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武国公府上门提亲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欧阳可离开以后.方嬷嬷对着她的背影冷冷望了一眼.回头对欧阳暖道:“大小姐,依老奴看.二小姐这一回肯定有什么目的,您可千万要小心口    欧阳暖淡淡一笑:“是真心悔过还是故弄玄虚,只要试一试.也便请楚了。”

    方嬷嬷睛一亮,就看见欧阳暖向菖蒲招了招手,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菖蒲点点头,快步离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娇杏便在欧阳可去寿安堂的路上拦住了她。今天欧阳可穿着一件鹅黄绣梅花衣裙,鸟黑的发髻上别着一只白玉琴.全身装扮十分素净,与往日里的艳丽大相径庭.王娇杏脸上笑得和善:“二小姐怎么打扮得如此素净.远远看来我都没有认出您?”
    欧阳可看了一眼旁边的菌妈妈,连忙笑道:“姨娘不要拿我取笑,如今我还在思过.平白穿的那么艳丽.哪里还有思过的样子呢?”
    王娇杏笑了笑.“二小姐真是谦卑,您好歹是这府上名正言顺的干金.哪里能这么朴素,岂不是叫外人看了笑话?”
    “我说的可是肺脏之言。”欧阳可连忙道。
    “我只是说笑,二小姐何必这样紧张。”说到这里,王娇杏又叹息一声.面上无限惘怅,“二小姐的心思我哪里能不明白呢?”说着,她美丽的眼睛瞟向欧阳可,“夫人被关了这么久.亲娘正在受苦,换做我是二小姐.也没有装扮的心情,说起来,我到底是从夫人院子里出来的,心里还念着夫人的好,所以才想对你说几句话.不知你会不会嫌我多管闲事?”
    欧阳可看着她.眼睛里飞快闪过一丝什么.脸上带笑道:“姨娘有什么想说的?”
    王娇杏身子稍稍靠近了她些.压低了声音.“二小姐.不是姨娘要说.你现在这种示弱的法子虽一时起作用.能够引来老太太和老爷的怜惜,却不是长久之道。大小姐手段很是毒辣,你一味的示弱,只会让她更加嚣张.到时.有你的苦头吃!”
    欧阳可眼神微动.“妓娘这话我就不懂了,我现在是真心悔过,怎么就是故意示弱呢?”
    王娇杏笑了笑.显得高深莫测.低声道:“二小姐,我是将你当成自己人.为你好,才这么说,有哪里说得不对的,您可不要见怪。”
    欧阳可笑着说.“姨娘不用再绕弯子,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王娇杏看了芮妈妈一眼,道:“不知道二小姐能不能屏退左右?”
   欧阳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苗妈妈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没什么不能告诉她的。”
    芮妈妈垂首.从一开始就一言不发.像是完完全全的木头人。
    王娇杏脸上笑容一收,正色道:“既然二小姐如此说.姨娘就有话直说了。二小姐,如今的形势你也应当清楚,夫人被关在那福瑞院里头受苦,李姨娘指示人一日三顿送投饭.夫人过的日子连最下等的丫头都不如。老太太和老爷都向着大小姐.她还有个将来要继承家业的亲弟弟,再加上咱们府里的下人们最是势力,见你没了亲娘照顾.腿脚又不灵便,心中根本就瞧不起你…”说到这里,王娇杏连连摇头,一哥满是担忧的样子。”说实在的,你在府里能指望谁?只能指望你自己!你可要好好谋算.千万不要再被大小、姐设计,要不然只怕连立锥之地都没有了!你若是愿意.我倒是有一些好法子能帮帮你川
    欧阳可一愣.眼睛里立刻流露出愤愤的神色.同仇敌忾的话差点说出口.芮妈妈恰到好处地笑道,“瞧瞧姨娘说的这话,倒像是在挑拨小姐们的关系,大小姐可是二小姐的亲姐姐.怎么会害她.你这样说.反倒让人觉得你别有用心....六
    王娇杏冷笑一声,继续压低了声音说:“苗妈妈.你说这话就是怀疑我了?你也不想想.府里头我跟李姨娘不是一派的.大小姐也瞧不上我这样的出身,我能指望谁?不过是多找个同盟罢了,你连我都不相信,还能相信什么人?”....”说着,她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声音变得阴沉无比.“二小、姐,你对大小姐做小伏低,可是她可曾对你有什么表示?大小姐这个人,你比我要了解得多.她若真是良善的人,夫人为何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你若是还是一味韬光养晦没有行动.她早晚将你一并收拾了,到时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难道你要过那种日子吗?与其如此,你还不如同我合作......“
    欧阳可本来听得很入神,对王娇杏唱念俱佳的表现已经信了三分。可是忽然的,芮妈妈提高了声音说道:“姨娘,我知道你是为二小姐好.可是你这样说实在太不成休统了!”这么一声厉喝.王娇杏被她吓了一大跳,怒道:“乱嚷什么.我不过是一片好心….””
