,随即意识到他是在说嫣娘的事,她看了一眼城门的方向.轻声道:“是有些可怕。”
    苏玉楼缓缓说:“的确,那位姑娘可惜了。”
    可惜?嫣娘的死,在苏玉楼的口中仅仅是可惜。欧阳暖强压下心中汹涌的厌恶与帐恨,静静道:“没什么可惜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而已。”
    苏玉楼神色间却是深以为然.肃然道:“欧阳小姐说的对,似探花郎这样始乱终弃.一定会有报应的。”
    欧阳暖面上微露一缕笑:“但愿如此。”
    苏玉楼默然看了欧阳暖半响,又轻声道:“欧阳小姐,这两年来,我娘为我筹谋了很多婚事.但是不管她选了谁家的小姐,都不合我的心意。这些话原本我不该和你说,但我总想你能明白,我只希望…你能在我旁边 …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死心,当面竟然说得出这样的话,恐怕是自视太高了.认为他喜欢,别人就一定愿意,欧阳暖心中冷冷一笑.不予置否。
    苏玉楼凝望着欧阳暖,轻声道:“我知道欧阳家的门第.苏家无法匹配。但除了门第以外.我有自信.比那些公侯之家的公子更配得上你.…”    欧阳暖冷冷打断道:“苏公子.你说完了吗?我也该回去了。”
    苏玉楼一愣.面上顿时有些受伤的神情:“你为什么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难道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欧阳暖直视他:“我不讨厌你。可你不该这样和一个女子谈论如此轻浮的话,这是对你自己的放纵,也是对我的不敬!”
    苏玉楼一愣,随即柔声道:“你不高兴了.因为我实话实说吗?可平日里我并没有接近你的机会,这只是希望你明白.我是真心的喜欢你。我第一次这样去请求一个小姐!我知道.除了我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是.你愿意就这样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选择一个连你自己都不认识的男子吗?你相信他会疼爱你、照顾你,与你情投意合、举案齐眉吗?我却不同,我有这样的自信.比任何男子时你都好!欧阳小姐.你要是能了解我.就该知道我刚才对你说得每一句话.没有一句谎言!”
    来了.这些话终究还是说出了。。前生他说过同样的话.感动了足不出户、娇羞怯懦的欧阳暖,今生他还想用同样的言语打动自己,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欧阳暖冷声道:“苏公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玉楼盯着她,语气十分认真:“小姐也许不知道,我爹从始至终只娶了我娘一个女人,我保证,也会像我爹对我娘一般,一心一意地对待你。这样的许诺,我相信那些与欧阳家门当户对的豪门绝不会给你!”他靠近一步.目光似火又似冰.折射出他心中翻涌的情绪.“嫁入公侯之家.固然是门当户对,夫荣妻贵,可是你知道你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吗?你的丈夫会一个接着一个的纳妾,纵然他不愿意.那些规矩利益也会逼着他这么做!欧阳暖,我知道你和那些贵族小姐都不一样.你愿意过那种争斗不休的日子吗?!    夫妻和睦,恩爱白头,苏玉楼的许诺.是天下间所有的女子私底下想要口中却都不敢说的要求,因为她们一旦提出来.就会被人说成悍妇.犯了七出之条!如果是别人对欧阳暖说这些话,她纵然不全然信任,也必然会有所动容.可偏偏是他!前生他正是用这样的承诺打动了自己.欺骗了自己.让她以为他必然会遵守承诺,一生照顾爱护她。试想一下,如果一个男子真的能够做到终生不纳妾.与妻子恩爱到老.岂不是比任何的荣华富贵更要打动人心吗?尤其是——一颗少女的芳心。可是.当年的欧阳暖却没有想到,苏玉楼确实做到了不纳妾,却想要换了妻子,还要生生迫死自己的发妻!
    想到这里,欧阳暖敛了眼中的厌恶,淡淡望着他:“苏公子,这些话你不该对我说,说了也无济于事,我的婚事,并非我自己可以做主的,希望你明白这一点.不要再做无益之举。”
    “你不相信我!”苏玉楼一怔.面色雪白。
    “不,你能否做到,都与我无关!”欧阳暖直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你!“苏玉楼深吸一口气,面色阴沉地吓人,他冷声道:“欧阳暖,我没想到,你是这样势利的女子!”