    话还没有说完.芮妈妈不着痕迹地雅了欧阳可一把,欧阳可一惊.顿时反应过来,大声说:“姨娘.我不知道你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但是我告诉你.我相信老太太.相信姐姐!老太太她虽然对我严厉得很,但却全都是为了我好,就说我被禁足的时候.一应用度从来没有短过我的!姐姐更是端庄善良,识得大休,绝对不是你口中说的那种心思叵测之人!我知道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很过分,如今我也不敢犯那些错了,也绝对不敢再嫉妒姐姐!我只是想要他们都能原谅我,能有点平静的日子过,旁的我是再也不会乱想了!老太太和姐姐这样宽宏大度,一定会对我好的,如果你再在我面前说她们的坏话,我就回禀了爹爹赶你出去!“
    王娇杏气得脸涨成猪肝色.愤愤道:“二小姐,我全都是为了你好啊.   
     就在这时候.欧阳暖扶着李氏从走廊处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不少丫头妈妈们。
    王娇杏见到,立刻换了一副笑脸.行礼道:“给老太太、大小姐请安一    李氏素来十分厌恶这个妖里妖气的姨娘,此刻冷冷望了她一眼.目光十分冷酷,王娇杏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地看向欧阳暖,见到她对着自己微微一笑.不由得定了定心,恭敬地行了个礼后告退了。
    欧阳可脸色一下子涨红了,慌慌张张地说:“老太太 “.我....””
    李氏点点头,笑道:“我虽然没有听见王妖娘说了什么话才激得你发怒.但刚才却听到你的肺膀之言.祖母心里头真是高兴得很,好孩子.快过来吧!”说着.她向欧阳可伸出手,欧阳可立刻笑了,赶紧走过去依在李氏身边.一副欢喜的模样。
    欧阳暖冷眼瞧着,一声不吭.王娇杏会说这些话,全都是出自她的授意,让她意外的侧是欧阳可说的话。这番话还真是恰到好处.简直就像是知道李氏会来一样;”…欧阳暖的目光在芮妈妈的脸上打了个转.微微的笑了,这个苗妈妈.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从这一天开始.欧阳可每天都会去寿安堂请安,陪着李氏从天气冷暖.说到日常饮食.再到养生秘诀,整个人柔柔弱弱,轻声细语,几乎变了一个样子。唯一叫人奇怪的,就是她绝。不提林氏,甚至于连问都没有问一个字.仿佛彻底将这个人遗忘了一般。
    欧阳暖将一切看在眼中,也不去管她。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天,张妈妈突然到听暖阁来了,一进门就笑道:“大小姐,定远公家的周老太君和周二夫人来了。老太太让您去一趟呢!”
    欧阳暖不由皱了皱眉,定远公府与欧阳家素来没有密切来往,周老太君更是自恃身份.有些瞧不上李氏的,怎么会突然来拜访呢?
    此刻的寿安堂十分热闹,欧阳暖在帘子外面就听见周二夫人爽朗的笑声:“老太君早就想要来拜访,一直抽不出空呢!”
    “正是.贵府与我家就隔了两条街。”李氏笑着:“是该多走动走动的
    就听见周二夫人笑着:“早就听说大小姐有一幅百寿图,得了老镇国侯的真传?这是真的吗?”