    原来在苏玉楼的眼中,毫不犹豫地相信他的这番谎言.降格以求与他共谱鸳盟就是良善.拒绝他的求爱就是势利女子,当真是可笑的逻辑!
    “欧阳暖,我即将参加这次的科举,到那时候,我会让你明白,你错的有多么离谱!”苏玉楼毕竟是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他再也无法忍受欧阳暖冷淡的目光,迅速地转过身,大步离去。
    科举吗?欧阳暖看着他疾速离开的背影淡淡一笑,原来他打的走这样的念头。可惜.欧阳家并非戏文里的知府,她欧阳暖也非对书生一往情深的知府千金,更遑论苏家根基尚浅,就算他中了状元又能如何?
    “看样子,这位苏公子还是你的追求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欧阳暖回头,看到肖天烨站在身后。他此刻的表情有些阴沉,见到欧阳暖向他看过来,他微微笑了:“他是想要借由科举脱离商人之子的束缚。”    欧阳暖语气很淡:“苏公子文采风流,想要一举夺魁并非什么难事。”    肖天晔心头一跳,认真去看欧阳暖的神情.温暖的阳光正照在她的脸上.带着一种奇异的色彩,让他一时分瓣出她这句话究竟是褒奖还是讥讽。只如 ...刚才看到她和苏玉楼并肩而立.似乎在说什么悄悄话的模样,他控制不住的脸色青寒,紧抿着唇.眉蹙成从未有过的结,紧得似乎要抚住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那一刻,他差点以为自己的心疾被气的发作了。在他为她担忧不已的时候,她竟然和别的男子说说笑笑,很是轻松的模样.所以他一直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后面观察.好在欧阳暖对苏玉楼说话比对自己还要冷上十分,否则他不能保证苏玉楼今天能安全地走出这里!
    “世子可知道.这一届的主考官是谁?”欧阳暖似乎不经意地问道。
    “是张四维。..肖天晔脱。而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语气变冷道.”此人历任编修、翰林学士、吏部侍郎、礼部、吏部尚书.现为大学士.最要紧的是,他是出身于越西盐商世家。”
    “正因如此.想必张大学士对于苏公子会更觉几分欣赏.这样一来,他的胜算自然比别人多出三分。”欧阳暖这样说着,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肖天烨盯着她,冷厉说:“除了他那张骗人的脸,我看不出他还有什么过人之处。”他字字钻心,语气中的酸意已经不加阻挡。
    欧阳暖定神微笑:“世子小看苏公子了,他可不光只有这张脸而已,他可是有江南第一才子之名.这一点,世子还不知道吧。”
    听她这样夸赞苏玉楼,肖天烨的表情更加难看,眼中冷冷的寒意一掠而过,颇为不悦:,.怎么,你竟时他这样了解?”
    欧阳暖忍住笑意,认真答道:“这一点早已是街知巷闻的消息,只要稍加留心便会知道.世子眼高于顶,自然不会把区区一个商人之子放在眼中了.却不知道,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不说张大学士.就说王贤大都督,他也是商人家庭出身.同样科举入官.从刑部主事一直做到大都督,总管延、宁、甘、宣、大、同六镇军务,世子焉知苏公子不会成为第二叮,王都督呢?”wWw.uXier.com
    肖天烨凝望她。欧阳暖眸子里却藏着水泽盈盈,她先笑了,肖天烨也微笑,道:“你可知,王贤之能非寻常人可比,苏玉楼算什么.也敢与他比肩,....”,
    欧阳暖摇头:“我说的不过是可能,毕竟苏公子......”
    肖天桦冷下脸.用深沉的嗓音说:“好了.不要在我面前。。声声提到别人的名字.我不喜欢。”
    那一瞬间,欧阳暖已经从肖天烨的眼中看到了强烈的厌帐情绪.她垂下眼,微微笑了,苏玉楼,只怕你此番参加科举.路途不会太顺畅了......
    有些事情,不必自己动手就能取得最佳的效果,何乐而不为?
    肖天桦望着她,似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刚才你为什么突然跑开?”