    李氏呵呵笑:“这也是外头以讹传讹,她小小年纪,哪里就能比得上老侯爷的功底.不过是勉强能看罢了。”话说的谦虚,听着却隐隐含着骄傲。    同老太君笑道:“老太太谦虚了.京都里头这些个小姐们,若真正论起德言容功.你家大小姐可是数一数二呢!“
    李氏正要说话,玉蓉笑道:“老太太.大小姐来了!“
    “进来吧!”李氏笑着应着,欧阳暖对着玉蓉微微一笑,就走了进去。    周老太君一身米粉色底子福寿吉祥纹样镶领上朽,宝蓝撇花缎面蔽膝青白色马面裙,微笑着向欧阳暖望过来。上一回,欧阳暖在宁国庵与她是见过的.所以也并不陌生.先上去给她见了礼,随后望向一边的周二夫人。只看见对方生得容貌姣好,气质华贵.一身玫瑰紫圆领对襟裙衫,用银色滚出宽边距.金色别针压领,衣襟左右各有一朵盛开的富丽牡丹.戴了青金石的耳坠。她是周家二房的夫人,说起来.是周芷君的婶娘。
    看见欧阳暖.她立刻笑了起来:“哎呀.我原先以为我们家的芷君就已经天底下难寻了,谁曾想欧阳家还藏了一个这么清丽的姑娘。”
    欧阳暖曲膝给她行礼,周老太君笑道:“那是你没见识,我一早跟你说过,欧阳家大小姐是个顶好的。”
    “是我孤陋寡闻啊!”说着,周二夫人携了欧阳暖的手细细打量,“难怪了,难怪了啊!”她脸上的笑容颇有几分暧昧,说不清道不明。
    这话说出来,欧阳暖虽然还是在笑.眼睛深处的笑容却没了。她突然意识到,这一次的拜访并不单纯。欧阳暖一面朝李氏望过去,一面笑道:“祖母.您叫孙女来是。
    李氏笑了,道:“把你前几天绣的那屏风拿来给周太君看。”
    欧阳暖一愣.随即笑着应道:“是。”她轻声吩咐红玉去取屏风过来,一回头却看到周二夫人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心中不由得更加狐疑。
    过了一会儿,红玉手里捧着那只有半尺高的屏风进来。周太君放眼望去,只见屏风整休为朱红金黄亮色构成,着色雍容大气。
    周二夫人不由的站了起来.细细端详着这件屏风。屏心上是一位笑容可掬的寿星.拉着寿杖,显得和蔼可亲.寿星的寿杖下还悬挂有一只寿桃,最奇特的是,这幅寿星图并不是一幅画.而是由“福”、“禄”、“寿”三个字以绘画形式组成的图案。图案的整休是一个“福”字.仙鹤和浮云组成福字的左半边.拉着寿杖的寿星是福字的右半边。”禄”、“寿”二字藏在“福“字中间,构思十分巧妙。
    周二夫人惊叹道:“老太君您看,这幅画中的仙鹤、寿星、寿杖、寿桃浑然一体.可谓匠心独运了。”
    周老太君看着,不由得满意地点点头,笑道:“是啊,心思真是巧!”她心中暗道,好在镇国侯府嫁入太子府的不是欧阳暖.否则依照她的才情模样,只怕芷君要费很多心思来压制她了。
    李氏并没有想到周老太君的心思,只是笑道:“你们瞧,这屏风上的各样图都是暖儿画出来,持意请师偻来照画的样子雕刻的。”
    众人闹言,不由得更加仔细地望去,只见这件屏风最上面雕刻着蝙蝠、荷花、牡丹、喜鹊、梅花这些窝意吉祥的图案,交错相间,跃然于薄薄的木板之上,栩栩如生。屏风底部共分三行.第一行有六幅图画.分别雕刻有花卉、瑚蝶、蝙蝠、祥云等,精巧别致。第二行有八幅图画,在这不大的面积上却雕刻有十余名美丽的女子,或绣花或扑蝶或读书或赏月,形态各异,传神逼真。第三行有六幅图画,雕刻有狮子、凤凰、花卉等,整件屏风沉稳而充满灵气。
    周二夫人又是把欧阳暖一通好夸.然而欧阳暖脸上的笑容却是淡淡的。
她总是觉得,这一次周家的人来的很蹊跷。
    看完了屏风,欧阳暖便从寿安堂退了出来.她向红玉看了一眼.红玉立刻明白过来,转身快步离去了。
    看到欧阳暖离去,周二夫人才笑了笑:“老太太.其实今儿个.咱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武国公府.老太太是晓得的.那是一等一的富贵公侯之家,武国公夫人托着老太君为她家大公子说一门亲事,老太君思来想去,这京都里头能配得上大公子的姑娘可不多.最后便想到了您家的大小姐。”    武目公府的大公子,说的当然就是陈景睿。李氏一听武国公府.心里头就是一跳,自从出了陈兰馨的事情.她就一直暗地里防备着这武国公府,生怕人家将这笔账错赖在欧阳家的头上.只是她千算万算.愣是没有想到.陈家会替陈景睿来提亲。想到这里.她脸上带了三分笑,“二夫人这是在开玩笑吗?我听说,陈家大公子可是有未婚妻的人。
    周老太君兀自喝着茶,坐的四平八稳。周二夫人似乎早有准备,笑道:“老太太说的这是哪年的老黄历了。我也不瞒着您,早年那陈大公子的确定下了一门亲事,就是南安公家的长房小姐,可惜这位小姐福气太薄.病了几年还是拖不过天命.终究是没了。唉.连累了大公子.按说依他的条件.绝不会到今天还未娶妻.全都是因了这徐小姐的缘故,白白浪费了好时光。”    李氏神色复杂的看了周二夫人一眼,犹豫了下,慢慢道:“这事儿是武国公夫人的意思?”