    苏玉楼问她是不是害怕,然而肖天烨却问她为什么突然跑开.这两者听来差不多,却有本质的区别.至少肖天晔知道自己并非是出于恐惧。欧阳暖依旧笑着,淡淡道:“鸳鸯织就欲双飞,终究是没有飞成,反倒落得个红颜身死的下场......我只是”s中有些感叹罢了。”
    “不过是所托非人罢了.还有她自己太贪心口若她一心只求夫妻恩爱不求妻凭夫贵.或许今日丈夫虽然不是探花郎.却还在她的身边.也不至于沦落到此地步了。”肖天晔冷淡地说。
    欧阳暖的眼中漫上了一层凉薄如霜的清冷.徐徐道:“善始未必能得善终。不知她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是否有一丝后悔。所以佛经才说.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危惧.命危於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於爱者.无忧亦无怖了.果真如此啊。”
    肖天烨在那一刻,突然明白了她所言的意思,这是对他的一种拒绝,虽然委婉,他却听得很清楚。与此同时.他听到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声断裂。紧接着,他觉出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那是血。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心里的血。
    一路沉默着.他亲自送欧阳暖回去.一直看着她坐上欧阳家的马车.放下车帘。
    欧阳暖始终没有对他说一句话,似乎完全对这一切失去了兴趣,包括他今天所作的一切。肖天晔在帘外慢慢地.一字一句地道:“欧阳暖.你想叫我死心,绝无可能!”他说完.调转马头扬长而去。
    菖蒲咋舌道:“这个世子爷,也太霸道了.简直是过分——哪里有他这样无礼的人啊,小姐,您千万不要理睬他!”
    红玉担忧地看着面容平静的欧阳暖:“小姐....”;    欧阳暖摇了摇头.微微合目:“走吧。”
    欧阳暖在马车中换回了女装,回到欧阳府中,先是去寿安堂向李氏回禀。走到院子里却看到玉梅走过来,面色似乎有些奇持。
    红玉悄声问玉梅:“怎么了?”
    玉梅伏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红玉一下子愣住了:“此话当真?”玉梅点了点头,红玉立刻快步走到欧阳暖身边道:“大小姐二小姐来了。
    欧阳可?自从林氏被禁足.她可是一次也没有来过寿安堂。欧阳暖隐约觉得有些问题,脸上却没有露出惊讶之色,道:“先进去吧。”
    玉梅俯身,恭敬地替她掀了帘子。
    欧阳暖走进去.就看见欧阳可在李氏面前跪着,嘤嘤哭泣,这时候李氏看见欧阳暖.脸上顿时浮起一丝笑容:“暖儿你回来了,来看看你妹妹,她一来就请罪.跪在这里不肯起来.你劝劝她吧。”
    欧阳可穿着一袭透着淡淡粉色的素罗衣裙.头上只带了两技碎珠发誓.眉目悲戚.妆容简单.跟往日里那个艳丽多姿的欧阳府二小姐简直判若两人。
    欧阳暖微微笑道:“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直跪着呢?快起来吧。”    欧阳可看着欧阳暖.法然欲泣道:“姐姐.往日里都是妹妹的不是,是我年纪小不懂事,尽惹祖母和爹爹生气.还一味胡搅蛮缠,处处与姐姐为难.现在妹妹知道错了.求姐姐大人大量,原谅妹妹!”