    周二夫人笑道:“那是自然的,武国公夫人说是在偶然的场合见到欧阳小姐,见她温柔可爱,更兼才貌双全.就动了这个心思.只可惜当时那位徐小姐还在,她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在徐小姐没了.就来央求咱们老太君保媒......”
    李氏闻言,顿时皱起眉来,周老太君轻斥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武国公府可是有情有意的人家.当初徐小姐病重.南安公自己觉得对不住人家,主动提出要退亲,可武国公府坚决不肯,说既然已经订了亲,断然没有轻易悔婚的道理。唉,可惜了徐小姐.这样好的人家,她却没有福气嫁过去。    周二夫人忙道:“是的是的,老太君说的是,刚才我是说得太急,没说清楚,还请老太太不要怪罪才是。”李氏脸色和缓了些.语气却很淡地道:“陈公子的婚事,的确是一波三折,我心中也很是同情.只是您这个要求太突然了,我实在是意外的很,况且这门婚事我一个人还做不了主,总要和她爹娘商量一下吧。”
    周二夫人笑道:“老太太,这门婚事您可得好好斟酌,武国公府的门第.陈公子的前程.端的是显赫富贵.您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
    李氏不冷不热地道:“周夫人说的是.只是我最疼爱的就是暖儿,若是一味冲着武国公府的门第高、陈公子前途好就把人嫁过去了,别人岂不是要说我欧阳家贪图富贵?”
    周老太君搁下茶杯,淡淡笑道:“老太太说的是,选女婿当然是要精挑细选的,您想要再考虑考虑也无妨。只是,时间可不能太长了,徐小姐刚没了几天,武国公府的门上就被媒人踏平了,不知多少人家想要将姑娘提给陈大公子,我家统共就两个嫡出的,一个嫁进了太子府.一个年纪太小,其他那些丫头都是庶出,根本配不上武国公的门第,要不然可就轮不到您在这里慢慢想啦!”wwW.uxIer.cOm
    这话分明是说武国公府愿意和欧阳家结亲是给了你家天大的面子,你就不要拿乔了.小心错过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李氏也是聪明人,只听一半儿就会明白了.心道你家出了个皇长孙的正妃,怎么轮到我家想要嫁个公侯府就算是高攀了?心中多少有些闷闷不乐.只是碍于周老太君的情面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讪讪笑着道:“好.那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早点给个答复。”    玉梅这时候进来换茶,将一切听在耳中.心中惊讶.脸上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低着头又出去了。
    又说了一会儿.周老太君起身告辞,李氏亲自送到大门。,再回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有些阴沉,对张妈妈道:“去,去请老爷来!就说我有要紧事商量!”