    “妹妹这话是怎么说的,亲人之间哪儿有隔夜仇。”欧阳暖心中一顿.脸上的笑容却亲切了两分,“有什么话站起来说吧。”说着,她便去搀扶她。
    欧阳可仍然跪在地上不肯起.抬起梨花带雨的一张脸.可怜兮兮地转头看着李氏:“祖母.一切都是可儿不好,可儿叫您失望了,以后必然不敢再如此了。”又转了个身,朝着欧阳暖站立的地方重重磕下头去:“姐姐.以前全都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求你别和妹妹计较。”
    欧阳暖抬起眼睛.看着站在一旁看戏的李姨娘,笑道:“姨娘,还不快把妹妹扶起来,我一个人搀不动呢!妹妹身子不好,哪里能一直跪着呢!“    李月娥一愣,随即带着笑容要去搀扶欧阳可,却被横伸出来的一只手拦住了,“怎么敢劳烦姨娘动手,奴婢来吧。”
    说着,这女人将欧阳可从地上扶了起来,欧阳可靠倒在她身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后悔到了极点的样子。
    欧阳暖的目光落到这突然出现的妇人身上.笑容一冷:“芮妈妈,你回来了。”
    那被称为芮妈妈的妇人看起来不过三十余岁,显得年轻妩媚.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端正的鼻子下面,有一张轮廓鲜明的嘴,看上去很有决断。
 她将欧阳可交给旁边的夏雪照顾.随即跪倒在地,磕头道,“是,奴婢见过老太太,大小姐。”
    欧阳暖把目光转向欧阳可.笑道:“可儿.我记得苗妈妈三年前就回乡去了——”
    欧阳可一愣,似乎很有些忐忑地道:“姐姐,原本跟在我身边的丫头秋月、冬荷都犯了过错.现在只剩下夏雪和几个不顶用的小丫头.所以我才想让芮妈妈回来,她是我的乳娘.从小服侍惯了的.”说着哀求地看向李氏.“祖母......您干万不要赶芮妈妈回去.”..川一副担忧的样子。
    李氏看了欧阳可一眼,淡淡道:“苗妈妈是个妥当的.她愿意回来照顾你,我也放心许多。好了.你今天也累了,早些回去吧。”说着.她挥挥手.一昏不想再说的模样。
    欧阳可眼泪汪汪地领着芮妈妈告辞出去.欧阳暖看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欧阳可今天这一出,是为了将早已回到乡下的芮妈妈留下,还是演出来赢得李氏的信任呢?还有李氏.明明放弃了欧阳可,现在又为什么肯在她身上花心思呢?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缘故?或者说,欧阳可挑选今天这样的时机演出这么一出戏,是否得到了李氏的默办 …一连串的问题在欧阳暖的脑海中闪现。
    李姨娘看了一眼欧阳暖.柔声地道,“老太太,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氏笑道:“怎么了,和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李姨娘面露担忧地道:“老太太.二小姐那个脾气..””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事来.您这么容易就原谅她了.以后会不会..…“
    李氏端了神色,严肃地道:“你怎能这样说!她还是个孩子!原先是因为有个糊涂的娘.现在她知道错了,也不再跟着她娘瞎搅合。月娥.你是她的长辈,更应该多包容些才是!何必还死缠着以前那些事情不放?暖儿.你说是不是呀!“
    李氏紧紧盯着欧阳暖,似乎想要在她脸上找出蛛丝马迹来,欧阳暖语气和缓地道:“祖母说的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做错些事情在所难免,只要她认错也就行了。再者说.祖母都原谅她了,咱们还有什么不原谅的呢?”
    李氏的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失望,却点点头,脸上露出赞许.“暖儿说得对.就该如此。”
    李姨娘还不死心,却看到李氏微微合上双目.似乎真是累了的模样.便也不敢再言语,和欧阳暖一起退了出来。
    走出寿安堂,李姨娘端详着欧阳暖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二小姐还真是厉害.在老太太跟前跪了一上午.也就换得原谅了.听说这芮妈妈素来是个精明强干的主.不知道这一次回来有什么算计,大小姐,您可要干万小、心才是。”
    欧阳暖闻言挑了挑眉:“芮妈妈本来就是妹妹的乳娘,与她关系是极好的.若不是当初她的丈夫突然没了.她也不会跑去乡下守孝.如今她再回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李姨娘.既然祖母都已经开了金。,这件事就是板上钉钉了,你何必多想呢?”
    李姨娘陪着笑道:“大小姐.我可是为您着想呀!您想想看.自从夫人被关起来之后.二小姐也跟着恨透了您.依照她的性格.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今天她做小伏低.哭哭啼啼的,若是真的诚心悔过那还好,若不是这样.只怕里头大有名堂了.”...”
    欧阳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哦.姨娘觉得是这样吗?”