    张妈妈应声去了,回来却告诉李氏说欧阳治用完午膳就被人请出去了。    欧阳治的确不在家,他此刻坐在武国公府里,今日是武国公的寿宴,国公府大摆宴席,把各部尚书、权贵全都请来。这些官员们的轿子.把一条大街全都塞满了。大厅里更是张灯结彩.布置一新.看起来喜气洋洋,气派万分。
    欧阳治喝了酒,吃了饭,看了戏,便和大家一样要起身告辞.武国公却向他微微一笑,低声道:“欧阳侍郎莫走.今天廖尚书没有来,我有一个。信要托侍郎明日转告他,请您稍留片刻。”
    听了这话,兵部尚书林文渊看了一眼武国公.压下满腹的狐疑.转身和其他人一起走了,只剩下欧阳治满是纳闷地跟着武国公进了书房。
    “国公爷.您有什么。信要带,我明日早上带给廖尚书就是了.请您直说吧。”欧阳治端详着武国公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对方是国公爷,他只是一个吏部侍郎.自然是得罪不起的。
    武国公陈峰微微一笑道:“这不过是托词罢了,其实我是有事要告诉欧阳侍郎。”
    欧阳治满腹狐疑.却不知道时方究竟有什么事情要说,却听见陈峰淡淡说道:“一月前.我奉旨出京办事.结果在城门。遇到一名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要出城.守城的士兵经过盘查发现她是一家青楼逃出来的歌妓.便将她们扣了下来,这名女子害怕被捉回去,拦着我的轿子喊冤枉,大概是将我当成京兆尹了..“””他说的半真半假,教人分不出究竟是如何发现那女子的。    欧阳治听到这里.只觉得头“轰”的一下.脸变得煞白,陈峰冷眼看着他.见他一勇快要晕倒的模样,便笑道:“欧阳侍郎,这名女子叫做寇儿.她怀中还抱着一个已经七岁的女孩,据她所言.这孩子是她与一位官吏所生.但孩子的亲生父亲却不肯承认她的身份,只是给了她一笔钱.打发她回乡下去生活。”看着欧阳治越发惨白的脸色,陈峰冷冷地一笑:“欧阳侍郎,这男人抛弃亲生骨肉,真是太不应该了!你说,是不是?”
    欧阳治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一时之间,无言可对,愣了好大一会,才强自镇定下来,苦笑着说:“也许酬 也许他是另有苦办六
    陈峰脸色一变,声音陡然变得严厉:“不止如此!她的那个孩子是在七年前的正月出生的.那时候可是太皇太后的孝期!国丧期间结交青楼.让那女子怀上身孕,事后又狠心抛弃亲生骨肉,更让她们母女流落在外.这样的罪名一旦上达天听,这官员不死也要脱层皮!”
    欧阳治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眼前金星乱冒,双腿一软,颓然坐在椅子上.喃喃地说道:“别说了!别说了!是我!是我的错啊!我有罪.都是我的罪过!”
    “哎——欧阳侍郎,那女子一口咬定是你负心薄情.犯下大错.我原先只是怀疑.谁知竟然真的是你!你怎么做得出这种糊涂的事情来!这样你可叫我如何是好啊!”陈峰见他终于承认了,脸色缓和下来,叹息了一声,似乎十分惋惜的模样。
    “国公爷,明天我就上折子自请惩处!”欧阳治咬牙道。
    陈峰复叹了口气:“这样一来,你的前途可就都没了,弄个不好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叫我怎么忍心....””
    欧阳治一愣,随即观察着陈峰的神情,心中迅速燃起了一丝希望:“国公爷.”.您能不能放我一马?”
    陈峰微微一笑.道:“欧阳老弟.老实告诉你,我要想跟你过不去.老早就上折子弹劾你了,何至于等到今天!我今天把你找来.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我心里还是向着你的,要不然也不会帮你将那妇人暂且安抚下来了”..”    国孝逛青楼已经是大罪,竟然还抛弃亲生骨肉.更属天大的丑闻。一旦皇上知道了,定会将他革职问罪,甚至有杀头的可能!武国公为他隐瞒这样的事情,到底有什么目的呢?欧阳治看着陈峰脸上的微笑,只觉得冷汗已经湿透了后背毗
    欧阳治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一到家就被人告知老太太派人来请,他勉强打起精神.换了常服才去了寿安堂。
    老太太早乏了,靠在炕头微阖着眼睛歇息,欧阳治走进去,她立刻睁开眼睛道:“回来了。”
    “是,儿子回来了,不知道老太太有何事找儿子商量?”
    “今儿个,周老太君来替武国公府说项.要将暖儿聘给陈景睿。”李氏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缓缓道。
    欧阳治微惊.坐在椅子上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联想到武国公今日的所作所为,心中顿时一阵阵的打鼓。
    李氏没有看见他的异样,只是继续说下去:“暖儿的婚事,咱们原先也是说好了的,要好好挑选一番.普通的人家是断然不会选的,最好就是嫁个世子郡王,才不算委屈了暖儿。”说到这里,她的嘴角似有一丝讥讽:“武国公府的确是一等一的公侯世家,就连镇国侯府的风头也是断断比不上的.只是咱们暖儿才貌双全,名动京都,将来指不定能有个更好的出路.”.”依照我的意思,根本不必这么急吼吼的定下来。”
    其实下面的话,李氏不说欧阳治也明白,他当然也想让欧阳暖攀附皇室.可是如今皇室的影子还没见到,自己就被武国公府抓住了那么大的把披””.若是这次拒绝了这门婚事.只怕后果不堪设想.””欧阳治想到这里,隐约猜到一切都是武国公府给自己设下的套.可是对他而言,纵然知道这是个圈套.也是非钻不可得了。想到这里.他陪笑道:“老太太的心思.儿子自然是明白的。只是这些日子以来.儿子心里也一直在琢磨,皇太孙虽好,毕竟是风尖浪。上.其他各大王府.也都是各自站了位的.好不到哪里去.咱们本就是富贵之家,何必着急上去攀附?万一弄个不好,满门都要赔进去。武国公府就不同了,他们家上头总有太后撑着,又是大公主的夫家.态度向来很中立,谁上位都不会轻易动他家!怎么看都是京都数一数二的豪门,陈景睿又是国公爷的嫡长子,将来是要袭爵的,听说廖兄早就有意将女儿嫁过去,可人家愣是看不上,偏偏选中了咱们暖儿,这也是暖儿的福气,到时候暖儿可就成了国公夫人.....”
    李氏满脸惊讶,冷声打断:“你当真是糊涂了,难道忘了武国公府的陈兰馨被迫远嫁的事情了吗?这件事虽说和咱们家没有直接关系,但难保人家把账算在咱们头上!他好好的一个国公府,什么样人家的闺女娶不到,为什么这么急吼吼地跑到咱们府上来提亲?万一是挟怨报复呢?总不能拿孩子一生的幸福来当儿戏!”话说得很好听,实际上李氏只是舍不得精心布置的一颗棋子最后只落得个公侯之家罢了。
    正因为舍不得锦绣前程,才不得不把欧阳暖嫁过去!欧阳治颤声道:“老太太,您回绝了吗?”
    李氏蹙眉道:“我当然不好太过明白的拒绝.只和她说咱们家暖儿还小、,要再考虑看看!”
    欧阳治含含糊糊地道:“老太太.这门婚事我瞧着是极好的.您就点头了吧.....“
    李氏一听.勃然大怒:“我跟你说了这么多都白说了是不是,这可都是为了咱们家好.绕共就这么个有用的闺女,你不想着把她送进太子府还想着就这么嫁出去,你疯了不成!”
    她在情急之下,竟然说出了太子府三个字,一时之间自觉失言,脸色都变了。好在张妈妈刚才看主子们谈重要的事情,早已将丫头们都支开了,不然别人听见李氏这种心思,只怕要闹出事端。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
    欧阳治浑身一震.扑通一声跪下了.满脸悔恨道:“老太太息怒.我也是没法子啊心
    张妈妈站在帘子后头,只隐约听到青楼,庶女几个字,接着就听见茶杯棒碎的声音.然后是噼里啪啦的一阵耳光声,听得她心惊胆战.老太太可好多年没有生这么大气了……老爷究竟做错了什么.惹得老太太如此暴怒?    过了大半个时辰,屋子里终于没有声音了。张妈妈壮着胆子进去,就看到满地的碎瓷片,李氏坐在椅子上满面阴云,欧阳治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她心中一沉,就听见李氏冷声喝道:“还不快收拾干净!“
    李氏于朝局十分关心,她知道.留着欧阳暖固然有机会攀附皇室,但这事儿还没有影子.成与不成都很难说。就算成了.若是不小心站错队也是个大麻烦。武国公府毕竟是京都一等一的公侯世家.且不论他们为什么要娶欧阳暖,这门姻亲结下来对欧阳家绝对没有坏处,更何况陈景睿文治武功样样出色,将来继承国公府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李氏大怒后冷静下来,稍微思索了一下利弊,便点头同意这门婚事了.欧阳治生怕她变卦,立刻就派人去定远公府告诉周老太君,让武国公府尽早来行纳彩之礼。
    而另一边,红玉从玉梅处得到了周老太君是来提亲的消息,顿时脸色大变.飞快地回到了听暖阁,将一切都告诉了欧阳暖。
    “小姐.您快拿个主意啊!“红玉很是着急,可是欧阳暖却一言不发.
目光冷冷地望着红玉,“你说,陈家为什么要娶我呢?”
    红玉心里咯噔一下,是啊,陈家大公子明明对小姐很怨恨,为什么上门来提亲呢 …
    ——————题外话——————
    嗯,我就按照我的想法写下去,谢谢所有支持我的童鞋们.

 

上一章节:096 二小姐的复起
下一章节:098 吹皱一池春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