    “自然如此了,您不知道,今儿早上您出门进香.前脚刚走,二小姐后脚就去寿安堂门。跪着了,老太太刚开始不肯见她,她就一直在那儿跪着.那叫一个泪如雨下啊.跟亲娘没了一样,哭的可伤心着呢。老太太瞧着实在可怜.这才让她进了门。要我说.这时间上也实在是太凑巧了,就跟设计好了似的。”
    李月娥说了几句,见欧阳暖不答腔.只得又道:“大小姐.我进门晚.又碍着身份不好多管.您看这件事酬 ”
    欧阳暖避而不答,笑道:“姨娘辛苦了。”又吩咐红玉:“去将今天在宁国庵里咱们求来的那串檀木手串取来.送给姨娘。”
    李姨娘一愣,就听到欧阳暖笑着说:“这手串是大师开过光的,据说十分灵验,是我为了姨娘早生贵子持意求的。”
    李月娥笑道:“这怎么敢当?真是多谢大小姐了。”
    欧阳暖认真地看着她:“妹妹年纪小不懂事,芮妈妈又刚刚回来,梨香院那里.还要劳烦姨娘多费心了。”
    李姨娘听在耳中.顿时会意,脸上却不动声色,又讲了几句闲话,这才转身走了。
    红玉将一切看在眼中.担忧地道:“大小姐,也不知二小姐这一回事不是真心改过了?”
    欧阳暖面上浮现出一丝讥消:“她?只怕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老太太也太宽厚了,这样就原谅她了,岂不是自找麻烦吗?”红玉皱起了眉头.菖蒲跟在旁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欧阳暖望着寿安堂的方向,温静的语调掩不住淡淡的冷意:“你都能看明白的事.她能不明白吗?”
    这件事情之中,欧阳可作了一场负荆请罪的大戏.可也要李氏愿意陪她演出才行.问题的关键就是.李氏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
    晚膳时分.欧阳可意外地出现在了大厅里,换了淡蓝色家常衣裙,仍然是素净低调的装扮,眼圈红红的.一副近乡情怯的模样,生怕别人嫌弃她一样,十足的楚楚可怜。
    欧阳爵看到她,脸色慢慢的变了,他转头看向欧阳暖,却见到她笑着站了起来,迎上去道:“妹妹来了。”
    “爹爹…我想陪祖母和您一起用饭。”欧阳可对着欧阳暖怯生生地一笑,随即看着正位上的欧阳治,眼睛里流露出更多的惊慌,如同受惊的免子,仿佛不知该怎么办的样子。
    欧阳治一愣,随即看向李氏,李氏脸上露出笑容,道:“既然人都来了,就一起吃吧。”说着率先拿起了筷子。
    既然李氏都发了话.欧阳治便也点点头,道:“坐下吧。”
    欧阳可很是谦卑地坐在了最下首的位置,神色忐忑不安,时时看看李氏和欧阳治的脸色,又不住的抬起头对欧阳暖姐弟露出讨好的笑容。
    这样楚楚可怜的欧阳可,简直与之前嚣张跋扈的模样判若两人.欧阳爵不由自主蹙起眉头。
    欧阳暖替欧阳可夹了一块八宝素鱼.柔声道:“妹妹.多吃一点吧 “    这是欧阳可最讨厌的菜色,若是往日,她一定碰也不会碰的,可是现在.她却笑着举起筷子将素鱼吃了下去.脸上浮起甜美的笑容道:“多谢姐姐    欧阳暖点点头.眼神顺势看向她身后的芮妈妈,却看到对方垂首侍立.一导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脸上不由微微露出一丝冷笑。
    欧阳治看着她们姐妹和睦,这才点头道:“这才像话嘛,可儿,前些日子你实在太胡闹了.现在可知道错了?”
    “女儿知道错了!再也不敢犯错”.””欧阳可哽咽起来,一双大眼睛红红的.里面盛满了泪水,却是一滴也不敢流出来的模样.反倒更加惹人恰爱,她单薄瘦弱的肩头抖动着.颤声道 “求爹爹原谅我。”
    欧阳治冷哼一声,刚要说话,李氏却笑道:“瞧瞧你.吃饭就要好好吃饭,教币,孩子到别处去。”
    这样一说,既替欧阳可解了围,又让欧阳治明白了自己的态度,果然.欧阳治淡淡道:“既然老太太都发话了,以前的事情就不必提了。你从今往后    可要痛改前非。”
    从始至终,欧阳暖面带笑容看着欧阳可。倒是李姨娘和王娇杏.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的盯着欧阳可.眼神十足的惊讶。
    用完膳后.各自回去,欧阳爵拉着欧阳暖似乎想要说什么.欧阳暖却什么也没有向他解释.因为她已经明白.有些事情,总要他自己领悟才好。若今天这顿饭,他什么都看不出来.那么她再多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
    当天晚上,欧阳可来听暖阁拜访。
    欧阳暖命人上了茶,柔声问道:“妹妹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可儿是来给姐姐请罪的。”说着,欧阳可便向着欧阳暖跪了下来,磕了个头。
    “都说了不再怪你.怎么好端端的又这样!”欧阳暖立刻去搀扶她.她却不肯起身.硬生生将这个头磕完,才勉强站起来,坐在流云纹紫檀木椅子上.却还是一昏法然欲泣的模样。
    方嬷嬷在一旁看着她那神色.心中厌恶到了十分,却只能笑着道:“二小姐可千万别再哭了.哭肿了眼睛若是从这里走出去,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大小蛆欺负您了呢?”
    芮妈妈笑道:“方嬷嬷言重了,不过是姐妹之间感情好罢了,别人纵然看见了,也不会乱嚼舌根的,欧阳家可没有那么不懂事的下人!“
    方嬷嬷一愣.旋即认真地打量起苗妈妈来.见她也笑着望向自己,顿时沉了脸不说话了。
    欧阳可抽泣着说:“这些日子以来.可儿一直在自我反省.从前真的是太过任性妄为.竟然对着姐姐也说了好多不成体绕的话.现如今想起来真是十分后悔。好在姐姐宽宏大量.竟然能原谅妹妹,不然从今往后我心中都不得安宁了。”
    欧阳暖看了她一眼,笑道:“妹妹只是天性率真罢了,哪里就说得上任性妄为了。”
 她的话像是让欧阳可很激动,她红着脸,急切地说:“妹妹在梨香院呆了这么久,变得笨嘴拙舌,连话都不会说,只望姐姐不要嫌弃我.多教导我一些,将来见客的时候才不至于失礼于人。”她的神情就像是那种急于在大人面前表现的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无比真诚,丝毫不像是作伪。    菖蒲盯着欧阳可,心道果真应了那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自从这位芮妈妈来了以后,二小姐睁眼说瞎话的功力是见长啊!
    见欧阳暖含笑不语.欧阳可低下头去,“可儿知道.如今自己只是个残废,谁也不会喜欢我的,我也没有旁的奢望,更不敢和姐姐争夺什么,只是希望将来能有个出路罢了.若是再这样被关着.一辈子也就这么毁了,姐姐就当是可怜我,但凡有什么应酬不要忘了我.便也足够了。”语气无限凄凄    欧阳暖淡淡望着她,笑道:“咱们是姐妹,有好事我自然不会忘了你,妹妹何至于此呢?”
    欧阳可对芮妈妈使了个眼色.芮妈妈立刻捧出一幅画来,笑道:“大小、姐.这是二小姐费了好多心思才寻来的.说要送给您。”
    欧阳暖只看了一眼,便认出那画上的名款,“这是 ”
    欧阳可笑的很温柔:“这幅雪夜登山图.是当年的镇国侯偶然经过一个寺庙留下的.被那住持保管了三十年.如今交给姐姐,也算完璧归赵了。”    “妹妹真是费心了。”要找这样一幅画,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心思,欧阳可好大的人情,又如此懂得自己的心愿.“…欧阳暖微微笑着.抚摸着这幅画,露出十分喜悦的模样。
    欧阳可似是松了一口气道:“姐姐喜欢就好。”
    无事献殷勤必然没好事,红玉和方嬷嬷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深深的戒备。
    “姐姐.你如今都和谁家的小姐来往?可曾参加什么聚会.我好久不出门,都不知道她们还记不记得我了。”欧阳可端详着欧阳暖的神色,语声怯怯地道。
    欧阳暖亲和地对着她笑:“妹妹既然出了梨香院,便应当多出门走走,一切都和从前是一样的。”
    欧阳可微微一笑.显得天真无邪,“姐姐说的对,我是该多出去走走了    欧阳暖看向欧阳可的腿,又似乎不经意地转开,目光带着怜惜,轻轻拂来:“妹妹想开了就好。”
    欧阳可面色一白,随即低下头,绞着手中的帕子。
此刻.欧阳暖的目光轻轻扫过芮妈妈,眸子里带着映出千转百回的流光   
——————题外话——————
    你们这么着急为毛呀.我说过戏份没有铺陈开,男主们也还没有开始争夺,等他们争夺完了你们再炸毛呗,实在不行写双结局也是一样的,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节:095 永为厉鬼世代纠缠
下一章节:097 武国公府上门提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